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二章温泉村事件(一万字)

    因为帝豪盛世的事情。引发了江城全市范围内的消防大检查,新任公安局长荣鹏飞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主持召开了全市范围内的消防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各区县公安局局长,有消防支队的领导。荣鹏飞给人的印象十分的温和,他的发言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讲述了一下江城的情况,不温不火,就像新闻报道,可缺乏新闻报道的针对性。

    荣鹏飞的内心却绝非他表面上那样轻松,来江城担任公安局长,所承受的压力绝非一般,江城的治安情况在整个平海也算比较差的,荣鹏飞上任之时,正逢江城的多事之秋,前局长田庆龙被刺伤,这起恶件让整个平海公安系统为之震动。省厅厅长王伯行亲自挂帅成立了专案组,来到江城半个多月也没有任何结果,荣鹏飞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接下了这个烂摊子,他知道自己所面临的责任,从踏足江城第一刻起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荣鹏飞的上位和代省长宋怀明的极力推荐有关。他和宋怀明相识于十多年前的地震救灾,那时候荣鹏飞还没有从部队转业,宋怀明还只是一个县长,如今两人又走到了一起,不过地位都有了大幅提升。

    荣鹏飞在东江之时,就以擅长社会关系著称,他是公安系统内有名的社交家,甚至这一光环掩盖住了他其他的办案能力,在荣鹏飞前来江城之前,江城的几位市领导对他都专门做了了解,一致认为,荣鹏飞来到江城很难扭转江城的治安状况,比起田庆龙,他好像欠缺铁腕和魄力。

    荣鹏飞的第一次会议在平平淡淡中结束了,会议结束之后,他让司机开车将他送到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他要去拜会一个人,前江城市公安局长田庆龙。

    田庆龙对省里将他调任省厅副厅长的决定是不解的,为此他专门和省厅厅长王伯行理论,可无论他怎样理论,仍然改变不了省里的决定,田庆龙意识到自己已经老了,省里要提拔更年轻的干部,这是现实,也是早晚必经的一步,他唯有接受现实。

    荣鹏飞来到田庆龙病房的时候,张扬也在那里。张扬过来是探望田庆龙伤情的恢复情况的,田庆龙现在已经可以下地走路,正准备随时出院了。

    荣鹏飞将带来的果篮放下,笑道:“田局,你好!”

    田庆龙已经听说荣鹏飞来到江城上任的消息,知道他早晚都会过来探望自己,这是一个必然的程序,田庆龙笑着伸出手去和荣鹏飞握了握手。

    张扬和荣鹏飞也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两人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只是宋怀明特地提起过荣鹏飞,所以张扬对荣鹏飞还是留意了一下,人家两位公安局长交谈,自己留下来有些碍事,张扬知趣的起身告辞。

    荣鹏飞笑道:“你是张扬吧,我还有事找你呢!”

    张扬愣了愣,心中猜想到十有是宋怀明给他打了招呼,他笑道:“我也不耽搁你们了,我去楼下停车场等你!”

    荣鹏飞点了点头。

    张扬走后,田庆龙邀请荣鹏飞坐下,他从茶几上拿起烟,荣鹏飞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戒了!”

    田庆龙道:“荣局过去在江城呆过吗?”

    荣鹏飞笑道:“田厅长还是叫我小荣吧,鹏飞也行!”

    田庆龙也不跟他客气,笑道:“那我就叫你小荣!年轻就是好啊,现在我出去,人家要么就叫我老田,要么就叫我田局,我是真的老了!”田庆龙抒发着心中的感慨。

    荣鹏飞道:“江城我来过不少次,可都是出差,从没长时间逗留过,所以我对江城的情况并不熟悉,还希望田厅长多多帮助我了解一些情况。”

    田庆龙道:“小荣啊,你也不要谦虚了,我相信江城新近发生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可以说江城最近的治安情况很不好,省里派你过来,有点临危受命的意思,我相信省领导的眼光!”

