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八章顺水人情(一万字)

    张扬送常海心前往市政府。在门口和常海心道别的时候,看到一个熟人从市政府内出来,那人是飞捷公司的蒋奇伟。蒋奇伟也看到了张扬,笑着向张扬走了过来:“张主任,这么巧,你也来岚山了?”

    张扬笑道:“公事出差,观摩学习!”,蒋奇伟当初原本是胡茵茹拉到江城开发区投资的,后来因为投资项目和乔梦媛的汇通公司有所重复,所以被迫放弃了投资项目,转而来到岚山投资,他这次可谓是因祸得福,通过张扬结识了岚山副市长秦清,秦清初来岚山的时候,并不负责开发区事务,可不久以后,因为成功竞争到国家经济开发区的名额,市里通过秦清成为市委常委的提议,并让她负责开发区,蒋奇伟的投资项目也获得了大力的支持和关照。因为这一点,蒋奇伟对张扬还是十分感谢的。他盛情邀请张扬去他的公司做客。

    张扬反正也没什么事,他对蒋奇伟也颇有好感,蒋奇伟的车停在市政府对面,他开车在前面带路,引领着张扬来到江南科技大学对面的高新科技园,他公司的办事处在这里刚刚成立不久,在慧谷大厦第九层租赁了办公室。

    蒋奇伟也是海归派,公司的管理沿袭了欧美的方法,公司虽然只有十多名员工,可是管理的井井有条,办事效率很高。

    张扬跟着他来到办公室,蒋奇伟的办公室很大,有一百多平方,除了书架、沙发之外就只摆放着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象征着他即将大展宏图。

    张扬环视了一下这间办公室:“好大!你一个人不觉着空旷吗?”

    蒋奇伟请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忙着去给张扬泡茶。

    张扬道:“蒋总,这么大的公司也没配个女秘书?”

    “喔,我是个妻管严,老婆不让我请女秘书!”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蒋奇伟笑道:“开个玩笑啊!其实我认为现在并不需要秘书,很多事我都可以应付得来,助理倒是有一个,不过接待朋友好像用不上她!”

    蒋奇伟喜欢喝茶,可茶艺却是不敢恭维,好在他的茶叶不错,上好的太平猴魁。

    张扬喝了口茶,轻声道:“你的光盘工厂筹备的怎么样了?”

    “立项审批全都办完了。施工队已经开始进驻,预计明年开春厂区就可以完工,我争取半年内完成生产设备的调试安装工作,让工厂正式运作起来。”

    “效率很高啊!”

    蒋奇伟叹了口气道:“生意场上,抢占先机很重要。我听说乔梦媛的汇通公司也在抓紧时间建厂。”

    张扬道:“据我说知乔梦媛在江城开发区建厂,是因为她未婚夫许嘉勇的缘故。”

    蒋奇伟点了点头道:“开始的时候,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她会放弃云安省这么便利的条件,选择平海,选择平海北部的江城开发区建厂,后来许嘉勇才浮出水面,这个人很不简单,他在美国硅谷一家跨国公司工作过,对计算机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我听说他这次从美国游说了不少的风险投资,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张扬道:“可江城开发区毕竟是省级开发区,现在岚山开发区已经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

    蒋奇伟笑道:“这方面,可以说我是因祸得福,我入驻岚山的时候,还是以省级开发区的待遇来谈,谈成之后。开发区提升了一个级别,等于我占了一个便宜。国家级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意味着我会有更多的机会,可这并不能成为我放松的理由。国内IT行业刚刚起步,谁抢占先机,谁就争得了市场的主导权。”

    张扬对蒋奇伟说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可是既然许嘉勇和蒋奇伟都看中了这一项目,显然这一项目应该是前景广阔的。

    蒋奇伟道:“你看我,说着说着就谈起了我的生意经,不好意思啊!”

    张扬笑道:“我这次来岚山,就是为了学习观摩岚山企业改革的先进经验,顺便看看国家经济开发区的挂牌仪式!”

