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七章东风吹战鼓擂(一万一千字)

    安语晨站在春水河畔。展开双臂,闭上美眸,用力发出一声尖叫,这是一种心底郁闷情绪的释放。

    可张大官人被她吓了一跳:“丫头,大半夜的,你别把狼招来!”

    安语晨笑道:“叫了一声,心里好受多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觉着舒服就多叫两声!”

    安语晨点了点头,真的把两手圈起来又叫了一声。

    树丛中一只野猫跟着喵呜叫了起来。

    张大官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把猫招来了,它还以为你叫春呢!”

    安语晨羞得俏脸通红,抬脚就向张扬踢了过去:“你才叫春呢!”

    “干什么的?”两名巡警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拿着手电筒向他们照了过去,张大官人下意识的眯起双眼。

    “张主任!是您呐!”一名警察认出了张扬,看来这厮现在的知名度可不是盖得。

    张扬可不认识人家,有点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现在自己也是知名人物公众人物,看来做任何事也得注意影响了。

    两名巡警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向张扬笑了笑,也没多说话,转身离去了。

    张扬向安语晨道:“都十二点多了,回去吧!”

    “我不想回去!”安语晨在河畔的石阶上坐下,张扬陪着她坐下,抓起一颗小石子扔入春水河中。平静的河面泛起一串涟漪,秋月的倒影被水波揉碎,散出无数碎银。

    张扬微笑道:“真打算留在江城了?”

    安语晨点了点头道:“我在香港已经没有亲人了!”

    “你还有父亲,还有兄弟!”

    “我和爹哋很难沟通,他有他的家庭,他的生活,我不想影响他,也不想他干涉我!”

    张扬笑道:“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呢?你只是一时生气,过段时间就好了!”

    安语晨搂住双膝道:“张扬,其实我明白的!”

    “明白什么?”

    “我没多久好活了!”

    张扬内心一震,转身望向安语晨,安语晨的目光凄迷,望着月下的春水河,流露出淡淡的忧伤:“我不恨我爹哋,我只是不想他们为我担心,我想换个环境,想重新生活,在我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忘记我是一个病人,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我死后,就葬在清台山,埋在爷爷身边,和他老人家做伴!”

    张扬当然明白安语晨如此悲观的原因,他低声安慰道:“丫头,我在想办法,难道你对我没有信心?”

    安语晨笑道:“我相信你会尽一切努力帮我。可很多事并非是人力所能够挽回。”她深深凝望张扬道:“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对我来说,每活一天都是上天给我的恩赐!”

    张扬默然无语,心中也感到说不出的难过,如果安语晨真的病发离去,那么自己想必会十分伤心。

    安语晨道:“对了,阿文说可以和乔梦媛合作,她的计划书不错,不过有些细节还要商榷,我留在江城也为了这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商业上的事情我不过问,需要我帮忙的,你开口就是!”

    安语晨笑道:“师父,我叫了你这么久的师父,你好像并没有教给我什么真本事!”

    张扬道:“你想学什么?养气打坐的功夫我都教过了!”

    “点还有你打人的功夫!”

    张扬笑道:“好,反正你以后在江城的时间多了,我会把最厉害的武功教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以后对我放尊重点!”

    

    江城领导层的变动让体制内的很多人忐忑不安,李长宇如此,代市长左援朝也是如此,虽然洪伟基的离去让他窃喜不以,可新来的这位市委书记杜天野究竟为人怎样?自己以后和他能不能够合得来。左援朝都没有把握,杜天野比自己还要年轻得多,这样的年轻干部,能够登上如此的高位,除了他显赫的背景,和他自身的能力也有相当的关系。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坐在左援朝的办公室内,他低声道:“我找人看过市委书记办公室的风水,虽然暗合九五之尊的含义,可惜室内无水,龙困浅滩,绝非吉兆。”

    左援朝不禁笑道:“你少卖弄那点儿风水知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是个半瓶醋!”

    肖鸣尴尬的笑了笑道:“加个鱼缸在里面或许好一点!”

    左援朝道:“你机会来了,等杜书记上任的时候,你送他一个鱼缸呗!”

    肖鸣道:“这位杜书记很神秘啊,我问过很多人对他都不怎么了解!”

