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四十三章非常手段(一万字)

    推荐斧头帮主《星武战圣》老作者的马甲书。质量还是有保证的链接./Book/1656456.aspx

    ./Book/1656456.aspx

    

    徐娜因为惊恐,丰满的胸膛不断起伏着。

    张扬看了看茶几上的毒品,啧啧摇了摇头道:“真搞不懂你们,这玩意儿有什么好?把自己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徐娜惊恐的看着他,她并不认识张扬,不知道眼前这位冷酷的男子缘何会找上自己。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很少打女人,可你这种女人不打不行!顾明健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设这么一个圈套害他?”

    徐娜这才知道对方此次前来的目的,她从最初的惊恐和慌乱中镇定下来,低声道:“我是无辜的,我害怕被牵涉进去,所以我才会逃走,我不知道顾明健为什么会找到风度酒吧,我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张扬冷笑道:“我最看不得女人扮无辜,我既然能够找到这里,你跟我说这些谎话还有什么用?顾明健如果不是为了你,也不会失去理智,大庭广众下就想刺杀蔡旭东,你够毒的啊!翻手之间,让两个男人为你争得你死我活,一个受伤住院,一个深陷囫囵。”

    徐娜望着张扬:“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闯进我家里对我进行审问?”

    “你给我记住。现在你的性命捏在我的手上,只要我想,随时都能夺走你的生命!跟我说话的时候,你最好老老实实,别打算跟我玩心眼儿,也别妄想从我手里逃脱!”

    “大不了你杀了我!我什么都不在乎!”徐娜尖声叫道。

    张扬低声道:“这世上比死更可怕的事情还有很多,听说女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容貌,我可以毁掉你的容貌,我可以打断你的四肢,你所能够想象到的一切残酷刑罚,我都不介意在你身上一一实践。”张扬在恐吓徐娜,这是间谍手册上的内容之一,现在派上了用场。

    徐娜虽然嘴硬,这会儿却因为张扬的话而感到害怕,她颤声道:“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你还想干什么?”

    “你怎么认识顾明健的?”

    “认识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张扬点了点头,伸手点在徐娜胸口的道上,徐娜顿时感觉到胸口有种说不出的窒息感,仿佛有人扼住了她的脖子,她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可是却丝毫没有减缓这种现象,她感觉到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趴倒在地上,向张扬爬去,抓住张扬的脚踝,抬起头。充满乞怜绝望的看着他。

    张扬在她身上踢了一脚,这一脚也解开了她的被封的道。

    徐娜如释重负般吸了两口气,这才意识到眼前这名男子的强大,她惊魂未定道:“我过去在东江的某个会所工作,在那里认识顾明健的,那时候我叫菲菲”

    徐娜在她的叙述中并没有提及王学海的名字,这让张扬感到有些失望,他厉声道:“你不认识王学海?”

    徐娜摇了摇头道:“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什么王学海,我和顾明健在一起,我开始的时候是为了他的钱和地位,可后来发现他根本没什么钱,这时候,有人找到了我,给我钱,让我yin顾明健吸毒。”

    张扬皱了皱眉头:“什么人?”

    “我不知道!”

    “你收了人家的钱,你会不知道?”

    “他通过电话和我联系,直接把钱打到我的卡上,我怎么会知道?”

    张扬道:“你和蔡旭东到风度酒吧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

    徐娜摇了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顾明健会在哪里出现?更想不到他会发疯,当场用水果刀刺杀蔡旭东。”

    “你撒谎!”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撒谎!我和蔡旭东在一起之后。就把顾明健给忘了,我根本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纠葛,你以为我会主动找麻烦吗?”

    张扬看到徐娜的表情不像说谎,可现在几乎能够断定,整件事有人在背后操纵布局,而且布局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王学海。假如一切真的是他所为,王学海精心设下的这个圈套实在是歹毒到了极点。张扬之所以怀疑他,还因为蔡旭东的缘故,他利用蔡旭东和林钰文的照片作要挟,让蔡旭东为他查王学海的问题,也许王学海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向蔡旭东下手。

    张扬抓起徐娜的手臂:“跟我走!”

    徐娜惊声道:“去哪里?”

    张扬道:“我既然能够找到你,别人一样可以找到你,现在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帮我查出那个幕后指使人,我给你自由!”

