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二十章想干副市长(一万字)

    推荐暧昧艳情派高手浮沉巨巨新作《夺宋》http:///Book/1609552.aspx

    http:///Book/1609552.aspx。

    

    

    汪东来不认识张扬,可看到自己的两名手下被人家轻松放倒在地,马上就意识到此人来者不善。他是个混迹社会多年的老油条,微笑道:“这位先生是谁?怎么这么大火气?”

    何卓成恶狠狠瞪了一眼张扬,看到女儿起身想要厉害,伸手去拉女儿,却被何歆颜用力甩开,张扬来到何歆颜身边,笑眯眯道:“丫头,谁要三十万啊?”

    何歆颜指了指那份合同:“我爸从他那里拿了十五万,让我跟星华娱乐城签三年约,如果不签,就要退给他三十万?”

    张扬拿起那份合同:“有这么回事儿?”

    汪东来微笑点头道:“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他并不担心,东吴大酒店是他的产业,这边的事情很快就会惊动他的手下。

    张扬抓起那份合同,一下就扯成了两半,扔在了汪东来身上:“你给我听着,这是我女朋友,她的一切事情都由我负责,想签约,先过了我这关!”

    何卓成愤愤然嚷道:“你谁啊你?歆颜是我女儿!”

    何歆颜淡然道:“以后不会是了!”她挽起张扬的手臂。两人并肩向门外走去,何卓成想追,却被汪东来伸手挡住,汪东来用力抽了两口雪茄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实在太多了!”

    张扬带着何歆颜走出东吴大酒店门口的时候,发现二十多名保安已经赶到了门前停车场,这帮保安都是些社会混混,全都是汪东来聘来的打手,只不过多披了身制服而已。张扬笑了起来,他第一眼就看出汪东来不是什么良善角色,想不到还真让他看准了。

    他轻轻拍了拍何歆颜的纤腰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帮你把这帮垃圾清理干净!”

    何歆颜温婉笑道:“出手别太重啊!千万别伤了人家性命!”

    “放心,我有分寸!”

    张大官人缓步走了过去,这二十人的手中全都拿着警棍,看起来倒也算得上训练有素。张扬向周围看了看,一把将一旁的遮阳伞给拔了出来。

    此时那二十名保安挥舞着警棍,向张扬冲了上来,张大官人以遮阳伞为盾牌,挡住了他们第一波暴风骤雨的棍棒攻击,然后合上遮阳伞,以伞为枪,一式神龙摆尾,连续击中七八名保安的身体,将他们打到在地,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更何况经张扬施展出来,遮阳伞顿时变成了无坚不摧的大杀器。但见张扬将遮阳伞挥舞得宛如蛟龙入海,现场乒乒乓乓,惨叫声此起彼伏,顷刻间二十名训练有素的保安被张扬全部击倒在地。张大官人用力一抖,遮阳伞的伞面飞了出去,手中只剩下一根棍棒,他转向东吴大酒店,猛然将手中棍棒全力投掷出去,那棍棒宛如劲弩激射而出,正中东吴大酒店招牌的中间,从大字的下面插了进去,穿透招牌深深透入墙壁之中,棍梢犹自嗡嗡抖个不停。

    何歆颜笑盈盈走了过来,目光只看着张扬一个人,挽住他的手臂,在他脸上轻吻了一记:“你好棒!”

    张大官人骄傲一笑。

    汪东来和何卓成亲眼目睹了张扬一打二十的精彩场面,两人都愣了,何卓成有点后怕,想想自己昨天还带两个人去威胁张扬呢,人家那是给自己面子,如果不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肯定要打得自己满地找牙。

    两人正处在震惊之时,张扬和何歆颜去而复返,何歆颜一言不发,缓步来到汪东来面前,倏然从身后扬起了一个破瓶,干脆利落的砸在汪东来的脑门上,汪东来被砸得头脑发懵,一缕咸咸涩涩的东西流淌到了他的唇边,何歆颜冷冷道:“别再惹我!”

