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三章变数

    安代集团对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考察是满意的。根据他们初步反馈的信息,这次回国之后,双方就能够正式合作。

    张扬派章睿融全程陪同参观,目的就是盯住崔志焕,从崔志焕在江城几天的表现来看,并无异常,而且他和文玲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发展到情侣的地步,搞清了这一点,张扬轻松了许多,至少杜天野还有机会。

    章睿融和张扬单独相处的时候,就不像平时那个青涩稚嫩的女孩,她冷静而理智,对张扬也没有那种下级对上级的惶恐和尊敬,她把崔志焕这两天在江城的举动向张扬汇报了一遍。国安方面认为崔志焕很有可能是韩国间谍,这次前来东江是为了某件交易,可根据章睿融的全程紧盯,崔志焕的一举一动还算是循规蹈矩,她有些失望道:“难道是组织上怀疑错了人?”

    张扬很肯定地说:“不会错,这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那啥他跟文玲有没有什么亲密接触?”

    章睿融道:“我的任务是盯住崔志焕,至于他的私人感情不在我的任务范围内。”

    张扬有些不满的看了看她:“我说小章,上头派你来配合我工作就是要服从我。你这话可不对啊!”

    章睿融道:“上头派我来配合你工作,并不是服从你的领导,我们是平等互助的关系,不是上下级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

    呦呵!张扬对这国安小丫头要刮目相看了:“成,就当咱们是合作关系,在这招商办里,我们是上下级关系吧?我是不是你领导啊?”

    章睿融没话好说了。

    张扬道:“你拿招商办的工资就得给招商办好好做事,蓝星集团董事长金尚元这个月底回到江城来,你给我好好准备资料,我要掌握关于他的一切。”

    “当我想留在你们招商办啊,如果不是上级硬要派我过来,我才不来呢!”章睿融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走出门外正遇到常凌峰,她叫了一声常副主任,事实上常凌峰的这个副主任只存在于他们二组,也就是说,只有她、周毅和马德军这么喊。

    常凌峰笑了笑,看到章睿融的脸色已经猜到她可能挨训了,他也没有多问,走入张扬的办公室,看到张扬刚刚拿起了一张报纸。

    原本打算关心国家大事的张扬又将报纸放下:“凌峰来了,坐!”

    常凌峰在刚刚章睿融坐过的椅子上坐下,上面还留着章睿融的体温,他微笑道:“小章毕竟年轻,脾气倔了点,不过工作能力还是很突出的。”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和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常凌峰把手中的一份材料放在张扬面前:“这是我刚刚得到的安代集团和江城工程机械厂之间的初步合作协议。根据这些条款来看,对我方来说很不公平。”

    这种合同协议之类的文书弯弯绕绕太多,张扬向来头疼,他也看不下去,就是看下去了也未必能够完全搞懂,不过常凌峰对这些东西很在行,他说有问题就一定有问题,张扬道:“既然对我们不公平那就不跟他们合作!没理由牺牲我们自己的利益。”

    常凌峰道:“我也是这么看,合作是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安代集团这么做显然诚意不足,他们满意了,如果真的按照这种协议执行,我方投入要比他们多得多,风险的大部分也由我们承担,可到最后分配利益的时候,却要跟他们平分,这是很不公平的,在我看来,安代的技术水平并不值得我们付出这么多,也就是说他们的企业价值被严重高估了。”

    张扬道:“我对工程机械这方面虽然缺乏了解,可我也知道韩国人比我们强不了多少!”

    常凌峰笑道:“没有更好选择的前提下。安代集团的地位无形就提高了,我对韩国人做生意的方式有一定的了解,其实也不仅仅是韩国人,你越宠着他们,他们越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常凌峰道:“现在中国到处都在改革开放吸引外资,虽然是件好事,可我们的热情却把很多外国客商的毛病给惯出来了,以为我们是求他们,其实不然,我们是在给他们挣钱的机会,中国十几亿人口,这是全球最大的一个市场,我们拥有这样的市场,这就是优势,应该是他们倒过来求我们才对!”

