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章衙内作风

    郭东义不屑道:“白猫黑猫。逮着耗子就叫好猫,只要我能拉来投资,你管我什么毕业?”

    姜亮上去在他光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就你这熊样,你也能拉来投资,现如今吹牛皮不用报税吗?”

    郭东义哼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姜亮和张扬走到一旁,他低声道:“看到没有,应聘的人中鱼龙混杂,我怀疑有人故意过来捣蛋,你这招聘会这么搞下去,肯定还得出事,搞不好已经有人告到上面去了。”他的话没说完呢,张扬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市委书记杜天野直接打来了电话,怒吼道:“张扬,你搞什么?乱弹琴,招聘会快成笑话了,赶紧给我收场!”

    张扬嗯了一声,他向远处站着的常凌峰走去,不好意识的笑了笑道:“今儿现场有点乱,大家加入招商办这个大集体的心情太迫切,所以才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

    杜天野道:“你可真行,招聘会演变成全武行。刚到招商办就给我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

    “杜书记放心,我眷处理好这件事!”张扬挂上电话,向常凌峰笑了笑:“有人已经把这边的事情捅上去了。”

    常凌峰道:“人来了这么多,招聘标准就要提高!本科以上学历实在太多了。”

    张扬道:“那就提高到研究生学历!”

    常凌峰笑道:“那到不用,这样招聘海选是很难找到真正人才的,要不还是按照英语水平来吧,要求学历和英语水平都过硬,其他人先筛选掉!”

    张扬道:“怎样招聘?”

    常凌峰看了看现场人群,微笑道:“二三百人而已,张主任,咱俩来吧,让其他人帮着维持秩序!一个多小时应该能够搞定!”

    张扬和常凌峰来到评委席坐下,其他人全都被派去维持秩序,常凌峰让前来应聘的人员排成长队逐一来到面前,崔杰在大门口负责筛选,本科学历一下,直接淘汰,即便是这样现场还剩下了一百三十多人。

    一名选手来到评委席前,常凌峰道:“你有什么特长?”

    “我通晓五国语言,英法德意日!”

    常凌峰用日语问候了一句,又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那选手张口结舌,常凌峰道:“下去!”两句话就已经淘汰了一个。

    下一位刚刚走上来,张扬就道:“下去!”

    那名选手有些不乐意了:“怎么不问就让我下去?”

    张扬道:“你长相不符合我的审美标准,面试过不去!”这个理由看似霸道实则合理,假如弄到招商办,张大官人每天看着这歪瓜裂枣的长相。心情很难舒爽。

    接下来的一名选手英文很棒,说是在银行工作,可常凌峰问了一个专业问题就让他张口结舌,自然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

    常凌峰的表现让张扬在内的所有人感到吃惊,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他至少通晓七国以上的语言,而且他对财会金融,经济,管理都称得上精通,所以现场出现了英文系、日文系专业毕业生被他问得无言以对,金融管理系的高才在他面前垂头丧气的情景。

    选手被淘汰的速度自然也是惊人的,短短一个小时内,被问过的五十人已经悉数淘汰,很多现场的选手不等询问就自行离开了,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不会比已经淘汰的那些人更优秀,最后还剩下二十多个人。

    张扬和常凌峰笑眯眯喝着茶,他们略作休息,这二十一人,估计半小时不到就能够搞定,张扬有种预感,以常凌峰的标准。今天前来应聘的人员恐怕一个过关的都没有。

    朱晓云接替崔杰喊号:“357号!章睿融!”

    张扬抬头望去,来得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孩子,她穿着一身蓝色运动装,栗色头发扎了一条马尾辫,脸上也没有上妆,虽然没有倾城倾国的美貌,可也算得上是中上,尤为难得的是长相清纯,没有很多女子身上的世俗味道。

    她表情很淡定,常凌峰看了看她的资料,上面写得是23岁,复旦大学国际金融专业,英语水平六级。常凌峰用英语问候了她一句,章睿融对答的十分流利。

    常凌峰微笑道:“章小姐,除了英文你还有什么特长!”

    章睿融用韩语道:“韩国话,我走在汉城的街头,别人不会听出我是外国人!”

