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六章政界风云(上)

    在开发区政府和林清红谈判出来。严新建抑制不住脸上的喜悦,他向和自己并肩而行的张扬道:“只要这次的事情顺利谈成,我会向市里给你申报头功!”

    张扬笑了笑,他和严新建说话也很随便:“严市长,我喜欢实际的!”

    严新建哈哈大笑:“想升官还是想发财?”

    “都想!”

    严新建指了指前方延伸出的宽阔露台,站在上面远眺,不远处南湖的景色尽收眼底。严新建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微笑道:“肖鸣真会选地方,这儿可是咱们江城的风水宝地!”

    张扬道:“趁着现在南湖的开发没有大规模兴起,严市长在开发区找块地方盖栋房子,留着将来养老也是好的。”

    严新建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儿子女儿都在上海,我老了退休之后,就去上海投奔他们,我可不想一个人孤零零住在江城。”他顿了顿又道:“我已经提议你担任企改办正主任!没什么意外的话,最近就会批下来。”

    一直以来张扬都是企改办副主任,不过对他来说也没有多大分别,反正企改办就他一个副主任,他说一不二,正副也没什么区别,张扬笑道:“我还当要把我的副处给转正呢!”

    严新建微笑道:“做人不能太贪心,任何事都要一步一步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们老祖宗的话那可是千真万确。”

    张扬淡然笑道:“这就是咱们中国人的红眼病,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严新建道:“所以中国人讲究韬光隐晦,讲究中庸之道,讲究谦虚谨慎,讲究戒骄戒躁!”

    “人要是始终这样活着岂不是要累死,脸上终日带着虚伪的假面,还有什么真诚可言?”

    严新建微笑道:“有些时候,涵养和内敛本身就是虚伪的一部分!”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的笑声在身后响起:“我到处找你们,原来你们躲在这里看风景啊!”

    严新建转过身去,笑道:“老肖,今天跟天骄集团谈判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躲开了,是不是对我心怀不满啊?”

    肖鸣笑道:“我哪儿敢呢!严市长,我一周以前就计划好了今天要去视察开发区重点工程进度,再说了,工业改制的事情,你市长大人都亲自来了,我就不过来凑热闹了。”

    严新建虽然嘴上埋怨,可实际上他和肖鸣的私交还是很不错的,肖鸣在级别上并不比他差多少,提升副市长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只差组织部下文了。

    肖鸣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天骄集团的林总走了,我还专门让办公室准备了招待午宴呢!”

    严新建道:“赶紧取消了,林清红很务实,她也不喜欢这种场合,事情谈得差不多就走了!”

    肖鸣看了看时间道:“取消什么?反正大家也要吃饭!走。去东林大酒店!”

    严新建道:“东林大酒店?那饭菜跟喂猪的差不多,你收了人家多少好处啊?每次都选那里!”

    张扬笑了起来,看来严市长对东林大酒店的饭菜很不满意。

    肖鸣也笑了起来:“得,您不喜欢,咱们就换地方,你是市长,我听你的!”

    张扬道:“去吃农家菜吧,离区政府不远!”

    肖鸣对这一带极其熟悉,张扬一提醒,他马上就想了起来:“对,对!尝尝农家菜!”

    虽然是农家菜,招待的标准还是不含糊的,大虾、螃蟹、野生甲鱼、野鸭大雁。

    肖鸣和张扬都来过不少次,严新建却是第一次前来,吃惯了大酒店的他对这种农家风味赞不绝口,笑道:“这开发区真是个好地方,老肖,要不咱俩换换吧!”

    肖鸣道:“我是真想跟你换,就怕组织部不同意!”,两人同声大笑起来。

    张扬在他们面前很少说话,毕竟级别摆在那里。不过人家也没把他当下属看待,这就是肖鸣和严新建聪明的地方,两人都认识到张扬的能力,所以和他相处的时候尽量做到平等对待,政治上就算做不成朋友也要尽量向盟友靠拢,谁也不想和张扬这种人成为敌人。

    肖鸣酒量平平,喝了两杯就面红耳赤,他有意无意问道:“洪书记开会回来了吗?”

    严新建摇了摇头,最近市里干部最为关注的事情就是洪伟基的动向,每个人都意识到洪伟基遇到烦了,不知这次的事情他能不能成功渡过,如果发生变动,将会影响到整个江城的政局,所以谁心里都不安稳。平心而论,洪伟基在江城体制中的口碑并不好,自从他来到江城,给人的总体感觉是碌碌无为,说穿了就是一个混日子的主儿,其实这也怪不得洪伟基,他来到江城之后,先是黎国正出事,然后许常德事发,他自己也被人举报折腾了一通,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变得小心谨慎,不求无功但求无过。

    洪伟基在前来江城之前,他的政治前景是很被看好的,他极有希望成为平海省常委,可当他踌躇满志的来到江城,一切突然发生了改变。人生的高峰和低谷原来是紧密相连的。

    严新建叹了口气:“江城这两年的确不太平!”

    张扬忍不住插口道:“我听说省纪委工作组就在江城,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严新建和肖鸣同时摇了摇头,肖鸣道:“中纪委来了也跟我没关系!我们踏踏实实干好工作才是正本!其他的事情我不想管,也轮不到我管!”

