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六章政界风云(下)(一万字)

    宋怀明现在的心情很好。在他和洪伟基谈话之后,他就已经将消息反馈给上头,乔老是他的恩师,不过他对乔老的有些做法并不敢苟同,在他过去的印象中,乔老显然是嫉恶如仇,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也许是乔老年纪大了的缘故,他变得越来越心慈手软,在洪伟基的处理上显然包含了太多的人情味。这段时间宋怀明和文副总理之间也走得很近,这样的重要信息他也传递到了文国权那里。

    宋怀明并不是想在两者间寻求最大化的政治利益,身为平海代省长,他首先考虑到的是平海的未来发展,顾允知退出平海政治舞台的日期临近,可即使是最英明的人,在离开权位之前,都不免会有失落感,这种失落感往往会演变为一种奇怪的情结,很多人会表现出提拔自己人,让自己的影响力旧能的延续下去。宋怀明无疑是不想看到这件事情发生的。即使面对乔老的压力,顾允知仍然坚持要把洪伟基踢出江城。宋怀明已经觉察到他的意思,他是想通过这件事进一步扩大他在平海的影响力。宋怀明很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他通过透露消息,让文国权出手,这一招可谓是漂亮之极,不但提走了阻碍江城发展的洪伟基,还让顾允知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

    可宋怀明也清楚,以顾允知的老辣他肯定会推测出这件事的原因出在自己身上,这件事过后,恐怕他和顾允知之间的芥蒂会越积越深。

    

    这是洪伟基返回江城之后主持的第一次常委会议,也是他主持的最后一次会议了,也许不久以后还会有一个仪式交接,不过那时候主角已经不再是他。洪伟基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失落感,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不喜欢江城,这座城市带给他的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他从没有产生过归属感,觉着自己在这里只是一个匆匆过客。

    洪伟基现在的表情很自然,风轻云淡,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他轻声道:“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因为工作需要,上级决定把我调到云安省工作,虽然我舍不得离开大家,舍不得离开江城这片土地,可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必须服从上级的指示!党需要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得去那里嘛哈哈”

    常委们都没有说话。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得很,你洪伟基这次走得可不光彩!

    真正对洪伟基有些留恋的还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这位老同学走后,自己又少了一位强有力的靠山,和左援朝竞争市长的希望变得越发渺茫起来。

    洪伟基道:“在江城的两年,在大家的配合下,我们做出了一些成绩,也有过一些错误,虽然我很想把任期做满,很想在我的任期内带给江城一个崭新的面貌,现在看起来是没有机会了!”

    代市长左援朝微笑道:“真舍不得洪书记走啊!洪书记这两年的工作成绩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忍不住冷笑,你洪伟基就是一个混混儿,来江城这么久你踏踏实实干过工作吗?除了借着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搞起了一场风波,并将矛头指向了我,身在其位不谋其政,你这种干部早就该走人了!左援朝无疑是乐于见到这种结果的,洪伟基的离去值得他拍手庆贺,这不仅仅因为他和洪伟基的积怨,更是因为洪伟基走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又少了一个靠山。你李长宇凭什么再跟我斗?

    洪伟基微微皱了皱眉头,左援朝的这句话对他来说有些刺耳,他心知肚明自己在江城没干什么,除了那场针对左援朝的政治斗争,自己再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政绩。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听说新任市委书记杜天野同志很年轻,还不到四十岁啊!”

    洪伟基微笑道:“天野同志是我在党校的老同学,很有能力,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接好我的班!”

    一直没有说话的组织部部长徐彪道:“希望咱们江城从此能够走好运!”这句话说得就太明白了,等于直接打了洪伟基的脸。徐彪性情耿直对洪伟基一直都是看不顺眼的,现在洪伟基要走了他更没什么顾忌。

    洪伟基的表情有些尴尬,都说人走茶凉,现在自己还没走呢,人家就开始说风凉话了。

    左援朝笑道:“咱们江城的运道什么时候差过?以后会越来越好!”

    李长宇有些听不下去了,他接口道:“感谢洪书记这两年的辛苦工作!”他率先鼓起掌来。让李长宇和洪伟基尴尬万分的是,在场的常委竟然没有一个人响应。

    代市长左援朝看了看时间,说出了一句让洪伟基终生难忘的话:“散会吧!大家都还有工作要做!”

