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三章鬼怕恶人(一万字)

    祝庆民看到张扬的表情。又看到他手中的球棒,马上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他慌忙向张扬迎了上去,朱小桥村村支书朱明川从张扬的目光中就看出这厮来者不善,张大官人在黑山子乡的威名太响了一些,朱明川看到他就有些发憷,转身向人群中溜去。

    张扬怒道:“你给我站住!”他越喊,朱明川跑得就越快,一个不小心脚下绊了一脚,狼狈的摔了个狗吃屎。张扬追上去想抓住他,却被乡党委书记祝庆民拦住去路,苦口婆心劝道:“张主任,你冷静一下,咱们是国家干部,解决问题不可以用野蛮手段!”

    过去张扬对祝庆民还算是不错,一听他这句话就恼了,瞪大眼睛道:“什么叫野蛮手段?他们几百口子人堵在温泉村门口吵吵嚷嚷,要打要杀的不是野蛮手段?”

    祝庆民知道自己惹不起这厮,赔着笑道:“人民内部矛盾要用协商的方式解决吗?”

    张扬冷笑道:“那你祝书记去协商,你去解决人民内部矛盾!”

    祝庆民心中也很不舒服,心说老子是抓党员工作的。人民内部矛盾应该归乡长于秋玲管,这娘们一遇到事情就缩在后面了。

    那边朱明川已经在村民的帮助下爬了起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摔得如此狼狈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情,朱明川有些恼羞成怒,朱小桥村不乏血气方刚的汉子存在,他们看到村支书被人吓成这个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愤慨,群情激奋,有人叫道:“有人打咱们朱书记了!”马上就有人应和,很快几十名年轻力壮的村民拿着铁锹铁锨围了上来,人多力量大,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更何况你一个江城企改办副主任乎?

    朱小桥村的老百姓将矛头都指向张扬,同仇敌忾的向他围拢上来。

    张扬向祝庆民道:“祝书记,你看清楚了,协商解决有用吗?”

    祝庆民怒吼道:“干什么?想造反?都给我退下去!”他这一嗓子没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把更多的村民吸引了过来。

    有人叫道:“揍他!他凭什么打我们支书!”“对!揍他!”

    现场乱成一团。

    张扬笑眯眯向祝庆民道:“祝书记练形意的,咱俩切磋切磋!”

    祝庆民哭笑不得的看着张扬,都什么时候了,这厮还在说风凉话。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拖拖拖的声音,十多辆拖拉机排着整齐的队列来到温泉村的大门前,为首的那辆拖拉机上,上清河村村支书刘传魁傲然站立其上,洗的发黄的白色衬衫敞开,袒露出黧黑结实的胸膛。双眉紧皱,手中端着他的旱烟,他的表情就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从拖拉机上陆续下来了二百多条精壮的汉子,刘传魁是在接到张扬的求援电话之后,率领村民赶过来的,张扬是他的恩人,是上清河村的恩人,张扬有事,上清河村绝不会坐视不理。

    朱小桥村的村民愣了,他们实在摸不清,上清河村为啥来横插一杠子。

    刘传魁吧嗒了一口旱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双目冷冷扫视了现场朱小桥村的村民道:“春熙谷有一半是我们上清河村的,谁他闹事,都得经过我们上清河村允许!”

    黑山子乡的乡民强悍,可最强悍的要数上清河村,原本朱小桥的村民占有绝对优势,可刘传魁带来了二百多名精壮小伙子之后,马上场面上的力量对比就趋于平衡。朱小桥村那边的小青年也不示弱,愤愤然嚷嚷着,刘传魁的那句话实在太霸道。春熙谷跟他们上清河村有个毛关系?只有一片小山坡是他们的地方,总共占不到春熙谷的二十分之一,而且,那地方离温泉村也忒远了,八竿子也打不着。

    朱明川和刘传魁是远房亲戚,按照辈分他还得叫刘传魁一声舅爷,他对刘传魁打心底是敬畏的,他来到刘传魁面前,赔着笑道:“刘支书,这是我们朱小桥村的事情,您还是别插手了!”