    张扬大声道:“说得好,我也是这么认为!中国拥有最便宜的生产力,最大的市场,这都是我们的优势,应该是他们倒着求我们才对。”

    常凌峰道:“其实有些国外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悄悄地抢滩国内市场,可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国外企业对中国的改革现状缺乏了解,我们的企业也缺少向国外推销自己的经验,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沟通不足,才造成了现在的一些怪现象,提起港商外商,都以为是财神爷,我们又太过好客,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人家。合作泡汤,说有些企业低三下四都不为过。商业谈判需要相当的技巧,你一味的让步,以为这是诚意,可人家不会被你的诚意感动,反而会继续步步紧逼,以攫取最大的利益为最终的目的。”

    张扬对常凌峰的这番话深表赞同,他把手中的材料放下:“回头我会和严副市长好好谈谈,需要给这些企业的领导上堂课了,招商引资,寻求合作也不能牺牲我们的利益,咱们不能低三下四。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常凌峰笑道:“也没那么严重,只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江城的这帮企业领导普遍缺乏国际贸易的经验,我已经联系了德国海德集团,他们是德国三大工程机械企业之一,我把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资料传真了过去,他们很感兴趣,表示近期会派专员过来考察,如果德国人给出的条件比韩国人优厚,甚至于等同,我看江城工程机械厂不妨重新考虑合作伙伴。”

    张扬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

    常凌峰道:“要跟江城工程机械厂方面打招呼。让他们不要急于和韩国安代签约,一旦签下合约,一切就无法扭转了。其实稍稍冷处理一下也有好处,欲速则不达,一直以来都是我方积极主动,突然变换节奏,会扰乱韩国安代的既定计划。”

    张扬道:“和德国海德集团接洽的事情要不要保密?”

    常凌峰摇了摇头,微笑道:“没必要,让他们知道反而更好,有竞争才有压力,有了竞争。我们就有了更好的选择机会。”

    张扬笑道:“凌峰,你是不是想故意放出烟幕弹啊?”

    常凌峰微笑道:“兵不厌诈,做生意本来就不可以太老实!国际贸易尤其如此!”

    张扬道:“不是有人说做生意要诚信为本吗?”

    常凌峰道:“那是谈成交易之后,在此之前,讨价还价自然要竭尽所能。”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道:“我说这些话是不是太功利了?不符合你们国家干部的道德标准。”

    “国家干部也是在做经营,唯一不同的是为国家经营,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凌峰,你既然来了招商办就是国家干部了。”

    常凌峰道:“我是雇佣军,算不上什么国家干部!”

    张扬道:“好好干吧,只要工作成绩出色,你的编制问题我为你解决。”

    常凌峰笑了起来,张扬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在常凌峰看来,官场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之所以答应来江城招商办帮张扬,主要是因为张扬可以帮他解除病痛,从这一点上来说,两人之间更像是一场交易。否则以常凌峰的眼界正肯甘心居于张扬之下,可是随着这段日子和张扬的相处,他逐渐意识到张扬的能力,这个二十二岁的副处级干部果然有着他非同寻常的一面,张扬的学历虽然不高,可是他的头脑很灵活,知识层面很丰富,他的身上缺少寻常官员的那种深沉和含蓄,可正是他的这种不同让他在江城乃至整个平海官场之中显得卓尔不群。

    

    张扬做事的风格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和常凌峰深谈之后,他马上就去了副市长严新建的办公室,张扬见这位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从来都不需要预约。

    严新建这会儿刚巧也没什么事,正在看报纸呢,国家机关里看报纸喝茶聊天已经成了最常见的活动,这位副市长也不能免俗。

    严新建看到张扬进来,笑道:“我正想找你呢!”严新建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张扬坐下。

    张扬坐好后,严新建道:“韩国安代集团对这次的考察非常满意,预计最近安代集团的总裁就会亲自前来江城签约。”

    张扬道:“严市长。我正是为了这件事过来找您的!”他把刚才常凌峰的分析告诉了严新建,严新建听着听着,两道眉毛就拧在了一起,等到张扬把整件事说完,他方才叹了口气道:“张扬,现在安代集团和江城工程机械厂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后签约,咱们如果这么干不好吧?是不是有些不够诚信?”

