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一章装逼也得有资本(一万字)

    张大官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他算准了楚嫣然不忍心泼自己,今天哥们要把爱情进行到底。

    楚嫣然扬手就把那盆水泼了下去,水虽然烫可并不是开水,从二楼泼下去,温度又减了几分,所以泼到张扬身上的时候,非但没感觉到烫,反而觉着暖融融的很舒服。

    张扬这叫死猪不怕开水烫,他的坚持终于有了效果。

    楚嫣然看到张扬连开水都不怕,十有是真摔出毛病来了,她顾不上多想,慌慌张张跑出门去,来到张扬身边用力摇晃着他的身体:“你醒醒!”

    张扬装死的本事可是一流,龟息功一用,别说是呼吸,连心跳都没了,楚嫣然看到无声无息,不由得紧张起来,不过她见识过张扬装死的功夫,当初在梦仙湖的时候,这厮就利用这种方式骗去了自己的初吻。楚嫣然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可恨,忽然扬起手来照着他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出乎张扬的意料,士可杀不可辱,楚嫣然要是发起飙来,恐怕一巴掌是打不过瘾的,她再度扬起手的时候,被张扬一把抓住了手腕。

    楚嫣然怒道:“让你装!”

    张扬嬉皮笑脸道:“我不装,你怎么肯出来?”

    “放开我,我不想见到你!”

    张扬一把抓起楚嫣然把她给扛在肩头,楚嫣然怒道:“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叫人了!”

    张扬伸手在她之上拍了两记:“乖,咱们进去说话!千万别吵醒咱们外婆!”

    “是我外婆!”楚嫣然愤然纠正道。

    张扬不由分说将她扛到了别墅的客厅之中,扔在沙发上,楚嫣然想要坐起,却被他伸手点中了道,唯有美目圆睁瞪着张扬。

    张扬笑道:“我只想你平静下来听我解释!你误会我和陈雪了,你仔细想想,当时我是不是穿的衣帽整齐,陈雪是不是也穿着衣服?她被毒物咬中,如果我不用那种方式帮她逼毒,恐怕她要性命不保,她是我妹的同学,又是陈老伯的孙女儿,于情于理我都得救她,再说了,你爷爷和她爷爷是老战友。就冲着这份关系,我也不能不管。”

    楚嫣然的目光稍稍有所缓和,张扬这么一说,她仔细想了想,那天张扬的确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可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其实张扬的性情她是了解的,甚至他和秦清之间的暧昧情愫,楚嫣然也有所察觉。她自问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一直以来也尝试用自己的宽容感化张扬,不过她越来越发现她和张扬之间,终究还是张扬影响她多一些。

    张扬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楚嫣然被他点中道,只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听,她也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张扬说完方才道:“你要是原谅我了就眨眨眼睛!”

    楚嫣然果然眨了眨眼睛,张扬这才解开了她的道,楚嫣然得以恢复自由之后,一把就揪住张扬的耳朵:“骗我!你花言巧语骗我!”

    张扬苦笑道:“我说丫头,咱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从北京一路追到这儿,事情也解释清楚了,那啥你也把心胸放宽一点。”

    楚嫣然啐道:“疗伤就疗伤。你脱人家衣服干吗?”

    “我当初给你疗伤那会儿,还脱你裤子呢!”

    一句话把楚嫣然说得俏脸通红,握起拳头在张扬身上捶了两下,不过下手并不重。张扬这么一解释,楚嫣然不由得又想起他过去的好处来,心里对他的不悦顷刻间烟消云散,看到他淋得落汤鸡一般,又有些心疼,轻声道:“你去洗个澡,我给下碗面条!”

    张扬知道楚嫣然已经原谅了自己,心中欣喜非常,他去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又用烘干机将衣服烘干。出来的时候,楚嫣然已经下好了面条。

    张扬从下飞机到现在还没有安安稳稳坐下来过,肚子的确饿了,他端起面条大口吃了起来。

    楚嫣然看他吃的香甜,双手托着俏脸,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张扬笑道:“看到你笑,我才安心了!”

    “你会在乎我的感受?”