    刘传魁目光一凛,谁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他忽然扬起粗糙厚重的巴掌,狠狠给了朱明川一个嘴巴子,然后吐了一口浓痰在地上,骂道:“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儿,老子入党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刘支书也是你叫的?信不信我让你爹打断你的狗腿!”

    刘传魁从打人到骂人一气呵成,看似盛气凌人,其实蕴含着独有的智慧,我打你不是欺负你,我是教育你,我是以舅爷的身份打你。乡里人最看重的就是辈分,刘传魁是朱明川舅爷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虽然是远房,所以刘传魁打朱明川也很自然。

    朱小桥村里还是有年轻人勇敢的站了出来,他们叫嚣着和上清河村的拼了。

    上清河村的那二百多条汉子,齐齐脱掉了上衣。露出精壮赤luo的上身,他们扛起铁锨,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刘传魁的身边聚拢过去。

    刘传魁的脸上浮现出骄傲的表情,年轻的时候,他就是民兵连连长,虽然是和平年代,他对村里的这帮年轻人还是不定期的搞搞军事化管理,培养培养他们的国防意识,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上清河村和朱小桥村曾经有过几次械斗的历史,不过每次都以朱小桥村的惨败而告终,可以说在心理上,上清河村拥有着绝对的优势。

    朱明川挨了一巴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今天人可丢大了,虽然他也是村支书,不过他自问没有刘传魁一呼百应的威信。朱小桥村的不少村民已经开始退场,虽然走得多数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不过这也极大动摇了他们的士气。

    祝庆民身为黑山子乡党委书记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村子发生械斗,他冲上前去分开刘传魁和朱明川,苦口婆心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你们都是党员干部。要给人民群众起到带头的作用!”

    刘传魁冷冷道:“论党龄,我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长,对这种祸乱党纪国法的坏分子,就是要一打到底,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张扬乐了,刘传魁真是彪悍啊!得亏是在社会主义新中国,如果换成解放前,老支书肯定是傲啸绿林的一代强者。

    朱明川也急了:“现在是我们被别人欺负,你们家孩子被人打了,你能坐视不理吗?”他这么一说,朱小桥村的村民又来劲了。一个个跟着嚷嚷了起来。

    

    远方传来警笛的声音,十一辆警车来到现场,连春阳县公安局局长邵卫江都亲自赶到了,五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一出现,现场马上就静了下去,这帮村民虽然强悍,可看到眼前的阵势还是有些害怕。

    邵卫江看到了张扬,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从一旁部下手中拿起话筒,大声道:“所有围困温泉村的村民给我听着,如果再敢闹事,一律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捕,我给你们五分钟,马上撤离现场!”

    朱明川开始害怕了,他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越来越大,最初他的出发点是从温泉度假村讹点钱,再弄几个招工指标,给朱小桥村创造最大的利益,他是为村子的利益出发,所以朱明川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触犯到了别人的利益。

    张扬用球棒轻轻点地:“朱支书,组织闹事罪名可不轻,你再不让他们散了,可能第一个抓你!”他是在提醒邵卫江。

    朱明川咬了咬嘴唇,终于挥了挥手,示意村民先回去。

    黑山子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决定马上召开一个紧急协调会,让朱明川和刘传魁两位村支书留下。

    刘传魁看到朱小桥村的人退了,他也让自己带来的那帮村民回去了,这事儿原本跟他们没多少关系,他是冲着张扬的面子才来帮忙的。

    看到这些闹事的村民离去,林秀才让人打开了温泉度假村的大门,院子里砖头石块散乱了一地,这次又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张扬来到脸色苍白的林秀面前叫了声林阿姨,林秀点了点头,她心有余悸道:“这度假村没法开下去了,我要找春阳县要个说法!”