    蒋奇伟道:“这次挂牌仪式平海很多省领导都会过来!听说省委顾书记要亲自前来呢!”

    对这个消息张扬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国家经济开发区落户岚山,顾允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支持岚山,更是对自己多年来政治成绩的肯定。张扬道:“高层领导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这次来岚山观摩属于民间组织,主席台上没我的份儿。”

    蒋奇伟笑道:“你可不是民间组织,你是国家干部,副处级干部!平海像你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可不多见!”

    “别捧我了,我这人容易飘飘然!”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蒋奇伟道:“张主任和常市长的女儿关系不错啊!”

    张大官人马上警惕了起来:“什么意思?”

    蒋奇伟慌忙解释道:“你千万不要误会,这儿只是我的临时办公地点,工厂建成之前,我会在厂区先建办公楼,如今已经开工了,办公楼的装修我想交给金典装饰公司去做,我看过他们的工程,很不错!”他停顿了一下又道:“金典公司的老总就是常海心的哥哥常海龙。我跟他不熟,张主任可不可以帮我约他出来谈谈。”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蒋奇伟喊张扬过来不仅仅是叙旧,他看到张扬和常海心在一起,马上动了这个心思,现在都是装饰公司到处找活干,哪有主动把活送上门去的道理,张扬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蒋奇伟是利用这种方式给常海龙送礼,他主要是想跟常家攀上关系。反正装修工程交给谁做都是做,不如借着这次机会和常家增进感情。

    蒋奇伟看到张扬没有马上回答自己,又道:“张主任,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张扬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正说话的时候,常海心打来了电话,原来她大哥常海天听说张扬过来岚山,特地邀请张扬晚上一起吃饭,地方定在翠云湖新开的水上人家。张扬随口说答应了朋友,常海心问明只有一个朋友,就让他把朋友一起带过去。

    蒋奇伟一旁听着,知道张扬已经为自己安排了这件事,不由得春风拂面。

    

    张扬本想喊何歆颜一起过去。可后天就是正式演出,何歆颜还要在排演现场忙活,张扬只能作罢。

    张扬和蒋奇伟抵达水上人家的时候,常海心打车刚刚到达,今晚她换上了一袭红色长裙,腰身纤细,体型绝佳,平时张扬见惯了她庄重保守的装扮,不由得眼前一亮,自从上午发现张扬偷窥自己胸部之后,常海心对这厮的目光变得有些敏感。和蒋奇伟打了一个招呼后,前往水上人家的道路之上,轻声向张扬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张扬笑而不语,走了两步,找到机会方才低声道:“你腰真细!穿这身真好看!”

    常海心笑着抿了抿嘴唇:“恭维话我听多了!”

    此时看到常海天出现在水上人家的大门外,张扬乐呵呵走了过去,和常海天热情握手,又把身边的蒋奇伟介绍给常海天。

    来到他们所在的包间,常海龙已经坐在房间内,身边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儿,是他刚交的女朋友,岚山市三中的英语老师薛燕,常海心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未来嫂子,听完常海龙介绍,已经笑着凑过去聊天了。

    常海龙和蒋奇伟很投缘,坐下来聊了几句,就寻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常海天和张扬聊了起来,他的第一句话就问得张扬一愣:“何小姐没来啊?”

    张扬笑道:“她忙着呢,你们经济开发区那个挂牌晚会,她又是负责领舞又是编舞,忙的天昏地暗的。”

    常海天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她会和你一起过来呢。”

    张大官人越发迷惑,常海天句句不离何歆颜,这厮该不是对何歆颜有什么想法吧?

    常海天似乎意识到张扬的警惕,他笑道:“张扬,你别误会啊,我是想请何小姐当我们日化厂的广告代言人!”

    张扬这才明白常海天找何歆颜干什么?他笑道:“你直接跟她说啊,我又不是她的经纪人!”

    常海天道:“我跟她倒是提过一次,不过何小姐好像没多少兴趣!”

    常海心听到这里接口道:“你们日化厂过去不是请明星代言的吗?”

