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五十六章公道自在人心(一万字)

    王仲阳知道儿子被广盛分局带走的消息。的确有些愣了,自己是省宣传部副部长,又住在省委家属院,敢于去他家里搜查拿人的还真不多,搞清楚是张德放干得,他就发现事情有些棘手,张德放虽然只是广盛分局的副局长,可他还是省委书记顾允知的亲外甥,这厮这么做究竟是不是得到了顾允知的授意?考虑再三,他决定不去惊动顾允知,先和广盛分局方面联系一下再说。

    张德放接到王仲阳的电话是意料中的事情,王仲阳是正厅级干部,张德放对他还是相当客气的:“王台长!您是为王军的事情吧?”

    王仲阳强忍着心头的怒火道:“小张啊,我想问问,我儿子究竟犯了什么罪?”

    “是这样,有人举报他在家里藏匿黄色音像制品,所以我们去调查,调查过程中,王军极不配合,他不但辱骂我们还动手袭警,我们在他房间内搜出了大量的黄色音像制品。还有管制刀具!”张德放没说在他家里已经是很给王仲阳面子了。

    王仲阳心说年轻人看两盘黄色录影带算什么?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他隐约感觉到张德放今天的行动和徐彪的事情有关,可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在面上的,王仲阳道:“小张啊,我可不可以先把王军保回家,至于怎样处理,回头再说好吗?”

    “不行!”张德放的语气很生硬:“王台长,我们公安局有公安局的规矩,我也不能破坏!”

    王仲阳也有些火了,冷冷道:“这种事要我去找省厅吗?”他的这句话就包含着很大的威胁含义了。

    张德放从开始的被拖下水,已经变成了接受现实,现在他感觉到和张扬联手搞省宣传部副部长是种很有意思的事情,刺激而有满足感,他呵呵笑了一声:“公安部长也得按章办事!”

    王仲阳火大了,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副局长敢跟他这么说话,惹火了我,我让电视台把你们的黑幕曝光,他低声道:“看来你们公安办事是不考虑舆论影响了?”

    张德放根本没搭他的茬儿,干脆把电话给挂了。

    王仲阳这个怒啊!这小子也太狂了,我王仲阳在平海官场混了这么多年,难道是吃素的?他恼怒之下,一个电话打进了省公安厅,直接找省厅厅长王伯行,他和王伯行是老乡,一个庄的那种,如果仔细追溯一下,两个人肯定是一个家族的。

    王伯行听王仲阳发完牢骚,也有些奇怪。张德放这小子今天哪根弦不对,居然跑到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家里抄家去了?能混到省厅厅长位置的,头脑绝非一般,他的政治能力要远超他的办案能力,王伯行很快就推测到,这件事十有是顾允知的授意,否则张德放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他微笑道:“仲阳,你别着急,我了解一下情况!”

    王仲阳挂上电话之后,想了想又给东江公安局打电话,他在东江的人脉还是很广的。可让他纳闷的是,想找人的时候,这会儿居然一个都找不到了。

    就在王仲阳准备亲自去广盛分局走一趟的时候,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打电话过来,陈平潮第一句话就问道:“怎么回事?徐彪在你们家里到底怎么回事?”

    王仲阳道:“没怎么,两个孩子闹了点别扭,他过来问问清楚,结果就在我家发病了,我们爷俩已经把他送医院了!我正准备去医院看他呢!”

    陈平潮和王仲阳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他提醒王仲阳道:“我不清楚你们两家发生了什么。反正这事儿闹大了,顾书记和宋省长都知道了,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告到了省里,口口声声要为徐彪要个说法!”

    王仲阳叫苦不迭道:“陈部长,我是个国家干部,我是个老党员,我可能害他吗?”

    陈平潮道:“我信你,可有人一口咬定就是你把徐彪害成那样的!”

    “谁?”

    “张扬!”

