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四章共同利益

    肖鸣道:“这件事就算闹到了省里也没什么结果。手心手背都是肉,无论蓝星集团的生产基地最终落户哪里,只要是平海,对省里来说意义都是一样,你刚才说的这些事,就算雷国涛干过他也不会承认,你说他背后诋毁我们,他一样可以说我们在背后诋毁他,这种事根本搞不清楚!”肖鸣毕竟在政坛混迹的时间久一些,对这些事看得很清楚。

    张扬道:“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雷国涛把蓝星抢过去?”

    肖鸣道:“我们给蓝星的条件已经相当优惠了,我不信他能够给蓝星同样的条件,金尚元是个商人,他应该会做出明智的抉择。”

    “希望如此吧!”张扬有些纳闷道:“咱们千叮咛万嘱咐,对金尚元来江城考察的事情一定要尽量保密,这事怎么还是透露出去了?”

    肖鸣道:“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左市长亲自去机场接机,这样的客人能有几个,不引起别人的关注才怪,不过这件事的确传的快了一些,雷国涛很不简单呢。”

    

    张扬几经努力方才压制住杀往东江的念头,刚刚返回了招商办。乔梦媛就过来找他。

    张扬邀请乔梦媛坐下,乔梦媛看出他的情绪不是太高,低声道:“张扬,我来找你是为了公事。”

    张扬道:“咱俩之间好像只有公事!没谈过什么私事!”

    乔梦媛淡然一笑,对这厮不怀好意的滋扰,她只当没有听见。她知道张扬和许嘉勇之间的和平只是一个表象,许嘉勇对张扬的仇恨是不可化解的,而张扬似乎也觉察到了许嘉勇对他的恨意,对自己偶尔言语上的滋扰也是一种不满的表现,不过他出了口头上婉转的滋扰几句以外,并没有任何过分的行为,乔梦媛应对这种场面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轻声道:“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蓝星集团的事情,听说他们的总裁金尚元来江城考察了。”

    张扬道:“来了,在江城开发区呆了三个小时,然后就去了东江!”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难道他对江城开发区的投资环境不满意?”

    “据他所说是对你们汇通集团不满意。”

    乔梦媛充满错愕道:“为什么?”

    张扬道:“他是搞电子产业的,你们将来也是做这一行,他担心以后的生产方向发生冲突,乔总的背景连韩国人都知道了,他也不敢跟你竞争。”

    乔梦媛有些生气道:“什么话?我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和我的家庭出身有什么关系?张扬,我当你是朋友,你也这么想吗?”

    张扬当然这么想,如果乔梦媛没有这么显赫的家庭出身,又怎能在商界叱咤风云?可当着乔梦媛的面,这厮的嘴巴还是很虚伪的:“我倒是没这么想,可人家这么想。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金尚元因为你不来江城投资也算是明智之举。”

    乔梦媛真的被张扬气到了,俏脸微红道:“张扬,我一直当你是朋友,你居然这么认为

    “不是我这么认为,是别人这么认为,知道金尚元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江城吗?是因为他接到了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涛的电话,雷国涛告诉他,以后面临的竞争对手就是你!”

    乔梦媛道:“笑话!简直是笑话,我们汇通主营的方向是计算机和光盘生产,蓝星做的是家电,和电脑配件,我们的经营方向根本就不同。”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蓝星过来办厂?”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当然,江城开发区想要上规模上档次,单靠汇通一家是不够的,如果蓝星这种跨国企业在江城设厂,对开发区的影响是正面和积极的,我们之间的竞争更是无从谈起,非但没有竞争,而且我还想和蓝星谈合作!”

    这次轮到张扬发愣了,看起来乔梦媛应该是认真的。她真的没有把蓝星当成竞争对手来看。

    乔梦媛以为张扬并不信任自己,她解释道:“你要搞清一点,蓝星好比菜市场,我们就像饭店,我们饭店想要经营就必须从蓝星买菜,我们汇通的主营方向跟蓝星没有任何的冲突。”她叹了口气道:“我本想通过你的关系和金尚元先生见见面,谈谈以后的合作,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张扬道:“都怪那个雷国涛太卑鄙,在背后给我们捅刀子。”这会儿他用上了我们这个词,表明他终于和乔梦媛站在同一立场上了。

    乔梦媛道:“张扬,你不该怀疑我的诚意,我们既然在江城开发区投资,目的是想把江城开发区搞好,谁的钱也不是从天上平白无故掉下来的,我们也不想自己的投资打水漂,江城开发区越红火,我们企业的前景越好。”

    张扬道:“许嘉勇怎么没来?”

