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九章登门挑战(一万字)

    “哟呵!我说丫头。你挺有原则的啊!我就是在市委市政府大厦,还不是想见谁就见谁,怎么到了你这儿就不行了?”

    苏媛媛道:“张主任,你不要打扰杜书记休息,不然我会向上级汇报!”

    张扬笑了起来:“那你就去汇报呗,我有重要工作找杜书记谈,你要是耽误了正事儿小心上头处理你!”

    “现在是休息时间,有事情等上班再说!”

    如果不是看在苏媛媛是个女流之辈,张扬早就给她点苦头尝尝,正在纠缠之时,杜天野穿着浴袍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张扬!你来了!小苏,让他进来吧!”

    苏媛媛这才给张扬放行,还是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张扬笑眯眯道:“好!保卫工作干得不错,回头我跟市里说说,调你去给杜书记当秘书!”

    苏媛媛道:“我没那本事,还是老老实实干好本职工作!”

    杜天野让张扬在客厅坐着,自己回房去换了衣服才下来。

    苏媛媛已经泡好了一壶红茶,给张扬倒了一杯,张扬一面品茶一面笑眯眯看着苏媛媛:“让你来服侍杜书记的?”

    苏媛媛对他的用词有些不爽,皱了皱眉头道:“我们是服务人员不是丫鬟!”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杜天野来到沙发前坐下,苏媛媛把一杯红茶递到他的手中。杜天野笑道:“小苏没事了,你去帮我拿一份今天的报纸过来!”

    苏媛媛知道杜书记这是在让自己回避了,点了点头,点头出门。

    张扬望着苏媛媛的背影道:“不错啊!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市领导为杜书记费心了!”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这厮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喝了口红茶道:“你少给我胡说八道啊!人家一小姑娘,你不要骚扰人家!”

    “嗬!这就护上了啊!你说要是我姐知道市里给你配了一个贴身丫鬟会有什么想法?”

    杜天野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起文玲他内心不由得一阵难过,现在的文玲肯定不会在意这些事。他慢慢放下茶杯道:“有什么事?说!”

    张扬这才把这次钱来的主要目的说了出来,他是要给杜天野接风的。

    杜天野道:“今晚市里有安排,我肯定得过去,明天再说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原没指望你今天有空,对了,你的秘书人选定下来了没有?”

    杜天野道:“市里给了几个人选,我还没定呢!”

    张扬道:“江乐不错,过去跟我的,小伙子眼皮很活,做事也勤快!”

    杜天野笑了起来,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道:“我才来,你就在我身边安插眼线啊!”

    “这是帮你防患于未然!”

    “成,让他先跟我吧,考验一段时间再说!”杜天野很痛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要求。

    张扬道:“今晚常委领导班子聚会,你肯定得忙,我也不耽误你了,先休息休息,等有空了。我再陪你四处转转!”他起身告辞离去。

    张扬离开市政府一招的时候,正遇到李长宇在秘书齐景峰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张扬笑着和李长宇打了个招呼。

    李长宇示意让齐景峰先去餐厅安排,来到张扬面前,微笑道:“去见杜书记了?”

    张扬点了点头,现在他和杜天野的关系广为人知,反而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李长宇习惯性的摸出了一支香烟,含在嘴里,却没有马上点燃:“胁昨天打电话过来,好像你们兄妹俩吵架了!”李长宇的谈话从干女儿赵静开始,这是在打亲情牌。

    张扬点了点头:“她和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儿子丁斌谈恋爱,我不同意,那小子不负责任,我跟你说过的,上次胁就是因为他受伤。”

    李长宇叹了口气:“这孩子任性了一些,不过我能够听出,她对那个丁斌还是有感情的,你这个当哥哥的也不能太过阻止。”

    张扬道:“她倔得很,不听我的!”

    李长宇道:“等元旦她回来,我们一起好好跟她谈谈!”

    “今年元旦我可能在东江,参加朋友的婚礼!”

    李长宇点了点头。他费了一番努力,好不容易才说道:“张扬,有机会安排我和杜书记单独见见面!”