    荣鹏飞笑了笑,田庆龙虽然说得婉转,可他还是听出来了,这位前局长并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荣鹏飞道:“田厅长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田庆龙对荣鹏飞表现出的谦虚还是有些好感的,可他更清楚,谦虚并不代表能力,一个公安局长表现的太过温和,并不是什么好事,他轻声道:“局里有许多老同志,遇到不解的地方。你可以请教他们,对了,副局长董德志就是老人,他对江城的情况很清楚。”

    荣鹏飞觉察到这位前局长对自己还是表现出一定的戒心,荣鹏飞也没指望从田庆龙这里了解过多的情况,他今天前来主要就是礼节性的探望,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荣鹏飞很快就起身告辞。

    

    张扬果然老老实实的在停车场等着,他等荣鹏飞不仅仅是好奇,也因为宋怀明的缘故,既然宋怀明把荣鹏飞放在江城,就证明他和荣鹏飞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以宋怀明的眼光,应该不会选错人。当然张大官人是从宋怀明选自己当女婿这件事上类推的。

    荣鹏飞走入停车场的时候,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荣鹏飞向他笑了笑,先走向自己的专车,让司机走了,然后才来到张扬的面前:“走!找个地方吃饭!”

    张扬笑道:“荣局摆明了是让我请客!”

    荣鹏飞哈哈笑道:“我初来乍到,对江城一无所知,你当然要请客,这就叫尽地主之谊。”荣鹏飞不缺饭局,江城新任公安局长。等着请他吃饭的人都排起了长队,可荣鹏飞偏偏挑中了张扬。

    张扬带着荣鹏飞来到了古城墙旁的古城公鸡馆,路上就打电话让老板杀了一只老公鸡。

    荣鹏飞一路之上不时问东问西,张扬将途中的特色建筑介绍给他。其实张扬也明白,荣鹏飞也没抱着啥旅游心态,人家是通过这种方式和自己迅速拉近关系呢。

    自从古城墙、老街风景区对外全面开放之后,古城公鸡馆的生意比起过去更加火爆,不过张扬是这里的熟客,加上他们今天来的比较早,老板还是特地给准备了小包间。

    张扬从车内拿了两瓶清江特供,和荣鹏飞来到小包内。老板马上摆上了四道凉菜,荣鹏飞道:“简单点,咱们就是喝点闲酒!”

    张扬笑道:“能够请到你这位大局长,我可荣幸得很,简单不得!”

    荣鹏飞笑道:“那也不能铺张浪费!浪费可耻!”

    两人笑着坐下,荣鹏飞事先声明道:“我酒量不行,六两酒,我自己倒,多了我也不喝!”

    张扬也不勉强他,两人倒满酒之后干了一杯,荣鹏飞赞道:“这清江特供的味道还真不赖,最近经常看到广告!”

    张扬笑道:“江城酒厂是我们企改办今年扶植的重点,清江特供引进全新生产线之后,产能,产量,包装都会上一个新的台阶。我相信酒厂很快就会扭亏为盈,成为江城的代表企业。”

    荣鹏飞乐呵呵道:“张扬,你真是任何时候都不忘工作啊!”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人都有点职业病,干什么吆喝什么?自从自己进入企改办,吆喝的方式就变了。他往往会不由自主的介绍起江城的企业。

    荣鹏飞道:“我也有这个毛病,上班的时候谈工作,下班的时候还是谈工作,到后来,我老婆儿子都躲着我,我才发现人家都不乐意听,所以我强迫自己改掉了这个毛病。”

    张扬笑道:“看来我也得改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两人又碰了一杯,荣鹏飞道:“我来当这个江城公安局长很突然!”

    张扬道:“我没有记错的话,荣局升任东江公安局副局长才没有几天吧?”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我最近官运亨通!”他自己先笑起来了。

    张扬意味深长道:“江城公安局长可不好干!”

