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四十章父子相见(一万两千字)

    推荐风凌天下大作《异世邪君》。10年最火的作品之一,书号1524659,其实没必要给这个渣做广告的,这本书大家都知道!

    

    就在此时听到时维清脆的声音叫道:“时间到了!”

    张扬的这一拳凝在中途不发,他虽然能够收住拳头,却无法收住拳风。

    拳风拂面,史英豪的面颊之上火辣辣宛如刀割般的疼痛,他闭上双目,背脊之上冷汗已经簌簌而下。

    张扬及时收手,他并没有非要分出胜负的意思,有些时候给人留三分余地是好事,当初他和梁百川交手的时候也是这样。更何况招惹他的是乔鹏飞,并不是整个八卦门,他也不想和八卦门纠缠不休。

    李长军鼓掌道:“好!双方打平!”他的声音并没有多少底气。

    张扬淡然一笑,从木桩之上轻松跳了下去。

    史英豪脸色微红,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只要时维晚一刻叫停,张扬的那一拳自己决难抵挡。他从木桩之上跳下来,向张扬拱了拱手:“领教了!”,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

    张扬的表情仍然是宠辱不惊,来到时维面前接过自己的皮衣。向许嘉勇点了点头道:“许总也懂得武功?”

    许嘉勇哈哈大笑道:“我可看不懂,只是看到你们拳来脚往打得热闹!很羡慕,可惜我学不来!”

    乔梦媛道:“争强斗狠有什么意思?拳脚无眼,伤了人岂不是麻烦!”

    张扬看了她一眼道:“拳脚可以伤人,头脑却可以杀人!”

    许嘉勇内心一动,他平静望着张扬:“一起夜宵,我请!”

    张扬笑道:“那就不客气了!”

    时维道:“清江小筑吧!”

    史英豪落败自然没有吃夜宵的心情,李长军和梁百川也婉言谢绝了许嘉勇的邀请,人家年轻人一起,他们也没兴趣跟着凑热闹。

    清江小筑是开在清江路的一座小饭店,这儿每天都营业到凌晨,张扬之前并没有到这里来过,小饭店门脸不大,装修的古色古香,老板是四川人,待人热情,很擅长生意之道,所以来这里的回头客很多。

    这家小店是乔梦媛最先发现的,她祖籍四川,文文弱弱的样子居然很能吃辣,时维老家在湖南,两个女孩子对辣椒的偏好看得张扬目瞪口呆。

    许嘉勇则一点辣椒都不能吃,张扬虽然能吃辣,也比不上两位女孩子,乔梦媛点了个鸳鸯涮锅,又点了一些四川风味小吃。

    张扬因为刚才这场比拼消耗了一些体力,先要了碗担担面吃了。然后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乔梦媛和许嘉勇都是不怎么喝酒的,时维酒量虽然不行,酒胆却很大,弄了一瓶破陪着张扬喝,今晚见识到张扬的威风之后,时维对他颇为敬佩,笑道:“张扬,你居然能和史英豪打平手,你好厉害!”

    许嘉勇微笑道:“张扬,想不到你的武功居然这么厉害!”

    张扬淡然笑道:“四肢发达那是武夫,如今这社会已经不是凭着拳脚走遍天下的时候了,很多的时候需要动头脑!你说对吧?”

    许嘉勇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有位卖报的经过,乔梦媛叫住他,拿了份江城晚报,她对新闻很是关心。这两天报纸的头版都刊登着市委书记杜天野上任的事情,乔梦媛轻声道:“杜天野来江城了,不知道他以后会重点抓什么地方。”

    许嘉勇笑道:“江城的经济发展方向已经确定,无非是经济开发区和旅游经济两手抓,这两年单单是深化企业改革就够折腾的了!”

    时维喝了口橙汁道:“姐夫,你好有政治头脑,不当官可惜了!”

    张扬很不厚道的来了一句:“政治基因也靠遗传的。许总很有政治天分!”

