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二章登高远望

    张大官人晚上准时到来。他只带了一个,招商办新扎科员章睿融,他带章睿融前来的原因是这丫头韩国话说的一流,拿她当翻译使。

    代市长左援朝和副市长严新建的出席,让当天的晚宴显得隆重而正式,和中午相比肯定不可同日而语。

    张扬这种级别就没往市长那桌凑合,陪同另外六名韩国考察团的成员坐在一旁,看来张扬中午的神勇表现吸引了这些韩国人的注意力,从晚宴一开始,几名韩国代表就把目标对准了张扬,轮番跟张扬喝了起来,他这边除了章睿融之外,就只有两位市长秘书,还有江城工程机械厂副厂长张传义,两名秘书酒量平平,张传义干脆就是称病不喝,张扬等于是孤军奋战。章睿融酒量虽然不错,可是张扬并没有让她加入战团,自己一个人摆平六名高丽棒子还是可以做到的。

    几圈酒喝过之后,韩国人充分认识到张扬的酒量,敢情这位中国人酒量根本深不见底。别说他们六个,就算把所有韩国代表团成员都加上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张扬面色从容,可韩国那边已经有人喝大了。

    坐在章睿融身边的韩国男子望着她不停傻笑,章睿融被他笑得有些发毛,不由自主向张扬靠近了一些,那韩国人叽里呱啦向章睿融说了句什么,张扬听不懂,向章睿融道:“他说什么?”

    章睿融脸儿红了红并没有翻译,只是低声斥责了一句:“粗俗!”

    张扬意识到那高丽棒子没说好话,可想了想今天的场合,还是忍了吧,章睿融不说,自己也听不明白。可没过一会儿,那韩国人又凑到章睿融面前叽里呱啦的说着,还居然一把将章睿融的手给抓住了。

    章睿融挣扎了一下,并没有挣脱开来。张扬就算听不懂这韩国人说什么话,可从他的动作已经看出来了,张扬冷冷盯着他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几名韩国人都愣了,章睿融趁机将手挣脱开来。那名韩国人恶狠狠瞪着张扬,叽里呱啦的骂了一句。

    张扬早就忍够了,他站起身道:“给脸不要脸是不?中国人好客,可中国人不好欺负!”

    章睿融看到张扬发火了,慌忙道:“张主任,没什么事!”

    这时候崔志焕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那名韩国人给拖了起来,向张扬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他喝多了!”他把那名同事连推带搡的弄了出去。

    其他几名韩国人看到这般情景,也坐不下去了,一个个灰溜溜的起身离去。

    张扬充满不屑道:“再晚走一会儿,我抽死这狗日的。”

    江城工程机械厂副厂长张传义笑道:“张主任,人家喝多了!”

    “喝多就有理了?,什么东西,来中国地盘上耍流氓,我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两名市长秘书也是唯有苦笑,章睿融笑着解释道:“张主任也醉了,我送他先走了!”

    张扬也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起身和章睿融一起走出了餐厅,刚刚来到门外,看到刚才出言不逊的那名韩国人耷拉着脑袋正被崔志焕斥骂呢。

    崔志焕看到张扬和章睿融出来,他笑了笑,拖着那名惹事的韩国人来到他们面前,充满诚恳道:“对不起了,刚才李鼎源喝多了,他现在要向章小姐道歉!”

    那名叫李鼎源的韩国男子向章睿融深深一躬,用生硬的中国话道:“对不起了!”

    章睿融没有理会他,继续向前面走去。

    张扬没有马上就走,冷冷看着李鼎源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不过我们对你们以礼相待。你们也应当拿出起码的尊重,在我们中国不尊重女性的人,是被人看不起的,如果下次让我看到你这样,无论你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过你!”

    崔志焕向张扬深深一躬:“对不起了!”

    张扬心说这韩国人学什么都快,连小日本的鞠躬都学会了,他懒得理会他们两个,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志焕!”

