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四章县委书记的彷徨(一万字)

    张扬离开温泉度假村的时候接到了县长沙普源的电话。他邀请张扬晚上去金凯越吃饭,张扬多少有些奇怪,自己跟沙普源没打过多少交道,他请自己吃饭十有还是有目的的。

    张扬不怕别人有目的,就怕别人动机不纯,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赴宴,今天春熙谷温泉事件,让他意识到春阳县已经不是秦清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了,新任县委书记朱恒好像很不听话。

    县长沙普源请张扬吃饭也是审慎考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他虽然没去春熙谷现场,可是也从其他途径知道了那里发生的事情,甚至连县委书记朱恒和张扬在会议上兵不血刃的交锋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干部最擅长的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朋友,其目的呢,是要打击一切可以打击的对手。

    从朱恒来到春阳担任县委书记的那一刻,沙普源就已经将他视为最应该打击的对手,因为沙普源认为坐在书记位置上的本应该是自己,现在朱恒抢了他的位置。这对一个积极要求向上的干部来说,是最无法容忍的事情,老子要求进步,你却挡住了我的进步之路。我他不恨你,我恨谁啊?

    沙普源对信息的把握是准确而敏感的,林秀辞掉的十五个人中其实也有他的一个熟人在内,他并不生气,反而有些惊喜,他知道朱恒往里面安排了三个熟人,从林秀的做法可以看出,林秀已经对春阳县领导极其不满,而且这种不满已经毫不掩饰,用最直接的方法表露了出来。

    沙普源选择金凯越吃饭,是因为他最近和副县长徐兆斌走得很近,徐兆斌经常请他过来吃饭,一来二去,沙普源和牛文强也熟悉了,自然知道张扬和牛文强深厚的友情,选择在张扬朋友的店里吃饭更能显现出自己的诚意。总而言之,沙普源考虑的很周到。

    张扬来到金凯越停车场的时候,发现二哥赵立武正在那里站着,看到他的车马上迎了过来,张扬停好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二哥,你等我啊?”

    赵立武点了点头道:“牛总让我等你!”

    张扬笑道:“二哥,爸妈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

    张扬看出赵立武好像有什么心事,微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事吧?有事就明说,别吞吞吐吐的!”赵立武点了点头道:“是有事儿,大哥昨晚喝多了跟人打架被弄进去了!”

    张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才说?”

    赵立武讪讪道:“我也是刚刚接到的通知。正想联系你,可巧你就来了!”

    张扬掏出手机给城关镇派出所的杜宇峰打了个电话,杜宇峰听说是张扬二哥的事情,马上一口应承了下来,这件事他去操作,不用张扬操心。

    张扬对这两个哥哥也是颇为无奈,两人都没什么本事,赵立武还好,在金凯越当保安经理还算份正当职业,大哥赵立军这么大年纪了,整天除了喝酒就是跟人打架,真的很让人无奈,等有机会还是要给他谋一份正当的事情去做。

    走入金凯越,牛文强正在鱼池那边站着,看到张扬笑着迎了上来:“我刚进了条鳄鱼,尝尝?”

    张扬摇了摇头道:“那玩意儿不好吃,就是个噱头,哄人的!”

    牛文强点了点头道:“沙县长刚到,在四海厅坐着呢!”说完牛文强又补充道:“他一个人来的!”

    张扬笑了笑,从沙普源一个人前来赴宴,他更加确信沙普源找自己抱有目的。他拍了拍牛文强的肩膀道:“没事儿别去打扰我们!”

    牛文强道:“今晚还走吗?回头我把哥几个叫过来陪你乐乐!”

    “不走了!”张扬说完就向四海厅走去。

    

    能让沙普源等待的人要么是级别比他高的。要么是对他有用的,张扬显然属于后者。

    凉菜已经上好了,桌上放着一瓶二十年窖藏的五粮液,沙普源酒量不行,可知道张扬很能喝,所以特地准备了两斤酒,沙县长不打无把握之仗。

    张扬笑着跟沙普源握了握手道:“沙县长太客气了,您请我吃饭,我受之有愧啊!”

    沙普源笑道:“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一直没有机会坐坐,刚巧赶上事儿了,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可毕竟把我们凑在一起了。”他没说什么事,只是用这种含含糊糊的方式拉近彼此的距离。张扬也是明白人,人在多数时候并不一定要刨根问底,也无需明明白白,清朝那位郑板桥不就说过,难得糊涂吗?