    张扬拿徐娜可不好处置,好在有邢朝晖在,对国安局来说,这些都是小事,不算什么问题。

    张扬怀疑徐娜没有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把她交给邢朝晖有两个目的,一是继续讯问口供,还有一个就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假如有人想要灭口,徐娜岂不是危险了。

    林钰文也是这件事中的另外一个关键,如果没有她的指点,张扬不会顺利找到徐娜,也就是说,林钰文知道更多的内情。越来越多的疑点都集中在王学海的身上,张扬下定决心,只要让他找到王学海,无论动用怎样的手段,都要让他说出实话。

    

    顾允知望着落落寡欢的两个女儿,不禁笑道:“怎么都板着脸,咱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都开心点!”他夹了个鸡腿放在顾养养碗里:“养养!学校的饭菜比不得家里吧?天冷了要多注意身体!”

    顾养养眼圈儿一红,差点落下泪来。

    顾佳彤内心也是十分难受,自从知道弟弟没有戒掉毒瘾之后,她便陷入深深自责之中。

    顾允知看到女儿们都不吃饭,轻声道:“爸爸这么远从东江赶来,难道你们看到我不高兴,不开心?连陪我吃顿饭都不愿意?”

    顾佳彤端起了碗,默默吃了起来。

    顾养养也吃了起来,顾养养吃了两口,眼泪就落了下来,顾允知看到孩子们的样子,心里更加的难过。他低声道:“任何人都不会一帆风顺,想要平平安安的走下去,就得堂堂正正的做人,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顾佳彤摇了摇头:“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顾允知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对女儿们或许是。可对儿子呢?在他心中是不是也这样想呢?

    包间的房门被轻轻敲响,获得顾允知应允之后,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陪同张扬走了进来。

    张扬笑道:“顾书记好!”

    顾允知看了他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顾养养起身叫道:“张哥!”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一旁的顾佳彤却留意到妹妹的表情变化,微微皱了皱眉头。

    张扬看了看顾佳彤,然后道:“我有重要事情!”

    顾允知轻声道:“张扬还没有吃饭吧,坐下来吃饭,天大的事等吃完饭再说!”

    郭瑞阳明白,人家顾书记是留张扬吃饭,没自己的事情。他老老实实告退出去。

    张扬也没客气,在顾佳彤的身边坐下,顾养养去帮他加了碗米,张扬奔波了一天一夜,压根没踏踏实实的吃顿好饭,端着碗就大吃起来,他很快就发现顾家父女三人都不吃,笑道:“你们怎么不吃啊,这么看着我,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你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顾允知道:“都吃饭!”

    也许是张扬的到来冲淡了这沉闷的氛围,顾佳彤和顾养养姐妹俩都吃了一些。

    晚饭后顾允知和张扬、顾佳彤来到隔壁的休息室坐下,张扬低声道:“我去密云找到徐娜了!”

    “真的?”顾佳彤惊喜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承认当初她故意yin明健吸毒,这件事是有人给她钱在背后主使!”

    顾允知内心无比沉重,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卑鄙?

    顾佳彤道:“是王学海?”

    张扬道:“徐娜应该也不清楚,不过从眼前来看,王学海的嫌疑最大!”

    顾佳彤怒道:“我决饶不了他!”

    顾允知低声道:“佳彤,去给我倒杯茶!”

    顾佳彤向茶几上的茶杯扫了一眼,明白父亲这是在支开自己,他要和张扬单独谈话。顾佳彤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为他们关上房门。

    顾允知看了看张扬,他也知道张扬从昨夜到现在一直为了顾家的事情奔波,他明白张扬并非是为了巴结自己这个平海省委书记,而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张扬在顾允知深邃的目光下显得有些局促,咳嗽了一声道:“顾书记想问我什么?”

    顾允知道:“明健并没有戒掉毒瘾,我去探望他的时候,亲眼看到他毒瘾发作!有没有办法?”他对张扬的医术还是很了解的,知道张扬拥有这样的实力。

    张扬道:“我在过去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病例,所以我没有确然的把握,不过我相信只要是毒药就会有解药。”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谢谢!”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们之间用不着!”他随即又道:“明健刚刚从戒毒所出来,怎么还会毒瘾发作?难道他压根没有戒掉?”

    顾允知低声道:“根据你发现的事情,我越来越觉着这件事像一个阴谋。”

    张扬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明健之所以会有今天和王学海的诱导有着很大的关系,我正在通过关系寻找他的下落,找到他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顾允知道:“不能把一切推到别人的身上,明健有今天是他咎由自取。”

    张扬道:“顾书记,您看这件事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顾允知并没有直接回答张扬的问题:“明健触犯了法律。理当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他停顿了一下道:“戒毒所是不是有问题?明健没有彻底戒掉毒品的情况下,居然出具了出院证明?”