    张扬对李长宇的要求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愉快的点了点头:“成,没问题!”

    

    田斌被单独提审,公安局长荣鹏飞在房门关上之后,抽出一支香烟,递给田斌,并帮他点上。

    田斌笑了笑,虽然进去没有多长时间,他整个人已经憔悴了许多:“能让荣局点烟,真是荣幸!”

    荣鹏飞道:“方文南搜集了不少的证据,看来他这次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

    田斌道:“他恨我,一直都把方海涛的死归咎到我的身上!”他用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烟雾。

    “过得惯吗?”

    “过不惯,不过我能忍住!”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辛苦你了!”

    田斌道:“我要呆到什么时候?”

    荣鹏飞道:“呆到让那个幕后真凶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得逞,让他开始组织下一步计划!”

    田斌低声道:“你以为他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荣鹏飞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也许他会用对付方海涛的方法对付你!”

    田斌道:“假如我出了事,疑点一定会被锁定在方文南的身上!”

    荣鹏飞道:“下周你会被转到李家楼看守所,里面的形势很复杂,你自己多加小心!”

    “我知道!”

    “方文南的弟弟方文东也在那里!”

    田斌点了点头,他指了指香烟,荣鹏飞又递给他一支,荣鹏飞低声道:“为什么不愿和田厅长见面?”

    田斌嘴里的香烟颤抖了一下,烟灰簌簌落在桌面上,他的目光极其复杂,过了许久方才道:“我不会以一个疑犯的身份面对我的爸爸!”

    

    张扬没想到时维会来找他,这次乔梦媛并没有和她一起过来,时维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一位长相忠厚的中年人,他四十岁年纪。身材不高,可是步履坚定有力,目光平和,可身上却又充满着一股慑人的气度。

    时维向张扬引见道:“这位是史英豪先生!”

    张扬和史英豪从未见过,微笑着伸出手去:“史先生是想来江城投资的?”

    史英豪笑着和他握了握手,双手相握,张扬顿时察觉到对方的手掌宽厚粗糙,充满力量,史英豪虽然没有用力,可张扬也不由得警惕起来,他抬头看了史英豪一眼,倘若史英豪握手时故意加力的话,一定要让这厮吃点苦头。

    可史英豪只是轻轻握了握张扬的手就放开,微笑道:“我是八卦门的,乔鹏飞是我的小师弟!”

    张扬这才明白了,敢情人家是代表小师弟过来讨还公道的。上次张扬在北京紫金阁,因为乔鹏飞骚扰楚嫣然,而把他揍了一顿,乔鹏飞是八卦门的小师弟,他被人打,整个八卦门都没有了面子,史英豪是乔鹏飞的三师兄,也是八卦门掌门史沧海的儿子。武功深得其父真传,是八卦门年轻弟子之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他这次前来就是专门给乔鹏飞找回面子的。

    张扬笑道:“坐!”

    史英豪也没有坐的意思,他开门见山道:“鹏飞上次得罪了张先生,身为他的师兄,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不知张先生可否给我这个机会?”他说得很客气,对张扬的称呼也用先生二字,其用意就是告诉张扬,我来找你就是按照江湖规矩,和官方无关。

    人家挑战到了自己家门口。张大官人就算想不应战也难,他点了点头道:“史先生看着办吧!”

    “明晚八点,长军武馆,不见不散!”史英豪说完这句话,向张扬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时维没有马上跟着离去,笑眯眯看着张扬。

    张扬没好气道:“笑什么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时维道:“可不是我带他来的,我是跟过来怕你们在这里打起来!”

    张扬摇了摇头:“我说你们老乔家怎么这么麻烦!”

    时维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我姓时,我妈姓乔,你不要搞混了!”

    张扬道:“我一国家干部,那个史什么”

    “史英豪!”

    “我管他英豪、英雄,好歹也是一成年人,怎么江湖气这么重?”

    时维道:“史大哥可是八卦门中屈指可数的高手,你不是害怕了吧?”

    张扬冷笑了一声:“乔鹏飞还是高手呢,你打电话问问他,身上还疼不?”