    王仲阳愣了愣,他对张扬还是有所耳闻的:“你是说宋省长的那个未来女婿?”

    “不错,江城招商办常务副主任!他已经报警了,说你们爷俩暴力殴打徐彪,导致徐彪脑出血发作,警方也已经立案调查,你看着办吧!”

    “他总不能诬告我?”

    陈平潮叹了口气道:“他身后有谁?你自己最好掂量掂量,我不知道你怎么招惹了他,不过我是看出来了,这次他是铁了心要搞你们爷俩!”

    王仲阳怒道:“一个副处级干部,他有多大能耐?”

    陈平潮道:“仲阳,我们是多年的老搭档,徐彪搞成这个样子,你好好想想自己处理的方法是不是得当?我不管你们两家发生了什么,可现在事情的影响已经闹大了,你最好赶紧灭火,别搞到最后不好收场!”说完陈平潮就挂上了电话。

    王仲阳拿着电话愣了老半天,他喃喃自语道:“我招谁惹谁了?”

    

    顾允知开完常委会后,正准备返回办公室,宋怀明追了上来:“顾书记!”

    顾允知嗯了一声:“怀明,什么事?”

    宋怀明道:“开会前,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打电话过来!”

    顾允知笑了笑道:“我也接到他的电话了。年轻干部火气就是盛啊!”

    宋怀明道:“他代表江城市委抗议徐彪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顾允知一边走一边道:“徐彪和王仲阳的事情是家事吧?”

    宋怀明道:“听说他们两家是未来亲家!”

    “亲家怎么突然变成仇家了?”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谁说得清啊!”

    顾允知道:“既然是家务事,就低调处理,搞什么?家长里短的事情也要我们常委会讨论吗?”

    宋怀明笑了起来:“我也是这么说的,我把杜天野说了一顿!”

    顾允知道:“回头我们去探望探望徐彪,别让江城那帮干部搞得跟受了委屈似的,这个杜天野,真有他的,人家的家务事他也跟着掺和!有功夫多去抓抓江城的经济嘛!”

    宋怀明只是笑,两人分手之后,省厅厅长王伯行追上了宋怀明:“宋省长!”

    宋怀明道:“王厅长找我有事?”

    王伯行点了点头:“我想跟你说点事!”

    “去我办公室说!”

    “不了,就在这儿说吧,小事情!”

    宋怀明走向前方的平台,王伯行跟了过去,叹了口气道:“张扬报案说徐彪被宣传部副部长王仲阳父子殴打!”

    宋怀明轻轻哦了一声,然后道:“王仲阳父子究竟有没有打徐彪?”,这句话充分表现出他对张扬的袒护,他不问有没有证据,反而这样问,王伯行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他摇了摇头道:“现场没有证人,徐彪还没有醒来,这件事张扬又没在场。证据不足啊!”

    宋怀明道:“证据不足就是说可疑喽?”

    王伯行点了点头。

    宋怀明道:“那就去查吧,查出证据来!”

    王伯行愣了,不是吧?这宋省长护女婿护成这个样子?

    宋怀明道:“有了证据不就可以证明王仲阳父子无罪了吗?”

    王伯行心说,这次王仲阳父子倒霉了,宋怀明十有不是想证明他们无罪,他是想借着这件事做点文章。

    宋怀明看了看时间道:“这种事情好像也轮不到你管,让分局处理吧,要相信年轻人做事的能力!”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了。

    王伯行在原地愣了老半天,宋省长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人家是让他别多管闲事。

    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凑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把王伯行吓了一跳,王伯行瞪了他一眼道:“人吓人吓死人,干嘛一惊一乍的?”

    “怎么说?”

    王伯行没好气道:“让我少多管闲事!”

    陈平潮摇了摇头:“伯行,王仲阳爷俩到底干了什么?怎么把张扬得罪这么狠?”

    “你问我?我问谁啊?”

