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五章选票风波(八千字)

    李信义仔细看着安志远。看着看着,目光竟然有些湿润。

    安志远微笑道:“道长有什么话,只管直说”

    李信义道:“我这次前来是帮你了结一桩心事,这世上还有没有你牵挂的人,还有没有让你放不下的事?”

    安志远闭上眼睛想了想:“我还有个弟弟不知生死”

    李信义道:“我帮你算算!”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你弟弟小名铁头,你去香港的时候,他才六岁,他记得你,你过去常常带他上捉鸟摸鱼,有一次,你带他骑马,那马突然惊了,你死死拉住缰绳被马拖得遍体鳞伤就是不愿放手”

    安志远猛然睁开双眼,掩饰不住双目中的激动。

    李信义道:“你走后不久,黑风寨就被清剿,山寨弟兄死的死,亡的亡,只有孙二娘带着铁头侥幸逃走,后来母子俩在上清河村艰难度日,遇到坏人后,母子俩不得不躲到山里过活。后来二娘病死了,铁头一个人四处漂泊,终于看破红尘,遁入道门!”他握着安志远瘦骨嶙峋的右手,低声道:“大哥!”

    安志远眼含热泪,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紫霞观出家的道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兄弟。茫茫人海,匆匆几十载,风风雨雨过后,两兄弟终于在清台山重逢。

    

    当晚张扬去了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楚嫣然和奶奶玛格丽特仍然留在这里休养,东江农业大学副校长庄晓棠也专程这里和玛格丽特相聚。

    玛格丽特通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无论身体还是心境都恢复了许多,张扬见到她的时候,老太太正在山林别墅前方跟庄晓棠一起打太极拳。

    楚嫣然躺在吊床上看着报纸,张扬的突然出现让楚嫣然惊喜不已,她从吊床上下来,有些嗔怪道:“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张扬笑道:“怎么会啊?最近工作太忙,江城东江两边跑,搞得我晕头转向的!”他和两位老太太打了个招呼,来到小木桌前坐下,楚嫣然倒了杯红茶给他,扬了扬手中的报纸道:“出息了啊!入围江城十佳青年了!”

    张扬看了看报纸,上面有江城十佳青年的入围名单,密密麻麻的几十个,按照字母顺序排序,看到最后才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楚嫣然道:“我刚打电话让志航哥问过报社了。这次的十佳青年是通过发放选票,和报纸公开奄两种方式进行!”

    张扬看着她,楚嫣然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周五的报纸会刊登选票,我让他有多少买多少,把江城能买到的报纸都买下来!”

    张大官人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可嘴上却道:“不好吧,咱们这样不是作弊吗?”

    楚嫣然美眸之中流露出温婉情意道:“我乐意!”

    身后响起脚步声,张扬回身望去,却是天骄集团的总裁林清红走了过来,她是昨天到度假村来的,不过她的目的并非是度假,而是为了找母亲庄晓棠的。

    楚嫣然通过一天的接触和林清红已经很熟,她笑着招呼道:“清红姐来了!一起喝茶!”

    林清红向母亲看了看,庄晓棠连看都不向她看上一眼,仍然在打她的太极拳。林清红在楚嫣然身边坐下,低声道:“嫣然,我妈今天情绪怎么样?”

    楚嫣然笑道:“还好啦,她表面上生你气,可心里还是很关心你。”她给林清红倒了杯红茶递了过去。

    林清红喝了口茶,这才向张扬道:“我明天去江城纺织厂,张扬。你要出面帮我安排一下!”

    张扬笑道:“林总行事真是雷厉风行,也没提前跟我打招呼。”

    林清红道:“一件小事还值得那么麻烦吗?我这次来就是想实地考察一下纺织厂的情况!你安排不了,就早点跟我说,我找别人!”她对张扬没那么多客套。

    张扬笑着点头道:“成!包在我身上!”

    “这还差不多!”林清红拿起桌上的那张报纸,也看到了江城十佳青年的候选名单,微笑道:“嗬!了不得啊!这么年轻就当选十佳青年了!”

    张扬谦虚道:“候选人,不是当选!”

    这时候玛格丽特和庄晓棠并肩走了过来,玛格丽特笑道:“我可听到有人正在密谋买票呢!”

    楚嫣然红着俏脸娇嗔道:“外婆!”