    常凌峰也用韩语道:“仅仅会说几句韩语算不上什么特长!”

    章睿融道:“我还会喝酒,会唱歌,会跆拳道,会跳舞,我学过国际金融,当时毕业成绩在同期毕业生中名列第一,这些全都有据可查。”

    常凌峰用英语问了章睿融一个经济上的问题,章睿融用英语对答如流。

    常凌峰满意的点了点头,指了指身边的椅子道:“过来帮我整理资料!”

    章睿融露出淡淡的笑意,常凌峰的话意味着她已经通过考察了。

    接下来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常凌峰又将剩下的人考核了一遍,从中居然又挑选到一名叫周毅的年轻人,其他人因为条件不符合招商办的要求,全部被淘汰。

    当天的招聘工作完成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张扬看了看时间,提出大家都不要走了,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饭,那里是他们招商办的签单单位。

    常凌峰并没有过去,他当天要返回南锡家里,来江城招商办工作的事情必须要和家人说一声。

    

    张扬带着招商办、企改办的全部人员,还有新招聘的章睿融和周毅一起前往了水上人家。

    当晚在水上人家听荷轩摆了两桌,张扬首先代表招商办的领导对三名新加入招商办的人员表示欢迎,然后又对今年的招商工作做了一些展望,他是个不喜欢高谈阔论的人,说话喜欢直接切入重点,说完之后就端起酒杯号召大家开始吃饭。

    周毅和章睿融坐在张扬的两边,作为新近加入招商办的成员,他们表现的还是有些客气,不过他们两人的口才都很好,很快就和周围人打成了一片,当然主要还是和到场的那些年轻人,企改办的四名副主任对这两名新成员打心底是不屑的,肖桂堂就这么想,两个连编制都没有的年轻人呆在招商办算什么事儿?

    章睿融虽然是女孩子,酒量却很不错,当晚她至少喝了半斤酒。却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她举杯敬张扬道:“张主任,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张扬对章睿融的印象也不错,觉着这女孩子很懂事,举止也很干练,他笑道:“好好干,希望你们能够为江城的招商引资做出贡献!”他和章睿融喝了一杯酒。

    章睿融又去敬肖桂堂,肖桂堂的话就没有那么好听了:“小章是吧,你们都是招聘人员,以后做事要把招商办的集体荣誉放在心上,虽然你们不在编。但是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咱们这个集体的荣誉。”

    张扬皱了皱眉头,肖桂堂这个人说话就是不讨人喜欢,早晚得把他清理出队伍。

    章睿融道:“肖主任放心,我们都会严于律己的!”

    肖桂堂抿了一口酒放下了,章睿融却把那杯酒干了。别人不说,张扬可看不过眼,他笑道:“肖主任,你是领导,你可不能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小章都喝完了,你怎么都得表示一下。”

    肖桂堂硬着头皮把那杯酒喝完,他认为张扬这次的招聘真正目的是想把他们这帮老人边缘化,这个念头让肖桂堂很不爽,他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给张扬当陪衬,喝过这杯酒,就说家里还有事,起身告辞,他一走,其他几个副主任都跟着走了,现场只剩下了这帮年轻人,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

    朱晓云提议道:“张主任,难得今天大家这么高兴,今晚一起去皇家假日玩吧!”

    张扬笑道:“谁请客啊?”他知道现在苏强已经去了皇家假日当经理,朱晓云是在想尽办法帮那里拉生意。

    朱晓云道:“当然是张主任了,咱们这里面您是老大!”

    这群年轻人同声相应。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今天我请客!咱们去皇家假日喝酒唱歌!”

    张扬有苏小红给他的全面卡,在皇家假日玩根本是用不着花钱的,可这张卡他基本不用,毕竟苏小红做生意也不容易,自己也不能总占人家便宜,他低声向会计孟梅道:“回头把帐结了,我回去签字!”

