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五十章人性的弱点(一万字)

    隆重推荐庚新大作《篡唐》./book/1153348.aspx

    ./book/1153348.aspx

    生于乱世之中。身世扑朔迷离。

    我本无心向富贵,奈何富贵逼人来且看一个现代人的隋唐故事!

    有恩怨情仇,有金戈铁马,还有那数不尽的风流

    庚新10年奉献,《篡唐》隆重登场。

    

    左援朝感情充沛道:“大家好!孩子们好,本来在我的日程中是没有今天的这次活动的,可我听说大家在这里献爱心,我便马上决定,一定要来,一定要替我们江城市的领导感谢在场各个企业,水上人家给大家开了个好头,你们这些企业给孩子们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的改革就是要让经济得到发展,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企业有了更好的经济效益才能回报社会,产生更好更大的社会效益,看到你们今天的行动,我深受感动,我相信江城的每一位老百姓也一样会感动!只有关爱社会的企业才是有前途的企业,你们这样的企业越多,我们江城的发展就会越快。我们中国的明天才会更好!”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张扬向福利院院长使了一个眼色,福利院院长发动孩子们给在场的每一位嘉宾发送爱心徽章,这自然又成为记者们瞩目的焦点。

    合照的时候,左援朝站在中间,袁成锡和严新建两位副市长站在他的两旁,三人带着爱心徽章,脸上都露出会心的笑意,今天算是来对了!

    当天中午几位市长全都留在水上人家吃饭,这顿饭的意义不一样,陪着福利院儿童吃饭,这叫献爱心,和新帝豪的那种纯粹商业意义上的饭局不一样,同样是作秀,可怎样作秀更有政治意义,这帮领导分得很清楚。开业剪彩和关心少年儿童的意义差远了。席间每一位市领导都表现出浓厚的爱心,不时给身边的孩子夹菜,嘘寒问暖,还不停的抚摸他们的头顶,诚然,其中包含着一定的作秀成分,可面对这些纯洁的孩子,看到他们的处境,市领导们内心中最脆弱的部分还是被触动了,左援朝当即表示会批下一笔财政拨款用于改善孩子们的生活和教育环境。

    当天午饭以后,市领导们还陪着孩子们在湖边进行了娱乐活动。

    左援朝和孩子们在草地上踢了会球,也是满头大汗,张扬走过来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左市长歇歇吧!”

    左援朝点了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连椅,张扬跟着他一起来到连椅上坐下,左援朝喝了两口水,舒了口气道:“岁月不饶人啊!”

    张扬笑道:“左市长年富力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感慨来?”

    左援朝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道:“精力无法和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比,头脑也无法和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比了。”

    张扬知道他所指的一定是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其实我没想这么多,只是想着天气冷了,这些福利院的孩子生活条件不好,趁着这个机会,组织企业奉献一下爱心,回报一下社会。”

    左援朝心说你没想这么多才怪,他微笑道:“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有个准备嘛!”今天真的让张扬搞了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自己中途加入,恐怕笑话就闹大了,假如两件事同时上了新闻,自己岂不是被对比成了一个反面典型。

    张扬道:“我问过左市长的日程,知道你上午安排的很满,所以就没给您添麻烦。”

    左援朝道:“什么事也不如关爱这些可怜的孩子重要。张扬,你做得很好,这次的活动给所有企业提了一个醒,增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他停顿了一下又道:“真是巧啊,水上人家和新帝豪居然选在同一天开业。”

    张扬的回答出乎左援朝的意料之外,这厮笑眯眯道:“我故意的!”

    左援朝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张扬无疑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可他的理由如此充分,就算阴了别人也说得如此坦荡,如此理所当然,这样的人的确很少见。

    左援朝道:“马华成怎么没来?”

    张扬道:“马主任说他重点搞党务工作,这种跑腿的工作都交给我来干。”

    左援朝当然明白马华成所抱有的工作态度,他是常委班子成员,从市委书记杜天野把马华成派到企改办,左援朝就知道杜天野给企改办送去了一个符号,马华成所起到的就是符号作用,这和近期围绕张扬的诸多争议有关,杜书记这一手意在帮助张扬分担火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招商办主任董红玉被怀疑存在重大经济问题,这件事目前还处于秘密调查中,如果查实董红玉势必从招商办的位置上退下来,那么招商办主任的位置势必悬空,张扬身上还兼着一个招商办副主任的职位,他肯定是招商办未来主任的热门人选,从杜书记的安排就能够看出,这个位置已经初步锁定在张扬身上。

