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七十二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下)

    张大官人差点没晕倒。苦笑道:“你就那么怀疑我的定力!”

    “你要是有定力,母猪会上树!”

    “你会爬树吗?”

    “滚!”何歆颜当然能够听出他在绕弯子骂自己,不过心里还是甜丝丝的,真不知道张扬的身上拥有怎样的魔力,刚才听到周亚娜说起他们风流快活的时候,何歆颜气得都想掉头返回岚山了,可一见到张扬,什么气恼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跟我回江城吗?”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明天我还得去岚山做活动,原本以为代言的钱拿得容易,现在看来也辛苦得很,最近都在他们几家来回奔波。春节还要跟着江城日化厂去北京做宣传,原本我还想去江城陪你呢。”

    张扬爱怜的看着何歆颜,轻声道:“不要太辛苦,如果感觉太累,就不必接太多工作。”

    何歆颜笑道:“没事儿,我身体好的很,打算趁着年轻多赚点钱,等我有钱了,就开一间音乐餐厅,当老板娘!”

    “那我就是老板!”

    何歆颜温柔的眼波扫了他一眼道:“除了你以外,谁也没有资格”

    

    张扬在东江比预期多呆了三天。副市长袁成锡早就返回江城了,欧阳如夏的事情也传到了江城,当然这个版本并不忠于事实,而是说她的死和张扬有关系,张扬向市委书记杜天野汇报东江之行情况的时候,杜天野专门询问了这件事,张扬把前因后果仔细说了一遍。

    杜天野松了口气道:“和你没关系就好,这两天说什么的都有!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流言比什么都可怕。”

    张扬满不在乎道:“反正我问心无愧,他们想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

    杜天野对张扬的性情也非常了解,他也没有继续提这件事,话题回到宋怀明前来剪彩的事情上:“宋省长只呆一天?”

    张扬点了点头道:“马上就春节了,他忙得很,这一天还是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的,宋省长说了,他不喜欢铺张浪费,这次的剪彩仪式尽量从简。”

    杜天野之前已经听副市长袁成锡汇报过这件事了,他原本也没打算在这件事上做太多文章,微笑道:“我们常委会上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既要节约还要热闹,总之这件事一定要让省里满意,让老百姓满意。”

    张扬不无感慨道:“这年头拍马屁也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拍在马蹄子上。”

    杜天野听他这么说,觉着很有道理,不禁笑了起来。

    德国海德集团已经确定在年三十这天造访江城,张扬知道他们最终的日程之后。气得大骂,这帮德国鬼子真他会挑时候,中国人的春节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大家都忙着跟家人团聚,他们这会儿跑过来考察,不知有多少人要过不好年了。

    常凌峰看到张扬的反应不禁笑了起来:“其实我也暗示过他们,可他们的首席执行官施梅内德先生坚持要年三十过来,一是为了考察,二是顺便来感受一下中国的新年,感受一下东方民俗文化。”

    张扬道:“他自在了,大家都不舒服,谁他大过年的来陪这帮洋鬼子?”

    常凌峰道:“接待的事情我来负责,日耳曼人注重实效,他们对接待这种旁枝末节根本不会介意,总之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谁也别把他们太当一回事。”

    两人正说着呢,章睿融领着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兼书记曹正阳走了进来,曹正阳一脸的抱怨之色,刚一进门就嚷嚷道:“张主任,在这样下去我只有辞职了。”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曹厂长,这好好的又是怎么了?”

    曹正阳愤愤然道:“我就是不明白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和韩国安代集团谈好了合作意向,马上就要签约了,这可倒好,市里让我拖着,说什么德国海德集团要来考察,下周安代集团的总裁刘民智要亲自过来了,人家是过来签约的,我怎么拖延?再拖延下去,这合作就黄了。”

    张扬笑道:“海德集团比安代要强许多啊!”

    曹正阳道:“我倒是打心底想跟人家合作,可也得人家看上我不是?搞到最后,海德集团看不上我们,安代集团再被我们得罪了,岂不是竹篮打水一痴,我和厂里这五千多口子人找谁哭去?”

