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八十二章相见欢

    汪东来真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哪位市委常委。耐心听庞忠良骂完,方才叫苦不迭道:“我是做正当生意的,我没得罪过市委常委啊!”

    庞忠良道:“你好好反省吧,反正秦副市长已经命令重点整顿星华娱乐城,我打算对你们进行半个月的安全、消防整顿,你老老实实配合!”

    汪东来这才知道要整自己的是秦清,联想起外面的传言,隐约猜出这件事和张扬一定有关系,放下电话不由得反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我他犯贱!”

    秦清蜷曲在张扬的怀中,张扬轻轻抚摸着她细腻如牛乳的美背,低声道:“今天我还把刘文军整了一顿!”

    秦清芳心一惊,坐起身来,坚挺而充满弹性的前胸因为她的动作充满韵律的跳动了起来:“你怎么会遇到他?”

    张扬这才把今天和刘文军相遇的经历说了一遍。

    秦清叹了口气道:“我都说不要你管这件事了!”

    张扬道:“他也只是被人利用,真正想找你毛病的人是吴明!”

    秦清咬了咬嘴唇,张扬拉了拉她的玉臂,秦清就势偎依在他的怀中,柔声道:“我猜到了!”

    张扬道:“明天我就给他一个教训!”

    秦清摇了摇头道:“张扬,答应我,别管这件事,我知道该怎样处理!”

    “可,你是我的女人。我决不允许别人欺负你!”

    秦清温婉笑道:“我是你的女人,可我也是岚山副市长,我有能力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你放心,吴明他没本事动我!”

    张扬捕捉到秦清目光中的那丝坚定,忽然想起,秦清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绝非偶然,她完全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对她的工作,自己的确不应该做太多的干涉,张扬在她唇上吻了一记,低声道:“如果真的遇到了麻烦,需要暴力解决的时候”

    秦清笑着抱紧了他:“那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想到你!”

    

    年初三,张扬一早就来到了东江,他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给顾允知、宋怀明两位平海大佬拜年,宋怀明和柳玉莹夫妇返回静安过年了,张扬也是来到省委大院才知到的。

    顾家两姐妹都已经返回了东江,张扬来到九号小楼的时候,顾养养刚刚从外面跑步回来,望着张扬的吉普车,看清的确是张扬,方才欢呼道:“张哥,你来了!”

    张扬乐呵呵走下吉普车,先到车后面拎了一些水果,这是他刚刚在街上买得,本来准备了两份,因为宋怀明不在东江所以都送给顾允知了。

    顾养养笑道:“你来就来呗。还买东西啊,回头我爸一定要说你了!”她刚刚跑完步回来,凝脂般的肌肤上透着降的红晕,一双明眸清澈见底,如今的养养再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瘫痪女孩,青春活力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这一切都是拜张扬所赐,所以在顾养养心中张扬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张扬关上尾箱盖:“顾书记在家吗?”

    “在!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呢!”

    张扬跟着顾养养走入九号小楼,看到花园中省委书记顾允知正有模有样的打着太极拳,他也是刚刚学习太极拳没多久,不过从动作上来看,顾允知在武学方面的悟性还算不错。

    顾允知看到张扬到来,仍然坚持把这套太极拳打完了,顾养养拿起毛巾递给他,他擦了擦汗道:“张扬来了,看看我的太极拳打得怎么样?”

    张扬道:“不好评论!”

    “怎么不好评论?”

    “顾书记修习太极没多久,不过已经可以自我创新,真是让人佩服!”

    顾允知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张扬道:“我听出来了,你笑话我乱打一通!”

    顾养养道:“我看爸爸打的很不错了!”

    张扬没看到顾佳彤的影子。

    顾允知邀请张扬到客厅坐下,顾养养道:“我姐去三珍楼买早点了。张哥,你吃了没有?”

    顾允知道:“给你姐打个电话,让她多买一份就是!”他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新闻上正在播出岚山日化厂的爆炸事件,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平海就没有一天素净的时候!”

    张扬笑道:“这么大一个省,九千多万人口,每天值得上新闻的事情太多了,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件而已。”

    顾允知道:“我听说你们江城也出事了,德国代表食物中毒,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张扬暗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江城几个领导千方百计的把这件事压下来,想不到终究还是传到了顾允知耳朵里,他笑着解释道:“不是什么食物中毒,是几个德国客人太贪吃,吃蛇肉过敏,经过医院的救治,第二天就没事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一定要小心啊,尤其是在对外的事务上,稍不谨慎就会造成外交争端,很麻烦的!”