    打脸打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洪伟基虽然辞职,可毕竟现在还坐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常委会还是由他主持,你左援朝凭什么说散会?你有什么资格说散会?洪伟基一张脸涨得通红,他想要发作,可政协主席马益民和组织部长徐彪已经率先站了起来,人家真的要散会,人大主任赵洋林和副市长袁成锡也随后站了起来。

    洪伟基没有说话,默默坐在那里,很快常委们就走了,会议室内只剩下他和李长宇。

    李长宇叹了口气,摸出香烟,自己拿了一支。又递给洪伟基一支。

    洪伟基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他摸出火机,主动给李长宇点燃香烟,在他上任以来,还是第一次给李长宇主动点烟。

    李长宇对着火苗抽了一口,把香烟点燃,低声道:“让你这位市委书记给我点烟真是难得!”

    洪伟基苦笑道:“这里只有老同学,没有什么市委书记,也没有什么副市长。”

    李长宇道:“看开一些,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一走茶就凉,咱们中国的官场几千年来就是这样!”

    洪伟基道:“不怪人家,怪我自己!”

    李长宇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

    洪伟基用力抽了一口烟,从鼻孔中喷出两道白烟,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在江城的确没做什么?”

    李长宇沉默了下去,公平的来说,洪伟基在江城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政绩,他更多的充当了一个和事佬的角色。

    洪伟基道:“杜天野是我的党校同学!”

    李长宇点了点头,他和杜天野见过面,当初他被双规的时候,中纪委介入,负责调查的就是杜天野。

    洪伟基道:“天野这个人很有能力,也很有主见!相信他有能力把江城管理好!”从李长宇的表情上。洪伟基能够看出,现在李长宇的内心只怕比自己更加沉重,自己去云安担任副省长,只要站好队,以后还是有前途的,可李长宇在江城的政治前途已经十分的黯淡,杜天野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他空降江城,对每个人开始都是公平的。洪伟基想起了一件事,他低声道:“天野是文副总理的准女婿,他和张扬的关系不错!”

    李长宇苦笑道:“又是张扬!”

    洪伟基把烟蒂摁灭。起身拍了拍李长宇的肩膀,他并没有说话,缓步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苏小红终于被解除了禁闭,她一直表现的很坚强,可当她来到皇宫假日的门前,看到新更换上去的皇家假日四个大字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她蹲了下去捂住俏脸大声的哭了起来,哭得如此伤心,任凭眼泪肆意流淌。

    周围走过的路人有些惊奇的看着她,都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蹲在大街上哭。

    苏强听到消息慌忙冲了出来,他大声叫道:“姐!”

    苏小红抬起头,脸上布满泪痕,苍白的嘴唇不断抽搐着。

    “姐!”

    苏小红伸手道:“不要过来!我没事!”,她慢慢站起身,转身向马路对面走去。

    “姐!”苏强担心的呼喊着她。

    苏小红抬起手轻轻挥了挥,她想冷静一下,一切都已经过去,她要好好的冷静一下,这时候,忽然一辆灰色的小轿车向她疾驰而来,苏小红听到弟弟的惊呼声,茫然转过头去,这才看到那辆瞬间逼近的轿车,她美丽的瞳孔突然散大,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

    一只有力的大手拖住她的手臂用力将她拉了回去,那辆灰色轿车擦着苏小红的身体冲了过去。

    苏强愤怒的追了上去,抓起地上一个石块砸在轿车的后车窗上,那轿车并没敢停下,一溜烟向远方驶去。

    苏强来到姐姐面前:“姐,你没事儿吧?”

    苏小红摇了摇头,头脑这才有些清醒,她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男子,对方三十多岁,身材魁梧,四方脸。浓眉大眼,显得颇有男子气概。

    那男子笑了笑道:“过马路的时候,最好不要想事情!”

    苏小红看来还是有些浑浑噩噩,苏强代替姐姐道谢道:“多谢这位大哥,请里面喝杯茶吧?”

    那男子摆了摆手,他微笑道:“我还有事!照顾好你姐姐!”

    张扬也听说洪伟基调往云安省担任副省长的事情,让他喜出望外的是,这次空降的市委书记竟然是杜天野,杜天野是他哥们,以后自己在江城的政治地位无疑会更加稳固。在他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去恭贺杜天野,可杜天野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看来杜天野已经开始启动了防打扰措施。

    张扬在办公室正在看文件的时候,朱晓云走了进来,她是特地来告诉张扬,苏小红已经被放出来了。朱晓云和苏强正在热恋,所以苏强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她。

    张扬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毕竟市委书记洪伟基都没事,他这次调往云安省是工作需要,而非因作风问题受到处罚,也就是说上面并没有追究洪伟基的责任,洪伟基没事,苏小红则变得无关紧要了,被放出来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张扬合上文件夹:“她怎么样?”

