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七章谈判(上)

    “什么?”乔梦媛愕然道。

    张扬又重复了一遍。

    金敏儿怯怯的问道:“都要脱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件不剩。全都脱光,我点她周身道!”他一脸严肃,闭上双目道:“快点,若是贻误时机,她或许会落下病根。”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张扬一次了,她和金敏儿一起动手,将时维脱了个精光,相必时维日后一定会怪罪自己。

    张扬让她们将时维平躺,挥动手臂,手指沿着时维胸前天突、紫宫、玉堂、檀中、中庭、鸠尾一路点下然后转而上行,将她全身各处道点了一遍,最后让两人将时维扶着坐起,双掌紧贴在时维后心,一股温热的气流源源不断的注入时维体内。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开始的时候看到张扬的头顶冒出缕缕正气,没过多久时维的头顶也冒出白汽,到最后,两人的身上都变得雾气缭绕,时维苍白的脸色也终于泛起红晕。

    张扬用指尖打通时维周身各处道,然后用内息理顺她的经脉。这样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内息在时维的体内运行三个周天之后,张扬徐徐收回双掌,顺便点了时维的昏睡,微笑道:“没事了,让她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好!”

    金敏儿看到张扬满头大汗,神情疲惫,担心他有事,柔声道:“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张扬微笑道:“放心,我没事,我去洗澡,帮忙给我买件衣服去!”

    “没问题!”

    时维睡了三个小时方才醒来,睁开双目,发现乔梦媛坐在一旁关切的看着她,时维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她方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虽然是面对表姐,仍然有些脸红。

    乔梦媛见她终于醒了,惊喜的握住她的双手道:“你总算醒了,刚才真是把我担心死了。”

    时维努力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去劝那几个小孩子上来的时候,冰面裂开了,她和几个小孩一起掉了下去,时维是懂得一些水性的,可是湖水太冷。她想浮上去,可每次都遇到冰面,慌乱中越游距离缺口越远,最后就失去了意识,时维心有余悸道:“我本以为自己要死了,想不到居然能够获救。”

    乔梦媛道:“是张扬救了你!”

    时维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无比温暖,她小声道:“那些孩子怎样?”

    “因为抢救及时,三名落水的孩子全都救起来了!”

    时维这才放下心来,乔梦媛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秀发,充满爱怜道:“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出去转转,让大家放心。”

    时维沐浴更衣之后,和乔梦媛携手走出房间。乔梦媛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正和金敏儿一起在咖啡厅聊天呢,两姐妹也走了过去。

    张扬穿着金敏儿刚刚给他买得一身运动服,南湖大酒店开业没多久,酒店商店中没有太多选择,只有这身运动服还看得过眼。

    时维今天显得淑女了许多,看到张扬破天荒没有和他发生口舌之争,轻声道:“谢谢你!”

    张扬笑道:“有什么好谢的?再怎么说你都是一条生命。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猫一条狗掉进去我也会救它!”

    时维居然没有生气,她和乔梦媛分别在金敏儿和张扬的身边坐下,时维笑道:“你越想惹我生气,我越不上你当。”

    “哟嗬,真看不出,你修炼的油盐不侵了!”

    时维点了点头道:“那是,人经历过一次生死怎么都要成熟一些。”

    乔梦媛要了两杯顶级蓝山,喝了一口却不合口味,皱了皱眉头道:“这咖啡也敢说是顶级!”

    张扬笑道:“顶级价格,人家又没说是顶级品质!”

    金敏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和张扬一样喝得是铁观音。

    乔梦媛道:“金先生怎样?”

    金敏儿道:“我大伯没事,医生刚刚帮他检查过,说他体质好得很。”

    张扬道:“想不到他这么大年纪勇气却是可嘉,毫不犹疑的跳进了湖水里!”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行为,绝对是从心而发,张扬对这个商场上阴险狡诈的老棒子有了全新的评判,一个能在危险关头毫不犹豫选择救人的人,人品应该错不到哪里。

    乔梦媛轻声道:“今天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这发生了这种意外,幸运的是有惊无险,所有人都平平安安。”

    张扬眯起双目,望着窗外的南湖,低声道:“南湖周边应该增加一些警示标志了,今天的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经常都有顽皮的孩子来到冰面上玩耍,万一出了事,对他们的家庭来说该是怎样的悲剧。”

    乔梦媛道:“张扬。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悲天悯人了?”

    张扬道:“别忘了,我是一优秀的员,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

    时维道:“我发现你身上还是有闪光的地方的。”

    张扬笑眯眯道:“你也有闪光的地方,不同的是,我是人性光芒,你是电灯泡!”

    “滚!”时维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凤目圆睁的骂道。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道:“不是说经历生死之后会成熟一些吗?”

    “跟你没法谈素质!”