    时维瞪了张扬一眼道:“你觉着自己很厉害啊!”

    张扬懒得理会她,拿起桌上的文件道:“还有事吗?”

    时维被这厮冷淡的态度激怒了:“你什么态度啊!我好歹也是投资商!”

    张扬指了指门口:“出门左拐电梯下到五楼,那儿有招商办,投资商不归我管!”

    时维咬了咬嘴唇,正想发火呢,门外响起一句粤式普通话:“张主任在吗?”

    张扬抬起头,却是久未谋面的香港导演王准到了,张扬笑着站起身来。王准乐呵呵走了过来,抓住张扬的大手用力摇晃了一下:“张主任,我又来麻烦你了!”

    张扬邀请王准在沙发上坐下,向时维道:“你要是没事干,帮忙泡两杯茶!”

    时维这个怒啊,这厮什么人呐,居然把自己当丫鬟使唤,她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起身离去。

    王准望着时维的背影低声道:“身材正点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王导,你就不能把你的流氓习性收敛一点,这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你不要用资本主义的猥亵眼光看世界!”

    王准被他调侃惯了,也不以为意,他笑道:“我是来跟张主任谈几个重大影视项目的!”

    张扬道:“王导,我现在已经不负责旅游这块了。我这里是企改办!”

    王准道:“我知道,可是我更清楚张主任的能量,而且这江城我只把你当朋友,别人我还真不放心!”

    一句话把张大官人说得美滋滋的,他点了点头道:“说吧,什么事?”

    王准道:“我联系了几家香港影业公司,从这个月开始到明年年底,先后会有八部影片来江城拍摄外景!”

    “你们的影视基地不是已经建好了吗?这件事该和春阳县商量!”

    王准道:“古城墙、老街都是我们的重要外景地,现在景区已经对外开放了,游人逐步增多,我们的拍摄肯定会和旅游有些冲突,所以还想请张主任协调解决这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的确现在江城几个新开发景点的游人越来越多,如果拍摄外景,肯定会吸引很多人围观,影响拍摄进度。

    王准道:“还有,过去我们的拍摄都是免费的,现在已经开始向我们收取费用,这倒没有什么?我只是想有一个长期的合作协议,以后不会频繁变动!”

    “没问题!我会找李副市长谈谈这个问题!”

    王准给张扬带来了一些礼物,一沓香港明星亲笔签名的照片,张扬对这玩意儿没多少兴趣,不过企改办几个年轻人对这些东西都是视为至宝,张扬将这些签名照分发给了他们。

    当晚张扬安排杜天野在开发区归云山庄吃饭,前来参加晚宴的几个人有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荣鹏飞、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除了荣鹏飞之外,其他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和市委书记在一起吃饭。

    肖鸣也不敢安排的太过奢侈,特地交代晚宴的菜肴要做得简朴精致。

    比起上任市委书记洪伟基,杜天野更显得平易近人,他没多少架子,十分健谈,饶有兴趣的观看了斗鸡表演。

    共同喝了三杯之后,肖鸣率先举杯道:“咱们今晚的主题就是欢迎杜书记来江城主持工作,顺便表表忠心,以后我们一定会紧密团结杜书记的身边,为江城的改革开放大业努力奋斗!我敬杜书记一杯!”

    杜天野笑道:“过了啊!”很痛快的把酒喝了。

    这就是肖鸣说话的艺术,人家是故意夸大,拍马屁拍到这种地步就赋予了一种幽默感,而且听起来不显得过于献媚,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严新建笑道:“肖主任既然表忠心了,我也得跟上!”

    杜天野举杯笑道:“以后江城的工作还要靠大家多多支持,我知道大家不是向我表忠心,是向党表忠心,向人民表忠心!”他又把这杯酒喝了。

    荣鹏飞哈哈笑道:“杜书记是党委书记,我们向当表忠心首先就得向您表忠心!”他跟上敬酒。

    张扬也端起酒杯道:“我也向党表表忠心!杜书记,我敬你一杯!”