    张扬道:“咱们跟人家讲诚信,人家未必跟我们讲诚信,安代集团是属于不想投入还想占大便宜的那种,我们如果签署了这种合作协议就等于把企业的利益出卖了,性质严重点这就叫卖国!”

    严新建习惯了这厮的夸大其词,笑道:“哪有那么严重,不过具体协议上的事情都是企业自己在谈,我对他们的专业也不甚清楚,假如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我们需要慎重一些了。”

    张扬道:“德国海德集团可是国际一流企业,人家生产机械的技术和品质不知要比韩国人强多少倍,有了好的选择,谁还愿意将就啊。”

    “我也听说过海德集团,可我们想跟人家合作,人家未必愿意和我们合作。”

    张扬道:“严市长,您别妄自菲薄啊,常凌峰有句话说得对,开放的中国是全球第一市场,咱们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后这些外商得倒过来巴结我们!”

    严新建哈哈大笑,他点了点头道:“好吧,工程机械厂方面我去打招呼,让曹正阳别急着签约,多一个选择也不是什么坏事。”

    最近张扬在学网球,这还是顾佳彤逼他学得,说网球运动也是一种社交方式,于是张扬去体育馆找了位专职网球教练,这两周一下班就往体育场学习训练,他在体育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而且他的力量很足,发出的球速度很快,学了不到半个月已经几乎可以和网球教练打个平手。

    张扬来到体育场的时候,还是下午五点多,一帮业余选手在足球场上踢球,张扬认识其中的一个,江城酒厂副厂长蔺广元的儿子蔺长福,这小子脑子有点不好使,上次在江城十佳青年的颁奖大会上,居然脱了鞋子砸张扬,幸亏张扬反应神速,躲过了他的袭击。

    蔺长福的一脚远射偏离出了球门,朝着张扬飞了过来,张扬一把将足球抓住,蔺长福跑过来要球,看到是张扬,顿时害怕起来,上次被张扬抽耳光的事情他仍然记忆犹新。

    张扬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笑眯眯将球抛给了他:“球踢得不错!”

    蔺长福笑了笑,转身想走。

    张扬叫住他道:“有没有想起来上次跟你打赌的人是谁?”

    蔺长福没说话,目光投向远方,张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许嘉勇和乔梦媛、时维一起走了过来,他们也带着网球拍。张扬又看了看蔺长福,这傻小子低声道:“就是他!”说完转身就跑回足球场内。

    张扬心里的火蹭地就上来了,他对许嘉勇原本就反感,所以压根就没有怀疑蔺长福的话。

    许嘉勇浑然未觉,笑着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这么巧,你也在啊!”

    张扬向他笑了笑,然后又和乔梦媛、时维打了招呼,从彼此带着的网球拍都看出对方是来干什么的。乔梦媛笑道:“一起玩吧!”

    张扬欣然应邀。

    前往网球场的路上,乔梦媛道:“我听说韩国安代集团和工程机械厂已经达成了初步意向,很快他们的总裁就会过来签约。”

    张扬笑道:“乔总哪里听来的消息?”

    许嘉勇笑道:“安代集团来江城考察的期间,江城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不知道才奇怪呢。”

    乔梦媛道:“安代集团在韩国是个大企业,可在国际工程机械行业中的口碑很一般。”

    张扬道:“你也对工程机械行业感兴趣?”

    乔梦媛摇了摇头:“我对玉龙河北的一百亩地感兴趣,听说这是他们未来规划的一部分,所以自然要留意一下。张扬,你帮我问问开发区,有没有可能将那块地批给我。”

    张扬点了点头,一旁的时维不乐意了:“你们有完没完啊,整天把生意挂在嘴上,累不累啊?”

    几个人都笑了笑,进入网球场,乔梦媛和许嘉勇一军,张扬和时维一军。

    时维小声提醒张扬道:“我表姐和姐夫都是网坛高手,你行不行啊?不行别拖累我!”

    “男人行不行只有试了才知道!”

    时维瞪了他一眼:“我看你不是什么国家干部!”

    “那我是什么?”

    “流氓!一个混进队伍的流氓!”

