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六章见义勇为(一万字)

    雷国涛道:“当初我看到金尚元的侄女金敏儿和张扬的关系很好。就紧张了,后来我听说金尚元要去江城考察,于是就打电话问了一下。”

    乔梦媛道:“于是孙东强就把江城方面的内幕消息告诉你了?”

    雷国涛道:“我们是老同学了,这些事情他没必要瞒我,再说了,金尚元去江城考察的事情早晚还是会被我知道。”

    乔梦媛点了点头。

    雷国涛道:“我很紧张,毕竟我努力了这么久,谁也不想自己的苦心付诸东流,所以头脑一糊涂,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可今天的谈判后,我发现金尚元的心机比我预料之中还要深沉,我急于拉到投资的心理被他利用了。”

    乔梦媛道:“一个真正的商人他绝不会受到外人的影响,他只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

    雷国涛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是我把这件事搞得被动了。”

    乔梦媛喝了口红茶,目光重新投向水池,轻声道:“主动权既然已经交到了金尚元的手里,那么怎样选择都是他的事情了,我只想奉劝雷主任一句话,要有大局观!无论蓝星的生产基地最终落户江城还是东江。甚至是中国的任何一处地方,只要没有离开中国的土地,对国家来说都是有好处的。”乔梦媛说完也觉着自己的道理有些大,不禁笑了起来:“算了,反正你们比我更懂得把握原则,真是想不到,现在韩国人做生意比日本人还要狡猾!”

    

    张扬对雷国涛的做法很反感,可是他冷静下来想了想,也可以理解,蓝星集团把目光投向平海最早是雷国涛起了作用,他们江城是中途杀出,搞得雷国涛有些措手不及,谁也不想自己的胜利果实被别人夺走,雷国涛所以才出此下策,张扬在杜天野汇报这件事的时候又用上了大局观这个词儿,他叹了口气道:“雷国涛这个人缺少大局观,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招商办主任的?诋毁我们江城全体干部的形象,就能突出他的高大了?做梦去吧!金尚元压根就是在利用他!”在从乔梦媛那里得知金尚元的真正用意之后,张扬说话的底气更足了。

    杜天野道:“有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雷国涛对金尚元的行程如此熟悉?”

    “团市委书记孙东强和东江企改办主任孙东强是老同学,我早就说过,问题出在我们内部!”

    杜天野有些愤怒道:“他搞什么?居然胳膊肘向外拐?”

    “别生气了,我看他是因为省十佳青年的事情记恨在心,瞅着机会对我进行报复呢。”

    杜天野怒道:“乱弹琴,怎么能把个人私怨和工作混为一谈?一点集体主义观念都没有!”

    张扬难得的表现出了理性和冷静:“算了,反正也没什么证据,雷国涛说是他。说不定他两人有仇,雷国涛故意害他呢!”

    杜天野忍不状了张扬一眼道:“行啊,境界有所提升了!”

    “没办法天生的,我这层次倒是想下去,可怎么努力都下不去!”

    杜天野笑道:“还没夸你胖就喘上了,得!你对金尚元的事情怎么看?”

    张扬道:“我了解过东江开出的条件,他们给金尚元的条件肯定不如江城的优厚,这是两地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决定的,东江是省会,经济高,交通也比江城便利,这是他们的优势,可咱们江城土地便宜,平均工资低,市委领导对开发区大力扶持,也有着东江不具备的优势,金尚元这个人是个老狐狸,他利用雷国涛说的那些事在我们两座城市间制造是非,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那些话他根本是故意告诉金敏儿,好让金敏儿转告给我。他巴不得看到我们和东江两座城市竞争降价,然后他就可以得到最为优厚的条件,这老棒子打得如意算盘啊!”

    杜天野道:“我们对投资商一样会做出选择,人家想要得到最优厚条件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张扬道:“我看金尚元这次的如意算盘肯定要落空。”

    杜天野饶有兴趣道:“这么有信心?”

