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七十二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上)

    夏伯达并没说话。只是笑了笑,虽然赵海卫是罪有应得,可毕竟是张扬和丁兆勇把整件事挑起来了,可以说是他们两人合力把赵海卫送进了监狱,表面上这件事很寻常,可在他们这帮政治老手的眼里这件事并不普通,可以说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态度很明确,他根本没有顾及赵季廷的身份和面子,平海官场中谁不知道赵季廷是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左膀右臂,两人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丁巍峰的态度表明,顾允知的权威已经开始受到各方面的挑战,这种挑战甚至来自于内部。

    夏伯达跟在顾允知身边多年,对省委每位常委的性格脾气摸得都很清楚,丁巍峰表面上嫉恶如仇,可他在政治上相当的灵活,这次如此雷厉风行,甚至在向赵海卫下手之前都没有请示顾允知,原因只有一个,他在通过这件事树立自己的形象,在夏伯达看来。丁巍峰是在变相向省长宋怀明示好。

    夏伯达感到一种莫名的忧伤,时间一天天过去,顾允知距离到点也越来越近了,一旦他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那么平海省的政治局面将会完全改变,从目前来看宋怀明是最可能接替他位置的一个,宋怀明的官运让所有人都羡慕不已,夏伯达开始盘算自己的未来,是时候为将来做准备了。

    张扬当然不会想得这么多,他现在的政治修为多数时候仅限于对表面现象的认识。至于背后的东西他不会想这么深这么远。

    

    欧阳如夏的事情让张扬在东江不得不继续逗留下去,海兰参加完欧阳如夏的葬礼之后,匆匆返回香港,她下周还会前往江城做一期民俗节目,张扬建议她和胡茵茹见面,商谈一下未来的发展,胡茵茹之前提过有意在香港注册一个广告公司,海兰无疑是负责这件事的绝佳人选。

    夜晚的江边风很大,张扬、梁成龙、丁兆勇和陈绍斌四人相约来到江边,他们点燃了一盏孔明灯,望着孔明灯冉冉升起,寄托着对欧阳如夏的哀思。

    通过这件事张扬和丁兆勇之间的关系融洽了许多,他发现丁兆勇是个很有担当的人,如果他的弟弟丁斌也能像他这样,张扬也就不反对赵静和他来往了。

    丁兆勇打开一瓶芝华士,将酒洒在地上,倒完之后,一甩手。酒瓶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落入漆黑的江水中。

    张扬道:“希望她能够瞑目!”

    丁兆勇点了点头道:“一定!”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害死她的是赵季廷!”

    张扬道:“他已经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陈绍斌道:“我们这些在别人的眼里已经成了洪水猛兽,都是让这帮小子给败坏了。”

    梁成龙没说话,抽出一支烟点上,用力抽了两口,陈绍斌找他要了一支烟点上。

    丁兆勇道:“赵海卫也是受害者!”

    张扬道:“哥几个都悠着点,以后做事都多摸摸自己的良心,千万别祸害他害社会!”

    几个人同时沉默了下去,每个人都在反省着自己以往的作为。

    梁成龙率先打破沉默道:“我打算信佛了!”

    陈绍斌道:“以后我再也不吃回扣了!”

    丁兆勇道:“我打算多做点慈善!”

    张扬道:“逝者如风,咱们也别总是伤心了,相信欧阳如夏在天堂也不想看到咱们这样。”

    梁成龙提议道:“喝酒去吧!我请!”

    几个人同声道:“你不请谁请?”

    吃大户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梁成龙作为他们中最有钱的一个,当然成为被吃的对象,而且一个个都吃的心安理得,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多人喜欢消费,尤其是消费别人钱的时候,更能把这种感觉发挥的淋漓尽致。

    陈绍斌打了个响指:“四瓶路易十三!”

    梁成龙充满惊奇道:“你小子喝得玩吗?”

    “喝不完也得喝,有张扬呢!”

    梁成龙道:“他不喜欢喝洋酒!”

    “不喜欢喝也得喝!”

    “那是为啥?”

    张扬一脸坏笑道:“因为你请客!”

    梁成龙算是明白了,这几位是存心糟蹋他的钱呢。他点了点头道:“得,只要你们几位大爷能够开心高兴。喝多少都成!”

    他们这是在新近开业的百乐门,过去这里曾经属于周云帆的产业,胡茵茹负责管理这里,后来周云帆走私案发之后,这里被封,拍卖后易主,如今的老板叫梁孜,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小姨子,她这个老板其实是个幌子,真正的后台老板是她姐姐梁红。

    梁成龙从开业就到这里捧场,他和梁孜很熟,梁孜笑着走了过来道:“弟弟来了!”因为都姓梁,所以他们很亲切的以姐弟相称。

    梁成龙笑了笑道:“我带了三个哥们过来了,有没有什么节目啊!”

    梁孜神秘笑了笑,她和张扬几个并不熟,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事实上到这种场合来消费的,也没必要知道人家的身份。她在梁成龙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梁成龙笑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从门外进来了四名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小妞,她们都穿着旗袍,体态窈窕,前凸后翘,陈绍斌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张扬低声向梁成龙道:“我x,你公然腐化我们!”

    梁成龙笑道:“既然请兄弟们玩,就得让你们尽兴!”