    邵卫江也来到身边,叹了口气道:“县委朱书记正往这边来了。等会儿你向他直接反映反映情况吧。”

    春阳县县委书记朱恒在一个小时后赶到了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朱小桥村引发的这场骚乱是朱恒没有意料到的,他虽然姓朱可是和朱小桥村没有任何的关系,朱恒看到温泉度假村经历这场劫难后的场面也不禁有些动容,可他并不认为这件事的责任全都在当地老百姓身上,他认为投资方也有责任,所以在会上,朱恒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平静道:“林总,这件事的发生谁都不想,可如果我们冷静的分析一下,之所以造成目前的困境,是因为双方欠缺沟通的缘故,温泉度假村虽然是你们贝宁集团投资,可我们春阳县也占有股份,想要更好的管理度假村,就必须让度假村融入春阳这个集体。”

    林秀并没有马上说话,心中却有些不爽,最近她度假村里已经安插了不少春阳县干部的熟人,包括县委书记朱恒都往她这里塞了三个人,这还不叫融入春阳?难道要把温泉度假村改成收容所才叫彻底融入春阳大集体吗?

    张扬有张扬的想法,朱恒的这句话反倒提醒了他,从今天刘传魁出动村民前来帮他之后,张扬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其实林秀应该借助一些当地的势力,警方再厉害,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这里,就算在温泉度假村设立警务室,也很难保证从根本上杜绝村民的滋扰,朱小桥村的这帮老百姓是本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想法。过去谁都没把温泉当成一回事,反而迷信的以为这温泉不吉利,可一开温泉度假村,他们才发觉自己眼前就看着一个宝贝,家门口的宝贝自己没发现,反而让别人给开发了,搁谁心里也不会平衡,所以想从温泉度假村捞点好处的想法也是再正常不过。

    朱明川就是抱着这个想法的人,他过去一直想多往温泉度假村塞几个人,可被林秀拒绝,所以他怀恨在心,就故意怂恿村民到这里放羊,对有些村民的破坏行径也是抱着放任自流的心态,朱明川认为自己很在理,今天他们虽然围攻了温泉度假村,可那是有原因的,朱明川愤愤然道:“一个小孩子,他懂什么?只是在草地上放羊,就被他们的保安给打得手臂骨折!他们凭什么?现在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不是旧社会!他们凭什么仗势欺人?”

    温泉度假村经理康强道:“这件事我必须声明一下,我敢保证,我们的保安并没有打那个孩子,是他自己逃跑时候摔倒的,我们不但没有打他,还帮着把那个孩子送到了医院,朱支书,你不能颠倒黑白啊!”

    林秀皱了皱眉头,根据她的经验,和这些村民讲道理根本是没用的,他们想要的不是什么说法,他们要看到利益,林秀直截了当的问道:“朱支书,你说吧,到底想怎么解决?”

    朱明川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条件!第一,孩子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你们得出,给一万块吧!”

    林秀没有说话,一万块虽然要的多了一些,不过如果能平息这件事的话倒也没什么。

    朱明川继续道:“第二,你们温泉度假村占用了我们村的耕地,让我们村的经济利益受到了损失,所以你们要给我们经济补偿,每年给我们乡里十万块作为补偿费用。”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等着朱明川提完他的条件。

    朱明川又道:“第三,帮我们村解决二十个青年的就业问题!”

    林秀有些出离愤怒了,这明摆着是在讹诈,她不是不需要员工,可是她想要把春熙谷打造成平海乃至国内第一流的温泉中心,就必须拥有一批高素质的员工,不可能大批量的在当地招聘。

    林秀还没有说话呢,张扬率先做出了反应:“朱支书,你这不是讹诈吗?”

    当着县委书记的面,朱明川胆气壮了一些,他认为张扬再猖狂,总不能当着县委书记朱恒的面打人,他反问道:“怎么叫讹诈?我提的全都是合理要求。”

    张扬冷笑道:“我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当初贝宁集团的这笔投资是我一手引进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看了看朱恒,朱恒心里明白,人家这是在提醒自己,这件事他有资格管,张大官人要保证投资商的利益。

    张扬道:“当初春阳县和贝宁集团签约的时候,就已经明明白白的写明了,春阳不会介入温泉度假村的管理,所以你想往温泉度假村塞人,没门!你要的那每年十万补偿金更是扯淡,温泉度假村所占用的土地根本没有你们朱小桥村的耕地,你当我们都好糊弄,当初温泉村选址的时候就做过调查,县里也提出尽量避免对农用耕地的占用,这都在合同里写着!”