    左援朝道:“他一直都在中纪委工作,黎国正案发的时候,他到江城来过,他和洪伟基、许常德都是过去党校的同学,父亲是我军高级将领,未来的岳父是文副总理!”

    肖鸣道:“背景很深啊!”他听到文副总理的名字,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道:“左市长,张扬不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吗?”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我让人调查了,根据驻京办的同志反映,张扬在北京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的时候,和杜书记的关系就十分密切,他们两人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且张扬之所以跟文家攀上关系还是通过杜书记的缘故。”

    肖鸣心中暗喜。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如此密切,那么以后和杜天野相处就不愁没有桥梁沟通,他和张扬的关系相处的不错,通过张扬和杜天野套套近乎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

    左援朝道:“其实咱们江城的市级领导班子是该有个新气象了,希望杜书记的到来能给我们这座城市带来好运。”

    肖鸣道:“我总觉着杜书记这次的到来会让江城发生巨大的变动!”

    左援朝微笑道:“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行了,其他的不要多想!”

    肖鸣点了点头,又道:“我刚从市委宣传部出来,十佳青年的内部计票结果出来了,抛开报纸选票的因素之后,票选结果,张扬仍然是第一,他获得了百分之五十的选票,孙东强只得到了百分之二十一!”肖鸣是这次选委会成员之一,所以有机会接触到内幕实情。

    左援朝笑道:“你发动开发区这么多企业给他投票,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肖鸣不好意识的笑了笑:“也不都是我的功劳,他和文渊区区长钱长键的关系很不错,人家也帮忙了,不过就算抛开这些因素,他参与改制的几家企业都在为他拉票,胜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左援朝道:“赵主任今年已经打过招呼了,省十佳一定要给他的女婿孙东强。”

    肖鸣皱了皱眉头道:“我觉着他这件事做得有些过了,孙东强这个人并没有多少能力,如果不是秦清空下这个位子。怎么也轮不到他担任团市委书记,赵主任这么捧他虽然可以理解,不过也没必要把好事都落到他头上,都说十佳青年按照票选结果,那么第一名就应当是张扬,咱们江城十佳的第一名理所当然就是省十佳青年!”

    左援朝其实在过去也和肖鸣探讨过这个问题,那时候肖鸣对此的态度是无所谓的,毕竟赵洋林打了招呼,他资格这么老,大家明知道他是私心作祟,还是要给他一些面子。可今天肖鸣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他立场鲜明的为张扬抱不平起来。

    肖鸣道:“我看得出,张扬很在乎这个十佳青年!”

    左援朝马上就明白了肖鸣的意思,肖鸣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张扬,他考虑到的是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如果张扬在这件事上和孙东强竞争,势必会引起赵洋林的介入,凭杜天野和张扬的关系,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本身道理就在张扬的一边,左援朝、肖鸣这些人就会面对一个立场选择的问题,想和一个人做朋友,一是通过相处套近乎,还有一个更有效的方法,就是和他树立起一个共同的对手,同仇敌忾这个词在任何时代都适用,左援朝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想不到肖鸣居然考虑的这么周全,他低声道:“找到合适的机会,把实际情况透露给张扬,我会支持他!”

    

    江城酒厂在各省市电视台播出的广告起到了明显的效果,他们的新包装生产线也调试到位,订单雪片般飞来,乐得厂长刘金成合不拢嘴,包装生产线装机完毕的当天专程请副市长严新建,企改办副主任张扬过来剪彩。

    严新建从包装车间视察出来,笑着向身边的张扬道:“不错F厂渐渐走上征途了!”

    一旁刘金成道:“这套包装设备目前在国内也算一流,和茅台五粮液他们用得差不多,我们的另外一条灌装生产线马上也会安装完成,到时候,我们酒厂的年产量比过去可以提升五倍!”

    严新建连连点头道:“好!真是不错!”

    刘金成道:“多亏了严市长,多亏了张主任,不然酒厂这次就被RG集团给拖垮了!”

    严新建笑道:“要谢就谢张扬吧,这件事我可没出力!”

    这时候厂办公室主任李涛走了过来,低声向刘金成道:“刘厂长,环保局的同志又来了!”