    许嘉勇深邃的双目中愤怒的光芒稍闪即逝,他敢断定张扬这句话是存心故意,这厮分明在挑战自己的忍耐底线。

    乔梦媛敏锐的觉察到了许嘉勇的愤怒,悄悄伸出手去,在桌下握住了许嘉勇的大手。

    许嘉勇微笑道:“政治上的事情太复杂,我还是喜欢做生意,可能我对于金钱比权力的更强烈吧!”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时维道:“你对什么的最强烈?”

    “女人!”张大官人一句直白无比的话让乔梦媛和时维都红了脸,时维啐道:“真不要FACE!”

    张扬却笑眯眯道:“本性使然!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听到何歆颜清脆悦耳的声音:“死张扬,你在哪儿啊?我到火车站了l来接我!”她的声音太大,时维和乔梦媛都听到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时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女人来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一声,他没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就算解释给别人听,谁也不会相信。

    何歆颜听到里面女孩子说话的声音,满腹狐疑道:“张扬,你和谁在一起啊?”

    “普通朋友!”张大官人倒没撒谎。

    时维唯恐天下不乱的来了一句:“什么普通朋友啊,我是你女朋友!我们在清江小筑!你来吧!”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何歆颜就挂上了电话。望着一脸得意笑容的时维,张大官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说时维,你可够坏的啊!”

    时维只是笑。

    张扬起身道:“得,我得走了啊!真的要接人!”

    乔梦媛淡然笑道:“才九点多钟,江城的治安没那么乱,你约她一起过来吃饭吧,反正都是朋友!”

    张扬再打电话的时候何歆颜不接了,心中不由得嘀咕起来。这丫头莫不是生气了?可转念想想,何歆颜应该没这么小心眼。

    许嘉勇道:“还是在这儿等着吧,说不定人家已经来了!”

    果不其然,十五分钟之后,何歆颜就走入清江小筑,她身穿绿色风衣,手中拎着一个红色皮箱,张扬笑道:“大红大绿的,真够养眼的,你生怕别人认不出你来!”

    乔梦媛和时维都是眼前一亮,何歆颜的美是连女人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的那种。

    张扬帮她把皮箱放在一边,何歆颜笑道:“我怕耽误你吃饭,所以自己打车找过来了,饿死我了!”

    许嘉勇让人给添了套招呼,何歆颜挨着张扬的身边坐下,她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何歆颜!”

    时维笑道:“你好!”

    何歆颜从时维的声音听出她是刚才在张扬身边说话的那个女孩,伸出手去,和时维握了握,笑道:“你是张扬的女朋友吧!真漂亮!”

    这下把时维闹了一个大红脸,她结结巴巴道:“你别误会,我刚才开玩笑呢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张扬故意道:“我们俩真没什么,清清白白的。连手都没拉过!”这厮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时维气得恨不能把这一锅辣油扣到张扬脑袋上。

    何歆颜落落大方道:“他这人就是这样,见到漂亮女孩子就喜欢套近乎!”

    张扬苦笑道:“我是那种人吗?”

    时维小声道:“你是他女朋友?”

    何歆颜摇了摇头:“他是我表舅!我怎么可能是他女朋友!”

    张大官人一转脸,满口的菊花茶喷了出去。

    许嘉勇和乔梦媛何等的头脑,一眼就看出张扬不可能是何歆颜的表舅,但是时维认真了:“真是你表舅啊!”

    何歆颜笑着点了点头,拿起两瓶破,干脆利落的开了瓶,过去破妹可不是白干的。时维一脸的羡慕:“厉害啊!”

    何歆颜又开了一瓶,将其中一瓶递给了张扬:“表舅!咱们吹一瓶!”

    “吹就吹!谁怕谁啊!”张扬一仰脖一瓶破咕嘟咕嘟下了肚,何歆颜巾帼不让须眉,也干了一瓶。让同为女性的乔梦媛和时维看得瞠目结舌。时维也有这样的胆量,可惜酒量不行,看着何歆颜这么豪爽的喝酒,心头还真是有些羡慕。

    乔梦媛道:“何小姐,给水之韵化妆品做广告的是你吧?”

    何歆颜点了点头。

    乔梦媛这么一说,时维也想了起来:“真的啊!你真人比广告上还要漂亮!”

