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二十三章重重迷雾(一万字)

    “张扬,你不要冲动!”

    张扬低声道:“这件事原本就是我把你拽进来的。过去我考虑的不周全,没想到他们是想借用顾书记的影响力。”

    顾佳彤柔声道:“其实当初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你放心吧,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顾佳彤和张扬说完话之后,考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给父亲打个电话。

    顾允知正在书房静坐,早在江城蔷薇河大桥坍塌一个小时后,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顾允知何其的老道,他马上就想到了女儿是江城三环路工程的承包商之一,马上就考虑到顾佳彤所应当承担的责任问题,但顾允知并没有去表现出特别的关注,他知道一场风雨即将到来,这种时候,他所需要做得就是等待和准备。

    顾佳彤怯生生叫了一声爸爸。

    顾允知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异样,平静道:“还在北京啊!明健和养养都还好吗?”

    “还好,明健被我派去新加坡考察了,养养学习顺利,已经适应了集体生活。”顾佳彤有些奇怪,从父亲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责怪的成分,难道他还不知道江城发生的这件事?可顾佳彤马上就想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父亲身为平海省委书记,江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下面的人没理由不向他汇报,更何况这件事和自己有着密切的联系。父亲之所以不主动提起,也许是不想给她压力,也许是要给她一个主动坦诚的机会。顾佳彤低声道:“爸!江城三环路工程出事了,刚刚通车的蔷薇河大桥发生坍塌!”

    “哦!”顾允知的声音依然波澜不惊,他轻声道:“我知道了,谁通知你的?是不是有人让你回去处理这件事?”

    顾佳彤道:“没有人通知我!”

    顾允知道:“你北京的事情还没有忙完,江城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事情总会有结果的!”

    顾佳彤心中忽然感到一酸,她差点就掉下泪来,父亲无疑对这件事了解的比她要多的多,他应该做好了应对的准备。顾佳彤很难过,她因为自己给父亲带来了麻烦而感到内疚:“对不起,爸!”

    顾允知笑了起来:“傻丫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出了事情,咱们也不要怕事!再说了,事情会追究到个人,该你承担的责任,我不会让你推卸,可不该你承担的责任,谁也别想赖到我女儿的身上!”

    顾佳彤眼里噙着热泪,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允知轻声道:“佳彤,放宽心,天塌下来。还有爸爸!”

    “爸”

    

    省常委会临近结束的时候,代省长宋怀明才提起了昨天发生的江城蔷薇河大桥塌陷事故,目前三名伤者已经全部脱离了危险,死亡一人,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刚刚通车三天的大桥出现了这样事故,已经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宋怀明道:“调查的最终结果虽然没有出来,可是有一点我可以断定,江城的相关领导人没有起到很好的监督作用,否则不会发生这起事件。”

    顾允知没有说话,他静静望着宋怀明,等待着他的下文。

    宋怀明道:“我来平海的时间不长,可是这江城的麻烦事却层出不穷,我不禁想问问,江城的这些领导究竟有没有去做事?改革是好事,修路是好事,可为什么这些好事到他们执行起来,就会变成坏事?”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道:“宋省长,这件事目前还没有结果,用不着专门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吧?工程质量还是设计问题,到最后自然有相关部门进行鉴定。等有了结果再说。”

    宋怀明道:“季廷同志误会了,我所说的是关于江城干部素质和能力的问题,而不是追究这件工程的责任,如果工程质量有问题,那么当初他们在进行工程招标时,他们的审核标准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通过了施工单位的承包申请?”宋怀明的这句话说得已经相当不客气,几乎所有人都听出来,宋怀明正在指向顾允知。

    省委书记顾允知轻轻咳嗽了一声,把所有常委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顾允知道:“平海不止江城一个城市,我们的议题也不能总是围绕着江城进行,这件事就交给季廷同志重点关注吧,散会!”

    宋怀明愣了愣,他没想到顾允知对江城塌桥事件竟然会采取这样的态度,宋怀明认为,顾允知之所以不愿将这件事扩大化,是因为他女儿顾佳彤就是江城三环路工程的承包商之一,在这一问题上,顾允知明显存有私心。宋怀明本想借此强调建筑工程的安全问题,可顾允知一句话就将他之前的铺垫全部打乱,把这件事教给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赵季廷。

    常会会散会之后,顾允知向宋怀明招了招手:“怀明!”