    “很在乎,最在乎!”张扬将面条吃得干干净净。

    楚嫣然起身收拾碗筷,柔声道:“你去客房睡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张扬嬉皮笑脸道:“咱俩是不是秉烛夜谈呢?”

    楚嫣然打了个哈欠道:“我可没这么大的精神,让你气的我这两天都没有睡好!”她说的是实话,从看到张扬和陈雪的那一幕,直到现在她都没睡过。

    

    张扬老老实实去客房睡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来到客厅,看到林秀带着儿子也已经来了,正陪着玛格丽特聊天。

    楚嫣然正在煮咖啡。看到张扬出来,笑道:“林阿姨找你呢!”

    张扬点了点头,先去到玛格丽特面前叫了声外婆,然后在林秀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林秀虽然知道老太太已经同意了楚嫣然和张扬来往,却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玛格丽特笑道:“你惹嫣然生气,我正想找你算账呢!”

    “我哪敢呢!”

    “那是嫣然心软,如果是我,就一盆开水浇下去!”

    张扬老脸一红,原来昨晚的事情已经被玛格丽特知道。好在老太太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她接过楚嫣然递来的咖啡,停止了对张扬的揶揄。

    林秀道:“张扬,我们投资春阳的温泉度假村遇到了点麻烦。”

    张扬道:“工程进展很顺利啊,我前些天过去,度假村已经就快竣工了!”

    林秀道:“并不是工程上的事情,度假村原定这个月对外开放,现在正处于招聘培训阶段,按照我原有的计划,是从荆山带过去一支管理团队,可春阳县坚持要参予管理。”

    张扬想了想,温泉度假村签约的时候,秦清还在春阳担任县委书记,当时的合同细节,他依稀还记得一些。温泉度假村是春阳县和贝宁财团共同投资兴建的,双方的股权各占百分之五十,而且在利益的分配上也有具体的规定。

    林秀道:“当初我和秦书记签约的时候已经确定下来,以后温泉度假村的管理由我方全权负责,春阳县委县政府不会涉及具体的管理工作。”

    张扬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他笑道:“合同上都写得明明白白的,他们总不能不认账?”

    “那倒不是!春阳县方面只是提出想要介入温泉度假村的管理,我当然不会答应,可县里不少领导又提出想解决一些亲属的就业问题,我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就帮忙解决了几个。可后来我并没有想到这种事越演越烈,甚至连黑山子乡的领导,朱小桥村的干部都找了过来,温泉度假村的确需要不少人手,可怎么也容不下这么多的人,我只能有所选择,拒绝了很大一部分人,可我没想到拒绝就意味着得罪人,他们并不报复我,而是报复到了温泉度假村的头上,这几天里,度假村的电缆被割断,水管被挖断,连路灯也被人给砸了不少,损失虽然不大,可是大大拖延了我们的工期,现在还没开业就已经这样,真正开业还不只要面对多少问题。”

    “为什么不给春阳县委县政府反映?”

    “反映过了,他们也表示要尽力配合,可结果还不是那样,说一套做一套,我早知道春阳的投资环境这么复杂,绝不会选择在春熙谷建设温泉度假村。”

    楚嫣然又端了咖啡分给他们,她笑道:“在国内投资,人情往来上的事情就是多,听郭厂长反应,我在春阳开发区投资的那个饲料厂也被塞进了许多熟人,不过他们都是进厂当工人,没有这么多烦心事!”

    张扬点了点头,强龙不压地头蛇,林秀的烦恼肯定是源于此,这件事看来他必须要出面了,张扬对自己在春阳方方面面的关系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向林秀打包票道:“林阿姨,你放心,这件事节后我就帮你解决了!”

    林秀道:“你得抓紧了,现在朱小桥的那帮老百姓都把我们温泉度假村当成了家门口的一块肥肉。恨不能每个人都上来啃一口,再没有什么制约措施,恐怕我们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玛格丽特并不清楚国内的投资状况,她笑道:“中国的老百姓还是纯朴的很,我看事情不会像你说的那么严重。”

    林秀没有说话。

    楚嫣然道:“外婆,您还去静安吗?”自从外婆回国,其实楚嫣然每天都和外公楚镇南偷偷联系,她想促成外公和外婆见面,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言归于好。

    玛格丽特笑道:“去,为什么不去?”她向林秀道:“说好了今天去荆山寺上香,咱们都晚了!”