    张扬笑道:“其实这次我外甥女就是来江城拍广告的!”,这外甥女叫起来的确有些拗口。

    何歆颜强忍住笑。

    乔梦媛饶有兴趣道:“拍什么广告?”

    “江城制药厂的新药广告!”

    乔梦媛道:“我有个想法,我们汇通还缺少一个广告代言人,不知何小姐有没有兴趣?”她对何歆颜的欣赏是出自内心的。

    何歆颜道:“对不起,我已经接下了飞捷公司的代言,据我说知你们的业务范围有重叠的地方,我恐怕没有和乔小姐合作的机会了。”

    乔梦媛颇感遗憾的叹了口气。

    许嘉勇道:“飞捷出手倒是挺快!希望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晚饭过后,张扬带着何歆颜向市政府一招驶去,何歆颜轻声道:“乔梦媛就是乔老的孙女?”

    张扬点了点头道:“许嘉勇的未婚妻,时维是乔梦媛的表妹!”

    “张扬!”

    “叫我表舅!”

    何歆颜笑着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小声道:“表舅!”

    “嗳,乖!”

    “要死了你,非要占我便宜!”何歆颜又在他身上捶了一下。

    “带我去哪儿?”

    “去我家!”

    “我才不要呢,去你家我不放心!”

    张扬笑道:“是对我不放心呢,还是对你自己不放心啊?”

    “都不放心!”何歆颜的声音低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

    “那就去一招,我在你隔壁住!”

    何歆颜轻轻点了点头。

    何歆颜从岚山给张扬带来了一些地方特产,还有一件她亲手给张扬织的毛衣,张大官人虽然有这么多女朋友,可送他温暖牌毛衣的,何歆颜还是第一个,张扬内心中难免又感动了一番,这毛衣可是何歆颜一针一线的织出来的,想不到何歆颜的这双小手除了会拿酒瓶子开瓢以外,居然还会织毛衣。

    张扬开了两间房,在市政府一招耳目众多,这厮还是很老实的。他刚刚洗完澡,房间的电话就响了,拿起电话,居然是市委书记杜天野打来的,张扬有些愣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杜天野语气严肃道:“小张啊!你胆子不小,居然带女孩子跑到一招来开房!”

    张扬叫苦不迭道:“我说杜书记。咱可不能诬陷好人啊,她睡她的,我睡我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她住在一起啊!”

    杜天野哈哈笑了起来:“你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懒得说你,下来吧,陪我喝点!”

    张扬没奈何只能答应,等何歆颜洗澡更衣之后,带着她一起去了一号小楼,顺便带了一些何歆颜拿过来的土特产。

    杜天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明星服务员苏媛媛正在餐桌上准备,张扬把手中的酱排骨和蹄髈交给苏媛媛:“小苏,帮忙弄一下!”苏媛媛向何歆颜多看了一眼,最近电视上频繁播出水之韵化妆品的广告,何歆颜的名气已经悄然传播开来。

    杜天野站起身,跟何歆颜打了个招呼,他没见过何歆颜,不过张扬身边的美女太多,他也是见怪不怪。

    苏媛媛把张扬带来的菜装盘,然后又开了一瓶清江特供,酒是张扬送过来的。杜天野别人的东西不收,可张扬带来的东西还是来者不拒的。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不觉笑道:“杜书记今天这么有兴致,这么晚了还请我喝酒!”

    杜天野笑道:“你忘了明天是星期天吗?”

    经他提醒张扬才想了起来,自己还答应过杜天野,明天要带他去清台山拜会陈崇山呢!

    杜天野道:“开了一下午的会,晚上九点多才散场,真的很累,我让小苏弄了几个小菜,本想自己吃的,可小苏说看到你来一招了,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

    张扬这才明白杜天野何以会知道自己来到一招,有些不满的看了苏媛媛一眼,心说这妮子嘴可真快!苏媛媛自知理亏,脸微微有些红。她轻声道:“顾书记,没事我就先回去了,这些东西明天一早我会过来收拾!”

    杜天野道:“别忙着走嘛,一起吃点,反正你今晚值班!”