    朱晓云忧心忡忡道:“情绪很不稳定,刚才还差点被汽车给撞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休息一阵子就好了,红姐这个人很坚强,我相信她会没事的!”

    朱晓云轻声道:“但愿如此,张主任,苏强希望你有空能去看看他姐姐,开导开导她,红姐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手机铃声打断了他和苏小红的交谈,他拿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杜天野豪爽的大笑声:“张主任!我很快就去江城了!”

    张扬笑道:“我给你打八百次电话了,一心想巴结巴结你,可你倒好,把手机给关了!”

    杜天野道:“这是我的新号码,别人还都不知道,我害怕别人打扰,这两天想清静清静!”

    “什么时候来江城啊?我眼巴巴请你吃饭呢!”

    “想拍我马屁啊?”

    “是啊!真心实意的想拍您马屁,我未来的政治前途命运全靠你了!”

    杜天野又大笑起来:“请我吃饭吧,我就快饿死了!”

    “成!只要杜书记一声令下,我马上就买飞机票去北京请你!”

    “用不着那么麻烦!”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朱晓云过去拉开了房门,却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戴着墨镜,手里还拿着手机。

    张扬万万没有想到杜天野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大笑着迎了上去,杜天野伸出手去和他对击了一掌,然后紧紧握在一起。

    朱晓云当然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戴墨镜的男子就是江城市未来的市委书记杜天野,只当是张扬远道而来的朋友,她轻声道:“张主任,你们聊着,我出去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小朱,去泡壶茶,用我最好的茶叶!”

    “嗳!”

    杜天野取下墨镜,微笑着在沙发上坐下。

    张扬也一脸笑容的挨着他坐下。

    杜天野看了看他道:“今儿怎么笑得这么灿烂?”

    “这是媚笑,我一副处级干部见了您这位市委书记,我得献媚啊!”

    杜天野笑道:“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今天我乔装打扮过来见你,是以朋友的身份过来的,别跟我弄那套虚伪的,惹烦了我,我以后会给你小鞋穿的!”

    “是!是!杜书记教训的是!”

    “还跟我捣蛋?”杜天野瞪大了眼睛。

    这时候朱晓云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张扬停下了调侃,朱晓云把两杯碧螺春放在茶几上,向杜天野笑了笑,这才退了出去。

    杜天野望着朱晓云的身影道:“你挺的啊,一个企改办副主任居然配上了女秘书?”

    “临时的,我哪有秘书,没人的时候她临时充当一下秘书的角色!”

    杜天野提醒张扬道:“你最好注意点生活作风问题!”

    张扬笑道:“那是,很多领导干部就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下马,我一定引以为鉴!”

    杜天野喝了口茶,笑着摇了摇头,张扬这句话显然是针对洪伟基而发。

    张扬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来江城上任,省委组织部没人陪你过来?”

    杜天野道:“他们下周才会过来,我这次是以私人的形式过来的,只是为了会朋友,没有其他目的!”

    虽然杜天野这样说,张扬才不会相信呢,这叫微服私访!不过无论杜天野提前来江城的目的何在,人家是奔着他这位老朋友过来的,朋友来了,张扬理当好好招待!

    

    张大官人带着杜天野去了清台山,早在北京的时候,杜天野就对清台山庄的驴肉大感兴趣,张扬给牛文强打了电话,让他先去清台山庄准备。

    杜天野来江城的事情很隐秘,他不想过度张扬,所以张扬也没有通知江城的其他弟兄,牛文强是体制外的,他不认识杜天野,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张扬和杜天野驱车来到清台山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牛文强的皇冠车停在山庄外,他正在院子里欣赏老板孙满囤表演活驴现杀呢!张扬在电话中并没说有多少人过来,只说是贵宾,牛文强菜可点了不少,看到张扬和杜天野并肩过来,有些诧异道:“就你们俩人啊?”

    张扬笑道:“是啊!人多了吃得也多,怕你心疼钱!”

    牛文强瞪了他一眼道:“咱们哥们啥时候在乎过钱?”他向杜天野主动伸出手去:“牛文强!”

    杜天野笑道:“我叫杜天!”他倒是省事儿,直接去了一个字。

    牛文强当然不会想到眼前这位就是江城的新任市委书记,如果他知道杜天野的身份,肯定不会表现的这样从容自然。牛文强向孙满囤道:“驴鞭给我炖好了啊!今儿来得都是贵客,满囤,你得亲自下厨!”

