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八十九章火线阻击(下)

    十多名彪形大汉一拥而上。张扬快步迎了上去,腾跃到半空之中,怪叫一声,连续踢出三脚,这是他最近从李小龙的功夫片中学来的,这厮活学活用,武功也有潮流,抛开这三脚的实用性不说,施展出来,怎地一个帅字了得!

    李龙看得目瞪口呆,他可是搏击高手,既便如此,看着张大官人的神勇表现,也只有自叹弗如的份儿。

    汤姆看到形势不妙,十多个人竟然拦不住张扬一个,手向怀里摸去,李龙知道他要掏枪,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握住汤姆道手腕,汤姆也非等闲之辈,这么多年的拳击也不是白练得。随手就是一拳砸向李龙的面门。

    李龙认识他已有多年,对汤姆的拳路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身体微微一侧,又向汤姆欺近了一些,一脚踢在他的下阴之上,对付这种身高力壮的家伙必须要出手果断,一击必中,汤姆被踢得痛苦哀嚎,捂着裤裆蹲了下去,他之所以这么不堪一击,也因为之前被李龙打了一枪的缘故。

    张扬那边已经冲破层层围堵,冲入月光女神俱乐部之中,俱乐部内灯光变幻,张扬的感应器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丽芙并不在这里。他沿着楼梯走了上去,一名健壮的白人男子宛如蛮牛般向他冲了下来,一拳向张扬的脸部打来,张扬牵住他的手腕顺势一带,那汉子从他的头顶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舞池之中,没等他爬起来,就接连被人踩中。

    狂放的音乐,迷乱的灯光容易激起人们潜在的凶性,莫名其妙就有两三人加入了战团,然后斗殴像瘟疫般扩展,转瞬之间,整个大厅中已经乱成一片。

    

    月光女神停车场。王展坐在奔驰商务车内,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俱乐部门前乱糟糟的景象,转过身笑眯眯看着夜莺道:“想不到他居然这么能打!”

    夜莺的双手被铐住,一旁约瑟芬用手枪抵着她的腰,夜莺不屑道:“老举着手枪你不累啊?”

    王展叹了口气道:“利用诱饵把我挖出来,你真是会打如意算盘!”

    夜莺冷冷道:“王展,你忘记了自己还是炎黄子孙,竟然做出这种让祖先蒙羞的事情。”

    王展微笑道:“真是好笑,我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用不着你一个混血儿来教训!”

    夜莺道:“我从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物!”

    王展呵呵笑了一声,约瑟芬扬起枪柄砸在夜莺的脑后,将夜莺打得晕了过去,她取出消声器,拧紧在枪口之上,瞄准了夜莺的额头。

    王展摇了摇头道:“不必杀她,先留着,还有些用处!”

    约瑟芬低声道:“她很狡猾!”

    王展笑道:“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手的猎枪!把BFII型给她用上,我倒要看看国安的这帮人能有什么本事!”

    约瑟芬打开了药箱,从中取出针筒,将淡绿色的液体缓缓注入夜莺手臂的静脉之中,此时俱乐部内传来了一声枪响。约瑟芬抬头看了看王展。

    王展道:“让爱尔兰人陪着这帮人去折腾吧!刚好吸引警方的注意力,再有几个小时,我们的行动就全面展开了!”

    刚才的枪声是李龙所发,月光女神内混乱非常,李龙知道这样纠缠下去没有任何结果,所以他朝天放了两枪。

    枪声吓得不少人蹲了下去,还有一些胆小的女人发出刺耳的尖叫。张扬趁机从三名大汉的纠缠中挣脱开来,三下五除二的将他们放到。张扬看了看感应器,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看来丽芙应该不在这间夜总会内,不过前提是蚊子的感应器切实有效。

    李龙一拳击倒了前方挡着他的一人,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快走,用不了多久就会把警察给招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张扬点点头,跟着李龙一起,从侧门离开,李龙上了那辆银灰色的路虎,张扬则开着破破烂烂的丰田车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月光女神俱乐部,李龙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去威斯特货仓营救他的女儿,在威斯特货仓的西侧院墙李龙停下汽车,张扬从车内走出来:“黑心彼得在这里?”

    李龙点了点头道:“应该在这里!”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枪,将弹夹上好。

    张扬也拉开后备箱,李龙凑过去看了看,瞪大眼睛道:“你是来打仗吗?”

    张扬拿起两把手枪:“他既然把你引到这里来,想必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带武器,岂不是等着被人家宰割?”