    荣鹏飞深有同感道:“看到田局,我就明白了,这江城还真有胆大妄为的歹徒,向安安稳稳的干满任期,难啊!”

    张扬笑道:“荣局来江城就是为了安安稳稳的干满任期吗?”

    “我当然想了,所以我得赶紧把江城的恶势力给挖出来。把这帮坏分子给扫清,只有这样,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虽然和荣鹏飞接触的时间不长,张扬已经发现荣鹏飞是个聪明人,而且他的头脑比起田庆龙更加的灵活,缺少了雷厉风行的气魄,却多出了几分世故和睿智,张扬开始对荣鹏飞有几分期待了。

    说是不谈工作,可荣鹏飞的话题最终还是落在了工作上:“张扬,我想彻查一下皇宫假日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协助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佳彤入住江城制药厂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签约当日,江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亲自到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江城国资委,江城企改办的相关领导都到场参加了签约仪式。

    其实这个签约仪式只不过是形式罢了,在此之前制药厂的相关工作已经全部进行完毕,今天主要是顾佳彤和严新建签字。虽然是形式,仍然吸引了不少新闻媒体的注意,毕竟江城制药厂是江城大型国企,此前又发生过震动平海的冯爱莲贪污案,进而扯出了前市长黎国正,牵涉出一系列的事件。顾佳彤收购江城制药厂,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国企被私人收购,虽然其中具体的细节很多,可在制药厂工人的眼里,在江城老百姓的眼里,从今天起江城制药厂就成为私营企业,已经属于顾佳彤的私有财产。

    签约仪式过后,江城副市长严新建专门召开了一个简短的记者招待会,他在会上做了进一步推动江城企业改革的发言,其中特地提到了江城企改办的工作成绩。

    记者招待会进行的时候,张扬已经随同胡茵茹前往办公大楼,顾佳彤的办公室正在装修中,并没与完全完工,张扬来到胡茵茹的办公室内坐了,想起上次两人在办公室漏点缠绵的情景,张扬的目光顿时变得灼热了起来。胡茵茹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俏脸微微一热,那种荒唐的事情,也只有张扬敢做得出来,她轻声转移话题道:“北京之行怎么样?”

    张扬笑道:“还成,原本还以为能和佳彤姐在北京见面的,谁想我到那里,她已经离开了。”

    胡茵茹莞尔笑道:“你当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清闲啊!”

    张扬不无感叹道:“她今晨来到江城,已经一个上午了,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胡茵茹道:“最近佳彤姐压力很大!”

    张扬有些诧异道:“什么事情?”自从上次顾佳彤匆匆赶往北京,他就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中间电话的时候,他曾经试探询问,可都被顾佳彤回避开来。

    胡茵茹小声道:“我也不清楚,还是你直接问她吧!”

    中午招待宴会结束之后,顾佳彤方才抽出时间和张扬见面,她有些疲惫的坐在临时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双星眸半睁半闭仿佛随时都可能睡去。

    张扬充满怜惜的看着她,来到她身边,展臂搂住她的香肩,顾佳彤就势靠在张扬的怀中,轻声道:“真想把这一切事情都扔下,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去想。”

    张扬笑道:“怎么回事儿?谁惹你不开心了,说出来,我找他算账!”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道:“明健出事了!”

    张扬早就猜到上次顾佳彤突然前往北京十有和弟弟有关,他轻声道:“他怎么了?”

    顾佳彤闭上美目,秀眉颦在一起:“他吸毒,我把他送到了戒毒所!”

    张扬内心一震,顾明健吸毒对他而言的确震动很大,在他看来,顾明健虽然心胸狭窄了一些,性情急躁了一些,可毕竟还不是无可救药,而且顾明健性情高傲,按理说不会沾染这种恶习,可顾佳彤的话显然已经证明顾明健吸毒成为了事实。

    顾佳彤充满后悔道:“我本以为把他送出平海,让他到北京之后可以换个环境,不再和那些人来往,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自甘堕落。”

    张扬低声道:“你爸知不知道这件事?”

