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章潜入(上)

    陈美琳所说的人叫亚当斯。是小彼得的教父,她过去曾经和小彼得一起拜会过亚当斯,此人在伦敦开了一家咖啡馆,表面上本分经营,实际上,他的咖啡馆是爱尔兰独立分子最常去的地方。

    亚当斯就住在咖啡馆隔壁的船屋内,陈美琳因为之前去过那里,所以带着张扬很顺利就找到了地方,蚊子则按照张扬的吩咐,去将这件事向大使馆进行汇报。

    张扬和陈美琳来到船屋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多钟,虽然是一夜未眠,陈美琳的精神很好,反倒是张扬因为枪伤失血显得脸色有些苍白。

    伦敦的清晨有些薄雾,船屋亮着灯,一名矮小的老人身穿草绿色夹克,正在船屋前坐着,静静看着东边的天空。

    陈美琳指着那老者略显佝偻的背影道:“他就是亚当斯!”

    张扬推开车门向亚当斯走去,亚当斯反应很敏锐,马上觉察到了张扬的出现,深邃的双目向张扬看了看,他看到了跟在张扬身后的陈美琳。有些错愕道:“玛切尔,你来找我?彼得呢?”

    张扬向陈美琳道:“告诉他我的来意,让他老老实实把那个布朗给我交出来,否则,我不会记得什么叫尊老爱幼的!”

    陈美琳走向亚当斯,把张扬的话转述给他。

    亚当斯笑了起来,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烟草味道,慢慢站起身,来到张扬面前:“是你劫持了小彼得,现在他们父子俩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我虽然是小彼得的教父,可是我和他们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牵扯!”

    张扬听陈美琳说完,他低声道:“你们爱尔兰人搞独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你们想利用中英之间的关系做文章,我却不能不管,因为你们已经威胁到别国的利益。如果你知道布朗的下落,眷告诉我,不要把事情推向无法收拾的地步。”

    亚当斯看着张扬,脸上浮现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我想你找错了对象!”

    张扬怒吼道:“你以为你们爱尔兰人可以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可以威胁到英国政府吗?你们的做法只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只会促使英国政府对你们下定决心,在你们的事情上更加的强硬!”

    亚当斯淡然笑道:“年轻人,这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就是政治,我赞同你的观点,可并不代表着其他人像你我一样想,你所说的布朗,不但是爱尔兰独立的狂热分子。而且他的精神近乎于偏执,这种人一旦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亚当斯停顿了一下道:“多关注关注新闻,也许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说完这句话重新回到了座椅上,此时一轮红日正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将东方的天空染得一片火红。

    陈美琳留意到亚当斯身边摆放着报纸,她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份报纸,张扬看不懂英文报纸,怔怔看着她,陈美琳回到车内,从报纸上还是找到了两则看起来有些关联的新闻,一则是文副总理夫妇在今天上午格林威治时间9:00抵达伦敦的消息,还有一则是爱尔兰叛军首领,有杀人将军绰号的哈特将军的上诉被驳回,英方判处他监禁三十年。

    陈美琳将两则新闻的内容向张扬讲述了一遍,然后道:“亚当斯显然在暗示什么,难道布朗这次出手和哈特将军有着直接的关系?”

    张扬看了看报纸上哈特的照片,随手撕下来放在车内:“我不管他想做什么,只要是胆敢对我们中国人不利,我就让他尝到悔不当初的滋味。”

    

    蚊子在霍恩街拐角处的麦当劳等着他们。按照和张扬的商定,他去驻英大使馆将这件事向有关方面进行了反应,使馆方面也表示会注意,同时也告诉他中国方面会有特工随行,英方也承诺会做出最稳妥的安全措施,文副总理夫妇在英访问期间应该万无一失。

    蚊子一边大口大口吃着汉堡,一边含糊不清道:“中国的官员到哪儿都是那么官僚,他们根本不相信我,十有把我当成了一个神经病。”他将一个刚刚买来的手机递给张扬:“拿着用!”