    “顾书记放心,我们会吸取这次的教训,以后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顾允知笑道:“这世上哪有尽善尽美的事情?”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杜天野家里的丧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还顺利吧,这两天他就从北京回江城上班了。”

    顾允知道:“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搞得外面传的纷纷扬扬的,你们江城事情可真不少!”

    张扬本想解释两句,顾允知又道:“还有你啊,都说文玲是因为你出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扬心说这顾允知过年过的怎么这么八卦,过去一向惜字如金,今天不但谈兴很浓,而且变得有些八卦。可顾书记既然相询,自己也不能装作没有听见,张扬道:“只是一出意外,顾书记,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也一直很困扰,都无颜面对文家!”

    顾允知从张扬的这句话中已经听出,张扬和文家的关系肯定因为文玲的事情发生了改变,他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顾佳彤此时买早点回来了,张扬来东江之前已经给她打过了电话,她把手中的早点交给养养:“三珍楼照常营业,我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买到早点。”

    张扬笑道:“为了几样早点犯得着那么一大早出去排队吗?”

    顾佳彤笑道:“我爸最喜欢吃三珍楼的小笼包,做女儿的表示点小心不可以啊?”

    顾允知的脸上浮现出会心的微笑,他起身道:“走,一起吃早点!”

    张扬感觉到自从顾明健的事情之后,他和顾家的关系更近了一层,顾允知在他面前毫无架子,已经将他当成自家人看待。张扬甚至有些怀疑,顾书记已经察觉到他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不过以顾允知的脾气应该不会允许他和顾佳彤就这样偷偷摸摸的来往。

    面对省委书记顾允知。张扬还是有些忐忑的,这种忐忑又表现为一种拘谨。

    顾允知明察秋毫,他感觉到张扬的不安,微笑道:“到我这里来,跟到自己家一样,你客气什么?”

    张扬道:“不是客气,是尊敬!”

    顾佳彤和顾养养看到张扬诚惶诚恐的样子同时笑了起来。

    顾允知道:“我可不喜欢别人溜须拍马阿谀奉承!”

    张扬道:“我说句真心话,顾书记可别生气。”

    顾允知点了点头。

    “我来东江给顾书记拜年也不是为了巴结您什么,在我心中把您当成长辈来看待!”

    顾允知微笑道:“这样才好!”

    顾佳彤悄悄看了张扬一眼,心说这厮拍马屁的功夫已经越来越高明了,连父亲这么精明的人物都让他糊弄过去了。

    顾允知早晨吃的不多。吃了四个小笼包喝了碗八宝粥就起身回房。

    他一离去,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顾佳彤向张扬竖起了拇指道:“张主任真会说话!”

    张扬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微笑道:“顾书记心情不错!”

    顾佳彤道:“大过年的,你难道想我爸不开心?”

    “我可不是那个意思!顾书记的快乐就是你们的快乐,你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顾养养格格笑了起来,她轻声道:“我哥的事情判下来了,半年!”

    张扬还没有听顾佳彤说起这件事,半年对顾明健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好的结果,难怪顾允知会如此高兴。

    顾佳彤道:“大过年的,你不老老实实在江城呆着跑东江来干什么?”

    张扬道:“最近心里不舒服,就是想出来散散心!”

    顾养养道:“咱们吃晚饭一起去打保龄球吧!”最近她时常去丁兆勇的保龄球馆,正是兴趣最浓厚的时候。

    张扬本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来东江。

    顾佳彤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犹豫,小声道:“怎么?不敢见人啊?”

    张扬笑道:“哪会呢!成,去就去呗,刚好让他中午请吃饭。”

    

    海德尔保龄球馆在春节期间正常营业,丁兆勇听说顾家姐妹要来,专门给她们留了一个球道,不过他没想到张扬也跟了过来,颇感惊奇的迎了上去:“我说张扬,您这是一直留在东江没走呢,还是专程跑到这里来看我?”

    张扬笑道:“别自作多情,就你这样的,八百年不见我也不会想你!”

    丁兆勇呵呵笑了一声:“远来是客,中午我来做东,待会儿把成龙、绍斌他们都约过来,大家一起吃顿饭。”

    顾佳彤道:“样样红的鲍鱼不错,今天咱们就去那家吧!”