    宋怀明知道顾书记想和自己单独交流了,他来到顾允知身边,顾允知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宋怀明笑着摇了摇头,心中雪亮,你这么做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的女儿顾佳彤是江城三环路承包商之一,不过这种话是不能直截了当的指出来的。

    顾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江城的负面因素实在太多了。我们也不能只看到江城那帮干部的缺点。”

    宋怀明道:“顾书记,我认为这是他们整个管理层的认识存在问题,需要好好整顿一下了。”

    顾允知笑道:“整顿?这一年多的时间,江城发生了多少事?从黎国正贪污倒台开始,这江城就没有素净过,怀明,江城是座老城,也是我们平海的第二大城市,改革开放也要因地制宜,对于这种老工业基地,不可以一味的下猛药,否则只会事与愿违。”

    宋怀明听出顾允知在偷换概念,他想说的是江城昨天发生的桥梁坍塌事件,可顾书记却把他引到了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上,宋怀明暗自苦笑,看来顾书记也是有私心的。

    宋怀明早就已经看出,所有常委都在回避这个问题,他将这个问题提出来,其用意也并非是指向顾佳彤,而是要试探一下顾允知的态度。从顾允知刚才的表现来看,顾书记显然不想把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宋怀明也没有去掠虎须的打算,但是对于这件事的处理。他仍然不会轻易算了,任何事情都要有严格的制度,法律如此,建筑安全也是如此,出了事情,必须要找到原因,以后避免同类惨剧的发生。宋怀明道:“顾书记,我刚才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借着这件事,给全省的安全生产,施工质量提个醒!”

    顾允知没有说话。他知道宋怀明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这一点和他有着惊人的类似,他们都属于那种想拍板定案的领军人物,不会因为别人的影响而轻易改变自己的观点,所以两人之间难免会产生矛盾,而他们也都在尽量避免彼此间摩擦的发生。顾允知道:“的确有必要,等这件事的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在坐一起好好的谈谈!”

    宋怀明点了点头,这是向顾允知的让步。

    桥梁塌陷的原因已经初步浮出水面,经过省设计院的相关专家鉴定,桥梁的设计本身就存在着严重的缺陷,而桥梁在施工过程中也存在偷工减料的问题,问题部分全都处在天翔建筑公司的承包范围内,陶伟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在知道这个结果之后,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长舒了一口气,设计存在问题,问题就可以追究到设计院的头上,至于天翔公司负责的施工范围,这是陶伟的责任,也就是说三环路工程的承包人方文南和顾佳彤不会承担主要的责任,自从苏小红给洪伟基打过那个电话,洪伟基的内心无疑是忐忑不安的,如果这次的主要责任落在了方文南的头上,那么苏小红真的有可能翻脸不认人,将他们之间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

    洪伟基对苏小红这个女人越来越感到警惕,他过去只是迷恋苏小红的,却从没有关注过她的想法,认为这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玩物罢了,可想不到苏小红越来越表现出她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对洪伟基而言就是一种危险性,他意识到苏小红不甘心被他白白玩弄,现在开始向他索取回报了。

    不但苏小红,连方文南也让洪伟基一场不安,方文南新近遭遇了一系列的倒霉事,甚至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儿子,人在遭受这样的打击之后,任何事都不会顾忌。好在方文南从出事到现在一直都保持沉默,并没有胡说什么。

    根据市委常委的紧急磋商,交通局局长顾鑫是必须要拿下的,建筑设计院的相关责任人要出来负责,工程质量方面天翔的陶伟会承担主要责任,方文南承担连带责任,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方文南有些冤枉,他是三环路的承包人,可桥梁工程是分包出去的,而且之前经由市政府通过,可既然出事了,方文南这个总承包人也无法逃脱责任。他所面临的,将是一大笔罚款。

    方文南走出检察院的大门,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的街道,自从儿子死后,他强迫自己认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梦,可内心的疼痛却是真实存在的,方文南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林肯车,可是他并没有上车,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司机开着那辆林肯车缓缓跟在他的身后。

    方文南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将会怎么样,他听到警笛声,停下脚步,张扬开着一辆警车在他的身边停下,低声道:“方总!”

    方文南点点头:“找我有事?”

    张扬示意他上车:“上车再说!”

    方文南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张扬启动汽车向前方驶去:“我刚从市政府过来,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

    方文南摸索着去找烟,张扬从手套箱内掏出一包软中华扔给他。

    方文南抽出香烟点上:“送我去公司!”