    左援朝对杜天野开始的印象是背景深厚,年富力强,但是欠缺地市级工作经验,可随着杜天野来到江城一段时间。他发现杜天野虽然缺乏具体工作经验,可是他拥有着超人一等的大局观,这大概和他本身来自于中央纪委有着直接的关系。从基层一路走上去的干部习惯于注重细节,而中央下来的干部恰恰和他们相反。这既是缺点也是一种优点,杜天野着眼于大处的工作方式,容易出现被架空的现象,可幸运的是,他在江城拥有张扬这个死党,通过张扬的关系,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副市长严新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甚至包括公安局局长荣鹏飞在内的几名主要干部团结在他的周围。左援朝和这位新来的书记关系也算默契,在很多的做法上,两人有着共同的观点,杜天野对他也表现的相当尊敬,比起上任书记洪伟基,现在党政的关系显然要和谐许多。

    左援朝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李副市长怎么没来?”

    张扬笑道:“他工作忙,安排不开!”内心却暗叹,其实这件事他事先邀请过李长宇,可李长宇不知出于怎样的考虑,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前来。张扬估计李长宇还是对乔梦媛一方有所忌惮,事情的真正原因也是如此,乔梦媛也对李长宇提出了邀请,可李长宇权衡利弊之后,干脆两边都不去。

    左援朝也猜到了李长宇不来的原因。现在他已经渐渐忽视李长宇对自己的威胁了,政治上想要做到左右逢源是很难的,越想做得八面玲珑,到最后反而可能都不讨好,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是文副总理的班底,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在政治上独来独往,可顾家和张扬的关系很近,最近顾明健的事情更证明了这一点,从顾允知下手对付洪伟基,而乔老力保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文副总理和乔老之间的恩怨在体制中广为人知。两相比较,左援朝自然要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阵营,乔老已经退出政坛,而文副总理则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明星,他当选下届总理的呼声很高,左援朝很精明,做出抉择并不难。参加乔梦媛的开业典礼是一回事,可阵营的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

    张扬对董红玉的事情表现出一定的好奇,轻声道:“董主任是不是出事了?”

    左援朝微笑道:“没有证据之前,不可以乱说,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张扬点了点头。

    

    乔梦媛的新帝豪捧场的人不在少数,可乔梦媛心里并不舒服,开业第一天,就在和水上人家的竞争中输了一仗,可乔梦媛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沮丧的表情,仍然谈笑风生的招呼客人,反倒是许嘉勇显得十分不爽,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张扬针对的并非是乔梦媛,而是自己。自己前往美国的这段时间,张扬的连番出手让他有些接应不暇,开业只是小事,可从这件事中能够看出,张扬对他已经产生了警惕。

    乔梦媛端着酒杯来到许嘉勇的身边,轻声道:“开心点,你是今天的男主人!”

    许嘉勇笑了笑,不过笑容有些僵硬,陪着乔梦媛抿了口红酒,他低声道:“张扬这手可真不够意思!”

    乔梦媛淡然道:“商业竞争本来就无可厚非!”

    许嘉勇道:“已经不是纯商业的手段了,他居然利用政治作秀,利用那些善良的孩子!”

    乔梦媛道:“抛开他的手段不言,这次福利院的那些孩子的确得到了好处,张扬很有本事!”

    听到乔梦媛如此夸奖张扬,许嘉勇心里越发不爽,他低声道:“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乔梦媛点点头,她明白许嘉勇和张扬之间的恩怨。今天的事情让许嘉勇产生了挫败感,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差。

    许嘉勇离开新帝豪之后,前往了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去探望他的老同学田斌。

    田斌的父母还有公安局宣传科的程娟都在那里,许嘉勇把买来的礼物放下,很礼貌的叫了声田叔叔、蒋阿姨。

    田庆龙笑了笑,因为许常德的缘故,他对许嘉勇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借口出去抽烟,离开了病房。蒋心悦和程娟也出去了。

    许嘉勇拍了拍田斌的肩膀道:“怎么样?”

    田斌笑道:“没事,我命硬!”

    许嘉勇笑道:“真是命硬,挨了六枪都没死,看来阎王爷对你格外关照啊!”

    田斌笑了起来:“好在我这枪子儿没白挨!”

    许嘉勇目光中掠过一丝极其复杂的神情:“你入狱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这次再也没机会做警察了,我准备聘请你当公司的保安部主任,看来我的这份高薪,你没机会拿到了。”

    田斌道:“我还是习惯给打工,跟你这种无良资本家,我可不习惯。”

    许嘉勇颇为感慨道:“老同学,你的勇气实在让人钦佩,甘心冒着生命危险,顶着骂名和非议去做卧底,我佩服你!”

