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三十三章作风问题(一万字)

    省纪委书记曾来州表情凝重的来到了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办公室。顾允知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又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整个平海我最不想见的就是你!只要你走入我的办公室,就没什么好事!”

    曾来州道:“我也不想来,可我不请示你这位大老板,很多事我也不敢擅自做主!”

    顾允知指了指他手中的文件袋:“带来了什么东西?”

    曾来州苦笑道:“照片!”

    顾允知瞪了他一眼,戴上老花镜道:“拿过来看看!”

    曾来州从文件袋中掏出厚厚的一叠照片,顾允知看了几张,照片上的嘲不堪入目,男主角赫然是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顾允知扔下照片,骂了一句:“混账!”他站起身愤愤然走了两步,然后指着曾来州怒吼道:“你怎么回事?上次不就有人举报他作风有问题,你查来查去,说他没事,现在怎么了?还是有问题啊?这种不知廉耻的干部,在领导位置上多混一天,就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任!”

    曾来州道:“顾书记,你别忙着骂我,我们纪委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说到干部最恨的部门就是我们纪委,出了事情我们认真的去查。可这帮官员的能耐很大,查不到证据,我们总不能把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给双规了?洪伟基上次是人家举报,可没有证据,我们查了,没有结果,这次还是有人举报,照片拍得清清楚楚,时间地点写的清清楚楚,什么时候的暧昧关系也记录的明明白白。”

    顾允知在桌面上狠狠打了一拳:“江城!真是搞不懂,这块地方究竟怎么了?黎国正、许常德、洪伟基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鸟,员要有前仆后继的精神,他们的精神头都用到了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出离愤怒,顾允知也不会把许常德给点名了。

    曾来州显得颇为无奈,他也深知许常德案件的内情,低声道:“顾书记,这件事怎么办?”

    顾允知怒道:“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生活上如此糜烂,又怎么能管理好一个城市,难怪江城的坏事层出不穷,就是他给闹的!”

    曾来州低声道:“只是作风问题,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存在任何的经济问题!”

    顾允知断然道:“他肯定不会清白,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这一切密不可分,给我查,好好的查,彻底的查。我就不信,江城的天空见不到太阳!”

    “要双规吗?”

    顾允知听到双规这个词,情绪稳定了下来,他坐了下去,有些厌烦的把照片装回信封中:“先查查,搞清楚再说!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

    曾来州知道顾书记这是害怕打草惊蛇,他把信封收好道:“刘艳红知道,这些照片是直接递到她手中的。”

    顾允知点了点头,刘艳红和代省长宋怀明是党校的同学,刘艳红知道,她肯定会向宋怀明报告,顾允知想了想,低声道:“把这件事交给她处理,让她去查!”

    曾来州原本准备把这件事交给刘艳红,只是因为事情牵扯太大,所以才不得不向顾允知汇报。

    顾允知有件事没有猜错,在曾来州向他反映之前,代省长宋怀明已经从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那里得到了消息。

    宋怀明看了几张照片,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江城的事情真是层出不穷,这次举报洪伟基的人绝对是对内情十分了解的。宋怀明道:“照片直接寄给你的?”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直接寄到我的私人信箱。我留了一些,还有一些给曾书记了!”

    宋怀明道:“这件事他应该会向顾书记汇报。”

    刘艳红道:“洪伟基会不会被双规?”

    宋怀明双手交叉在一起,手指轻轻动了动:“洪伟基除了作风问题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举报者没有提供有关洪伟基经济上的任何问题!”

    宋怀明道:“顾书记对洪伟基这个人并不看好,这次他可能要有麻烦了!”

    刘艳红笑道:“你怎么看?”

    宋怀明道:“抛开他的生活作风问题不言,他的领导能力的确不怎么样!”

    刘艳红轻声道:“看来洪伟基真的要有麻烦了!”

    宋怀明低声提醒刘艳红道:“调查洪伟基的事情十有会落在你头上,你要做好准备!”

    刘艳红道:“仅仅是作风问题,我还可以过问,如果查出了其他的问题,就不是我的能力范围内了。”像洪伟基这种级别的干部,启动双规程序需要由中纪委接手。

    宋怀明拍了拍装着照片的信封:“单凭这些东西好像还不够,很多时候要照顾到政府形象,大局观害死人!”