    张扬看了一眼反光镜,方文南的林肯车仍然跟在后面,他低声道:“市里针对这次桥梁塌陷事件,会对你进行罚款。”

    方文南淡然笑了笑,仿佛这件事根本和他无关:“他们想罚多少就罚多少,我不在乎!”

    张扬能够了解方文南此刻落寞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顾佳彤让我转告你,无论多少罚款,她都会承担一半。”

    “没必要!我出了事,何必要把更多的人连累进来!”

    方文南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我厌了,等到三环路工程竣工,我就会离开江城,罚款的事情不用任何人操心,我打算把鱼米之乡转卖了,餐饮业我已经没兴趣了。”

    张扬深表同情的看着方文南,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会尽量帮你争取,看看能不能减轻一些责任。”

    方文南示意张扬停车,然后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我是一个灾星,如果要倒霉,就让我一个人倒霉下去吧,替我谢谢顾小姐的好心,这件事我知道该怎样做,她的股份,我会退给她,我现在才看出,三环路根本就是一条不归路,让我一个人走下去吧!”说完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上了后面的林肯车,一会儿就消失在远方的街角。

    

    胡茵茹听张扬说完方文南的事情,也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张扬感叹道:“方文南也够倒霉的,最近接二连三的厄运全都找上了他,先是儿子吸毒,然后酒店失火,现在不但儿子死了,连三环路工程又出了事故,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胡茵茹轻声叹了一口气:“一定有人在针对他!”

    张扬道:“要是让我挖出来这个人,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想起顾佳彤的事情,低声道:“方文南打算把佳彤姐在三环路的投资全部退还!”

    胡茵茹道:“方文南很聪明,这个人很坚强,他并没有因为悲痛而丧失理智,从这件世上就能够看出,他很清醒,想让这件事对他的影响最小化,就要把顾佳彤的责任撇清。”

    胡茵茹这么一说,张扬也想明白了,难怪方文南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也考虑到顾佳彤身后的背景,如果把顾佳彤牵连进来,事情只会越弄越糟,十有会得罪顾佳彤的父亲,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公平的来说,顾佳彤在桥梁坍塌的事故中并没有任何的责任,当初方文南选择和她联手竞标,是因为看中了顾佳彤的背景,竞标的运作和工程的建设,顾佳彤并没有作过多插手,方文南退还顾佳彤的投资的确是明智的决定。

    张扬道:“茵茹,最近这一连串的事件好像有些不同寻常,田局、方文南、李长宇这些人跟我都有些关系,而他们在这段时间内不约而同的遇到了倒霉事,你说这其中是不是有着某种关联?”

    胡茵茹秀眉微颦:“你怀疑这些事都是针对你的?”

    张扬展开臂膀将胡茵茹揽入怀中,手指在她柔滑的长发上打着卷儿:“方海涛出事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些害怕,这种感觉是我过去从未有过的,我马上给佳彤姐打了一个电话,听到她的声音,确信她平安,我这才放下心来,那天我打了好多电话。”

    胡茵茹点了点头,她知道,因为张扬也给她打了一个,她的手臂轻轻抚摸着张扬的胸口:“你到底想到了什么?说出来,我帮你分析一下。”

    张扬道:“我想到了一个人,一句话!”

    胡茵茹抱紧了张扬。

    张扬道:“有人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其实死亡不是最可怕的结局,真正可怕的是一点点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

    胡茵茹没来由打了一个冷颤,即使是从张扬的口中复述出来,她仍然感到一阵不寒而栗:“谁这样说?”

    “许嘉勇!”

    胡茵茹并不知道张扬和许嘉勇之间的深仇大恨,她小声道:“他为什么要对你这样说?他很恨你吗?”

    张扬点了点头,这才将自己之前去静安寻找许常德犯罪证据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说到他在省委大院门口被炸飞,担心的胡茵茹掩住了嘴唇,张扬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直到今天方才向胡茵茹说起,胡茵茹越听越是心惊,想不到这件事的背后竟然藏着这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许常德虽然不是被张扬所杀,可是他的死,无疑是在重压之下而导致的结果,许嘉勇如果知道这背后的一切,将张扬视为杀父仇人也很有可能。

    张扬道:“我知道他恨我,可是他一直都掩饰的很好,现在我仔细想想,他选择江城投资,选择和乔梦媛订婚,一切好像都是有预谋的。”

    胡茵茹道:“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江城开发区,以他的条件和实力,本应该去更合适的地方去发展,张扬!你这么一说,他真的很可能是冲着你来的,如果他知道了那件事,说不定他就会把你当成他的杀父仇人!”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我想来想去,我的仇人不少,可是说出那句话的人却只有他一个,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他策划的,这个人还真不简单!”