    陈美琳甩着一双长腿去麦当劳购买快餐的时候,张扬给代表团方面打了一个电话,现在赴欧考察招商团仍然没有离开伦敦,张扬联系到了章睿融,眼前已经陷入困局之中,他必须要和国安的高层联系上,最方便的途径就是通过章睿融。

    章睿融果然没有让张扬死亡,马上就和她的姑妈章碧君联系,章碧君按照她提供的号码,给张扬打来了电话。

    张扬将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向章碧君做了一个汇报,章碧君低声道:“张扬,这件事属于十局分管的范畴,我会马上将情况如实反映给十局,让他们着手处理解决,至于文副总理方面,我也会眷通知他们,让他们加强安全防范,从现在起,你放弃一切行动,我会安排你提前回国的事情。”

    张扬听到她的这番话不由得怒了:“你什么意思?让我撒手不管吗?”

    章碧君心平气和道:“并非是让你不管,而是你不适合介入这件事。你继续追查下去,只会把自己暴露出来,甚至会影响到我们国安在欧洲的全体成员,到目前为止,你做得很好,你要记住你属于四局,我们的分工相当明确,十局不会高兴我们介入他们的事情。”

    张扬怒吼道:“夜莺已经失踪十个消失了,到现在还杳无音讯,不要告诉我十局会毫不知情!现在真正在意她姓名的只有我和十局的一个最底层的情报员,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人的?出了事情就把她一脚踢开?”

    章碧君仍然耐心劝道:“张扬,任何行动都要受制度的制约,如果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就是无组织纪律性,夜莺的事情我会通报十局方面,让他们眷采取行动,将她救出来!”

    张扬道:“关心不仅仅是嘴巴上说就可以,现在爱尔兰人正在四处放,你们这些领导只会说加强安全防范,真正出了事情,后悔都晚了。”

    章碧君终于被这厮的态度搞得有些生气了:“张扬,你要我说什么你才明白,我会尽力处理这件事。做事情要有全局观,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影响到整个组织的利益。”

    张扬冲着话筒大吼道:“去他的组织利益,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干了,从现在起,我和你们国安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我所做的一切事都和你们无关!”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看到蚊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没好气的叫道:“你他看什么看?”

    蚊子低声抗议道:“我在十局不是最底层!”

    章碧君也被张扬气得花容失色,她一腔怒火都冲着邢朝晖发了过去,虽然她在职务上比邢朝晖低了半级,可邢朝晖凡事都敬着她三分。邢朝晖搞明白怎么回事之后,不由得苦笑道:“我说章局,这厮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定下来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章碧君愤愤然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这种人弄进国安!”

    邢朝晖道:“你可以一直都对他赞不绝口的,不过,这件事我觉着没错!十局做事的确有失厚道,夜莺过去是我的部下,她调去十局也没有多久时间,当初我还真舍不得放她走!”

    章碧君道:“夜莺的确很出色,仔细想想她失踪这么久,十局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

    邢朝晖冷笑道:“曲绍洋那个人做事冷血的很,我看他是打算放弃夜莺了!”

    章碧君道:“抛开夜莺的事情不提,文副总理夫妇的安全难道就这么算了?”

    邢朝晖道:“人家又不是没做事,没了夜莺,行动依然在继续!”

    章碧君道:“张扬这次很可能给我们捅大篓子!”

    邢朝晖笑道:“张扬这个人很有本事,不过在女人方面有些太过多情了,我看他对夜莺有些意思,这小子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章碧君倒是为张扬说了句公道话:“也不仅如此吧,文副总理夫妇是他干爸干妈,他当然要顾及他们的安全。”想到这一层,章碧君心中的气已经消了,张扬发火顶撞自己也不是毫无道理的。关心则乱,这次的事情关系到他的亲人,难怪他会表现的如此激动。

    邢朝晖道:“我会把这件事向上头汇报!”