    田斌淡然笑道:“没什么好佩服的,我是一个警察,维护公理和正义是我的责任!”倘若在过去田斌说出这样的大道理连自己都会觉得可笑,可现在这些话却是由衷而发。

    许嘉勇点了点头道:“听说董得志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真是让人费解,身为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对抗法律?”

    “不知道!”田斌并不想和系统以外的人探讨案情,尽管许嘉勇是他的好朋友。

    许嘉勇道:“我听说方文南还在坚持告你!这件事会不会有麻烦?”

    田斌微笑不语。

    许嘉勇道:“我今天前来是为了看看你,梦媛的新帝豪已经开业了,过两天我打算找老同学们一起聚聚,看你的样子恢复恐怕还需要几天,这样!我延后几天,等你出院再说。”

    “算了,不用等我!”

    许嘉勇道:“那怎么可以?你是我们中的大英雄,现在每位同学都因为你而感到骄傲,大家都想见你!”

    

    水上人家的爱心活动在电视台一经播出后,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仅仅在一夜之间水上人家的名字就传遍了江城,良好的社会效益直接在经济上得到了体现,开业之后每天生意爆满,好像来水上人家吃饭就是一种爱心奉献。

    新帝豪的生意虽然也不错,可是和水上人家趋之若鹜一桌难求的场面相比就有了明显差距,当然这其中有张扬的关系,他身为企改办副主任,发动企业去水上人家吃饭还是有着相当的作用。

    张扬虽然不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可是他也不喜欢食言,在韩家台曾经答应请时维的父母吃饭,答应了就得兑现,张扬安排在水上人家的近水厅。

    近水厅是刚刚装修完成的,是一座水上建筑,有长桥和岸上相连。

    张扬邀请时维一家,不过乔梦媛也不请自来,她今天和时维穿了款式一样的草绿色羽绒服,笑道:“我不请自来,张主任不要见怪啊!”

    张扬笑道:“乔总光临,让这里蓬荜生辉,我是求之不得,快请,里面请!”

    时季昌和乔继红两人都穿着军装,时季昌笑道:“小张,在韩家台你就请我喝酒,按理说该我请你了。”

    张扬道:“时叔叔和乔阿姨远道而来,身为晚辈理当尽地主之谊。”这厮场面上的话越来越会说了,让人听着很舒服。

    乔继红对张扬是没有太多好印象的,其原因是他打过自己的侄子乔鹏飞,袒护娘家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时季昌却对张扬很有好感,这小伙子待人热情,而且颇有能力,做女婿的对岳父母家的事情有很多是看不惯的,时季昌就认为乔鹏飞太过嚣张,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大家落座之后,张扬开了一瓶飞天茅台,笑道:“时叔叔,咱们那天没喝过瘾,今天一醉方休!”

    时季昌看到他带来了一箱飞天茅台,不禁笑道:“我可没这么大的酒量,咱们喝到尽兴,喝醉还是免了,省得伤身。”

    服务员帮助他们把酒满上,乔梦媛刚才已经观察过水上人家的环境和装修档次,应该说很有特色,可是谈到装修的豪华程度还是无法跟新帝豪相比,毕竟投入的资金不同,可水上人家的生意就是好。

    乔梦媛不无羡慕道:“水上人家的生意真是不错!”

    “新帝豪也不错啊!你们的生意越好,上缴的利税就越多,我们江城的经济就越好。”

    时维笑道:“听你的口气跟税务局局长似的。”

    张扬道:“我倒是想干,税务局局长比我这个企改办干起来容易多了!”

    乔继红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每个部门都有自己工作的复杂性,外人看着好,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才知道。”

    张扬笑眯眯道:“我看你们做军官挺好,和平年代没什么风险,福利待遇又好,工资又高,一年四季连衣服都省了,要不我跟你们去军事大雪当老师算了。”

    时维啐道:“就你这水平,小学毕业了吗?居然还要去教大学生!”

    张扬很认真的声明道:“函授本科在读!”