    常海天道:“现在的明星太庸俗,而且要价很高,我们最近推出的水之韵系列化妆品,就是想找一个气质清纯,不事雕琢的女孩做广告,广告代言费方面也相当可观。”

    张扬道:“海天,这件事我回头问问她,只要价钱合适,应该没什么问题。”

    常海天笑着端起酒杯道:“那就先谢谢你了!”

    张扬和常海天喝了一杯酒,常海龙道:“张扬。我也得谢谢你,谢谢你介绍蒋总给我认识,帮我联系了一笔业务!”

    张扬乐呵呵道:“有业务提成没?”

    常海龙知道他在开玩笑,笑道:“有,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免费给你设计装修怎么样?”

    张扬乐道:“我是一国家干部,必须得晚婚晚育,你这一拖就给我拖了四五年,等我结婚那会儿,说不定你已经去做更大的生意了。”

    蒋奇伟笑道:“以张主任现在的升迁速度,等结婚那会儿说不定已经是市级干部了!”

    薛燕是个矜持文静的女孩儿很少插话,常海心道:“不可能吧,从副处到正处,正处到副厅没有十多年的折腾很难完成这个跨越。”

    常海天道:“我看不用这么久,咱们秦副市长今年才二十八岁,张主任当上市长一定比秦副市长还要年轻!”

    张大官人对自己的前程还是无限看好的,他笑眯眯道:“其实当市长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厮的大言不惭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张扬道:“平海这么多县级市,混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不难吧?”这话倒是一点也没夸张。

    常海龙笑道:“县级市市长,你的要求太低了!”

    几个人在这边谈笑风生,此时房门被轻轻敲响,服务员引着一位笑容满面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也是张扬的老熟人,东江水上人家的总经理彭军祥,因为岚山水上人家刚刚开业,所以,他这段时间都在岚山经营管理,彭军祥是来向常海天敬酒的,却没有想到张扬也在这里。

    常海天本想为他们介绍,彭军祥笑道:“张处长也在这里!”

    常海天诧异道:“你们认识?”

    张扬笑道:“何止认识,老朋友了!”

    彭军祥笑着点头,他让人开了一瓶十五年的飞天茅台,张扬留意到他用得酒跟他们喝的一样,做餐饮生意也不容易,他们这桌饭表面上是常海天请客,实际上是彭军祥安排的,不过彭军祥也不是白白付出,一来攀上了常家的关系,二来常海天也将这里划为日化厂的业务定点单位。和获得的好处相比,这一桌酒席的付出实在微乎其微。

    彭军祥敬了一圈酒马上告辞离开,这种场合,他不来不好,打扰的时间太久也不好,出门的时候仍然不忘对张扬道:“张处长,今天这顿常厂长做东,明天晚上我来做东,你一定得赏光!”

    张扬笑道:“我还要在岚山呆几天呢,别急!”

    彭军祥点了点头道:“那好,反正离开岚山之前,一定得给我一个机会。”他是真心想攀交张扬,一个能让顾佳彤言听计从的年轻人,其能量绝非一般。

    常海天兄弟两人都是海量,蒋奇伟虽然酒量平平,今天因为和常海龙搭上了关系,也没有少喝,更不用说酒量原本就深不见底的张大官人了,飞天茅台喝了五瓶,还是常海心道:“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准保有人要进医院。”

    常海龙笑道:“大吉大利,你这丫头就会说扫兴的话!”

    薛燕也担心他喝多轻轻牵了牵他的衣角。

    张扬笑道:“成,差不多了,咱们找点别的节目!”

    这帮年轻人都是爱玩的性子,张扬一提议马上得到一致响应。

    常海天对上次蹦迪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他率先声明道:“蹦迪我是不去了,那地方太复杂!”

    常海心和薛燕都是女孩儿,平时很少出去玩,张扬和蒋奇伟初到贵地,对岚山的夜生活也不熟,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常海龙。

    常海龙笑道:“去黑雪听歌吧,这几天来了一个乐队挺不错的!”