    

    王仲阳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他愤怒之下让省台记者去广盛分局采访,其实王仲阳的出发点并不是要曝光这件事,而是虚张声势,利用这种方式给公安局一些压力。

    两名记者到了广盛分局就被哄了出去。

    王军虽然自视甚高,可进了公安局禁不住张德放软硬兼施,他承认那些黄色录像带是自己的,事实上连张扬栽赃他的那几盘他也认了,家里这玩意太多,他实在记不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根据鉴证科搜集到的证据,徐彪身上有不少淤青的外伤,当然其中有和王军推搡时留下的,也有张扬在探望他的时候悄悄动得手脚,证据对王仲阳父子越来越不利了。

    张扬去探望徐彪的时候,他仍然没有醒来,张扬帮徐彪诊了诊脉,确信徐彪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看着一旁哭得双目红肿的徐雅蓓,张扬叹了口气道:“徐姐,你也去休息一会吧,徐部长没事!”

    徐雅蓓咬了咬嘴唇道:“张扬,谢谢你!”

    张扬道:“以后别做傻事了就行,为了那种人,不值得!”

    徐雅蓓含泪点了点头。

    张扬把带来的几付药递给她:“我找人给你要了个方子,你吃完这些药,餐会好的,放心吧!”

    徐雅蓓垂下头不停抹泪。

    这时候省委书记顾允知从外面进来了,一起来的还有省委组织部长柴慧明,他们都是专程前来探望徐彪的,之所以这样隆重,也是考虑到江城市委领导层的怨愤,省里做出这样的姿态,势必会有助于平息江城方面的愤怒。

    省委书记顾允知很体贴的问候了徐彪的病情,看到张扬在场。他心中明白,徐彪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对张扬的医术很有信心,自从张扬前往北京为顾明健不辞辛苦的奔波忙碌之后,顾允知对他的态度显然好了许多,张扬给他打招呼的时候,顾允知笑着点了点头。

    顾允知向徐雅蓓道:“雅蓓啊4你的年龄和我的女儿差不多,不用担心,你爸爸会好起来的,有什么问题只管来找我,我一定帮你解决。”

    徐雅蓓含泪点头。

    顾允知又道:“年轻人感情上有些矛盾是难免的,还是要采取冷静一些的处理方式。”

    徐雅蓓捂住嘴,转过身哭了起来。

    顾允知看到她这样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一起离去,不要影响徐彪休息。

    张扬把顾允知一行一直送到了停车场,顾允知上车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跟着顾允知进入了他的车里。

    顾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张扬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顾允知会亲自前来探望徐彪,既然他来了,张扬就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了解顾允知的脾气,顾允知的家庭观念很重,他最讨厌的就是王军这种人,当然顾允知之前对自己的不满也是因为他滥情的缘故。

    张扬道:“顾书记,你要答应保密!”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的司机也识趣的离开了车内。

    张扬这才把这件事的始末原原本本告诉了顾允知,顾允知越听越气,听到王军自己做了坏事还诬陷徐雅蓓的时候,怒道:“无耻!王仲阳怎么管教儿子的?”

    张扬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挑起了顾允知的怒火,他低声道:“警方已经过来取证了,徐部长身上有多处外伤,根据初步判断都是今天的新伤,而徐部长来到东江之后,只去过他们家!”

    顾允知不再说话,可阴郁的脸色已经证明他对王仲阳父子已经产生了深深地反感。

    挑唆也要恰到好处,张扬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他向顾允知告辞离开了他的座驾。

    王仲阳碰了一圈钉子之后,方才明白,这件事已经不是纯粹的家庭纠纷了,徐彪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整个江城市级领导层的公愤,他们将这种愤怒转达到了省里,而张扬出手和他父子作对,不仅仅代表他自己,也代表了整个江城领导层的态度,想要平息这件事,处理好这件事只能去找省委书记顾允知。

    王仲阳之所以没有考虑去找省长宋怀明,是因为他通过王伯行的暗示知道,代市长宋怀明对这件事是采取纵容的态度。王仲阳无奈之下只能去找顾允知,一件家务事演化到这种地步,是他没有预想到的。

    顾允知对王仲阳的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虽然他内心中已经对整件事有了一个完整的判断,对王仲阳父子的做法极其反感,可脸上的表情还是风轻云淡:“仲阳找我有事吗?”

