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五章老奸巨滑

    张扬笑道:“人家汉高祖是什么人。我哪能跟他相比!差的太远了!”

    李承乾道:“差的不远,您是处级干部,他是正国级,中间就差了厅级和部级,以张主任的能力,五年一个台阶,十多年就赶上他了!”

    张扬听他说得有趣,不禁大笑了起来。

    这会儿门外有客人进来了,张扬还真的是个福星,他一来,汉江烧烤一会儿就来了四桌客人。

    张扬自带了一瓶飞天茅台,给金敏儿倒了一杯道:“天冷,喝点御御寒!”

    金敏儿点了点头,李承乾知道她是韩国人,配料加工的时候和别人不同,所以烤肉的味道很正宗,金敏儿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道:“真的很不错,就是在韩国也很难吃到这么正宗的烤肉。”

    张扬没去过韩国,自然无从分辨什么正宗与否,他夹了一片烤好的五花肉放入嘴里慢慢咀嚼。

    金敏儿道:“我大伯原定在江城考察两天的,中途改变计划因为听过了很多不利于你们的消息。”

    张扬道:“事情我已经基本查清楚了。其实投资是两厢情愿的事情,金先生如果听信那些流言,对我们江城政府没有信心,我们也不会勉强。”

    金敏儿温婉笑道:“我大伯是个理智冷静的人,我相信他不会被外因干扰到自己的判断。”

    张扬举杯道:“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很感谢你,谢谢你在这件事上给我这么多的帮助。”

    “不用客气,朋友之间说这样的话会显得陌生!”

    张扬笑了起来,他和金敏儿同干了一杯酒。

    金敏儿喝了这杯酒,感觉身体暖融融的,舒服了许多,她轻声道:“有件事我不明白,你究竟是什么身份?”过去她以为张扬是一个特工,可张扬又身兼江城招商办副主任,还是平海十佳青年,越发感觉到张扬的身份复杂,充满了神秘。

    张扬道:“别管我是什么身份,按照你刚才的话来说,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没必要问太多。”

    金敏儿笑靥如花,她知道张扬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不过他既然不愿说,自己也不便继续追问下去。

    张扬道:“既然到江城来了,我就陪你四处看看,江城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明天一早我去东江找我大伯,和他好好谈谈,希望能够帮你解决这件事。”

    张扬望着她。因为酒精的缘故,金敏儿的俏脸之上浮现出两抹嫣红,显得娇艳可人,张扬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浮现出春雪晴和他相偎相依的情景,一时间竟分不清身在何处.

    金敏儿从张扬突然变得迷惘的眼神猜到了他心中所想,轻声道:“是不是又想起了她?”

    张扬点了点头。

    金敏儿柔声道:“她叫什么?”

    “春雪晴!”

    “春雪晴!”金敏儿轻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她和我很像?”她已经是不止一次问这个问题了。

    张扬笑道:“很像,相像到我几乎无从分辨,甚至连性情也很像,如果她知道我有什么事情,总是会尽一切可能来帮我。”

    “她对你如此痴情,你应该感到幸运。”

    张扬道:“我已经很幸运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跟上帝结拜了把兄弟,身边的许多人对我都很好,我的命比多数人都要好上许多。”他望着金敏儿道:“认识你,我很幸运。”

    金敏儿莞尔笑道:“我也一样,可是我并不想你把我当成春雪晴,我是金敏儿!”

    “放心吧,我分得清楚!”

    金敏儿道:“有些时候,你的眼神会让我感到害怕,我总觉着自己被你当成了她!”

    张扬笑道:“触景生情,不过现在已经适应了,我已经看出了你们的不同。”

    “哪里不同?”

    “你是韩国人。她是中国人!”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金尚元前往东江准备和雷国涛进行深入谈判的时候,金敏儿的到来让事情发生了一些转变,金敏儿倾向于江城主要是因为她和张扬的关系很好,金尚元是个理智冷静的人,他很少被感情所左右,即便金敏儿是他最疼爱的侄女,他一样不会因为她而改变自己的投资计划,一个成功的商人绝不可以被任何感情左右。

    不过金敏儿并非一个人前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汇通集团的董事长乔梦媛,这是张扬的安排,通过金敏儿的关系,促成乔梦媛和金尚元直接对话。

    在知道了乔梦媛的身份之后,金尚元很客气的邀请她就坐。

    乔梦媛道:“金先生,我这次前来,是想和金先生谈合作,顺便解释一下金先生所关心的几个问题。”