    出门的时候,蒋奇伟想去结账,被常海天给拦住了。

    张扬和常海龙都是开车过来,常海心抢了张扬的钥匙,薛燕也有驾照,她负责开常海龙的奥迪,六个人两辆车直奔岚山步行街的黑雪酒吧而来。

    来到黑雪酒吧门口的时候,张扬接到了何歆颜的电话,彩排刚刚结束,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不由得有些心疼,本想去接何歆颜过来,何歆颜道:“不用,我自己打车,反正没多远。”

    常海龙在岚山的人脉很广,黑雪酒吧的装修就是他搞得,这里生意不错,因为消费档次较高,平时到这里来的非富即贵,不过岚山多富豪,越是有钱越是追求情调,黑雪酒吧正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理。

    他们走进黑雪酒吧的时候,舞台上乐队的主场正在唱英文歌曲。张大官人虽然听不懂什么歌词,可乐曲的旋律听起来很舒服。

    六个人在包厢坐了,常海龙要了瓶芝华士,蒋奇伟不胜酒力,坐下不久就觉着撑不住了,他说了一声,提前离去。

    张扬不喜欢喝洋酒,点了几瓶破。

    两个女孩儿都听得十分专注,黑暗中薛燕还悄悄握住常海龙的大手。

    张扬和常海天对饮了几杯,常海天道:“这乐队英文歌唱得真不错!”

    张大官人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道:“是不错,好听!”

    耳边传来何歆颜的笑声:“你听得懂吗?”

    张扬抬起头,发现何歆颜已经来到身边,她脸上的妆还没有来得及卸掉,身穿红色T恤,蓝色牛仔裤,T恤上还印着腾飞岚山的字样,张扬笑道:“揭我短,太不给我面子了!”

    何歆颜笑着在他身边坐下,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纤腰:“吃饭了没有?”

    何歆颜摇了摇头。

    张扬向侍者招了招手,何歆颜点了一些甜点。

    常海心不无羡慕道:“何小姐吃这么多甜点不怕发胖?”

    何歆颜笑道:“我这个人胃口好得很,而且消化功能特好,怎么吃都不怕发胖!”

    常海天恭维道:“何小姐是天生丽质!”

    何歆颜笑道:“常厂长别这么说,我就是一穷人家的孩子!”

    常海天虽然喝了酒,可仍然没有忘记正经事,他趁机把请何歆颜做广告代言的事情再次提了出来。

    何歆颜望着张扬:“我听张扬的!”这话等于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明,张扬能给她当家作主,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言自明,张扬在岚山也很少掩饰他和何歆颜的关系,其中也抱有有掩护秦清的目的,不过他对何歆颜的感情却是一点也不掺假。

    张扬笑道:“常厂长打算给多少钱呢?”

    常海天笑道:“都是自己人,酬劳方面是不会少的,我们初步打算跟何小姐签一个三年的广告合约,价钱方面好说,我会给你争取最优厚的报酬!”

    张扬道:“优厚是多少啊?”

    常海天想了想道:“不低于十万!”

    张扬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这钱赚得那么容易,他点了点头道:“那就答应呗!”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道:“听到十万块就忙不迭的把我给卖了,你可真行啊!”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又不是卖你,你对我而言是无价之宝,千金难买!”

    何歆颜被他一统肉麻之极的话说得脸红,啐道:“少瞎说八道!”

    张扬道:“我看以后你专职拍广告得了,每年接十几个代言,那不得百万以上的收入!”

    何歆颜对钱没什么太高的追求,端起破抿了一口,轻声道:“那你给我当经纪人吧!”

    张扬笑道:“我可不成,回头我找胡茵茹合计合计!”

    一群人聊得正热闹,忽然听到一个男子诧异的声音:“歆颜?”

    何歆颜听到那男子的声音,脸色突然一变,俏脸扭转过去。

    张扬抬头望去,却见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妖冶女郎从一旁经过,那男子望着何歆颜,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他向前走了一步道:“你怎么在这里?”