    庄晓棠坐下来仍然不看女儿,向张扬道:“年纪轻轻的就搞起不正之风来了!”

    林清红插口道:“这也算不上什么不正之风,我在云安当选过前年的十佳青年,当时也是社会公开投票,凡是入选者谁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竞争选票,你不争别人也要争,有实力为什么不展示出来?”

    庄晓棠白了女儿一眼:“照你这么说搞不正之风也是一种实力?社会风气都被你这样的人败坏了!”

    林清红被母亲当着这么多人训斥,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玛格丽特笑道:“小棠,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么乖的女儿疼都来不及,你看看你,一见到她就跟见仇人似的!”

    庄晓棠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玛格丽特也拿起那张报纸看了看,她找到了张扬的名字:“不就是个十佳青年,又不是竞选参议员,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吗?”

    林清红笑道:“阿姨!中国国情和美国不同,体制内对名誉很看重的,有了这个名誉等于笼罩上了某种政治光环,以后仕途会走得更顺,是不是啊张主任?”

    张主任对她称呼玛格丽特阿姨很是不爽,自己跟着楚嫣然叫外婆,林清红叫阿姨,这不摆明了高出自己一辈吗?不过人家是冲着母亲庄晓棠方面喊得,可不是要这么称呼吗!张扬点了点头。

    林清红道:“我支持你。要不要我多买些报纸给你投票?”

    张大官人充满信心道:“咱凭的是实力,搞不搞小动作,我一样胜出!”

    林清红笑了起来:“这话没错,投票什么的都是弄给外人看的,最终结果和投票没多大关系!”

    江城日报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脱销的现象,印有十佳青年选票栏目的报纸刚出印刷厂就被人大量收购,每张报纸多出一毛钱,最大手笔的是楚家大小姐,可江城酒厂,江城制药厂也没闲着,人家也在动用自己的手段帮助张大官人拉票,一时间洛阳纸贵,到最后,每张报纸竟然要加价两毛,这一奇特的现象引起了江城市民的注意。根据事后投票结果的初步估算,当天的江城日报有百分之八十都被张扬的朋友买走,其结果无一例外的投了张大官人一票。社会公开投票的结果自然是企改办主任张扬一骑绝尘,剩下的候选人所有的选票加起来都不到他的五分之一。

    张大官人宠辱不惊,这就是实力!人脉!金钱缺一不可!

    

    因为市委书记洪伟基临时有事去了北京,所以这次的常委会临时由代市长左援朝代为主持,对左援朝而言,主持市委常委会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虽然他无数次梦想把市长前面的代字去掉。可有一天能够坐在这里主持常委会却从没有想过,洪伟基离开的这几天,每位常委都觉察到了风雨欲来征兆,今天的常委会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左援朝针对最近江城市的总体发展说了几句话之后,又谈到了江城纺织厂的问题,强调这次纺织厂的改革一定要重点抓好,争取彻底将遗留的所有问题解决好。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最近也有些心神不宁,市委书记洪伟基的事情和他的关系也很大,他和洪伟基是老同学,重重迹象表明洪伟基这次的麻烦不小,如果洪伟基因为这次的事情下马。那么他又少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持者,在和左援朝的竞争中更无优势可言。

    左援朝的发言,李长宇并没有听进去,左援朝征求他意见的时候,连续叫了两声长宇同志,李长宇才回过神来,他充满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在想左市长刚才的话!”

    左援朝心中暗笑,你压根没听我说什么吧?他也没有点破,语气温和道:“长宇说说对纺织厂改革的看法?”

    李长宇道:“纺织厂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天骄集团在国内纺织服装业很有实力,他们如果介入纺织厂,我想江城纺织厂无论规模还是效益都会在短期内上一个很大的台阶,至于具体的合作模式,可以参照江城制药厂,市里和企改办都做了不少的工作,现在应该有些经验了。”他这番话说得十分中庸,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说起企改办,我最近听说了一个新鲜事!”

    所有常委都把目光转向赵洋林。

    赵洋林慢条斯理道:“我听说昨天的江城日报卖断了货,最后一张报纸炒卖到加价两毛!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么奇怪的事情,所以也去报摊上买了一份!”他扬起一份江城日报扔在会议桌上,用手指点了一下江城十佳青年的候选栏,笑道:“谁这么有气魄?大量收购江城日报?想必大家都明白,还不是这个十佳青年给闹的!”