    张扬停下脚步,却见文玲黑色大衣出现在前方,一段时间不见,她比过去丰满了一些,脸上也有了血色,肌肤还是那样白皙,手中拎着一个皮箱,看来她刚刚才抵达江城。

    崔志焕笑着迎了上去:“文玲!不是说明天才到吗?”

    文玲向来冷酷的脸上居然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来中国,我当然要过来见你!”

    张大官人听到耳朵里,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暗暗为杜天野不值,这女人变得也太快了,杜天野等了她十多年到最后就落到这个下场。如果不是顾及文副总理夫妇的面子,张扬恐怕连奸夫yin妇都要骂出来了。

    文玲当然看到了一旁的张扬,她的表情平静如昔,淡然道:“张扬,你也在啊!”

    张扬叫了声玲姐,来到文玲身边。

    崔志焕有些诧异道:“你们认识?”

    文玲温婉笑道:“他是我干弟弟!”

    崔志焕惊喜道:“原来如此!”他很亲热的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和张扬也很投缘!”

    张扬笑得有些勉强,心说投你麻痹,我和杜天野是哥们。你他挖他的墙角,老子早晚跟你算这笔帐。

    张扬从崔志焕和文玲目前的表现来看,两人之间应该只是处于相互有好感的状况,还没有发展到热恋的境界。也就是说,杜天野还有机会。想到这里,张扬很主动的上前帮文玲拎起了行李,亲切道:“姐,你还没有安排好住处吧!”这次他干脆连前面的玲字给省了。

    文玲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给你安排!只要到江城,全都听我的!”

    文玲笑了笑,并没有拒绝,她轻声道:“真的有些累了,今晚我就住在这里吧!”

    张扬在一招很熟,给文玲安排了一个套房,还没安排文玲住下,干妈罗慧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是告诉张扬文玲去了江城参拜佛祖舍利,让张扬留意一下,张扬告诉罗慧宁文玲已经到了,让她放心。罗慧宁听到文玲抵达江城,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从她的声音中听出她似乎充满了忧虑,张扬估摸着这件事十有和文玲的感情状况有关,可是也不方便多问。

    张扬安排文玲住下之后。回到自己车内马上给杜天野打了个电话,杜天野也没睡,正在新家里收拾呢,听到文玲突然来到江城,他吃了一惊:“什么?文玲来了?她怎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一声?”

    张扬不好把实际情况告诉杜天野,这种事情还是让他慢慢感悟吧。

    杜天野正打算出门去一招,文玲的电话就打来了,文玲也不是普通人,今晚见到张扬之后,她马上就意识到张扬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杜天野,与其让杜天野找过来。不如自己主动给他打个电话。

    杜天野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文玲,你来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你!”

    文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我来江城是为了参拜佛祖舍利,顺便见一个朋友,想了想还是先给你打个招呼!”

    “我这就去找你!”

    “不必了,我很累,想好好休息一下,以后再说吧。”说完文玲就挂上了电话。

    杜天野对文玲的冷淡早已习惯,他握着电话,独自坐在沙发上愣了很久,方才把电话挂上,自从文玲康复之后,他们之间再也找不到昔日的感觉,文玲对他越来越远,杜天野求婚被拒之后,也强迫自己把文玲忘记,随着他来到江城担任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内心已经渐渐平复,在文玲的问题上已经不像当初那般冲动。

    从文玲刚才的话和她的态度中,杜天野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次文玲前来江城,并非是为了自己。

    

    张扬当晚返回了南湖木屋别墅,发现顾佳彤已经回来了,她正在客厅看着电视,喝着咖啡,听到张扬进门的动静,顾佳彤起身相迎,很体贴的接过张扬的皮风衣挂在衣架上,柔声道:“怎么这么晚?”

    张扬凑到她俏脸上吻了一记,顾佳彤笑着推开他道:“好大的酒味儿!”她推着张扬来到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杯现煮的咖啡。

    张扬抿了一口,把顾佳彤搂入怀中,轻声道:“茵茹姐呢?”

    顾佳彤俏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她以为这厮又在打坏主意,咬了咬嘴唇道:“她去南锡开新药推广会了,怎么?没跟你说?”