    

    张大官人的素质还是很高的,当晚接待宴会上,代市长左援朝发表了令人感动的讲话,今天的救援行动充分体现出了中韩两国的友谊,张扬勇救落水儿童那是一个国家公仆的本分,是一个优秀员应该具备的素质。金尚元则不同了,人家一个外国企业家,能够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这不但是人道主义精神,也是国际主义精神在闪光,则要拥有多大的勇气。左援朝代表江城人民向金尚元表示感谢,今天的事情将会被江城的历史永远铭记。

    表扬金尚元的同时,张扬的作用就难免会被削弱,张扬并不介意,他知道左援朝是无心的,今晚的主要任务是和韩国人套近乎,再说了人家金尚元一个韩国老棒子能这么做的确不简单。的确应该值得感谢。

    论到金尚元发言的时候,金尚元让金敏儿代为翻译,他微笑道:“左市长刚才对我的赞美之词,我受之有愧,今天我揪出了一名落水儿童,而张主任救出了两名落水儿童,还救出了时维小姐,还是第一个跳下去救人的,他才是今天的英雄,我们的掌声应该献给他!”他率先鼓掌,所有人同时响应。目光都聚集到张扬的脸上,张扬笑着摆手。

    金尚元等掌声结束之后又道:“此前我来江城听说了一些负面的东西,套用一句中国的老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承认我上次对江城的定义有些过于主观臆断了,今天的事情让我看到江城领导们的素质,让我看到了你们的伟大,也见证到江城人民的善良,我保证,我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的了解江城,公平的去认识江城,希望这次的考察能让我满意,能让你们满意!”

    金尚元的话结束之后,左援朝宣布欢迎酒会正式开始。

    张扬向金尚元敬酒的时候,两人都对对方的行为表示赞赏,张扬道:“我记得抗美援朝那会儿,有位志愿军战士叫罗胜窖,他也是勇救朝鲜儿童,最后把孩子就出来了,他英勇牺牲,金先生今天的义举意义等同于罗胜窖,您也是国际主义战士。”

    金敏儿把原话翻译了过去,金尚元笑了笑,跟张扬碰了碰杯子将酒饮尽,然后向严新建走去。

    张扬觉着金尚元笑得有些不自然,忍不住问常凌峰道:“我说错什么了?”

    常凌峰笑道:“金尚元是从南朝鲜过来的,你说的罗胜窖是在北朝鲜救人的!”

    “有什么分别,朝鲜不是后来才分了南北吗?”

    “一个资本主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不同,意识形态也不同。”

    张扬道:“有什么不同,学学我们中国,搞一国两制呗!”

    常凌峰笑道:“咱们是招商谈生意,您还是少涉及政治上的事情。”

    当晚的酒会进行的很愉快,通过这次拯救落水儿童。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酒会结束之后,包括左援朝在内的几位市领导都对金尚元这次投资的前景十分看好,张扬看到他们这么乐观,也不忍心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常凌峰已经提前分析过,金尚元这个人把生意和人情分得很清楚,他一定不会受今天事情的影响。

    金尚元在参观汇通之后,对汇通的规模表示相当的惊奇,他并没有想到,在中国的内地已经开始筹建如此规模的IT产业,乔梦媛的眼光无疑是超前的,根据目前汇通的初步规模来看,汇通正式生产之后,个人计算机的产量将在亚洲位于前列。

    当天上午汇通的执行总裁许嘉勇专程从北京赶回来,他和金尚元针对合作进行了更深一步的磋商。

    金尚元道:“许先生,不知你为何会看好个人pc的市场?”

    许嘉勇微笑道:“金先生,这里有我做出的一份详细报告,您看了就会明白,我在美国留学多年,毕业后在美国硅谷工作,接触到许多世界领先的理念,我相信各国体制虽然不同,可是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必然殊途同归,美国计算机产业的发展速度极其惊人,我相信以后的十年,将会是个人计算机普及并发展的十年,我们常说把握住时代脉搏,抢占先机,我现在所做的正是这件事。”

    金尚元微笑道:“可以了解一下你们汇通的股权构成吗?”

    许嘉勇道:“我们汇通的资金很大部分来源于国际风险投资,为此我在美国进行了大量的工作!”

    “你是怎样打动这些国际资本家的?”

    许嘉勇微笑道:“依靠计划书!”他向金尚元面前的那本计划书看了一眼,意味深长道:“给金先生的这份计划书是我做得最用心的一本,所以我对打动金先生拥有相当的信心!”

    金尚元哈哈大笑起来,他对许嘉勇的印象不错,年轻但是不失沉稳,拥有相当的自信,这是和张扬完全不同的两个年轻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很出色。

    乔梦媛补充道:“金先生,按照我们汇通的计划,还将在工厂的正东方向拿下二百亩地,用作二期发展,以后汇通的生产规模将会是亚洲一流,在世界上也位于前列。”

    金尚元道:“我相信汇通公司的实力,无论我最终把生产基地设立在哪里,我对和你们合作都很有兴趣。”这句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和汇通的合作应该没有问题了。

    许嘉勇喜出望外,要知道,金尚元的蓝星是韩国最大的电子企业,他们生产的显示器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名列前五,作为计算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哪里引进显示器一直是困扰他的问题,和蓝星达成合作,就意味着解决了最主要配件的供应问题,这让汇通的发展前景变得更加的光明。

    金尚元补充道:“在我的生产基地建成之前,我可以考虑让汇通的工厂帮我代工部分产品,作为回报,我会给你们最优惠的价格。”他站起身伸出手去,和许嘉勇握了握手:“希望我们未来的合作愉快!”

    金尚元和金敏儿离开汇通总部的时候,三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门前,这是乔梦媛的安排,在奔驰车后还有一辆警车,警车是属于江城公安局的,这次市里对金尚元来访极其看重,专门下任务给公安局长荣鹏飞,荣鹏飞让田斌全程负责金尚元的保护。

    

    月初第一天,月票榜排名第十,急求保底月票!兄弟姐妹们,我们一定要顶住!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奸巨滑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见义勇为(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