    刘艳红笑了起来:“所以你们这些大领导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一不小心出了差错,后悔也来不及了!”

    宋怀明笑道:“多谢老同学提醒!”

    

    田斌恢复原来的职务了,他仍然负责方海涛贩毒案,方海涛的毒品是通过大耳东得到的,田斌审讯大耳东的当天就出事了,他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对大耳东大打出手,导致大耳东手臂骨折,鼓膜穿孔。

    天堂和地狱,警察和罪犯的距离并不遥远,经警局内部紧急会议后,决定对田斌实行暂时刑拘,董德志向田斌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显得极其痛心,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怎么就不懂得好好控制自己的脾气,非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田斌的情绪看来很不稳定,他大声叫道:“像这种社会败类,不打就不行!”

    董德志道:“方海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又闯祸,这件事已经被捅了出去,在社会上影响很坏!”

    田斌道:“在你们眼中我是警察中的败类,你们想搞我,只管下手,我无所谓!”

    “你这是什么话?你爸爸是我的老上级,这件事让他知道,他该有多痛心?他一辈子的英名都断送在你的手里!”

    田斌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提我爸!我做错了事,跟他无关!”

    董德志叹了口气:“你小子,真是混蛋!现在所有人都怀疑你和方海涛的死有关,你偏偏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事,还嫌事情不够麻烦,你究竟有没有脑子?”

    方文南坐在儿子的墓前,他把儿子最喜欢吃的甜点放在供桌上,望着墓碑上儿子的照片,方文南眼圈有些发红,他掏出打火机点燃纸钱:“海涛,你要学好,来世做个好孩子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你的人!我会给你讨还公道!”

    方文南站起身,瑟瑟秋风吹动他的黑色风衣,他高大的身影显得寂寥而落寞。

    他看到了张扬,张扬也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这厮今天是过来参加崔杰父亲的葬礼的,想不到在这儿遇到了方文南,自从顾佳彤从三环路工程退出来之后,张扬和方文南之间就很少交流,张扬知道方文南沉浸在丧子之痛中,这种时候并不方便打扰他。

    方文南向张扬点了点头:“这么巧!”

    张扬看了看方海涛的墓碑,将手中的那支百合花放在墓碑前。

    方文南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

    两人并肩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张扬道:“我听说你已经委托律师对田斌进行起诉?”

    “不错!他身为警察,在审理犯人的时候进行暴力殴打,导致海涛受伤,关于海涛当时的伤情材料我已经掌握。这次我一定要让他坐牢!”

    张扬低声道:“田斌最近的情况很不妙,他因为殴打犯人已经被收押!”

    方文南道:“那又怎样?他会因此而坐牢吗?”他用力摇了摇头道:“不会!他的父亲是平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他还有一个警察的身份,法院宣判的时候不会不考虑到这一点。”

    张扬从方文南的语气中听出他流露出的刻骨仇恨,不由得暗自感叹,看来方文南对田斌的仇恨很难化解。眼前的方文南让张扬感到有些陌生,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方文南正从一个成功的商人,转变成一个复仇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三环路工程进展还顺利吗?”

    方文南点了点头:“很好,他们挑不出毛病!”

    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默契,这主要是因为方文南的改变,他无需像过去那样利用张扬什么?这个世界上,值得他去利用的人和事已经太少太少。

    

    苏小红被检查机关带走了,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毫无征兆,据说是涉及到税收的问题,可苏小红过去一直都在方文南的手下工作,就算税收上出了问题,也不应该找到她的头上,直到她见到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麻烦找上自己。

    刘艳红原本不需要亲自出马的,可省里反复交代这件事务必要慎重,一定要调查清楚,而且在事情最终定案之前,不可以让太多的人知道。

    刘艳红在向苏小红介绍完自己的身份之后,直截了当的问道:“苏小红,你和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是什么关系?”

    苏小红内心一凉,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可苏小红也绝非没有见过风浪的小姑娘,她淡然道:“他是官,我是民!”

    “仅此而已?”

    苏小红点了点头。

    刘艳红做事的风格很少拖泥带水,她把几张照片扔到桌面上:“你自己看!”

    苏小红看清照片上的内容时整个人宛如被闪电击中,顿时呆在那里,俏脸失去了血色,嘴唇也颤抖起来,她抓起照片愤然撕裂开来。

    刘艳红并没有阻止,冷冷看着苏小红的举动。直到她的情绪稍稍稳定下去,方才道:“这些照片是谁拍得你应该知道,现在你不会否认和洪伟基之间的关系了吧?”