    张扬这才想起胡茵茹走前给自己打过电话,是自己今天太忙把这件事给忘了。有些不好意识的挠了挠头:“今儿事情太多,把我都搞糊涂了。”

    顾佳彤站起身来到张扬的身后,体贴的为他按摩着双肩。张扬惬意的闭上双目,仰起头,刚好枕在顾佳彤峰峦起伏的部分,宛如梦呓般道:“真是舒服!”

    顾佳彤轻笑一声,胸脯故意向前顶了顶,柔声道:“到底什么事情把你忙成这样?”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干姐姐来了!”

    “文玲?”

    张扬点了点头:“就是她!”

    “她是来找杜天野的?”

    张扬苦笑道:“如果是找杜天野的我就不烦了,她这次来是为了见一个叫崔志焕的韩国人,不知道她哪根筋不对,对这个高丽棒子感觉很不一般。”

    顾佳彤也是倍感惊奇:“她不是杜天野的未婚妻吗?”

    “他们两人早就形同陌路了,不过杜天野对她一直还是念念不忘,文玲如果真的和那个崔志焕好上了,对杜天野的打击也太大了。”

    顾佳彤也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妙,可是她并不认为事情会像张扬想得那样严重:“我觉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杜天野身为江城市委书记,这点控制能力还应该是有的。”

    张扬道:“这事儿搁我身上,我绝对忍不了!”

    顾佳彤捏了捏他的鼻子:“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张扬反手抓住她的香肩,一下将她整个人从沙发后托举了过来,吓得顾佳彤发出一声尖叫,张扬微笑道:“我就是这么霸道!”

    

    安代集团在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考察进行的十分顺利,双方在合作条件上也达成了一致认识,具体谈判和张扬没什么关系,都是两个企业之间进行的,张扬并不关心这次谈判的最终结果,他真正担心的是文玲,文玲专程跑到江城来和崔志焕相见的事情如果被杜天野知道,杜天野会有什么反应。可无论他怎样担心,注定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发生。

    杜天野终于还是知道了文玲前来江城的真正目的,虽然很少人知道文玲的身份,可是杜天野仍然通过某种渠道知道了文玲来江城是为了和崔志焕相见,崔志焕在结束了第二天的谈判之后,和文玲一起去了江城四处游玩。

    放眼江城,除了张扬以外,杜天野无人可以诉说这件事,他是江城市委书记,在外人面前必须表现出大将之风,无论文玲这件事让他怎样痛苦,杜天野都不能流露出半点苦恼。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杜天野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还没下班,正在给招商办的那帮人开会呢,接通电话,听到杜天野低沉的声音道:“马上给我滚过来!”

    张扬内心一沉,顿时明白,十有文玲和崔志焕的事情让他知道了,杜天野这是要发火,这场暴风骤雨十有要冲着自己来了,他马上结束了会议,驱车来到了和杜天野约定的地点。

    杜天野脸色阴沉,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沉声道:“你早就知道!从她来江城的那刻起你就知道!”

    “我知道什么?”

    杜天野虎视眈眈的瞪着张扬道:“你少给我装蒜,文玲是来找崔志焕的,她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张扬苦笑道:“你别急,咱俩找个地儿慢慢说!”

    杜天野闭上眼睛,仿佛睡去。

    张扬明白,他这是让自己挑地方,张扬开车拉着杜天野来到小南湖,他原本是想把杜天野带到自己的木屋坐坐,胡茵茹去了南锡,顾佳彤也回东江了,现在木屋就他自己,可来到南湖,杜天野就低声道:“停车!”