    胡茵茹低声道:“何止不简单,简直太可怕了,他现在是乔梦媛的未婚夫,乔家的实力谁不知道!”

    张扬冷笑道:“惹火了我,我一样把他给灭了!”可张扬心中明白,他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至少在眼前,没有任何一个证据可以表明这些事和许嘉勇有关。

    胡茵茹冷静分析道:“无论这些事究竟是不是他做的,有一点我可以断定,许嘉勇对你绝对没有任何的善意,以后一定要对他多多提防。”

    “我不怕他,我怕的是他会用卑鄙手段对付我的身边人!”

    “你没有证据!你对付他就等于和乔家为敌!”

    张扬不屑笑道:“为敌就为敌,不要让我找到证据,如果让我证明这些事和他有关,就是乔老我也不会给面子!”

    胡茵茹摇晃了一下他的手臂,意在提醒张扬,有些事可以想想,可以说说,但是千万不能做的,乔家的势力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如果张扬还想在官场中继续走下去,他就不能选择和乔家公然对立。

    张扬道:“我一定会把幕后真凶给揪出来!”

    

    许嘉勇和市委书记洪伟基的这次会面很愉快,自从父亲许常德死后,许嘉勇还是第一次和洪伟基见面,他心中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和乔梦媛订婚,拥有了乔家作为靠山,洪伟基是不敢这样高调的和自己见面的,毕竟他父亲许常德的事情对政坛上人来说都是一件极其敏感的事情。

    洪伟基微笑道:“嘉勇,我记得上次见你还是六年前!”

    “洪叔叔好记性,那一年,您和我爸爸同在中央党校学习,我从美国回来,在北京和你们见面!”

    洪伟基微笑点头,颇为感慨道:“一切恍如昨日,光阴如梭,转眼之间已经物似人非!”他这句话是针对许常德的去世而言,身为江城市委书记,对许常德的事情他十分的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许嘉勇现在靠上了许家,洪伟基是不会提起这段旧情的。

    许嘉勇道:“我爸爸生前一直把您当成他的知己好友!”

    洪伟基感叹道:“你爸爸英年早逝,真是让人惋惜!不过,还好有你,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还要靠洪叔叔多多关照!”许嘉勇表现的很谦虚。

    洪伟基道:“嘉勇,你在开发区投资的进展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几笔投资已经基本到位,基础建设也在进行之中,相关的生产许可证和批文我也拿到手里,明年上半年第一批产品就可以面世了。”

    洪伟基道:“你们的计划书我看过,汇通将来,要打造亚洲最大的计算机组装生产基地!”

    许嘉勇笑道:“不仅仅是全亚洲,最终的目的是打造为全世界最大的组装机生产地,根据我们团队的商业调查,未来的时代将会是计算机高速发展的时代,在未来十年二十年内,个人计算机将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掌控住先机,就等于掌控住了经济的脉搏。”

    洪伟基笑道:“你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确不同,想到什么就敢放手去做,好!改革开放就需要你们这种敢想敢做的精神!你放心,只要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给予你最大的帮助!”

    “谢谢洪叔叔!”

    洪伟基话锋一转:“听说你和乔小姐订婚了,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别忘了我这个当叔叔的。”

    许嘉勇笑道:“早呢,怎么也要等到事业稳定之后,而且梦媛的母亲对我有些成见,我总得做出一些成绩,让她改变对我的看法。”

    洪伟基道:“儿女的事情做父母的是管不了的。”

    许嘉勇道:“梦媛的爷爷和爸爸倒是很开明,这些事慢慢再说吧!”

    洪伟基关切道:“乔老的身体怎么样?”

    “好的很,我前些日子和梦媛专程去北京探望他老人家,老人家八十多岁了,可仍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

    洪伟基笑道:“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乔老了,月底有个会议,我想顺便去探望他老人家一下。”

    许嘉勇听出来了,洪伟基的这句话其实是想通过他来安排和乔老见面,乔老的脾气多数人都是知道的,自从他隐退之后,除非是他的老部下和老朋友,其他人一概不见,洪伟基并非是乔老提拔的干部,过去和乔老也没有什么关系,他想和乔老见面是很突兀的,如果就这样去拜访,乔老肯定不会见他。

    许嘉勇愉快的点了点头:“我会让梦媛安排洪叔叔和乔老见面!”

