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五十三章火星撞地球(一万字)

    于子良道:“他的话我能够听出来。他对我搞私立医院并不是太赞成,想采用合作的方式。”

    张扬道:“其实合作也不错,双方取长补短,技术力量方面也会有所加强。”

    于子良道:“我对国内的医疗管理模式没有信心,这才是我坚持要掌握管理权的根本原因。”

    张扬道:“医疗管理上的事情我不懂,可我知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也是这个样子,教育和医疗的改革比企业改革难度更大,这两个系统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广泛,所以十分的敏感,步子不能迈得太大。李副市长没有做出明确表态的原因估计就是如此,医疗上的事情的确需要谨慎。”

    于子良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你来江城开医院的目的不可能仅仅是思乡情结吧?”

    于子良喝了口茶道:“思乡情结是一方面,我也看好江城的医疗市场,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想产生最大的社会效益。”

    张扬道:“说穿了还是想赚钱!”

    于子良被他的这句话说得有些尴尬:“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如果我单纯是想赚钱,在国外,在国内大城市岂不是机会更多?我为什么要来江城?”

    张扬笑道:“我只是就事论事,你可别生气!”

    于子良道:“我没生气,我承认我带有一定的经济目的,在如今的时代,我不可能做到无私奉献。没有收入,我拿什么开办医院,又拿什么去发展它?爱心也得用经济为基础!”

    张扬点点头:“我倒觉着李市长的提议挺不错的,你于博士水平再高,在江城这片地方,人家老百姓对你的认知度肯定不如江城的大医院,以后你会面临病源的问题,而且你放着江城现有的医疗资源不使用,全都依靠从外面引进势必大幅度的增加成本。”

    于子良有些书呆子气,他分辩道:“我害怕合作会带来太多的束缚!”

    张扬道:“束缚是难免的,人活在世上不可能离开束缚二字!任何人都不能游离于社会之外。”

    于子良道:“我再考虑考虑。”他叹了口气道:“真不明白,不就是开一家医院,怎么会跟医疗改革挂上钩!”

    张扬道:“你和李市长所处的位置不同,你看到的是一家医院,而李副市长看到的是江城医疗系统所面临的问题,你想在江城开医院,必须要考虑到江城的具体情况,想当然是不行的。”

    于子良道:“我还是适合搞专业,这种管理上的事情我不在行。”

    张扬道:“你和左院长的关系不错,你可以去咨询他!”

    于子良笑道:“我跟他也不是很熟,在美国的时候,他的女儿左晓晴跟我妻子学习过,知道我们来江城考察医院,所以才介绍她父亲给我们认识。”

    张扬听到左晓晴的名字不觉呆了呆,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左晓晴现在在美国的学业进行的怎样?

    于子良并不知道左晓晴和张扬之间的那段情缘,继续道:“左院长这个人倒是不错。我和他很聊得来。”

    张扬笑道:“来到国内,一切就要根据国情,从实际出发,你不妨考虑一下李副市长的建议,我觉着和地方医疗机构合作不是什么坏事。”

    

    当天下班之后,张扬本想去秦传良那里看看,却接到了左拥军的电话,请他一起吃饭,顺便谈点事情。

    抛开和左晓晴之间的关系不言,张扬对左拥军的为人还是敬重的,他和左拥军约好了在富丽花园对面的老北京涮羊肉见面。

    张扬提前了十分钟到达,等到了地方发现左拥军已经订好了包间,让他没想到的是于子良和周秀丽夫妇也来了。张扬看到于子良忍不住埋怨道:“于博士,你下午在我办公室的时候怎么不说吃饭的事情?”

    于子良道:“我也是刚刚接到左院长的电话。”

    左拥军道:“我也是临时兴起请你们吃饭的意思,张扬快坐吧!”

    左拥军准备的酒也是清江陈酿,有了前两天的经验,张扬先检查了一下这酒的真伪。

    周秀丽笑道:“左院长,您夫人怎么没来?”