    张扬马上明白了顾允知的意思:“顾书记,我会去查这件事!”

    张扬离开平海驻京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上了自己的吉普车,驶出平海驻京办没多久,就接到了顾佳彤的电话,顾佳彤让他在外面等着,张扬等了五分钟左右,顾佳彤方才来到他的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轻声道:“负责给明健戒毒的是我的老同学葛翔,明健的毒瘾没有戒掉,他不可能不知道!”

    张扬道:“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们这就去找他!我怀疑这个人有问题!”

    顾佳彤点了点头,把葛翔所在的地点说了,张扬当即驱车前往北京西郊的戒毒所宿舍,让他们失望的是,葛翔家里并没有人,他们扑了一个空。

    顾佳彤充满失落道:“葛翔也许真的有问题!”

    望着顾佳彤忧心忡忡的俏脸,张扬不禁有些心疼,搂住她的香肩道:“别怕,这件事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你爸爸已经了解了这件事,他不会对明健坐视不理的。”

    顾佳彤道:“蔡家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的手机此时忽然响了,他暂时停止了对话,电话是邢朝晖打来的,邢朝晖从徐娜口中又问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顾明健此前长期服用精神类药物,在进入戒毒所之前,他的情绪就很不稳定。邢朝晖提示了一种可能性,顾明健在用刀刺伤蔡旭东的时候精神状态是否正常?如果想要进行精神鉴定,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也就是说,顾明健在戒毒所中的病例档案相当重要。

    挂上电话,张扬心中忽然有了主意,他低声向顾佳彤道:“看来我有必要去戒毒所一趟!”

    顾佳彤错愕道:“已经关门了!”

    张扬笑道:“区区一道铁门能够难得住我吗?”

    他从后备箱中找到相机和微型录音机,这都是搜集证据重要的工具。

    顾佳彤看到他要孤身潜入,明白这都是为了自己的缘故,心中不禁一阵感动,扑入张扬的怀中主动送上热吻,张扬用力吻了吻她的柔唇道:“放心,这次我一定把明健的病历全都给调出来!”

    顾佳彤点了点头,张扬却伸手除掉了她的鞋子,大手探入她的裙内,顾佳彤误会了他的意思,红着脸啐道:“不要在这里,等回家再说”

    张扬麻利地褪下了她的一只丝袜,笑眯眯道:“借道具一用。”

    

    张大官人丝袜套头,悄然来到戒毒所西面的围墙处,围墙高三米左右,上面还布满了铁丝网,戒毒所的警戒程度几乎赶得上监狱。

    张扬暗自提起一口气,在距离围墙十米处开始奔跑,就快接近围墙之时,借着前冲之力腾空跃起,在空中连续两个翻滚,越过高墙,身影消失在院落之中。

    顾佳彤双臂趴在方向盘上,深情凝望着张扬的身影,内心之中温暖而踏实,只要张扬在身边,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什么好怕,她深深意识到,自己这辈子是再也离不开张扬了。

    张大官人进入戒毒所之后,方才想起了一件事,之前对戒毒所并没有做任何的资料收集工作,他对这里的地形环境他一无所知,戒毒所内有五座楼房,想在其中找到顾明健的病历,无异于大海捞针,张扬决定找个人问问。

    远处两名保安拿着手灯在院子里巡视,张扬躲藏在树干后,等两人从身边走过的时候,猛然冲了上去,左手点中其中一人的道,右手扣住了另外那名保安的咽喉,那保安看到同伴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自己咽喉被锁住,吓得手灯都掉在了地上。

    张扬压低声音道:“今晚什么人值班?”既然选择潜入,就把恶人做到底。

    那保安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他说不出话来,张扬威胁道:“敢出声叫喊,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那名保安当然不敢大声叫喊,这份工资没多少薪水,谁乐意拿自己小命冒险?那保安哆哆嗦嗦道:“葛翔葛大夫”

    张扬心中暗笑,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葛翔家中找不到这厮,想不到他居然在戒毒所值夜班。张扬拍了拍那保安的肩头道:“带我去找他!”