    章碧君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邢朝晖道:“走一步看一步咯,能担待得起的,我们帮着担待一些,如果担待不起,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说完他又道:“文副总理在英国的行程安排应该能够查到!”

    章碧君有些诧异道:“当然可以,做什么?”

    邢朝晖道:“查清楚后告诉张扬!”

    章碧君马上明白了,邢朝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张扬。

    

    文国权夫妇上午抵达后受到了英国副总理和驻英使馆的热烈欢迎,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下午文国权和英国首相会晤之后,继续和英方的一些政府要员进行两国关系的讨论,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则专程去英国圣约翰医院去参观,这是一家慈善医院。

    罗慧宁在圣约翰医院停车场下车的时候。圣约翰医院的医护人员专程上前迎接,一旁有许多围观的群众,罗慧宁微笑挥手,这时候,她听到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干妈!”

    罗慧宁微微一怔,虽然她事先就知道张扬随同江城赴欧考察招商团在欧洲参观,却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张扬,罗慧宁循声望去,却见张扬站在人群之中拼命向她挥手。

    罗慧宁微笑着向张扬走去,两名英国保镖慌忙上前,提醒罗慧宁要保持和隔离带的距离。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英方这次的保安措施空前严密,这让罗慧宁感到有些不舒服,她向身边李伟道:“你过去看看,张扬有什么事!”

    李伟点了点头,这次前来英国,他主要负责副总理夫人的安全,他来到张扬的面前,微笑道:“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张扬长话短说,将有人要利用文副总理夫妇这次来访制造事端的事情说了,李伟道:“你放心吧,我们已经收到国安方面的通知,这次已经做足了安全措施,英国方面也给予了最高级别的防备措施,应该万无一失。”

    张扬点了点头,目光和远处的罗慧宁相遇,罗慧宁向他笑着挥了挥手道:“回国再说!”她这次带着政治任务而来,显然不适合与干儿子叙旧。

    张扬报以一个微笑,目送着罗慧宁一行走入圣约翰医院之中。

    李伟回到罗慧宁身边低声道:“夫人,张扬是来通知我们注意安全,他说爱尔兰军会对我们不利。”

    罗慧宁秀眉微颦,她实在想不透爱尔兰军和中国政府之间有什么过节,轻声道:“小心一些就是,张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李伟道:“他应该和国安有些关系。”

    罗慧宁并没有继续问下去,跟随院方进入了电梯。她要访问的是儿科病房,位于医院的17楼,电梯上显示的数字不停变换,当行驶到15楼的时候,电梯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是一愣,李伟第一时间护住了罗慧宁,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美琳站在张扬身边,有些好奇的望着罗慧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副总理夫人。

    张扬对陈美琳还是始终抱有警惕的,虽然自己救了她的性命,可陈美琳始终把自己当成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就会给自己一黑枪。

    就在人群都准备离去的时候,停车场内忽然发出惊天巨响,一辆面包车发生了爆炸,威力巨大的爆炸将面包车砸得四分五裂,周围的汽车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翻腾着飞向半空中,有几名不及逃避的路人被砸倒在地。

    现场不少人因为地面强烈的震动而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陈美琳歪倒在张扬的肩头,如果不是张扬将她及时扶住,她一样要摔倒在地上。

    这边的爆炸还没有结束,病房楼大门处第二次爆炸被引发,门厅坍塌倒下,将入口处的大门堵住,现场到处都是一片烟尘弥漫,惊叫声夹杂着痛苦的咳嗽声。

    张扬充满惊恐的望着病房大楼,一切仍然发生了。

    