    左拥军愣了一下,其实他叫了妻子一起过来,可蒋心慧一听有张扬,马上拒绝过来。她和张扬之间还是存在芥蒂。左拥军道:“她陪她姐姐照顾田斌,所以不能来!”

    张扬猜到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左拥军道:“我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了感谢你们两人对田斌的帮助!”

    张扬笑道:“我可没做什么?都是于博士的功劳!”

    于子良谦虚的笑了笑:“咱们三个缺少任何一个这台手术都做不下来,这是集体的力量!”

    张扬趁机道:“所以说众人拾柴火焰高!”

    于子良当然能够听出张扬话后的含义,笑了笑,把杯中酒干了,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左拥军道:“于博士,我提出的由我们医院跟你联合开办专科医院的建议考虑的怎么样了?”

    于子良向张扬看了一眼,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左拥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微笑道:“今天不谈这个话题,以后再说,我还有一件事!最近红十字会和我们医院搞了一个献爱心活动,为江城的二十名孤寡老人免费做白内障手术,手术的费用由我们医院和红十字会共同承担,所以我想请周博士帮忙!”

    周秀丽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很有意义,为江城孤寡老人解除病痛是我的心愿,左院长,我愿意加入你们的治疗小组!”

    左拥军笑道:“太好了!我敬你们夫妇一杯!”

    张扬也跟上道:“我也敬你们,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左拥军最早接触到于子良夫妇的时候,是真心想把他们两人请到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如果这两口子愿意过来,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实力无疑会迈上一个大台阶,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于子良的目的不在于此,所以才又想起和于子良夫妇合作,不过从目前于子良的反应来看,他对合作的兴趣也不是太大。

    晚饭结束之后,于子良两口子住的酒店离这里不远,两人并肩散步回去了,左拥军望着他们的背影不禁摇头感叹道:“他们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不愿接受我的邀请。”

    张扬笑道:“人家想在江城开医院。自己当家作主!”

    左拥军道:“我知道,所以想谋求跟他合作的另外一种方式!”

    “他是对国内的医疗管理模式没有信心,下午我专门带他去见了李副市长,李副市长也建议他谋求和当地医院合作,不过我看他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

    左拥军道:“于博士很适合搞专业,他并不适合做管理,如果他同意跟我们医院合作,我想对双方都有好处。”

    张扬和左拥军也是一样的看法,可于子良显然在国外受到的西方管理模式比较多,对国内的国情并不熟悉,所以才会坚持他的想法,张扬道:“慢慢来吧,只要他决定留在江城开医院,无论怎样的方式都将是一种好事。”

    左拥军深有同感道:“能把这样的人才留在我们江城,对江城人民只有好处啊!”他问起张扬怎样认识于子良的,张扬这才把因为连环交通事故和于子良夫妇相识的事情说了出来。

    左拥军道:“我和他们夫妇之前也不认识,周博士是晓晴的老师,晓晴介绍他们过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

    左拥军也已经知道张扬和省长宋怀明的女儿确立恋爱关系的事情,对女儿和张扬之间的事情不免有些遗憾。不过左拥军也是一个开明的人,做不成恋人一样可以做朋友,他微笑道:“你的行针方法很厉害,于博士对你很是推崇。”

    张扬谦虚道:“祖传的几手秘方,左院长不要帮我宣扬了!”

    左拥军知道他害怕麻烦。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这次前往东江不仅仅是要参加省十佳青年的颁奖典礼,还有一件重要的是就是参加梁成龙和林清红的婚礼,预计要在东江呆一段时间,因为市委宣传部这次也去了五个人,他们派了一辆商务车,张扬也就没自己开车,张扬显然是这次行程的主角,江城电视台也专门派了当红美女主播徐雅蓓一起前往,这徐雅蓓还有一个身份,她是组织部长徐彪的宝贝女儿,男朋友王军在省电视台担任文艺部导演。王军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电视台台长王仲阳的二儿子,两家也算得上门当户对。

    同车只有张扬和徐雅蓓两个年轻人,所以两人的共同话题自然多了一些,徐雅蓓虽然算不上绝世美女,可胜在气质很好,加上她的口才很好,给人的印象很舒服。

    张扬对她和王军两人选择在不同的城市工作有些奇怪,不禁问道:“你未来的公公是省台台长,为什么你不去东江工作,留在江城做什么?”