    杜天野笑道:“车轮战?想把我给灌翻了!我算是懂得什么叫以我为中心了!”,杜天野原本就是海量,这几杯酒是难不住他的。

    张扬今晚叫过来的几个人,全都是他认为杜天野可以使用的班底,当然至于以后杜天野能否跟他们合得来,还待时间见证。他之所以没把李长宇叫来,其原因是李长宇在江城的政坛上,被很多人已经划成了洪伟基一派,洪伟基的败走江城,让李长宇的声威很受影响,也让他在江城政局之中暂时处于被排斥孤立的尴尬局面。

    杜天野初来江城,他需要的绝不是一个派系斗争激烈的团队,他需要和谐稳定,需要眷的树立起自己的威信,建立起自己的团队,只有这样才能产生足够的凝聚力,才能领导江城的发展。

    杜天野对开发区的发展也很关心,肖鸣来此之前做好了工作,他很详细的汇报了开发区发展的状况,并分析了江城的区域优势,指明了以后开发区发展的方向,杜天野对肖鸣的汇报表示满意。

    严新建主要谈得是自己分管的工业改革一块,说起工作,严新建真的要感谢张扬,正是张扬的到来,让江城的工业改革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顺利完成了两大企业的改制,如今江城纺织厂和江城第二服装厂的改革也已经进入议程之中,他也能用成绩斐然这四个字来形容。

    荣鹏飞并没有谈及业务,他来到江城之后,犯罪率持续降低,这就是他的成绩,他对杜天野更抱着一种审视的态度,他认为杜天野年轻,有冲劲,但是在领导经验上有所欠缺,这样的一位青年干部,能否驾驶好江城这艘超级大船,还留待时间考证。

    虽然说是欢迎宴会,可多数话题还是围绕着江城市的工作进行。

    张扬对这种谈话兴趣不大,刚巧顾佳彤给他打来了电话,他离开房间去外面接听电话,毕竟有些话是要避讳的。

    顾佳彤看来心情不错,她在电话中告诉张扬,新药的批号已经拿下来了,用不了多久,新药就可以大规模上市。

    张扬笑道:“这是好事儿!你北京的事情处理完就赶快回来吧!”

    顾佳彤小声道:“想我了?”

    张扬嗯了一声道:“想死了!”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虚伪!想我不来北京找我?”

    “这不正忙着呢,杜天野来江城当书记了,他是我哥们,我得帮他!”

    顾佳彤也早已听说了这件事,轻声道:“最近罗阿姨经常约我喝茶聊天!杜天野的事情我听说了!”

    张扬道:“她说什么?”

    顾佳彤道:“还不是那些事,担心杜天野和文玲的事情呗,不过文玲那个人真的很奇怪!”

    “你见她了?”

    “没有,她去韩国旅游了!”

    张扬想起顾明健的事情:“你弟弟怎么样啊?”

    顾佳彤道:“下周就出院了,医生说很成功,精神状态也恢复了,人也变胖了,我准备等他出来之后,让他去外面散散心!”

    张扬有些失落道:“你也要去?”

    顾佳彤小声道:“我不去,我去江城,去找你!”电话中顾佳彤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张扬心头一热。

    此时肖鸣出来喊他:“我说,你这电话要打到什么时候?”

    顾佳彤也听到了他的声音,轻声啐道:“谁啊,这么讨厌!”

    张扬笑了笑:“都等着我呢!回头再说!”

    “不嘛,不许你去,就在这儿陪我说话!”顾佳彤娇滴滴道。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成!我这人就是重色轻友,谁喊我我也不去!”

    顾佳彤嗤地一声笑了起来,她柔声道:“去吧!少喝点酒,注意身体!”

    张扬和杜天野虽然是海量,可这种场合是不可能开怀畅饮的,每人喝了半斤左右,杜天野就叫停,他看了看时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明天都有工作,早点回去休息!”杜书记既然发话,其他人当然没有异议。

    除了张扬以外,在场的人都有专职司机,张扬今天也没开车,上了杜天野的红旗车。

    杜天野道:“张扬,有件事你帮我安排安排,我爸在我临来江城之前,让我给他的一位老战友陈崇山带了件礼物,你看哪天合适,陪我去见见他!”