    王仲阳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他点了点头:“顾书记,我想解释一下今天在我家发生的事情!”

    顾允知淡然笑道:“仲阳啊,你是个老党员,老干部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的家务事好像没必要向我汇报吧?”

    王仲阳颇为急切道:“顾书记,我真的很有必要说明这件事,现在很多人都在说我和儿子打了江城组织部长徐彪,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顾允知道:“那我就听听!”

    王仲阳道:“顾书记,我儿子王军和徐彪家的闺女徐雅蓓谈恋爱,本来我是不过问孩子们之间的事情的,可谁曾想他们突然闹起了分手,现在这时代,谁还这么封建,分手就分手呗!”

    顾允知有意无意道:“年轻人之间吵吵闹闹是难免的未必当真!”

    王仲阳叹了口气道:“是真分手,我那儿子传统了一些,老徐家的闺女是江城女主播,公众人物,围绕在她身边的男孩子多了一些,所以感情上也不是那么专一,这次来东江还和他们一起的那个张扬不清不楚的!”王仲阳原本是想用这样的话博取顾允知对自己的同情心,可他并没有想到这样说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

    顾允知虽然没有马上发作,可内心中对王仲阳的人品已经大打折扣。

    王仲阳又道:“我儿子受不了她跟别人纠缠不清,所以就和她分手,没成想那丫头受了打击,居然吞了安眠药,老徐知道这件事就去我们家理论,我好言好语的劝他,想大家冷静下来谈,可是他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还冲上去打悬,追打悬的时候,他情绪过度激动,引起了脑出血,还是我们父子俩第一时间把他送到医院的,顾书记,你说我们冤不冤呢?”

    顾允知道:“你冤不冤我不知道,可你儿子冤不冤我知道!”

    王仲阳一愣,并没有搞明白顾允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允知道:“能让一个女孩子抱定去死的决心,有脑子的人就会想到是怎样的打击,你儿子这么好,公安局为什么抓他?他犯了什么事不要我说出来吧?”

    王仲阳的脸色青一块紫一块,在顾允知的面前他根本不敢辩驳,他又怎会想到,张扬已经和顾允知谈过整件事,顾允知现在根本不相信他的任何话。

    真正触怒顾允知的是王仲阳对张扬的诬蔑,顾允知虽然不爽张扬和女儿之间暧昧莫明的关系,可他仍然相信张扬的品德,这对顾允知来说也是件极其矛盾的事情,可自从经历了儿子的事情后,顾允知相信张扬对女儿,对他们顾家是没有任何恶意的,去医院的时候他见到张扬在场,从张扬的表现他更相信张扬帮助徐彪是出于义愤。所以,王仲阳刚才诬蔑张扬的那番话已经将顾允知惹火了。

    王仲阳道:“顾书记,我知道,我对儿子管教的也不够”

    顾允知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王仲阳,我本来对你们两家的家事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可徐彪在你们家发病,你说你们父子俩没有责任?谁会相信?你想证明自己无辜,你拿出证据来?”

    “保姆在成以作证”

    “少跟我废话!我不是公安也不是法院,事情的原因我不管,可是徐彪的发病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江城市级领导层对此极其愤慨,你搞什么?这种时候居然派记者去公安局采访,揭发黑幕吗?一个老党员,老干部,为了袒护自己的儿子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你可不可笑?”