    金尚元道:“据我说知乔小姐的汇通集团也是从事电子产业!”金敏儿在一旁负责为他翻译。

    乔梦媛笑道:“看来金先生对我们汇通并不了解,我们汇通的主营方向是个人计算机产业和光盘生产,想要在江城开发区打造全亚洲最大的组装机生产基地和光储产品基地,我们和蓝星的生产经营范围并没有太多的冲突之处。”

    金尚元哦了一声,如果乔梦媛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自己从雷国涛那里得到的信息可能是错误的。

    乔梦媛道:“蓝星是亚洲电子巨头,你们的显示屏行销世界各地,如果我们双方能够合作,对双方的发展都拥有很大的好处。”

    金尚元并不否认乔梦媛的提议很有吸引力,可是他对汇通缺乏了解,在江城短短三个小时的考察,并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去观察开发区的企业,蓝星是世界知名的企业,汇通虽然有做强做大的愿望。却不知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

    乔梦媛道:“相信金先生最近一定听到了许多的流言,想必那些流言给你造成了困扰。”

    金尚元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选择东江还是江城,我会通过自己的观察来判断。”

    乔梦媛微笑道:“我相信金先生的眼光,不过有句话我想问金先生,你为什么要选择在中国投资?”

    金尚元道:“我看中了中国日益优化的改革环境,我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

    乔梦媛笑道:“金先生有这种看法应该是建立在我国稳定的政治环境下,我听说金先生对江城的政治氛围颇有微词,不知是真是假?”

    金尚元笑道:“我只是一个外人,很多事情都是道听途说,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他应对有道,滴水不漏。

    金敏儿一边为金尚元翻译,一边打量着乔梦媛,她此次和乔梦媛一起同来东江,知道乔梦媛出身名门,家世显赫,不过从乔梦媛的身上并没有看到许多高官子女的骄纵之气,这一点和她颇有共通之处,乔梦媛和金敏儿也很聊得来,一起过来的还有时维,和时维相比,乔梦媛的头脑冷静考虑事情极其全面,这也是她如此年轻就能掌控一个这么大集团公司的根本原因。

    乔梦媛道:“金先生以为三个小时就能够了解一个城市?就可以了解开发区的全部情况?”

    金尚元笑而不语。他对乔梦媛产生了一些兴趣,他知道乔梦媛来见自己是想促成汇通和蓝星的合作,所以一上来就阐明汇通和蓝星之间的业务范围应当是互助关系,而不是相互对立。

    乔梦媛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金尚元,可是对金尚元的沉稳和机心已经有了领教,这样一个冷静的人,是不可能因为别人的意见而改变自己既定的计划的,也就是说金尚元只是将计就计,甚至他把雷国涛向他说的话转述给金敏儿都是刻意而为,他是想通过金敏儿让张扬知道,以此来给江城市政府压力。金尚元从决定前来江城到真正前来,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不可能不对江城开发区做出完整的考察,难道金尚元是利用这种方法在谋求最好的条件。

    乔梦媛知道兵不厌诈,无商不奸的道理,金尚元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绝不是单靠运气就能成功的。乔梦媛道:“如果金先生对合作有兴趣,我想请你回江城去汇通集团新建的厂区去看看,看过之后,你也许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金尚元点了点头道:“我考虑一下再说。”乔梦媛并没有猜错,金尚元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企业家,他考察江城三个小时后就匆匆离开,正是为了给江城市政府施加压力,雷国涛的确说过了那些对江城不利的话,可是金尚元并没有因为他的那番话而改变自己考察江城的初衷。他正是要利用江城和东江之间的竞争,让他们相互拆台,只有这样,金尚元才能看清楚两个城市的优缺点,才能够从中获得最优惠的条件,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做出选择。

    

    乔梦媛意识到了这一点,金尚元的做法无可厚非,正是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涛诋毁江城的行径给了金尚元机会,所以乔梦媛决定找雷国涛好好谈一谈。

    雷国涛虽然是官,乔梦媛虽然是民,可雷国涛对乔梦媛的约见却不敢大意,谁都知道乔家的实力,如果能够攀上乔家这条线,有可能一跃龙门,平步青云,如果得罪了乔家的人,可能仕途之路就此止步,从此抑郁终生。

    乔梦媛在南国山庄的观鲤台和雷国涛见面,她和这位东江招商办主任曾经有过几次接触,不过两人算不上太熟。

    雷国涛先于乔梦媛抵达了这里,他是地主,他也是男人,从任何方面都说得通。他要表现出谦谦君子风度,其实归根结底他尊敬的是老乔家。

    乔梦媛准时抵达观鲤台,她的时间关键很强,既不会迟到,也不会早到,相差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她向雷国涛笑了笑道:“雷主任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见我,让我感到荣幸啊!”