    

    暴力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可是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暴制暴往往是不能够的,张扬知道汪东来不会善罢甘休,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常颂,虽然关系上他和秦清更亲密,可考虑到秦清在岚山不久,方方面面的关系未必能够摆平,张扬还是选择了常颂,一来常颂欠他人情,二来常颂这个人嫉恶如仇,果不其然,常颂听说这件事之后,大为光火,他马上责令岚山公安局局长庞忠良去摆平这件事。

    庞忠良是常颂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对老板的命令哪敢不听,他和汪东来的关系不错,可这种关系跟常颂相比,谁亲谁近,想都不用想,星华娱乐城的问题很多。只要想抓毛病,随便就是一箩筐,庞忠良出动了两个中队,虚张声势,只说是治安检查,警察上门,星华当晚的生意自然门庭冷落。

    汪东来正在打听张扬的底细,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张扬走后,气得他当即就给了何卓成两个耳刮子,然后威胁何卓成马上退还他三十万。想不到晚上的时候星华娱乐城就出事了,娱乐城关一天门,汪东来就损失一天的收入,他顿时急了,电话达到了庞忠良那里,汪东来苦笑道:“庞局,兄弟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用得着你们公安局来我门口站岗吗?”

    庞忠良微笑道:“东来啊,我们只是协助维持治安,每个娱乐场所都要检查,而且也给你们准备了!”

    汪东来叫苦不迭道:“你们三四辆警车在星华门口一停,那还有顾客上门啊!”

    “常市长让我们整顿,我得听市长的!”

    汪东来毕竟是一个湖,他觉察到庞忠良今天的语气不对。低声下气的求教道:“庞局,我没得罪常市长啊!”

    庞忠良心中暗笑,你他有那个资格吗?不过看到汪东来现在也实在可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你最好去打听打听,今天砸你东吴大酒店的张扬,他是什么人物!”

    汪东来明白了,敢情倒霉事接二连三上门都是因为张扬的缘故,他苦苦哀求道:“庞局,您跟我说吧!”

    庞忠良叹了口气道:“他是江城企改办副主任,平海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咱们常市长跟他关系也非同一般,我说你是不是犯贱啊?什么人你不好惹,你惹他干吗?”

    汪东来一听,顿时心凉了半截,麻痹的,看这小子跟个流氓似的,谁知道他这么大来头啊?要是知道他有这么深的背景,打死我也不敢惹他啊?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惹他,他惹得是何歆颜,可何歆颜显然是张扬的女人,事情并不复杂,可他的确是有眼不识泰山,汪东来开始害怕了,他低声求教道:“庞局,你说我该怎么办?”

    庞忠良道:“斗不过人家就别逞能,我告诉你,反正常市长不松口,我就每天派警车去你门口帮助整顿治安,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庞忠良就挂上了电话。

    汪东来悔得连死了的心都有,他想来想去,这件事还得去找何卓成,不是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吗?事情是何卓成给他惹出来的,就得让何卓成帮他解决。

    何歆颜的舞蹈获得了全场一致的喝彩,跳完舞之后,何歆颜去化妆间卸妆,她和张扬约好了,完成演出后,两人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饭。

    卸妆的时候,晚会导演走了过来,神神秘秘道:“小何,你卸妆后跟我去一下,有位领导要接见你!”

    何歆颜扬了扬秀眉道:“没兴趣,我家里还有事!”

    “这位领导很重要!”

    何歆颜有些不耐烦了,将发饰扔在化妆台上:“他重不重要关我屁事?我就是一跳舞的,又不是卖笑的。他爱见谁见谁,告诉他,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何歆颜起身向外面走去。

    导演急得跟在后面,何歆颜停下脚步,怒视那导演道:“你再跟着我,小心我抽你啊!我是秦清请来的,我又不是你们的签约演员,你没权利安排我的生活!”