    张扬点了点头道“乔梦媛和金敏儿一起去了东江,她要当面和金尚元谈合作的事情,顺便给雷国涛一些压力!”

    杜天野道:“如果乔梦媛愿意出手,这件事应该好办的多,要让雷国涛明白一件事,东江和江城是兄弟城市,不可以相互诋毁,让外人获得利益。无论金尚元最终选择了那座城市投资,对我们平海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傍晚,金尚元和金敏儿沿着南国山庄的卸缓缓而行,金敏儿道:“大伯,投资建厂的事情是不是决定了?”

    金尚元微笑道:“差不多了!”

    金敏儿挽住他的手臂道:“究竟选择哪儿?”

    金尚元道:“东江和江城各有优势,我正在做最后的权衡!”

    金敏儿撅起小嘴道:“等于没说!”

    金尚元道:“过去我国曾经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只蚌出来晒太阳,一只鹬飞来啄它的肉,蚌马上合上,夹住了鹬的嘴。鹬说: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就会你。河蚌也对鹬说:今天你的嘴出不去,明天你的嘴出不去,就会饿死你。鹬和蚌都不肯互相放弃,渔夫就把它们俩一块捉走了。现在的江城和东江就像是鹬和蚌,我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方才下手。”

    金敏儿道:“大伯,你好阴险!”

    “商场上这不叫阴险,这叫谋略!”

    金敏儿纠正道:“还有,鹬蚌相争的典故不是出自我们国家。是中国的!”

    金尚元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是吗?我记错了!”他走向前方的观景亭,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东江城市的一角,金尚元由衷感叹道:“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发展的速度很快,照这样的势头下去,很快就会成为亚洲的经济霸主!”

    金敏儿道:“所以你把未来发展的目标放在了中国,这是要抢占先机啊!”

    金尚元微笑道:“假如你换成我的位置,你会在两个城市中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金敏儿毫不犹豫道:“我选江城!”

    “为什么?”

    “张扬是我好朋友!”这个理由直接而充分。

    金尚元呵呵笑道:“可生意场上不能单靠感情用事,事实往往证明,冲动之下的选择都是错误的。”

    金敏儿微笑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生意人,所以我不需要像你和爸爸那样理性,我觉着什么是对的,我就会去做!”

    金尚元道:“张扬那个人对我们韩国人很不友好,上次RG集团的事情就是他挑头闹起来的!”

    金敏儿道:“大伯,那件事我全程经历过,的确是朴伯伯他们做错事,在交易中采取了欺诈的手段!”

    金尚元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和他是老朋友,我对这种做法也不敢苟同,生意想要做的长久,就必须讲究诚信,如果不能取信于人,又谈什么和别人合作呢?”他舒展了一下双臂道:“放心吧。我有了决断,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金敏儿道:“我还是建议选择江城,东江的土地人工都比江城贵上许多,同样建造生产基地,东江就要多增加百分之三十的投资,大伯,你这么精明,你懂得权衡利弊的。”

    金尚元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孩子有些不对劲啊,究竟是在说江城的好话还是在说张扬的好话呢?”

    金敏儿被大伯看破心思,不由得脸红起来,她咬了咬嘴唇道:“大伯。您别多想,我和张扬就是普通朋友!”

    金尚元道:“那样最好,我听说张扬是平海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

    金敏儿微微一怔,她和张扬认识虽然有一段时间,可是对张扬的感情世界并不了解,仅限于知道张扬曾经有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朋友,她叫春雪晴,已经过世多年,因此金敏儿对张扬产生了一种同情心,至少她以为这是一种同情,可听大伯说张扬已经有了未婚妻,金敏儿没来由感到一阵失落。

    金尚元并不是平白无故提起这件事的,他看出侄女对张扬似乎产生了某种情愫,作为长辈他有必要提醒她。

    身后响起乔梦媛的声音:“金先生也在散步!”