    苏小红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她感到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不断扼紧她的脖子,这种感觉就要让她窒息过去。这件事只有一个可能,方文南,是方文南出卖了她,她从没有想到过方文南会利用最卑鄙的手段,把自己推向深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苏小红咬住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刘艳红叹了口气,作为女人她对苏小红还是有些同情心的,无论苏小红和洪伟基之间暧昧关系的动机何在,这样的事情被曝光于人前,总是异常难堪的,任何人都有自尊,苏小红亦然。

    苏小红沉默了好半天方才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就算受到道德的谴责,可是和法律无关,你们无权禁锢我!”

    刘艳红道:“如果我们想查,任何事都可以查清楚,前不久你曾经从工行得到了一笔贷款,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是洪伟基亲自打过招呼的,这件事是不是事实?”

    苏小红毫无惧色的看了刘艳红一眼:“我的一切手续都合法,我是商业贷款,又不是从银行抢劫,难道这也违法了?”

    刘艳红冷冷道:“苏小红,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的问题,一味的隐瞒下去,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如果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会考虑从轻处罚你!”

    苏小红淡然笑道:“中国是个法治社会,我相信莫须有的事情早已不复存在,我没有触犯任何的法律,你休想让我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我和他的关系也只限于男女感情,我没有收受过他任何的好处!”

    刘艳红道:“如果我们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是不会找你的,希望你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主动和我们配合,一味的对抗下去,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苏小红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她再不说话,以沉默表示自己的抗议。

    苏小红被检察机关带走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张扬的耳朵里,她弟弟苏强找到了张扬,此前他通过关系找到了检察院,可人家对苏小红的下落三缄其口。苏强本想去找方文南,可想到方文南最近麻烦不断,而且姐姐和方文南之间好像也出了问题,最终又放弃了这个打算,想来想去只能找上张扬。

    张扬对苏小红被人带走也颇感意外,他首先想到的这件事是不是和皇宫假日有关?可仔细想想,在皇宫假日的转让过程中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检察机关找苏小红干什么?张扬更多考虑的是经济上的问题,甚至想到了这件事可能和方文南有关,于是他给方文南打了电话,可方文南的手机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张扬和检察院很少打交道,如果冒冒然去找人家,人家也未必给他这个面子,考虑了一下,还是直接去了代市长左援朝的办公室,他之所以去找左援朝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左援朝最近很买他的帐,其二因为左援朝是代市长,他的权力比李长宇大一级,说话更顶用。

    左援朝听说这个消息也表现的颇为错愕,人所在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就不同,做出的判断自然也就不同。张扬以为苏小红可能是经济问题,而左援朝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件事十有和市委书记洪伟基有关,前些日子,有人的一封匿名信举报洪伟基和苏小红的暧昧关系,就把洪伟基搞得焦头烂额,虽然他成功躲过了那次风波,不过也搞得他颜面无光,洪伟基更将嫌疑人锁定在左援朝身上,并借着江城制药厂的医药回扣问题大做文章,几乎将左援朝的哥哥左拥军送进监狱。左援朝并没有把自己的推测说出来,他低声道:“按理说检察机关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人带走,苏小红是不是有什么经济问题?”

    张扬摇了摇头道:“她一直都守法经营,再说了,过去她一直都是方文南的助理,又不是什么独立法人,皇宫假日算是她的产业,可刚刚接下来,还没有正式开业呢,能有什么问题?”

    左援朝倒也干脆,当着张扬的面给检察院院长打了个个电话,检察院院长的回答让左援朝更验证了他的猜测,检察机关是配合了,不过人是省里带走的,他们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这个欣喜让左援朝震惊之余又感到些许的喜悦,他几乎已经断定这次洪伟基要有麻烦了,不过左援朝并没有在张扬面前流露出来,他微笑道:“事情应该不大,他们去查查,没有问题的话,很快会把她放出来的!”

    “谢谢左市长!”

    左援朝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客气了?”

    张扬笑道:“从左市长让我去烧头柱香的时候!”