    何歆颜离开后门向停车场走去的时候,却看到她的父亲何卓成在那里等着,何歆颜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父亲,绕到一边继续向前走去。

    何卓成陪着笑脸追了过去:“女儿啊!”

    何歆颜怒道:“你烦不烦啊!是不是非要我登报跟你脱离父女关系?”

    何卓成慌忙摇了摇头道:“千万不要啊!父女亲情,血脉相连,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算我求求你了,你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你还像过去那样对我好不好?你不管我,你别理我多好!”

    “你是我女儿,我怎么能不管你呢?”

    何歆颜不禁冷笑道:“这句话你怎么不去对我奶奶说?当年你把我扔给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歆颜,我也是没办法啊,我跟你妈离了婚,我一个男人怎么带你啊,我怕你跟着我受苦”

    “得了,你少在这儿说谎了,你说了我也不信!”何歆颜对父亲已经彻底死心了。

    何卓成笑道:“女儿,张扬是不是很有权势啊?”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顿时警惕了起来:“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你们俩谈恋爱,他就是我未来的女婿,做父亲的关心一下女儿的男朋友也不行啊?”

    “少来,我跟他没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此时张扬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等得不耐烦所以迎了过来,想不到又看到何卓成纠缠女儿的场面,张扬不由得有些动怒了,这何卓成真是一个贱人,天下间还有这种当父亲的。

    何卓成竟然朝他笑了笑,主动跟他打了一个招呼:“张扬来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个笑脸人还是何歆颜她爸,张扬没理会他,不过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他向何歆颜道:“咱们走吧!”

    何卓成道:“张扬,汪总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有机会的话,他想请你吃饭!”

    张扬淡淡笑了起来,他明白了,一定是常颂起到了作用,汪东来吃到了苦头,所以想通过何卓成向自己示好,他向何卓成道:“欠人家的钱,你还清了没有?”

    何卓成道:“汪总不要了,我们关系很好的,别说是十五万,就是三十万也没问题!”

    张扬打心底不待见他的这副嘴脸:“汪东来那种人不是什么善类,他的钱,你最好少拿!”何歆颜不想他继续跟父亲说话,拉着张扬的臂膀向前走去。

    何卓成在身后道:“张扬,星华娱乐城的事儿”

    张扬无奈的摆了摆手:“让他以后老实点!”

    两人上了吉普车,张扬看到何歆颜美眸之中隐约闪烁着泪光,他没有说话,默默启动了汽车,开出体育场,何歆颜的俏脸一直望向窗外,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张扬停下车,轻轻扳过何歆颜的娇躯,看到她的泪水已经流满俏脸。

    “对不起”何歆颜含泪道。

    张扬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何歆颜猛然投入他的怀抱中,紧紧抱着他的身躯:“张扬,我爱你”

    张扬充满感动的抱紧了她的娇躯:“丫头,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我相信!”

    张扬从手套箱中拿出了一个礼盒,里面放着一个最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他递给何歆颜道:“你的!”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我不要,我需要的话,自己去买!”

    张扬笑道:“就是你的钱,岚山日化厂打算跟你签三年的代言合同,我帮你答应了,三年十二万!这个价钱还算公道!手机费从代言费中扣除!”

    何歆颜啐道:“十二万你就把我卖了!”

    张扬道:“我咨询过胡茵茹,她认为合约很合理,还有,她建议你开一家广告公司。”

    何歆颜道:“我可没做生意的头脑,有机会我跟茵茹姐合计合计。”

    张扬笑道:“我倒是有个想法,让她挑头开一个广告公司,以后帮你把江城制药厂、春阳猪饲料厂的合同都拿下来。”

    何歆颜笑着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越说越不像话,卖药还可以,你让我去吆喝猪饲料!”

    “只要给钱,猪饲料怎么了?你给那些小猪当代言,当个猪司令也不错!”