    顾佳彤摇了摇头:“我不敢告诉爸爸,假如爸爸知道明健吸毒,一定会把他赶出家门!”

    “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根本瞒不住的!”

    顾佳彤抱紧了张扬的身躯:“张扬,我不知怎么办才好,我只有一个弟弟,明健他本性并不坏,只是被坏人利用了!”

    张扬道:“他戒得掉吗?”

    “我送他去得这件戒毒所很先进,不出意外,应该可以戒掉毒瘾。”

    张扬轻轻抚摸着顾佳彤的肩头:“就算他可以戒掉,以后你打算怎么安排他?是让他继续留在北京,还是让他返回平海?”

    顾佳彤痛苦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心中忽然抑制不住悲伤的感触,趴在张扬的怀里,委屈的哭了起来,多日以来承受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出来。

    张扬搂着顾佳彤,脑子里默默盘算着,顾明健的性格他很清楚,他不但傲慢而且固执,现在更把自己视为他的仇人,张扬轻声安慰顾佳彤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顾佳彤含泪道:“我打算在北京呆一段时间,江城的事情暂时交给茵茹,她很有本事,应该可以将制药厂做好!”

    张扬点了点头,作为姐姐,顾佳彤显然是尽职尽责的。

    顾佳彤抽出纸巾擦去泪水,整理了一下情绪道:“制药厂恢复生产之后,马上就要推出新产品,你答应我的药方不要忘了,我在北京期间,眷将药品的审核搞好,争取年内投入批量生产。”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我分分钟就能够搞定这件事。”

    顾佳彤柔声道:“你科技入股,以后在这些药品上产出的利润,我和你均分!”

    张扬笑道:“什么你的我的,分这么清楚干嘛?”

    顾佳彤道:“当然要分清楚,知识就是财富,我总不能将本属于你的财富剥夺。”

    张扬道:“我是国家干部,钱多了反而容易出事。”

    顾佳彤笑道:“这你不必操心,我会好好处理,反正你想用钱的时候只管来拿,你有多少钱,我来给你保管。”

    张扬笑道:“这样最好!”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这不叫吃软饭吧?”

    顾佳彤笑着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是你帮我,我依靠你才对!”

    “那就是你吃软饭了呃好像你不喜欢吃软的!”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

    顾佳彤俏脸绯红,伸手在他双腿之间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却发现这厮的局部早已开始茁壮成长,美眸儿泛起妩媚柔光道:“是你的,什么我都喜欢吃!”

    

    张大官人最近财运亨通,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前来企改办,给他送来一笔奖金,张扬感到很错愕,望着办公桌上的那八万块钱有些愣了,他板起面孔道:“刘厂长,我都跟你说过了,别来这套,否则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刘金城满脸堆笑道:“张主任,您听我解释,我们酒厂搞了一个广告词征集活动,面对社会各界进行公开征集评选,我把您在北京帮我想的那句广告词也给送了上去。”

    他这么一说,张扬想起来了,自己当时让天池先生给酒厂题字的时候,临时想起了一句广告词“豪饮清江,纵情天地”

    刘金城道:“经过专业评委的层层筛选,最后将您的这句广告词定为特等奖,按照我们的奖励原则,特等奖八万块,这是经过公证处公证的,任何人都是一样,所以这笔钱是你应得的奖励,绝不是我向你行贿!”

    张扬笑道:“真容易啊,我随口说了一句话就弄了个特等奖?”

    “张主任,你可别写你的这一句话,这句话得到所有评委的一致首肯,他们认为你的这句话点出了我们清江酒厂文化的精髓,充满气魄而且琅琅上口,符合改革向上的精神。”

    张扬听他这么说也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刘金城道:“张主任,你看这笔钱!”

    张扬道:“这样吧,钱我不能收,你帮我捐给福利院吧!”