    金尚元和金敏儿同时回过头去,却见乔梦媛和时维穿着运动服背着网球拍走了过来,两人的脸色都是红扑扑的,刚刚在网球场运动过。金尚元笑道:“习惯了,年纪大了做不了剧烈的运动,散步是一种最好的方式。”

    乔梦媛来到他的面前,微笑道:“金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

    金尚元道:“明天我和你一起返回江城,考察一下你们汇通集团!”

    

    张扬得知金尚元去而复返的消息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激动,看来正如常凌峰分析的那样,金尚元之前的突然离去是一种欲擒故纵的策略,他的目的就是从一开始就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利用雷国涛造成东江和江城之间的恶性竞争,从而在双方的竞争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可乔梦媛的介入,让这件事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常凌峰综合分析了江城和东江的优势之后,最后得出了结论:“蓝星集团应该会落户江城,我初步估算了一下,他们选择东江作为生产基地的话,成本要比江城高出百分之三十以上,而且汇通集团的合作要求拥有相当的诱惑力。”

    张扬道:“金尚元搞出这么多事情,目的就是向我方索取更多的优惠条件。”

    常凌峰道:“我们给出的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东江绝对无法给他。”

    张扬笑道:“现在看来,东江已经基本没戏了,如果他对东江感兴趣,就不会又返回江城。常言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看来高丽棒子没有这个概念。”

    常凌峰道:“如果回头草好吃,回过头来吃上一口也没什么,吃饱了方才有力气前进。不过他既然回头,我们就不可以做出任何的让步,我相信只要他考察结果满意,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发展的机会,也就是说主动权重新交到了我们的手中。”

    张扬道:“韩国人变得越来越狡猾了。”

    常凌峰道:“听说安代集团已经急了,他们的总裁年前会过来商谈和工程机械厂具体签约事宜。”

    “德国海德集团怎么说?”

    “下个月会派考察团过来,估计要到春节附近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真会挑时候!”不过转念想想德国人又不要过春节,人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针对金尚元重新来江城开发区考察的事情,张扬专门去了趟市政府,向代市长左援朝汇报了这件事。

    左援朝正在办公室内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商量着三环路通车的事情,张扬进来的时候,李长宇正要离去,张扬给李长宇打了个招呼,李长宇笑道:“张扬来了,我刚巧也有事情找你呢!”

    “什么事情?”

    左援朝道:“我们刚才还在谈起三环路通车剪彩的事情,想请宋省长过来剪彩!”

    张扬明白了,两人这是想让自己开口去找宋怀明,凭他和宋怀明的关系,宋怀明应该给这个面子。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回头跟宋省长联系一下。”

    李长宇道:“方文南这个人怎么回事?身为三环路工程的总承包商,在工程交接的最后时刻居然不在江城!”

    张扬叹了口气道:“他这个人受了点刺激,我看脑子都不正常了,前些日子去省高院上诉,状告田斌,听说又被驳回了。”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道:“他这么搞下去简直有点无理取闹了,他儿子的事情不是已经有了定论了吗?是董得志策划了那件阴谋,跟田斌没有关系。”

    李长宇道:“他把目标锁定在田斌身上,钻牛角尖了!”

    左援朝感叹道:“人一旦钻进了死胡同就会不能自拔,方文南过去曾经是江城民营企业的代表,现在落到如此的地步真是让人惋惜。”

    张扬把金尚元明天重返江城考察的事情说了。

    左援朝道:“明天让严副市长接待他吧,我还有几个会要开,我回头看看日程安排,如果晚上有空的话,我为他接风洗尘!”

