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七十七章冤家聚头

    两人并肩走出了江城机场。张扬开车来的,薛明省去打车的麻烦,因为张扬的吉普车送修,现在他开得是招商办新买的桑塔纳。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道:“听说你去北京参加服装节了?”

    薛明点点头道:“收获很大!我们国内服装业和国际上差距很大,这种差距是全方位的。”

    张扬道:“崇洋媚外了啊!”

    “不是崇洋媚外,是事实,只有正视这种差距,我们才能够取得进步!”

    张扬没多少心情听薛明讲他的改革计划,舒了口气道:“跟天骄的合作还顺利吗?”

    薛明笑了起来:“林总是个做实事的人,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些偏激了,现在看来,我们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利。”

    张扬道:“总算说人话了,当初我带着林清红跟你们谈合作的时候,你把我当贼一样防着,总觉着我要把你们给坑了!”

    薛明不好意思笑道:“改革对我们来说也是个逐步摸索的过程,你们当领导的站得地方比较高,看得当然要比我们远。为了表示对张主任的歉意,今晚我请您吃饭,怎么样?赏个脸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把刘金城也叫上,去水上人家!”

    薛明道:“那地儿太贵了,我是私人掏钱。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哪里啊?”

    “老街牛肉馆!”

    

    薛明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即使是请张扬这位上级领导,他也不动用公家一分钱,当然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把张扬当成朋友了。

    薛明请了酒厂厂长刘金城,请他的好处就是,酒钱省了,刘金城带来了清江特供,张扬叫上了姜亮、田斌他们,杜宇峰和秦白因为当晚有任务没有过来。

    五个人在牛肉馆的矮桌前坐下,老街牛肉馆连个招牌都没有,生意却出奇的火爆,门口的汽车停成了长龙,如果不是薛明事先预定,他们根本没有位子。

    张扬坐下忍不住揶揄薛明两句:“薛明啊薛明,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抠门的一个!”

    薛明笑道:“我工资低,没办法!”他拎起铜壶,给每人倒了一碗浓浓的牛肉汤:“尝尝,环境虽然差了点,可味道一流!”

    姜亮喝了一口,赞道:“真好!这汤炖的真好!”

    薛明道:“那是当然,听说这家的牛肉汤从民国的时候就没清过锅,当初兵荒马乱的时候,他们的祖上别的东西都不带,就护着一锅老汤。”

    田斌道:“演绎吧,这里过去我也来过,哪有那么多的历史。也就是开了十多年的一家小店,不过现在做大了!”

    服务员端了一盘热腾腾的白切牛肉,又上了调牛脸,红烧牛肉,手抓牛排,烧牛鞭,炒牛肚,菜的种类虽然不多,可是分量都很大。

    刘金城把众人面前的酒杯满上,端起酒杯道:“今天请客要算我一半啊!”

    所有人同声笑了起来,张扬端起酒杯道:“看到没,刘厂长也受不了你抠门了!”

    薛明和大家一起喝了一杯酒道:“我不是抠门,表面上看我是个厂长,可厂子里的东西都是国家的,我这人分得清楚,什么是公什么是私,我今晚喊大家一起喝酒,咱们一起叙友情,谈交情,这可不是为了公家,所以我自个掏腰包。我心甘情愿,这酒我喝着也舒坦!”

    刘金城不失时机的来了一句:“你当然舒坦,酒又不用你花钱!”一句话又把众人逗乐了。其实薛明的这番话让刘金城还是有些不爽的,他可没有薛明分得那么清楚,其实联络感情也是工作需要。

    几杯酒下肚之后,田斌提起了文玲的那件事:“我们协助事故大队对那件事进行了调查,最后认定还是一起普通的交通意外!”田斌停顿了一下又道:“虽然司机和在场的很多人说你在后面追赶文玲,可当时你们的距离很远,文玲和大客车相撞,并不是你直接造成的,而文夫人已经表示她放弃追究你的责任,也就是说,你没事了!”

    张扬道:“这事儿说起来挺窝囊的,算了,不提了,咱们喝酒!”

    刘金城道:“我听说韩国安代集团的那个什么崔志焕被抓了,因为这件事安代集团和工程机械厂的合作也黄了!”