    徐雅蓓道:“我趁着没结婚之前多陪陪我爸,等我结婚去了东江,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就少了。”

    杨庆生道:“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徐部长说不定已经升任省组织部长,见面的机会一样很多。”

    徐雅蓓笑道:“我倒希望我爸升到中组部,可中央领导未必愿意啊!”

    同车人都笑了起来。

    徐雅蓓道:“其实我留在江城是不想别人说闲话,我去省台做出任何成绩,人家都会以为是他爸在照顾我,我留在江城工作,免去了诸多的麻烦,没有他家的照顾,我一样可以做出一番事业。”

    这句话谁都不信,她虽然没去东江,可留在江城一样有她的父亲关照,试问江城谁没事敢跟组织部长的女儿过不去?徐雅蓓之所以能够在海兰走后能够迅速登上江城第一女主播的位置,除了她自身拥有一定实力之外,她的家庭背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在宣传部长杨庆生看来,徐雅蓓先到江城电视台再正常不过,如果她去了省台,王仲阳给予她各方面的照顾,肯定会惹人非议,而选择江城作为跳板,直接提升到一定的高度,以后再前往省台担任主播就会变得理所当然,照顾也需要技巧。

    徐雅蓓这次前去的任务是全程跟踪报道十佳青年的新闻,因为不是什么重要新闻,所以电视台只派出了她一个。摄像也由市委宣传部的老冯临时担任。

    他们的车来到省政府招待所,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停车场,一位身穿黑色羊皮猎装,风度翩翩的男子笑着迎了过来,他就是王军,长得也算是仪表堂堂,不过让人看不过眼的是脑后扎了一根小辫,大老爷们打扮的很是怪异。

    徐雅蓓在车上看到王军,乐得眉眼都笑开了花,不等车完全停稳,就从车上跳了下去,欢快的奔到王军面前,扑入他的怀中,王军拥住徐雅蓓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张扬倒还罢了,杨庆生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这种年纪毕竟还是封建一些,看不惯年轻人过于热情的表达方式。

    徐雅蓓脸儿红红的牵着王军的手把他带到同行诸人的面前,为他一一引见,王军还算客气,逐一和他们握手,笑道:“今天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在迎宾楼!”

    杨庆生笑道:“不用客气,你和雅蓓这么久没见面一定有很多话说,我们这帮人就不当电灯泡了!”,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王军道:“那好,过两天再说,反正你们在东江也不是一天!”

    男友这么大方,徐雅蓓也感觉很有面子。

    

    张扬虽然和宣传部的同车前来,可是他的出差费用宣传部是不负责的,他也没有和别人同住的习惯,自己开了个标准间,在房间略作收拾,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梁成龙正在外面谈生意,一时间无法过来,让司机给张扬送了辆丰田皇冠过来,张扬在东江期间没有车肯定不方便。

    中午和宣传部的同志一起在省政府招待所餐厅简单吃了顿饭,饭后梁成龙的司机就把车给送了过来,张扬先去了趟瑶琳校区,他这次来也没跟赵静打招呼,可到了学校却扑了个空,今儿是周日,大学宿舍都空空荡荡,学生们都出去玩了。

    开车来到网球场,远远看到赵静和丁斌在球场打球,从两人的表情看还十分甜蜜,张扬也就没打扰他们,直接开车离开了校园,也许赵静真的长大了,她的感情并不需要自己太多的干涉。

    刚刚离开东江师范大学,陈绍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是听梁成龙说张扬到了,乐呵呵道:“张扬,你小子这回可露脸了,十佳青年,厉害大了,这次来东江要好好安排了。”

    张扬笑骂道:“你也太不仗义了,我来东江是客人,应该是你安排我,居然好意思让我请客!”