    刘金成愣了愣,有些不耐烦道:“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打过招呼了吗?”他让副厂长陪着严新建先去其他厂区视察。张扬听到环保局三个字就留了个心眼。他停下脚步问道:“环保局哪个科室的?”

    刘金成笑道:“张主任,你别操心了,这事我们自己处理!”

    张扬却道:“到底哪个科室的?”他有些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尽头。

    李涛道:“污染防治科的吴科长!他说我们酒厂的排放不符合国家标准,所以要罚款!”

    “罚他麻痹!”张扬一听到吴红贵的名字就来气,他向李涛道:“带我去看看!”

    刘金成愣了,他不清楚为什么张扬会对这件事表现的那么义愤填膺。不过环保局最近来酒厂找了他们好多次,罚单也开了不少张,刘金城也出面和环保局方面协调了好几次,似乎也没啥效果,他知道张扬的能耐,如果张扬出面把这件事解决了岂不是更好。

    吴红贵这次并不是平白无故找酒厂的麻烦,酒厂的污水排放的的确确超出国家标准,查办这件事也是环保局局长耿启超亲自下得命令。

    吴红贵压根没想到张扬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上次被张扬打了一个耳光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他对张扬是又恨又怕,从那次事件之后,他连制药厂的大门都没敢跨进过。不过这次不同,他占理,酒厂的确排放超标,所以吴红贵的胆气又壮了一些。

    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吴红贵,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些企业单位跟你有仇吗?”

    吴红贵虽然有些怕他,可毕竟这次是秉公办事,他据理力争道:“酒厂排污超标,我们环保局当然有资格查!查出问题,我们按照国家相关条例进行处理有什么不对?”

    张扬点了点头,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他虽然留了三分力道仍然把吴红贵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围人都愣了,谁都没想到这位企改办主任该出手时就出手,毫不含糊,全无征兆。

    吴红贵捂着又红又肿的面颊大叫道:“你凭什么打人?”

    跟他过来的两名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上次已经见到吴红贵挨打了,他们知道自己惹不起张扬,两人上前扶起吴红贵。

    张扬冷笑道:“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只要让我见到你,我见一次打一次!”

    刘金城这时候才走上来装腔作势的拉住张扬。

    吴红贵心里憋屈到了极点,上次被打还可以说是咎由自取,这次就有点无妄之灾了,这厮也太欺负人了。他大声道:“我要向上级告你!”

    张扬笑道:“想告你只管去,江城说理的地方多了,就怕没人搭理你!”

    一帮环保局人员灰溜溜退了出去。

    刘金城算看出来了,张扬和这位吴科长有积怨,人家也不是存心给自己出头,是想借着这件事消气。

    刘金城劝道:“张主任,别跟他一般见识,您坐下歇会儿!”

    张扬道:“我没跟他一般见识,可我说过的话总不能不算!”他说过见吴红贵一次,就要打吴红贵一次。大老爷们,说到就得做到!

    刘金城老实承认道:“其实这件事我们也有责任,排污设备买来了,还没有安装调试好,排污的确不符合标准。”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那就眷安装好,知不知道破坏环境是殃及子孙后代的坏事?”

    刘金城道:“一定抓紧,我们也不想成为破坏环境的罪人!”

    当天中午,副市长严新建和张扬等人就在酒厂食堂用餐,听说张扬打吴红贵耳光的事情,严新建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笑了起来,他当即就给环保局长耿启超打了个电话,把耿启超训斥了一顿,酒厂是江城的重点企业,现在酒厂的改革刚刚开始,难免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环保局应该从整个江城发展的大局出发,要灵活机动的把握政策,不能拖企业的后腿。环保局局长耿启超事后自然又把吴红贵骂了一顿。

    严新建当众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不仅仅是表示他对企业的支持,也是向张扬表明态度,我对你的支持是毋庸置疑的,随着张扬和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关系渐渐为人所知,连严新建这样的政治老手也不禁开始向张扬主动示好。

    午饭后刘金城还专门带着严新建他们实地参观了一下他们酒厂的污水处理设备,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装机完成并投入使用。

    严新建和张扬同车返回市政府,途中严新建有意无意道:“张扬,新任市委书记下周就来江城了!”