    林秀道:“张主任说得对,我们并没有占用耕地,而且在温泉度假村建设之初我们就已经一次性付给了你们八万块的补偿金,财务上记录的清清楚楚。”

    朱明川道:“这三个条件你们必须得答应,否则,我不敢保证以后村民会有什么想法。”这句话等于赤luo裸的威胁了。

    公安局长邵卫江是站在林秀立场上的,他拍了拍桌子道:“你什么意思?威胁吗?身为一个村支书你这么说就不脸红?”

    朱明川道:“我只要对得起村里的老百姓,我脸红什么?”

    久未说话的朱恒开口道:“我看这件事发生的原因是,双方沟通不够,朱小桥村闹事是不对的,什么事情都应该妥善协商解决。”他停顿了一下道:“林总,其实你们投资春阳的目的也是为了搞活春阳经济,有句话叫因地制宜,一个地方会有一个地方的情况,当初你们签订的这份合同肯定也有考虑不到的地方,虽然你们的团队拥有先进的管理,可毕竟对当地情况不清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我看适当招聘一些当地员工也很不错,他们不但熟悉情况,而且可以增加你们相互间的了解。”

    张扬对朱恒产生了些许的反感,他说签订的这份合同考虑不周,等于否定了秦清和自己的成绩,麻痹的,你一个新来的县委书记,生在福中不知福,我们前人栽树,你狗日的乘凉,居然还要挑毛病,什么人啊!

    林秀道:“我们投资温泉度假村的初衷就是打造平海一流,国内一流的温泉中心,所以我们对员工有着严格的要求,所以你们的要求,我不会答应,如果春阳一定要介入我们度假村的管理,我可以考虑撤资!”

    朱恒笑了起来:“林总不必生气嘛,我们是本着解决问题来的,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张扬有些看不惯这厮的面孔了,他没好气道:“合同上怎么写就怎么干,春阳县总不能出尔反尔!身为国家干部一定要有诚信!”

    朱恒哪能听不出来他的矛头指向自己,淡然笑道:“我看今天的这件事先这样,以后再商量具体的解决方案!”他开始太极推手了,事情不能按照我的意愿解决,我就给你们拖。

    林秀道:“朱书记,我们在温泉度假村投资了很多钱,马上即将开业迎宾,我希望春阳县委县政府能够保证我们有一个安定祥和的投资环境,不要让我们投资商寒心!”

    朱恒道:“林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配合你们的!”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心里却已经产生了退意。

    林秀和朱恒接触了几次,已经领教过这位县委书记拖事情的能力,她对朱恒没什么好感,帮他解决了三个熟人的工作问题,他居然还跟自己耍太极,没有一点实际行动,林秀正准备提起撤资的事情。

    张扬说话了,他不急不缓道:“出了事情为什么不马上解决?现在当事人都在这里,大家说清楚不就行了?平时都说我们政府机关办事效率低,看来人家没冤枉我们!”

    朱恒望着张扬,他当然听说过张扬的威风历史,不过朱恒打心底是瞧不起张扬的,他认为张扬只不过是依靠着裙带关系爬上去的幸运儿,从今天张扬插手这件事,朱恒就有些不爽,你一个企改办副主任,插手春阳县的事情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你以为你是谁?什么事都轮得到你插手?他微笑道:“张主任认为应该怎么解决?”

    张扬盯住朱明川道:“朱明川,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你说了三个条件,说穿了无非就是想讹钱,别打着为集体利益的旗号,我今儿明白的告诉你,你再敢敲诈勒索,我就把你弄局子里去!”