    张扬道:“崔志焕据说是韩国间谍,他被抓并不奇怪,至于那个刘民智,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他把经济和政治混为一谈,甚至利用投资来要挟我们,咱们江城市政府是不怕他威胁的,他爱咋地咋地,他不来投资,自有人看中工程机械厂这块肥肉。”

    姜亮道:“那个崔志焕还真看不出来,居然是韩国间谍,被国安给提走了!”

    薛明有些好奇道:“他会不会被判刑?”

    姜亮摇了摇头道:“遇到这种事情,多数都是查清楚后驱逐出境。不过这也要视情节而定!”

    田斌道:“这次的事情也给我们江城公安系统提了个醒,在招商引资的同时,也要注意国际间谍和国际犯罪分子。”

    张扬赞道:“到底是公安厅长的儿子,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那啥,很有局长风范!”

    田斌呵呵大笑。

    几个人吃得酒足饭饱方才离去,今天所有人都没开车,刘金城和张扬一起打车离开,上车之后,方才道:“张主任,过节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年货,明天我给你送过去!”

    张扬笑道:“不用了,我家里还有好几箱酒呢!”

    刘金城道:“一到春节,人情往来是必不可少的,你也得走动啊!”

    张扬听到这句话反而沉默了下去,原本他打算节后去趟北京的,给文国权夫妇拜个年,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只能取消了,自从文玲的事情发生之后,干妈罗慧宁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看来这件事让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刘金城又道:“张主任。我听说市里过年以后要组织一个经贸考察团赴欧洲考察!”

    张扬点了点头:“有这个意向,不过还没确定呢!你消息倒是很灵通嘛!”

    刘金城笑道:“前两天听严副市长说的!”

    张扬明白了,刘金城节前肯定没少走动。

    刘金城在张扬面前也没必要隐瞒什么:“我想参加经贸团,看看能不能把我们的酒水推向世界不!”

    张扬笑了起来,清江特供合中国人的口味,未必能满足欧洲人的要求,毕竟东西方酒文化不同,不过刘金城这个要求也并不过分,他点了点头道:“等年后再说吧,我帮你留意这件事。”

    刘金城也看出张扬最近的情绪不佳,所以没有继续提起这件事。他把张扬送回家,这才打车离开。

    

    张扬独自一人来到楼下,并没有马上上楼,他在楼下徘徊了一会儿,又离开了小区,沿着马路向正西走去,这两天,文玲的事情始终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很不舒服,偏偏张扬又不能将这件事的原因说出来。

    走了五百多米,来到路边的一个烧烤摊旁,张扬烤了半斤羊肉串,要了一盘花生,又叫了一瓶二锅头,自己坐在小桌前自斟自饮起来。虽然文家并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并不代表他们会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无论张扬过去做过什么,即使当初将文玲救醒的人是张扬,也不能补偿他的过失。

    张扬内心中之所以感到失落主要是因为罗慧宁,一开始罗慧宁认他当干儿子,的确出于感恩的心理,可后来罗慧宁对他的关爱发自内心,张扬也真的把罗慧宁当成了自己的母亲看待,相比徐立华这个生母,罗慧宁更理解他,更明白他心中所想,张扬并不害怕失去文家这座靠山,他害怕的是失去这种母子感情。

    腊月的寒风很冷,烧烤摊前只有张扬一个人在喝酒,这几天他不止一次的犹豫过,要不要给罗慧宁打个电话,向她道歉,可最后都否定了这个想法。

    文玲的事情让张扬感觉到不安,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自己才拥有超乎寻常的能力,或许也并不只是他拥有那份对过去的记忆。

    张扬握着酒杯,都说酒越喝越暖,他却从心底感到一丝寒意。

    一辆黑色的皇冠车缓缓停在他的身边。车窗落下,胡茵茹从里面探出头来,一双美眸怜惜的看着张扬,柔声道:“怎么一个人喝酒?”

    张扬笑了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茵茹停好车,来到他的对面坐下,自己倒满了酒杯,陪着张扬喝了半杯,轻声道:“陪着海兰在弥阳老城转了两天,他们摄制组拍摄,我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回来了。”她望着那瓶已经喝光的二锅头道:“为什么一个人喝酒?”

    “想体会喝醉的感觉,可一个人怎么喝都喝不醉!”张扬望着胡茵茹的俏脸:“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

    “一个人怎么都睡不着!”

    张扬笑了起来:“你陪我喝酒,我陪你睡觉!”