    

    省委书记办公室内,省委书记顾允知和代省长宋怀明相对坐在那里,省纪委书记曾来州坐在沙发上,三人的脸上都没有笑意。

    曾来州道:“苏小红的嘴很紧,艳红同志做了很大的工作,可是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洪伟基同志在经纪上的确没有太多越界的地方,他很谨慎。”

    顾允知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明白了!老曾你回去吧!”

    曾来州起身告辞离去,他知道顾允知和宋怀明有要紧事要谈,内幕是自己不适合涉及的。

    房门关上之后,顾允知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低声道:“茶泡久了有些发苦!”

    宋怀明道:“那就倒掉重新来过!”

    顾允知微笑道:“把水倒掉还是把茶叶一起倒掉?”

    “换成是我就会把茶叶和水都倒掉,洗干净杯子重新泡茶!”

    “头道茶往往也是要倒掉的!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宋怀明也端起了茶杯,他抿了一口:“我不懂茶道,听说头道茶就是所谓的洗茶,把茶叶中带有的杂质和农药残存成分洗掉!”

    顾允知缓缓落下茶杯道:“老人家发话了,伟基同志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宋怀明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在此之前他已经知道洪伟基前往北京去见乔老的消息。在乔老生日的时候,他专程打电话过去问候,旁敲侧击的询问了老人家对这件事的看法。

    顾允知说这话的时候,也在悄悄观察宋怀明的表情变化,宋怀明波澜不惊的表情让顾允知意识到,他应该早就对这件事了然于胸,顾允知的推测不是毫无原因的,宋怀明是乔老的得意门生,发生在平海的事情,乔老不可能不询问他的意见。

    宋怀明低声道:“伟基同志做了很多的工作!”

    顾允知笑了起来,宋怀明在委婉的给他传递信息。顾允知是个极有原则的人。往往这样的人性情又是倔强的,他尊敬乔老,也明白乔老那句话的意义,可事情发生了他不可能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接到乔老传递的信息之后,顾允知一直都在考虑怎样处理这件事。

    宋怀明道:“顾书记,我看过伟基同志这两年在江城的政绩!”

    “评价一下!”

    “碌碌无为!”宋怀明毫不掩饰的给予了四个字的评语,这评语让顾允知双目一亮,他和宋怀明对洪伟基这个人抱有同样的看法。

    宋怀明道:“也许是江城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害怕,所以他选择了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处世态度,可对于一个城市的带头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样的态度会严重影响到城市的发展!”

    顾允知点了点头:“这件事不好处理!”

    宋怀明道:“我和他谈谈!”

    顾允知道:“我会找乔老实话实说,也许江城并不适合伟基同志,换个位置或许能够激发他的能量!”

    洪伟基从北京并没有直接返回江城,而是选择前往了东江,在东江省政府,在代省长宋怀明的办公室内,宋怀明和他做了近三个小时的长谈,一切都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着。

    在宋怀明和洪伟基谈话两天之后,一个震惊江城政坛的消息传出,市委书记洪伟基因工作需要,辞去江城市市委书记一职,调入云安省担任副省长!原中纪委五室主任杜天野前往江城担任江城市委书记。

    洪伟基的离去是顾允知和宋怀明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这和洪伟基本人的意愿有着很大的关系,对江城,乃至对平海政坛他已经心灰意冷,他知道自己继续呆下去,只会一点点耗尽自己的政治生命,他还年轻,他不甘心这样下去,如果他坚持,是有可能在江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呆下去的,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自己的政治声誉已经被损害,更失去了直属领导对他的信任,更何况现在的江城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洪伟基的心头,方文南近乎疯狂的报复。让洪伟基寝食难安,他迫切的想要逃离这座城市。

    顾允知虽然料到了洪伟基的离去,可他并没有想到上方会这么快的做出反应,直接空降了一位市委书记来江城,按照顾允知的本意,他是想提议岚山市长常颂前往江城担任市委书记的,而常颂留下的空缺可以由他的老部下夏伯达填补,上方的反应之迅速让顾允知措手不及。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表明会有这么一位市委书记突降江城,顾允知甚至对杜天野的资料都了解甚少,不过他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杜天野,男,现年三十八岁,出身军人家庭,父亲是我军高级将领,在担任中纪委五室主任之前并没有地方任职的相关经历,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是,杜天野是副总理文国权的未来女婿。也就是说他担任江城市委书记这件事上,文副总理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顾允知有些想不透,文副总理为何能够做出这么迅速的反应?是他一直在关注平海的事情,还是有人将情况及时汇报给了他?乔老和文副总理之间的某些矛盾,顾允知也听说过一些,虽然无从证实这些事的真假,不过有一点他能够断定,乔老和文副总理绝非同一阵营。在乔老已经出手影响平海事务的前提下,文副总理仍然插手,足以证明他对乔老并不买账,也是对乔老权威的挑战。

    顾允知并不想平海变成他们的战场,可事实摆在这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自己没有占到便宜,文副总理的突然出手,让他的计划全盘落空,在洪伟基的问题上,他并没有完全顺从乔老的意思,坚持把洪伟基踢出江城,本来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可文副总理的插手,让他当初的坚持蒙上了一层尴尬的含义,在乔老看来,极有可能把他和文国权看成同一阵营。

    顾允知此时的心情是郁闷和复杂的,省里对这件事的内情清楚的人并不多,而且有能力和高层直接对话的更是少之又少,答案只有一个,宋怀明!一定是他在背后做了文章。

    

    本月最后一更,每天更新保底一万字,圆满完成任务,求月票!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选票风波(八千字)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政界风云(下)(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