    王仲阳无言以对。

    顾允知道:“徐彪发病之后,你是送他去医院不错,可为什么要甩下他去上班?不谈你们两家过去的关系,就是同志之间也不该表现的如此淡漠,这件事拿到哪里也没有道理可说!你去给徐彪道歉,至于徐彪这次的住院费用,你看着解决!”顾允知说到最后已经不是建议,而是命令了。

    王仲阳只能点头答应,他这会儿知道什么叫如坐针毡了,偏偏顾允知还不放过他:“你在体制中干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说出去的话就得负责任?有些话不能乱说!”

    王仲阳这会儿后悔的连死了的心都有,自己这不是找虐吗?没事找顾允知倒什么苦水?

    顾允知说完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道:“家里的事情自己处理好,不要影响工作,更不要影响其他同志工作的情绪。”

    王仲阳如释重负的站起身向顾允知告辞,他走出顾允知办公室的时候,脊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刚刚离开省委办公楼就接到了王伯行的电话,王伯行的声音显得颇为无奈:“老弟,这次悬的事情有些麻烦了!”

    王仲阳颤声道:“怎么了?”

    王伯行道:“他嘴巴太不紧了,进去之后该招的不该招的全都说出来了,承认自己过两个女演员,现在那两位女演员都被请去协助调查了,你有个心理准备!”

    王仲阳眼前一黑,险些没一头栽倒在地上:“悬不会的”

    王伯行叹了口气道:“他自己亲口承认的,口供都录了,那还有假?老弟,不是我不想帮你,你家那个孩子太不争气,还有,顾书记和宋省长都发话了,这件事要公事公办,没人情可讲的!”

    王仲阳额头上的冷汗又冒了出来。

    王伯行道:“老弟,你们也真是,干嘛去招惹张扬啊!”

    挂上电话,王伯行在冬日的暖阳下足足站了五分钟,然后才想起来给陈平潮打电话,他想求陈平潮帮帮忙,陈平潮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表示试试看。

    

    徐彪终于醒来,他的目光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哭得眼睛红肿的女儿,徐彪伸出手去,握住女儿的手,他想说不怕,可是声音却变得有些吃力,这是脑出血发作后遗留的一些症状,要通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才能恢复正常的语言能力。

    徐雅蓓握着父亲的手,只是哭,她认为是自己连累了父亲。

    “不怕”徐彪说得很艰难。

    徐雅蓓含泪点了点头:“爸,省委顾书记来过了,他说会为你做主!”

    这时候张扬陪同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荣鹏飞、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庆生走了进来,荣鹏飞前来东江开会,也是特地代表江城市常委前来探望徐彪,荣鹏飞握住徐彪的手摇晃了两下,微笑道:“老徐,身子骨还很硬朗吗,好好休养,我们还等着你去开常委会呢,举手表决的时候,少了你那一票可不成!”

    徐彪很激动,他想要抓紧荣鹏飞的手,而是他的手上却没有多大的力量。

    荣鹏飞又转达了市委领导们对徐彪的问候,他也没有久留,毕竟徐彪刚刚清醒需要休息,情绪方面不能太激动。他和杨庆生张扬来到走廊上,荣鹏飞道:“听说王仲阳的儿子被抓起来了?”

    杨庆生道:“活该!”在徐彪的事件上,江城市的这帮干部还是一致对外的,杨庆生这两天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张扬的能量之大让他只有惊叹的份儿。

    荣鹏飞过去就是广盛分局的局长,局里的事情他再清楚不过,张扬和张德放联手把王军给弄进去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从中也猜到了一些真相,抛开张扬和张德放的手段不言,王军这个人的确有问题,否则这次也不会查出这么多的事情。荣鹏飞道:“我刚从广盛分局过来,王军这次麻烦了,他主动承认过两名女演员,还多次组织yin乱活动,恐怕这几年都出不来了。”

    张扬冷冷道:“他进去了也好,少个祸害!”