    保安点了点头,张扬担心他胡乱叫喊惊动了其他人,一指封住了他的哑。

    葛翔并没有入睡,静静坐在值班室内,这两天他总是心绪不宁,顾明健刚刚出院就以伤人罪被逮捕,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他意识到警察早晚会来戒毒所调查情况,他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纵然没有任何的破绽,可始终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

    房门被轻轻敲响,葛翔以为病房有事,他起身拉开房门,房门刚一打开,那名保安就被张扬一把推了进去,身体重重撞在葛翔的胸口,撞得葛翔坐到在地上。

    不等葛翔呼救,脖子就被蒙面人一把抓住,葛翔的身材本来就瘦小,对方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拎起,将他的身体抵在墙壁上。

    葛翔的脸涨的通红,双目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难道对方要杀死自己吗?望着眼前的蒙面人,葛翔的内心陷入绝望之中。

    张扬并没有想杀他,冷冷道:“你就是葛翔?把顾明健的病历拿给我!”

    葛翔知道对方的目的之后,内心越发惶恐,张扬松开手放下了他,用锋利的军刀抵住了葛翔的脖子,武器的威慑力要比拳头强大。葛翔连续咳嗽了几声,他看了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保安,惊声道:“他死了吗?”

    张扬冷笑道:“你如果不听话,下场会和他一样。”他是故意在恐吓葛翔,其实那名保安只是被他点中道暂时晕了过去。

    葛翔吓得打了个冷颤:“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既无权势也无财产,你为什么要找我?”

    张扬冷冷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要看顾明健的病历!”

    葛翔点了点头道:“病案室,我没有钥匙!”

    张扬一把抓起了他:“带我去!”

    病案室房门紧锁,葛翔指了指房门,然后摇了摇头。张扬抬脚向大门踹去,一脚就将房门给踹开,然后推着葛翔走了进去。

    葛翔这会儿稍稍冷静了下来,低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看顾明健的病历?”

    “太过好奇容易短命,你只要老老实实做事,其他的和你无关!”

    顾明健昨天才出院,找出他的病历并不难,葛翔很快从新出院一栏中找到了顾明健的病历,抽出后交给了张扬,他低声道:“你怀疑我们戒毒所有问题,上面有我们的详细资料方案,所有的病程记录。”

    张扬粗略的翻了翻,这病历的确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他在出院小结上看到戒毒成功的结论,用刀锋指着葛翔的鼻子道:“戒毒成功?是你下的结论?”

    葛翔点了点头道:“不单单是我,是我们戒毒所权威专家综合鉴定的结果。”

    张扬怒道:“狗屁专家,今天顾明健还在看守所里毒瘾发作!”

    葛翔故作惊奇的哦了一声,然后道:“也许他出院之后又吸了那东西,你知道的,戒掉之后,如果他马上吸毒,会前功尽弃!”

    张扬道:“顾明健在过去曾经长期服用精神药物,病历上为什么没有体现?”

    葛翔道:“既往病史和用药史都是病人和家人提供,他们没有提供,我们医院当然不会知道。”他已经判断出,张扬是为顾明健而来,他的出发点应该是为了顾家。

    表面上听起来葛翔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疏漏,可张扬仍然觉着他有些不对,他突然问道:“你给他吃了什么药?”

    葛翔被张扬突然的一问吓得哆嗦了一下,惊恐的神情稍纵即逝。

    这微妙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张扬的眼睛,张扬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冰冷的刀锋紧贴在他的颈部,阴测测道:“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能够瞒天过海!”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

    张扬又怎会轻易相信葛翔的话,刀锋微微下压,刀刃将葛翔的皮肤割破,鲜血沿着他的颈部流了出来,葛翔虽然是医生,可别人流血他常见,自己流血却让他惶恐到了极点,葛翔骇然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张扬冷笑道:“不杀你可以,可你得跟我说实话,这病历是你写的,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不信一个刚刚走出戒毒所的人,马上就会去吸毒,而且他吸毒之后居然还冲动的去寻仇!葛翔!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我想让你死!”

    葛翔痛哭流涕道:“我错了,我不敢了,我收了人家的钱,我我一直一直给他神类药物,引发他的情绪不稳定,让他处于躁狂状态之中,是我贪财”

    张扬没想到葛翔竟然如此脓包,只不过是用刀恐吓了他一下,竟然把所有的秘密都说了出来,葛翔颤声道:“你不要杀我我自首”

    葛翔原本就不是一个胆大的人,而且他还是有良心的,自从对顾明健下手之后,他始终处于良心的谴责之中,顾明健走出戒毒所不久,紧接着就出了事情,这让葛翔更加的惶恐,而张扬的出现,死亡的威胁,让葛翔原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精神终于彻底被击垮。

    葛翔的这番话让张扬惊喜不已,他虽然早就怀疑葛翔有问题,可没想到葛翔会有这么大的问题,如果葛翔一直都在对顾明健使用精神药物的话,那么顾明健刺杀蔡旭东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解释了,如果能够证明顾明健当时的精神状态并不正常,他的罪责就可以减轻,甚至有可能脱罪。

    “谁让你这么干的?”