    不过这两位可都不糊涂,沙普源也清楚在张扬的面前没必要装糊涂,两人喝了三杯酒,沙普源打开了话匣子,他微笑道:“温泉度假村的事情搞得很不愉快,这和我们县委县政府工作不到位有着直接的关系,当初贝宁集团是张主任和秦书记费尽辛苦才引到春阳来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惜我们连乘凉的工作都没有做好!”沙普源表面上在代表春阳县检讨,其实指向的是县委书记朱恒。

    张扬听出来了,他对沙普源和朱恒之间的矛盾并不感兴趣,也不想插手。不过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却关系到楚嫣然,他不能不管,张扬缓缓落下酒杯道:“沙县长,春阳过去的招商引资情况你应该清楚,贝宁集团投资春阳的过程你也全程经历,现在人家把钱投过来了,咱们可不能翻脸不认人,这件事传出去,谁还乐意在春阳投资啊?”

    沙普源叹了口气道:“朱书记过来之后很多的做法和秦书记有很大的不同。”张扬和秦清的那点暧昧几乎春阳体制内都知道,沙普源说这句话存心挑唆。

    张扬对朱恒也的确没有多少好感,他低声道:“这件事我会如实向市里反映!春熙谷温泉的事情,不仅仅是投资方和当地老百姓沟通不够,春阳县政府是不是也该检讨一下自己的工作?如果投资商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以后还谈什么招商引资?还谈什么搞活经济?”

    沙普源道:“这件事我会提请县常委重点讨论,杜绝同类事件再次发生”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还要看朱书记的态度!”

    张扬笑了笑,沙普源显然对朱恒已经极为不满,他想找到一杆合适的枪,张大官人看出来了,他并不介意给人当枪使,不过,得看他的心情。

    张扬想起于小冬跟自己提过的那件事,趁机向沙普源提条件,你不是想让我帮你对付朱恒吗?你得帮我做点事。张扬将于小冬想留在北京继续担任春阳驻京班主任的意思说了。

    沙普源听完这件事。不由得面露难色,他低声道:“张主任,这事儿你说晚了,现在已经定下来了,由梁在和接替于小冬的位置。”

    “哪个梁在和?”

    “过去税务局的司机,现在在县招商办,他是朱书记的表弟!”

    张扬不屑笑道:“他啊!除了开车他还会什么?麻痹的,这不是任人唯亲吗?”

    沙普源微笑不语,他发现终于找到了张大官人的怒点。

    张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沙县长,这事儿你得给我办,我也不瞒你。我答应于小冬了,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必须得办到。”

    沙普源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于小冬的工作也很出色,可现在朱书记才是春阳的一把手,梁在和是他的人,我如果否决他的决定,好像不太合适吧。”

    张扬对沙普源一味的挑唆生出了反感,狗日的,你不就是想我跟朱恒干一架吗?我就是干翻了朱恒,也轮不到你。接下来张扬很少说话,场面变得尴尬起来,沙普源以为已经成功挑起了张扬的怒火,正打算继续落井下石。张扬打了个哈欠道:“困了,沙县长,咱们就喝这么多,我还得回家一趟。”

    沙普源也没有挽留,和张扬一起出门,在账单上签字后离开。

    

    张扬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来到了牛文强开在对面的爱神卡拉OK,赵新伟和杜宇峰正在里面唱歌,两人都属于五音不全的那种,包间里面可谓是鬼哭狼嚎。

    张扬走进去就把音乐给关了。

    杜宇峰骂道:“靠!扫兴是不是?”

    张扬拿起一瓶破,拇指一顶,很潇洒的开了破盖,灌了一大口方才道:“牛文强呢?”

    说话间牛文强从门外进来了,笑道:“张主任,今晚跟沙县长的高层会谈怎么样啊?”

    张扬笑道:“屁的高层?麻痹的,整一个老狐狸,请我吃饭就是为了挑事!”

    三人都凑了过来,八卦之心人皆有之,他们身为春阳人,对春阳发生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

    张扬并没有将自己和沙普源见面的详情告诉他们,低声道:“朱恒这个人怎么样?”

    三人中最有发言权的是牛文强,他老子是财政局局长,所以和朱恒的接触相对多一些,牛文强的消息也就灵通一些。牛文强道:“他跟李长宇是中学同学,他担任春阳县委书记也是李长宇极力推荐的结果。怎么?你不知道?”

    张扬愣了,他是真不知道,朱恒和李长宇还有这层关系,这李长宇也真是的,自己来春阳之前还专门因为温泉村的事情去跟他打招呼,居然对自己一点口风都没有外露,我x,这老李最近咋变得越来越阴了呢?