    张扬嗯了一声,他心中比谁都明白,杜天野已经在江城打了个圈然后才去的东江,不过这件事他严守秘密,不然市里这帮领导又要大惊小怪了。

    严新建看到张扬这种反应,终于忍不住问道:“听说你和杜书记认识的时间很久了?”

    张扬笑道:“还是当初我在北京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的时候,他为人热情,正直,宽容,大度,很值得相处!”这可不是故意拍杜天野的马屁,杜天野为人的确不错,可在严新建的眼中,他看到的是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非同一般。

    严新建感叹道:“咱们江城的确需要这样的干部来主持工作!”这句话就有些溜须拍马之嫌了,不过是间接拍,拍得婉转。

    张扬忍不住笑道:“严市长这句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会觉着你对洪书记的工作不满意!”

    严新建微笑道:“前两天常委会上发生了一件事你知不知道?”

    张扬摇了摇头。

    严新建道:“洪书记主持的最后一次常委会,可我们左市长不等他表白完就宣布散会了!”

    张扬听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左援朝和洪伟基之间素有恩怨,可没想到左援朝这次会做得那么绝,居然敢散洪伟基的会。转念一想,洪伟基已经注定要离开江城,左援朝自然无所顾忌,昔日对他的不满当然要发泄一下。

    严新建道:“左市长一说散会,所有常委同时响应,只有李副市长还留在会议室,搞得洪书记好不尴尬。”

    张扬低声道:“洪书记和李副市长是老同学,于情于理他都得留下来陪他。”

    严新建道:“洪伟基这个人在江城没做多少事,大家对他不满也是正常的!”,他对洪伟基也不喜欢,现在已经直呼其名了。

    张扬道:“都说人走茶凉,想必洪书记现在正独自感叹吧?”

    严新建微笑道:“身在官场,对此就应当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洪伟基这次也不算失败,离开江城,离开平海或许他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张扬道:“他还是有些本事的!”

    严新建低声道:“听说他多亏了乔老帮忙!”

    

    洪伟基静静坐在雅云湖畔的春芦茶社内,端详着对面的苏小红,这次是他主动约苏小红见面的,苏小红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赴约。

    苏小红身穿绿色高领羊绒衫,深灰色西裤,体型凹凸有致,她应该已经从前些日子的拘谨生活中恢复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很恬淡,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坚定,一双明眸望着洪伟基,从中找不到任何的温情也找不到任何的仇恨。

    洪伟基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曾经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女人,他今天方才意识到,过去从未仔细的观察过她,原来苏小红的身上蕴藏着这么多的美,可惜自己过去并不懂的欣赏。

    苏小红平静道:“要走了?”

    洪伟基点点头,他抿了抿嘴唇,向来在公众面前口若悬河的他今天说话有些艰难,他低声道:“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

    苏小红打断他的话:“是想当面跟我说声对不起?”

    洪伟基沉默了下去。

    苏小红道:“没那种必要,我本来并不想见你,可仔细想想,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我和你之间没有谁欠谁的,我之所以接近你是因为想从你的身上得到一些东西,而你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你无情的践踏我的自尊,从没有正眼看待过我,我从未喜欢过你,你也一样,我来这里,是要亲口告诉你,知不知道我每次见你回来,我都要吐,我恶心”

    洪伟基的手端起茶杯,微微的颤抖,他喝了口茶,低声道:“对不起!”

    苏小红摇了摇头,她不会接受洪伟基的道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临走之前,我有一句话要奉劝你,无论你去哪里做官,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当地的民生,对得起老百姓对你的期望。”

    洪伟基面孔发热,他居然感到有些无颜面对苏小红,在此之前,他只是将苏小红当成自己的一个工具,从没有把她当成完整的一个人,从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她的想法,此时方才意识到人都是有自尊的。

    苏小红拿起自己的手袋:“再见,从今天起,我希望你永永远远在我的生活中消失!”

    洪伟基闭上双目,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再见”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瞄准远方的靶子连续把子弹打完,不无得意的听着成绩反馈,八个九环,一个八环,一个七环,他是军人出身,过去在部队就是一位神枪手。

    张扬在一旁鼓掌喝彩,肖鸣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在他身边坐下:“去玩玩啊!”