    张扬停下车子,杜天野推门走了下去,大步来到湖边。

    张扬把汽车熄火,望着伫立在寒风中的杜天野,内心中涌起无尽同情。

    杜天野双手插在腰间,冷风把他的风衣吹得飘扬而起。

    张扬感觉到杜书记的这个造型很拉风,很有领导的风范,他走了过去,学着杜天野的样子也叉着腰,不过他今天穿的是皮夹克,是模仿不出来杜天野的味道的。

    杜天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张扬赔着笑道:“我开始也以为她是奔着你来的,后来才整明白这件事,我想告诉你,可这件事又有些不好开口,我怕你接受不了。”

    杜天野没说话,双目投向远方苍茫的暮色。

    张扬道:“照我看,他俩也就是普通朋友,那啥你别多想,如果你看着那高丽棒子不爽,我想办法把他赶出江城去。”

    杜天野怒道:“乱弹琴,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你不是,不过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不会舒服。”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我和文玲之间早就形同陌路,自从她苏醒之后,对我而言她已经换了另外一个人,怎样我都能够接受。”

    张扬道:“杜哥,我早就想对你说一句话,既然感情已经不在了,就不用勉强,咱大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想想,你一市委书记,江城第一领导人,只要振臂一呼,江城内外,美女肯定是纷纷折腰,要说这江城第一钻石王老五,非你莫属!”

    “滚蛋!”杜天野骂了一句,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件事一直都憋在他心里,在张扬面前说了出来,感觉舒服了一些,他并非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和文玲之间的感情走到如今这一地步,让他颇为无奈,他多次尝试去挽救,至今仍然没有放弃希望,可是文玲对他却是越来越疏远,崔志焕的出现让杜天野开始意识到,文玲已经完全忘记了和自己昔日的那份感情,也许有一天,她的心里会有另外一个人存在,这种想法让杜天野极其失落,他也曾经想过,如果真的失去了文玲,他肯定会痛不欲生,可当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杜天野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痛苦,这并非是因为他对文玲已经忘情,而是他已经意识到现在的文玲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的大部分精力已经投入到江城的领导工作中,工作的确是个忘却痛苦很好的方式。

    张扬道:“苏媛媛不错,不妨考虑一下。”

    杜天野皱起眉头道:“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这事儿,小心我削你!”

    张扬缩了缩脖子,低声道:“要不咱俩找个地儿喝两杯?”

    杜天野点了点头。

    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家里打来的,他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答应了要回春阳家里吃饭,被杜天野突然这么一打扰,他把这茬事给忘了,张扬看了看时间。

    杜天野道:“你有事就走吧,我没什么事!”

    张扬想了想,杜天野现在的心情肯定是很郁闷的,如果自己把他甩下走了,有点儿不够仗义,他笑道:“要不这么着,你闲着也是闲着,跟我去春阳吧,晚上我们去春阳喝。

    杜天野道:“说起来我还没有去拜会过你的父母呢,走!我跟你去看看!”

    杜天野坚持在商场买了些食品和水果,去张扬家里总不能空着手去。张扬又往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不用在家里吃了,一家人全都去金凯越牛文强那儿。

    这么一耽搁,两人抵达春阳金凯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十五了,牛文强知道张扬要来,专门推掉其他的应酬在店里等着,当他看到和张扬一起过来的是市委书记杜天野的时候,这厮心中的激动和惶恐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其实在杜天野正式上任之前,牛文强就在清台山庄和杜天野一起吃过驴肉,不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杜天野的身份,所以很坦然,现在不一样了,杜天野的形象通过电视报纸已经广为人知,牛文强虽然最近生意做得不错,兜里也有了几个钱,可在市委书记面前,这种地位上的差异还是很大的,他怀着一颗激动地心情和杜天野握手。

    杜天野看出了他的不安,微笑道:“牛文强是吧,咱们是第二次见面了!”