    牛文强道:“这个人还是有些手段的,不过他好像特别喜欢用同学、亲戚、朋友,来春阳没几天,已经提拔了一大批干部,全都跟他有关系,你问这干嘛?”

    张扬把于小冬求自己的事情说了。

    牛文强笑道:“于小冬长得不错啊!”

    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厮说这话什么意思?

    牛文强接着又道:“你跟于小冬在北京呆了这么久当然是有感情的!”

    张扬骂道:“放屁,别侮辱我的人格!”

    一说人格,屋里三个人同时都笑了起来。

    赵新伟道:“我是相信张主任的人格的,在北京的时候,顾大小姐和楚大小姐轮番去查岗,张主任就是想堕落,也没有堕落的机会。”

    杜宇峰笑得前仰后合。

    “一帮贱人!”张扬恶狠狠的骂道。

    赵新伟道:“就事论事啊,我看朱恒让梁在和去顶替于小冬也不是针对你,人家就是想用自己人,换成我也会这么干。”

    张扬道:“我答应了于小冬,这件事必须得做到。”

    牛文强道:“我看你还是别去找朱恒了,干脆直接打电话给李长宇,让他出面,我不信朱恒敢不给他这个面子。”

    张扬仔细这么一琢磨,牛文强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他直接找朱恒,朱恒未必给自己这个面子,如果发生了冲突,岂不是正称了沙普源的心意,被人利用还是很不爽的。张扬说办就办,当即就给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打了一个电话,对李长宇而言,这也不过是一件小事,可他没当即答应下来,毕竟他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李长宇是个谨慎的人,他必须问清楚情况再说。不过李长宇答应张扬会尽量去办,在张扬看来这件事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朱恒再大胆子他也不敢不给李长宇面子。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张扬第二天上午正准备离开春阳的时候,接到了于小冬的电话,电话里于小冬哭得很伤心,县组织部已经通知她了,让她月底完成工作交接,新任春阳驻京办主任梁在和在近期会去北京接管她的工作。

    张扬一听就火了,明明自己昨晚给李长宇打过招呼了,难道他没有给朱恒说这件事?他本想给李长宇打电话问一下,可想了想好像并不合适,李长宇昨晚也没有明白的答应自己,就在张扬恼火的时候,县长沙普源给他打来了电话,沙普源的声音显得颇为无奈:“张主任,你跟我说得那件事,我去找朱书记了,也提起你,他说这件事组织上已经定下来了,而且已经通知梁在和准备去北京上任了。”

    张扬一言不发的放下了电话,他当然明白沙普源还是在挑拨离间,可这事无论有没有沙普源煽风点火,张大官人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他对春阳县委书记朱恒的不爽起源于温泉村事件,朱恒的不作为被他看在眼里,后来从林秀口中知道,朱恒往温泉度假村塞了三个熟人,在张扬看来这厮是典型的只知道捞好处,而不给人办实事的类型。有一点沙普源应该不会骗自己,他应该给朱恒提过自己,朱恒明明知道于小冬是他张扬的关系,还这么做,就是根本不给他面子。

    张扬冲动的想打电话去质问李长宇,可想起李长宇和朱恒的关系,如果李长宇为朱恒说情,自己也就不好兴师问罪了,你李副市长做不好这件事,我自己来做,我可不管他是你的同学还是什么,我想给他脸,可人家自己不要。

    朱恒是县委书记,张扬总不能像对待别人一样,冲进县委书记办公室对这厮一顿拳打脚踢,那样的话,会显着自己没素质,还会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张大官人已经在胡光海的身上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他已经深刻体会到,打人那是粗活儿,不到必要的时候绝不轻易出手。

    张扬一个电话打给了代市长左援朝,左援朝正在听泉发区工程建设进度的汇报,看到张扬的电话,还是暂时中断了聆听,这充分表现出他对张扬的重视。

    张扬也没做别的事情,他只是把昨天发生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如实汇报了一遍,然后又把县委书记朱恒往里面塞了三个熟人的事情说了,他也没有添油加醋,这些全都是朱恒自己干的事,由不得他不承认。

    左援朝首先想到的就是,张扬为什么不去找李长宇,而找到了自己?他对春阳县委书记朱恒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朱恒和李长宇是中学同学,难道为了这个原因,李长宇就不愿帮张扬出头?他相信张扬首先找的肯定不会是自己,毕竟李长宇才是分管旅游的副市长,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不用他这个代市长亲自过问,不过张扬既然找到了他,就证明李长宇没有帮张扬处理好这个问题。

    左援朝打心底感到高兴,张扬能够主动找自己,从另外一个层面表明,他对自己过去的那些芥蒂已经基本消除了,这可是一个增加两人感情的大好机会,左援朝低声道:“小张,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我会过问这件事!”