    张大官人愣了,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陈崇山可是杜天野的亲爹,难道杜山魁打算让儿子认祖归宗?转念一想这件事杜山魁也未必清楚,就算清楚,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养到了这么大,而且又培养成了市委书记,怎么舍得送回去?张大官人觉着杜天野也挺可怜的,三十大几的人了,要老婆没老婆,连亲爹妈都不知道是谁?

    “想什么呢?”杜天野也觉察到张扬有些不对。

    张扬笑道:“没什么!这事儿好办,抽个星期天,我陪你去清台山转转,欣赏欣赏咱们的景区,再拜访一下陈老伯。”

    杜天野点了点头,望向夜色深沉的车窗外,低声道:“离开北京,感觉轻松了许多!”

    张扬笑道:“其实你早就该走出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会发现过去心中的一些烦恼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杜天野笑了起来,他知道张扬指的是文玲的事情。他并没有和张扬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打了哈欠道:“真的有些困了!我从北京给你带了一些礼物,去拿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太晚了,我不耽误你休息了!”

    杜天野让司机把张扬送回去,张扬下了汽车,来到自己的家门口,打开房门,没等他开灯,就感觉到一缕香风向自己飘来,展开怀抱胡茵茹柔软温热的娇躯投入怀中。

    

    黑暗中张扬亲吻着她的柔唇,两人搂抱着倒在沙发上,张扬附在她的耳旁低声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茵茹小声道:“晚上从东江回来的,在家里洗好了等你!”

    张扬笑了一声,大手探伸出去:“让我检查检查!”

    胡茵茹发出低声的欢叫,粉拳在张扬的后背上敲了一下,随即抱紧了他,一双修长的缠住了他的身体。两人在黑暗中默默缠绵着,他们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胡茵茹的喉头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月光如水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射到客厅内,在墙上留下一个模糊的投影,他们的身体彼此交缠,宛如大树上密不可分的两个枝桠

    胡茵茹也已经知道了药品批号顺利拿下的事情,药厂的前景正在不断变好,她和顾佳彤一样,对张扬提供的几种药品拥有相当的信心,胡茵茹偎依在张扬温暖的怀抱中,柔声道:“事情比我们预想中还要顺利,药品批号拿下来后,就可以大规模投产,我会开始组织广告宣传和前期推广工作。”

    张扬想起了何歆颜:“广告代言人”

    胡茵茹在他胸膛上捏了一把道:“知道,我已经跟歆颜联系过,她这两天就会到江城来,给我们拍摄新药的系列广告!”

    张扬笑道:“何歆颜还是很合适的!”

    胡茵茹啐道:“你当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鬼主意?假公济私!”

    张扬将胡茵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膝上,低声道:“其实我和她是清白的!”

    胡茵茹搂住张扬的脖子,前额抵在他的额头上,小声道:“你和每个人都是清白的,你跟每个人却又是不清不楚!”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附在胡茵茹的耳边道:“我跟她没到咱们这种地步!”

    胡茵茹红着脸在他肩头打了一下:“是我傻!被你的虚情假意感动了!”

    张扬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让她的娇躯贴近了自己:“茵茹,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胡茵茹咬了咬嘴唇道:“是I惜我们明明知道你是个自私又无赖的家伙,还是一个个前仆后继的上了你的贼船!”

    张扬笑道:“你对我有这么大的怨念!”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怨念好大!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今晚我要狠狠的报复你”胡茵茹一把将张扬推倒在沙发上

    张大官人从不怕这种报复,报复的结果往往是自讨苦吃,张大官人精神抖擞的从床上爬起来上班的时候,胡茵茹秀发散乱的躺在床上,秀靥上的红晕仍然未褪,美眸之中却充满了疲惫,娇嗔道:“你不是人!”

    张扬哈哈大笑,穿好衣服,来到床前在胡茵茹的嘴唇上吻了一记:“好好休息,今天就别上班了,给你算工伤!”