    苏媛媛还想推辞,何歆颜笑道:“留下来吧,陪陪我,看他们两个大男人喝酒挺无聊的!”,苏媛媛这才答应下来。

    杜天野和张扬单独喝酒的时候并无拘束,两人用茶杯喝酒,不多时一斤酒已经喝完,苏媛媛又开了一斤,她不忘叮嘱杜天野道:“杜书记,注意身体!”

    张扬笑道:“照你的意思,杜书记的身体需要注意,我就无所谓了?”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心中却想,人家是市委书记,你才是个企改办副主任,能相提并论吗?

    杜天野笑道:“你这张嘴,别难为人家小苏!”他向苏媛媛道:“没事,你放心吧!”

    何歆颜拉着苏媛媛坐下道:“他们都是海量,别说是二斤,我看每人二斤也没问题!”

    张扬提起今晚和乔梦媛许嘉勇他们一起吃饭的事情,杜天野道:“我今天上午去开发区实地看了看,他们的汇通集团进展还是蛮不错的,以后会成为江城诸多企业的一颗明珠!”

    张扬一直对许嘉勇这个人很不喜欢,他甚至怀疑最近的一系列事件都和许嘉勇有关,不过他并没有确实的证据,从表面上看,许嘉勇也一直都在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似乎没有什么疑点,张扬低声道:“这个人我不做评论,总之我不喜欢!”

    杜天野笑了笑,许常德的案子他是清楚的,许嘉勇在父亲出事之后,迅速攀上乔家这座大靠山,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的动机和目的,不过他更知道乔家的实力,普通人都能看出的事情,乔家未必看不出来,却不知许嘉勇究竟用什么打动了乔家,能让他们同意他和乔梦媛订婚。

    苏媛媛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告辞离去,她很有眼色,知道自己在场的情况下,杜天野和张扬有许多问题不好谈。何歆颜也累了,跟苏媛媛一起走了。

    望着苏媛媛的背影,张扬不由得笑道:“不错啊!杜书记蛮有艳福的!”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少给我胡说八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他故意板起面孔道:“说说,你跟何歆颜怎么个情况?”

    “清白,单纯,一杯清水一样,说出来肯定要让你失望!”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我才不相信呢!你小子最好给我收敛点,嫣然是我侄女,你要是敢对不起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咳嗽了一声道:“我说杜书记,咱刚聊到哪儿了?你怎么对女性这么感兴趣?”

    杜天野呵呵笑了一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将剩下的酒一口喝干,剥了颗花生米扔到嘴里:“你对左援朝和李长宇怎么看?”

    张扬向后靠在椅背上:“不好说,他们都有长处,也都有短处,李长宇务实,但做事趋于保守谨慎,左援朝眼光长远,不过做事情有些激进!”

    杜天野道:“据我说知你私人感情和李长宇更好一些,当初是他把你从春阳一手提拔上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和李长宇之间的那段往事不由得心中暗笑,如果不是李长宇和葛春丽在春水河,被他误打误撞的遇到,自己还不一定会走入仕途呢,李长宇如果遇不到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泉下冤魂。张扬道:“李长宇对我不错,不过他这人很多时候有些不给力!做事情缺乏一锤定音的魄力!”

    “左援朝呢?”

    “他过去针对我,不过自从上次和岚山竞争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后,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善!”

    杜天野笑了起来:“那是因为,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你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还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张扬笑道:“也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我估计他不想和我为敌,主要是害怕我在他和李长宇竞争市长的问题上做手脚。”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你搞破坏的本事是一流的!”

    张扬道:“你问了我这么多是不是想在他们两人中做一个抉择?”

    杜天野道:“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悬念,李长宇过去曾经得到过顾书记的欣赏,可江城前些日子三环路出事,给顾佳彤带来了一些麻烦,这件事让顾书记很不高兴,李长宇虽然在江城旅游上做出了一些贡献,可对江城这座老工业基地来说,领导们想要看到的绝不是旅游业的成绩,而是各大企业的变革!”

    张扬道:“你是说李长宇抓错了重点?”