    左援朝挂上电话之后,马上就给春阳县委书记朱恒打了个电话,左援朝的问责简单而直接:“朱恒同志,我想你给我解释一下昨天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发生的事情。”

    朱恒对这件事早晚会传到市里面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也提前向李长宇做了汇报,不过他还是没想到代市长左援朝会亲自打电话给他,朱恒恭敬解释道:“左市长,是这么回事”话还没有说完,左援朝就已经把他打断:“听说你往温泉度假村安排了不少亲属啊!”

    朱恒内心咯噔一下,他明白左援朝是对自己不爽了,朱恒道:“左市长”

    “回头再说吧,我马上要开一个办公会,下午四点钟才有空!”左援朝声音冷淡道,他根本不给朱恒解释的机会,重重挂上了电话,这就是官威,我官比你大,就得压你,你越想跟我解释,我越是不听,我让你百爪挠心,我让你坐立不安,这还不算,我还得折腾你,我下午四点钟有空,你就得乖乖到我面前来报到,我让你当面给我解释。左援朝两次打断朱恒的话,一次挂断电话,三个动作已经完全陷朱恒于被动之中,这就是技巧,这种技巧只有上级对下级使用才有效果。

    春阳县委书记朱恒显然被代市长左援朝给震住了,他想解释,没有解释的机会,可左援朝最后甩给他的那句话,意思是让他去当面解释,朱恒肯定要去,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十点钟,从现在开始到下午四点的六个小时,他注定要在煎熬中渡过了。

    张扬没去找朱恒,他选择去找梁在和,田忌赛马的故事他知道,上对中,中对下,我在行政级别上压不住你朱恒,我对付梁在和这种小虾米还是绰绰有余的。

    梁在和目前还呆在春阳招商办,这两天正因为要升任春阳驻京办主任的事情得意洋洋呢,他现在认为,人都是会走运的,无非是早晚而已,从税务局的一名普通司机到招商办担任副主任升任副科级,然后继续担任司机,表哥朱恒的到来让他的仕途终于燃起了希望,如今他称心如意的当上了春阳驻京办主任,组织部已经下发了通知。这两天把招商办的工作交付一下,马上就可以前往北京了。

    梁在和正在办公室接受别人恭贺的时候,张扬出现在他的门外。

    看到张扬,梁在和有些迷惑,他不知道为什么张扬会找到自己,自从张扬离开春阳之后,就再也没跟他有过任何的接触,如今一斤贵为江城企改办副主任的张扬又来找自己,他为了什么事?梁在和并不知道张扬要为于小冬出头的事情,可他能够猜到没什么好事,因为张扬一直都不喜欢他。

    梁在和还是很礼貌的将张扬请了进去,张扬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梁在和的办公环境,轻声赞道:“不错!”

    梁在和给张扬倒了杯水送到他面前:“张主任找我有事?”

    张扬点了点头:“我想你推掉春阳驻京办主任的职务!”

    梁在和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天下间还有这样的荒唐事,他居然劝自己把到手的官职给辞掉!梁在和虽然对张扬有些敬畏,可那毕竟是张扬在春阳担任招商办副主任的时候,现在你是江城企改办的干部,从哪方面来说,你管不着我,梁在和笑道:“张主任的意思我不明白,我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是组织上的决定!”言外之意是跟你没关系。

    张扬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低声道:“春阳驻京办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干好的地方,你要是一意孤行,我敢保证你会后悔。”

    “张主任在威胁我?”

    “有那必要吗?我只要说一句话,农家小院就会撤资,那可是春阳驻京办的唯一收入来源!”

    梁在和就算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这个窝囊气:“张主任,我的职务不是你给的,是组织上考察后的决定,你无权对我指手画脚!”

    张扬笑了起来:“你好好的干招商办不是挺好吗?反正都是正科,在那儿干不是一样?”

    梁在和冷着脸道:“对不起,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张扬惊奇的发现一个司机摇身一变成为科级干部,马上就沾染上了几分官威,官这个字实在是太神奇了。他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拍了拍梁在和的肩头道:“走路小心点别被车碰着,睡觉睁着眼睛,千万别闭过气去,吃饭的时候慢一点,要是被噎死就不值当得了!”