    “讨厌!”胡茵茹抓起枕头就扔了过去。

    张大官人轻巧抓住,又回到床边,将手探入被窝内,在湿润泥泞的地方摸了一下,在胡茵茹的尖叫声中笑着逃了出去。

    

    长军武馆位于江城体育馆隔壁,武馆馆长李长军也是八卦门弟子,按照辈分他应该称呼史英豪一声师叔,史英豪向张扬下战书的事情很隐秘,史英豪和他父亲八卦门掌门史沧海都为人低调,他挑战张扬的事情,除了八卦门的少数人知道,江城武林界并没有太多人了解。

    可现场还是来了一位高手,形意拳协会会长梁百川,他得到消息是因为他和李长军是莫逆之交,听说八卦门高手史英豪和张扬交手,他特地前来观摩,毕竟上次张扬和他的那场比试,让他败得心悦诚服,张扬的武功深不可测。

    张扬前来长军武馆之前,梁百川和史英豪谈了一些经验,他虽然没有向别人提及自己和张扬交手的事情,可史英豪从他的讲述中已经猜到,梁百川肯定和张扬有过深层次的切磋。

    晚上八点的时候,张扬准时来到长军武馆,他看到梁百川,不觉笑了笑,马上就意识到梁百川是来帮助他们了解自己的。梁百川对张扬也是相当的客气,向他拱了拱手。

    到了这里就要依足武林规矩,不管你的官位高低,不管你有钱没钱,到这儿比武切磋,就是依靠实力说话。

    正中的场地上立起三十二棵木桩,木桩周围的地面上点满蜡烛,蜡烛围成一个圆形,远远望去星星点点灿若繁星。

    史英豪身穿黑色功夫衫向张扬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扬看到时维也来了,正点燃一支香,将香插入香炉之中。

    李长军大声道:“比试双方以切磋为主,比武场地就在桩上,时间为一炷香,香火燃尽以前,谁先掉到桩下即为输掉这场比赛。”

    张扬笑道:“战术不错,以彼之长攻敌之短!”

    史英豪微笑道:“张先生若是不想桩斗,我们可以换种方法!”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那种必要!”他向前走了两步,陡然右脚发力,猛踏在地面之上,身躯腾空而起,稳稳落在木桩之上,双手负在身后,俯视史英豪,脸上充满傲气道:“史师傅!请!”

    此时乔梦媛挽着许嘉勇的手臂也走入武馆之中,两人的出现并不意外,乔梦媛是乔鹏飞的堂妹,过来看看热闹也实属正常。至于许嘉勇,他巴不得看到张扬出丑呢!

    乔梦媛道:“史师傅,你们切磋归切磋,不要伤了和气啊!”

    史英豪一言不发,大步向前走去,他每走一步,地面便随之震动,地上的烛火微微抖动,他的下盘根基极其扎实。史英豪越走越疾,随着步伐加快,宛如鼓点敲击一般,他一个鹞子翻身,在空中翻腾了一走,稳稳当当落在张扬对面的木桩之上,气息不见任何的紊乱,双手抱拳大吼一声道:“请了!”

    张扬不慌不忙解开皮衣的扣子,脱下后,扔给远处的时维:“帮我拿着!”

    时维伸手接过,笑道:“张扬,加油!”

    乔梦媛笑道:“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别人打架你就这么开心?”

    时维笑道:“表姐,人家是比武切磋!”

    史英豪前跨一步,踏在前方木桩之上,右掌一道斜劈,直取张扬的颈部,他出手朴实无华,没有太多的华丽招式,可其中却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张扬向后腾跃,躲过史英豪的一击,单从史英豪的掌风判断,史英豪的实力应当不在梁百川之下。

    梁百川和张扬有过交手的经验,看到开始史英豪主攻,而张扬凭借灵活的身法闪避,意图是在消耗史英豪的体力,他正想出言提醒的时候,李长军已经率先叫道:“师兄,他是想保存体力!”