    杜天野道:“分工不同,他原本可以在教育和医疗上做出一些成绩,可惜他的运气又似乎不太好,教育系统出事,医疗系统出事,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在省里的印象大打折扣!”

    张扬低声道:“你对他的印象也不好?”

    杜天野道:“我对他的印象还可以,至少一个能够禁得起中纪委考察的同志,在党性原则上没有太多的问题!不过我发现他在常委会的时候很少发言,如你刚才所说,他做事过于谨慎,江城需要的是大刀阔斧的改革,一个谨慎的人,很难胜任引领改革的重任。左援朝这个人则不同,他很有漏点,目光比李长宇要远大,而且他一直都是搞经济出身!”

    张扬笑道:“你不怕他抢了你的风头?”这种话也只有他敢问出来。

    杜天野笑道:“我倒希望他抢了我的风头,只要江城的改革能够搞上去,经济能够得到真正的发展,抢点风头算什么?”

    张扬道:“你倾向于左援朝的原因是不是还因为李长宇是洪伟基派系的人?你不想用他?”

    杜天野道:“不是不想用,而是要考虑怎样用,再说了市长的人选我说了也不算!只有建议权!我倾向于左援朝的真正原因是,他在领导层中的关系比李长宇要好,想要领导好一个政府班子,必须能够很好的将干部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当然这只是我对他们的初步印象,很多事要靠以后来看。”

    张扬道:“没多少时间了,过了年就是人代会了!”

    杜天野笑道:“严新建倒是一个实干家,他头脑虽然不如肖鸣灵活,不过这个人有担当!”

    张扬心中暗乐,假如自己把杜天野的这句评语告诉严新建,恐怕严副市长要乐的睡不着觉了。杜天野聊兴正浓,可张扬已经打起了哈欠:“不行了,我撑不住了,得回去睡觉!”

    杜天野却道:“这儿有客房,你就在这儿住吧,陪我多聊一会!”

    “那啥”

    杜天野笑道:“你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得多注意影响。”

    “我又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你别用带色的眼镜看我行不?”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被杜天野从睡梦中唤醒,杜书记这是让他陪着去青云峰呢。张扬看了看时间,不过早晨五点,摇了摇头道:“您是不是精力过剩,昨晚那么晚睡,今儿又起了个大早!”

    “早去早回,下午我还打算去春阳开发区看看呢!”

    张扬叫苦不迭道:“早知道这样让你司机陪着你去了。”他先给何歆颜打了个电话,约何歆颜一起上山。等到他洗漱完毕,来到餐厅,发现苏媛媛已经把早餐送来,明星服务员果然不是盖得。

    张扬和杜天野吃完早餐,何歆颜才来到一号小楼,女孩子家梳洗打扮总需要时间的,张扬给她拿了早点在路上吃,杜天野承担了开车的责任,让市委书记当司机,可不是普通的待遇。

    杜天野已经是第二次到清台山来,不过上次是跟着张扬一起来吃驴肉,并没有来得及欣赏清台山的风景,这次总算有机会好好游览一下清台山了。通往青云峰的公路已经铺设完毕,他们来到清台山脚下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半,已经有旅游车队陆陆续续的抵达。

    进入景区,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印着清台山和旅游大使何歆颜的巨幅照片,杜天野笑道:“何小姐原来是清台山旅游大使!”

    张扬道:“现在看来春阳跟歆颜签约可占了大便宜,当初代言费才多少啊,现在歆颜的代言费水涨船高,没十万起步,压根没可能!”

    何歆颜啐道:“我是那么势利的人吗?我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真的没有考虑过钱的事情!”

    杜天野笑道:“演艺圈中能有何小姐这般风骨的并不多见!”

    张扬正想说话呢,胡茵茹的电话打了进来,胡茵茹是找他兴师问罪的:“张扬,你把何歆颜给我拐哪儿去了?”

    张扬笑道:“我说胡总,大清早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她在这儿呢,我们一起去清台山玩儿!”

    胡茵茹道:“说好了今天还要签约的,你给我介绍的那个香港导演王准还要跟何小姐磋商广告拍摄的具体细节!”