    洪伟基内心感到高兴之余又难免有一些尴尬,这个许嘉勇毕竟是太年轻了,我怎么都是江城市委书记,就算你听出来我在求你,也别当面点出来,任何事情点明了反倒不好。

    许嘉勇也看出了洪伟基脸上微妙的尴尬,他出身于官宦之家,从小在父亲的身边耳濡目染,对某些官员的心理十分的了解,你想攀龙附凤,还想要脸面,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好事给你。

    许嘉勇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和洪伟基闲聊天,他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洪叔叔,我听说方文南要转让鱼米之乡,我想把这家店盘下来!”

    洪伟基心中微微一怔,许嘉勇投资开发区他是知道的,可他什么时候对餐饮也有了兴趣,洪伟基道:“你还要进军饮食业?”

    许嘉勇笑道:“不是我,是梦媛,她已经拿下了帝豪盛世,鱼米之乡也是方文南的产业,他现在生意遇到了困难,急需资金周转,我们可以给他钱。”

    洪伟基内心有些诧异,他觉着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生意上的事情,许嘉勇又何必劳动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他低声道:“价钱谈不拢吗?”

    许嘉勇道:“并非是价钱的问题,价钱好商量,我们也不是故意要压低价格,而是方文南不愿意把鱼米之乡转让给我们!我只能求洪叔叔出面了!”

    洪伟基点了点头,他认为自己在方文南面前应该有这个面子,他一口应承下来。

    洪伟基并没有想到,当他向方文南提出这件事的时候,被方文南一口拒绝了,方文南直截了当的告诉洪伟基,鱼米之乡已经转让给水上人家了,而且其中一大部分股份属于顾佳彤,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无法改变。

    把鱼米之乡转让给顾佳彤的主意是张扬出的,自从他和胡茵茹分析之后,他越发的认定这一系列的事件很可能和许嘉勇有关。方文南提出转让鱼米之乡,退还顾佳彤投资款的时候,张扬想到了这个办法,与其低价转卖,不如将鱼米之乡估值之后让给顾佳彤,顾佳彤对餐饮业并不熟悉,可张扬想起了水上人家的彭军祥,他一直都想在江城开设分店,让他过来接手管理鱼米之乡,并投入部分资金,这样一来一举三得,既解决了方文南迫切用钱的问题,也成功将顾佳彤从三环路工程中抽身出来,又兑现了当初向彭军祥的承诺。当然最重要的是,张扬听说乔梦媛想要接手鱼米之乡,她接手就等于许嘉勇接手,张扬当然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

    张扬这件事做得很高调,他不怕别人知道自己插手鱼米之乡的事情。

    现在的方文南虽然处于困境之中,可是他的底气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足,面对洪伟基的要求他一口拒绝之后,还把张扬已经插手鱼米之乡的事情告诉了洪伟基。

    洪伟基颇为无奈,如实将情况转告给了许嘉勇。

    

    于是就有了乔梦媛亲自前来企改办拜访张大官人的一幕,乔梦媛是和表妹时维一起过来的,姐妹俩的风格完全不同,乔梦媛身穿灰色套装,头发挽起一个荷花般的发髻,带着黑色宽边眼睛,她的肤色很白,配上一身的名牌服装,气质高贵而舒雅。时维的头发剪得更短,肤色还是降的小麦色,随随便便穿着白色小背心,一条牛仔裤烂了好几个破洞,她性格外向,甚至有些男孩气,一进门就嚷嚷起来了:“张扬!想不到你是个小官呢!”

    张扬听着就有些不入耳,可转念一想,这两姐妹什么人,人家老乔家随便找出一个当官的就比自己级别高,现在自己只不过是个副处级干部,在人家眼里,的确是个芝麻大点的小官。张大官人满脸堆笑的把两姐妹迎了进来,乔梦媛看了看张扬的办公环境,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时维坐不住,来到张扬对面,双手撑着桌面,上下打量着他。

    张扬被她看得有些发毛:“我说,时小姐,咱不带这么看人的,有事说事,你先坐下,我给你上茶!”

    时维笑了起来,她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你在北京把我小表哥给打了!”她说的是张扬在紫金阁痛打乔鹏飞的事情。

    张扬没想到她上门首先说起的是这件事,微微错愕了一下。

    乔梦媛笑道:“小维,你别胡说八道!”