    常委中有人笑出声来,却是组织部长徐彪,他伸手拿起那张江城日报:“洛阳纸贵啊!这得亏是竞选十佳青年,如果是竞选市长,一份报纸不得加价一块啊?”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左援朝乐呵呵道:“老徐,你这矛头可是直接指向我啊!”

    徐彪笑道:“我哪敢呢,不过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种小事还是别拿来在常委会上讨论了。”他和张扬的私交不错,这句话分明是对张扬的回护。

    左援朝点了点头。

    可赵洋林却咽不下这口气,这次已经定下来十佳青年第一位是他的女婿孙东强,张扬这么干根本是向他的权威挑战,他不能忍,他低声道:“这可不是小事。这是舞弊!”

    左援朝皱了皱眉头,事情虽然不像赵洋林说得那么严重,可张扬这么干也的确有点过了,以为把所有报纸买下来就能当选十佳青年首位了?这小子够贪心的,市十佳不够,还想当省十佳,赵洋林是常委中资格最老的,德高望重,而且人家早就挑明了要借着这次十佳青年奄帮助女婿上位,张扬这么干分明就是拆人家的台,也难怪赵洋林如此生气。

    市公安局局长荣鹏飞笑道:“奄、奄、选择推举!奄权是一回事儿,选择推举权又是一回事儿!”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笑道:“鹏飞同志这么说可不对啊!不过这十佳青年奄和体制内的正式奄不一样吧!”

    赵洋林听出来了,这几个人都在替张扬说话,他点了点头道:“虽然性质不一样,可也要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不是?”

    左援朝微笑道:“赵主任说说该怎么办?”

    赵洋林道:“报纸选票的事情既然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证明根本不可行,有人不是想搞不正之风吗?我们就该从根源上把不正之风刹住!我建议,报纸票选的结果不计入最终结果!让纪委调查这件事,取消买票选手的入围资格!”

    一句话让所有常委都愣了,老赵这手可够毒的,就算张扬收购报纸选票,好歹也是一种竞争,赵洋林一句话就把张扬辛辛苦苦的工作全都给抹杀了,他还要把张扬从十佳青年里面踢出去。

    谁都没想到一个市十佳青年的竞选会闹到这种地步,谁都看得出赵洋林是真生气了。

    市委宣传部长杨庆生是个从不轻易表态的角色,这次市十佳青年由团市委和他们联办,团市委书记孙东强是内定的第一位,其实公开利用报纸向社会征集选票只是一个噱头,制造关注度,并不影响最终结果,谁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

    还是左援朝打破了僵局,笑道:“我看报纸选票就按照赵主任的建议全部作废,至于其他的事情嘛,不必追究了,都是些年轻人,万一查到最后,所有候选人都有嫌疑,总不能把他们的资格全都取消了!”这句话说得极其巧妙,我不是不给你赵洋林面子,报纸选票可以作废,可入围名单不能更改,张扬是我保的人,你想把他踢出去,没门!

    赵洋林也是聪明人,从左援朝的这句话中已经听出了他的态度,面子挣回来就行了,真要把张扬踢出去?想想张扬的背景,赵洋林这位老资格的政客也不敢轻易把他得罪。

    

    张扬这几天奔波于江城和春阳之间,安老在抵达春阳第五天的时候去世了,走得很安详,见到弟弟之后,老爷子这辈子最后一桩心愿已了,他的骨灰被安葬在青云峰,埋在他父亲安大胡子的旁边,满足了他生于清台山死于清台山的心愿。

    葬礼当天安家所有的亲属专程从各地飞来,安德铭和安德渊两位孝子也痛哭不已。上清河村的老百姓都自发参加了老爷子的葬礼,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江城政协主席、民政局长、春阳县委书记、县长以及重要部门领导人全都到现场参加葬礼。葬礼很隆重,在各方面工作都做得很充分的情况下葬礼进行的井然有序,现场还专门请来了南林寺的方丈普源大师率领僧众为安老超度。

    张扬真正担心的是安语晨,他知道安语晨对安老的感情,安老的离去对她来说不啻是一个天大的打击,他担心安语晨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意外,所以葬礼全程他几乎都在关注安语晨的一举一动,好在安语晨今天的情绪还算稳定。