    史英豪冷哼一声,一掌落空之后,随即腾空飞起,居高临下又是一掌劈落,张扬身法极其灵活,沿着木桩迅速奔跑起来,史英豪这次的攻击再次落空,他沉声道:“哪里逃?”在张扬的身后发足追去,两人在木桩之上你逃我赶,奔跑的速度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平地之上。

    梁百川和李长军都是武林高手,两人看得目瞪口呆,单单是这份步法,张扬和史英豪已经出类拔萃,史英豪有这种步法并不稀奇,毕竟他从型练桩,张扬不过二十岁年纪,步法上丝毫没有落后,这怎能不让人惊叹。

    史英豪看到张扬不和自己正面交手,他开始改变战术,离开木桩之时便将木桩踢倒,转眼之间,立着的木桩已经越来越少,张扬可以奔跑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史英豪一招推窗见月直奔张扬的胸口攻去,张扬这次没得逃了,也是一掌迎击而出,只听到呯!地一声巨响,张扬和史英豪的身体都是一晃。

    两人足下踏着的木桩都向后倾斜倒去,史英豪下肢发力大吼一声:“呔!”硬生生把倾斜的木桩给重新直立起来。

    张扬只是身躯拧动,那木桩以底部为支点,旋转了一圈,也竖立依旧。

    史英豪目光之中流露出欣赏之色,他右足侧跨落在另外一根木桩之上,倏然发力,那根木桩竟然整根飞起,史英豪,抬脚踢中木桩,碗口粗细,长达两米的木桩呼啸向张扬的胸口砸去。

    时维和乔梦媛同时发出一声娇呼,她们本以为是一场武功切磋,却没有想到战况开始变得如此激烈,此时还剩下半柱香。

    张扬不慌不忙,双手宛如抱月,待到木桩来临之前,一拨一弄,看似轻巧,其中却蕴含空明拳以柔克刚的内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木桩在张扬轻巧的拨弄之中改变方向,朝着史英豪的胸口撞击而去。

    史英豪身体一个后仰,那木桩贴着他的前襟飞了出去,直奔时维和乔梦媛而去。

    二女发出惊呼之声,梁百川抢上前去,一掌就把木桩拍开。虽然如此,时维和乔梦媛也已经吓得面无血色。

    场下惊心动魄,场内攻守也到了激烈之时,史英豪双掌轮番劈出,肉掌破空竟然发出金石之声。

    张扬对史英豪的掌法已经有了回数,不像开始时候那般一味防守,开始逐步反击,此时场内的木桩只剩下了五个,两人分别踩在一根木桩子上,史英豪抬脚去踢一旁的木桩,这次他的目标改成撞击张扬脚下的木桩。

    张扬双脚夹住木桩,腾空而起,躲过那根木桩,然后稳稳落在地上,木桩撞击地面,竟然将水泥地面撞得开裂,陷入其中一寸有余。

    史英豪腾空跃起,大步踏在正中的木桩之上,那木桩受力,地面也龟裂开来,史英豪借着反弹之力跨越向前方的木桩,形如游龙,疾若飘风,双掌向张扬推去。

    张扬也学着史英豪的样子双臂微屈,划出两道弧线,迎击而出,双掌交错,撞击在一起,两股强大内劲的冲撞,让周围的空气排浪般被压榨向四面八方,脚下的蜡烛急速闪动了几下纷纷熄灭。

    史英豪的眼中迸射出惊诧莫名的光华,他想不到张扬拥有这样的实力,硬碰硬比拼之下,自己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

    两人的身形重新分开,张扬双臂挥舞,身躯宛如腾龙,强大无匹的气势从他的周身弥散出来。

    史英豪感到周围的空间突然向他压榨而来,他有种即将窒息的感觉,此时方才知道张扬这才展现出真正的实力。

    张扬的右拳宛如奔雷般向史英豪攻去,史英豪望着这速度惊人的一拳,自知难以抵挡,除非跳下木桩,可他却不想就此认输,横下一条心也是一拳迎了出去。

    

    很迫切的呼唤保底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喊了这么多声,大家也改用月票顶顶了!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新旧交替(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四十章 父子相见(一万两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