    孟梅点了点头。

    舞台上歌手唱歌的时候,众人纷纷走下舞池,章睿融主动邀请张扬跳舞,张扬欣然应邀,和章睿融一起随着轻柔的音乐,挑起了舒缓的布鲁斯。

    张扬道:“小章。你家在江城吗?”他对章睿融的资料并不了解。

    章睿融笑道:“我是上海人,章碧君是我姑妈!”她的语气虽然平淡到了极点,可在张扬听来却是大吃一惊,他顿时明白了章睿融的真正身份,绕了一圈,章睿融竟然是章碧君的亲侄女,不用问她就是章碧君派来的那个助手,这看起来清纯如邻家女孩的章睿融竟然是国安特工。

    张扬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你来盯我梢?”

    章睿融笑道:“不是盯梢,是让我配合你行动!”

    张扬道:“长期呢,还是暂时?”

    章睿融随着他的动作转了一个圈道:“应该是暂时!”

    “招商办的工作你也得好好干,不然我肯定会炒了你!”

    章睿融笑道:“我的履历全都是真实的,我相信我能够胜任你们招商办的工作,否则我也不敢过来应聘!”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章睿融既然能够在几百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证明她自身的实力毋庸置疑,他看了看远处坐在那里喝酒的周毅,低声道:“他也是你们一起的?”

    章睿融摇了摇头道:“他不是,张主任用不着怀疑一切!”

    张扬低声感叹道:“想不到你们国安已经渗透到我这招商办里来了,对了回头向你姑姑反映一下,我工资好久没长过了,我这福利待遇是不是应该提高提高了?”

    章睿融点点头:“张主任,崔志焕这两天就要过来江城谈判,要多多留意这个人!”

    张扬笑道:“既然怀疑他为什么不把他给抓起来审问,也省去了那么多的麻烦!”

    “涉及到国际关系的问题必须要慎重!”

    “这个崔志焕究竟想干什么?”

    “他来江城好像是为了一宗交易,上头让我们好好盯住他,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什么交易?”

    章睿融道:“我也不清楚,现在对崔志焕的身份并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我们主要的任务是盯住他,这叫防患于未然。”

    张扬不屑道:“为了区区一个高丽棒子至于劳心劳力吗?”

    “如果不是为了文玲,上头不会这么慎重!”

    提起文玲的名字,张扬顿时沉默了下去,希望这次文玲不要来江城才好,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崔志焕,那么对杜天野来说,这件事实在太残忍了。

    舞曲终了,周围响起掌声,张扬这才看到苏小红已经到了,正笑盈盈看着他为他鼓掌,张扬和章睿融分开,笑着走向苏小红:“红姐今晚也在啊!”

    苏小红笑道:“刚好看到张主任花言巧语勾搭女孩子的一幕!”

    张扬笑道:“同事,千万不要误会!”

    他和苏小红来到吧台,苏小红让调酒师调了两杯鸡尾酒,张扬不喜欢这玩意儿,可来到这种环境还是要跟得上别人的调子,皱着眉头抿了一口。

    苏小红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才想起他不喜欢喝鸡尾酒,向调酒师道:“给他来扎黑啤!”

    张扬还是一口把鸡尾酒干了。

    苏小红道:“不喜欢喝就别喝呗!”

    “酒是粮食做,不喝是罪过!”张扬端起扎啤又灌了一口,看到舞池中的苏强和朱晓云,不禁笑道:“你弟弟和朱晓云发展的不错!”

    苏小红点了点头道:“晓云这丫头挺伶俐的,我蛮喜欢,不过我听说她父母对苏强不太喜欢,可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张扬道:“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门户观念。”

    “不是门户观念,是嫌弃我的名声不好!”

    张扬沉默了下去,灌了口黑啤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何必纠缠不放?”

    苏小红道:“有些事想改变很难!”

    “最近有没有见过方文南?”