    李长宇亲自为安老致悼词,发言之后,他又去安慰了死者家属,安德铭和安德渊兄弟两人对政府的关心表示了感谢。

    张扬把手中的一束白色雏菊放在坟前,向安老的墓碑深深鞠了三躬,他仍然记得安老临终前握着他的手说了两个字小妖,那是安老不放心孙女的病情,他希望张扬能够照顾自己的孙女,张扬心中默默道:“安老,您放心去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妖!”他抬起头,依洗到紫霞观的方向立着一个朦胧的身影,那身影在飘渺的云雾之间,如此孤独,如此凄凉

    李长宇离去之间把张扬叫到一边,低声道:“十佳青年奄的事情影响很不好,你要好好反思一下。”

    张扬因为忙于安老的葬礼,这两天反倒忽略了奄的事情,听李长宇这样说,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

    李长宇道:“你让人买报纸投票的事情已经被市里知道了!”

    张扬道:“我什么时候让人买了?是人家想给我投票,所以才买报纸支持我!”

    “行了,有那功夫不如踏踏实实做点事,当选十佳青年本身就是一种荣誉,何必在乎谁第一谁第二?”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你的十佳青年原本就没什么问题,投票事件根本是画蛇添足!”

    张扬道:“是不是有人想接着我这件事做文章?”

    李长宇道:“不是别人想拿你这件事做文章,是你自己把问题搞复杂了!这次市里并没有追究,如果真的要追究下来,你连十佳青年都保不住!”

    张扬眯起双目道:“是不是害怕我抢了孙东强的风头?”

    李长宇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啊!别想这么多了,踏踏实实搞好企改办,这才是你的本职工作!”

    张扬的心情因为李长宇的这番话而变得更加恶劣,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楚嫣然她们大量收购报纸投票,是为了自己好,张扬不能拒绝她们的好意,当然这个张扬认为自己在十佳青年中贡献最大也有着一定的关系。李长宇的话给张扬一个暗示,市里肯定有人看他不爽,自己锋芒毕露抢了孙东强的风头,孙东强的岳父人大主任赵洋林肯定不爽,张扬很快就想透了其中的关节。

    可随后发生的事情就让张扬越发不爽了,陈绍斌省里打来了电话,说他得到消息,有人把张扬告到了省委宣传部,说他在江城十佳青年票选中弄虚作假,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是陈绍斌的老爷子,他知道儿子和张扬的关系,也知道张扬是代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所以将这件事透露给了儿子,是想通过儿子给张扬提个醒。

    张扬真的有些火大了,都说这票选十佳青年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自己无非是拉拉票,招谁惹谁了?美国总统竞选还兴拉票的呢,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成弄虚作假,就成了大搞不正之风了呢?张扬很不服气,当天他返回江城之后,已经很晚,刚巧公安局长荣鹏飞约他去体育场锻炼,张扬开车直奔体育场去了。

    

    荣鹏飞和杜宇峰正在拳击馆对练,姜亮坐在那里旁观,看到张扬进来,他笑道:“要不要上去试试?”

    张扬摇了摇头:“我今儿心情不好,害怕伤人!”

    拳台上杜宇峰一拳击中荣鹏飞的有效部位,荣鹏飞踉跄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杜宇峰慌忙过去扶他,荣鹏飞笑着挥了挥拳头站起身来,他出了一身的汗,趴在拳台上望着张扬道:“张扬,上来试试!”

    张扬笑道:“算了!我喜欢用脚!”

    杜宇峰一旁笑道:“据我说知你还是喜欢用巴掌,江城挨过你耳光的已经不计其数了吧!”,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荣鹏飞钻出拳台道:“我去冲个澡,待会儿咱们体育场外老六烧烤,我请客!”

    姜亮道:“荣局难得请客啊,今晚我可要敞开肚子吃了!”

    荣鹏飞笑道:“什么话啊,搞得我很小气似的。”

    他们来到体育场东的老六烧烤坐下,荣鹏飞点了二斤肉串,又点了些羊球、羊腰、月牙骨、板筋之类的,张扬从自己车里拿了两瓶清江特供。

    荣鹏飞道:“怎么着,今儿心情不好?”

    张扬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道:“没什么?安老今天下葬,有点伤心也是难免的!”