    何歆颜挽住张扬的手臂:“带我走,我不想见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向那男子道:“你可以走了!”

    那男子怒道:“小子,你是她什么人啊?给我滚开!”

    张扬一听就火了:“我是她男朋友!”如果不是何歆颜拉着他,他一定要把这男子给扔出去。

    那男子打量了张扬一眼:“我是她爸!”原来这男子竟然是何歆颜的父亲何卓成。

    张扬愣了,我x!幸亏没动手,要是真把这老岳父给揍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何歆颜拉着张扬想要离去。

    何卓成拦住她的去路:“歆颜,我跟你说的那件事怎么样啊?”

    何歆颜愤然道:“你烦不烦啊!我都说过不去了!”

    何卓成道:“星华娱乐城给你开这么高的价钱,这样的机会不多!”

    何歆颜懒得理会他,转身想要走,却被父亲一把抓住手臂:“我已经答应了人家,你不去,我怎么向人家交代!”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收了别人的钱,你自己去还,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一旁那女人阴阳怪气道:“她就是你女儿啊,怎么一点都不尊敬你啊!”

    何卓成怒极,伸手想打女儿一个耳光,却被张扬强有力的大手握住,张扬冷冷道:“何先生,公众场合,还是顾忌一下自己的形象。”

    何歆颜已经趁机出门了。

    张扬向常家三兄妹歉然笑了笑,慌忙追了出去。

    何歆颜一人飞快的向步行街走着,走着走着,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蹲了下去,俏脸埋在双臂之间,无声啜泣起来。

    张扬望着何歆颜,想不到这个坚强的女孩儿也有如此不幸的一面,他缓缓走了过去,陪着何歆颜蹲了下来,轻声道:“有什么委屈,我跟你分担!”

    何歆颜展臂抱住他的脖子,流满泪水的俏脸紧贴着他的面庞,张扬轻声劝慰道:“乖,不哭,他再敢惹你,我就给他点教训!”

    何歆颜破涕为笑,宛如饱含晨露绽放的一朵百合花:“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张扬!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张扬并没有想到何卓成会找上自己,清晨他刚刚起床,何卓成就过来拜访他,不过何卓成显然来者不善,身边还带着两壮汉。

    张扬虽然对何卓成没有任何好感,可想到人家毕竟是何歆颜的父亲,还是表现出一定的礼貌:“何先生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何卓成看了看张扬的房间,大剌剌的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香烟道:“在岚山,根本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张扬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何卓成看来是个混社会的老油条,在岚山应该有些人脉,不过这句话有些夸大了。

    “何先生找我有事?”

    何卓成道:“我女儿很优秀,我培养她这么多年,就是要把她培养成大明星,我不允许任何人阻碍她的发展。”

    张扬有些哭笑不得,何卓成的人品真不怎么样,何歆颜小的时候,他就和妻子离婚,然后把女儿扔给了奶奶照顾,这么多年根本没问过何歆颜的事情,现在居然厚颜无耻的说是他培养的。张扬冷淡道:“何先生好像选错了说话的对象!”

    何卓成道:“没错M是你,我知道是你阻挠歆颜去星华娱乐城,我不怕告诉你,星华娱乐城每年给我女儿五万块,请她去登台演出,你最好不要耽误她的前程!”

    张扬有些忍无可忍了,他起身道:“还有事情吗?说完了,您可以走了,我得出去办事!”

    何卓成瞪着张扬:“小子,记住我的话,断人财路是要遭报应的。”

    张扬懒得跟他废话:“再不走,我叫酒店保安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是市政府招待所!”