    “放心吧您呐!我和张主任也是老朋友了!”

    张扬笑着扔给孙满囤一盒中华烟,和杜天野牛文强一起走入包间。

    凉菜已经准备好了,牛文强叫了八道凉菜,三个人吃的确有些奢侈,杜天野客气道:“太隆重了吧!”

    张扬笑道:“没事,咱们牛总出了名的仗义疏财,你只管吃!”

    牛文强带来了一箱清江特供,张扬怕杜天野喝不惯这个,转身去外面车里拿茅台。拿酒的时候,接到了安语晨打来的电话,从电话里听出她很不开心,张扬问清楚她现在就在清台山,让她直接过来山庄吃饭。

    杜天野听说还有客人要过来,在牛文强出去催菜的时候低声对张扬道:“我交代你的事儿别忘了!”

    张扬知道他害怕别人识破他的身份,笑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杜天野清楚这厮的性情,真能放心才怪。

    安语晨来得很快,张扬他们三人刚刚喝完了一斤酒,安语晨已经风风火火来到了清台山庄。

    牛文强和她也是很熟了,笑着招呼道:“安小姐来了,赶紧吃,驴鞭刚上,热乎着呢!”张扬抬脚就踹了他一下,这厮真是没有口德。

    好在安语晨也没跟他一般计较,在张扬身边坐下,低声道:“我不回香港了!”

    杜天野看了看安语晨又看了看张扬,心说张扬你胆子够肥的,扒拉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跟顾佳彤、楚嫣然全都不清不楚的,现在又哄上了人家香港小姑娘,这事要是让宋怀明知道能饶了你?

    张扬这才向杜天野介绍道:“她是我徒弟安语晨!”又向安语晨道:“这是我好朋友杜天!”

    安语晨根本没有把其他人看在眼里,连招呼都没跟杜天野打,咬了咬嘴唇道:“我决定了,以后就留在江城!”

    张扬咳嗽了一声:“我说丫头,你杜哥大老远从北京来了,你能不能别干喧宾夺主的事儿?”

    安语晨刚才和父亲又发生了不快,过去他们父女之间吵架的时候,安语晨还可以去爷爷那里诉说,现在爷爷走了,连个诉说委屈的地方都没了,所以她才想到了张扬,马上给张扬打了电话,想来想去这世上能让她感到亲近的也只有张扬了。人在遇到变故的时候会变得很脆弱,素来坚强的安语晨也是如此。

    张扬说她这句话本没有什么,更何况过去和安语晨也玩笑惯了,可现在安语晨听在耳朵里,内心中却极其难受,只觉着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在乎自己了。她起身道:“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张扬傻眼了,想不到普普通通的一句玩笑话就把她给得罪了。

    杜天野向张扬道:“还不去追?”

    张扬打肿脸充胖子道:“这徒弟让我惯坏了,不懂事”

    牛文强道:“我看她也有点不对,你还是去看看吧!”

    张扬起身追了出去,走出清台山庄,看到安语晨的汽车停在门外,人却不见了,他支起耳朵听去,听到树林中隐隐传来啼哭之声,张扬循声走了过去,却见安语晨正趴在一棵树干之上低声啜泣,过去这丫头可都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能让她掉眼泪的事情可真不多见。

    张扬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语晨拧动了一下娇躯,带着哭腔道:“你走开啦我爷爷不要我了,我爹哋不要我现在你也不要我了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吧”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是你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啥在我眼里,你就是我亲闺女,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安语晨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她含泪瞪了张扬一眼道:“你滚开M会欺负我!”小女儿家的薄怒轻嗔尽显俏脸之上,煞是动人,张扬也看的不禁一呆。想不到这个男人婆女徒儿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可随即内心中暗叫罪过,咱是人家的师傅,这种念头压根就不该有,罪过!罪过!

    张扬道:“我哥们从北京来,所以刚才顾不上听你解释!你别生气啊!”

    安语晨道:“跟你没关系,是我心力不爽,哭完也就舒服多了,走,我跟你回去,咱们一起喝酒!”

    安语晨显然不在状态,喝了没多久就已经醉了,不过她醉了也没胡言乱语,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睡了。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我说张扬,怎么把人家小姑娘害成这样?”

    张扬笑道:“她心里不痛快,喝醉了反而好!”他招呼杜天野继续喝酒,可杜天野经安语晨这么一搅和,也没有了喝酒的兴致,轻声道:“走吧,我赶今晚的火车去东江呢!”