    张扬听着这话有些不入耳,他淡然道:“改革开放并不是仅仅依靠外力,真正起到主导作用的是我们自己,是在企业内部,就算没有这些外部合作,曹厂长也应该拥有足够的信心带领全厂职工改革进取,悲观情绪对工作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曹正阳道:“你说的道理我也明白,可现在我们一没资金二没技术,不寻求外部途径,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厂子就完了,张主任,我们和安代集团合作是经过综合考察反复论证的结果,绝不是一时性起的决定,现在眼看着就要签约了,市里又给我们下了这个命令。”

    张扬笑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江城工程机械厂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那是国家的,我们要综合考虑,选择最适合企业发展的道路。”

    曹正阳道:“张主任,下周刘民智过来,我是没办法拖下去了,不跟人家签约就意味着我们没诚意,这件事十有就要黄了,这责任我也承担不起。”

    张扬笑了起来,笑声多少带有一些寒意,他是听出来了,今天曹正阳多少带了点逼宫的意思,他一定是听说了什么,所以才会找上了自己,张扬反问道:“曹厂长的意思是,这责任应该我来承担吗?”

    曹正阳没有说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张扬道:“行!既然你害怕承担这个责任,我就来承担,有道是风险越大利益越大,为了你们工程机械厂五千多口子人,我来承担这个责任,你没事了吧?”张扬下了逐客令。

    曹正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谈到级别他比张扬还要高半级,论年纪他更是大出张扬一倍还多。可张扬根本不给他面子,如果是两人单独说话曹正阳或许忍了,可这房间里还有常凌峰,曹正阳在工程机械厂是个说一不二的铁腕人物,工程机械厂过去一直是江城支柱产业之一,市领导也给他几分面子,可张扬一个副处级干部用这种口气对他说话,让曹正阳相当的不爽,他知道张扬和市委书记杜天野关系很好,可这种关系让曹正阳把张扬定义为一个依靠溜须拍歌功颂德上去的干部,曹正阳冷冷道:“五千多口子人。这责任你张主任也担不起吧!”

    张扬道:“曹厂长别忘了,我统管全市企业改革工作,工程机械厂规模再大也不过是江城企业之一,你质疑我的能力吗?”

    “不敢,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上级部门看着办!”曹正阳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张扬等他走后,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居然跑到我这里来耍威风了!”

    常凌峰道:“安代集团的合作项目是他一手促成的,眼看就要签约,被我们从中打断,他心里肯定会不爽。”

    张扬道:“工程机械厂又不是他的,他不爽什么?我们帮着联系海德集团,还不是为了企业的未来,我最讨厌这种干部,以为当了厂长书记,这厂子就是他的,大权独揽,大搞家长制,这他就是!”

    常凌峰哈哈笑了起来:“我说你至于动怒吗?假如咱们搞招商,人家到招商办里横插一杠子,你心里能舒服?”

    张扬道:“我是他上级领导,我就要横插一杠子,他爱咋地咋地!”

    常凌峰道:“还是找机会沟通一下,如果弄拧了对以后的改革不利。”

    张扬不屑道:“他敢!只要敢跟蛋,我把他厂长给撸了!”

    常凌峰咳嗽了一声道:“低调,嗯,低调!”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

    

    此时章睿融又带人进来了,这次来得是两名警察,章睿融道:“张主任有警察找你!”

    张扬心说多余,自己难道看不出来?

    其中那名黑脸警察道:“请问你是平A12345的车主吗?”

    张扬微微昂起头,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傲慢:“是我!”

    黑脸警察道:“我是丰泽市杨固镇派出所的副所长翟波元,这是我们所的警察李良,我们这次来是调查一桩抢劫案的。”

    张扬想了想,实在想不起自己跟抢劫案有什么关系,他也没请这两名警察坐,毕竟还没搞清他们的目的。

    翟波元见到人家不请自己坐。显然是不欢迎他们,他自行在张扬对面坐了:“上个礼拜四晚上七点左右,你是不是驱车从省道经过?路过丰泽?”

    张扬点了点头:“不错啊!是有这么回事!”

    “当时你汽车的轮胎被扎了,是不是有人帮你补胎?”

    “是啊!”

    “他们补胎之后,因为价格没有谈拢,你打了他们,而且抢走了他们的钱和身份证,有没有这回事?”

    张扬点了点头:“是啊,你不说我倒还忘了,我正准备找那几个混蛋算账呢。”

    翟波元道:“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明白的告诉你吧,现在人家告你抢劫!“

    张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翟波元道:“你涉嫌抢劫,我们要带走你!”

    张扬愣了,常凌峰也愣了,过了一会儿,张扬方才哈哈大笑起来:“你要带走我?我说翟警官,你有没有搞清这是什么地方?你有没有搞清楚我是谁?你今天上门来是为了逮捕我?”

    翟波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官多大,你犯了法我就得抓你!”