    何歆颜感叹道:“其实跟动物打交道要比跟人打交道简单得多。”

    他们来到水上人家的时候,彭军祥已经等待多时了,今晚是他来做东,常海天、常海龙兄弟俩都到了,蒋奇伟也来了,常海龙又把薛燕带来了,不过今晚少了常海心,她跟秦清一起去忙开发区揭牌后的庆功宴了。

    常海天带来了合同,可谓是吃饭工作两不误。

    何歆颜知道张扬已经帮她看过了合同,看都不看就在上面签了字。

    常海天笑道:“以后三年,何小姐就是我们岚山日化的一员了!”

    张扬道:“不能这么说,她现在是多家代言人,还有江城酒厂,还有春阳的旅游大使,你们岚山日化得排队等着!”

    常海天哈哈大笑道:“用不了多久,何小姐就会成为广告界的红人,我们日化厂这次打算投入一百万的广告制作费,请国内第一流的广告制作公司为何小姐量身打造,而且我们的广告会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张扬笑道:“海天兄,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着好像是歆颜占了你们的便宜似的!”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蒋奇伟道:“刚才我们看了晚会的现场直播,何小姐的舞蹈真是令人惊艳,我准备请何小姐当我们飞捷科技的代言人!”

    常海天道:“我说蒋总,您倒是会捡便宜,我们负责包装,您跟着沾光!”

    蒋奇伟笑道:“我回去就拟订合同,现在不签,以后等到何小姐红遍全中国的时候,那代言费我可掏不起!常厂长,您也别害怕,我们生产光盘的,跟你们化妆品不搭界,不存在竞争关系。”

    常海天笑着点了点头道:“何小姐,有件事我还是要事先声名一下,在你和我们厂签约的三年时间内,你不可以接同类厂商的代言广告,还有,在同等价格的前提下,我们以后拥有优先续约权!”

    何歆颜微笑道:“我明白!”

    常海龙道:“何小姐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去演艺圈发展?”

    何歆颜轻声道:“演艺圈太复杂,本身就是个是非圈!我的性格太强,不适合!”

    彭军祥安排人上菜,他消息灵通,听说了张扬白天怒砸东吴大酒店的事情,对张扬的实力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这次请张扬吃饭他也不是没有目的的,水上人家在岚山、在南锡都已经开设了分店,现在每个地方都是生意火爆,彭军祥有了进一步发展的打算,他想把分店开到江城,这必须要在当地找一个有实力的人相助,张扬无疑是最理想的。

    席间彭军祥提出想在江城开设分店的意思,张扬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还是尽量与人方便,而且他本事对彭军祥这个人的印象也不错,这厮还有一个想法,乔梦媛和许嘉勇不是把帝豪盛世给盘下来了吗?老子就在你们旁边给彭军祥找一块地方,跟你们唱对台戏,张扬总觉着许嘉勇来江城发展是针对自己的,虽然许嘉勇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明显的举动,可一想起此人,张扬就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彭军祥也是个很会做事的人,他当场表示,只要江城那边选好地方,水上人家的装修工程就交给常海龙去做,张扬暗自感叹,难怪多富豪,单单是人脉和影响力就是别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在中国做生意,必须讲究人情二字。他们这群人因为利益走到了一起,这就是一个圈子,常家兄弟和自己走在一起是因为张扬治好了他们的父亲,而张扬的背景和实力,让他们兴起了攀交的想法,蒋奇伟和张扬攀交是因为看中了张扬和秦清、常颂这些岚山市领导的关系,彭军祥和张扬交往是看中了张扬在江城的能力,何歆颜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么多的广告代言,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实力,而是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她是张扬的女人,这些广告合约实际上是在给张扬变相的送礼,利益的结合,必须要互利互惠,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之间相处的融洽。

    何歆颜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张扬送她回家的时候,何歆颜小声道:“其实他们找我拍广告,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张扬笑道:“胡说,那是你的实力!”