    四名俄罗斯小妞分别挨着他们的身边坐下,贴着张扬坐得那个身材格外高大,张大官人离近一看,这俄罗斯妞真不能细看。远看金发碧眼的还挺漂亮,可近了一看,这毛孔大的都赶上猪皮了,那洋妞向张大官人妩媚一笑,脸上的褶子也出来了,张扬心说乖乖里格隆,这女人至少有三十岁吧,其实他想错了,人家俄国大妞发育的早,也就是二十四五岁,不过皮肤已经松弛了。

    几名俄罗斯小妞中文都不怎么样,只会端着劝酒,其实梁孜请她们过来也就图个新鲜头,谈到妩媚风情,她们的道行差远了。

    张扬毕竟还是顾及形象的,如果这种场面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到,恐怕又会带来不好的影响,他发现自己开始变得越来越谨慎了,难道人在官场中混久了,胆子也会变小?

    张扬被几个俄罗斯小妞身上的香水味熏得实在是受不了,他借口去洗手间出去透透气。

    从大厅走过的时候,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张扬愣了。自己的知名度这么高,在东江也会遇到熟人?转身一看,是个浓妆艳抹的女郎,他看着对方轮廓有些熟悉,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女郎笑道:“不认识了,我叫周亚娜,跟何歆颜一个班的!”

    张扬这才想起过去到东江艺术学院找何歆颜的时候见过这个周亚娜,他们还一起吃过饭,张扬笑道:“你化了这么浓的妆,我有点认不出来了。怎么?你在这里演出?”

    周亚娜点了点头道:“现在找份工作可不容易。该我上台了啊,回头再跟你聊!”

    张扬笑了笑,此时那名俄罗斯小妞追了出来,看到张扬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牛皮糖一样粘住了他。

    周亚娜忍不住多看了张扬一眼,然后笑了笑向舞台走去。

    张扬有些担心,周亚娜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何歆颜吧?这世上的事情往往是越担心什么越发生什么,果不其然,十多分钟后,张扬就接到了何歆颜的电话。

    何歆颜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异常:“张扬,你在哪儿啊?”

    张扬想了想,何歆颜这个电话不会平白无故打来的,十有是周亚娜说了什么,感情这玩意儿也需要斗智斗勇,这种时候往往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百乐门!跟梁成龙他们一起喝酒呢!”

    “没叫陪酒小姐啊!”

    张扬笑道:“倒是想,可看来看去,没一个比上你的!”

    “拉倒吧,俄罗斯小姑娘漂亮吧?”

    从这句话已经确定周亚娜已经把消息传递了出去,张扬笑道:“我什么人啊?员,寻常的庸脂俗粉根本打动不了我!你在哪儿啊?有阵子没见你了,挺想的!”

    何歆颜道:“快到东江了!”

    张扬愣了:“真的?你不是下午还在岚山吗?”

    何歆颜道:“飞捷的代言活动因为下雨取消了,所以我连夜开车过来东江,希望给你个惊喜!”

    张扬道:“买车了?”

    “哪有,借蒋奇伟的!”

    “我去接你!”

    “不用,我就快到百乐门了,你不是想找我陪酒吗,我这就过去!”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挂上电话,一群人都看着他,丁兆勇道:“怎么?有人查岗?”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俄罗斯伏尔加我降不住,那啥我自带了一瓶女儿红!”

    

    何歆颜就是张扬口中的女儿红,当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何歆颜走入他们的包厢,顿时有种艳压四方的感觉,几名俄罗斯女郎在她的对比下顿时显得粗糙起来,美果然是靠对比的。

    张扬已经提前把那名俄罗斯女郎支走了,何歆颜在他身边坐下。白嫩的小手在沙发上摸了摸,轻声道:“还挺热乎!”

    一句话吧几个人都逗乐了,陈绍斌道:“何小姐,我可经常在电视上追看你的广告。”

    何歆颜笑道:“看张扬吧,那背影都是他的!”

    梁成龙乐呵呵道:“身材不错,就是看不到脸!”

    陈绍斌帮衬道:“无所谓,反正他也不要那东西!”

    一群人又哄笑起来,张扬知道所有人都把目标对准了自己,端起杯中酒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先干为敬!”

    丁兆勇道:“这是路易十三!”

    张扬咕嘟咕嘟把一杯酒灌完了,然后道:“没文化,路易十三是杜康的英文名字!”

    何歆颜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成龙满脸夸张道:“路易十三是英国的?”

    张扬起身抓起一瓶没开封的路易十三:“哥几个,我先走一步,留在这里,你们玩得不开心,我也拘束!”他拖起何歆颜的手向外走去。

    身后响起几名损友起哄的声音。

    梁成龙搂着一名俄罗斯小妞,端起那杯酒,若有所思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陈绍斌望着张扬和何歆颜的背影,充满羡慕道:“我算服了,我追女人的手段比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直没有说话的丁兆勇也来了一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家张扬这才叫境界!”

    张扬和何歆颜又来到过去他们常去的夜市,点了臭干、花生米、猪蹄之类的小菜,弄了那瓶路易十三,何歆颜双手托腮出神的看着他。

    张扬笑道:“看什么?是不是我又变英俊了?”

    何歆颜小声道:“看你是不是被俄罗斯大婶给迷住了?”

    “我被你迷住了!”

    何歆颜撅起红唇道:“我才不信,那些俄罗斯女郎多性感啊,胸大、屁股大,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这个吗?”

    张扬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他咳嗽了两声方才道:“我说丫头,你也不小!”

    何歆颜俏脸一红,啐道:“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拿破瓶砸你!”

    张扬道:“你舍不得!”

    “我舍得!”

    张扬伸手将她的纤手握在掌心中,双目极尽深情的看着她。

    何歆颜却来了一句:“你洗手了吗?我可不要你摸过俄罗斯大婶的手碰我!”

    

    求点推荐票,这玩意儿大家都有,咱们的推荐票也忒难看了!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讨还公道(上)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