    乔梦媛道:“他去北京了,汇通是我们两个人的心血,我不可以来吗?”

    张扬笑了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关心他,对了,他的伤好一点了吗?”

    提起这件事,乔梦媛有些心疼,许嘉勇被张扬那一球砸得可不轻,到现在小腹上还是乌黑发紫,许嘉勇认为张扬是存心有意,不过这种事自然是无法说在面上的,乔梦媛笑了笑道:“好多了,不然我也不放心他去出差!”她停顿了一下道:“以后是不敢跟你打网球了。和别人打网球是竞技,跟你打网球是要命!”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时间:“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乔梦媛点了点头,许嘉勇去了北京,她也没什么要紧事,刚好通过张扬的口中打听一些蓝星集团的消息,她轻声道:“去新帝豪吧,自从开业之后,你张大主任还没有去过,是不是因为水上人家是顾佳彤的,所以打心底对新帝豪有抵触?”这种话别人是不敢说出口的,可乔梦媛不同,你张扬和顾佳彤的那点事谁都心知肚明,你不是喜欢在言语上占便宜吗?我也让你不舒服。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他也没有和乔梦媛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起身道:“走吧!”

    乔梦媛道:“你别开车了,晚上好好喝几杯!”

    张扬还是第一次走入新帝豪,来到酒店停车场,发现停车场内汽车已经停了一半,现在才是下午六点,新帝豪的生意虽然和水上人家不能相比,可是也算得上红红火火。如今在江城的餐饮业中,水上人家是第一块招牌,那么第二就非新帝豪莫属,由此也看出方文南这位盛世集团总裁的眼光,这两家酒店都是当初他一手经营起来的。

    张扬望着新帝豪的招牌,不由得感叹道:“如果不是方海涛的事情,现在这两家酒店都还是盛世集团的。”

    乔梦媛道:“方文南的确很有眼光,可惜他儿子的死对他刺激太大,估计他会一蹶不振了。”

    这时候,时维骑着一辆红色的雅马哈踏板摩托车来到他们的面前,她身穿黑色皮衣皮裤。头上戴了顶绿色的毛线帽,张扬望着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时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笑什么?瞧你那yin贱样!”

    乔梦微微一笑:“时维,你陪他进去,我去安排一下!”

    时维把摩托车停在一旁。

    张扬乐呵呵道:“真有你的,弄顶绿帽子戴上!”

    时维气得把帽子拽了下来,递给张扬道:“送给你!”

    张扬慌忙摆手道:“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对这玩意儿没兴趣!”他看了看那辆踏板:“我说你一大户人家的闺女,怎么想起开摩托车了?大冷的天,也不嫌冻得慌。”

    “我乐意!我说你烦不烦,什么事都要管?”

    “我这不是看咱俩是哥们的份上吗?换别人我才懒得管!”

    时维一双美眸瞪得滚圆,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你说什么?谁跟你哥们?我是女人!”

    张扬没想到一句话把她刺激成这个样子,笑道:“你还别说,你不提醒我我还真没想起来!”

    时维气得抬脚想要踹他,张扬乐呵呵向酒店逃去,正遇到也来这里吃饭的工商局局长葛明成。

    葛明成上次在水上人家试图调戏苏媛媛,幸亏张扬过去把苏媛媛给解救了出来,葛明成也是后来才知道苏媛媛是市委书记杜天野的专职服务员,那件事之后吓得他老实了一阵子,现在又开始出来吃喝了,不过水上人家万万是不敢去了,没想到在新帝豪也能跟张扬碰上,他向张扬笑了笑,人家是江城正当红的人物,自己可得罪不起。

    张扬也朝他点了点头,时维这时候冲了上来,一下就把那绿帽子卡在张扬头上了。

    张大官人需要顾及形象,可时维才不管那套。

    葛明成看到张扬被卡了一绿帽子,一时忍不住嗤!地一声笑出声来。他也觉着现在发笑有些不对,慌忙向里面走去。

    张扬想把绿帽子拿下来,却被时维摁住:“戴着!真好看,真衬你!”

    张扬瞪了时维一眼:“我说你这丫头有毛病,又送人绿帽子的吗?哥们的一世英名都毁在你手里了。”

    此时乔梦媛也走了出来,因为看到他们两个这么久都没有进去,所以出来相迎,看到张扬戴着顶绿帽子,时维一双手给他死死摁住,就是不让他脱下来。实在是滑稽到了极点,乔梦媛也忍不住笑了。

    时维道:“姐,你看我送给张扬的帽子合适吗?”