    丁兆勇苦着脸道:“到底是顾大小姐,那边一位388,大过年的您就放我血啊!”

    顾养养笑道:“兆勇哥,你这保龄球馆一天营业额也不少,肯定够我们吃的。”

    丁兆勇道:“加上酒水可能就要我两天营业额了!”他嘴上这么说,可并不是个小气人,已经拿起了电话通知梁成龙他们。

    顾佳彤姐妹玩保龄球的时候。

    丁兆勇邀请张扬去保龄球场上面的七楼看看,他刚刚把七楼拿下,准备装修后开一家电脑公司。

    张扬对这玩意儿也不甚精通,不过从场面上看丁兆勇搞得不小,他有些好奇的问道:“生产电脑吗?”

    丁兆勇摇了摇头道:“现在到处都开始提倡学这玩意儿了。政府办公自动化是早晚的事情,顾佳彤的蓝海走在了前头,这么大市场,谁一个人也吃不下,我看着不错,所以才介入这一块。”

    “保龄球场不准备干了?”

    “保龄球赚不了几个钱,只是用来打法时间的,我跟不少朋友谈过,现在大家对电脑行业的未来都很看好,我打算拿下一两个国际知名品牌的代理,到时候单单是代理权就能为我赚不少钱,比一天到晚守着保龄球场赚钱要容易得多。”

    张扬道:“我缺少生意头脑,不过这件事你可以跟顾佳彤商量商量,她的蓝海搞得不错,肯定有不少成功的经验。”

    丁兆勇点了点头:“年前赵静去过我家,我爸我妈都很喜欢她!”

    张扬并没有听赵静提起这件事,嗯了一声,脸上并没有什么表示。

    丁兆勇又道:“张扬,我知道你不喜欢丁斌,可年轻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既然他们相互喜欢,这件事还是由着他们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管,可赵静也不愿意听我的,算了,让丁斌以后爷们点,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叫什么男人?”

    中午一群人聚齐在样样红,因为林清红去了云安,梁成龙把白燕给带来了,陈绍斌也叫上了黎姗姗,梁成龙笑道:“整天都吃我,今天总算论到丁兆勇出血了,这次要好好的帮你疏通疏通血脉!”

    白燕笑道:“大过年的你就不会说点吉利话!”

    顾佳彤和顾养养姐妹俩一左一右坐在张扬身边,望着这对姊妹花,陈绍斌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麻痹的,张扬这厮不是想大小通吃吧?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出来,顾佳彤什么人物,那岂是能随便开玩笑的?

    张扬道:“每次来东江都要你们盛情款待,真是不好意思啊!这杯酒我先干为敬,谢谢各位对我的盛情!”

    陈绍斌笑道:“别自作多情啊,你不来我们没少吃,你来了我们一样吃,权当多了一!”

    同桌人都笑了起来。

    梁成龙举杯道:“张扬啊,你还真有心,大过年的就跑来东江拜年,向你这种投机专营的人物要是不升官,老天爷都对不起你。”

    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别谈升官,我现在已经看破红尘了,在仕途中混还不如你们混商场的舒服自在。”

    丁兆勇道:“知道大家对你的评价吗?”

    张扬望着他:“少卖关子,说!”

    “大家对你的定义就是一官迷,就是一混入党员队伍的暴力份子,你这种人要是能看破红尘,我把这一桌鲍鱼都吃下去!”

    顾佳彤笑道:“你倒是想,凭什么吃我们的啊?是不是看我们这么多人吃,你心疼了!”

    陈绍斌嘿嘿笑道:“顾佳彤你就会护着他!”这厮也是憋不住了,当中就点破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了。

    顾佳彤俏脸一热,毕竟妹妹养养还在身边,自己和张扬的关系又没有公开化,陈绍斌这张嘴真是没有把门的。她微笑道:“陈绍斌,你就会胡说八道!”她转身向服务生道:“来瓶三十年五粮,我跟他好好喝几杯!”

    陈绍斌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呵呵笑道:“我认罚,我认罚!”

    丁兆勇道:“你认罚,你自己买酒喝,喝我的干吗?”

    一群人轰然大笑起来。

    梁成龙道:“每人再来一份鲍汁鱼翅,这玩意儿不顶事儿,一点都不管饱!”