    李龙抓了四个手雷收好:“黑心彼得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要干就干得轰轰烈烈!”

    张扬道:“你真有女儿?”

    李龙道:“有!十二岁了!”

    “你有老婆?”

    李龙瞪大两只眼睛望着张扬道:“你这人还真八卦!我没老婆哪弄出来的女儿?”两人对话的声音都很低,他们都清楚这威斯特货仓是一个陷阱,黑心彼得设好了圈套等着他们钻进去。

    张扬从后备箱里居然还发现了两身避弹衣,这玩意儿对子弹的防护作用强于护体罡气,张大官人自然要把避弹衣穿上,心中又踏实了许多。

    李龙道:“准备好了?”

    张扬点了点头:“你打算怎么干?”

    李龙指了指张扬那辆破破烂烂的丰田车:“借你车一用!”

    李龙用工具撑住油门,松开刹车,丰田车向威斯特货仓的大门撞去,紧闭的大铁门被汽车撞开,丰田车趋势不歇,一直撞在院内的集装箱上,静夜中发出巨大的冲撞声响,不过让他们惊奇的是,货仓内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有丰田车刺耳的引擎声在继续响着。

    张扬和李龙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威斯特货场内竟然空无一人。如果有人,这么大的声响不会不引起注意的。两人举枪冲了进去,看到四处空旷无人,只有西北的货仓中有灯光透出。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那边的货仓靠近,从大门的缝隙中向其中望去。里面亮着灯光,也没有人在,李龙倾耳听去,里面隐约听到一个声音:“救命救命”

    张扬的耳力比起李龙更加出色,他早就听到了这个女孩的声音,看到李龙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无比,显然这声音是他女儿发出。

    货仓的大门并没有上锁,李龙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张扬担心他有所闪失也跟着冲了进去。

    货仓内并没有埋伏,只有小孩子的哭喊声。

    李龙心系女儿安危。快步向前方跑去,却被张扬一把抓住,提醒他道:“小心!”

    李龙摇了摇头,低声道:“你掩护我!”

    张扬点了点头,他手握双枪警惕的看着周围,心中奇怪到了极点,这个黑心彼得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居然没有人埋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龙绕过集装箱,举枪瞄准了里面,光线很暗,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适应,里面没有人,声音是从编织袋后传出的,李龙一把抓开编织袋,脸色骤然一变,却见下面是一个,他的动作触发了的计时器,上面红色的读数迅速变换着:6、5、4、3

    李龙这才知道黑心彼得利用女儿的录音把他引到这里,他刚才的动作将触发,李龙大吼道:“!”

    张扬听到李龙的大喊声,内心也是一沉,他反应很快,转身就向门外跑去,没等他跑出大门,爆炸就已经发生了,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他的身体就像风中的枯叶一般,被气浪掀起在空中,飞出足足十多米方才从空中坠落下来。张大官人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爆炸,当初他揭发许常德的时候,就险些被爆炸夺去性命,吃一堑长一智,经验对任何人都是宝贵的,张扬懂得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身上还穿着避弹衣,再加上李龙最开始的提醒。张扬幸运的躲过了威力奇大的爆炸。

    虽然被气浪冲击的十分疼痛,可张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他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抖落了身上的泥土和沙尘,货仓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张扬想起了李龙,如果不是李龙的及时提醒,想必自己来不及逃过这次爆炸,他呼喊着李龙的名字冲了进去。

    浓烟和大火严重影响到张扬的视线,不过幸运的是,他冲入火场没多久,就听到李龙痛苦的嚎叫,李龙的左腿不见了,整个人躺倒在血泊之中,张扬伸手点中李龙的道,帮助他止住鲜血,然后抱起李龙,向货仓外狂奔而去。

    他带着李龙刚刚进入吉普车,就听到远方传来急促的警笛声。

    李龙虽然左腿被炸飞,他的头脑仍然清醒,忍痛道:“去唐人街,珠江巷162号”

    

    张扬开着李龙的路虎前往苏活区,李龙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有了他的断续指点,张扬方才顺利找到了珠江巷162号,这里是一家名为回春堂的中医诊所,李龙望着诊所的灯光,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朦胧了

    李龙之所以来回春堂,是因为回春堂的老板宋德建是他的好朋友,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宋德建早就死在蛇头的手里,他是宋德建的救命恩人,遇到这种事情,李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宋德建。

    宋德建的确愿意为李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当宋德建看到血人一样的李龙,整个人顿时变得六神无主,他是中医出身,在来英国之前,是国内一座中医院的推拿医生,来英国后,也就是看些小病,偶尔帮助李龙这帮人治治跌打损伤,遇到这种重伤,他也是束手无策。

    宋德建让张扬把车开到后院,然后帮着张扬把李龙弄进了他的临时手术室,所谓临时手术室就是他的地下室,条件极其简陋,不过好在有无影灯,手术器具也经过消毒。

    张扬看了看李龙的伤口之后,马上得出了结论:“要截肢!”