    那名警察李良走到张扬身边,威严十足道:“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张扬点了点头道:“行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这么厉害的警察,丰泽市杨固镇!牛!真有你们的,居然来我办公室抓我,好!我打个电话!”

    翟波元也没阻止。

    张扬向站在门口偷笑的章睿融道:“小章,去给两位警察同志倒水,别愣着!”

    翟波元自己摸出一包石林,心说你知道倒茶了,你害怕了?

    张大官人怎么会怕这两名乡镇派出所的警察,他只是觉着这件事好玩,自己还没来得及找那帮车匪路霸的晦气,想不到他们居然敢倒打一耙告自己抢劫,真是好笑到了极点。张扬给公安局长荣鹏飞打了个电话,想震慑这帮乡镇警察,就要出动江城警察局一哥,我让你们这帮土包子看看,哥在江城是什么能耐,你们居然敢来抓我。

    荣鹏飞刚巧在附近,听到这件事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张扬抢劫他打死也不会相信,可这件事张扬的行为的确有抢劫的嫌疑,这种小事荣鹏飞远没必要去亲自处理,可张扬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想利用他震慑一下那两名乡镇警察,荣鹏飞想了想,这个头还是得出的,他倒不是担心张扬会出事,而是他清楚张扬的脾气,如果张扬真火了,跟两名警察发生了冲突,这件事可不好收场,弄到最后说不定公安系统会搞得灰头土脸,他可不想弄到这种地步。

    翟波元和李良谁都没有想到公安局长荣鹏飞会亲自前来,两人吓得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荣鹏飞当然不会认识两名携察,可弹翟波元和李良都认识荣鹏飞,翟波元颤声道:“荣局长好,我是丰泽市杨固镇派出所副所长”

    荣鹏飞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老老实实呆在派出所上班,跑这里来干什么?”

    翟波元这才把来得目的又说了一遍。

    荣鹏飞道:“张扬真要是犯了抢劫罪,你们不会联系江城公安?非得要亲自跑来一趟?江城警察不会抓人?”

    翟波元被问得张口结舌。

    荣鹏飞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张扬道:“你别问他了,他们也说不清楚,这事儿是这样的!”他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其实那帮补胎的的确有诈骗的嫌疑,不过张扬要回自己被敲诈的钱就算了,结果他又把人家钱包里的钱给清仓了,这一行为已经违法,无论他的出发点是什么,的确可以挨得上抢劫了。

    荣鹏飞道:“现在我们正在维护道路安全,居然还有这种撒钉子的现象,这件事的性质及其恶劣,必须严肃处理,小翟,你马上把当晚涉及敲诈,危及交通安全的几个人全都给我抓起来!”

    翟波元虽然是乡镇警察,可他也懂得法律规则,荣鹏飞这么说等于表明要站在张扬这一边。局长大人发话,他这个携察当然不敢有任何意见,点了点头,表示马上去办这件事。

    张扬找出那几个人的身份证和驾驶证交给了翟波元:“就是他们啊,把这帮人全都抓起来,不能放任他们危害交通安全。”

    张扬倒是没动那些人的钱,那点小钱他根本看不上,只是当时存心给这帮人一些惩罚,所以才把他们身上的钱搜刮一空,他现在清楚这些钱给自己惹来麻烦了,所以一并交给了翟波元。

    把翟波元和李良打发走了之后,荣鹏飞又给丰泽市公安局局长赵国栋打了个电话,电话中狠狠把他训了一顿,要求他近期着重整顿省道的治安状况,出现任何问题都要拿他试问。

    挂上电话,荣鹏飞摘下警帽,在沙发上坐下,张扬笑眯眯道:“小章,把我最好的铁观音拿出来,给荣局尝尝!”

    章睿融点了点头,最近这丫头脾气顺了点,已经接受了在招商办工作的现实。她把茶泡好,退出去把房门关上。

    荣鹏飞看着一脸笑容的张扬,忍不住道:“你啊,搞什么?这种事情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他们违法,你不能以暴制暴,你从他们钱包里拿钱那就是抢劫!”

    张扬道:“我是火大,你想想啊,那帮人为了几百块钱的利益,就在道路上撒钉子,得亏我当时车速不快,如果车速快,再发生了爆胎,那是什么下场?这帮人根本就是谋杀!”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这种人并不少见,为了一点点的利益,什么事情都敢做,主要还是老百姓的法律意识淡薄,以后要增强普法教育。”他又瞪了张扬一眼道:“你身为国家干部,也没多少法律知识,遇到这种事情,你不会报警?居然自行处理!真是糊涂!”