    陈绍斌道:“你可能不知道,自从你入选省十佳之后,有多少人民来信寄到宣传部告你,幸亏我在老爷子面前没命的夸你,帮你说好话,不然你这个十佳青年早就黄了!”

    “那是你该做的,要不咱们怎么是朋友呢?”

    陈绍斌也只是说说让他请客罢了,听到这话陈绍斌笑了起来:“你在哪儿啊,赶紧来海德尔吧,我和黎姗姗、白燕都在这儿玩呢,我一个人陪俩女人,吃不消啊!”

    张扬哈哈大笑:“成,我马上就到!”

    陈绍斌最近经常和黎姗姗、白燕一起玩,原因很简单,他一直在追黎姗姗,黎姗姗和白燕又是好朋友,白燕是梁成龙的情人,可梁成龙马上就要结婚,整天和林清红呆在一起,少有时间陪她,所以这个重任全都交到了陈绍斌的肩上。陈绍斌和黎姗姗虽然认识了不断时间,可进展却不是太大。

    他打完电话,也不想玩保龄了,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两位美女比赛。保龄球场的老板丁兆勇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道:“绍斌,不玩了?”

    陈绍斌道:“我对这玩意儿原本就没多少兴趣,今天是给她俩当来了!”

    丁兆勇笑道:“给俩美女当是男人都干,你不想干,我来!”

    陈绍斌瞪了他一眼:“哪轮得到你!”

    丁兆勇知道他对黎姗姗看得很紧,低声道:“怎么样?上手没有?”

    陈绍斌叹了口气:“我这人太正直了!”

    丁兆勇道:“老同学,其实对女人也应当该出手时就出手,说不定人家就等着你主动呢!”

    陈绍斌点了点头,看到张扬从远处走了过来,伸出手向张扬挥了挥。

    丁兆勇笑着站起身来,迎向张扬,热情的向他伸出手去:“张主任,恭喜你当选十佳青年!”

    张扬有些纳闷道:“这事儿怎么传这么快啊?又没上新闻又没上报纸,怎么谁都知道了?”

    丁兆勇道:“宣传部长的公子,宣传能力当然不是一般的强!”

    张扬大笑着跟丁兆勇握了握手,两人回到陈绍斌身边坐下。

    白燕和黎姗姗见到张扬来了,同时向他摆了摆手,两人都放弃了这一局,过来问候张扬。

    陈绍斌有些酸溜溜道:“张扬就是有女人缘啊,他一来,你们连保龄球都不打了!”

    白燕道:“人家英俊嘛!”

    丁兆勇笑道:“这话我可不乐意,他英俊,我们两个也不差!”

    黎姗姗道:“张扬是客人,我们当然要对他客气一些!”

    张扬笑道:“两位美女都是咱们平海的名歌星,唱歌肯定是不用说了,不过我怎么觉着你们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白燕和黎姗姗同时笑了起来,白燕笑道:“那也得分对谁!”

    陈绍斌接口道:“对,对我从来没说过好听的!”

    丁兆勇让服务员上了几杯饮料,他对张扬还是很客气的,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丁斌和赵静相恋的事情,张扬持有反对,其实丁家人也不是怎么赞成,可两人终究还是重新恋上了,这也让两家人颇为无奈,丁兆勇对张扬此人已经有所了解,如果弟弟丁斌和赵静将来走到了一起还好说,如果将来两人没成,又或者反目为仇,张扬这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陈绍斌道:“订好了,今晚还是望江楼,你请客!”

    “凭什么呀?我好歹也是一客人,你好意思让我请客?”张扬抗议道。

    陈绍斌笑道:“你请客就等于袁波请客,我就不信他好意思让你结账!”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也是省工行信贷处的大领导,怎么做事这么小气?”