    宋德建点了点头,低声道:“送医院吧,不然肯定没命!”

    李龙在这时又苏醒过来,他颤声道:“不可以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警方我不可以去医院”

    张扬点了点头道:“得,你不去,我帮你!”他要了纸笔,迅速在纸上写下了一些必须的药品,让宋德建去办,宋德建离开的时候,李龙叮嘱他道:“警察一定会到处找我你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宋德建道:“龙哥放心,我绝不会泄露出半个字!”

    李龙望着正在换手术衣的张扬:“我会死吗?”

    张扬笑道:“本来会,可你遇到了我,一定不会!”他伸手点中了李龙的道,李龙顿时失去了知觉。

    张扬的手术技法全都从于子良那里学来,虽然学习的时间不长,可张扬的悟性很高,再加上名师出高徒,他在手术的技法上没有走任何的弯路,截肢手术他跟着于子良做过两次,不过都是助手,亲自主刀还是第一次,宋德建被他抓来充当助手。

    宋德建此时的心情惶恐到了极点,李龙的情况很差,从眼前的状况来看,他随时可能都会死去,如果李龙死了,事情就会变得极其严重,他的这家黑诊所肯定要关门,搞不好还要吃官司。宋德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看着镇定自若的张扬,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无知者无畏!这个年轻人显然不知道这件事的厉害性。

    可当张扬挥动手术刀之后,宋德建马上就改变了他的看法,张扬的刀法精准而熟练,在他的动作下,很快就将李龙左腿断裂的部分清理干净,并包扎止血。

    宋德建这时候才想起去看张扬写下的药方,虽然他并不明白那张药方具体的功用,可从用药上来看,张扬对中医的理解决不在他之下。

    李龙沉沉睡去。

    张扬除下染满鲜血的手套,脱下手术衣,来到水池旁洗手。宋德建凑了过来,低声道:“他怎么样?”

    张扬道:“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以后要靠假肢行走了。”

    宋德建扬起手中的那张药方道:“我去抓药!”

    张扬点了点头:“好好照顾他,我先走了!”

    

    张扬取了李龙的那辆路虎,启动车辆的时候,看到后视镜上悬挂的照片,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笑得天真烂漫,想来这就是李龙的女儿。张扬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张照片,想起同样不知下落的丽芙,内心中的愤怒宛如火山般爆发,丽芙和这个小姑娘的失踪全都是因为王展,在人生地疏的英国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王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张扬根本不懂英语,他所能联系上的只有蚊子,可蚊子只是一个底层情报员,他所知道的并不多。

    张扬最大的长处就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保证冷静的头脑,他在分析整件事情之后,将这件事前因后果想了个清清楚楚,王展之所以利用爱尔兰人制造混乱,其目的就是制造中英之间的紧张关系。想要找出王展,就必须知道爱尔兰人的目的,从表面上看这件事对他们没有人任何的好处。

    张扬驱车再次来到月亮女神俱乐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警方已经离去,月亮女神经过这场骚乱斗殴之后冷清了许多,俱乐部今晚提前关门。

    张扬赶到的时候,小飞侠强森正在指挥关门离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张大官人最擅长的就是这样的手段,张大官人最不缺乏的就是这样的胆色,小飞侠强森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的汽车时,张扬闪电般冲了出去,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已经把强森的两名手下放倒在地,然后抓住强森金色的马尾辫狠狠把他的脑袋摁在汽车的引擎盖上。

    强森疼得哀嚎起来,张扬用手枪插入他的嘴巴里,冷笑道:“你他别叫,我也听不懂,我要找彼得!彼得!懂吗?”

    强森惊恐的看着插入自己嘴巴里的手枪,不断点头,两只眼睛都快吓成斗鸡眼了。

    张扬抓住他的发辫,将他塞入路虎车内,让强森坐在驾驶座上,自己坐在他的身边,手枪抵在强森的命根子上:“带我去找彼得,彼得!”