    楚嫣然不无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道:“都是你睡得这么迟!”

    张扬笑道:“干我什么事?”

    林秀道:“咱们走吧,司机在外面等着呢!”

    几人说着出门上了停在门外的丰田面包,张扬对荆山路况不熟,也就没开车,楚嫣然知道他没吃早饭,给他带了面包牛奶出来,让张扬在车上随便吃点。

    林秀的儿子谢晓军今年十五岁,现在在荆山市体校踢足球,他听说张扬的武功高强,对张扬是极其崇拜,不时问东问西向张扬讨教几手功夫,林秀一旁怂恿道:“张扬,你看我这个儿子有没有学武的天分,如果有,你教教他,我们家老谢倒是给他找了几个师父,可惜都没什么真本事。”

    张扬微笑不语,心说我收徒弟岂是那么容易的,算起来也只有安语晨那个女徒弟,不过现在人家也已经不当自己是师父了。

    谢晓军满脸期待的看着张扬,发现人家没有点头的意思,脸上的希望就变成了失望。

    玛格丽特道:“男孩子家还是别学武,整天打打杀杀的让人不放心。”

    谢晓军道:“练武强身健体,又不是打打杀杀!”

    林秀啐道:“你这孩子居然学会犟嘴了。”

    谢晓军也是个老实孩子,红着脸不再说话。

    说笑间来到荆山寺,荆山寺乃是北原省著名的古刹,这里香火极旺,虽然历史比不上江城的南林寺,可并没有像南林寺那般多次遭受战火、破坏,所以保持相对完整,不但是北原香客,而且平海的香客也经常来此,不过自从南林寺发现佛祖舍利之后,南林寺的影响迅速增强,在佛学界的声望实际上已经超出了荆山寺。老太太之所以选择荆山寺,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还愿。

    荆山寺的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汽车,今天并非初一十五,所以香客还算少的,张扬望着停车场热闹繁忙的景象,不由得发出一阵感慨,南林寺修缮工程尚未完全竣工,希望日后也能够达到这样的气派。

    张扬对烧香念佛并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人溜达到碑林处欣赏石刻,楚嫣然和林秀陪着老太太进了寺院。

    荆山寺古迹众多,谢晓军来过多次,不过这孩子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跟着张扬转了一圈,发现人家无意收自己当徒弟,顿时就泄了气,一个人去别的地方溜达了。

    张扬看碑刻的时候,后面忽然人声嘈杂,他转过身,看到停车场方向围了一圈人,张扬也是个喜欢看热闹的家伙,也凑了上去。

    

    没想到被围观的人是谢晓军,这孩子耷拉着头,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旁三名中年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人中等身材,有些谢顶,长得颇为富态,手上带着金表,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看来好像是个暴发户,他指着谢晓军骂道:“臭小子,你没长眼睛啊?居然砸我车?你家大人呢?”

    张扬这才留意到不远处的奔驰车,原来谢晓军闲着无聊,摸石头去砸小鸟,结果小鸟没砸着,石块崩到人家的汽车上。

    那辆奔驰车受损也不严重,只不过被砸出了一个小白点,底漆露出来了,应该不用钣金。

    “对不起!”谢晓军小声道。

    “对不起就完了?啊?麻痹的,你砸我车,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奔驰?你他赔得起吗?”

    谢晓军涨红了面庞:“你说多少钱,我赔给你!”

    “赔你麻痹!你家大人呢,电话多少?”谢顶男子嚣张大吼道。

    谢晓军瞪大了眼睛:“你骂谁?”

    “骂你!我他还打你呢!”谢顶男子上去照着谢晓军的头顶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把谢晓军的火气给激了起来,他豁出去了,握着拳头就冲了上去,可没等他冲到那男子身边,谢顶男子的两名同伴冲上来抓住他的胳膊。

    张扬看到不妙,分开人群走了进去:“干什么这是?三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你们害臊不害臊?”

    三名男子都愣了,谢晓军看到张扬就像找到了救星,叫了声张哥,向他走了过去。

    谢顶男子笑道:“哟!来救星了!你他们家大人啊!”