    张扬道:“晚上应该回去!”

    “你们已经到清台山了?对了,王准就在影视基地,你们抽空跟他见见面,看看他的方案!”

    汽车行驶到奔龙瀑停下,下面的路程需要他们步行前往,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青云竹海,张扬接到了王准的电话,他正在外景基地呢,让张扬和何歆颜先去他那里看看,杜天野对这种事情没多少兴趣,和张扬约定在紫霞观相见,他独自一人向山顶走去。

    制药厂找到王准拍广告是张扬推荐的,王准也很给张扬面子,只象征性的收取了一万块酬金,他之前和何歆颜合作拍摄过江城酒厂的广告。

    张扬和何歆颜来到外景基地的时候,王准正在指挥拍摄一组高手决战的镜头,两名替身演员动作很不到位,拍摄进行的并不满意,气得王准用粤语叽里呱啦的一通臭骂,然后把现场交给了副导演。

    来到张扬面前,王准堆起满脸的笑意:“张主任,想不到你也到清台山来了!”

    张扬笑了笑:“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陪何小姐过来谈谈广告的事情!”

    王准道:“我有个主意,就拍这清台山,何小姐换上古装采药,然后再切换到一个古代药坊的画面,古色古香,韵味无穷!”他是个注重效率的人:“何小姐既然来了,今天咱们就把清台山的镜头给拍完,回江城再补拍点老街的镜头,整个广告就OK了!”

    何歆颜也不想拍摄拖延太久的时间,她点了点头道:“成!拍完再签约也是一样。”胡茵茹她们都是自己人,当然不用担心违约的问题。

    张扬道:“那你就留在这儿拍摄吧,我还得去山顶看看!”

    王准却道:“你别急着走啊!这广告还得请张主任帮帮忙!”他见过张扬的身手,所以会有这样的请求。

    张扬笑道:“我堂堂一个国家干部给你当演员,你够能想的啊!请得起我吗?”

    王准笑道:“张主任身材有型,我打算在药厂广告中给你一个背影。”

    “啥?”

    “半裸那种!”

    “你脑子短路了?居然让我一个员拍脱戏?”

    王准道:“我的构思是,一古代少女背着药篓采药,一失足从山崖滑落,关键的时刻,一位赤luo上半身的健壮樵夫一把将她抓住,然后两人一见钟情,镜头随后切换到古代药坊的制作过程,再切换到你们两人相偎相依的背影,张主任不愿意,我只能找别人了。”

    张大官人一听,要找别人跟何歆颜相偎相依,这还了得,我的女人哪能让别人碰啊!他顿时点了点头道:“成!我拍!”

    于是张扬也跟着化妆师进了化妆间,既然是樵夫,衣着上当然不可能华贵,穿上一条粗布裤子,蹬上草鞋,上身赤luo,张大官人平时没少锻炼,体型健美,肌肉匀称,皮肤因为长期经过阳光的照射也是降的古铜色,那位嗲里嗲气的化妆师,伸出兰花指捏了捏张扬的臂膀道:“你身材真好!”

    张大官人被这厮弄得不寒而栗,向后撤了撤身子道:“我说丫头,咱不带这样的!”

    那化妆师捂着嘴唇道:“讨厌了,人家是男人!”说话的时候还伸出手指在张扬的胸肌上戳了戳,张大官人恶心的打了个冷颤:“再敢摸我抽你丫的!”

    

    杜天野在紫霞观转了转,最近紫霞观的香火也是越来越旺,老道士李信义忙着给香客们解签,自然无暇顾及眼前这位陌生来客。

    杜天野在紫霞观内转了一圈,就前往了张扬所说的石屋,石屋房门紧闭,陈崇山并不在家,杜天野正准备去紫霞观问问的时候,看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背着猎枪,手里拎着一只大雁走了上来。

    陈崇山并不知道眼前人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前些日子去静安给妻子扫墓的时候,楚镇南曾经要拿照片给他看,陈崇山拒绝了,他已经下定决心,这辈子不会出现在儿子的世界之中。

    陈崇山的表情很冷,就像清台山坚硬的山岩,几十年的风霜磨砺形成了他现在很少和外人交流的性格。

    杜天野微笑着迎了上去:“是陈叔叔吗?”