    左援朝哈哈大笑,他直言不讳道:“其实那天让你去上头柱香并不是计划中的事情,可你想想,现场这么多人,我和李副市长去上香都不合适,表面上别人不会说什么,可背地里一定有人在我们的信仰上做文章。”

    这话张扬听着可有些不爽,合着你害怕群众影响,我就不怕?

    左援朝似乎看透了张扬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年轻,别人不会说什么,就算说了什么,我也有足够的把握将不利因素化解。”这句话等于向张扬挑明,放心吧,我会罩你的。

    张扬事实上是得了便宜,烧了头柱香,在江城老百姓面前好好的露了一把脸。

    左援朝道:“江城市十佳青年的评选已经开始了,我让人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

    这对张扬来说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笑眯眯道:“等额奄吗?”

    左援朝笑着指了指他:“候选人很多,不过你有开发区支持,胜出应该没有任何的悬念嘛!”

    左援朝的时间安排的很满,张扬也没多做耽搁,说了两句话,就告辞离开。来到电梯内正遇到招商办的江乐,江乐见到张扬如同见了亲人一样:“张主任,你去了企改办,也不管招商办的事情了,你那间办公室一直都空着。”

    张扬笑着邀请他去企改办坐坐,不是江乐提起,他几乎忘了自己还是招商办副主任,在招商办还有间办公室,张扬回避招商办是有原因的,他打了招商办主任董红玉的儿子梁超,从那以后,两人原本和睦的关系急转直下,张扬倒不是怕董红玉报复,他是犯不上跟女人一般见识。

    江乐最近在招商办混得也不如意,董红玉知道他是张扬的人,对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人想时刻站在正确的队列里也是一件难事。

    朱晓云和崔杰看到江乐过来,都闹着让他请客,江乐乐呵呵点头答应,不过前提是张扬得去,张扬可没这么多时间,他中午还得去江城制药厂看看最近工厂生产的具体情况,胡茵茹等着他一起吃饭呢,张扬婉言谢绝了江乐的盛情。

    

    人在危机到来之前都会有某种感觉,洪伟基这两天都有些心神不宁,苏小红被突然带走后不久,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洪伟基马上就意识到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他反复考虑之后,给方文南打了一个电话,他想验证这件事究竟和自己有没有关系?连续打了三个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洪伟基越发坐立不安,他愤愤然挂上电话,正准备出门透透气的时候,秘书前来通报说许嘉勇想见他。

    洪伟基慌忙把许嘉勇请进来。

    许嘉勇这次是抱着目的前来的,他坐下后,悄悄观察了一下洪伟基的脸色,看得出这位市委书记的心情并不好,虽然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却仍然掩饰不住双眼深处的焦虑和彷徨。

    洪伟基微笑道:“嘉勇,找我有事?”

    许嘉勇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想给洪书记说点事!”

    “什么事儿?”洪伟基脸上的表情旧能显得风轻云淡。

    许嘉勇道:“我听说皇宫假日的新主人苏小红被检察机关带走了!”

    洪伟基笑道:“你的消息真是灵通啊,怎么?是不是打起皇宫假日的主意了?”

    许嘉勇才不信洪伟基会对这件事毫无察觉,他从口袋中掏出精美的烟盒,起身来到洪伟基面前给他上了一支,亲手为他点燃,然后道:“据我说知省纪委副主任刘艳红亲自率队前来!”

    洪伟基心中一惊,不小心被香烟给呛到了,发出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省里派纪委工作小组,而之前竟然没有和他通气,这件事实在太不合常理了,而且对方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苏小红,显然工作小组是奔着自己来的。

    许嘉勇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从洪伟基的反应他已经把握到这位市委书记内心的慌张和惶恐,许嘉勇回到沙发上坐下,悠然自得的点燃了一支香烟:“洪书记,我听到消息,有人想针对你!”

    洪伟基的心跳猛然加速,可他的表情仍然古井不波,淡然笑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们人才不害怕那些跳梁小丑的污蔑诽谤呢!”