    “我不知道,他没和我正面接触过,他给我钱,指挥我应该怎么做,答应我,这件事过去之后,可以给我一大笔钱,资助我去美国留学,我只想在学业上有所建树”

    张扬伸手就点了葛翔的道,葛翔软绵绵倒了下去,他先给国安局邢朝晖打了个电话,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邢朝晖闻言也是一惊,想不到这件事道背后真的这么复杂。邢朝晖冷静的考虑了一下之后,让张扬不要轻举妄动,由他通知公安机关去戒毒所抓人。

    当警车出现在戒毒所门前的时候,张扬已经安然返回吉普车内,顾佳彤看到张扬,不等他把套头的丝袜除下,就扑入他的怀抱中,用力拥紧了他,张扬微笑道:“别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顾佳彤抱着张扬,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这种温暖而踏实的感觉是任何人无法取代的。

    张扬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将吉普车驶入大路。

    顾佳彤小声道:“发生了什么?”

    张扬微笑道:“一个让你无法相信的好消息!”

    当张扬把今晚在戒毒所发生的一切告诉顾佳彤之后,顾佳彤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因为葛翔的所作所为而愤怒,也因为这件事终于浮出水面而看到了希望,如果这一切都得到了证实,弟弟最近的精神状况肯定处于不正常的状态,法庭上也会考虑到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予他一定的轻判,这件事终于出现了转机。

    顾佳彤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顾允知还是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听女儿说这是张扬只身潜入戒毒所查到的结果,他低声道:“代我谢谢张扬!”说完顾允知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刚刚洗完澡,穿着一条三角裤就走了出来,顾佳彤合上电话,星眸半舒,望着这厮的身体,俏脸不觉有些发红。

    张扬道:“给你爸打电话?”

    顾佳彤点了点头,小声道:“我爸让我替他谢谢你!”

    张扬一脸坏笑道:“怎么谢我?”

    顾佳彤一颗芳心怦怦直跳,俏脸之上流露出妩媚柔情:“你想我怎样谢你就怎样谢你!”

    张扬坐在沙发上,牵住顾佳彤白嫩的纤手,让她来到自己面前,然后伸出手指轻轻扯开了她的衣带,顾佳彤深红色的睡衣顺着她的香肩缓缓滑落,美得毫无瑕疵的娇躯宛如鲜花般绽放在张扬的面前。

    顾佳彤伸出手指轻轻抵在张扬的胸口,让他仰靠在沙发之上,然后分开雪白修长的,坐在他的身上,

    张扬托起她的,两人额头抵在一起,彼此目光深情凝视着,此时无声胜有声,再美的情话,抵不过他们目光的纠缠,顾佳彤搂住张扬的脖子,娇艳欲滴的嘴唇缓缓落在张扬的嘴唇之上

    

    徐娜和葛翔的先后落网让整件案子出现了转机,尤其是葛翔在顾明健戒毒期间,偷偷对顾明健使用精神药物,导致顾明健情绪处于极不正常的状态中,这件事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他们马上对顾明健进行全面的精神评估。然而幕后策划这件事的人十分的狡猾,无论是徐娜还是葛翔都不能说清那个指使人究竟是谁,他们的联络方式就是电话,单从电话是无从追查到对方的。

    张扬把最大的疑点锁定在王学海的身上,自从顾明健出事之后,王学海就突然人间蒸发了。张扬又去找了林钰文,这次如果不是林钰文提供线索,他不可能找到徐娜,他认为林钰文还有不少的事情没有告诉自己。

    林钰文并没有逃避张扬的造访,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逃是逃不掉的,林钰文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你想通过我找到王学海?”

    张扬点了点头,这个女人很聪明,跟这种说话省去了许多的力气。

    林钰文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他的下落,我觉着你应该去问他老婆,除了这间酒吧我和王学海没有任何的关系。”

    张扬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他犀利的眼神让林钰文感到些许的不安,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我没骗你!王学海这个人生性多疑,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张扬道:“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有人让负责给顾明健戒毒的医生对他非法使用了精神药物,而这些精神药物导致顾明健的情绪极不稳定,他在戒毒所期间,没有成功戒除毒瘾,被公安机关抓捕后不久就毒瘾发作。”

    林钰文道:“正是这一点,让你对戒毒所产生了怀疑,所以你顺藤摸瓜找到了戒毒所,从医生那里查出了这件事?”