    胡茵茹俏脸飞起两片红霞,灯光下显得越发可人,端起酒杯道:“我陪你喝醉!”

    说是要喝醉,可两人却都没有喝醉,一杯酒喝完,两人就返回了张扬的住处,胡茵茹之所以从弥阳老城这么快就回来,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听说张扬出了事,现在外面传得很盛,都说文玲是因为张扬追她才撞了汽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胡茵茹清楚文玲的背景,知道张扬这次漏子捅大了。

    为张扬沏了一壶浓茶,胡茵茹这才提起文玲的事情。

    张扬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看来这世上的事情冥冥中果然充满了定数!”

    胡茵茹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成为一个宿命论者了?”

    张扬道:“我并不担心失去文家这个靠山,而是觉着对不起我干妈!”

    胡茵茹开导他道:“文夫人并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也就是说她心里根本没有怪你!”

    “怎么可能?文玲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就算嘴里不说,心里也一定会很难受。”

    胡茵茹叹了口气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内疚再惶恐也没用,大不了你不在官场中混了,以后去做生意,有我和佳彤姐帮你,你以后的成就未必会比官场差。”

    “我没考虑这么长远,我甚至对文玲也没有任何的负疚心理,我认为她是罪有应得。”

    胡茵茹道:“你担心的只是文夫人!”

    张扬点了点头:“算了,有些事还是不要去想得好!”

    胡茵茹搂住她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轻声道:“我和海兰约好了,今年春节我去香港购物,你有什么安排?”

    张扬道:“我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去春阳,陪着家人安安稳稳的过个年!”

    

    节前的招商办忽然变得清闲起来,除了预定的德国海德集团来访,并没有任何的招商活动,企改办那边也清闲得很。张扬坐在办公室里,这两天他的情绪都不高,因为太过无聊,他买了套金庸全集看起了武侠小说,最近刚刚开始研读鹿鼎记,对韦小宝为人处世的哲学颇感兴趣。

    看得正津津有味的时候,常凌峰敲门走了进来,他一进来就道:“张主任,小章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

    张扬当然清楚得很,章睿融是国安派来执行任务的,现在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人家当然要离开了,张扬笑眯眯看着常凌峰道:“怎么了?舍不得?”

    常凌峰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张主任,小章的能力是很强的,咱们招商办好不容易才招了几个合用的人才,还没干两天就走,实在太可惜了。”

    “那你去挽留人家啊!”

    常凌峰苦笑道:“我要是能够把她留下还来找你?”

    张扬道:“你都留不下她,我有什么本事把她留下?”

    常凌峰道:“她说离开是因为看你不爽!”

    “啥?”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这丫头,你走就走嘛,干嘛非得把离开的理由安在自己身上?

    有了这句话,张扬怎么都得去见见章睿融了,去见章睿融的时候,她正在收拾东西,看到张扬进来,她笑了笑,将手中事先打好的辞职信递了过去:“张主任,你来的正好,这是我的辞职信!”

    张扬没接那封辞职信:“听说你看我不顺眼啊!”

    章睿融不好意识的笑了:“常主任挽留我,我想来想去想不到什么借口,所以就把责任推到你身上了,别介意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合着我现在倒霉,谁都敢欺负我!”

    章睿融向他伸出手去:“说实话,跟你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张主任,你放心,我永远会把你当领导尊重!”

    张扬很敷衍的跟她握了握手。

    章睿融道:“您就不虚情假意的挽留我两句?”

    张扬道:“我们招商办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我为什么要挽留你!”

    章睿融道:“报复心真强!算了,看你这两天心情不好,不跟你计较!”她拿起属于自己的东西正要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也许是最近一段时间在招商办工作养成了接电话的习惯,章睿融还是主动接了电话,电话是找她的,当她听完电话内容之后,脸色都变了,嘴上分辨了两句,可很快就垂头丧气的把电话交给张扬:“你的电话!”

    张扬拿起电话,电话是章碧君打来的,她让章睿融继续呆在江城招商办,而且一年之内不要考虑离开的问题,这是国安给她的命令。

    张扬也不知道国安是什么意思,安插章睿融在自己身边,难道是为了监视自己?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还没到那个级别,唯有叹了一口气道:“那不是说我还得多开她一年的工资?”