    何歆颜温婉笑道:“我知道你害怕伤到我的自尊心,我对别人要强,可是我对你不会,张扬,我会证明给他们看,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张扬点了点头,陪着何歆颜穿过小巷,来到她家门口,何歆颜握着张扬的大手,站在门前,柔声道:“你明天就走?”

    “江城那边好多事,我跑出来好几天了!”

    “等我拍完日化厂的广告就过去找你!”

    张扬笑着点点头,凑过去在何歆颜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丫头,回去睡吧!”

    何歆颜依依不舍的握住张扬的大手:“我很快就过去!”

    “你这么依依不舍的,让我都不想走了!”

    何歆颜看到张扬灼热的目光,芳心中几许期待,又感到有些害怕,她终于还是垂下黑长的睫毛,小声道:“我去睡了”

    “哦!”张大官人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何歆颜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或许是她父母离异留给她的阴影太大,张扬已经开始学会了去尊重别人,他不会做勉强何歆颜的事情。

    

    秦副市长结束工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她这才想起给张扬打电话。

    张扬笑道:“你在哪儿啊,我去接你!”

    “市政府招待所!”

    “我马上到!”

    秦清小声道:“你去风亭路36路站台接我。”

    张扬十分钟后就赶到了地方,秦清戴了一副平镜,她是公众人物,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上车后把眼镜拿了下来,笑道:“今天累死我了!”

    张扬爱怜的为她揉了揉肩膀:“吃饭了吗?”

    秦清笑道:“下一句是不是今天天气不错?”

    张扬道:“今晚别回去了!”

    秦清啐道:“你休想我跟你去宾馆开房!”

    张扬附在她耳边道:“要不咱俩找一个荒郊野外,四处无人的地方。”

    秦清红着脸推开他:“没正形!”

    张扬道:“你知道我是个官迷,今晚我就想升官,我想干副市长!”他的大手探入了秦清的裙内,秦清被他摸得酥软无力,柔声道:“上了你的贼船,你想怎样就怎样了”

    秦副市长高瞻远瞩,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竟然真的应验了,张扬在水上人家吃饭的时候就租了一间船屋,类似的船屋有很多,过去张扬在东江清平湖曾经体会过,想不到岚山翠云湖也有,他们在小码头乘坐快艇来到属于自己的船屋,船屋位于湖心,这里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自然不用担心别人来打扰。

    在船屋内,秦清可以放下所有的伪装,好好的满足了一下张大官人的愿望,让他尽情的干了一次副市长,不过这厮显然很不满足,干了三次副市长这才搂着秦清美美睡去。

    清晨,秦清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张扬已经不在身边,她匆匆穿上了衣服,此时感觉到被这厮折腾得腰酸腿疼,那处地方火辣辣的,她咬了咬嘴唇舒了口气,望着镜中的自己,俏脸绯红,美眸流春,哪里还是平日那个人前庄重的岚山市副市长,秦清赤着一双美足走上甲板,张扬也不在船上,她知道张扬不会抛下自己不管,举目望去,远方二百米左右的地方,张扬向她挥舞着手臂,微笑道:“我给你摸鱼吃!”

    秦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厮的精力真是迥异于常人,她盘膝坐在甲板之上,按照张扬教给她的吐纳心法静坐,平日里她工作累了的时候,常常用这种方法修习,果然十分的有效,内息运行一个循环之后,身体的疲倦一扫而光。

    睁开美眸,张扬只穿着一条游泳裤衩爬到了甲板之上,手中还拎着一物,他居然抓到了一只足有三斤重的甲鱼。

    秦清笑道:“真的很有收获!”

    张扬笑眯眯把甲鱼扔到了水桶里:“回头送给你爸,让他好好补补身体!”

    秦清轻声道:“难得你有这份孝心!”

    张扬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紧贴在自己的身体上,微笑道:“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要对他老人家好一些。”

    秦清轻声责怪道:“你差点没把我折腾死,还说对我好!”