    张扬点了点头,他原本也没其他重要事,和李长宇一起告辞离开。

    两人出门之后,李长宇道:“张扬,你和方文南关系不错,有空和他好好谈谈,这么搞下去不是办法,田厅长也和我私下交流过,他对方文南始终纠缠田斌也很烦。”

    张扬苦笑道:“我倒是劝了他几次,可他根本听不进去,现在方文南的脑子里只剩下复仇这两个字,他把田斌当成了仇人,我看这就是他的寄托。”

    李长宇摇了摇头:“其实害死他儿子的正是他自己,是他对方海涛的溺爱毁了他。”说完这句话李长宇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尝也不是忽略了对儿子们的教育?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道:“张扬,祥军的事情你不要跟他一般计较,这小子从来都是那个混账脾气,说话不经大脑!”

    张扬道:“李市长,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李长宇点了点头:“赵静要放寒假了吧,要不今年把你父母接过来,在江城过年吧!”

    张扬也没有马上答应:“我回头跟他们商量商量,今年春节还不知要不要加班呢!”

    “怎么?”

    “听说那个德国海德集团可能在春节那段时间来江城考察,真要是那样,肯定要上班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迎面看到方文东走了过来,他劳教结束之后,返回盛世集团工作,方文南现在基本上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事无巨细基本上都交给方文东负责。三环路工程交接在即,方文东这两天也是到处奔波,忙得昏天混地。

    方文东叫了声李市长,李长宇点了点头并没有和他多说话,继续向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张扬停下脚步,从方文东出狱张扬还没有见过他,微笑道:“工程进展的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

    方文东道:“现在都忙活的差不多了,也没什么事情,几个上级主管部门全都验收通过,等最后的交接手续办完,就没我们的事情了。”

    张扬笑道:“别说得这么轻松,任何事都需要时间的检验,三环路也不例外,假如用几天,道路就出了毛病,一样会找你们算账。”

    方文东叹了口气道:“我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要结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程,市里现在还欠着我们一笔款项,张主任,这件事还得靠你帮忙,麻烦你跟市里说说,能不能眷把欠我们的工程款眷结清,现在盛世集团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你也知道,自从海涛出事之后,我大哥就基本撒手不管公司的事情了,盛世集团过去从饮食业发家,现在旗下的餐饮业也基本上被转卖,蔷薇河大桥的事情让我们损失了一大笔钱。”

    张扬也能够体谅他们现在的难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会尽量帮忙,找机会向市里反映一下,争褥把欠你们的款项付清。”

    方文东连连表示感谢。

    张扬道:“最近我都没有见过方总,他现在人在哪里?”

    提起大哥,方文东不禁愁上眉头:“他人在江城,整天不是抽烟就是喝酒,这么短的时间,看起来足足老了十岁。”

    “我倒是想帮他,可惜他根本对我的话听不进去。”

    方文东道:“别说是你,任何人的话他都听不进去,张主任,谢谢你对我大哥的关心,等我回去会向他转达的。”

    方文南的酒量并不好,经商这么多年,他很少喝酒,可是现在他忽然迷恋上了这杯中之物,儿子死后,他的手就开始莫名奇妙的颤抖起来,后来他发现喝酒可以缓解这一症状,于是他开始喝酒,可最近喝酒对他手抖的症状也无济于事,他却再也戒不掉了。

    方文东走入办公室的时候,室内烟雾弥漫,方文南一手拿着雪茄,一手拿着酒杯,里面还剩下半杯酒。

    方文东走过去推开了窗户。

    方文南低声道:“关上,我讨厌阳光!”

    方文东叹了口气道:“大哥,海涛已经死了,你不能总想着这件事,你现在这个样子,公司怎么办?眼看着原本属于你的事业已经改名换姓,难道你不心痛,难道你一点都不惋惜?”

    方文南表情木然,双目呆滞的望着方文东,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方文东大吼道:“大哥,你醒一醒,你能不能醒一醒!”

    方文南笑得十分奇怪:“我一直都很清醒,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失去帝豪盛世,失去鱼米之乡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我所有的财富都是留给海涛的,如今海涛已经不在了,就算赚再多的钱对我也没有任何意义。”

    方文东望着他:“大哥,除了海涛,这世上没有你在乎的事情了吗?”