    牛文强诚惶诚恐道:“杜书记好,上次我不知道您的身份,言辞上多有冒犯,还望杜书记多多见谅。”

    杜天野笑了起来。

    张扬道:“没劲了啊,杜书记最讨厌的就是人家阿谀奉承,你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杜天野道:“大家都是朋友,随便点,你也别杜书记长杜书记短的,你这样我也感到拘束,我来春阳也不是为了公事。”

    牛文强心中这个激动,人家杜书记把自己当成朋友,这是多大的面子啊,他恭恭敬敬把杜天野请到了包间里,张扬的母亲徐立华、继父赵铁生、赵立军、赵立武都已经到了,张扬在母亲身边坐下,把杜天野介绍给他们,当然对杜天野的身份略去不提,只说是自己的朋友,赵铁生两口子当然不会想到江城市委书记会和他们坐在一张桌子旁吃饭,杜天野也没有任何的官架子,对他们尊敬的很。

    徐立华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儿子了,握着张扬的手,问长问短,嘘寒问暖。说了几句话题不由得又落在了赵静身上,徐立华对赵静的感情问题十分担心,丁斌是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儿子,他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徐立华道:“咱们家实在是高攀不起啊!”

    张扬考虑的倒不是门户问题,他认为自己的身份地位也不比丁巍峰差多少,当然这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人家丁巍峰是省政法委书记,他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级别差了好些。丁斌留给张扬的印象太差,在危急关头丢下赵静不管,这件事直到现在都让张扬感到愤怒。张扬认为丁斌的人品不行,赵静和他的事情张扬并不看好,可是他也没什么办法,涉及到感情的事情自己也干涉不了。张扬宽慰母亲道:“胁已经长大了,咱们想管也管不了,这么大人了,应该自己懂得分辨是非,妈,你把心放肚子里吧。”

    徐立华叹了口气,向杜天野笑道:“您别见笑啊,年纪大了整天操心的就是儿女。”

    杜天野笑着点了点头。

    徐立华又道:“你和张扬是朋友,有空也说说他,都多大人了,还不定性,我就想着他早点结婚,生个大胖小子。”

    杜天野哑然失笑,自己比张扬可大多了,到现在感情八字还没一撇呢。

    徐立华絮叨了几句,她和赵铁生几人吃饱了先行离去,赵家人的眼界也随着张扬官位的提升而不断进步着。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选择回避。

    杜天野也不想再喝了,牛文强在金凯越给他和张扬安排了房间休息。

    第二天清晨,张扬醒来的时候,发现杜天野已经不在,问过服务员方才知道,杜天野一早去爬清台山了,张扬原本想给他打个电话,可拿起电话又断了这个念头,杜天野这两天心中肯定不好过,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

    

    杜天野开得是张扬的吉普车,在奔龙瀑停下吉普车,一路向青云峰攀登而去,冬日的清台山冷清了许多,山中空空荡荡,看不到任何游客,杜天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到清台山来,只是内心有种强烈的愿望,他想一个人静静,于是想到了清台山,昨天来春阳是他开车,所以车钥匙在他这里,杜天野早晨四点半就爬了起来,来到青云峰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完全放亮,他一个人行进在幽静的空山之中。

    冬日的清台山气温很低,山林也改变了颜色,前些日子连降大雪,山上的积雪仍然没有融化,山路上结起了薄冰,走在上面很滑,杜天野吸了口清冷的空气,想要驱散内心中的烦躁,前方就是青云竹海,行走在竹海旁的道路上,晨风吹起,带着雪花飞起,飘落在他的身上脸上,让他感觉到丝丝沁凉。

    杜天野感觉到心里好受了许多,他的目光定格在晨光中的紫霞观。

    林中倏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杜天野转身望去,却见一头黑色的生物正向自己冲了过来,那是一头野猪,它被猎枪击中,身上还留着鲜血,野猪惊恐狂怒之下,高速奔跑,认定了杜天野就是害它的罪魁祸首,它全速冲去,试图用身躯和獠牙报复杜天野。

    在野猪距离杜天野还有十米的距离时,另外一声枪声响起,那头野猪踉踉跄跄倒在地上。

    陈崇山穿着一件羊皮袄从竹林中走出,手中猎枪的枪筒中仍然在冒着轻烟,他没想到杜天野会出现在这里,望着自己的儿子,内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可他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表情,淡然道:“杜书记,这么早就来爬山,山上有不少野兽,很危险的。”

    杜天野饶有兴趣的来到野猪前,抓起野猪的耳朵看了看:“很肥啊!”