    陈崇山微微一怔,花白的眉毛微微扬起道:“我好像不认识你?”

    杜天野笑道:“我叫杜天野,我爸爸是杜山魁!”

    陈崇山内心宛如被重锤击中,整个人顿时傻在那里,手中的那只大雁竟然失手落在地上。

    杜天野对陈崇山如此的反应感觉到有些奇怪,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他躬身为陈崇山捡起地上的大雁。

    陈崇山望着杜天野的样子,内心之中一股难言的酸楚滋味弥散开来,他想起已经逝去的妻子邱敏,望着杜天野的轮廓,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

    “陈叔叔!陈叔叔!”杜天野连续两声才把陈崇山从沉思中唤醒,他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露出一丝生硬的笑容道:“山魁的儿子,好!好!”他接过杜天野手中的大雁:“快l里面坐!”

    陈崇山走入房间的时候又差点被门槛绊倒,幸亏杜天野及时扶住了他。

    杜天野在房内欣赏陈崇山书法的时候,陈崇山给他泡了一杯野山茶,直到现在陈崇山都没有从激动中平复下来,他声音有些颤抖道:“天野中午在这儿吃饭吧!”

    杜天野笑道:“不了,我爸爸让我给您捎来了一些东西!”他把装着礼物的布包递给陈崇山,陈崇山点了点头:“坐!”他没有当着杜天野的面打开布包,而是来到了里屋。

    里面是一个印花包裹,用针线缝得很密实,陈崇山拆开包裹,却见里面是一套已经破旧褪色的小孩子的被褥,陈崇山看到那被褥上的花纹的时候,眼圈忽然红了,妻子离开之前穿得就是这件衣服,陈崇山深情抚摸着被褥,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他坚毅的面庞滑落。里面还有一封信,陈崇山撕开信封,展开信纸,里面写着杜天野的生辰八字,此外还有一颗红绳串起的桃木平安符。

    陈崇山的记忆忽然回到了三十多年以前,他亲手把平安符给妻子戴在手腕上:“敏!这平安符是我亲手雕刻的,能够保佑你们母子平安”

    杜天野在外面等了足足十分钟方才看到陈崇山走出来,陈崇山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杜天野的对面坐下,微笑道:“天野,这次你来江城出差吗?”

    杜天野笑着摇了摇头道:“工作调动,会呆很长一段时间,等我这边安定下来,会把我爸妈接过来住一段时间,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好嗯,好!”

    杜天野道:“我听说陈叔叔写得一手好字,可不可以帮我写一幅字?”

    陈崇山点了点头:“我这就去给你写!”

    杜天野并没有想到陈崇山答应的如此痛快,他又怎能知道,别说是写字,就是他的任何请求陈崇山也不会拒绝,在陈崇山的心中,自己亏欠妻儿的实在太多太多,如果可能,他会尽一切的能力来补偿他们,妻子已经逝去,他的所有爱都已经倾注在杜天野的身上。

    

    张扬和何歆颜在十一点钟的时候来到了石屋,两人拍摄的十分顺利,来到石屋前,看到陈崇山和杜天野正在亲热的聊着。

    杜天野看到张扬到来,起身道:“这么久啊!”

    张扬笑道:“拍了几个镜头,所以耽搁了!”

    杜天野下午还想去春阳开发区看看,所以提出现在下山,陈崇山心中极舍不得他走,可这种话又无法说出口,只是邀请他们留下来吃饭。

    张扬明白陈崇山的心意,向杜天野道:“陈老伯一片盛情,咱们还是在这里吃完饭再走!”

    杜天野点头答应。

    张扬存心想给他父子俩创造一些相处的机会,让何歆颜去做饭,陈崇山已经把大雁褪好毛,张扬剁好之后,何歆颜用石耳山蘑一锅炖了,香气四溢。

    因为下午还要考察,杜天野并没喝酒,张扬望着他们父子,真是越看越像,临行之前,陈崇山又送给张扬一袋晒干的野蘑菇,送给何歆颜一颗狼牙,至于杜天野则得到了陈崇山亲手书写的条幅——天地无限,鹏程万里!陈崇山从张扬的嘴里得知杜天野已经担任了江城市委书记,也就是说以后肯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忐忑。

    杜天野他们离开的时候,张扬故意落在最后,低声向陈崇山道:“陈老伯,我怎么觉着这杜天野长得很像你啊?”