    丁兆勇笑道:“你当面条吃啊!”

    顾养养道:“比面条好吃多了,兆勇哥,我再要一碗,今天中午就不吃饭了。”

    玩笑归玩笑,新春聚会,朋友见面还是要对已经到来的新年做出一番憧憬规划的,丁兆勇的电脑公司已经开了,梁成龙新年中单单是天骄和汇通的厂房建设就忙的不亦乐乎。

    陈绍斌到没什么志向,他这个工商行信贷部主任是个肥缺,整天都是人家求他,在别人眼中他是财神爷,虽然是过路的,可毕竟也是财神爷。

    只有张扬最近不甚得志,罗慧宁虽然主动打来了电话,解开了心结,可张扬随后给文副总理拜年的时候,这位干爹的态度很冷淡,张扬意识到他和文家的关系裂痕已经真实的存在。

    午饭之后,梁成龙提出请大家去唱歌,顾养养和同学约好了逛街,所以提前走了,张扬也借口要返回江城。

    他和顾佳彤避开众人来到了秋霞湖别墅,两人多日未见,自然要好好温存一番。

    顾佳彤了解张扬的烦恼,轻声道:“张扬,其实也没什么,文玲的事情既然没有追究你的责任,我想以后文副总理也不会针对你,他这种级别应该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张扬道:“说实话,文玲这种下场我一点都不同情,如果不是她,杜司令也不会发生意外。”

    顾佳彤道:“我和她接触过几次,总是感觉她很怪异,仿佛不属于我们这个现实世界,跟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张扬道:“我也想透了,以后踏踏实实做我的工作,其他的事情,我不去想,也不去问!”

    顾佳彤柔声道:“我知道,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住你,换成别人早就在压力面前倒下了,你不同,你马上就能够振作起来,我最喜欢你这一点!”

    张扬笑道:“真会说话,说到我心窝里了!不过我好想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

    顾佳彤拥住他的身躯道:“你是我男人,我为你感到骄傲!”

    张扬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膛,身体的某处也随着他的内心开始膨胀起来,他低声道:“我最近,压力真的很大!”

    顾佳彤婉转娇柔道:“那就发泄出来,我帮你分担!”

    张大官人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凝望着顾佳彤柔媚的双目,低声道:“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压力真的好大!”

    顾佳彤轻轻捏了捏张扬紧绷的臀部:“我不怕”

    

    再次返回江城的张大官人一扫前些日子的低迷消沉,看来这次的远行真的起到了放松的效果,而且是身心放松,张大官人躺在办公室的大班椅上,想起几位红颜知己对自己的温柔体贴,唇角不由自主露出微笑。

    章睿融用力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张扬的遐思妙想,张大官人笑道:“你来的正好,去给我泡壶碧螺春!”

    章睿融没好气道:“我是正式工作人员,又不是你的丫鬟!”

    张扬道:“我是你上级领导,你是我下属,知道什么叫服从命令吗?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快去!”

    章睿融狠狠瞪了他一眼,自从上级让她继续留在招商办,她就把责任算到张扬头上了,其实她是冤枉人家了,她走她留,张扬没有参与一丝一毫的意见。甚至张扬还巴不得她走,毕竟国安把章睿融安排在自己身边等于安插了一个眼线,他做什么事也不方便。

    章睿融虽然有抵触情绪,仍然去给张扬泡了壶茶,把茶盏倒满后端到他面前,脸上居然有了笑意。

    张大官人向后撤了撤身子:“怎么笑成这幅模样?你该不会在茶里下毒吧?”

    章睿融瞪了他一眼道:“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卑鄙!”

    张扬抿了口茶,砸吧砸吧嘴巴道:“不错,很香啊!”

    “张主任,我想求你一事儿!”

    张扬果然没有猜错,章睿融真的有事想求自己,张扬笑道:“别那么客气,咱们是同志,有话好说!”

    “那我可就说了!”

    “说!”张大官人又喝了一大口水。

    章睿融道:“你能不能给上级反映反映,说我不配合工作,说我工作能力很差,总之你就是别说我好话,把我眷从招商办赶出去。”

    张扬笑道:“这样啊!我考虑考虑!”他算是明白了,章睿融已经对招商办厌烦透顶,想一早从这个苦海中逃脱出去。

    章睿融急了:“你考虑什么?反正你一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我在这儿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还是让我走吧!”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你怎么这么急啊?什么事都得一步一步的来,我答应你,过两天就找你姑姑谈谈这件事,我不喜欢勉强人,你放心吧!”