    “走这么急啊?”

    杜天野笑道:“离正式报到没几天了,我想先去省里了解一些情况。”

    张扬看到他去意已决也没留他,轻声道:“开我车去吧,下午在春阳休息休息,晚上再走!”

    杜天野点了点头:“也好!”

    

    当天下午杜天野来到牛文强的金凯越休息,张扬安顿好安语晨,也过来陪他,他知道杜天野今天来的本意是为了了解江城的一些事,于是将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向杜天野介绍了一下。

    杜天野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倾听。

    张扬道:“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

    张扬笑道:“许常德、洪伟基和你全都是中央党校同期学员,你们三个先后都担任了江城市委书记。”

    杜天野早就想过这件事,不禁笑道:“看来江城市委书记这个位子并不好坐!”

    张扬道:“别人坐,不好坐,你坐肯定是稳如泰山!”

    “对我这么有信心?”

    “不是对你有信心,是对我自己有信心!”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搞了半天,我还需要你来罩着?”

    张扬笑道:“一个好汉三个帮,你官再大,没有自己的班底也是寸步难行,洪伟基为什么在江城碌碌无为,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他缺少一个强有力的班底。”

    张扬的这句话让杜天野刮目相看,他端着茶杯向张扬坐近了一些,低声道:“详细点!”

    张扬道:“我对政治这玩意虽然没什么太深的研究,可我也能看透一些事,洪伟基来到江城,他联合的是李长宇,许常德当初帮助李长宇当上了常务副市长,的确是想帮助洪伟基留下一个好的班底,可他有一点没有想过,李长宇也是从春阳刚刚提升上来的干部,对李长宇而言,他面对着和洪伟基同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怎样融入江城的领导层。洪伟基这个人还有个毛病,就是自负,他觉着自己高高在上,很少去注意上下级的关系,这就造成了和江城市委干部的关系越来越远。”

    杜天野喝了口茶道:“有道理,继续说下去!”

    张扬道:“洪伟基来到江城不久,就出了黎国正案,然后又有人告他作风有问题,借着又是许常德出了毛病!”在杜天野这个前中纪委五室主任的面前,张扬根本不用顾忌什么,他笑道:“任何人接连遇到这么多事,都会心惊肉跳,更何况他自己的屁股本来就不干净!”

    杜天野缓缓落下茶杯道:“你是说他因为这些事害怕了?”其实杜天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

    张扬点了点头道:“江城体制里对他的评价并不高,认为他是个只会和稀泥的主儿,正事实事一样没干过。其实他是害怕了,他抱着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想法,如果他是个市长还好说,可他是江城的一把手,只想着混日子显然是没法干下去的。”

    杜天野发现自己得对张扬刮目相看了,这小子对江城政治现状的分析头头是道,尤其是对洪伟基的分析简直是契合无比。杜天野笑道:“说说你准备怎么帮我?”

    张扬笑道:“咱们先不谈这个,首先谈谈你,你背景不用说,过去是中纪委的干部,你的底子清清白白,干干净净。这就是根正苗红!你来江城当市委书记虽然是孤身前来,可你有我这个好兄弟啊!我的群众基赐是你的群众基础,我的社会关系就是你的社会关系,你想干又不方便干的事情,我第一个顶上去,有了骂名我替你担着,有了政绩先紧着你享受。”

    “对我这么好啊?你有什么目的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这话可不地道啊!咱们是朋友,是兄弟,我对你可是两肋插刀啊!”

    杜天野笑道:“这个人情我领了,不过打死我我都不信你不求回报!”

    “我也不信,至于什么回报,我现在还没想出来,以后找你要的时候,你可不能拒绝啊!”

    两人相视大笑。

    

    安语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她觉着口干舌燥,头疼欲裂,睁开美眸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端起水一口气喝完,又跑到盥洗室梳理了一下,这才出门去找张扬。

    她出门的时候,看到张扬正从楼下上来,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你就这么当师父的,我喝醉了,你把我一个人扔在房间里,自己出去潇洒快活!”

    张扬刚刚送杜天野离开,和杜天野一番深谈之后,张大官人心情大好,他笑道:“给你倒水了,我看你睡得这么香,不忍心打搅你。”

    安语晨颦了颦秀眉道:“头好痛!”

    张扬探了探她的脉门确信她并无异样,方才松了口气道:“你身体不行就别逞能了,万一喝出了什么毛病,我怎么向你家人交代?”