    比赛开始了,许嘉勇和乔梦媛两人的网球都打得不错,可张扬也不差,四个人最弱的一个反倒成了时维,不过在张扬的奋力拼杀下,打得倒也是难分难解。

    张大官人瞅准时机,一个奋力的变线扣杀,那网球嗖!地一声呼啸而出,瞄准了许嘉勇就飞了过去。

    许嘉勇挥拍去挡,可惜已经迟了,网球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射向他的,还好许嘉勇应变很快,身体及时做了一个下蹲的动作,虽然如此,仍然被网球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小肚子上,他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惨叫,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网球拍也抛了出去。

    吓得乔梦媛和时维慌忙围了上去,许嘉勇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张扬击球的速度多快,他虽然没有用尽全力,可现在已经不轻,原本他是本着许嘉勇的下阴去的,可惜被他躲过去了。

    张大官人佯装关心:“嘉勇,你没事吧?”看到许嘉勇的惨状,张扬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时维一把推开他:“一边去,猫哭耗子假慈悲!”

    乔梦媛斥道:“别胡说!”可看到许嘉勇痛苦的样子,乔梦媛的眼圈不由得红了起来,她搂着许嘉勇,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过了好半天许嘉勇方才缓过气来,乔梦媛为他擦去额头的冷汗,柔声道:“嘉勇,还疼吗?”

    许嘉勇脸色惨白的摇了摇头,疼痛虽然缓解了,可身上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力量,不过他表现的还是很有风度,露出一丝极其勉强的笑容道:“张扬,球打得不错”

    张扬很不厚道的问了一句:“还玩吗?”

    许嘉勇摇了摇头,他暗暗发誓这辈子不跟张扬一起玩球了,刚才那一球速度之快,力量之大实在到了惊人的地步,如果力量再大一些,位置再朝下一点,自己怕不是要被他一球给打成太监。

    发生了这个插曲,球自然是打不下去了,许嘉勇在乔梦媛和时维的搀扶下一瘸一拐,步履蹒跚的走出网球场,张扬拿捏出歉疚的表情:“对不起啊,我真不是存心的。”

    许嘉勇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暗骂,麻痹的,你就是存心的,你那球就是奔着我下阴来的。可惜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让自己给人家机会的。

    张扬站在那里望着许嘉勇渐行渐远,忽然看到蔺长福也在一边看着,他向蔺长福招了招手,蔺长福乖乖走了过去。

    “是他让你用鞋子砸我的?”

    蔺长福点了点头,可马上又道:“我不认识他!”

    张扬愣了:“你不认识他,你点什么头啊?”

    “你问我我当然要点头了!”蔺长福一脸茫然道。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如果蔺长福真的不认识许嘉勇,那么上次的扔鞋事件就不是许嘉勇策划的,不过张扬也没有感到什么良心不安,他认定了许嘉勇不是什么好东西,给他点惩罚也是应该的。

    

    文玲和崔志焕的关系牵动了不少人的心,罗慧宁无疑是最为关心这件事的人,身为母亲,她为女儿的现状深深感到忧虑,文玲自从苏醒之后,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感情上无比淡漠,这不仅仅表现在她和杜天野之间,也表现出她对父母的冷漠,为了这件事,罗慧宁无数次偷偷落泪。

    文玲去江城之后,罗慧宁就通过张扬了解文玲的情况,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

    “天野怎么样?”在张扬向罗慧宁汇报完文玲的情况之后,她想起了杜天野。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能怎样?他对玲姐的感情你也知道,不过这次他很坚强,可能是已经渐渐接受了现实。”

    罗慧宁低声道:“我们文家欠了天野这孩子的,小玲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没有想到,既然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还是劝天野接受现实的好。”

    张扬心中暗忖,想让杜天野接受现实恐怕还需要时间。

    罗慧宁道:“我会尽力给他补偿!”

    这句话提醒了张扬,杜天野前来江城担任市委书记十有就是文家对他的一种补偿,在张扬看来,杜天野来江城对他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终日面对文玲。

    罗慧宁道:“张扬,你说实话,你姐跟崔志焕到底有没有恋爱?”