    张扬摇了摇头,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肖鸣。

    那边安语晨已经端着全自动步枪走了上去,她听说张扬今天要来打靶主动要求跟来玩。

    张扬笑道:“小妖,别给师父丢脸啊!”

    安语晨充满信心道:“放心吧!”

    肖鸣在张扬身边坐下,微笑道:“不行了!我年轻的时候,枪枪都是九环!”

    张扬道:“肖主任今年才四十多岁吧!”

    肖鸣道:“男人过了四十枪法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张扬望着肖鸣,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笑声中多少包含着一些暧昧。

    一身戎装的郭志航从后面走了过来,饶有兴趣道:“笑什么?”

    张扬看了他一眼道:“少儿禁止!”

    郭志航在他肩头捶了一拳,然后拉了张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望着远处似模似样的安语晨,低声道:“安家小姐又来江城了?你整天跟她泡在一起,不怕嫣然知道了发飙?”

    张扬笑道:“她和楚嫣然是好朋友,她是我徒弟,我俩纯洁着呢!”

    郭志航撇撇嘴,一脸的不信任。

    张扬又道:“嫣然陪她外婆游历祖国大好河山去了,我的事儿她也没工夫管。”

    肖鸣在一旁满脸的笑意,他对张扬的风流可是心知肚明。

    远处传来报靶的声音:“脱靶、脱靶、脱靶、脱靶”

    安语晨一张俏脸窘得通红,她转身向郭志航道:“郭志航,你有没有搞错,给我拿了一把破枪,准星是不是有问题?”

    郭志航苦笑道:“给她换一枝新枪!”

    张扬和肖鸣忍不住同声笑了起来。

    安语晨扔下步枪站起身来:“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

    郭志航道:“我让人搞了个飞碟弹射装置,双向飞碟射击玩不玩?”

    张扬和肖鸣都点了点头。

    郭志航起身去准备的时候,肖鸣有意无意道:“十佳青年奄的结果出来了!”

    这件事和张扬切身相关,他当然表现出一定的关注:“说来听听!”

    “你排在第二位!”

    不用问张扬就知道十佳青年的首位是团市委书记孙东强,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淡然道:“入选了就行!对了,我到底有多少票啊?”

    肖鸣反问道:“很重要吗?”

    张扬道:“我就是好奇,他们说我弄虚作假,说我大肆买票,既然报纸上的公开选票都不作数,剩下的这些票我能占多少?”

    肖鸣又灌了口水,方才低声道:“别说出去啊,你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选票!”

    张扬一听就火了:“我占百分之五十凭什么我老2啊?”

    肖鸣心中暗笑,可表面上仍然装出颇为无奈的样子:“小老弟,你急什么?这种事情历来都是这样,孙东强的背景你不是不知道,今年赵主任提前打了招呼,一定要确保他的位置,这个省十佳一定要落在他的头上,他是老人了,大家怎么都得给他一些面子。”

    张扬怒道:“老人也不能倚老卖老啊?整天叫嚷着公开公平公正,他自己其实私心最重!”

    “算了!明年还有机会!”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凭什么要等到明年?本来我无所谓,可他先针对我,他老人家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肖鸣看到成功激起了张扬的火气,现在根本不需要说话了,只是微笑。

    远处郭志航叫他们去打飞碟,张扬站起身来,从郭志航的手中接过步枪,走入靶场。

    飞碟轮番飞出,张大官人单手举起步枪,弹无虚发,目标无一错失,看得现场诸人目瞪口呆,要知道打这种移动靶比固定靶要困难许多,更何况这厮是单手握枪,其射击难度几乎加倍。

    郭志航和肖鸣都是射击高手,两人相互对望着,低声惊叹道:“这货不去参加奥运会可惜了!”