    时维道:“我可没胡说八道,我那小表哥可是八卦门的一流高手,张扬,看不出啊,你挺厉害的!”

    乔梦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张扬,这丫头疯惯了,你别理她!”

    张扬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他吗?他骚扰我女朋友,你帮我转告他,下次见了面,我还得揍他!”

    乔梦媛内心一怔,张扬打乔鹏飞第一次的时候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背景,可现在还敢说这句话就需要相当的勇气了。乔梦媛的头脑极其聪明,从张扬的话锋中已经听出他的暗示,张扬是在告诉她们,他并不怕他们乔家。

    乔梦媛淡然一笑,双手交叉在一起,右手中指上的粉色钻戒璀璨生光。这吸引了张扬的注意力,张扬笑道:“忘了恭喜乔小姐!”

    乔梦媛笑道:“我这次来有事想和你商量!”

    张扬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两听饮料,递给乔梦媛和时维。

    乔梦媛说了声谢谢,继续道:“我想接下鱼米之乡,所以想张主任给我帮忙!”

    张扬笑道:“乔小姐好像找错了地方,我这里是企改办,酒店转让的事情我管不着!”

    乔梦媛道:“我做事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听说方文南和你的关系很好,鱼米之乡也是他听从你的建议之后转让给了水上人家,你在其中起到了相当大的助力!”

    张扬笑了起来:“这件事我爱莫能助,我已经答应了人家,而且话已经说了出去,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

    乔梦媛轻声道:“张主任在江城的影响力真是很大!”

    张扬笑道:“乔小姐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一小小的副处,谁把我当回事啊!我能有什么影响力?”

    乔梦媛从张扬的目光中已经意识到他的态度很坚决,绝不会轻易改变他的决定,乔梦媛放弃了说服他的打算,淡然笑道:“既然张主任不愿帮忙,这件事就算了!”她站起身来。

    时维跟着站起身来,她瞪了张扬一眼道:“还说是朋友,找你办件事这么难!”

    张扬乐呵呵道:“这事儿真不归我管,也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一个国家干部,哪能插手人家的生意啊?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方文南那里!”

    张扬将乔梦媛和时维姐妹俩送到了电梯处,乔梦媛临走之前,向他提出邀请道:“张主任如果有空,后天一起去野餐吧!”

    张扬愉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时维道:“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姐妹俩走入电梯,时维忍不住道:“表姐,你不是说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拿下鱼米之乡吗?”

    乔梦媛小声道:“我从不强人所难!”

    时维不屑道:“我还真不信了,我们想要拿下的地方,谁敢不给这个面子!”

    乔梦媛轻声道:“张扬只是牵线搭桥,水上人家也没有这个实力拿下鱼米之乡,真正的后台老板是顾佳彤,平海省委书记是她的父亲,我们没必要为了一家酒店和她发生冲突。”

    两人来到停车场,许嘉勇开着刚买的奔驰停在两人身边,两姐妹上了车。许嘉勇缓缓开出大门,低声道:“怎么样?”

    乔梦媛摇了摇头。

    时维抢着说道:“张扬不愿帮忙!”

    许嘉勇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很冷淡的笑了笑。

    乔梦媛小声道:“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他会拒绝我?”

    许嘉勇摇了摇头道:“我以为他会给你这个面子,我知道他很张狂,可是没想到他张狂到这种地步。”

    时维有些诧异的看着许嘉勇,她本以为许嘉勇和张扬是朋友,看来男人之间真的很复杂,表面上看上去一团和气,却想不到都是口蜜腹剑,表里不一。

    许嘉勇道:“我敢断定,他拿下鱼米之乡就是为了跟我们唱对台戏!”

    乔梦媛黑长的睫毛垂落了下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许嘉勇对张扬的仇恨,杀父之仇,许嘉勇表面上虽然不说,可是他的内心无时无刻不被这种仇恨折磨着,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乔梦媛内心中产生了一丝犹豫,也许是时候跟他好好的谈谈了!

    

    今天改变榜单规则,从眼前来看,比过去更加公平了,有利于新书新人出头,月票榜也会变得更加公平,章鱼倍感欣慰,高呼月票支持,本月月票榜前十目标不变,手头有月票的兄弟姐妹,请多多支持,我们已经跑入了下半程,争取在月票榜上取得一个好成绩!ps.推荐票同样重要!

上一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软硬兼施(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时运不济(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