    圣约翰医院的连锁爆炸迅速被反馈到英国政府方面,正在参与国事谈判的文国权,也听说了圣约翰爆炸的事情,正在医院参观访问的妻子如今生死未卜。

    英方在安慰文国权的同时做出保证,一定会尽最大力量保证罗慧宁及其随行人员的安全。其实这种保证英方是毫无底气的,此时发生爆炸让英方的颜面荡然无存,他们之前就已经听说爱尔兰军会有所行动,所以做足了安全措施,重点保护对象当然是文国权,却想不到终究是被人家钻了空子,目标是文国权的夫人罗慧宁。

    罗慧宁虽然远不如文国权重要,可真正要有了什么闪失,国际影响几乎等同,外国高官来英国访问出事,这件事肯定会有损英国的国际形象,英国人整天鼓吹自己反恐如何如何给力,现在等于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爱尔兰共和军方面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宣布对这次的连环爆炸案负责,他们提出让英国政府在三个小时内释放哈特将军,否则将会引爆病房大楼,将整座病房大楼夷为平地。这不但关系到圣约翰医院的全体病员,还关系到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和陪同人员,其中还包括英国政府的一些官员。事情相当的棘手,处理稍有不当,将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特警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圣约翰医院的爆炸现场,开始着手疏散人群,张扬和陈美琳也在疏散之列,陈美琳被这连环爆炸吓得不轻,俏脸苍白,低声向张扬道:“麻烦大了,不知道文夫人有没有事?”因为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甚至暂时放下了对张扬的仇恨。

    张扬脸色凝重,罗慧宁是他的干妈,他比其他人更为关心罗慧宁的安危,张扬强行抑制住冲进去的念头,在退出警戒线之后。

    张扬来到医院对面的快餐店,店内的电视中正在直播新闻,通过这种途径可以及时了解一些情况。

    陈美琳聚精会神的看着新闻,她将新闻的内容翻译给张扬,从目前的新闻来看,匪徒的目的是解救哈特将军,罗慧宁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新闻中并没有提及罗慧宁的事情,看来英国政府方面还想暂时将这件事盖住,尽量避免造成更大的影响。

    外面警笛呼啸,警力仍然在不断加强。

    张扬望着外面的警车,咬牙切齿道:“这帮废物,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出事了一个个冒出头来,简直比国内的公安还要废!”

    陈美琳狠狠瞪了他一眼,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她的父亲陈祥义当年就是一名出色的警员。

    张扬要了杯橙汁,要了个牛肉汉堡大口大口的啃了下去,接下来他必须要有所行动,在爆炸发生之前,他内心极度不安,可当爆炸发生之后,张扬反倒平静了下来。

    陈美琳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你居然吃得下?”

    张扬一边吃着汉堡一边道:“如果不填饱肚子,我怎么去救人?”

    陈美琳望着外面来回穿梭的警车道:“这里这么多警察,不可能让你进去的!”

    张扬道:“我这人有个习惯,从不相信警察,国内这样,来到这里仍然是这样!”他一口气将橙汁喝干,向陈美琳道:“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文夫人是我的干妈,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落入危险之中不顾而去,这件事和你无关,你眷离开这里吧!”

    陈美琳摇了摇头道:“我不走,我虽然不是什么爱国人士,可这件事涉及到咱们国家的尊严,身为中国公民,我理当帮忙贡献一份力量,你不懂英语,用得上我!”

    张扬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好,你跟着也成,遇到任何危险不要怪我!”

    “我是个成年人,当然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张扬和陈美琳填饱了肚子之后走出快餐店,外面的气氛变得越发紧张,警方已经将圣约翰医院的病房大楼团团围住,可是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己方的行动触怒了歹徒,从而引发爆炸!

    张扬很快就发现让陈美琳留下是个正确的决定,陈美琳带他来到附近的图书馆,从电脑中调出了圣约翰医院的建筑结构图,陈美琳指向其中一个地方道:“这里有地下管道,应该是警方控制不到的地方,我们可以从这儿潜入圣约翰医院。”

    

    双倍月票期间,呼唤月票,今天第一更六千字,晚上至少还有四千!

上一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速度激情(下)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九章 火线阻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