    张扬笑道:“我上进心强,太想干副市长了!”

    秦清红着脸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想不到这个话题被这厮演绎发挥到了这种地步,谁让张扬是个实干家呢。

    时间不过是清晨五点,秦清挨着张扬的身边坐下,偎依在他的肩头,遥望着正东天空中粉色的朝霞,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位女强人,是岚山市的副市长,是平海政坛的一颗明星,可秦清的内心深处无疑也是极度渴望做一个小女人的,只有在张扬的身边她才能够感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刚开始离开江城的时候,秦清内心中无疑是痛苦的,可后来她才发现来到岚山,她所得到的要比失去的多,她虽然和张扬不能每天在一起,可是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半分,反而变得越发炽热,从她决定把自己交给张扬开始,秦清就已经意识到,他们的这段感情也许永远见不得光,可她对婚姻从没有任何的奢求,她爱张扬,但是她绝非是一个依赖别人的女性,秦清的特立独行,让她在感情上比别人更加能拿得起放得下。

    虽说如此,秦清却知道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放下张扬的,她轻声道:“我听说,宋省长已经默认你和楚嫣然的关系了。”

    张扬嗯了一声,对秦清没必要隐瞒什么。

    秦清柔声道:“嫣然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对人家!”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秦清叹了口气道:“其实她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她没有说破。一个女孩子可以为你忍受这样的委屈,可见你在她内心中是如何的重要。”

    张扬低声道:“有些时候,我觉着自己的确很混蛋,招惹了这么多的感情债。”

    秦清不无幽怨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忍得住吗?”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容易犯贱!”

    “别给自己找理由,你想在仕途上走下去,就必须学会收敛,其实必要的收敛不但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你的身边人不受伤害。”

    张扬点了点头。

    秦清道:“我留意到你和左援朝的关系很融洽啊!”

    张扬笑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他的这句话耐人寻味,让秦清怀疑他和李长宇之间出现了问题,秦清道:“你和李长宇是不是发生了不快?”

    张扬摇了摇头,他低声道:“我最近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我忽然悟到,其实李长宇和左援朝无论谁当江城市长跟我都没有关系,他们之间的竞争,我不应当插手,政治上就是这么回事,市长这个位置原本就是有能者居之,我如果插手,岂不是等于作弊?

    秦清格格笑道:“你习惯作弊了,又太喜欢惹事,我才不信你能保持中立呢!”

    “人的境界总会提高的!假如我作弊,我也给自己弄个市长干干,怎么会轮到他们?”

    秦清小声提醒他道:“顾书记对你好像有些看法,昨天我注意到了!”

    张扬不以为然道:“他这么大的干部犯不上跟我一般计较,我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秦清真的感觉到张扬最近进步了许多,看来官场的确是历练人最好的地方。此时朝阳终于从东方的云层中冒升出来,一时间金光洒遍翠云湖,清晨的景色,美不胜收。

    秦清依依不舍道:“真想留在这里再也不走了!”

    

    人活在世上,肩上的责任太多,很多事并不能随心所欲,秦清不能,张扬也不能。

    张大官人还惦记着自己官场的前程,当天中午,载着秦传良向江城而去,秦传良平时沉默寡言,跟张扬也少有交流,不过张扬哄人开心方面的确很有一套,他投其所好,跟秦传良谈论江城的古迹,谈论江城的旅游开发计划,秦传良被他激起了兴趣,一路上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人还没到江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他是请张扬吃饭的,左援朝一行,在昨天挂牌仪式之后,就返回了江城,张扬还没到,他估计自己回到江城也得六七点钟了,原本想推掉,可肖鸣坚持让他过来。

    张扬想了想,肖鸣那天就流露出想和自己攀交的意思,既然人家这么诚恳,自己也别太拒绝人家,于是点头答应了。

    回到江城,将秦传良送回住处,等他来到肖鸣请客的归云山庄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肖鸣正在院子里观看斗鸡,一旁围观的还有开发区招商办的徐莹——容貌气质都还过得去的青年女干部,开发区分局局长孟刚,现在已经调任市公安局刑警队,负责专案组的姜亮都在那里,一帮人只等着张扬了。

    张扬走入院子的时候,两只斗鸡也分出了胜负。

    肖鸣笑道:“张老弟来了,最精彩的一幕你没看见!”