    “信贷处又不是我们家的?我总不能没事就公款吃喝吧?别忘了,哥们是党员!”

    张扬道:“我还党员呢!”

    “你还十佳青年呢!咱们这么多人,能当上十佳青年的就是你啊,厉害大了,今晚不吃你吃谁啊?”

    白燕道:“我和姗姗不管谁请客,我们都跟着去!”

    陈绍斌笑道:“白燕,你今儿是铁了心要给我们当了?”

    白燕笑道:“是啊,我当,我还把姗姗拽着一起,不过我们是卖艺不卖身,你们这帮家伙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张扬道:“卖身多难听,咱们国家干部最讨厌的就是这两个字,当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无偿献身!”

    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白燕笑骂道:“流氓习气又犯了!”

    这时候望江楼的老板袁波已经打来了电话,他让人把望江楼最大的包间准备好了,今晚他做东给张扬接风洗尘。

    张扬这边挂上电话,陈绍斌笑道:“我说是吧,袁波对你是相当的买账,只要你来东江,他一准会请客。”

    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晚上吃饭还早着呢,白燕和黎姗姗继续玩球去了,丁兆勇又去招呼别人。张扬向陈绍斌道:“我这次来东江还有一事儿,听说过蓝星集团的金尚元吗?”

    陈绍斌点了点头道:“当然听说过,蓝星集团是韩国最有实力的财团之一,这两天他就要来东江,怎么?打上人家主意了?”

    张扬笑道:“我这不是被市里面派去主持招商办工作了嘛!”

    陈绍斌道:“我帮你留意着,回头我问问老爷子,看看他在平海的具体行程。”

    张扬道:“谢了!”

    “你别跟我虚情假意,那啥黎姗姗可是我的啊!”

    张扬笑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点儿出息?你就是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对未来嫂子下手。”

    这话让陈绍斌听得颇为舒坦,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这还算人话!”

    张扬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林清红打来的,她和梁成龙在一起,袁波也通知了他们,不过两人正在忙着选婚纱呢,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能去望江楼。

    张扬挂上电话,有些为难的向远处的白燕看了看,低声向陈绍斌道:“晚上林清红也要过去!”

    陈绍斌道:“她过去,那我跟白燕说一声!”

    刚巧白燕来到桌边喝水,陈绍斌道:“白燕,晚上林清红也要去!”

    白燕若无其事的放下水杯道:“她去她的,我去我的,我又不是冲着梁成龙去,我冲张扬去的!”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陈绍斌这下傻眼了,他无奈的看着张扬道:“人家说是冲着你去的,你看着办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我说,今儿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太对,白燕和梁成龙最近怎么样啊?”

    “不错啊!反正平时他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柔情蜜意的。”

    张扬摇了摇头:“在江城的时候,梁成龙就怀疑林清红知道他跟白燕的事儿,今晚咱们把白燕带过去,这件事恐怕不好吧。”

    陈绍斌道:“那我给梁成龙打个电话,问他怎么办!”

    梁成龙这会整跟林清红一起呢,听说这件事后,只是打着马虎眼,他只说了句不行,就挂上了电话。

    

    白燕今天的态度出奇的坚决,她肯定要去望江楼的。这让张扬和陈绍斌感到很棘手,张扬已经预感到,今晚白燕醉翁之意,绝不是要给自己接风洗尘,自己和她之间也没那份交情。

    两人把丁兆勇叫过来一起合计,丁兆勇也觉着这件事很难办,不过他倒有个主意,丁兆勇道:“大不了就说她是别人的女朋友!”

    张扬和陈绍斌都把目光落在丁兆勇脸上,丁兆勇这才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他慌忙道:“我晚上还有事过不去啊!”

    陈绍斌笑道:“你不去谁去?我倒是想帮着背黑锅,可人家不信,张扬也是有主的人,只有你最合适,老同学,你要是不帮忙,可不仗义啊!”

    张扬道:“你也是党员,党和人民最需要你的时候到了,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咱也要上!”