    苏小红摇了摇头:“听说他去东江上诉了,看来他以后的生命都将为仇恨而活着。”

    张扬没有说话,内心却在为方文南而惋惜,方海涛的死亡对方文南的打击显然是致命的,现在的方文南,再也不是昔日那个叱咤商场的风云人物,只是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复仇者。

    苏小红放下酒杯,向张扬道:“我去招呼一下!”,张扬向后方望去,却见财政局局长庞彬的儿子庞长东和一帮衣着光鲜的小青年走了进来,他们显然也是这里的常客,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其中竟然有副市长袁成锡的儿子袁立波,还有李长宇的儿子李祥军。心中不由得想到,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这帮公子衙内也是物以类聚,混在了一起。

    苏小红看到袁立波和李祥军的时候心里也是微微一怔,毕竟他们两个都是过去皇宫假日的股东。庞长东苏小红倒是熟悉,最近他经常来玩,出手也十分大方。

    庞长东道:“苏老板,给我们找个位置!”

    苏小红把这帮人请到西暖阁就坐,袁立波趁机在苏小红的臀部拍了一下。

    苏小红笑骂道:“要死了你,我的便宜你也敢占!”

    李祥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给我们叫几位漂亮点的小姐陪酒!”

    苏小红道:“几位公子恐怕误会了,现在皇家假日可没有那些服务!”

    袁立波冷笑道:“立什么牌坊?做夜总会没有小姐陪酒怎么可能?”

    苏小红心中暗怒,这句话等于变相的骂她是子,不过苏小红见惯了风浪,对于他们的挑衅只当没有听到,微笑道:“这里是酒吧!”

    “酒吧?”李祥军端起红酒喝了一口道:“只卖酒不卖身?”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苏小红看出他们几个是来找茬的,仍然保持着礼貌的笑容道:“对不起,外面还有客人要招待,几位请便!”她向进来的服务员使了个眼色,提醒她注意态度,不要得罪了这几位衙内。

    

    袁立波透过玻璃向外望去,看到苏小红走向吧台,坐在那里的男子正是张扬,他是在张扬手上吃过亏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道:“张扬也在这儿!”

    他们几个刚才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张扬,庞长东也感到害怕,只有李祥军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我老爷子提携他,现在还在黑山子乡管妇女工作呢!”

    听到李祥军的这句话,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李祥军看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瞪大眼睛道:“看什么看?倒酒啊!”

    服务员蹲下去给他倒酒的时候,李祥军忽然伸出手,在她前胸上捏了一下,那服务员尖叫了一声,站起身,气得脸都白了:“你”

    李祥军不屑道:“你什么你啊?不就是摸摸吗?开个价,我们有的是钱!”

    小服务员红着眼圈跑了出去。

    苏小红还没有在张扬身边坐下就看到了这一幕,慌忙迎了上去,问明情况之后,好好安慰了她一番,又让一名男服务生进去服务。

    张扬从种种迹象看出有些不对,等苏小红回来之后,低声道:“是不是那几个小兔崽子惹事?”

    苏小红笑道:“没事儿,干我们这行,遇到的事情多了,你不用管,我可以应付。”话没说完,那男服务生捂着脸出来了,他进去后被袁立波打了个耳光赶了出来。

    张扬有些厌恶的看了看西暖阁的方向:“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们几个?”

    苏小红摇了摇头道:“不用,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本事,折腾不出什么头绪,敢乱来,我就报警!”

    张扬点了点头,这时候章睿融他们表示要撤了,张扬也准备告辞离去,这时候事态突然又发生了变化,刚才被李祥军摸得那名女服务员男朋友就是这里的调酒师,他听女朋友说完之后,操着一把椅子就冲进了西暖阁,这小伙子虽然年轻力壮,可是哪比得上从小练习形意拳的袁立波,被袁立波一拳就给打倒在地上,李祥军和庞长东一拥而上,对那名小伙子进行围殴。

    凄惨的叫声惊动了外面,苏小红、苏强和张扬先后赶到了那里,苏小红想要去分开他们,被庞长东一把推倒在地上,李祥军一脚踢在那名调酒师的肚子上,恶狠狠骂道:“什么东西?居然敢攻击我!”

    张扬走入西暖阁,看到那名调酒师被打得鼻破血流,他女朋友冲上来护住他,也被李祥军踢了一脚。

    张扬怒道:“够了!你们干什么?无法无天了!”

    袁立波和庞长东都对张扬有种说不出的敬畏,看到张扬出现,两人马上停手,袁立波笑道:“张主任也在这里!”