    何卓成虽然带来了两个大汉示威,可他并不敢在市政府招待所闹事,点了点头道:“算你狠!”转身扬长而去。

    张扬对何卓成的人品看得更低,一个想利用女儿当赚钱工具的人,其人品显然是低劣的。

    何卓成走后没多久,张扬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昨晚开会太晚,所以没有和张扬联系,此时跟张扬打电话是通知他江城方面有嘉宾过来,江城代市长左援朝和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一起来岚山参加挂牌仪式,他们下午会抵达岚山。秦清考虑的很周到,提前通知张扬一声,让张扬有所准备。

    张扬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他这次来岚山起因是为了送何歆颜,既然来了,也没有这么快打算回去,所谓观摩学习岚山企业改革的先进经验,只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旗号,张扬也没有和市里这帮人见面的打算。

    秦清最后才提出邀请,让他中午去家里吃饭。不过请张扬去吃饭的是秦传良,秦清只是代为传话。

    张扬笑道:“你回去吗?不会我一个人陪你爸吃饭吧?”

    秦清道:“回去,我下午才有会议,十二点准到!”

    张扬低声道:“秦市长公务这么忙,这次想见你都没机会!”

    秦清歉然道:“忙完明天就好了,你别怪我,我真的很忙!”

    张扬笑道:“中午不要忘记了就行!”

    这边挂上电话,蒋奇伟的电话又打了进来,蒋奇伟因为昨晚因为喝多提前离去的事情道歉,同时提出晚上要请他和常家三兄妹吃饭,张扬笑着推迟了,他来岚山这两天就是想清静清静,可不想重复在江城顿顿吃请的生活。蒋奇伟看到张扬如此坚决,也只能作罢。其实他也不喜欢喝酒,可是中国的人情往来还就得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感情。

    

    秦传良喊张扬回家里吃饭是为了表达对他的谢意,张扬提前半小时来到了秦家,秦清还没有回来,秦传良亲自动手做了几个菜,当然多数都是从外面买来的成品。

    张扬看到他手脚不便,也过去帮忙,他和秦传良也很熟,并没有什么客套。

    秦传良道:“张扬,你什么时候回江城?”

    张扬道:“后天吧,明天观摩一下岚山开发区的挂牌典礼,后天晚上开车回去。”

    “我跟你走!”

    张扬愣了一下,他笑道:“岚山呆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回去了?”

    秦传良叹了口气道:“岚山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啊!而且小白一个人留在那里,我放心不下,小清做事我放心,我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秦传良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是因为他在岚山,多数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秦清忙于工作,自然不可能有太多时间陪他,所以产生孤独感也再正常不过。人在孤独的时候,就越发想念家乡,秦传良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后,返乡的想法越发强烈。

    张扬不敢马上答应他,低声道:“这事儿是不是和清姐商量商量?”

    秦清这时候也回到了家,她微笑道:“什么事情要和我商量啊?”

    张扬向她笑了笑,秦传良把自己要回江城的事情当着秦清的面又说了一遍,秦清虽然不想让父亲走,可看到他态度坚决,知道就算强留他也没用,只能点了点头。

    秦传良开了一瓶清江特供,还是张扬这次给他带来的,因为只有张扬自己喝酒,所以他倒了二两,也没准备多喝。

    秦清道:“前两天我听小白说,他调到专案组了,负责田局长的那件案子,是不是你中间起了作用?”

    张扬点了点头道:“新任局长荣鹏飞是个干实事的人,这次对秦白是个机会。”

    秦清轻声道:“只要他踏踏实实做事就行。”

    秦传良因为女儿同意自己返回江城心情大好,他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他!”

    秦清道:“你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我怕你回去又要瞎折腾。”

    秦传良道:“其实无所事事才是最可悲的,张扬,老衙门改造工程又要开始了吧?”