    刘金城苦笑道:“那都是形式,张主任,你想做就自己去做,反正奖金我给你送来了,怎么处理随你,对了!下周五上午,我们酒厂会在礼堂开一个颁奖仪式,还请张主任一定要过来!”

    张扬指了指那堆钱道:“钱不是已经送来了吗?还要发啊?”

    刘金城笑道:“我可没那么多钱,我先把奖金给你送来,到时候做做宣传,给您现场发一个大牌子,电视台也会在新闻里播出!”

    张扬不禁笑道:“形式主义,你可真虚伪!”

    刘金城笑了起来:“宣传的需要,我们要通过媒体向社会各界表明酒厂的生产经营正在蒸蒸日上!”

    张扬很愉快的答应下来,刘金城还要去请副市长严新建颁奖,马上起身告辞。

    八万块现金,还真是个不小的数目,虽然是他应得的报酬,可张扬并没有据为己有的打算,以后江城制药厂运营之后,他的那些药方肯定会创造不少的利润,张大官人不缺钱花,这些钱就算渠道没有问题,可仍然会落人口舌,张扬是想要向上走的人,不会因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困惑。

    张扬把朱晓云叫了进来,让她把这笔钱给存起来,他已经打算好了,过两天颁奖仪式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电视台的镜头,把这笔钱捐出去,既然捐款,咱就把社会影响最大化。

    

    张扬刚刚处理完这件事,楚嫣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从电话中可以听出她的心情不太好,一问才知道,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又出问题了,朱小桥村当地的村民将度假村的水管给挖断了,而且在度假村周围栽种的草坪上放羊,对植被造成巨大的破坏。林秀已经专门前往春阳去处理这件事,县里只是答应解决,可到现在也没见有什么具体行动。

    张扬一听就恼火了,这件事林秀跟他说过之后,他节后上班就跟春阳副县长徐兆斌打了招呼,想不到事情非但没有解决反而越演越烈,这温泉度假村是贝宁财团投资的,就算没有楚嫣然这层关系,这件事都是不可原谅的,极坏的影响到春阳的形象。不过现在旅游并非张扬分管的范围,出于必要的程序考虑,他还是先去找了李长宇。张扬在体制中混久了,也明白做任何事都要走走程序,哪怕是表面上的,只有先把尚方宝剑拿到手,下面才能采冗体行动。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听张扬汇报完温泉度假村的事情,不觉皱了皱眉头,他对春阳当地的老百姓还是十分了解的,老百姓和投资商之间存在着种种的矛盾,这些矛盾,早晚都会爆发出来,他低声道:“张扬,我回头给春阳县方面联系一下,督促他们抓紧解决!”

    张扬笑道:“他们那帮人的办事效率你是知道的,恐怕等他们出手解决的时候,度假村都被那帮村民给拆了!”

    李长宇道:“那你说怎么办?地方上的事情,有具体部门分管,难道我们要亲自处理吗?”

    张扬道:“贝宁财团可是当初我千辛万苦给请回来的,人家钱投进来了,却遭到这种待遇,太不公平了!”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春阳县领导的工作做得的确太不到位了,张扬,你不是招商办副主任吗?你可以代表投资商的利益去找春阳县方理论,你有权督促他们维护投资商的利益。”

    张扬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李长宇笑道:“我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吗?”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好好和春阳县几个领导交涉一下,这种事情应该很好解决。”平心而论,李长宇并没有把几个老百姓闹事找麻烦当成什么要紧事,他认为张扬有些反应过激了,其中很大的原因应该是温泉度假村的投资商是楚嫣然的缘故。

    张扬跟李长宇打完招呼就去了春阳,楚嫣然都给他打了电话,他必须要对这件事表现出足够的重视,温泉度假村是楚嫣然投资的,欺负到温泉度假村头上就是欺负到楚嫣然头上,欺负楚嫣然就是欺负老子!张扬如是想。