    张扬笑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记住了!”

    荣鹏飞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吃过亏?”

    张扬道:“我现在政治素养提高了,进步了,争强斗狠的事儿已经不会再去做了!心中牢牢记着吃亏就是占便宜。”

    “希望你真的能做到才好!”

    张扬道:“下周宋省长就来了,如果这件事落在他身上,你觉着他会怎么想?”

    荣鹏飞道:“什么事都得一步步来,江城治安最近的确在好转,当然毕竟还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提到宋怀明,荣鹏飞不禁想起了这次张扬在东江的事情,身在公安系统,他知道的要比别人清楚一些,荣鹏飞道:“这次丁书记出手很果断啊!”

    张扬道:“只怪赵海卫那混账东西太没人性,惹得人神共愤!”

    荣鹏飞笑了笑,他看得要深一些,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为人他是清楚的,丁巍峰和副省长赵季廷过去非但没有隔阂,而且两人的关系还好的很,这次毫不留情的出手,证明丁巍峰已经开始重新选择阵营了。荣鹏飞低声道:“好像顾书记的任期还剩下最后一年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依你看,顾书记退了之后,宋省长会不会顶上?”

    荣鹏飞笑道:“这种高层的变动根本不是我们能够猜想到的,不过就眼前的形势来看,应该很有可能。”

    荣鹏飞在招商办逗留了一个小时才走,他前脚刚走,章睿融就溜了进来,张扬看出她有事:“我说小章,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章睿融去关门,张扬道:“别动不动就关门,让人家看到影响不好!”

    章睿融还是把房门关上了,来到张扬面前道:“我刚刚收到消息,下周崔志焕会和他们的董事长刘民智一起过来,上头让我们盯住崔志焕。”

    张扬笑道:“你去盯着他呗!我派你去当翻译,全程紧盯!”

    章睿融道:“不知道这次文玲会不会来?”

    张扬忍不住瞪了她一眼道:“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八卦了?”

    章睿融道:“崔志焕身上的疑点很多,我们不能放松警惕。”

    张扬倒是巴不得这厮是个间谍,只要让他抓住机会一定给崔志焕一个教训!

    

    下班的时候,时维打来了电话,邀请张扬晚上去新帝豪吃饭,这顿饭去东江之前就定下来了,她是要感谢张扬的救命之恩,张扬爽快的答应了她的邀请。

    春节临近,各单位的聚会多了起来,江城各大酒店的生意几乎都可以用火爆来形容,新帝豪的生意更是好的出奇,张扬来到新帝豪,找了半天方才找到一个停车位把车停了进去。

    乔梦媛安排了一个六人座的小包间,只有她和时维在场。张扬走入房间内的时候不觉有些好奇:“怎么着?又是二打一啊!许总怎么没来?”

    乔梦媛微笑道:“还在北京呢,节前是不回来了!”

    张扬咧开嘴笑道:“那岂不是意味着我又有机会了?”

    乔梦媛已经习惯了这厮的调侃,知道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未必这么想,淡然道:“张主任,今天是时维请你吃饭,你别把目标瞄准我行不行?”

    时维瞪着张扬道:“我说你不骚扰别人就不会说话吗?”

    张扬微笑道:“那是对别人,对你,我压根就兴不起骚扰的念头!”

    时维道:“那真要谢谢你了!”

    “不客气!”

    乔梦媛道:“张扬,今儿你好好说话啊,我表妹真心实意的请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张扬笑了笑,和乔梦媛相处必须把握尺度,如果玩笑过度了,说不定她真的会跟自己翻脸,时维反倒没事,她虽然处处跟自己顶撞,反倒是开些玩笑没关系的。

    乔梦媛让服务员开了瓶三十年茅台,时维干脆利落的给张扬倒满了两大玻璃杯,端起酒杯,十分夸张的说道:“恩人啊!你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一切都在酒里了!”

    张大官人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那杯酒,乐呵呵道:“别介啊,其实我更喜欢另一种方式。”

    时维柳眉倒竖:“以身相许?你做梦去吧!”

    张扬望着乔梦媛道:“这可不是我说的,你说你表妹脑子里怎么都是这些东西!”