    方文南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我原以为i,这世上没有金钱办不到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错得很离谱,钱永远和权无法相比,你有再多钱,在权势的面前也一文不值,只要人家愿意,随时都可以夺去你拥有的一切。”

    “大哥,我们还有机会,三环路工程已经顺利交接了,张扬也答应,会帮忙从市里要来剩下的款项,有了这笔钱,我们兄弟俩可以东山再起,可以重整旗鼓,我们可以把曾经失去的一切全都拿回来。”

    方文南呵呵笑了一声:“有意思吗?就算有再多钱,能换回我儿子的性命吗?我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一个公道!”

    方文东道:“海涛的死已经定案,这件事和田斌无关,是董得志策划了整件事,现在董得志已经落网,什么事都结束了,大哥,你不能永远纠缠在这件事上。

    “如果不是田斌,海涛就不会入狱,如果不是他被抓进建议,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方文东大声道:“难道你一定要杀了他?”

    方文南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要他血债血偿!”

    方文东愣了一下,低声道:“大哥”

    方文南忽然扶住他的双臂,低声道:“文东,我只有你一个弟弟,你帮我,你可不可以帮我,我要杀了田斌,我要为海涛报仇雪恨,你帮我联系宋金。”

    方文东摇了摇头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文南道:“我知道,他们官官相护,田斌这个凶手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英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公道可言,我要维护正义,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世上还是又公正的。”

    方文东极其痛苦的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方才道:“大哥,海涛的死我也很痛心,可是你这样下去只会越陷越深,到最后会毁了你自己。”

    方文南道:“你不必管我会有怎样的下场,你只要帮我找到宋金的联系方式就行!我要用田斌的性命祭奠我的儿子!”

    

    金尚元再次来到江城的时候,正是江城大幅降温的日子,风很大,空气寒冷而干燥,金尚元隔着车窗望向外面,此时正是中午下班的高峰期,马路上到处都是骑自行车的人们。

    金尚元道:“中国到底是自行车的大国啊!”

    金敏儿道:“骑自行车很不错,不但可以代步,而且绿色环保无污染。”

    乔梦媛笑道:“目前江城的经济还很落后,当然不能和先进国家相比,不过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以后大街上跑着的汽车会越来越多,自行车会越来越少。”

    金尚元道:“中国十几亿人,如果人手一辆汽车,恐怕中国的任何地方都会堵车。

    乔梦媛直接把金尚元一行安排在开发区的南湖大酒店,这座酒店是开发区出资兴建的准五星级酒店,这个月刚刚开业,在南湖大酒店可以看到前方的南湖,因为气温骤降,南湖上也结起了厚厚的冰层,有许多顽皮的孩子在冰面上打闹。

    金尚元用韩语道:“太危险了,让那些孩子不要在上面嬉戏!”

    乔梦媛向湖面上看了看,身边时维道:“我去,对付小孩子我最有办法!”

    汽车驶入江城之前,金敏儿已经将他们返回江城的消息通知了张扬。

    江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江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江城招商办常务副主任、江城企改办副主任张扬全都提前来到南湖大酒店等候,虽然张扬对金尚元做生意的手法有些反感,可看在金敏儿的面子上,他还是前来参加这个欢迎仪式,有道是兵不厌诈,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现在他对金尚元的动机已经是一清二楚,这个老棒子想从江城占大便宜,没门!

    常凌峰也在迎接的人群之中,他低声向张扬道:“张主任,他既然回头了,就证明这件事已经差不多了。”

    张扬微笑道:“老家伙狡猾狡猾的,保不齐这次要提什么过分的条件!”

    常凌峰小声道:“只要他看中了江城这块地方,咱们就可以坚持不让步,小方面无所谓,大原则寸土不让!”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跟着严新建他们走了过去,很热情的和金尚元握手:“金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金尚元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很高兴和张主任再次见面!”