    “谢谢你!”

    此时张扬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章睿融抢着接了电话,很快就把电话交到张扬的手上:“杜书记的电话!”

    杜天野返回江城之后还没有和张扬碰面,他让张扬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张扬现在的办公地点在老市委,从老市委到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并没有多远,他也就没开车,步行走了过去,来到老市委门口的时候遇到了肖桂堂,肖桂堂看到张扬,慌忙向他走了过来:“张主任,我想给你汇报一下德国海德集团的事情。”这厮最近积极地很,看到海德集团和工程机械厂的合作十有可以成功,他也想从中分一杯羹,毕竟招商办下达的任务是实打实的,有了海德集团垫底,完成任务就容易了许多。

    张扬对他的用心一清二楚,淡然笑道:“别跟我说了,这事儿我也不管,常凌峰负责,你找他商量!”

    肖桂堂道:“可您是招商办负责人”话没说完,张扬已经走了,肖桂堂唯有摇头叹息。

    杜天野返回江城后的这两天几乎都在开会,给张扬打电话之前刚刚召开完常委会,一是对春节期间的工作做个总结,还有一件事就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省人大、市人大会议做准备。

    张扬来到杜天野办公室的时候,江乐刚刚沏好了茶,看到张扬进来,他笑了笑,悄悄退出了办公室。

    杜天野来到茶几旁的沙发上坐下,拍了拍旁边,张扬也凑过去坐了,很公式的说了一句:“杜书记新年好!”

    杜天野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笑意,父亲逝去带给他的悲伤仍然未能从心底抹去。他低声道:“听说你去了东江?”

    张扬点了点头道:“本想给嫣然她爸拜年的,可宋省长去了静安,我去顾书记家转了转!”

    杜天野道:“应该的”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有没有给文副总理他们拜年?”

    “有的!”

    杜天野抿了抿嘴唇,端起茶杯默默喝了两口,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连累了你!”在他看来,张扬是因为替自己打抱不平方才把文玲逼得出了车祸,这件事显然已经造成了张扬和文家的裂痕,在杜天野心底深处被张扬的这份友情打动。

    张扬道:“事情还顺利吧?”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还算顺利!”

    张扬握着茶杯手指轻轻在杯子上点了点道:“文玲怎么样?”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张扬知道这件事对杜天野来说始终都是一个无法释怀的心结,他笑了笑道:“生活总得要继续。”

    杜天野不想在这件事上继续谈论下去,他低声道:“常委会上提出赴欧经济考察的事情,几位常委商量之后初步已经做出了决定,严副市长担任这次赴欧考察团的团长,你是副团长,考察团的具体成员你们商量着办!”

    张扬听到这件事不由得喜上眉梢,这是好事啊,他最远也就去过香港,这次总算有机会去外国转转了。

    杜天野看到他脸上的笑意,马上警告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这次是赴欧经济考察,主要的任务是招商引资,学习欧洲管理的先进经验,可不是公款旅游,你们都是带任务过去的,如果完不成任务回来是要受批评的。”

    张扬道:“我也没当是旅游啊,咱们市里常说请进来走出去,我们早就应该走出去了。”

    杜天野道:“你的脾气该收敛还是收敛一些,出国不比在国内,任何不适当的举动都会造成外交事件,甚至会给国家的形象带来不良的影响,别人我不担心,我就担心你。”

    张扬道:“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我现在官当得越大,胆子变得越小,别人打到我脸上我都不好意思还手。”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少在这儿糊弄我,你什么人我不知道,狗能改了那啥吗?”

    “我说杜书记,你虽然是市委书记可也不能张口就骂人啊,小心我向纪委投诉你!”

    杜天野的脸上总算有了点笑意:“投诉我?你去投诉啊,我倒要看看纪委敢不敢接我的案子!”

    张扬叹了口气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不跟你计较!我忍!”他把茶杯内的茶一口气喝完了,然后道:“晚上我请你喝酒吧!”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没心情,算了,你玩你自己的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张扬看到杜天野这样也只能作罢。

    

    月票低迷,推荐票也少得可怜,有推荐票的书友不要吝惜了!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化解危机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