    乔梦媛点了点头:“挺好看的!”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要是觉着好看,我转送给许嘉勇!”

    乔梦媛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这厮真是过份,什么话啊!

    时维在张扬后脑上打了一巴掌:“你少打我姐的主意!”

    张扬苦笑道:“公众场合,我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丫头,你就不能注意点影响?”

    时维不屑道:“一个副处级干部而已!”

    张扬对她的用词很不满:“而已?副处级也比你这个无业游民强”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道:“我错了,你是处,我是副处,你比我高半级!”说完他匆匆向酒店中逃去。

    时维愣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咬牙切齿的追了上去:“张扬,我打死你这个臭流氓!”

    乔梦媛想笑又不能笑,抓住时维道:“你这个疯丫头,整天没心没肺的,这么大了还跟个野小子似的。”

    “姐,你也说我!我当然不如你有女人味,可我也不至于像野小子吧!”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怕了你了,别闹,我和张扬有正事要谈!”

    

    乔梦媛的话题仍然和蓝星集团有关,她对蓝星集团投资江城举双手赞成,蓝星如果能够在江城设立生产基地,江城开发区就会被整个亚洲的电子行业所瞩目,汇通集团也可以通过和蓝星的合作,在短时间内上升到一定的高度。

    张扬虽然不爽许嘉勇,可是对汇通集团并没有什么成见,汇通入转发区,是开发区未来的支柱企业之一,张扬作为招商办和企改办的负责人,对汇通的发展还是支持的,当官就得公私分明,他向乔梦媛道:“我可以帮你和金尚元联系,让你们见面,不过雷国涛这个人让我很不爽。”

    乔梦媛何其聪颖,马上明白张扬是要利用自己对付雷国涛,她略作考虑,点了点头道:“雷国涛这个人的确人品很有问题,兄弟城市竞争是好的,可他用诋毁别人的方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落于下层,有机会我会向相关领导反映一下。“

    张扬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乔梦媛答应帮他对付雷国涛,就一定有办法,像雷国涛这种小角色,乔梦媛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搞定。

    时维对他们俩的谈话内容没有任何兴趣,在一旁托着腮望着他们两人,就快要打起瞌睡来了。

    乔梦媛道:“时维,你很无聊啊?”

    时维道:“早知道你们吃饭是谈公事,我就不来了!”

    张扬道:“别介,没你多不热闹!再说了我跟你表姐单独吃饭,孤男寡女的也怕人家说闲话!”

    时维柳眉倒竖道:“合着你们两人把我当灯泡是吧?”冲口而出的一句话说出来才觉着有些不妥,她连呸了两口:“我又胡说八道了!”

    乔梦媛让表妹时维过来的确存着这样的心思,她可不想自己和张扬单独吃饭,落在别人眼里又制造出什么是非来,这也是为了顾及许嘉勇的感受。

    张扬起身去洗手间。

    两姐妹有了单独说话的机会,乔梦媛嗔道:“你这丫头,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么大人,还是那么口无遮拦!”

    时维道:“张扬又不是外人,开开玩笑怕什么?”

    乔梦媛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不会是对他有好感了吧?”

    “哪有?”时维说着话的时候脸红了起来,她的表情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世界。

    乔梦媛低声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了,他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感情方面他很不稳当!”

    时维分辩道:“我没有,就他,一脸的无赖相,我最烦这种男人,而且还花心,见一个爱一个,我才不会上他当呢!”

    “能够保持清醒就好!”

    “姐,我怎么觉着他对你有意思呢!”

    乔梦媛被时维突然冒出的一句话给呛着了,转过脸去痛苦的咳嗽着,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时维,你不乱说话能死?以后如果还这个样子,信不信我把你赶回家去?”

    时维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其实他这个人没坏心眼的,就是滑头了一些,花心了一些!”

    乔梦媛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道:“我不喜欢这种人,感情是不可以分享的。”

    时维道:“他当然不能跟我姐夫相比,姐夫对你多好!”

    乔梦媛对时维拿张扬和许嘉勇作比较有些不满,正想说她两句的时候,张扬笑着走了进来。

    时维道:“遇到什么好事这么高兴,笑得跟个土狗似的!”

    张扬不以为意,笑眯眯坐了下来:“刚才听到人家夸你呢!”