    许嘉勇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有些东西,在法庭上或许没用,可是用来对付一个党的好干部,却拥有着极大地杀伤力。”他有些不齿洪伟基的虚伪,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洪伟基还在用道德伪装自己,这种人实在可笑得很。

    洪伟基内心中在激烈的搏斗着,许嘉勇的话在暗示有某些证据已经被上级掌握,他有种感觉,省纪委工作组这次是有备而来,这次和上次不同,上面要对他动真格的了。

    洪伟基自问在经济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他是个能够抵挡住金钱诱惑的干部,可是对于美色,他就没有太强的防御力,这才导致了他和苏小红之间的那些事,虽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苏小红接近他是有目的的,可他都抱着扒下糖衣,将炮弹原封不动的打回去的念想,而且他一直都做得很不错。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一定是在自己没有留意的情况下,被苏小红掌控了证据,可她为什么要出卖自己?前些日子自己还帮她搞定了一笔贷款,苏小红也踌躇满志的要干一番大事业。

    洪伟基忽然想到了方文南,难道这一切是方文南搞出来的?方文南曾经为了儿子方海涛的事情向他求助,而洪伟基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是不是方文南因此而将儿子的死因算在了他的头上?洪伟基越想越是害怕,自己做事终究还是太大意了,留下了这么多的隐患,任何一个隐患都是一颗定时,只要爆发就会把他的前途未来炸得尸骨无存。洪伟基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缭绕的烟雾遮住了他表情复杂的面庞,让他的轮廓显得有些朦胧。

    许嘉勇却能够清楚的看到洪伟基的内心,他知道洪伟基已经乱了方寸。

    沉默了许久,洪伟基方才道:“消息可靠吗?”这句话等于承认了许嘉勇所说的事实。

    许嘉勇点了点头:“洪书记,你应该做些什么,就算做不到未雨绸缪,也可以亡羊补牢!”

    洪伟基双目猛然闪亮了一下,他听出许嘉勇话中暗示的成分,洪伟基有些疲惫的向后靠在椅背上,低声道:“乔老身体怎么样?”

    “后天他老人家八十大寿,我和梦媛会去北京给他庆贺,洪书记有兴趣一起吗?”

    洪伟基双手用力抓紧了座椅的扶手,他坐直了身子,睁大双眼看着许嘉勇,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胡茵茹让张扬来药厂,是为了让他看看新药样品,几种新药都是按照张扬的药方所配置的。张扬在胡茵茹和生产厂长赵新红的陪同下在实验车间内看了看新药的生产情况,赵新红通过张扬的介绍来到制药厂担任生产厂长之后,表现的尽职尽责,她的管理能力也得到了胡茵茹的认同。

    赵新红介绍道:“样品已经送往北京了,拿下药品准字批号就可以大规模生产!”

    张扬道:“希望江城制药厂能够眷扭亏为盈!”

    赵新红充满信心道:“一定可以,目前生产经营情况很好,过去的市场渠道也在迅速恢复中。”

    张扬笑了笑,他对自己的药方很有信心,只要正式生产,几种新药肯定能够凭借疗效很快的占领市场。药厂的具体生产,张扬没有太多的兴趣,他在意的是药厂早日见到效益,只有盈利了顾佳彤才能赚到钱,顾佳彤赚到钱就等于他赚到了钱,同时也意味着制药厂的改革取得了成功,改革成功就意味着张大官人的政绩,这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胡茵茹看到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提出去食堂吃饭,其实饭菜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制药厂的食堂还是很不错的,工厂重新恢复生产之后,工人的午餐都是免费提供,比起过去待遇俨然提高了一个档次。

    午餐的口味也不错,张扬想起自己将要被提名江城十佳青年的事情。

    赵新红笑道:“张主任放心吧,到时候我发动江城制药厂的全体员工都给你投票!”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给张扬提了一个醒,自己身为企改办主任,群众基础还是不错的,别的不敢保证,江城制药厂和江城酒厂加起来的几千票还是很有把握的。再加上背后还有开发区的支持,只要自己一句话,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肯定会全力以赴的支持,发动发动开发区的企业单位,自己这个十佳青年肯定当定了。

    胡茵茹笑着端起酒杯道:“张主任,我提前恭喜你当选为江城十佳青年!”

    张大官人难得的表现出一丝谦虚:“那啥还没开始评选呢!”

    “还用评选啊!你为江城做了这么多事,肯定是当之无愧,我敢断定,你一定会以总票数第一当选江城十佳青年。”

    赵新红笑道:“江城总票数第一,就是今年的平海省十佳青年,恭喜张主任连中两元!”

    省十佳青年张扬可没有想过,不过江城作为平海的第二大城市,怎么都会轮上一个名额。如果他真的在江城排名第一,当选省十佳青年也并非遥不可及的事情,想到这里张扬不由得飘飘然起来。

    他们谈得正热闹呢,制药厂办公室主任小李匆匆找了过来,说环保局来人了,要见药厂的负责人。

    赵新红道:“你们接着聊,我过去看看!”