    梁在和气得鼻子都歪了,可当着张大官人的面他不敢发作。

    扫除障碍的最好方法就是清理掉,张扬身为国家干部,他不可能去杀掉梁在和,再说梁在和也没这么大的罪过。可他有他的办法,想当初他刚刚去旅游局上任的时候,劳动路摆摊设点的现象严重,他利用一点小小的阴谋手段就将那些摊贩全部吓走,对付梁在和,比那些人还要容易,张大官人一拍一捏之间已经留下了祸患。

    梁在和在当天就生病了,病得很重,这场病来的奇怪,毫无征兆,突然就病倒了。连医院都查不出他究竟得的什么病,什么检查都做完了,还是查不出什么毛病,医院认为他在装病。梁在和清楚自己不是装病,他很虚弱,虚弱的连路都走不动了,这种状态连班都上不成了。偏偏这种时候,张扬还幸灾乐祸的打来了电话:“梁在和,不听我话要遭天谴的!”

    

    县委书记朱恒也没给张扬面子,虽然他知道张扬很有能力,也很有背景,但是朱恒从心底是看不起这个江城最年轻副处级干部的。他让梁在和取代于小冬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这件事早就已经定下来了,为此他的表弟也没少往家里跑,礼物多多少少送了一些,身为春阳县第一把手,朱恒认为这件事自己还是能做主的,可他并没有想到张扬会横插一杠子,他要为于小冬出头,如果李长宇向朱恒提起这件事,朱恒十有会给张扬这个面子,可阴差阳错,李长宇在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似乎忘了这件事,这就将矛盾彻底激化了。

    林秀在温泉村事件之后,马上辞掉了县领导人情关系照顾进来的那些员工,这让朱恒感到颜面尽失,他认为很多事都是张扬在起作用,朱恒很反感,张扬身为江城企改办副主任,这些事根本不在他分管的范围内,朱恒认为张扬多事,春阳地面上的事情还轮不到他管,所以朱恒就是要提拔梁在和,我让你张扬搞清楚,这春阳县究竟谁说了算。

    朱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张扬发生正面冲突,可让他一个县处级干部向一个乳臭未干的副处级低头也没那么容易,朱恒虽然听说过张扬种种的传奇,可他认为多数都是传言,传言容易把一个人神话。

    这位春阳县委书记很快就明白了任何传言都是有根据的道理。

    他提前十分钟来到代市长左援朝的办公室门前,可左援朝又让他等了足足四十分钟,在四点半的时候才和他见面。

    下级面对上级的时候总能表现出超乎寻常的耐性,朱恒风尘仆仆的从春阳赶来,然后又在门外等了足足四十分钟,可他的心态仍然平和。

    代市长左援朝是故意让他等的,朱恒一直被左援朝归于李长宇的阵营中,也正是因为李长宇的缘故,左援朝对朱恒没有任何的好感,今天有了机会,他刚好敲打敲打他,这等于间接打李长宇的脸。

    左援朝紧绷的面孔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抛开个人的好恶不言,春阳县委书记朱恒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上做得的确不怎么样,左援朝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找我什么事?”他是明知故问,如果不是他的电话,朱恒才不会匆匆从春阳赶来。

    朱恒心知肚明,嘴上还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是来向左市长汇报温泉度假村的情况的。”

    左援朝放下手中的钢笔,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一起:“几百名村民围攻投资商,你工作干得不错啊!”

    朱恒多少有些老脸发热,他低声咳嗽了一下道:“那件事是因为度假村和当地老百姓发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围困温泉度假村的村民也已经退了,没有人员伤亡,没有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

    左援朝冷冷道:“没有人员伤亡是你走运,没有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哼!你再敢说一遍,今天贝宁集团已经向我们江城市政府提出严正交涉,说我们无法保障投资商的基本安全,他们威胁要从春阳撤资,如果他们真的撤资,你知道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吗?”