    邵卫江不由得看了看张扬,这话应该是他说才对。

    张扬道:“你还别不信,我只要想动你,你就一定倒霉,别说你这样的,就算是处级干部,我想弄他,一样让他悔不当初!”这句话充满着含沙射影的味道,不但朱恒,连邵卫江听着都不舒服了,他们两人都是县处级干部,这话分明是在提醒他们俩。

    朱明川心想,你是江城企改办的,我的事不归你负责,可这种话他是不敢当面说出来的。

    张扬道:“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你觉着我一个江城企改办的干部跑到这里搅和什么?可你别忘了,我还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这笔投资是我辛辛苦苦给春阳拉过来的,谁损害了投资商的利益,就是跟我张扬过不去,跟我过不去,我就不会让你自在!”

    现场一片沉默,林秀心中暗赞,张扬好样的,这番话明显指向了县委书记朱恒。

    朱恒的表情还是风轻云淡,可眼里的愤怒已经不经意流露出来了,在春阳他才是老大,什么时候论到张扬跑过来指手画脚了?

    邵卫江显然不想局面搞得太僵,他笑道:“都中午了,大家都饿了吧?”

    林秀道:“我已经让人在食堂准备饭了,大家中午就在这里吃吧!”

    县委书记朱恒起身道:“谢谢林总的美意,我中午在县里还有个会,得赶紧回去了,今天的这件事,邵局长协助处理吧!”他显然被张扬的那番话触怒了,起身匆匆离去。

    

    祝庆民也没有留下吃饭,朱明川也不敢留下吃饭,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只有张扬、邵卫江和刘传魁留了下来。

    林秀透过食堂的玻璃窗望着满院的狼藉,心中十分失落,不由得叹了口气。

    邵卫江笑道:“看来我们今天选的时机不对,林总的心情不好啊!”

    林秀微笑道:“老大哥,您别这么说,多亏你及时赶来!”她邀请邵卫江几人就坐。

    邵卫江望着刘传魁道:“我可不敢居功,今天真正震住那帮村民的是刘支书!”

    刘传魁在这种场合话很少,闷声不吭的抽着他的旱烟。

    张扬道:“其实朱书记说得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考虑的,比如说员工的问题,可以考虑采用一部分本地员工!”

    林秀向康强道:“康经理,辞退人员的名单出来了没有?”

    康强点点头。

    林秀这才微笑向他们道:“我刚才做出了一个决定,将所有人情塞进来的员工给辞退了,一共十五个人!”

    张扬对林秀的脾气已经有所了解,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触怒了林秀,她一不做二不休,将春阳县的这帮干部得罪到底了。

    邵卫江毕竟老于世故,他低声道:“林总,这样做应该不好,咱们中国最讲的就是人情啊!”

    林秀道:“如果每个人的人情都要讲,我们的温泉度假村也就不要开了!”真正让她生气的是县委书记朱恒的态度,他得了温泉度假村的好处,还不办实事,以林秀的背景和实力,她没有把春阳县委书记看在眼里,所以毫不犹豫的将他的熟人全部辞退,你不给我面子,我也不给你面子。

    饭后,张扬单独来到了林秀的办公室,林秀知道他有话要说,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起身去给张扬拿了听饮料。

    张扬道:“有没有考虑过我的话?”

    林秀笑道:“招聘本地员工?”

    张扬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们温泉度假村的那帮保安根本不行!我给你推荐几个人选!”

    林秀道:“不会是刘传魁老支书吧?”

    张扬笑道:“他有什么不好?虽然长得土气点,可在这清台山有着非同一般的威信!只有当地人才能帮你压住阵脚!”