    当天中午郭志航招待他们在部队食堂吃饭,特地让食堂宰了一口大肥猪,给他们做了地道的杀猪菜。

    吃饭的时候安语晨向肖鸣提出要在南湖水库批一块地搞开发,原来她看到张扬在小南湖弄了一片地盖房子之后,也动了这个心思,她原本只是想小打小闹,跟张扬混个邻居当当,可这件事和安达文一说,安达文认为南湖那片地方不错适合搞高档别墅群,让她通过张扬拿下湖边大块土地的批文。

    肖鸣从没有想过在南湖水库周边搞大规模别墅开发的事情,毕竟以现在江城的发展,拥有别墅购买能力的人实在太少了,可安语晨既然提出来,他就不能不考虑,这不仅仅是张扬面子的问题,安家的实力广为人知,他们注资开发区是件大好事。而且开发区早就想开发南湖的旅游资源,苦于资金不到位,如果安家愿意注资,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张扬并没当回事儿,毕竟安语晨做事风风火火的,有些不着调,在经商上,她连小学生的水平都没有,听到她说得头头是道,便猜出这件事十有是安达文的主意。

    郭志航一旁听着,他插口道:“肖主任,您也给我弄块地吧,不用太大,够盖栋别墅就行,以后我爸养老也有个去处!”

    肖鸣笑道:“没问题!不过正常手续一定要走,我可不想别人说三道四!”他意识到南湖周边的土地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珍贵,那片地方将成江城最适宜居住的场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看张扬,批给张扬的那块地应该是南湖风水最好的地方,自己对张扬可谓是仁至义尽,希望他能够念着自己的好处,肖鸣也暗自庆幸自己的远见卓识,早在杜天野来江城之前,已经和张扬的关系处得如此密切,如果临时抱佛脚,那种关系肯定不如现在这种来得牢靠。

    午饭后,郭志航安排他们去部队的鱼塘钓鱼,肖鸣是个垂钓高手,张扬只有跟着拾鱼的份儿,没到一个小时,肖鸣已经钓了十多斤,他自己也觉着没意思,收了鱼竿,向张扬道:“下周杜书记就来了,你安排安排,我想请他吃顿饭!”,这就是肖鸣的高明之处,他提要求的时候,显得理所当然,这是朋友间才能采用的方式,虽然他想见杜天野的目的就是套近乎,可还说得这样自然。

    张扬也没拒绝,点了点头:“我尽量安排!”

    

    吴红贵住院了,与此同时他把张扬告到了市纪委行风办,告张扬滥用职权,工作作风野蛮粗暴,动辄打人,在干部群众队伍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张扬并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当年旅游局副局长胡光海就搞过这一出,当时把他一直告到了省里,直接导致他从旅游局调出,常言道吃一堑长一智,在很多人的眼里,张扬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好像没有得到任何的教训,可张扬却有自己的盘算,第一次打吴红贵他是处于义愤,可第二次打吴红贵他就有些存心故意了,他知道吴红贵的北京,知道吴红贵是团市委书记孙东强的表哥,知道还打,目的就是想看看孙东强的反应。

    吴红贵敢住院,就是抱着闹事的目的,在这种关键时刻目的就是要让张扬陷入窘境,没有人支持,他是不敢这么干的。

    张扬肚子里也有火,他想战,可是找不到机会,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向孙东强、赵洋林开火,吴红贵住院了,就等于你们翁婿俩应战,你们想跟我战,就别怪我不客气。

    市纪委行风办按例还是要把张扬叫过去了解情况。

    谁都知道张扬难缠,所以这次找张扬谈话由市纪委书记许伯基亲自负责。

    许伯基的态度还是很和蔼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种事他看得明白,吴红贵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敢告张扬,背后肯定有人支持,只要想想其中的关系,不难猜到是人大主任赵洋林在起作用。作为市委常委,许伯基心里清楚,赵洋林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张扬知难而退。

    许伯基道:“小张,我找你来就是想了解一下那天在酒厂发生的事情,你当时在厂办是不是当众殴打了环保局的吴红贵?”

    张扬断然否定道:“没有!”

    许伯基愣了,没想到这厮否认的这么干脆,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吴红贵也提供了几个证人,许伯基笑道:“小张,有些事还是坦诚一点好,犯了错误不怕,就怕不敢面对!”

    张扬道:“我没打他!您不信可以把酒厂厂长刘金城,还有他们办公室主任都叫来问问!”

    许伯基道:“可吴红贵也有证人,现在他住院了!”

    张扬笑道:“笑话,江城每天都有几千人住院,难道都和我有关系?每个人都说是我打得,我是不是要把他们的医药费都给包了?”