    张扬把身后的常凌峰介绍给他,常凌峰向金尚元伸出手去,用熟练的韩语道:“金先生好,欢迎您再莅临江城,相信这次江城一定会留给你一个崭新而美好的印象。”

    金尚元诧异于常凌峰纯熟的韩语,他微笑道:“常先生为什么这么肯定?”

    常凌峰道:“江城的发展日新月异,金先生走了三天,这三天的变化会让你惊叹不已!换一种角度看江城,金先生会看到江城数不尽的优点。”

    金尚元听出常凌峰另有所指,不禁大笑起来。

    一群人正准备往里面去的时候,远处忽然发出呼救声,他们转身望去,却见几个孩子惊慌失措的从南湖岸边向这边跑来,他们边跑边哭,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救命!

    在场人的脸色都变了,张扬第一个冲了出去,随后冲出去的竟然是金尚元,长期的锻炼让金尚元的体质保持的很好,他健步如飞,跟随张扬一起冲向南湖。

    张扬的速度显然是金尚元无法比拟的,他第一时间冲到了南湖边,途中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发现刚才那些小孩子站立的冰面已经裂开,中间露出一个大洞,张扬脱掉长裤,仅穿着一个裤衩就跳入冰冷的湖水之中。

    金尚元也脱去了身上的衣服,他想要跳入湖水中的时候,被随后赶到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一把给拖住:“金先生,别冒险!”

    金尚元一把甩开了肖鸣,怒吼道:“滚开!”

    肖鸣听不懂他说什么,仍然被他的大吼声吓了一跳,随后就看到金尚元跳了下去。

    肖鸣和副市长严新建都是旱鸭子,严新建来到湖边,也向冰面上走去,却被金敏儿大声制止,金敏儿是害怕走上冰面的人太多,造成新的冰裂,到时候需要救援的人更多。

    张扬已经成功从水下摸到了一个小孩子,带着他游了上来,将小孩子放上冰面交给等候在冰面边缘的金敏儿和乔梦媛,他大声道:“问清楚下面有几个孩子,不要让太多人来到冰面上!”

    乔梦媛一边点头,一边紧张道:“时维应该也在下面!”

    张扬点了点头,吸了一口气,重新潜入水中,依稀听到金敏儿关切的叮嘱声:“张扬,小心!”

    湖水冰冷刺骨,对张扬来说并没有任何问题,在水中搜索了一会儿,他找到另外一个孩子,抓住他的小手,将他拉了过来,抱着那个孩子向上游去,金尚元也找到了一名儿童,带着那孩子向上浮起,张扬在水下向金尚元竖起了大拇指,金尚元向他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两人几乎同时浮出水面。

    金敏儿和乔梦媛凑了上来,接过那两个孩子,金敏儿道:“问清楚了,一共有三个孩子落水!”

    乔梦媛急得就快哭出来了:“张扬,时维还在下面!”

    张扬向金尚元道:“金先生上去吧,我去找她!”

    金尚元嘴唇已经冻得乌紫,仍然坚持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金敏儿看到他情况也不太好,苦劝道:“大伯,你上来,我去!”

    张扬大声道:“都别添乱了!我可不想再多救一个!”他潜入水面之下,冰面下的能见度并不是太好,为张扬的搜救造成了困难,在冰裂方圆五米的范围内并没有找到时维的踪影,他只能扩大搜救的范围。

    金尚元一上岸,就有人冲上来用毛毯将他裹住,副市长严新建激动无比,他大声道:“这就是大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周围几名原本准备报道欢迎金尚元新闻的记者都在积极工作着,摄录着这难得的新闻题材。

    一名女记者过来想要采访金尚元,却被金尚元一把将麦克风推开,他大吼道:“还有人在下面快快去救人”

    两名水性较好的小伙子也跳了下去,可没过多久,他们就一无所获的爬了上来,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懂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乔梦媛和金敏儿虽然会游泳,可水性都很一般,她们倒是敢跳下去,可跳下去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加重张扬的负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乔梦媛眼圈儿发红,只差没有哭出来了,她和时维自型生活在一起,两人虽然性格迥异,可是感情却比亲生姊妹还要好,如果时维出了意外,乔梦媛肯定会痛不欲生。

    金敏儿担心的却是张扬,虽然她对张扬很有信心,可是今天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严峻了,张扬在水下已经呆了近五分钟了,难道他出了意外?