    张扬笑了起来,秦传良回去十有是惦记着这件事呢。

    秦清瞪了张扬一眼,以为一定是他跟父亲说的。

    张扬颇为无辜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秦传良笑道:“这件事的确和张扬没关系,前两天我给李副市长打电话,是他告诉我的,还邀请我回去当顾问,政府还给我开工资呢。”

    秦清这才知道父亲想回江城已经由来已久,她也就不再阻拦,叹了口气道:“回去自己要照顾自己。”

    秦传良点了点头,他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睡了!你们聊!”他养成了每天定时午睡的习惯。

    秦清收拾碗筷,让张扬去她书房里歇着。

    张大官人才进书房没多久,秦清就走了进来,反手掩上房门,目光和张扬乍一接触,顿时就燃起漏点的火花,两人都知道就要发生什么,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张扬走了过去,拥住秦清的娇躯,吻住她的嘴唇,两人一边脱着对方的衣服一边移向沙发,秦清白嫩无暇的娇躯陷入松软的沙发内,随即她感觉到久违的灼热和坚挺占据了自己的身体,一双美得令人窒息的长腿,紧紧缠绕住了张扬,嘴唇微微开启,吐出悠长而诱人的气息。

    这位美丽的岚山市副市长再也见不到昔日的果敢和坚决,剩下的只有温柔和妩媚,而她的这一面只有张大官人方才能够享受的到。

    “我还有会”秦副市长仍然记得自己重任在肩。

    张扬附在她的耳边道:“去他的开会,现在我只想你,只要你!”

    秦清紧紧抱着张扬的身躯:“嗯!去他的开会”

    张扬还是准时把秦清送到了市政府大门外,看了看时间,距离开会还有十分钟,秦清从化妆镜内看了看自己,俏脸上仍然有些潮红,她不无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讨厌死了,折腾了人家这么久!”

    张扬叫苦不迭道:“谁折腾谁啊!刚才是谁”

    秦清伸手掩住他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推开车门轻盈的跳了下去,妩媚的看了看张扬,向他摆了摆手。

    张大官人这才回过神来:“我说你刚摸我那儿洗手了没有?”

    秦清咬住嘴唇,险些没笑出声来,她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政府办公大楼走去。

    张大官人用手背擦了擦嘴唇,望着秦清的背影不禁笑了起来。

    秦清赶得这么急是为了参加岚山市常委会议的,这次是开发区挂牌仪式之前特地召开的常委会议,秦清虽然没有迟到,可却是最晚到达的一位常委,秦清歉然笑了笑,在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脑子里仍然晃动着刚才和张扬漏点四射的一幕,芳心甜蜜无比。

    市委书记周武阳笑道:“都来了,咱们就开会!”他向秦清道:“小秦,开发区挂牌仪式准备的怎么样了?”

    秦清整理了一下情绪,将开发区挂牌仪式的筹备情况向各位常委做了一个回报,筹备工作从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现在可以说各方面的工作都已经到位了,今天下午开始,各兄弟城市的领导会陆续到达,明天省委顾书记会亲自从东江过来剪彩。

    周武阳点了点头道:“很好,明天的挂牌仪式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兄弟城市的领导过来,我们务必要做好接待工作。”他转向市长常颂道:“老常,接待这帮领导可要你亲自出马!”

    常颂哈哈笑了起来:“就是让我喝酒呗,好,我跟老婆请示过了,这次允许我喝!”

    在场的常委同时笑了起来。

    市委副书记吴明道:“这次我们还邀请了云安省几个相邻城市的领导,他们也会在今天陆续到达!”

    周武阳道:“外省的就交给你去负责交代,咱们常委之中,最能喝的就是你们两位,这次接待任务,你们责无旁贷!”

    常颂道:“我年纪大了,应该让年轻人顶上!”

    周武阳笑道:“您是老当益壮,是我们岚山的定海神针!”

    常颂笑道:“周书记这么一说,就是不给我退路了,好!我宁伤身体不伤感情,这次一定让兄弟城市的领导见识一下我们岚山市领导的水平呃!好像应该是酒量才对!”

    所有人又笑了起来。

    

    仍然是万字爆发,顺便声明下,过去章鱼的完本vip作品《呻吟》更名为《幻世猎手》,河蟹的需要,最近章鱼接连挂掉了几本书,心情很是郁闷,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医道官途》的创作中,希望这本书能够取得好成绩,这对章鱼很重要,请大家给我支持,多投月票,多投推荐票,帮助章鱼渡过这段郁闷的日子,谢谢!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千里送红颜(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敢惹我(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