    时维气得险些没把手中的饮料泼在张扬脸上,她心里虽然生气,嘴上却道:“知道你想惹我生气,越是这样,我越不生气!”说话的时候,已经气鼓鼓的了。

    乔梦媛望着表妹的样子只差没笑出声来了,时维是个直性子,跟张扬这个狡猾的家伙相比,道行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乔梦媛心底深处又有些担心,自从张扬救了时维之后,感到这丫头对张扬的感觉有些不对。

    乔梦媛道:“别斗嘴了,估计年前我们是最后一次喝酒了,过两天我和时维就去北京了,大家有阵子见不到了。”

    张扬道:“乔总去北京过年啊?”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爷爷喜欢热闹,每年过春节的时候,都要一大家人围在他身边。”

    张扬来了一句,帮我问乔老好,说完又觉着自己有些可笑,乔老什么人物,人家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小虾米呢?

    乔梦媛却微笑道:“好的,我一定转达!”她落下酒杯道:“听说下周宋省长过来给三环路通车剪彩?”

    “不错!市里正准备呢,三环路通车之后,江城的投资环境会跃升一个台阶。”

    乔梦媛道:“我相信江城的投资环境会越来越好,今天蓝星集团的金先生打来了电话,今年他就会在开发区建成显示器生产基地,以后会逐步将生产重心转移。”

    张扬道:“他是看中了我们江城的投资环境,看中了便宜的人工。”

    乔梦媛道:“金先生是个很务实的人,其实他在前来江城之前已经对开发区进行了综合详尽的调查。”

    张扬早就知道金尚元狡猾的很。

    乔梦媛又道:“他对你们招商办的常凌峰推崇备至,有机会,帮我引见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

    时维又端起了另外那杯白酒:“来,感谢你第二次!”

    张扬笑道:“我算看出来了,今儿你不把我灌多了誓不罢休!”

    时维道:“你应该高兴才对,这辈子除了我外公和我爸之外,我还没给任何人端过酒呢!”

    张扬受宠若惊道:“谢了,您这一端就把我级别给提上去了,那啥你对我这么好,是为了什么?”

    时维道:“你救过我命呗!”

    “两杯酒就能报答救命之恩吗?”

    时维美眸圆睁道:“你死性不改,别打我主意啊!”

    张扬说出了一句让两姐妹瞠目结舌的话:“回北京过年的时候,跟乔老说一声,让他帮我提个正处吧!”

    直到晚宴结束,两姐妹把张扬送出大门的时候,时维又提起了这件事:“你说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走向自己的吉普车。

    时维望着他的背影,轻声道:“表姐,他真是个官迷啊!”

    乔梦媛微笑道:“他想要提升正处根本要不着我们帮忙,你还当真啊?”

    时维道:“可他很认真的样子!”

    “你也说样子了,张扬说话几分真几分假,他虽然没有什么坏心眼,可他的话可不能当真,时维,你千万别让他给哄了。”

    时维红着俏脸道:“我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他就是一个混进队伍的小流氓,我怎么可能看上他?”

    

    江城三环路正式通车日终于到来了,当天上午十点,平海代省长宋怀明从东江赶到,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省政府的几名领导。

    江城方面也按照宋怀明的指示,并没有在仪式上投入太多的经费,不过现场还是来了很多人,在众人的欢呼和喝彩声中,代省长宋怀明和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一起剪断了红绸,原本杜天野是不想和宋怀明并肩剪彩的,可是宋省长主动邀请,他实在是推辞不了,方才和平海省长一起站在了舞台的焦点之上。

    剪彩之后,主要领导一起登上了奔驰大巴车,这辆大巴从剪彩地开始沿着三环路缓缓行进,要围绕三环路行驶一周。

    后面跟着不少的小车,张扬开着他的吉普车也在队列之中,亲眼目睹着这书写江城历史崭新一页的情景。

    大巴车开得很慢,宋怀明和杜天野并肩坐在一起,杜天野向他介绍着沿途经过的地方,宋怀明对三环路的建设情况表示满意,途径蔷薇河大桥的时候,杜天野停下没有说话,毕竟前不久蔷薇河大桥的坍塌事件影响极为不好。杜天野想略过这一节,可马上他就发现宋省长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不说,路标却写得清清楚楚。

    宋怀明看到蔷薇河大桥路标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桥梁,然后转过身去,找到了身后的江城市代市长左援朝。

    左援朝看到宋省长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慌忙站起身,很恭敬的把头探了过去。

    宋怀明道:“这就是前不久坍塌的蔷薇河大桥吧?”