    林秀回到办公桌后坐下,微笑道:“这件事我也有考虑过,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张扬道:“我跟他说,这事应该没问题。”

    林秀叹了口气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这帮村民明打明的来闹事我反倒不怕了,他们就生活在附近,指不定什么时候捣乱,就算邵局答应给我们这里设一个警务室,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想要解决这件事,必须得从朱明川下手,要让他心服口服,要让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打温泉度假村的主意。

    林秀又道:“春阳县的事情很复杂,我今天辞退的十五个人中,多数都是县领导的亲属。不但他们想往我这里塞人,乡里也想往这里安排人,派出所所长周良顺也想安排两个人进来,我没搭理他,结果今天报警后,他故意拖延,张扬,我真的有些寒心了,假如早知道投资状况这么恶劣,我绝不会选择春熙谷。”

    张扬笑道:“哪里都有小人存在,不过有一点你不能否认,春熙谷温泉的条件得天独厚,在春阳,在江城,甚至平海和北原都很难找到这么好的地方。”

    林秀对这一点还是认同的,她所说的撤资也不过是一时间的气话,今天张扬反应及时,又利用上清河村村民帮她解决了燃眉之急,对张扬做出的努力她还是看在眼里的。张扬当年一人单挑四十三名下清河村民的壮举她也有所耳闻,今天张扬并没有出手,证明这厮的境界比起过去有所提高。

    张扬之所以没动手并非是他不想动手,而是因为刘传魁反应及时,在张大官人就要出手的一刻,率领二百多名上清河村的精壮汉子赶到,张扬道:“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得让他们害怕,重点还在朱明川的身上,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

    林秀道:“你还想打人?”

    张扬笑道:“我是国家干部,打他他也未必心服,不过我可以让人做好这件事!”

    张大官人有几个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史家三兄弟,史家三兄弟虽然在张扬的威胁下改邪归正,可他们在黑山子乡的恶名可不是盖得。

    张扬让林秀拿出两万块,一万块给摔伤胳膊的孩子当医药费,虽然这件事和温泉度假村无关,可毕竟人家是个小孩子,在温泉度假村出了事情,面子上重要顾及到,还有一万块是给史家三兄弟的活动经费,至于他们怎样做,张扬不问,只要不违法乱纪就行。

    

    史家三兄弟也的确没让张扬失望,当天史大柱就找到了朱明川家,对于黑山子乡闻名的狠角色,朱明川还是从心底害怕的,在他们看来,史家三兄弟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虽然新近没听说过他们的恶行,可这帮穷凶极恶的家伙是普通老百姓得罪不起的,就算他是村支书,也不敢招惹他们。

    史大柱在朱明川的堂屋坐了,先把一万块放在朱明川的面前:“朱支书,我是代表温泉度假村过来给你送钱的!”

    朱明川糊涂了,他搞不清史家三兄弟跟温泉度假村是什么关系。

    史大柱冷冷道:“我忘了介绍,从今天起温泉度假村就聘我当保安部顾问了!以后温泉度假村出了任何事情都跟我有关,你明白吧?”

    朱明川一脸的苦笑,温泉度假村这一手可够毒的,用黑山子有名的亡命徒来对付他们,这损招是谁想出来的?朱明川道:“大柱,温泉度假村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是村民他们”

    史大柱恶狠狠瞪大了双眼:“你当我傻啊?没有你村支书的允许,他们敢这么干?”

    “大柱咱们乡里乡亲的,你这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

    史大柱笑了起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拿了人家的工资就得给人家办事,过去,我们三兄弟没少做过敲诈勒索的事儿,可我想不到你这个村支书讹起人来比我们还要狠。”他把那一万块推到朱明川面前:“这是我们老板给那孩子的医药费,一万块,只多不少,你要是觉着不够,我可以帮忙再弄断他一条胳膊,再给一万!”

    朱明川不敢多说话,看了看那一万块。

    史大柱又从怀里点出两千五百块,递给朱明川。

    朱明川不敢接:“大柱,你啥意思?”

    史大柱道:“我们老板给了一万块,让我办事,我算了算,加上我们第仨,算上你一共四个,每人两千五,我可没亏待你,以后你帮助我们搞好治安,这笔钱就是你的辛苦费。”

    “我不要!”

    史大柱冷笑了一声,摸出一个子弹壳“啪!”地一声拍在桌面上:“你选吧!”