    强森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启动了汽车,开着那辆路虎向夜色中驶去。

    有些时候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对张扬来说,他已经陷入困境之中,破局的唯一方法就是拼了!他和丽芙之间虽然有些暧昧,可并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但是张大官人怜香惜玉的本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李龙的遭遇让他义愤填膺,他对爱尔兰人劫持李龙女儿的行为身为不齿。迫使他最终走出这一步的还是文副总理夫妇的事情,明天就是文副总理夫妇来访的日子,如果不及时将王展挖出来,消除危险,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强森带着张扬来到距离月光女神俱乐部五公里处的一座公寓楼,张扬抓着他的马尾辫将他拉了下去,强森吃过张扬的亏,对他十分畏惧,老老实实带着他来到了电梯处。

    公寓保安认识强森,多看了张扬一眼,强森本想做出些暗示,毕竟张扬不懂英语,可张扬提前看出他的意图,用手枪捣了捣他的腰眼,吓得强森脊背流出冷汗,向保安笑了笑,不敢胡说。

    两人上了电梯,在十一楼停下,强森来到1109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黑心彼得的儿子小彼得,他和强森的关系不错,不过他也对强森这么晚过来打扰有些十分不满,嘴里嘟囔着:“强森这都几点了?”

    强森没有说话,被张扬点中道推倒在地上。

    小彼得这才看到藏在他身后的张扬,吓得慌忙向后逃去,被张扬赶上去就是一脚,狠狠踹在屁股上,踹得小彼得一个狗吃屎趴倒在地上。张扬用手枪抵住他的脑袋,冷笑道:“小狗日的,我想找你爹,想不到把你给弄出来了!”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放开他!”

    张扬转过头去,看到身穿深红色皮衣的陈美琳双手握枪瞄准了自己,张扬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小彼得又看了看陈美琳,这才搞明白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张大官人对中国女孩找老外一直是持有很大的反感,他叹了口气:“自甘堕落啊!”

    陈美琳美眸之中迸射出刻骨的仇恨,她用手枪指着张扬的额头,张扬笑眯眯看着她,忽然闪电般伸出手去,一巴掌就把陈美琳手中的枪打飞,然后点中她的道,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冷笑道:“下次开枪的时候不要犹豫!”

    陈美琳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账!”

    张扬冷笑道:“你的底子我查的很清楚,你是陈祥义的女儿,他的死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劫持人质,也不会落到那样的下场!”

    陈美琳尖叫道:“你撒谎,我爸不会那样做,他是警察!”在她心中父亲的形象始终是光辉伟大的。

    张扬懒得跟她废话,反手给了小彼得一个耳光,指了指房内的电话:“给你老子打电话,我要跟他好好谈谈!”

    小彼得愤然看着张扬。

    张扬想起自己的话人家不懂,他向陈美琳道:“把我的话翻译给他!”

    陈美琳怒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张扬用枪指着小彼得的脑袋道:“你不帮我?信不信我一枪把你外国男友的脑袋给轰烂?”

    陈美琳居然表现的相当冷漠,淡然道:“想杀你就杀咯,没什么大不了!”

    张扬嘴里啧啧有声道:“真是看不出,你还够狠心!”他抽出军刀,用刀锋指向陈美琳的俏脸,威胁道:“你现在帮我翻译,如果不答应,我就把你的脸划烂,这帮爱尔兰人抓了我的未婚妻,我豁出去了,陈美琳,我什么事都敢干!”

    陈美琳虽然不怕死,可是对容貌却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其实这也是女孩子的通病,她被张扬吓得嘴唇哆嗦了一下,终于还是把张扬的话翻译了过去。

    小彼得早已被张扬的凶悍吓得魂不附体,听完陈美琳翻译之后,马上乖乖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黑心彼得得知儿子被张扬给抓住,气得哇哇大叫,其实他也不知道丽芙的下落,不过李龙的女儿李惠子却是被他抓起来的,张扬让陈美琳转告黑心彼得自己的条件,第一交出丽芙和李惠子,第二要把王展的下落告诉自己。

    这两件事黑心彼得都无法做到,他只能假意应承下来,两个小时后和张扬在泰晤士河的纳尔逊码头见面,交换人质。

    

    黑心彼得挂上电话,气得抓起一旁的酒瓶就扔了出去,酒瓶应声而碎,里面的酒水泼洒在雪白的墙面上,红的如同鲜血一般醒目。

    黑心彼得摁灭手中的雪茄,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拿起了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低声道:“事情有变,我儿子被中国人抓住了,你可不可以把李惠子还给我?”

    对方并没有说话,直接挂上了电话。

    黑心彼得冲着话筒怒吼道:“FUCKYOU!”