    姜亮和杜宇峰都知道张扬和安家的关系很亲密,看到他情绪低落也表示理解。

    张扬剥了颗花生扔到嘴里,他低声道:“荣局,听说这次市里差点把我的十佳青年给免了!”

    提起这件事荣鹏飞不禁笑了起来,他缓缓落下酒杯道:“你也真能折腾,当天整个江城的报纸都被你给炒高了两毛钱!”

    姜亮笑道:“我也做贡献了,我买了四份报纸投了你四票!”

    杜宇峰道:“我买了二十份!”

    荣鹏飞笑道:“你们这算什么?听说有位富家小姐出手就是五万份,几乎把江城报摊上的日报扫荡一空!”

    姜亮和杜宇峰同时向张扬竖起了大拇指。

    张扬叹了口气道:“有人把我告到了省委宣传部,说我搞不正之风,说我弄虚作假!”

    荣鹏飞笑道:“倒也没这么严重,常委会上有人提出了这件事,也提议剥夺你十佳青年的资格,不过以左市长为首的几位常委都护着你,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报纸选票不再计入最终的竞选结果!”

    张扬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什么?那我这么多张票不是白费了?”

    姜亮道:“我听说今年的省十佳青年是孙东强,是不是市里害怕你抢了他的风头啊?”

    荣鹏飞道:“什么十佳不十佳的,你们还真当一回事啊!”

    杜宇峰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件事八成都是内定好了的!”

    张扬把杯中酒喝干了:“我就纳闷了,他孙东强比我强哪儿啊?论到对江城的贡献我不比他差啊,凭什么我非得给他让路啊?”

    姜亮道:“人家是赵主任的女婿!团市委书记,级别比你高啊!”

    杜宇峰一旁帮衬道:“咱们张扬也不差啊,他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还是企改办主任,谁给谁让路还不一定呢!”

    荣鹏飞道:“你们俩别跟着添乱,知道干部队伍内部什么最重要吗?和谐稳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必闹出矛盾?”

    杜宇峰颇为同情的看了张扬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其实老2也不错,这次你当回老2呗!”

    “你才老2呢!”

    荣鹏飞和姜亮笑了起来。

    荣鹏飞道:“方文南已经正式起诉田斌了!”

    张扬对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自从方海涛死后,方文南仿佛变了一个人,他现在的一切行为都是在为儿子复仇。

    荣鹏飞道:“他胜诉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我担心方文南不会就此罢手!”

    张扬道:“荣局,我听说一个消息,据说他苏小红的被抓有关系!”

    荣鹏飞看了看窗外,低声道:“江城最近的情况很复杂,洪书记去北京出差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张扬觉察到他这句话中应该还包含着其他的意思,可他并没有追问,涉及到高层的事情,就算他问,荣鹏飞也未必肯说。当晚几个人都没多喝,两斤白酒喝完酒各奔东西。

    

    林清红经过初步考察之后,对江城纺织厂的情况还算满意,不过她有一个条件,她接手江城纺织厂的同时还要将江城第二服装厂一并拿下,对江城市政府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这两家企业都亏损严重,林清红这样做等于同时启动了两家企业的改制,市政府当然全力支持,不过市政府方面最担心的还是工人的问题,如果天骄集团接手企业后,大幅度裁员,显然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让江城市方面没想到的是林清红竟然答应尽量做到不解聘任何一名工人,这是因为她视察江城开发区的状况之后,感觉这里的投资环境和生产条件都不错,想把天骄集团以后的生产基地设立在江城。在现有的基础上扩大再生产,目前的员工数量只怕还不够,按照她的计划还要向社会招聘。

    纺织厂的谈判进行的超乎寻常的顺利,副市长严新建最近也是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他主管工业,自从张扬主持企改办工作之后,就给他带来了好运气,接连解决了江城酒厂、江城制药厂的改革问题,现在连最难啃的一块骨头江城纺织厂也要成功解决,这意味着一系列的政绩,张扬做出成绩,分管领导严新建当然有面子,过去在市政府中位置处于中游的他,现在也觉着地位在不断提升。

    严新建这个人有个长处,就是他护短,具体表现在对张扬的回护上,当初在东江经贸会上,严新建就坚定不移的站在张扬一边,现在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更是越走越近。

    

    月票告急!最后冲刺,请大家给予火力支援!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只癞蛤蟆!(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政界风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