    “不知道,从表面上看他们只是好朋友罢了,不过你也知道玲姐的性情,自从她苏醒之后,这世上哪还有什么朋友?所以她能把崔志焕当成朋友已经很特别了。”

    罗慧宁不禁叹了一口气:“张扬,有时间多开导开导天野。”

    张扬道:“干妈,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盯着的。”他知道罗慧宁真正担心的还是文玲。

    罗慧宁道:“抽时间来北京吧,陪我好好说说话。”

    张扬答应了一声挂上了电话。

    韩国蓝星集团董事长金尚元在北京召开完经销商大会之后,来到江城考察,江城市政府对他的来访极其重视。江城代市长左援朝亲自前往机场迎接。

    金尚元和左援朝只是在汉城有过一面之缘,彼此的印象也不算深刻,如果不是张扬通过金敏儿的关系提出邀请,金尚元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来平海投资。

    从机场前往江城的路上,左援朝微笑道:“金先生过去没来过江城?”

    金尚元点了点头道:“平海来过几次,去东江最多!岚山和南锡也去过,江城却是第一次来。”

    左援朝道:“我们江城是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古城,拥有许多名胜古迹,还有释迦摩尼的佛骨舍利”

    金尚元淡然一笑道:“我是基督徒。”

    左援朝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都怪自己事先没有做好工作,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忽略了,在基督徒的面前谈佛祖舍利,无异于对牛弹琴,不过左市长应变还是很快的。他笑道:“那就去清台山看看风景,我们新兴建了一座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温泉的水质是世界一流的。”

    金尚元是个务实的人,他来江城也不是为了游玩,轻声道:“左市长,我想先去江城开发区看看!”

    谁也没有想到金尚元的第一站并非是酒店,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往开发区,本来张扬安排他第二天才去考察开发区的,想不到他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考察,十足一个工作狂。

    这次金敏儿并没有跟随他同来,张扬又带上了章睿融,这小妮子别的不说,韩国话说得是一级棒,完全能够升任翻译的角色。

    金尚元为人稍显严谨,不过他并没有一些韩国商人身上常见自视甚高,他前往开发区之后,考察了开发区状况,并和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交换了一些意见。

    张扬也是陪同人员之一,他本以为金敏儿会随同及金尚元一起过来,却没有想到这次她居然没有同行,这就令他们和金尚元之间的交流出现了一些障碍。好在章睿融的韩国话一流,临时翻译当得有模有样。

    张扬向身边的常凌峰道:“你看他怎么样?”

    常凌峰微笑道:“蓝星集团是韩国乃至整个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在世界上也能够排到前十名,如果他选择江城投资,对江城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

    眼看已经到了中午的时候,左援朝提出去吃饭,金尚元道:“不必麻烦了,我下午还要去东江!”

    左援朝愣了,包括肖鸣在内的一帮领导干部都愣了,金尚元什么意思?大老远从北京赶来,连饭都不吃就准备离去,这也太不给江城领导面子了。

    左援朝微笑道:“金先生还是吃了饭再走吧!”

    金尚元道:“我对吃饭喝酒的应酬从来都不喜欢,我来江城的目的是为了考察,现在我对开发区的状况已经有了一些了解,谢谢左市长的盛情,这份心意我领了!”

    章睿融把金尚元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了过去,左援朝的笑容显得有些生硬,好不容易才把金尚元给请来,可人家呆了不到半天就要去东江,不知道自己这边究竟哪里得罪了他?还是人家对江城开发区看不过眼?他转身看了看张扬。张扬也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人家要走,咱们总不能硬把人家扣下来。

    就这样,以左援朝为首的这帮领导们热情洋溢的把金尚元接了过来,在三个小时后又目瞪口呆的看着金尚元离去。

    被人家放鸽子的味道可不好受,左援朝望着张扬:“怎么回事儿?”

    张扬撇撇嘴:“我哪知道啊?”