    陈崇山微微一怔,顿时觉察到张扬话里有话,八成是知道了自己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不过他既然没有挑明陈崇山是不会承认的,低声道:“你可别乱说!”

    张扬笑道:“成,我不乱说,我走了啊!”

    陈崇山叫住他,低声道:“有空常来坐坐!”

    张扬心领神会:“你放心吧,有时间我会和杜书记常来坐坐!”

    

    周一的常委会上,话题终于落在了省十佳青年的推选问题上,按照左援朝的提议,常委们进行了投票,这种事情本来不用劳动常委们费心的,可因为之前奄引起的一系列风波,所以只能用这种看似公平的方法解决了。

    公平从来都是相对而言,多数人觉得公平,可人大主任赵洋林却觉得很不公平,自己的女婿孙东强从各方面来说都应该胜出,应该成为江城优秀青年的代表,可这次杜天野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代市长左援朝居心不良,这帮常委都为了讨好新来的市委书记,结果是不用多想的。

    投票结果出来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张扬以压倒性的优势被推选为省十佳青年的候选人,当然团市委书记孙东强仍然是江城十佳青年之首,不过这个首位当得就有些窝囊,没有任何的意义了。江城十佳和平海十佳的差距如同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那相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赵洋林此时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杜天野刚刚宣布散会,他就离开了会议室。

    李长宇也准备走,却被杜天野叫住,杜天野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一趟,有事想和他单独谈谈。李长宇没有马上前往杜天野的办公室,而是到外面抽了两支烟,狠狠的过了把烟瘾,这才去找杜天野。

    杜天野找李长宇是谈江城教育改革问题的,最近江城教育系统的投诉络绎不绝,很多问题都集中在那里,如果不眷解决,早晚都会激化。

    李长宇也明白问题的确存在,可教育改革并不是说改就改,现行的教育体制已经实行了几十年,想要改革谈何容易?

    杜天野道:“我们的改革方向是获得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双丰收,教育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只有良好的教育机制,才能保障光大教室职工安心上课,才能给国家培养和输送更多的可用之才,教育关系到我们国家的未来,绝不容放松。”

    李长宇道:“杜书记,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可教育和企业不同,企业改革如果失败了可以从来,可我们的教育如果改革失败,就没有重来的机会,我们不可以拿孩子当实验品。”

    杜天野道:“我说这番话的意思并不是拿孩子当实验品,而是要更好的提升教育质量!”

    李长宇道:“其实教育系统现在出现的浮躁不安的心态,和教师的工资收入有着直接的关系,作为非盈利单位,教师的收入和各行各业没办法相比,个体先行,企业随后,改革的进度不同,造成了社会收入不同,所以才会有造的收入不如卖茶叶蛋的说法。”李长宇并不是没有做工作,最近一段时间他针对教育界的状况开展了一系列的分析调查,掌握了很多情况。

    杜天野道:“长宇同志,既然你发现了症结所在,就不必犹豫,想办法提高教师们的收入!他们的收入提高了,心态也就平和了。”

    李长宇道:“现在教育都是靠国家拨款,教育经费捉襟见肘,想要提升他们的工资,难!太难了!”

    “万事开头难!如果不做,问题永远都不会得到解决!长宇同志,你要有所行动了!”

    杜天野虽然说得委婉,可李长宇还是听出了其中批评的意思,李长宇有些郁闷的离开了杜天野的办公室,难道这位市委书记的第一把火想从自己头上烧起?

    

    今天更新12000字,比起平时多发了两千字,也算得上爆发吧!希望今天的月票能够超过一百张,要求不高,只要大家帮忙,很容易达成这个目标!提前感谢!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登门挑战(一万字)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风起兮(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