    电视台台长王仲阳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目光和荣鹏飞、杨庆生相遇,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然后拎着礼品走入了特护病房,可没多久,他的东西就被扔了出来,听到徐雅蓓愤怒的声音:“你走!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问候!”

    王仲阳脸色很难看的走了出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张扬他们几个,目光望向张扬道:“张主任,可以和你谈谈吗?”

    张扬点了点头,指向尽头的露台。

    王仲阳跟在张扬身后来到露台,他斟酌着应该怎样开口。

    张扬转过身,望着王仲阳,他的级别虽然比王仲阳差了许多,可是他却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有些不耐烦道:“王台长,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有正事呢!”

    倘若在平时,王仲阳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甩手而去,可今天不同,主动权已经完全握在人家手里,他有火也不能发。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道:“张主任,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张扬笑了起来:“误会?我跟你不熟,跟你儿子王军也不熟,我没觉着有什么误会啊!’

    “听说你去过我家!”

    “是啊,我配合公安机关查案啊,我告你们啊,是我向公安机关举报你们爷俩殴打徐部长的。”张扬毫不讳言的承认道。

    王仲阳被这厮肆无忌惮的态度激怒了,张扬根本就是在藐视自己,他大声道:“可是我们没有做过!”

    “我怎么知道?反正徐部长身上有伤,根据鉴定,应该就是在你们家落下的,你说没打他,那就是你儿子打得,我们江城干部虽然比不上你们省城的干部,可也不能随随便便被人欺负。”

    王仲阳道:“这是我们的家事外人好像不适合插手吧?”

    张扬笑道:“谁爱插手你们的事情?你儿子现在归公安局管!”

    想到呆在公安局的儿子,王仲阳心里不好受了,他的语气又软化了下来,低声道:“我承认我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没有顾及到徐家的感受,我愿意负担徐部长的全部医疗费”

    “跟我有什么关系?”张扬感觉再没有和王仲阳说下去的必要。

    王仲阳望着张扬的背影流露出一丝怨毒的眼神,他大声道:“年轻人,做事不要太过分!”

    张扬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冷冷道:“我这人就是过分,没错,我就是想搞你们爷俩,让你们知道做人不能太卑鄙!”

    

    荣鹏飞搭张扬的顺风车返回公安招待所,他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闭上眼睛道:“张扬,你这手可够狠的!”

    “徐彪对我有知遇之恩,我的副处就是他帮忙弄上的,他出了事情,爷俩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我不能坐视不理,我对王仲阳没意见,可王军算个什么东西?以衙内自居,麻痹的,在我眼里,他连条狗都算不上!王仲阳不是想护着他吗?这次我就让他知道护短的代价!”

    荣鹏飞从张扬的话里隐隐觉察到张扬还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低声道:“王军肯定要进去了,这事儿就此结了吧!”

    张扬道:“咱们徐部长白被他爷俩打了?王军是罪有应得,可王仲阳还没有得到教训!”

    荣鹏飞看了张扬一眼,他不想参与太多的意见,他对张扬的背景是清楚的,张扬一个副处级干部,敢在省城明目张胆的去搞王仲阳这位厅级干部,显然是得到上级领导默许的,荣鹏飞想到了宋怀明,难道这次又是宋省长的主意?

    张扬把荣鹏飞送回招待所后,前往省政府去拜会代省长宋怀明。

    张扬来到宋怀明办公室的时候,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正在办公室内向他汇报工作,看到张扬进来,刘艳红多看了他一眼。张扬和省纪委没打过多少交道,可对这位纪委副书记也是闻名已久,刘艳红素有平海政坛第一富婆的称号,她的财产都是得自于她的前夫。

    张扬叫了声宋省长,然后又向刘艳红笑了笑:“刘书记好!”

    刘艳红知道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笑道:“你就是张扬吧!果然年轻有为啊!”

    张扬笑了笑。

    刘艳红收起文件起身道:“我走了,有机会一起喝茶!”