    听到他解释,连乔继红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真不知道这厮学历这么低,是如何在官场上蹿升的这么快的,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答案,张扬是副总理文国权的干儿子,有了这层关系,江城体制中谁敢不给他面子,乔继红并没有想到人家张大官人是凭着真本事一步步走上来的。

    张扬刚陪时季昌喝了两杯酒,水上人家的总经理彭军祥就过来敬酒,彭军祥打心底是不想和乔梦媛发生正面竞争的,不过张扬的建议让水上人家在江城扬眉吐气了一把,这两天的生意更让彭军祥喜出望外。

    乔梦媛看得起张扬,可是彭军祥这种商人是不被她放在眼里的,她甚至认为彭军祥没有资格过来敬酒,他虽然是水上人家的总经理,可大股东是顾佳彤,如果不是张扬给他撑场面,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跟自己作对。所以乔梦媛对彭军祥表现的相当冷淡,彭军祥也看出了点苗头,敬酒之后也没多说话,他可不想自讨没趣,很快就告辞离去。

    彭军祥走了没多久又有人过来打扰,这次是郭志航和郭志强兄弟俩,郭志强也是人才,这两天都在陪着徐美妮,老爷子看出了点苗头,通过大儿子询问小儿子的动向,这才知道儿子喜欢上了个香港女警,郭建军人出身,马上就提出要见见徐美妮,所以今晚在水上人家订饭,请徐美妮吃顿饭,徐美妮对此感到很突然,原本不想去,可禁不住郭志强软磨硬泡,只能点头答应,一家人正在吃饭呢。

    郭志强听说张扬也在这里请客,所以兄弟俩过来跟他喝酒,可一进房间,郭志强就愣了,北方军事学院的校长时季昌坐在里面,他的系主任乔继红也在里面,郭志强这次可是临时请假跑回来的,心中暗叫不妙,马上就想退出去,可惜已经晚了。

    乔继红看得清清楚楚,语气严峻道:“郭志强!你给我进来!”

    郭志强这才耷拉着脑袋走了进去,陪着笑脸叫了声:“时校长好、乔主任好!我特地过来给你们敬酒的!”

    时季昌笑道:“你小子不在学校上课,怎么跑回来了?现在好像没什么假期?”

    郭志强道:“家里有点事!”他把大哥介绍给他们,借此转移目标。

    郭志航知道时季昌的身份之后慌忙过去敬酒,时季昌和他父亲郭建的关系不错,不过这次时季昌来到江城并没有和郭建联系。

    时季昌得知郭建也在这里吃饭,马上起身去敬酒,郭建年龄比他大,是他的老大哥,表现出尊敬也是应该的。

    张扬看到这样,让彭军祥把两桌拼在一起,他们全都转移到郭家吃饭的包间去了。

    郭建看到时季昌自然忍不住埋怨一通,作为多年的老朋友,时季昌来到江城居然不通知他。

    时季昌笑道:“老大哥千万别见怪,我这次和继红过来一是为了参加侄女饭店开业仪式,还有就是顺便在江城游玩一下,这种小事情就没敢麻烦你,其实我也打算好了,等我离开之前再去叨扰你,省得你麻烦。”

    郭建道:“有什么可麻烦的,我每次到北京可没少麻烦你,照你这么说以后我也不要找你了!”

    时季昌连连致歉,和郭建喝了三杯酒方才作罢。

    乔继红望着很少说话的徐美妮,微笑道:“这位就是志强的女朋友吧?”

    徐美妮羞了个大红脸,她来到水上人家就明白了,郭家请自己吃饭就是把自己当成郭志强的女朋友了,郭志强的母亲还专门包了一个红包给自己,徐美妮实在无法拒绝郭家人的热情只能收下。郭建两口子对儿子的这位女朋友是越看越喜欢。

    乔继红问完这句话,徐美妮想说不是又害怕伤了郭家二老的心,只能保持沉默。

    郭志强的母亲笑道:“我们和美妮也是第一次见面,咱们别围着这孩子问,人家小姑娘面子薄。”

    张扬嘿嘿笑起来了,他知道内情,郭志强和徐美妮还没处到那份上,这种荒唐事情也只有郭志强能够做出来。

    因为时季昌和郭建这对老友相聚,晚宴的气氛变得更加热烈,张扬带来的一箱飞天茅台喝了个干干净净,离开水上人家的时候郭司令和时校长脚步都打晃了。

    郭志强清醒得很,自从徐美妮来到江城,他就时刻保持着清醒,这厮要留给徐美妮最好的印象。

    郭建道:“志强,你送美妮回去休息!”郭家人对徐美妮都相当的满意。

    郭建的母亲握着徐美妮的手道:“美妮,菜还吃得惯吗?”

    徐美妮点了点头。

    “一个女孩子住宾馆终究是不方便,要不你明天搬来我家住,我们家房子大!”