    张扬直接来到了春阳县委县政府大院,他是来找县委书记朱恒的,可朱恒出去视察农业生产了,负责旅游的副县长徐兆斌也不在,只有春阳县长沙普源留守。

    张扬和沙普源见过几次面,不过两人并不是很熟,那时候,秦清是春阳县委书记,张扬在春阳很少和别人打交道,也没有必要,现在张扬也已经是副处级干部,比沙普源也只不过低上半级,可他的背景却是沙普源无法相提并论的,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时候身为县长的沙普源曾经亲眼见证了张扬的能力。沙普源把自己归为政治上不得志的一类人,县委书记秦清走后,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理所当然的接替,可没想到朱恒从邻县空降,他的幻想完全落空,这段时间,沙普源的内心是极其郁闷的。

    沙普源对张扬十分的客气,听张扬说完前来的目的之后,沙普源笑道:“张主任不必担心,针对这件事,我们县常委专门召开了会议,也拿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相信很快事情就能得到圆满的解决。”

    正说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沙普源向张扬笑了笑,拿起电话,听清电话内容之后,脸色不由得一变,真是无巧不成书,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出事了,朱小桥村几百口子人将温泉度假村给围了起来,要把度假村给砸了。

    沙普源接到电话的时候,张扬也得到了消息,林秀直接给他打得电话,电话里林秀气得声音都变了,她告诉张扬,要从春熙谷撤资,还要根据合同起诉春阳一方违约。

    张扬在电话中就听到里面极其嘈杂,林秀就在现场,他安慰林秀不要慌张,自己马上就到。

    沙普源听说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出事,也有些紧张,他马上联系县公安局,让公安局出动警力去协助维持秩序。

    张扬已经离开了县城,驱车向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方向驶去,他是真火了,这帮春阳的干部简直是酒囊饭袋,温泉度假村这么重点的工程,别说在春阳,就算在整个江城也算得上旅游业的重中之重,早就出了问题,而且林秀和他已经多次向县里反应过,可事情就是迟迟得不到解决,这就是渎职,这就是不作为!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张扬绝不会善罢甘休,他要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

    在途中,张扬就给徐兆斌打了个电话,徐兆斌身在东江,参加一个县处级领导,听说温泉度假村出事,他也吓了一跳,慌忙表示马上回来处理。

    张扬懒得跟他多说,一个电话又打到了黑山子乡,春熙谷温泉度假村属于黑山子乡的行政管理范围内,出了事情当然要找他们领导,乡领导多数都前往温泉度假村现场去了,乡办公室主任耿秀菊接的电话,她听出是张扬的声音,马上意识到张扬是为了温泉度假村的事情前来,耿秀菊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把乡长于秋玲的手机号告诉了张扬,让他直接跟于秋玲联系。

    

    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的事件源于一件小事,因为最近朱小桥村的老百姓故意去度假村周围放羊,导致草皮损坏严重,所以度假村一方加强了管理,今天上午,几个小孩又跑到草坪上放羊,保安驱赶的时候,其中一个孩子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结果把左臂给摔断了,这下等于捅了马蜂窝,原本就对温泉度假村有成见的村民们在村支书朱明川的率领下拿着铁锹铁锨,将温泉度假村的大门给堵了起来,他们口口声声要讨还公道,正在冲击温泉度假村的大门。

    林秀当天刚巧来度假村检查工程进度,刚好遭遇了眼前的场面,她给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可派出所迟迟不见有人出警,原因很简单,黑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周良顺想安排两个亲戚去温泉度假村工作被拒绝了,他怀恨在心,你们不给我面子,想我给你们面子,没门!