    雷国涛笑道:“能和乔小姐一起饮茶聊天是我的荣幸才对!”

    乔梦媛淡然一笑,美眸望向下方的鱼池,却见一群群锦鲤在水池中游来游去,颇为怡然自得,东江的冬日并不算冷,这两天气温又突然回暖,所以鱼儿也变得活泼了许多。

    雷国涛道:“今天阳光很好,否则这观鲤台还真坐不住人!”

    乔梦媛道:“能够享受正午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是最幸福的事情,雷主任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雷国涛恭维道:“能和乔小姐一起聊天已经让我感到幸福!”

    乔梦媛微笑着抿了口红茶,白嫩的手指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射出晶莹如玉的光华,雷国涛不由得暗自赞叹这位乔家大小姐丽质天生,许嘉勇不知哪辈子修得福气,能够让乔梦媛对他死心塌地。

    乔梦媛道:“我这次来东江是为了和金先生谈合作的!”

    雷国涛笑道:“我听说汇通和蓝星的经营方向相互冲突,你们之间如何合作?”

    “雷主任听谁说的?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冲突,我已经向金先生解释了这件事,对了,我也听说了你的一些事。”

    雷国涛的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乔梦媛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从乔梦媛的这句话中可以听出,她应该知道了自己对金尚元所说的那些话,这个金尚元也真是,竟然把自己告诉他的事情这么快就传了出去。雷国涛表面上十分镇静,笑眯眯道:“乔小姐听说了我的什么事情?”

    乔梦媛道:“听说你在金尚元先生的面前说江城的坏话,把江城市领导全都诋毁了一通,说江城市领导层贪污层出不穷,说张扬的十佳青年是贿选得来的,说汇通和蓝星是竞争关系!”

    雷国涛已经确信金尚元把自己的话全都捅了出去,他毕竟是见惯风浪的人,哈哈大笑道:“乔小姐信吗?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外国人说自己人的坏话!”

    乔梦媛微笑道:“别人说我或许会不信,可金先生亲口说出来,我觉着很可信!”家世和地位的好处,就是面对多数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自己的看法,无需为对方的颜面考虑。

    雷国涛很尴尬,他端起茶盏,装出喝茶的样子,可乔梦媛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雷主任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以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改变金尚元的投资意向吗?以为他会因此而决定将蓝星的生产基地放在东江吗?”

    雷国涛道:“和蓝星集团最早联系的是我,东江和江城是兄弟城市,在东江和蓝星接洽,并已经有了初步意向的前提下,江城是不是应该为大局考虑,而不是胡挖墙脚!”

    乔梦媛道:“所以你就对金尚元说这样的话?”

    雷国涛道:“乔小姐,我是一个国家干部,我不可能这样说话!”

    乔梦媛道:“那就是暗示咯?效果也是一样,我想问你,你和金尚元这次谈判的结果如何?在他得悉了江城这么多的弊病之后,他是不是已经将天平彻底向东江倾斜?是不是已经决定将蓝星集团的未来生产基地设立在东江开发区?”

    雷国涛摇了摇头,金尚元的心机比他预料中更加深沉,从乔梦媛刚才的这番话可以看出,金尚元正在利用自己说得那些事,挑动两座城市内斗,雷国涛开始感到后悔,自己的做法现在看来无疑是不智的行为,身为一个国家干部,连一致对外这么基本的事情都忘记了。如果这件事被捅上去,上级肯定不会给他老脸色看。

    乔梦媛道:“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为了东江,可是兄弟城市之间的竞争应该摆在面上,都拿出自己的条件,公公平平堂堂正正的竞争,而不是相互拆台。”

    雷国涛道:“乔小姐,我承认,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可是最早和蓝星联系并请他们来平海考察的人是我,如果张扬不出现,这件事几乎是板上钉钉!相互拆台,挖墙角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乔梦媛不禁笑了起来:“难怪你这么恨他,说他欺压同僚,贪赃枉法,公开贿选!”

    雷国涛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孙东强”雷国涛一个不小心把孙东强给卖了出来。

    乔梦媛这才明白,为什么雷国涛对江城内部的很多情况如此清楚,原来他在江城有内线,这个内心居然是江城团市委书记孙东强。

    雷国涛叹了口气道:“乔小姐,我也不瞒你,今天和金尚元的谈判之后,我很后悔,我发现自己被他利用了,他利用我们两座城市急于拉到这笔巨额投资的心理,让江城和东江相互拆台,其实他真正想要的是最优惠的条件。”

    乔梦媛道:“你明白就好!”

    

    这章略短,今天晚上章鱼就到家了,明天就是新的一个月,月底最后时刻继续求票!还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全都投出来吧!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共同利益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谈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