    朱明川吓得打了个哆嗦,史家三兄弟什么人,他当然清楚得很,他抿了抿嘴唇。

    史大柱骂了一句:“麻痹的!”又依依不舍的点出了五百块,放在那两千五百块上:“三千!自己看着办啊!你收不收?”

    朱明川哭丧着脸,天下间还有这么送礼的。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伸手把那三千块拿了过去。

    史大柱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村再有牛羊跑到温泉村的草坪上吃草,老子的猎枪就随时准备瞄准,我眼神不好,只要是大个的,我都会开枪!对了,麻烦给我写个收条!”逼着朱明川给他写了个收条之后,他站起身来,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朱明川望着史大柱的背影,不由得长长叹出了一口气。

    张扬此刻正泡在温泉池里,刘传魁也穿着裤衩在他对面坐着,望着身后站着的服务小姐,刘传魁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我说张主任,这这不合适吧”

    张扬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老封建,让你泡澡,你脑子里别胡思乱想!”

    他从池子中走了出去,一位美貌服务员走了上来为他披上浴巾,刘传魁缩手缩脚的跟了出去,服务员给他披浴巾的时候,老支书触电般躲到一边:“那啥闺女我自己来!”

    张扬笑道:“让他自己来吧!”

    两人来到休息的凉亭,刘传魁感叹道:“想不到你们城里人花样还真多,洗澡穿裤头子,还在露天洗,男女都一个澡堂子!”

    张扬哈哈大笑,这时候看到史大柱探头探脑的找了过来,张扬向他招了招手,刘传魁当然认得史大柱,知道这厮不是什么好货,瞪了他一眼道:“你来这里干球?”

    史大柱笑着叫了一声老支书,然后来到张扬面前很规矩的把剩下的七千块放在小桌上:“事情办完了,我给了他三千块,这是收条,医药费也给他了,我保证他以后不敢在找温泉村的麻烦!”

    刘传魁没想到史大柱对张扬这么俯首帖耳,心说这张扬的本事可真不小,能把恶名传遍黑山子的史家三兄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张扬微微昂了昂头:“钱拿走,归你们了!”

    史大柱这才笑着收了起来。

    张扬道:“以后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们三兄弟照顾,不许仗势欺人,不许违法乱纪,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去找老支书商量!”

    史大柱连连点头。

    刘传魁等到史大柱走后方才道:“张主任,史家三兄弟可不是什么善类!”

    张扬笑道:“知道,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把朱明川给收拾了,你放心吧,他们不敢惹麻烦!”

    刘传魁道:“这边的事情我尽量帮忙盯着,可我是村支书,不能接受他们的聘请!”

    张扬道:“我跟林总商量过了,你当温泉度假村的荣誉副经理,每月给你开五百块工资,年底根据营业情况还有分红。”

    五百块对刘传魁而言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我把你当朋友才过来帮忙,可不是为钱。”

    张扬笑道:“这个时代,任何事都是有报酬的,你付出劳动,度假村当然要给你工资,平时你也不用上班,主要是帮忙协调度假村和当地的关系,我也看出来了,从县里到乡里都把度假村当成一块肥肉,谁都想啃上一口。”

    刘传魁点了点头道:“你咋对温泉度假村这么着紧呢?”

    张扬道:“这度假村是楚嫣然投资的,嫣然是我女朋友,人家欺负她就是欺负我,你说我能不着紧吗?”

    刘传魁笑道:“成M冲你这句话,我一定给你把黑山子乡的事情好好摆平了!”

    

    还是一万字更新!在兄弟姐妹的帮助下,医道终于暂时进入月票榜前十,这充分证明了广大读者的实力,我相信大家还是有所保留的,能不能在前十稳定下来,甚至更进一步,全靠大家了,那只神奇预测世界杯的保罗章鱼如此拉风,我这只老章鱼也不能落后,强烈呼吁月票,恳请大家帮助医道在月票榜上继续前进,每天的推荐票也不要落下,因为章鱼一直在努力,医道会越来越精彩!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温泉村事件(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县委书记的彷徨(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