    张扬根本没搭理他,看了看地上的那名调酒师道:“下手够狠的啊!现在公安局正在严打,真要是把人家打出了毛病,恐怕得坐牢!”

    袁立波咳嗽了一声:“误会”

    苏小红也不想事情闹大,她走上来道:“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千万别伤了和气!”

    袁立波向庞长东使了个眼色,两人拉了拉李祥军,示意他眷走,别把事情闹大。

    苏小红让人把调酒师扶了起来,眷把他送到医院。

    依着张扬的脾气,遇到这种事说什么得给这几个小子一些教训,可考虑到苏小红不想招惹是非,而且李祥军又是李长宇的儿子,上次因为皇宫假日的事情,自己和李长宇之间就产生了芥蒂,张扬也不想他们之间的裂痕加深,他毕竟还是顾及李长宇的面子。

    苏小红生恐张扬忍不下去,小声道:“算了,我来处理!”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皇家假日。

    在皇家假日停车场张扬又遇到了袁立波他们几个,李祥军在嚷嚷着什么,袁立波和庞长东在一旁劝他,李祥军看到张扬,忽然向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呸!麻痹的,什么东西?忘恩负义,你他也不想想自己究竟是怎么混到了今天这一步!”

    张扬皱了皱眉头,真不明白李长宇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生出这种没脑子的儿子,他没有理会李祥军,继续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李祥军看到张扬不说话,以为他怕了自己,这厮得寸进尺道:“玩人家玩剩的破鞋是不是很爽啊!”

    张扬身边还有朱晓云、章睿融一大帮子人,他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了,缓缓转过头去,盯住李祥军道:“李祥军,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别自找没趣!”

    李祥军一听这话反而来劲了,他不顾袁立波和庞长东的阻拦,向张扬冲了上去,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就是说你的,你他忘恩负义,我爸怎么对你,你又是怎么对我?背后给我使绊子,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只会背后做小人,告黑状!”自从皇宫假日被封之后,李祥军对张扬充满了怨气,今晚又喝了点酒,心中积攒许久的怨恨全都爆发了出来。

    张扬冷笑道:“李祥军,我给你爸面子,今天不跟你计较,再他废话,小心我抽你!”

    李祥军大叫道:“有种你来啊!别他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苏小红那娘们不清不楚的,否则你怎么会这么帮她?”

    所有人都以为张扬要冲上去动手,可张大官人居然表情冷静,淡然道:“别给你爸丢人,赶紧回去吧!”

    李祥军破口大骂道:“也不知道我爸看上你什么了,一个忘恩负义的混账,没有我爸,哪有你今天的风光!”

    站在张扬身边的朱晓云气得俏脸煞白,她愤然道:“张主任,搁我是忍不了!”

    章睿融却留意到张扬背在身后的双手拿着手机,那手机显然已经接通了,不知张扬这种时候给谁打的电话。

    张扬也很想出手教训李祥军一顿,可他想到李长宇的时候,又忍下了这口气,就算李祥军再不懂事,可他毕竟是李长宇的儿子,打狗还需看主人,念在他和李长宇的旧情上,也不能轻易出手,可张扬也不能这么算了,他悄悄拨打了李长宇的电话,让李长宇自己听听他儿子在说什么。

    

    李长宇在电话中听得清清楚楚,他听到儿子大声辱骂张扬的声音,他也清楚张扬打来这个电话的真正用意,张扬是在告诉自己,他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要他好好教育自己的儿子。

    李长宇脸色铁青的挂上电话,葛春丽观察入微,默默给他泡了杯茶,端到面前,柔声道:“别抽烟了,最近你咳嗽的厉害!”

    李长宇嗯了一声,又抽了一口,方才把烟蒂摁灭,低声道:“刚才张扬打电话过来!”

    葛春丽道:“他说什么?”

    李长宇道:“没说话,只是让我听悬骂他!”