    岸上的人也担心起来,副市长严新建和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的脸色都不好看,原本是欢迎仪式,谁想到遇上了这种事,张扬毫不犹豫的跳入了南湖,说来惭愧,两人心头第一个涌现出来的是张扬在做政治秀,可随着儿童一个个被解救出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也被张扬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精神所感动,就算是政治秀,也需要大无畏的勇气,他们虽然是旱鸭子,可就算他们会游泳,恐怕也没有张扬的这种义无反顾的决心。所有人都关注着湖面,刚刚裂开的冰面,一会儿功夫又结起了一层薄冰。记者们的镜头都瞄准了远处的湖面,他们的心情都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希望刚才拍到的不是张扬最后的一个画面。

    就在所有人渐渐失去希望的时候,看到远方湖面的冰层从中破开,张大官人抱着时维从冰面下露出头来,这厮找了这么久,方才在距离冰裂约三十多米的地方找到了时维,张扬浮起之后,一拳将冰面击破,他先将昏迷不醒的时维放在了冰层上,然后自己从下面爬了上去。

    乔梦媛和金敏儿看到张扬救出了时维,同时向他这边跑来,张扬慌忙大声道:“别过来,这冰面承受不住咱们,你们先去岸上!”两人按照张扬的吩咐退回了岸边。

    张扬抱着时维慢慢走向湖岸,他走过去的时候,岸上围观的群众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并给予热烈的掌声,所有镜头都对准了张扬。此刻他是众人瞩目的中心,也将成为江城瞩目的焦点!

    金尚元披着羽绒服,望着张扬成功脱险,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身边常凌峰道:“张主任是平海十佳青年,是我们江城的骄傲!”

    金尚元转身看了看常凌峰:“他的这个十佳青年当之无愧!”

    张扬走上湖岸的时候,身上仅剩的秀衩已经结冰了,时维更惨,脸色苍白,身上的衣服全都已经冻结了。

    乔梦媛冲上去用毛毯裹住时维,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张扬低声道:“任何人都不要动她!”

    金敏儿来到张扬身边,给他披上了毛毯,关切道:“张扬,你没事吧?”

    张扬笑道:“我没事!”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张大官人能够笑出来了。

    急救车接到电话后也第一时间赶来,三个小孩因为抢救及时身体状况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反倒是时维因为在水中的时间太久,低温让她发生了休克,急救医生提议要马上把时维送往医院。

    乔梦媛眼泪汪汪的看着张扬,她在征求张扬的意见,张扬道:“想她没事,就把她抬到酒店,我来救她!”

    金敏儿知道张扬医术的神奇,她向乔梦媛道:“乔小姐,听张扬的吧,他一定有办法!”

    乔梦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按照那名急救医生的说法,就算现在把时维送往医院也一定会落下一些后遗症,毕竟落水的时间太久了,产生了严重的缺氧现象。

    把时维在房间安顿好了之后,张扬让乔梦媛和金敏儿留下,其他人全都离开。

    关上房门之后,张扬说了一句让乔梦媛和金敏儿瞠目结舌的话:“把她的衣服全都脱了!”

    

    遭遇火车晚点,刚刚从上海赶回家,兄弟姐妹们,咱们八月老八,九月不能再老八了,月初第一天,求保底月票,大家请把保底月票投给医道!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谈判(上)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中庸之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