    张扬道:“顾明健从戒毒所出来,当晚只有王学海请他吃饭,我已经查实,当晚他们两人在紫金阁吃饭,饭后不久顾明酵去了风度酒吧,在那里遇到了徐娜和蔡旭东,从而引发了这场血案!”

    林钰文道:“你怀疑这件事是王学海策划,而徐娜和蔡旭东出现在我的酒吧全都是事先安排!”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林钰文道:“我可以对天起誓,我没想到顾明健会到酒吧来,我承认,徐娜是通过我认识蔡旭东的,可我绝没参予陷害顾明健!”

    张扬低声道:“我不知道王学海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的手段很高妙,的确,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表明他和这件事有关。法律也制裁不了他,可任何事都是有破绽的,除非你不去做坏事,做了坏事就会有败露的一天。”

    林钰文再次重复道:“王学海事前没有跟我联系过,我也没向任何人透露过他们到酒吧来得消息,连我都不知道顾明健为什么会找到这里?”看到张扬满脸的不信任,林钰文又道:“你不想想,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顾明健在我那里伤人,无论是他还是蔡旭东都是背景深厚的衙内,我的风度酒吧因此而停业,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营业的机会!我不是傻子,我不会蠢到这种地步!”

    “那你怎么会知道徐娜的下落?”

    林钰文道:“徐娜和我的关系不错,当时她很害怕,是我让她逃走的,你知道,以她的身份地位卷进去只会让事情变得麻烦,密云的房子是我的,我让她在那里躲着,看看事情的发展情况再说,当时顾明健连捅了蔡旭东这么多刀,谁都不知道蔡旭东是死是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害怕!”

    张扬对林钰文的话将信将疑,林钰文和王学海、蔡旭东之间的关系都不简单,她现在所说的一切很大原因是想撇开罪责。

    张扬在看守所外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方才看到顾佳彤满脸倦容的从里面出来,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迎向顾佳彤:“他怎么说?”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明健说徐娜和蔡旭东在风度酒吧的事情并不是王学海透露给他的,是一个女人给他打了电话!”

    张扬皱了皱眉头,从他之前见林钰文的情况来看,这个电话应该不是林钰文所打。

    顾佳彤低声道:“难道说策划这件事的真的不是王学海?”

    张扬冷笑道:“他当然不会蠢到自己去打电话!”

    顾佳彤道:“明健已经开始做全面的精神评估,结果很快就会出来。我听律师说,就算不能让明健脱罪,也可以减轻他的罪责,不过,这还要看蔡旭东怎么说!”

    张扬道:“我们有必要去见见蔡旭东,至少要让他搞清楚这件事绝非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蔡家人不会让我们见他!”

    张扬微笑道:“他会见我!”

    

    蔡旭东同意和张扬见面的原因很复杂,一是张扬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二是张扬送给他的伤药很灵验,眼看就要吃完了,他想再要几颗。

    应张扬的要求,蔡旭东让家人都退了出去,有些话是不能够让家里人听到的。

    张扬把带来的一瓶伤药放在床头上:“还好吗?”

    蔡旭东点了点头,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身体也有了一些力气,声音沙哑道:“我知道你是为顾明健说情的!”

    张扬并没有否认自己前来的目的,他笑了笑道:“现在用不着我说情,他和你发生冲突的时候,精神状态很不正常,现在警方正在对对他进行全面的精神评估,评估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蔡旭东有些愤怒道:“我知道他有背景,可有背景也不能犯了罪还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张扬低声道:“没人要逃脱法律的制裁,只不过大家都想搞清楚这件事,让顾明健承担他应有的责任。”

    蔡旭东冷冷道:“他捅了我六刀,还要查什么?还要怎么证明?他根本就是想杀我!”

    “你知道徐娜和顾明健的事情吗?”

    蔡旭东默然无语,过了一会儿方才道:“知道!”

    “你明明知道徐娜是顾明健的女人,你还敢染指,这件事从道义上是你不对在先!常言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抛开徐娜是怎样的女人不言,对顾明健来说,你侮辱了他,这是不是事实?”

    

    今天月票数量有点惨,章鱼再次呼唤月票招来咒: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上一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有迹可循(一万字) 下一篇:地二百四十四章 狭路相逢(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