    张扬心说,这纪委书记的茶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宋怀明等刘艳红离去,方才指了指一旁的沙发道:“坐!”

    张扬坐了下去,宋怀明也来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茶壶内的茶刚刚泡好,宋怀明伸手去拿茶壶,张扬极有眼色,抢在宋怀明前面拿起茶壶给宋怀明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张扬喝了口茶,却想不到是苦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宋怀明道:“不喜欢啊,我给你拿六安瓜片尝尝!”

    “不麻烦了!”

    宋怀明笑道:“麻烦什么?”他起身拉开柜子,从中拿出了两盒茶叶,递给张扬一盒:“拿回去尝尝!”

    张扬有些受宠若惊,虽说宋怀明是嫣然她爸,可人家毕竟是平海省长,能给自己东西,这是看得起自己,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

    宋怀明取了干净的茶杯,直接放了些茶叶在里面,张扬用开水泡了,这里当然不可能像茶社喝酒那么讲究,不过茶叶都是特级。

    宋怀明道:“徐部长的身体怎么样?”

    张扬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要休养一段时间。”

    宋怀明点了点头,他知道张扬的医术很神奇,如果出手帮助徐彪,徐彪恢复的时间肯定会大大缩短,当初他的岳父楚镇南脑梗塞的时候,张扬就施展妙手,让老爷子在一周之内恢复行动自如。

    不过这次徐彪需要的恢复时间肯定要长一些,毕竟他是突发性脑出血,比起楚镇南要凶险很多。而且又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宋怀明道:“你这次算是见义勇为呢?还是多管闲事?”

    张扬道:“徐部长帮过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是什么圣人,可我懂得知恩图报,没理由眼睁睁看着徐家父女受了欺负,我不给他们出头!”

    宋怀明道:“你始终都是这个样子,不过年轻人有些血性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抿了口茶道:“我听说你放出话来要搞王仲阳父子?”

    张扬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看来不用我动手了,王军已经被抓起来了!”

    宋怀明道:“你做事始终是这个样子,非要造成这么大声势啊?你从来不考虑影响的吗?”宋怀明表面上在批评张扬,实际上却在提醒他。

    张扬当然明白宋怀明的意思,他解释道:“我也是被他们父子俩的恶行气糊涂了,不然不会说这种话。”

    宋怀明道:“你去告王仲阳父子殴打徐彪,你有证据吗?”

    张扬没说话,他的确没证据。

    宋怀明又道:“做事多动动脑子!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能做,人家是没告你,如果告你诬陷,你怎么办?”

    张扬道:“事实证明,王军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王仲阳也不是什么好人!”

    宋怀明板起面孔道:“说了你半天你还是凭着感觉做事?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不要乱说!”

    张扬有些明白了,听宋怀明的意思他对王仲阳好像也有些不满,难道他要借着这件事把王仲阳拿下?张扬心中揣摩出了三分道理,可嘴上却不能明说,他低声道:“早晚都会有证据!”

    宋怀明意味深长道:“那就等有证据再说!一个员说话要负责任!”

    张扬很快就有了证据,这证据是张德放送到他门上的,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张德放远比他要老练得多,张德放很快就让指证王军的那两名女演员回去了,可他偷偷让人盯着这两名女演员,张德放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他拥有着异常灵敏的嗅觉,从种种迹象他已经看出,张扬这次针对王仲阳父子的行动如此顺利,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支持。

    张德放和王仲阳不熟,王家父子的死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王军这种二等衙内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只要查肯定能查出问题,不过张德放并没有想到王军会这么脓包,只是稍稍用了一点审讯技巧,这厮就把自己做过的坏事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可以说王军今天这么狼狈的场面完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今儿心情不太好,出去小酌两杯,提前把更新奉上,月票方面还请大家继续帮忙,章鱼距离前面已经越来越远了,兄弟姐妹们,章鱼谢谢了!

上一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急刹和追尾(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新年二婚(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