    丁兆勇苦着脸道:“我这次是自己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困难!”他想着分担火力,又给老同学欧阳如夏打了个电话,今晚人越多,火力点就越分散,但愿不出事才好。

    梁成龙的内心是极其忐忑的,可他也知道林清红的精明,自己如果推脱说晚上有事不去望江楼,肯定要引起她的怀疑,而且就算自己不去,十有林清红也会去,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这一回,至于事情最后的结果如何,只能看自己运气了。

    晚上六点半,他们先后抵达了望江楼,张扬顺便把广盛分局的副局长张德放给叫了过来,凑够一桌十个人。

    张德放进入包间第一句话就是:“先说好了,今晚谁都别跟我抢!我来结账!”

    袁波笑道:“我是这儿的老板,我可不收你钱!”

    张德放道:“得,你不收钱是吧?那下周我安排分局年终会餐,你给我备二十桌饭,我一分钱都不给你!”

    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张德放很会做事,今晚请客的名声肯定会落在他头上,同样他不会让袁波吃亏,公安分局的二十桌饭,利润足够把今晚这桌饭给裹上了。

    张德放跟白燕也很熟,笑道:“白大美女怎么一个人过来呢,咱家那位先生呢?”

    白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时候梁成龙和林清红手挽手走了进来,张德放顿时停下说话,心说真他邪性,梁成龙真够厉害的,大小老婆都带来了。可看了看众人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什么,他笑着想在陈绍斌身边坐下,却被白燕一把给拉了过去,这下白燕左边坐着丁兆勇,右边坐着张德放。

    张扬和陈绍斌都放下心来,他们俩安全了,就算是背黑锅,也是丁兆勇和张德放的问题。

    和丁兆勇的早有准备不同,张德放这次是匆匆上阵,坐下来之后他就明白了自己今晚有可能扮演的角色,心中暗叫倒霉。

    张扬挨着林清红坐下,微笑道:“人到齐了,咱们开始吧!”

    林清红的表情并无异样,她笑道:“不好意思,我和阿龙去选婚纱了,所以晚了一些!今晚这顿饭我来做东!”

    陈绍斌不禁笑了起来:“我说今晚怎么一个个都抢着请客!”

    黎姗姗小声道:“你觉着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小气啊!”

    陈绍斌道:“我是对其他人都小气,但对你大方!”

    欧阳如夏忍不住啐道:“少肉麻了啊!别忘了今晚的主角是张扬!”

    梁成龙建议道:“来,我们敬张扬一杯,恭喜他荣获平海省1993年度十佳青年!”

    丁兆勇道:“很官方啊!”

    张扬举杯道:“我首先要感谢各位领导,感谢各位来宾,感谢中央电视台,平海电视台,东江电视台,以及各位到场的新闻媒体记者,感谢在电视机前关注我的电视观众,感谢平海九千多万给我支持的老百姓,谢谢你们,我的荣誉不仅仅属于我自己,也属于大家,属于所有人!”

    所有人又是同声欢笑,黎姗姗眨动着一双明澈的大眼睛:“张扬,你太有才了!”

    陈绍斌咳嗽了一声:“低调,你这货不懂得低调吗?”

    酒宴开始的时候在和谐的气氛中进行,看来林清红并没哟怀疑白燕,白燕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等到大家相互敬酒的时候,林清红对上了白燕,她端起酒杯道:“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白小姐的演出,你的歌唱得很好,我特别喜欢听那首风中的承诺,声情并茂,十分感人!”

    白燕端起果汁,微笑道:“那是表演,我喜欢那首歌的歌词!”

    林清红道:“其实这世上的承诺往往都是假的!”

    白燕点了点头,望着林清红手上的钻戒道:“戒指很漂亮!”

    林清红很甜蜜的看了梁成龙一眼道:“阿龙给我买的!”

    “很贵重吧!”

    “不在乎多少钱,在乎他有这份心意!”