    左援朝道:“眷搞清楚这件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张扬来到章睿融面前:“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啊?”章睿融也是这样说。

    张扬道:“你不是翻译吗?一直跟在他身边应该发现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章睿融仔细想了想:“中途他接了一个电话,大概五分钟左右,难道是那个电话有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道:“十有是这件事。”

    常凌峰一旁道:“其实用不着那么紧张,蓝星集团能够有今天这种规模和金尚元出众的商业眼光和经营能力有着自己的关系,江城的投资环境正在日益改善,给他的条件也很不错,我看他不可能毫不动心。”

    张扬道:“金尚元这个人脾气很怪,如果不是动用私人关系,他是不会到江城来的,我担心他过来这里只是走走过场,压根就没有诚意在江城投资。”

    常凌峰道:“投资这种事情要双方都达到满意,我看他已经把江城列为考虑的对象之一,否则他没必要来做样子,也不会要走那么多开发区的资料。”在常凌峰看来,金尚元这样的行为很可能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技巧。

    虽然常凌峰这样说,张扬还是很不安心,他给金敏儿打了个电话,金敏儿原本是想过来的,可是受凉后感冒了,如今正在汉城的家中养病,听说大伯在江城转了一圈就离开,金敏儿有些诧异,大伯原计划在江城呆两天的,怎么突然改变了行程?她让张扬不用着急,自己马上打电话询问一下。

    金敏儿和张扬打完电话之后,直接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大伯。

    金尚元对金敏儿的这个电话并不意外,他微笑道:“敏儿,是为了江城的事情吧?”

    金敏儿轻声道:“大伯,怎么回事?江城方面做好了迎接你的准备,连江城市长都亲自去接你,可你为什么只呆了三个小时就离开?”

    金尚元道:“江城给我的条件,东江一样可以给我,为什么我要选择江城?还有,我听说江城的领导层十分,最近这两年有不少人因为贪污犯罪落网。”

    金敏儿有些诧异道:“大伯,你都是听谁说的?”

    金尚元道:“中国的事情很麻烦,如果江城市政府如此混乱,我不会考虑去江城投资。”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对江城开发区的初步印象还是不错的,可是”

    “可是什么?”

    “我了解到了一些内幕情况,江城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大伯,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是谁在搬弄是非?”

    在金敏儿的追问下,金尚元还是告诉了她,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涛不知怎么听说了他前往江城考察的事情,正是雷国涛的一个电话让金尚元改变了看法。雷国涛不但告诉他江城政治环境复杂,而且告诉他江城开发区目前规模最大的电子企业就是乔梦媛的汇通,而乔梦媛的背景决定,金尚元在日后的竞争中并不占优。

    金尚元最后专门提起张扬的事情,说张扬在平海政坛声名狼藉,利用他的背景欺压同僚,贪赃枉法,甚至公开贿选,前些日子还因为贿选江城十佳青年闹得沸沸扬扬。

    作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金尚元不能不做综合考虑,雷国涛的话让他生出警惕之心,可是江城开出的条件又让他感到心动。

    金敏儿把这些事情一一转告了张扬。

    张扬知道是雷国涛做了手脚之后,心中十分恼火,挂上电话,张扬忍不住骂了一句:“我饶不了这个狗日的!”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道:“什么事惹你发这么大的火?”

    张扬道:“知道金尚元为什么突然离开江城吗?都是因为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涛给他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说尽了我们的坏话,说我们江城领导层关系复杂,说我们这两年贪污的干部层出不穷,还拿前招商办主任董红玉举例子,乔梦媛的汇通公司也被他拿来说事儿,他居然说乔梦媛以后的生产方向和蓝星公司有所重叠,并透露出乔梦媛的背景,让金尚元知难而退。”其实最让张扬生气的是这厮拿着自己十佳青年说事儿。

    肖鸣皱了皱眉头,他和雷国涛接触过几次,这个人过去曾经是保和县县委书记,还是有些能力的,东江这两年的招商工作风生水起,和他的努力不无关系。

    肖鸣道:“城市之间竞争到没什么,可是他竟然拿着别人的短处说事儿,这就是不厚道了,大家都是中国人,还是兄弟城市,就算竞争也应该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还是求票,今天开始章鱼在上海参加沙龙,那啥,月票大家别忘了,更新已经预定发布了,不会断更的,大家多帮忙!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登高远望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共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