    房间内只剩下张扬和胡茵茹两个,两人目光接触在一起,不由得变得有些暧昧,胡茵茹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恭喜你了,官越做越大,政绩也是越来越突出!”

    张扬笑眯眯道:“我要是当选了十佳青年,你怎么奖励我?”

    胡茵茹娇声道:“你想让我怎么奖励你?”

    张扬伸出手去,在她光滑温润的上抚摸了一下,低声道:“挺喜欢你穿白大褂的样子!”

    “变态!”胡茵茹小声骂了一句,想起之前张扬在办公室内和她漏点缠绵的一幕,俏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根,显得越发娇艳。倘若是在家里,张扬一定会把媚态十足的胡茵茹就地正法。

    胡茵茹知道这厮从来都是个敢想敢干的角色,她可不敢继续撩拨张扬,以免惹火烧身,轻轻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道:“南湖水库的地皮我已经办好手续了,改天就找人设计户型,动工建设!”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看着办!”

    胡茵茹道:“我跟佳彤姐说过了!“

    张扬耐人寻味的笑了笑,低声道:“她没意见啊?”

    胡茵茹知道他脑子里没想好事,啐了一声道:“少胡思乱想,佳彤姐说了,让你老实点!”

    “我一直都很老实啊!”

    胡茵茹正想反驳他两句,她的手机忽然响了,电话是赵新红打来的,环保局的几个人很难对付。胡茵茹向张扬道:“看来我还得去一趟。”

    “我跟你去!”

    环保局这次是由污染防治科科长吴红贵亲自带队,上门就是为了给药厂开罚单。

    胡茵茹笑着走了进去:“吴科长来了!”

    吴红贵笑眯眯站起身来,伸手去和胡茵茹握手,胡茵茹虽然打心底不待见这厮,还是勉为其难的跟他握了握手,吴红贵趁机在胡茵茹白嫩的小手上捏了捏,这并没有逃过随后走进来的张大官人的眼睛。

    张扬看到这厮充满骚扰性的举动,内心的火顿时蹿升了起来,不过他当时并没有发作,张大官人虽然很有名气,可江城不认识他的大有人在,加上他今天还穿着药厂的工作服,几名环保局的都把他当成了药厂的工作人员,胡茵茹的跟班,谁都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胡茵茹在沙发上坐下道:“吴科长,不知道我们药厂什么地方不合标准了?”

    吴红贵道:“有人反映你们药厂违规排放污水,对周边的生态平衡和农业生产造成了危害,所以我们过来实地勘察,经检测,你们排放的污水严重超标,已经违反了国家相关条例,所以要对你们进行处罚!”

    胡茵茹秀眉微颦,她拉开抽屉取出一份报告:“吴科长,我们在药厂恢复生产之前特地引进了一套污水处理设备,我们很注重环保,工厂排放的废水经过处理后,完全符合国家标准,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我们专门找过相关部门进行检测,也是通过你们环保局允许的,材料都在我这里,你可以看看!”

    吴红贵笑道:“胡总,这样说就没意思了,我们是公平办事,一切都以国家相关标准做参照!”

    胡茵茹道:“那么说,你们之前的检测结果就作废了?”胡茵茹对水处理的结果很有信心,在药厂恢复生产之前,顾佳彤就特地强调了排污问题,她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斥重金引进了这套国际先进水准的净水处理设备,其目的就是不影响周边的环境。

    吴红贵道:“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嚣张了,意思是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胡茵茹道:“吴科长是不是可以重新做一遍检测?”

    吴红贵示意身边助手把罚款通知书放在胡茵茹的办公桌上。

    胡茵茹并没有看那张罚款通知书,微笑道:“吴科长,这件事还有的商量吗?”

    吴红贵望着胡茵茹动人的俏脸,咽了口唾沫,他向两旁看了看,跟他过来的几个工作人员会意退了出去。

    赵新红退了出去,张扬仍然站在那里,胡茵茹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张扬也退出去。

    张大官人对吴红贵厌恶到了极点,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仍然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倒要看看这狗日的想干什么?

    

    月底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目标就是你!(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只癞蛤蟆!(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