    葛春丽惊奇的啊了一声,她也知道张扬的脾气,更知道现在的张扬已经不再是昔日春阳县的那个青涩少年,在仕途中已经不断成长起来,如今已经成为一株参天大树。江城市敢得罪他的人已经不多,李祥军敢当面骂他,岂不是自讨苦吃。葛春丽柔声道:“悬这孩子脾气不好,这样的性子在外面容易吃亏!”

    李长宇怒道:“真该送这混账东西坐牢算了,整天不务正业,就会跟着一帮闲杂人等鬼混!”他一激动又咳嗽了起来。

    葛春丽体贴的帮他敲着后背,等到李长宇缓过这口气来,方才道:“长宇,我觉着自从大嫂去世以后,你和张扬疏远了许多。”

    李长宇没有说话,葛春丽所说的这件事的确是事实。他和张扬的关系已经走过了最初的蜜月期,如今他们之间变得生疏了许多,这种生疏是很多原因造成的,的确他最近的运气不太好,仕途走得并不顺畅,而张扬却是一路青云直上,李长宇意识到自己和张扬之间关系的变化,主要是因为自己原地止步不前的缘故。

    葛春丽小声道:“长宇,有句话我始终想对你说!”

    李长宇点了点头。

    葛春丽道:“我们最难的时候就是你被双规的那段日子,我最难忘的就是你出来看我的时候,从那一刻我就知道,这辈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离开你了。”

    李长宇握着葛春丽的小手,深情的看着她,他也难以忘记解除双规去见葛春丽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感觉这个世上所有人都背离了他,只有葛春丽仍然默默坚守在他的身边,无论他在里面多久,葛春丽都会在外面默默等着他。

    葛春丽道:“那段时间,你赋闲在家,我们好幸福,你对仕途上的一切看得很淡,似乎忘记了过去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你最想做的就是一个好丈夫。”

    李长宇默默点了点头。

    葛春丽道:“可是自从你恢复了职务,你又渐渐变回了那个昔日的你,可能你自己不觉得,甚至开始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后来我发现你对名利和地位越来越热衷。”

    李长宇喝了口茶,低声道:“官场是个奇怪的地方,明明我已经看清楚看明白的事情,一旦进入其中,很快就会迷失我的方向。”

    葛春丽道:“我看得出,你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正是这种压力让你变得闷闷不乐。”

    李长宇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迷失的如此厉害。”

    葛春丽道:“很多人都认为张扬升迁的如此之快,全都是因为靠了你的照顾,你是他的启蒙恩师,是你一手把他带入了仕途。”

    李长宇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

    葛春丽道:“我知道不是,张扬对于你我的帮助,比起我们为他做得要多得多。”

    李长宇绝不否认葛春丽的这句话。

    葛春丽道:“张扬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可是他能够在官场中混的八面威风,他的背景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做事坦荡,他嘴上虽然在乎官职,可心中对官位并不敏感。而你嘴上虽然说不在乎官位,可心中却十分在乎。”

    葛春丽的这番话正戳中李长宇的痛处,他愣了愣,缓缓落下茶杯,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曾经以为自己无限接近江城市市长的位置,正是因为此,我才变得格外小心,格外在乎。”

    葛春丽道:“是江城市长的位置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假如你对这个位置没有苛求,没有,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只是想自己份内的事情,我想你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你也不会如此的矛盾纠结。”

    李长宇笑道:“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葛春丽柔声道:“你得意的时候我提醒你,你肯定听不进去,你失意的时候,我看到你痛苦的样子又不忍心说,现在你冷静下来了,我觉着说这些话的时机到了。”

    李长宇道:“我已经不再想江城市长的位置了,我只想踏踏实实的做好本职工作,江城的教育、医疗形势都不容乐观,身为分管这一块的副市长,我首先考虑到的是做好这些事情。”

    葛春丽温婉笑道:“其实做市长未必比做县长快乐,做县长很多时候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来的快乐,知不知道我最向往的是什么?”

    李长宇静静看着她。

    葛春丽道:“我最向往的就是你有朝一日从领导的岗位上退下来,我和你做回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每天我们牵着手去看看日出日落,那样的日子才是最幸福最温暖的。”

    李长宇伸手抚摸着葛春丽光洁的俏脸,内心有一股热流在涌动

    

    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我错了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