    郭志强也听不下去了叫了声:“妈!你别吓着人家!”

    徐美妮温婉笑道:“阿姨,谢谢你的好意,明天我就要回香港了!”

    “那以后你要常过来!”郭志强母亲的声音中充满了失落。

    徐美妮点了点头。

    郭志强送徐美妮回宾馆的路上,徐美妮将红包悄悄放在储物盒中,轻声道:“这红包我不能要。”

    郭志强坚持把红包递给了徐美妮:“我妈给你的!”

    徐美妮又放了回去:“可是可是我并不是你女朋友!”

    “我知道!”

    “知道你还这样?”

    郭志强停下车,双目充满深情的看着徐美妮:“现在不是,将来一定是,我喜欢你,无论你愿不愿意,我都追定你了。”

    “有没有搞错,我们做朋友不好吗?”

    “我和你做不成朋友!”

    “可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而且我们距离这么远,也不现实!”

    “我开始对你也没有感觉,可感觉这东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了,距离不是问题,马上就97了,香港回归,实在不行将来我去驻港部队,总而言之,我认定你了!”

    徐美妮有些招架不了:“志强,我承认你对我很好,你家人也很好,凭你的条件你可以找到更优秀的女孩子,何必认准我呢?我的家境不好,负担重”

    “我看中的是你的人,什么家境那都是废话!”

    “可是你喜欢的好像是谢丽珍”

    “我那时候是鬼迷心窍,现在回头看看自己那时候实在太可笑了。”

    “也许你现在还是鬼迷心窍!”

    “就算你是鬼,这次我也认了!”

    徐美妮叹了口气:“怕了你了,我们先做朋友好吗?”她并没有说出拒绝郭志强的话,因为她心底深处对郭志强锲而不舍的倔强性子还是很欣赏的,还有一个原因,她总是记得郭志强在天桥上落魄潦倒的样子,她不忍心看到郭志强那样。

    

    方文南状告田斌一案以缺席审判的方式进行,虽然方文南准备的很充分,可最后仍然被以证据不足的理由驳回起诉,田斌被判无罪。

    走出法院的大门,许多记者一拥而上,方文南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神情落寞到了极点。

    司机帮他分开了记者,护送他进入加长林肯车内。

    “老板,去哪里?”

    方文南没有说话,颤抖的手摸出一支香烟点燃。

    他的手机响了,方文南用力抽了两口烟,然后才拿起了电话:“喂!”

    “方总,我是田庆龙,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方文南考虑了一下:“渔人茶社!”

    田庆龙望着眼前的方文南,短短几个月不见,没想到方文南苍老的竟然如此厉害,儿子的死对方文南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

    方文南脱去大衣,在田庆龙的对面坐下,一言不发的拿起茶盅,仰首饮尽,然后看着田庆龙的眼睛:“果然是官官相护!”

    田庆龙叹了口气:“方总,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方文南重重放下茶盅,冷冷看着田庆龙。

    田庆龙道:“我想新近发生的事情你已经听说了,害死你儿子的真正凶手是董得志,是他策划了这件事,甚至连我的儿子也差点被他害死!”

    方文南冷冷道:“田斌还好好的活着!”

    田庆龙点了点头道:“是!我承认田斌曾经在审讯你儿子的过程中采用了暴力,可局里已经针对那见事对他进行了处罚,他并没有造成伤害罪!”

    方文南怒吼道:“如果不是他,我儿子怎么会进监狱?如果不进监狱,我儿子又怎么会被人害死?”

    田庆龙大声道:“你醒一醒,你儿子之所以进监狱是因为他吸毒M算田斌不抓他,还有别人去抓,你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别人,养不教父之过,你自己难道就没有任何的责任?”

    方文南冷笑道:“如果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那么我想这次的会面可以结束了。”

    田庆龙道:“方文南,我们曾经是不错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这样沉沦下去,你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意义,田斌不是你的仇人,你儿子的死已经查明了原因。”

    方文南呵呵笑道:“你怕我上诉?”

    田庆龙摇了摇头道:“这件案子,田斌并没有触犯伤害罪,就算你上诉也没有胜面!”

    方文南道:“过去我一直以为这世上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可现在我才发现,权力这东西才是最厉害的,有了权你可以影响法律的判罚,有了权你可以颠倒黑白。”

    “宗,我从没有任何违反司法公正的行为!”

    “说得冠冕堂皇理直气壮,你今天来找我还不是为了袒护你的儿子,为了不让我继续找你儿子的麻烦?”