    林秀无奈之下只能给春阳县公安局局长邵卫江打电话,邵卫江是谢志国的老朋友,当然不会对这件事坐视不理,他当即就问责到黑山子乡派出所的头上,周良顺带着派出所的警察来到现场的时候,发现朱小桥村的村民几乎全面出动,清台山村民的彪悍由来已久,周良顺在当地干了多年,对这一点极其了解,看到现场人声鼎沸的局面,马上就意识到事情比他预想中还要严重,现场至少有五百人,堵在温泉度假村的门外要说法。

    不知怎么周良顺突然想起了当年上清河村围攻黑山子乡乡政府的时候,这次的场面比上次还要大,这么大的场面周良顺有生以来只见过两次,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有张扬。

    周良顺赶到的时候,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已经到了现场,他正拿着话筒向愤怒的乡民们喊话,可群情激奋的情况下,根本没人把他这个乡党委书记当成一回事。祝庆民意识到这件事非同猩,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是春阳乃至江城的重点旅游工程,其投资规模和额度都是春阳县前列的,是清台山旅游开发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出了问题,他这身为黑山子乡党委书记,首当其冲要承担责任,可他在黑山子乡的威信显然有些问题,声嘶力竭的喊话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周良顺凑到他面前,恭敬道:“祝书记!”

    祝庆民心急火燎道:“赶快把他们给我驱散了!”

    周良顺苦着脸道:“五百多口子人呢!祝书记,我们派出所的全部警力加上也不过九个人,我已经向县公安局求援了!”

    祝庆民怒道:“把朱明川给我找出来,这个老混蛋在搞什么?”一怒之下,这位乡党委书记也忍不住爆起了粗口。将五百多口子人驱散难度很大,可是从这些人中找到村支书朱明川并不难,周良顺将朱明川找了出来,连拖带拽的把他拉到祝庆民面前。

    祝庆民是真火了,一向好脾气的乡党委书记指着朱明川的鼻子骂道:“你他搞什么?以为自己是土匪吗?我可告诉你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是春阳县的重点旅游工程,你这么做就是跟县委县政府唱反调,你马上把这些村民给撤走,不然你这个村支书就别干了!”

    朱明川平时不吭不哈的,可脾气却是倔得很,他不紧不慢道:“不干就不干,他们打伤了我们村的小孩子,这事情不能算了,春熙谷是我们朱小桥村的地方,凭什么外人到这里指手画脚?”

    祝庆民怒道:“轮到你指手画脚了?我告诉你,春熙谷不是你们朱小桥村的地方,是国家的地方,国家想让谁来开发,就给谁开发,你管不了!”

    说话的时候,张扬的吉普车开到了这里,一看现场的场面,张大官人就兴奋了,没错,不是生气,是兴奋,这厮喜欢大场面,他很享受控制大局的感觉,和周良顺一样,他也想起了当年自己一人单挑四十三名下清河村乡民的情景,今天人多了点,不过这难不住张大官人,擒贼先擒王,他马上就开始寻觅了,目标很快就锁定在朱明川身上。

    祝庆民几个人也留意到他的到来,每个人内心都是咯噔一下,我x!他怎么来了?

    张大官人在黑山子乡的威名那可不是盖得,朱明川看到他过来,内心不由的一阵发憷,张扬在黑山子乡的强悍行径几乎传遍了每一个村落,这些村干部也清楚,清台山的开发能够如火如荼的搞起来,跟张大官人有着直接的关系。人家过来,肯定是兴师问罪的。

    张扬拉开后备箱,从后面取出了一根球棒,这还是没收楚嫣然的防卫工具,想不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这厮脸上带着阴险的坏笑,一步步向人群走去。

    

    郁闷,整整一天月票才涨了12张,章鱼已经很努力了,恳请医道书友,给予火力支持,这样下去,这个月冲前十只能是一句空话了,兄弟姐妹们,章鱼从一号开始每天万字保底更新,大家多少也得意思意思,有月票的别掖着藏着了,没有月票的,给点推荐票意思意思,众人拾柴火焰高,相信只要有你们的帮助,章鱼本月肯定能如愿达成目标!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装逼也得有资本(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鬼怕恶人(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