    章碧君道:“那些不用你操心,总之你让她安心工作,其他的事情你们不必想也不必问!”

    张扬挂上电话,望了望桌上的那封辞职信,不禁笑道:“我同情你!”

    章睿融很痛苦的揉了揉头发。

    张扬道:“别闹情绪啊,从今天起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工作,那啥这一年你估计都得不爽了!”

    常凌峰听说章睿融留下的消息,喜出望外。抛开个人对章睿融的好感不言,章睿融在各方面的能力的确很突出。

    

    张扬的工作热情明显受到了影响,他年三十这天就返回了春阳,楚嫣然陪同外婆已经抵达了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在她的努力下,倔强的外公终于答应前来春阳过年。

    张扬抵达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时候,刚好看到楚镇南从军用吉普车上下来,老将军刚刚从北京参加完老战友杜山魁的葬礼,心情也一直不好。

    张扬笑着走了过去:“老首长好!”

    楚镇南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很用力的握了握张扬,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好样的!听说文家的丫头是你给弄残废的,好!对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就该这样!”

    张扬听得满身冷汗,我x,这事情怎么传成了这个样子?

    楚嫣然从远处的小楼跑了过来:“外公!”

    楚镇南大笑着迎了上去,抱了抱外孙女,张扬也凑了过去,楚嫣然一双明澈见底的美眸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来了!”

    张扬道:“一阵子不见,你变客气了!”

    楚嫣然啐道:“这叫自我保护!”

    楚镇南笑道:“行了啊,是不是嫌我这个老头子碍事?你们聊,我去找马莉说话去!”

    楚嫣然慌忙道:“外公,我好不容易把外婆给哄好了,这次你不可以再惹她生气!”

    “知道了!”楚镇南走路还是虎虎生风。

    楚嫣然却了解外公外婆都不是什么好脾气,拉着张扬慌忙跟上。

    玛格丽特正在休闲室内享受按摩呢。

    楚镇南看到她不禁笑道:“马莉,你还是那么会享受,到底是资产阶级,跟了我这么多年,还是没学会艰苦朴素的作风!”

    玛格丽特一双眼睛顿时瞪圆了:“楚镇南,你会不会说话?这么多年了,你这张狗嘴怎么就吐不出象牙?”

    楚嫣然一看要坏,慌忙拦在两人之间:“喂!大过年的,你们两个老家伙能不能让别人省点心,别吵了,再吵我就走,让你们谁都找不到我!”

    楚镇南和玛格丽特都停下了争吵,玛格丽特道:“大过年的,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土包子一般见识!”

    楚镇南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我犯不着跟个女人家计较!”

    两人相互横了一眼。

    这时候林秀走了进来,看到张扬,她笑着打了个招呼:“张扬来得很早啊!”

    张扬道:“明天就过年了,工作清闲得很,所以早点来了!”他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还得回家一趟!”

    玛格丽特道:“去把你家人都接过来,我们两家人也该见见面了。”

    楚镇南这次和她的想法一致,点了点头道:“是啊!”

    张扬道:“成,我这就过去接他们!”

    玛格丽特向楚嫣然道:“嫣然一起过去!”

    楚嫣然俏脸绯红,终于还是低着头跟在张扬的身后一起走了。

    楚镇南望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不觉露出会心的微笑,低声感叹道:“老喽,当年我们也是这个样子!”

    玛格丽特啐道:“有没有搞错,当时是你跟在我身后面!”

    楚镇南呵呵笑了起来:“真快啊!一转眼这么多年过来了,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老了。”他看了看玛格丽特道:“说来奇怪,现在我已经学会检讨自己了。”

    “是啊!你那个脾气属于茅坑里的石头,明明知道自己是错的也不肯低头!”

    楚镇南充满歉疚道:“过去委屈你了”

    玛格丽特内心一颤,从她认识楚镇南开始还从未听他向自己道过歉,寻常的一句话却让玛格丽特感动万分,她叹了口气道:“也许是年纪大了,火气也渐渐磨的没有了,现在回头想想,我也有很多不对的地方。过去想到你就会生气,现在想想,其实你也没那么可恨!”

    楚镇南道:“我要是可恨,你当初也不会嫁给我!”

    玛格丽特道:“我眼神一直都不好!”

    楚镇南道:“这就是缘分!”