    听到林清红这句话,白燕内心中刀绞般疼痛,不过自始至终她没有向梁成龙看上一眼。

    林清红道:“白小姐怎么不喝酒?”

    白燕说了一句合情合理而有让所有人心惊肉跳的话:“我真不能喝酒!我怀孕了,喝酒对胎儿降有害!”

    张扬看的清清楚楚,在这一瞬间,梁成龙脸上的血色完全消失了。

    张扬能够想象到梁成龙现在的心情,对他不觉生出了同情心。

    林清红的表情仍然淡然自若,微笑道:“恭喜你了,能够做母亲真好!”

    白燕道:“谢谢I我还没想好究竟要不要这个孩子!”

    林清红道:“为什么不要?是不是孩子的父亲不打算要他?”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一时间包间内的气氛沉闷的有些压抑,看似平静的对话中暗藏着刀光剑影。

    陈绍斌向黎姗姗使了个眼色,可惜黎姗姗无动于衷,他不得已又向欧阳如夏使了个眼色,欧阳如夏会意,笑道:“咱们好像偏离了主题,个人的事情就不要拿到桌面上探讨吧?”

    白燕微笑道:“其实没什么,我之所以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并不是因为他的父亲,而是因为我,我害怕自己将来会无颜面对这个孩子。”

    林清红叹了口气道:“无论怎样,孩子都是无辜的,白燕,孩子的父亲在不在场?要不要我们帮你主持公道?”她的目光落在张德放的脸上。

    张德放苦笑道:“我可是警察啊!”这厮忙不迭的脱开干系。

    丁兆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了他,以为他也要表白自己,丁兆勇却拿起了白燕面前的一杯酒道:“白燕,那些事咱们回头再说,这酒我替你喝!”他率先把那杯酒给干了。

    梁成龙的双目中流露出感激的目光,丁兆勇的举动无疑是在为他解围。

    张扬笑道:“是啊,人家事儿让人家自己去说,来!咱们喝酒!”

    白燕的目光冷冷看着梁成龙。

    梁成龙不敢和她的目光正面相接,转向林清红笑了笑。

    林清红柔声道:“阿龙,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这么白?”

    “哪有”梁成龙起身道:“我可能真喝多了,我去洗手间”

    林清红端起酒杯跟张扬喝了一杯道:“张扬,你大老远从江城来,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

    张扬跟她干了一杯,已经看出这苗头越来越不对了,不过林清红还是异常的冷静,她看了看陈绍斌,又看了看丁兆勇:“你们这帮老同学也够辛苦的!丁兆勇,我敬你一杯,过去我没觉着你这人怎么样,可今天我发现你还挺仗义的!”

    丁兆勇脸有些发烧:“嗯,好!”

    林清红喝完这杯酒又倒了一杯。

    白燕拿起酒瓶给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端起对林清红道:“林总,我敬你一杯,祝你幸福!”

    林清红淡然笑道:“你不是不能喝吗?”

    “跟别人不喝,可你林总可以喝!”

    梁成龙这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望着眼圈发红的白燕,此时他的内心反倒平静了下来,将白燕手中的那杯酒拿了过来,仰首一气喝了下去,然后又将林清红面前的酒杯也端起来喝完,大声道:“别玩那里格朗了,有火就冲着我来,是我对不住你们!”

    白燕站起身拿起那杯果汁泼在梁成龙的脸上,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梁成龙狼狈的站在那里,林清红也站起身,甩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跟着白燕走了出去。

    好好的一场晚宴已经全无气氛了。

    在场不乏能说会道之辈,可这会儿谁的伶牙俐齿都派不上用场。张扬他们几个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这件事如何收场。黎姗姗和欧阳如夏同时站起身来,她们出去看看,生怕林清红和白燕会发生争执。

    

    都是拉票怎么我这差距这么大呢,人家都几百张,咱们这才几十张,兄弟姐妹们,章鱼求援了!

上一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走马上任(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栽赃陷害(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