    安语晨冷冷道:“没人在乎我!”话音刚落听到房间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努了努嘴,示意她回去接电话。

    安语晨回到房间,看到电话号码,马上就把手机给关上了。

    张扬笑道:“别任性,还是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这里毕竟不是在香港,你再不回电话,恐怕他们要报警了!”

    安语晨终于被张扬说动,开机后给叔叔安德渊打了个电话,只说是和张扬在一起今晚不回去了。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这不是存心让人误会吗?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过夜,他们安家保不齐会有什么想法。

    安语晨又把手机给关了,看来今晚她是赖上张扬了:“我饿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了,金凯越的厨师也早就下班了,他点了点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吃!”

    两人走出酒店大门,迎面一阵冷风吹来,安语晨不禁打了个喷嚏,张扬脱下自己的风衣给她披上。

    今晚刚巧是他二哥赵立武值班,看到弟弟带着一个女孩子出来,笑着迎了过去:“三儿,这么晚了去哪儿啊?”

    张扬笑道:“饿了,出去找点吃的!一起去吧!”

    “不了,我今晚还得值班!”赵立武走进才认出张扬身边的女孩是安语晨,他慌忙打招呼道:“安小姐,你好!”

    安语晨知道赵立武是张扬的二哥,向他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赵立武指着东边道:“一直往前走,快到县人民医院的地方有家二子砂锅居不错!”

    张扬和安语晨并肩向砂锅居走去,望着远处灯光中的春阳县人民医院,张扬忽然想起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情景,唇角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安语晨轻声道:“听说你过去就在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过?”

    “很久了!有些事我都模糊了!”张扬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前浮现出左晓晴的俏脸,不知道她现在美国过得还好吗?

    安语晨已经闻到空气里诱人的香气:“好香!”

    二子砂锅居就是一个夜市大排档,生意出奇的火爆,虽然已经接近午夜,十多张桌子还是满满的。

    张扬和安语晨到了那里居然没有位置,不过张大官人在春阳的人脉可不是一般,马上有人站起了前来:“这不是张主任吗?您怎么到这里来吃饭了?”

    张扬望去,跟他打招呼的人原来是春阳客运公司经理韩唯正的儿子韩传宝,当初这厮因为留难左晓晴而被自己痛打一顿,后来一直对自己很尊敬。

    韩传宝向安语晨看了一眼,笑道:“没位置了,您坐我这吧,反正我们就吃完了!”他把张扬和安语晨请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和那位女伴说了声,两人起身离去。

    人家这么尊敬他,张扬当然感到面子上有光,他客气道:“小韩,一起喝两杯!”

    韩传宝笑道:“不了,我还有事,张主任,您吃着,有空我再去拜访您!”离去的时候他多留下了一百块钱,让老板把帐算在自己身上。

    张扬看到这厮这么懂事,看来这两年也进步了不少。

    安语晨点了四个砂锅,她是真饿了,盛了碗米饭就大吃了起来。

    张扬并不饿,笑眯眯看着安语晨,看得安语晨有些吃不下去了,放下碗筷道:“有你这么看人的吗?还让我怎么吃啊?我哪儿不对头啊?值得你这么盯着看?”

    张扬笑道:“我发现你变漂亮了!”

    安语晨脸儿红了红,皱了皱鼻翼,显得极其可爱:“少哄我开心了,不理你,我吃我的,你爱看不看!”她把碗端了起来,这次遮住了半边面庞。

    这时候又有人过来和张扬打招呼,是这一带的混混儿,人称长毛的常七斤,不过长毛现在已经刮了个光头,他因为打架斗殴刚刚从局子里放出来,看到张扬出现,当然要过来套套近乎,张扬对长毛这种小痞子根本看不在眼里,朝他点了点头,也没有邀请他坐下的意思,长毛从张扬的表情上就看出人家不待见自己,可这厮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张扬现在是什么身份,张扬已经成为春阳的传奇,他在张扬面前站着给张扬敬了杯酒,然后回去了。

    一帮小兄弟可不认识张扬,一个个愤愤不平道:“老大,那谁啊?这么厉害,正眼都不看你,我们去灭了他!”

    “灭你妈!”长毛瞪着眼睛骂道,他向身后看了看方才压低声音道:“那是张扬张主任!”

    “他就是张主任!”声音中透着诚惶诚恐。

    张扬的耳朵何其灵敏,将这帮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得暗自得意,想不到我的威望在春阳竟然高到了这种地步!

    

    八月第一更,求各位读者兜里的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政界风云(上)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东风吹战鼓擂(一万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