    朱恒愣了,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演变的如此严重。

    左援朝站起身来,这让他充满了居高临下的气势:“我实话告诉你,投资方已经把你利用职权,强行让他们招收你的亲属成为员工的事情反馈给我们,还投诉你身为县委书记不作为,对朱小桥村老百姓的破坏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朱恒苦笑道:“左市长,我一直都很重视温泉度假村,至于他们说的那几个人,是我的亲戚不假,可并不是我强塞进去的,我身为春阳县委书记,安排几个人工作还是可以做到的,我为什么非要选择温泉度假村?”他所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左援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但是温泉度假村出事,跟你的工作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们招商的时候,费尽千辛万苦才把人家给请来,你们倒好,非但不做好本职工作,给投资商安定的投资环境,反而拆起台来了。”

    朱恒诚恳道:“左市长,我知道,在温泉度假村方面,我们几个县领导的工作没有做好,以后我们一定要认真检讨,改进我们的工作态度。”

    “我不喜欢听假大空,我希望看到实际的东西,朱恒同志,你也是工作多年的干部,四十多岁,年富力强,正是该好好为国家贡献力量的时候!组织上把春阳交给你,就是想你能够带领春阳在改革的道路上不断前进,而不是让你停滞不前!”

    朱恒默然无语,道理的确在左援朝的那一边,不过直到现在,他仍然认为温泉度假村事件算不上什么大事,以后重点关注一下就行了。

    朱恒在左援朝办公司里聆听了半个多小时的训斥,这才灰头土脸的告辞离开,看到还没到下班时间,朱恒打算去李长宇那里问问情况,在走廊里和刚刚从春阳返回的张扬不期而遇。

    张扬从朱恒满脸的颓丧就能够猜到这厮肯定被很训了一顿,心中忍不住想笑,他向朱恒打了个招呼:“朱书记啊!你也来江城了?”

    朱恒点了点头,他并不想和张扬多说话,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扬又道:“朱书记,有件事我想找你商量一下。”

    朱恒不得不停下脚步:“张主任什么事情?”

    “过去我曾经担任过春阳驻京办主任,现在的驻京办主任于小冬是我亲自举荐的。”

    朱恒已经意识到这厮想说什么,他低声道:“张主任想说什么?”

    张扬道:“我认为于小冬在北京的工作很出色,她很适合在这种岗位上干。”

    “县里已经决定由招商办的梁在和接替她的工作了。”

    “梁在和就是一司机,他根本不懂得搞人际关系,压根就没有领导驻京办的能力。”

    朱恒道:“任何人也不是天生当领导的!”说完他再不理会张扬,径直向李长宇的办公室走去。

    李长宇见到朱恒这才想起昨晚张扬拜托他的那件事,一边摸出烟盒给朱恒上烟,一边道:“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情,你们弄得一团糟,还有,春阳驻北京办事处的于小冬就不要动了吧。”

    朱恒第一反应就是张扬找过李长宇,他低声将度假村的事情解释了一遍,然后才把话题转移到于小冬的身上:“李市长,是不是张扬找你了?”

    李长宇抽了口烟,点了点头道:“他在驻京办那会儿,于小冬是驻京办副主任,后来他来江城,向组织上推荐的于小冬,其实于小冬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嘛,没必要动她!”

    朱恒道:“可是组织上的任命已经发出去了!”

    李长宇哦了一声,他眯起双目道:“你跟张扬是不是发生了误会?”

    朱恒叹了口气道:“他锋芒太露,咄咄逼人,我倒是不想跟他计较来着!他好像把我当成敌人了!”

    李长宇敏锐的觉察到朱恒和张扬之间恐怕已经有了很深的隔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正准备提醒朱恒不要和张扬作对。

    朱恒又道:“刚才我去见左市长,他把我狠狠训了一顿,温泉度假村的投资商投诉我了。”

    李长宇实在想不通左援朝怎么会注意到这件事,难道是张扬找他出手?这个推测让李长宇变得警惕起来,他开始意识到从张扬反应温泉度假村的事情,自己就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自己的忽略或许已经造成了张扬的误解。

    朱恒看到李长宇沉默不语,他咳嗽了一声道:“李市长,这次你得帮我解释一下!”

    李长宇道:“张扬有没有找过你?”

    朱恒道:“刚才在走廊上还遇到,他跟我提起于小冬的事情,我没搭理他,李市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组织上都已经决定的事情,我总不能出尔反尔,我知道张扬跟你关系很好,可他做事太嚣张了,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春阳的事情轮到他来指手画脚吗?”

    李长宇自然明白朱恒心中的不满和激愤,可他更明白一点,朱恒显然已经把张扬得罪了,张扬想做的事情很少有做不成的,这次朱恒只怕要倒霉了!

    

    周末了,七月十号,一个月过去了三分之一,章鱼保持连续十天万字更新以上,会努力把这种势头继续下去,再求月票,推荐票,只有大家的帮助,医道才能继续挂在榜上!现在已经进入途中跑,请大家和我一起努力!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鬼怕恶人(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喜丧(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