    玛格丽特笑道:“行了,你这个马列主义的拥护者别扯缘分那一套了。”

    楚镇南感慨道:“干了一辈子,拥护了马列主义思想一辈子,现在距离见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

    玛格丽特道:“大吉大利,大过年的你胡说些什么?”

    楚镇南道:“老杜的死让我心里很难受,身边的战友已经越来越少了。”

    “陈崇山不是在清台山吗?”

    楚镇南道:“他不喜欢热闹,这次老杜的葬礼也没有去!”

    玛格丽特道:“杜天野知不知道他的生身父亲是陈崇山?”

    楚镇南摇了摇头,随后又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也可怜得很!”

    

    张扬和楚嫣然的到来让徐立华欢喜异常,听张扬说要邀请他们和楚嫣然的外公外婆一起去过年,徐立华马上明白了,敢情这位女孩子才是儿子的真命天女,楚嫣然美貌出众,出身高贵,可难得的是,她的身上并没有一些官宦子女的娇娇之气,她的热情亲和很快就赢得了徐立华的好感。

    徐立华包了个一千块钱的红包给楚嫣然当见面礼,楚嫣然虽然不在乎钱,可这一千块代表的意义不同,代表未来婆婆对自己的认可,自然满心欢喜的收了下来。

    徐立华道:“今晚我就不过去了,三儿,你去陪嫣然她外公外婆!”

    楚嫣然道:“阿姨,那边都准备好了,为什么不过去啊?”

    徐立华笑道:“今天家里要来客人,一大家子人,我都说好了!”

    张扬道:“谁啊?”

    徐立华这才向他解释道:“你大哥二哥都找到了对象,今天一起过来吃年夜饭,咱们这么一大家子人还是别去叨扰了!”她知道楚嫣然的外公是将军,外婆是美国财团的董事长,想想自己家里赵铁生和两个儿子都素质不高,如果这样过去见面,恐怕会惹人笑话,再说了,今晚是赵铁生两个儿子未来媳妇第一次登门,她一碗水得端平了,总不能为了张扬,冷落了赵家的孩子。

    张扬明白母亲的苦衷,微笑道:“好事啊!那我就不勉强你们过去了,赵静呢?”

    他话音还没落呢,赵静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看到张扬,欣喜的叫了声小哥,又看到楚嫣然,不禁笑了起来:“嫣然姐是吧?”

    楚嫣然笑着向赵静点了点头,她这次过来给每个人都带来了礼物,送给赵静的是一套化妆品。

    赵静喜孜孜的接了过去,她在东江上学眼界自然提升了不少,一眼就看出这套化妆品至少要值两千块,笑道:“谢谢嫣然姐!不,看来我不就就要改口叫嫂子了!”

    楚嫣然被她说了个大红脸,张扬笑道:“你这丫头,一套化妆品就把你收买了?”

    徐立华起身道:“你们聊,我去做饭,吃完午饭你们再走!”

    楚嫣然想要跟着过去,却被赵静留了下来。

    赵静靠着张扬坐下:“哥!今天我干爸打电话过来,想让我们去江城过节呢。”

    张扬道:“你去吧,明天我送嫣然他们去荆山,估计晚上才能回来,李市长那里我就不去了。”

    赵静点点头,她盯着楚嫣然看,由衷道:“嫣然姐,你真漂亮,我三个未来嫂子里,你最漂亮!”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赵静,你再这么说,我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张扬笑着搂住楚嫣然的纤腰道:“我们家人都特坦诚,有什么说什么!”

    赵静笑道:“那是!”

    张扬道:“丁斌呢?”

    赵静早就知道他会问:“他留在东江过年!”停顿了一下又道:“本来他倒是想来春阳看看,可是他怕你!”

    “怕我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直到现在张扬对丁斌还是没有什么好印象。

    赵静知道想改变哥哥对丁斌的态度很难,所以也不再说下去,起身道:“我去给妈妈帮忙!”

    楚嫣然也跟着过去了。

    张扬闲着没事刚刚打开电视机看,就听到门外有说笑声,却是牛文强带着两名饭店的工作人员送年货过来,在门外看到张扬的吉普车方才知道张扬到家了,牛文强大声嚷嚷道:“张主任回来了,把老兄弟都给忘了吧!”

    

    周一求推荐票,太惨了点!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爱如烟花般灿烂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章 新春伊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