    “谁夸我?”

    张扬道:“就是刚才门口跟我打招呼的那个,工商局长葛明成!”

    “我又不认识他,他干吗夸我?”

    “夸你漂亮,夸你性感,夸我有福气!”

    时维道:“你打住了,夸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他问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没说!于是他就说,是你小情人吧!”

    时维怒道:“瞎了他的狗眼,我是那种女人吗?”

    张扬道:“我没承认也没否认!”

    时维道:“你为什么不说明白?”

    张扬拿起酒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乔梦媛知道时维性子急,而且缺乏社会经验,在狡猾的张扬面前根本是上当受骗的角色,忍不住提醒道:“张扬,你少在这儿欺骗无知少女!”

    张扬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葛明成接着就夸上了,说我有眼光,找的小情人又漂亮又风骚!”

    时维气得霍然站了起来:“我找他去!”

    乔梦媛道:“别胡闹,他骗你的!”

    张扬道:“我看你没胆子找他,他就在隔壁房间!”话音刚落,时维已经冲了出去。

    乔梦媛慌忙追了出去,却被张扬一把拉住,乔梦媛温软的小手被他强有力的大手握住,根本挣脱不开,不由得斥道:“你太过分了,居然利用这么单纯的女孩子!”

    张扬笑眯眯道:“葛明成不是什么好东西,给他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时维很快就回来了,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她不无骄傲的向张扬仰了仰头道:“我把一杯红酒泼在他脸上了,然后告诉他是你让我泼他的,有种让他找你单挑!”

    张扬有些无语,望着时维:“干嘛扯上我?”

    “那你干嘛扯上我?你真当我是无知少女,你说什么我信什么?我才不会相信你,不过看在咱们一场朋友的份上,你挖空心思想了那么一出激将法来刺激我,我也不能让你失望对不对?于是我就冲进去帮你出气,可是冤有头债有主,我总得让人家死个明白吧?所以我就把你出卖了!”

    乔梦媛格格笑了起来,笑得连眼泪都快出来了。

    张扬也笑了起来,笑得几乎要直不起腰来。

    包间房门被礼貌的敲响,工商局长葛明成端着一杯酒走了进来,他的西服上还沾染着红酒的印记。

    时维看到他进来,以为他真的要报复自己,吓得躲在张扬的身边,指着张扬道:“是他让我泼你的!”

    葛明成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怒容,反而带着春天般温暖的微笑,他恭恭敬敬向张扬道:“张主任,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这杯酒权当是我向你赔罪!”他一扬脖子将那杯酒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道:“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希望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

    张扬有些惊奇,葛明成一个堂堂江城工商局长居然能够公然向自己低头,此人绝对是一个真小人,脸皮之厚实属罕见,当着两位女性的面,张扬也不好做得太过,微笑道:“葛局误会了,我让时维跟你开玩笑呢!”

    葛明成笑道:“时小姐性情率真,人长得又这么漂亮,我很欣赏!”

    时维瞪了他一眼,心想你个老头子,我才不让你欣赏呢。

    乔梦媛适时化解眼前尴尬的气氛,微笑道:“葛局长一起坐吧,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

    葛明成哪里敢坐,笑道:“你们继续,我就不再打扰了,隔壁还有一帮朋友等着呢!”他向张扬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房门关上之后,时维不由得惊叹道:“这世上居然又这么厚脸皮的人,真是佩服,佩服!”

    乔梦媛瞪了她一眼道:“你就会胡闹,这下好了,我们新帝豪又少了一个客人!”

    张扬懒洋洋道:“瞧他那模样也是公款吃喝的主儿,少一个国家就少浪费一点。”

    时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他不在这儿吃,一样会去别的地方吃,在新帝豪吃我们还给国家纳税呢,去别的饭店说不定连税钱都让人给黑了。”

    张扬正义膨胀道:“我讨厌一切贪官污吏!”

    乔梦媛道:“咱们早点结束吧,回头我还得检查公司账目!”

    张扬道:“下逐客令了,得,我走了,你千万别忘了答应我的那事儿!”

    “我送你!”

    “不用,我打车!”

    张扬出了酒店大门,时维跟了出来:“喂!你去哪儿啊,我送你吧!”

    张扬看了看她的那辆雅马哈小踏板,笑道:“真想送啊!是不是觉着今晚特对不起我?”