    陈崇山道:“这畜生是从后山窜出来的,最近游人少了,不过还是有人上山,我担心它危及到游客的安全,跟踪它几天了,今天总算把它干掉了。”

    这野猪有一百多斤,陈崇山一个人是拖不动的,他向杜天野道:“帮我抬上山!”

    杜天野点了点头,陈崇山找了根木棍,用麻绳把野猪的四蹄捆在木棍上,和杜天野一起把野猪扛上山,途径紫霞观的时候,老道士李信义也过来帮忙,三人同心协力把野猪抬到陈崇山的院子里,李信义笑道:“这下可有好吃的了。”

    陈崇山道:“中午炖野猪肉,李道长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李信义看了杜天野一眼:“你是市委书记?”

    杜天野笑道:“是!”

    李信义看了看杜天野,又看了看陈崇山道:“你跟老陈有亲戚?”

    杜天野笑道:“算是吧。”

    陈崇山瞪了李信义一眼道:“还不赶紧去杀猪,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李信义乐呵呵走开。

    陈崇山去屋里泡了壶野山茶,喊杜天野过去喝。他低声道:“杜书记大清早的跑到青云峰来,不是为了健身吧?”

    杜天野摇了摇头:“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崇山道:“是不是遇到了烦心事?”

    杜天野点了点头。

    “我虽然没当过官,可是也知道官场的辛苦!”陈崇山转脸看着杜天野道:“不过你应该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吧?”

    杜天野笑了起来:“陈叔叔怎么知道?”

    陈崇山道:“你给我的印象是个很坚强的年轻人,像你这种性格遇到事情会十分执着。”

    杜天野和陈崇山只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却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杜天野道:“说好听了叫执着,其实是固执,钻牛角尖。”

    陈崇山拍了拍杜天野的肩膀道:“跟我来!”他带着杜天野来到后方的山崖,站在山崖之上,举目望去,清台山的景物尽收眼底,陈崇山道:“人在烦恼的时候,登高远望,会感觉舒服很多,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人随着所处位置的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会不同。”

    杜天野道:“我可不敢跟圣人相比!”

    “圣人也是人,孔夫子活着的时候地位也并不崇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变迁,方才被捧到圣人的位置。”

    杜天野道:“有些事我明明知道了结果,可仍然深受困扰。”

    “那就证明你不愿接受现实!其实这个世界上值得你去留意的事情有很多!”陈崇山指向远方的山峰,如果你只盯住一座山峰又怎能欣赏到清台山如此壮阔的风景。“

    此时正东的天空中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缕缕金光将清晨的薄雾破开,整个天地的轮廓顿时变得如此清晰,杜天野沉浸在这日出的美丽之中。

    陈崇山道:“其实你已经站在山巅,要学会看得高远!”

    杜天野在午饭后方才返回春阳,回来的时候,还专门带了一条野猪后腿,这是带给张扬尝尝的。

    张扬看出他的情绪好了许多,也猜到他肯定见到了陈崇山,不知他亲爹给他说了什么,让杜天野从郁闷中解脱出来。

    返回江城的路上,杜天野提议去三环路转转,三环路的主体已经完工了,现在正在进行路灯、护栏、等配套设施的安装,杜天野对工程建设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没有正式通车,他们的车驶入不久就被警车给盯上了,鸣着警笛示意他们停下,两名交通警走过来一眼就认出了杜天野,两人马上把罚单给收了回去,向杜天野敬礼道:“杜书记,我们不知道是您,对不起,对不起啊!”

    杜天野笑道:“是我不对,我违反了你们的规定,擅自驶入封闭路段。”他微笑询问道:“你们感觉道路质量怎么样啊?”

    “很好,咱们江城总算有一条高标准的环城路了。”

    杜天野道:“根据眼前的进度,年后通车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也不想给交警们的工作造成麻烦,决定不再继续前进,从前面的缺口处下路。

    杜天野没来由说了一句:“我还是我,她却已经不是她了!”

    张扬看了杜天野一眼并没有说话,希望他真的能够有所感悟才好。

    

    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