    田庆龙道:“方文南,你能不能面对现实?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何必在已经清楚的事情上纠缠不休?”

    方文南霍然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道:“没有过去,对我来说,这件事永远不会结束!”

    田庆龙也站起身,虎视眈眈地看着方文南道:“你最好给我记住,如果你敢骚扰田斌,我会动用一切力量让你悔不当初!”

    方文南咬牙切齿的笑道:“那就试试,有种你把我也抓进去!”

    

    田庆龙和方文南的会面以不欢而散结束,他离开茶社之后去公安局找到了公安局长荣鹏飞。

    荣鹏飞也得知田斌庭审的结果,满脸笑容道:“田厅长,我正要打电话恭喜你呢!”

    田庆龙叹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下,低声道:“我刚刚和方文南见过面!”

    荣鹏飞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自己来到田庆龙的身边坐下:“他怎么说?”

    “他仍然在记恨田斌,他把儿子的死归咎到田斌身上,我看他很不对头。”

    荣鹏飞皱了皱眉头道:“你担心他会对田斌不利?”

    田庆龙点了点头道:“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任何事都干得出来。”

    荣鹏飞道:“田厅长不必担心,我会让人盯着他的!”

    田庆龙道:“鹏飞,我知道我本不该找你,可你知道,我不仅仅是一个公安战警,我也是一个父亲。”

    荣鹏飞道:“田局,无情未必真豪杰!我们公安干警也是人,我们也有亲情、友情,当初我让田斌去卧底的时候,也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让他自己做出选择,田斌没有让我失望,他是好样的,无愧于咱们公安干警的形象,没有给您的脸上抹黑,我相信经历这件事之后,田斌会迅速成长起来,人只有经历风雨才能迅速成熟起来。田局,这件事我没有事先征求你的同意,现在向你正式道歉!”

    田庆龙道:“鹏飞,不用道歉,田斌是一个公安战士,这是他的责任,我还应该感谢你才对,通过这件事我才真正认识了我的儿子,看到了他骨子里的血性和正义!”

    江城新老两位公安局长彼此对望着,他们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荣鹏飞道:“田局,你对董得志的案子怎么看?”

    田庆龙道:“我和董得志之间共事了很多年,彼此间的合作还算愉快,他和我之间应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会对我们父子俩先后下毒手呢?我想不通。”

    荣鹏飞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田庆龙和董得志之间非但没有仇恨,反而田庆龙对他还有提拔之恩,董得志为何要恩将仇报,如果说这件事可以用董得志嫉恨田庆龙的权位来解释,可方海涛的被杀就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

    田庆龙道:“我怀疑董得志的背后还有有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别人效力。”

    荣鹏飞同样有这样的想法,他低声道:“可惜董得志自杀了,他死后,这条线索就完全中断!”

    田庆龙道:“董得志的死的确是个很大的遗憾,发生的这多起案件都是他直接参予和策划,如果说他的背后还有人,那么这个人藏得一定很深。”

    荣鹏飞道:“我把几条线连在一起,我在想你和方文南之间究竟有没有共同的敌人?”

    田庆龙喝了口茶,仔细想了想,终于还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荣鹏飞道:“杀手是一条线,现在只希望能够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情况。”

    田庆龙摇了摇头道:“我不看好这条线,假如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是通过董得志联系,那么董得志死后,这些线索就变得没有意义。”

    荣鹏飞道:“人铤而走险往往有几种情况,一是为了得到什么,二是被人胁迫!”

    田庆龙道:“董得志的履历很清白,他的两个女儿都在江城机关工作,妻子也是个老实人,平时家里生活简朴,看不到他有贪污违纪的现象。”

    荣鹏飞道:“总得有理由,我不相信他会平白无故的犯罪!他一定为了什么!”

    田庆龙道:“那就要靠你们好好去查了。”

    荣鹏飞道:“我相信一定可以查到什么,再完美的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田庆龙重重点了点头,他微笑道:“鹏飞,当初省里派你过来接替我的时候,我心里很不服气,我曾经质疑过你的能力,可现在我算是心悦诚服了,宋省长的眼光果然很厉害!”

    荣鹏飞笑道:“田厅长,这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的把董得志给挖出来,这功劳簿上,你们父子当记头功。”

    

    今天更新稍晚,让大家久等了,例行呼吁下月票、推荐票,新的一周,我们要开始新的冲刺!

上一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棋高一着(一万一千字) 下一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人红是非多(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