    左援朝表情尴尬的点了点头:“部分坍塌,经过我们的重新论证抢修,现在的蔷薇河大桥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宋怀明道:“亡羊补牢,虽然补得有些晚了,可是毕竟及时改正了错误,没有给国家和人民的财产造成更大的损失。”

    和左援朝坐在一起的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是背脊冒汗,三环路工程的总指挥是他,如果宋怀明要问责,自己肯定是责无旁贷,不过好在宋怀明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意思。

    宋怀明道:“道路铺设的不错,周围的绿化也很好,在平海省内算是一流水平了。”

    左援朝笑道:“多谢宋省长的肯定!”

    宋怀明道:“过去我在静安工作的时候,远南县修市县一级公路,那条公路看起来也很好,可通车仅仅半年,道路就变得坑坑洼洼,什么原因?都是因为施工方偷工减料造成的,当时我担任静安市委书记,我很生气,勒令把修路的事情查清楚,因为那次的事情,大大小小被处理的干部有二十三人!”

    宋怀明漫不经心的说着这件事,他的表情风轻云淡,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每一个江城领导感到心惊,三环路工程要比远南县的市县一级公路规模大得多,如果出了问题,恐怕受到牵连的干部要比远南县多得多。

    一直没有说话的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低声表态道:“宋省长放心,我们江城三环路工程不会出现大问题,施工质量以及验收过程都是最严格的标准,远南县的事情绝不会出现在江城。”

    宋怀明哈哈大笑起来:“好啊!我希望听到的就是这句话,我更希望你说的全部都能做到!”

    杜天野道:“我当着宋省长的面表个决心,我们江城所有的市委领导有信心带领江城不断改革进取,在近几年内取得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的双丰收。”

    张扬开着他的吉普车缓缓行进在车队中,常凌峰正联系着什么,反正他说的是德语,叽里呱啦的张扬也听不懂。

    常凌峰挂上电话后,向张扬道:“德国方面的行程已经确定了,年三十上午到东江,然后直接来江城,在江城逗留三天离开!”

    张扬道:“真会挑时候啊!年三十是几号啊?”

    “二月九号,张主任,我打算过去东江接他们,接待工作还要和工程机械厂方面一起来做。”

    张扬想起曹正阳就气不打一处来,皱了皱眉头道:“你看着办吧。”

    常凌峰道:“你放心吧,你照过你的年,接待工作我全部负责,德国人做事注重实效,市政府方面也没必要打招呼。”

    张扬道:“好吧,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招待费用方面没任何问题,如果不成,我们招商办自己消化,成功了,以后找工程机械厂报销。”

    常凌峰不禁笑了起来。

    车队行驶到开发区附近的时候,改变方向,驶入了江城开发区。看来宋怀明要去开发区考察了,在宋怀明的原定计划中并没有考察开发区这一项,看来宋省长也是兴之所至。

    江城市领导对这一切还是有充分准备的,开发区位于三环东路旁边,宋省长经过这里的时候,很可能会过去看看。做领导的都有一定的预见性,这方面左援朝考虑的比杜天野更加周到,今天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特地留在开发区办公大楼进行准备。

    宋怀明也知道这种短时间的造访很难看到实质上的问题,不过江城开发区的规模和架构还是留给他不错的印象,他的目光落在路边的条幅上,上面写着欢迎省政府领导莅临指导!他的唇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江城这帮领导干部准备的很充分啊!

    左援朝也看到了那条幅,心中暗骂肖鸣画蛇添足,宋省长都说过要低调了,自己也千叮咛万嘱咐,让大家显得自然,千万不要让宋省长看出他们精心准备过,想不到还是弄成了这个样子。

    杜天野向宋怀明道:“宋省长,前面就是开发区办公大楼,去休息一下吧!”

    宋怀明愉快的点了点头道:“好!”

    左援朝道:“站在开发区大楼上,可以看到江城开发区的全貌,还可以远眺南湖的美景。”

    宋怀明微笑道:“援朝同志将来退休以后,可以改行去做导游。”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宋怀明在众星捧月下,向开发区办公大楼走去。

    接到消息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率领开发区主要领导干部来到门前迎接。

    宋怀明一边走,肖鸣一边向他介绍着开发区目前的发展状况,宋怀明听的很仔细,其间问了几个问题,他的问题都很专业,肖鸣回答问题的时候很小心。

    宋怀明先到规划厅观看了开发区的未来规划实景图,又来到开发区大楼的观景平台上俯瞰了开发区的全景,并在开发区的观景平台上做了一个即兴讲话。

    

    今天人品爆发,一万字!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上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