    许伯基皱了皱眉头,这厮摆明了是要不承认,这件事不好办了,吴红贵有证人,他也有证人,江城酒厂的那些人肯定不会帮着吴红贵说话。

    张扬道:“许书记,那件事发生了好几天了,您想想,当时严副市长也在,我一个副处级干部,我会这么冲动?我会当众打人?真是笑话!他吴红贵住院到底什么病啊?说我打他,你得拿出伤情报告才有说服力,再说了,我真打他了,他应该去公安局告状,找纪委干什么?还不是想搞臭我?”

    许伯基心说你小子还明白啊!

    张扬道:“其实您不来找我,我还想找你呢?咱们市委宣传部搞了个十佳青年的评选,最早的时候说评选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把选票刊登在报纸上,向社会公开征集投票,我倒是听说了,老百姓一大半都投了我的票,然后就有人说我买票,说我舞弊,结果报纸选票就被忽略不计了,这咱们也不说了,报纸选票不算,还有你们市委宣传部下发的那些公开选票,结果怎么样?”

    许伯基心知肚明,张扬所说的这件事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嘴上却道:“这件事好像跟我们今天的话题无关吧!”

    张扬笑道:“许书记,咱们都是明白人,我不跟你绕弯子,您也别跟我打马虎眼,既然说了这次十佳青年的奄是公开公正,那么选票结果为什么不向社会公布?听说名单已经出来了,我排在第二,可据我所知,我得票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这他不是笑话吗?”

    许伯基笑道:“你哪儿得到的这些消息?”

    张扬道:“许书记,你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跟我装糊涂,我今天反应的就是,要求纪委调查这次十佳青年票选事件,还我一个公道,还广大江城市民一个公道!”

    许伯基道:“这十佳青年的事情属于市委宣传部和团市委联办,我是纪委”

    “奄归他们管,可奄出了问题应该归您管,您可别想推卸责任!您要是不管,我向省纪委反应去!”

    许伯基知道这厮说得出就做得到,不禁苦笑道:“小张,现在评选结果还没向外公布,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捕风捉影啊?”

    “是不是捕风捉影大家都清楚,许书记有些事你比我明白,他吴红贵为什么在这时候告我?没人给他撑腰,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他这种卑鄙小人,我压根没看在眼里,我是打过他,不过那是在江城制药厂,他骚扰江城制药厂总经理胡茵茹,对了,这厮的级别还够不上让你们纪委管,他不是想闹吗?我今儿就正式陪他玩玩,我向法院起诉他,他诬告我,这就是人身攻击,这就是诽谤罪,还有,我回头让胡总经理也起诉他,我还不信了,这小狗日的还敢翻天!”

    

    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虽然还没来到,可洪伟基已经不愿去主持什么常委会了,他不想遭遇上次的尴尬局面。于是代市长左援朝理所当然的又主持了一次常委会,掌控大局的感觉的确很爽,可惜左援朝心里明白,对他而言享受这种过程的时间太短暂了。

    常委们讨论的主要议题就是如何顺利过渡,其实也没什么,过去干什么现在还是干什么,只要踏踏实实的做好工作,至于变动,还是等到新任书记杜天野来到再说。

    纪委书记许伯基在会议的中途发言了,他把张扬的问题说了出来。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他低声道:“这件事好像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吧!”

    许伯基道:“我原本也认为是小事,可张扬说这次的十佳青年奄缺乏透明度,要求市委宣传部公开选票结果,不然他会向省纪委、省宣传部投诉!”

    所有常委把目光都投向了人大主任赵洋林,其中不乏幸灾乐祸的成分,其实很多人都意识到许伯基今天提起这件事一定是有目的的,他在挑起战斗,十佳青年奄的事情原本没必要拿到常委会上讨论,仔细那么一琢磨,当年团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许伯基曾经推荐现任副书记赵国斌担任,赵国斌是他的门生,可孙东强的出现让许伯基的计划落空,许书记的怨念从那时候就种下来了,现在遇到了机会,肯定要做点文章。

    

    休息调整完毕,11000字大章节更新,东风吹战鼓擂,抢夺月票从今天开始,各位读者把您的保底月票拿来吧!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政界风云(下)(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新旧交替(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