    小彼得软绵绵躺在船舱中,陈美琳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他们两人都被张扬制住了道,强森负责驾驶快艇,张扬坐在他身后,感觉到陈美琳冰冷的眼神宛如刀子一样投向自己,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你这么恨我?”

    陈美琳点了点头道:“是!”

    张扬指着小彼得道:“他老子是爱尔兰黑帮分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来英国是为什么?你父亲把你送到这里来是想让你好好求学,学到了真本事以后可以报效国家,而不是让你跟这帮洋人黑社会分子鬼混。”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张扬道:“我懒得管你,可是这帮爱尔兰人劫持了我的未婚妻,还劫持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有证据表明他们想对文副总理不利。”

    陈美琳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么严重,她皱了皱眉头,怀疑张扬在危言耸听。

    张扬道:“你可以不信,我一个国家干部没必要骗你,这帮爱尔兰人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这次事件破坏中英关系,你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我相信你也不想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陈美琳咬了咬嘴唇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张扬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此时三辆黑色沃尔沃轿车在纳尔逊码头停下,汤姆一瘸一拐的从车内出来。

    张扬向强森道:“给他们信号!”

    陈美琳把他的话转述给强森。

    强森闪动快艇的大灯,然后驾驶快艇缓慢向码头靠近。

    张扬目力很好,虽然夜色深沉,仍然看到码头上并没有丽芙和李惠子任何一个的身影。

    他向陈美琳道:“问问他们,我要的人在什么地方?”

    陈美琳按照他的话,向岸边喊话。

    黑心彼得坐在车内,冷冷道:“我讨厌中国人,早就告诉他,不要和中国女人混在一起,现在好了,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

    汤姆凑在窗口处低声道:“老板,他坚持要交换人质怎么办?”

    黑心彼得冷笑道:“拖住他!亨利已经到位了,这个家伙,居然敢孤身赴会,等一下你就会看到他的脑袋炸开的情景。”

    亨利是黑心彼得手下四名得力助手之一,也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此时他正趴在威尔逊码头东侧的七层楼顶,用狙击步枪瞄准快艇上的张扬。

    张扬也在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他身上虽然穿着避弹衣,可头部却是薄弱环节,如果有人在周围狙击他,相当的危险。

    陈美琳低声道:“你害怕了?”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怕?他如果不顾自己儿子的性命大可跟我玩阴招!”他向陈美琳道:“帮我告诉黑心彼得,如果他敢玩花样,第一个死的肯定是他儿子!”

    陈美琳点了点头,又向岸边喊话。

    黑心彼得冷哼一声,通过对讲机联系亨利:“怎样?准备好了吗?”

    “目标很狡猾,暂时无法锁定!”

    “有多少把握?”

    “百分之七十!”

    “我要百分之百!”

    “我无法保证!”

    黑心彼得压低声音道:“冷静,必须万无一失再动手!”

    此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黑心彼得拿起电话,听到电话那端嘶哑的声音:“放弃你的行动,你已经引起英国警方注意!”

    “我儿子在他手里!”

    “任何事都要服从组织的利益!”

    黑心彼得怒吼道:“布朗!去你组织,被抓的是我儿子,我要救他!”

    “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清楚,这世上没有人比我儿子的性命更重要,你和你的组织给我滚蛋,远远的给我滚开!”黑心彼得愤然大叫。

    

    张扬让陈美琳帮他传话,再次要求黑心彼得放人,可是,别说丽芙,就连李龙女儿李惠子的身影也没有见到,张扬已经意识到黑心彼得根本就没有带他们过来,他冷冷道:“给他们十秒钟的时间,见不到两人中的一个,我们马上就走!”

    陈美琳把他的话说完之后,黑心彼得终于下定决心,向楼顶的亨利发出讯号,射杀张扬!

    亨利瞄准张扬的头颅,果断的扣动了扳机,子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射向张扬。

    夜晚的泰晤士河并不平静,快艇随着波浪起伏,夜风掀起了波浪,张扬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正是这次的晃动将他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子弹射中他的左肩,张扬慌忙蹲了下去,扬起手中的手枪向楼顶射去。他的目标并不明确,所以连续两枪悉数落空。

    亨利看到一枪落空,并没有敢继续补射,毕竟小彼得在对方的手中,如果伤了小彼得的姓名,黑心彼得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张扬被击中的刹那,强森把握住这难得的时机抓住小彼得一起跳入了泰晤士河。