    张扬笑道:“我对这玩意儿没啥兴趣!”

    孟刚向山庄老板吕兴杰道:“杀了,这两只斗鸡都杀了!”他们是专门来吃斗鸡的。

    张扬跟每个人都打了个招呼,肖鸣和张扬并肩走入前方的草庐,外面虽然是茅草屋,可里面的装修完全是现代化的,空调彩电一样不缺。

    肖鸣道:“现在别的东西都吃腻了,归云山庄的野味很有特色,所以喊你过来尝尝!”

    张扬道:“应该我请肖主任才对!”

    “咱们兄弟谁请谁不是一样。”

    旁听的姜亮暗暗称奇,想不到这两位去岚山转了一圈回来,就开始称兄道弟了,张扬的社交手腕的确很有一套。

    酒菜上来之后,肖鸣又把张扬在岚山勇斗南锡市开发区区长蔡承业的事情宣扬了一遍,在肖鸣的口中,张扬的行为是为江城争光,捍卫了江城的荣誉。大家也都是这么认为,姜亮对张扬的酒量最清楚不过,心中暗想,谁找他拼酒,纯属找虐。

    张扬谦虚道:“我也没肖主任说得这么伟大,我是看那个蔡承业太猖狂了,实在看不过眼。”

    开发区招商办主任徐莹叹了口气道:“现在这个时代,谁经济发展不如人就被人家看不去,改革开放之前,除了东江,就要数我们江城,可随着改革开放之后,平海南部城市高速发展,南锡、岚山都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排头兵,他们的经济产值已经稳居平海前列,我们江城这么大的城市反而落在了后面,人家看不起我们也是正常的。”

    肖鸣感叹道:“所以我们肩头的责任不清啊,江城的发展,要靠我们群策群力,搞好开发区,用开发区带动整个江城经济的发展。”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次我去岚山,感触很大,岚山能够从当年的一个县级市,一跃成为平海虱济收入仅次于东江的地级市,的确有着他们的长处,我们在竞争国家经济开发区这件事上败下阵来,也很正常。”

    张扬道:“岚山人能够做到的,我们江城人一样可以做到!而且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肖鸣微笑道:“江城制药厂和江城酒厂两个国企的改革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小老弟,你这个企改办主任做得出色啊!”

    张扬笑道:“副主任!”

    肖鸣乐呵呵道:“副主任也只有你一个人,你说了算,你就是主任!”

    张扬道:“以后江城的大型企业都会迁到开发区,我跟各位的交道肯定少不了。”

    肖鸣道:“相互配合才能做好工作,我们开发区也准备设立企改办,不过这要经过你的允许,以后开发区企改办也会在你的领导下工作。”

    张扬笑了起来,心中暗道:“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肖鸣这厮在打什么主意?开发区设立企改办,是不是看到我企改办的前景,他想从中分一杯羹啊?”在张扬看来,这是在分摊他的权力,肖鸣这么干,难道不怕得罪自己吗?

    外面忽然响起报警器的声音,是张扬的吉普车,没多久山庄老板吕兴杰就诚惶诚恐的走了进来:“张主任,不好意思你的车被人给砸了!”

    

    一万字更新准时奉上,咱们的月票稳扎稳打稳步攀升,每一票都是读者对章鱼努力的肯定,章鱼很欣慰,推荐票也越来越多,希望这样的势头持续延续下去,医道本月的目标是月票前十,让我们一起战斗下去!为目前前十榜单中的唯一一本都市而战,为都市的荣誉而战!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敢惹我(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软硬兼施(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