    “美得你!我是觉着你可怜!”时维望着张扬脸上的笑容忽然觉着有些害怕,想起刚才表姐提醒自己的话,一定要跟他保持距离,她把手中的摩托车钥匙扔给张扬:“你骑我的车走吧,等哪天得空了再给我送来!”

    张扬道:“我把车给你放老市委大院,有空你去找我拿!”,接过她的摩托车钥匙,骑着启动那辆小踏板向市中心驶去。

    车子的排量虽然不大,可是提速很快,张扬迎风骑行,觉着有些冷,一摸口袋,里面还装着时维的那顶绿帽子,反正这会儿天黑,也没人看见,张扬干脆把绿帽子给带上了,感觉温暖了许多,里面还带着时维发香的味道。

    二十分钟就来到了老市委大院,门卫第一眼没认出他来,这也难怪,张主任从来都是衣着光鲜,风度翩翩,出入都是吉普车,像今天这种骑着踏板小50的场面很少见到,更何况头顶还带着绿帽子,他也不怕犯忌讳!

    张扬把小50停在车棚内,来到院落中的停车场内,想想今天真是麻烦,开车去新帝豪多好,省得花费这么大功夫。

    这厮在办公室旁边收拾了一间值班室,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也懒得回去,来到办公室,老市委大院的暖气送得很足,张扬在值班室内有张小床,他正准备洗漱一下上床睡觉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听筒中传来金敏儿的声音:“张扬!”她只说了一句就开始咳嗽起来。

    张扬关切道:“你病还没好啊,自己多注意身体,我给你说个药方,你按照我的方子去抓药!”

    金敏儿抽了一下鼻翼,带着鼻音道:“我来江城了!”

    “什么?”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金敏儿道:“我真的在江城!”

    “你在哪里?”

    “刚下了飞机!”

    “你等着我啊,我马上去接你!”张扬快步走出门外,来到停车场启动吉普车向江城机场的方向疾驰而去。

    

    金敏儿坐在机场大厅内,红色小帽,绿色毛衣,蓝色牛仔裤,足蹬红色皮靴,也只有她这种级数的美女才衬得起如此对比鲜明的装扮,金敏儿脸色有些苍白,明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些许疲惫的神情,这样的表情更让人生出一种我见尤怜的感觉。

    张扬来到她的面前,微笑道:“怎么说来就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金敏儿露出一抹让星光为之黯淡的笑容:“我担心大伯的事情你搞不定,所以过来看看!”

    张扬看到她风尘仆仆的从韩国飞来,估计接到自己的电话后,片刻不停的赶来了,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轻声道:“上车再说!”他上前拎起金敏儿的皮箱,带着金敏儿走出了机场。

    金敏儿在副驾上坐好了,小声道:“我饿了!”

    张扬笑了起来:“想吃什么?”

    金敏儿想了想道:“韩国烧烤!”

    张扬笑道:“我有个好去处,可以吃到正宗的韩国烧烤!”

    张扬所说的地方就是汉江烧烤,店主李承乾最近生意也不太好,正准备提前关门呢,看到张扬进来,慌忙笑着迎了出来:“张主任来了!”

    张扬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厅:“怎么?今晚没有客人?”

    李承乾苦笑道:“本地人对韩式烧烤并不感兴趣,生意都被新疆羊肉串给抢跑了!”

    张扬笑道:“不急,等过些日子,韩国投资商过来,你的生意肯定会跟着好起来!”

    李承乾为张扬准备好隔间,先送上朝鲜泡菜,张扬点了一斤肉串,又要了几串羊眼、羊腰、青椒之类,这里名为韩式烧烤,现在也入乡随俗改变了许多。

    李承乾又送了一份新煮的狗肉。

    张扬笑道:“不用送了,你这店生意不好,再送人情就入不敷出了。”

    李承乾笑答:“张主任是我的贵客,你来就好,别说是送菜,就是白吃白喝我也高兴。”

    “好嘛,把我当成吃白食的了。”

    李承乾道:“不敢,咱们中国历史上不是有位汉高祖刘邦,他不得志的时候,常常去好友樊哙那里吃狗肉,而且从不给钱,他只要去吃,樊哙的生意就兴隆无比,长此以往,樊哙的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他向刘邦婉转的表达了对他白吃白喝的不满,于是刘邦就不去了,刘邦这一不去,顿时樊哙的生意就一落千丈,所以樊哙又想起了刘邦,苦苦哀求刘邦过来白吃,说来也奇快,这刘邦一来,马上樊哙的狗肉摊又变得生意兴隆顾客盈门了。”

    

    月底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变数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奸巨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