    亨利看到小彼得脱困,连续射出数枪,张扬和陈美琳先后跳入泰晤士河中。

    冰冷的河水浸泡着张扬左肩的伤口,痛彻骨髓,他点中自己的道止住鲜血,正准备去追逐强森和小彼得,却看到陈美琳在自己右侧不远的地方拼命挣扎,原来她不会游泳。

    张扬游了过去,拖着她向河心游去,他不敢露出水面,知道现在露出水面必然成为狙击手的目标,他在水下点中了陈美琳的几处道,让她暂时进入龟息状态,避免呛入过多的河水窒息而死。

    亨利瞄准水面盲目的开了几枪,始终没有看到张扬冒出头来。

    此时强森和小彼得已经成功爬上了河岸,黑心彼得大喜过望,一边指挥手下把他们两人救起,一边命令亨利射杀张扬,就在这时候,十多辆警车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黑心彼得大声命令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张扬拖着陈美琳爬上了河岸,看到对面警灯闪烁的嘲,他长舒了一口气,显然英国警方已经盯上了黑心彼得这帮人,他看了看自己的左肩,衣服都已经被血水浸透,张扬扯开肩头的衣服,右掌贴在肌肤之上,潜运内力,吸引着弹头一点点移出自己的,弹头在肌肉内移动的感觉极其疼痛,张扬虽然体质超乎于常人,也疼得额头布满冷汗,脸色苍白无比,用了近三分钟的时间方才把弹头取出,他在伤口上涂抹了一些金疮药,拍开陈美琳的道。

    陈美琳剧烈的咳嗽起来,她很快就搞清楚现在面临的情况。

    张扬道:“马上离开这里,警察很快就会找来!”

    两人迅速离开了泰晤士河岸边,坐进出租车内,张扬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和通讯设备全都被水浸泡过了,他有些懊恼的在座椅上砸了一拳。

    陈美琳低声道:“先去我的公寓!”

    陈美琳的公寓离这里并不远,这是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房间虽然很小,不过设施还算齐全,张扬利用电话联系了蚊子,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也顾不上什么保密原则了。

    半个小时之后,蚊子就赶到了陈美琳的公寓。

    蚊子看到满身血迹的张扬,也吃了一惊:“你受伤了?”

    张扬点点头:“黑心彼得派狙击手对付我!”

    此时洗澡间内传来水声,蚊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看。

    张扬低声道:“陈美琳,洗澡呢!”

    如果在平时,蚊子一定会其中的关系很感兴趣,不过现在形势严峻,他也顾不上说笑,低声道:“没有丽芙的消息?”

    张扬摇了摇头:“黑心彼得那帮人被英国警察盯上了,所有线索都断了!”

    蚊子咬了咬嘴唇道:“怎么办?”

    张扬道:“我准备把这件事通报给上面!”

    蚊子道:“你是说告诉使馆?”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通过使馆提醒文副总理夫妇多多注意!”

    蚊子道:“可我们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他们未必肯信!”

    张扬道:“尽人事听天命,这件事你去做,我会想办法找到那个王展,就算掘地三尺,我一样要把他挖出来!”

    陈美琳洗完澡,穿着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她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露出一双笔挺纤长的,蚊子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的腿上,咽了一大口唾沫。

    陈美琳充满嘲讽的看着他:“看够没有?要不要我掀开,你好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当然最好不好不好”蚊子一张脸涨得通红。

    张扬脱去染血的上装,将蚊子带来的衣服换上。

    陈美琳看着他肩头那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这家伙难道是铁打的,被子弹射成了这样居然没事。她低声道:“你们都是间谍?”

    张扬又在伤口上涂抹了一些金创药,然后穿好了衣服:“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小心我们杀人灭口!”

    蚊子却笑道:“他吓你的!”

    陈美琳冷冷道:“以为我会怕你?”

    张扬道:“我们的恩怨以后再算,你把我当成杀父仇人,我没啥意见,今天我也救了你一次,我希望你暂时把咱们的恩怨放在一边!别跟我添乱!”他向蚊子昂了昂头道:“蚊子,我们走!”

    蚊子站起身。

    陈美琳忽然道:“带我跟你们一起去!”

    张扬和蚊子同时回过头来。

    陈美琳道:“我知道爱尔兰共和军的一些情况,彼得告诉过我他们的事情!”

    张扬凝视陈美琳足足有十秒钟的时间,方才点了点头道:“你最好不要骗我!”

    

    恢复更新,兄弟姐妹们,月票,我要!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章 潜入(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喜欢什么颜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