    张扬眯起双目,不屑道:“有事说事,欺负小孩子干什么?”

    谢顶男子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奔驰车道:“看到没有,他砸我车,你说怎么办吧?”

    谢晓军小声道:“我不小心的!”

    “不小心,你将来要是杀了人,你不小心就行了?就不用承担责任了?”

    张扬笑道:“你说怎么办?”

    那男子看了看张扬,从张扬的穿着可以看出此人应该条件不错,那谢顶男子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两万!你拿出两万块,咱们两清!”他这句话一说,围观的人群发出齐声惊叹,谁都看出这谢顶男子显然在讹人了。

    “两万?不多啊!”张扬不无嘲讽道。

    那男子道:“当然不多,我这可是新买的奔驰车!”

    张扬转向谢晓军道:“你刚才怎么砸的?”

    谢晓军指了指地上那颗葡萄大小的石块道:“我是砸小鸟,结果掉在他车上了。”

    张扬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问谢晓军道:“是这颗吗?”

    谢晓军不明白他的意思,张扬将石头交到他的手中,笑道:“这么大的石头怎么可能砸出这么小的痕迹?你再砸一遍给我看!”

    谢晓军有了张扬撑腰,他想都不想就把石块扔了出去,拳头大小的石块咣!地一声砸在了奔驰车引擎盖上,这下留下了一个凹坑。

    谢顶男子急了:“小畜生你干什么?”

    张扬霍然转过脸来,双目冷冷盯住那男子道:“你他不是爹妈生的?怎么出口伤人呢?”

    三名男子气势汹汹的向张扬走了上来,张扬冷笑道:“这里是佛门净地,我可不想动手,晓军,你不是想学武吗?我教你一招!”他在谢晓军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谢晓军勇气倍增,握着拳头向谢顶男子冲去,那男子骂道:“小咋种,找死!”他想去挡谢晓军的拳头,却没想到谢晓军手臂灵活的一转,一拳打中他的下颌,谢晓军力气很大,打得那谢顶男子头颅猛然向后一仰,嘴唇也磕破了。

    谢晓军一拳打完,那谢顶男子的两名同伴已经冲了上来,张扬一把将谢晓军拉了回去,叹了口气道:“我见过没出息的,可没见过你们这么没出息的!”

    谢顶男子掏出手机,恶狠狠道:“你们给我等着!”他打电话报警了。

    这时候林秀和楚嫣然陪着老太太出来了,看到张扬和人家发生纠纷,也赶了过来。谢晓军走到母亲身边将发生的事情说了,林秀气得也是脸色煞白。

    张扬看到林秀出来了,自己也就没有出头的必要了,他倒要看看林秀怎样处理这件事。

    林秀还是表现出相当的涵养,她向儿子道:“晓军,你先陪奶奶回车上去!”

    谢顶男子不依不饶道:“不能走,砸了我的车,你想一走了之吗?”

    林秀道:“我是他妈,我来赔!”

    张扬示意楚嫣然陪着外婆先走,楚嫣然明白,张扬肯定火了,他不想让外婆看到自己暴力出手的场面,谢晓军还是个小孩子,自然也不适合留在现场。

    楚嫣然他们走后,就有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当地派出所所长耿云成带着四名警察赶到,他下车后径直来到那谢顶男子面前,笑道:“程哥,怎么回事儿?”

    那谢顶男子指了指自己的奔驰车道:“我刚买的车被人给砸了,损害他人财物是不是要坐牢呢?”

    耿云成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脸色突然一变,他满脸堆笑的来到林秀面前:“林总,您怎么在这儿?”林秀是荆山公安局现任局长谢志国的夫人,他怎么会不认识。

    林秀冷冷看着耿云成:“人家让你抓我呢,来,你把我铐走吧!”

    耿云成苦笑道:“林总,别开玩笑了!”

    林秀道:“耿所长,那个人说我儿子砸了他的汽车,让晓军赔他两万!”

    耿云成低声道:“林总,没事,他叫程继高,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帮您说说。”

    林秀道:“没必要说,他说我儿子砸他的车,我就真砸给他看!”

    耿云成面露为难之色,程继高和他有些交情,可林秀这边更得罪不起。这程继高真是没有眼色,专挑了一个荆山市公安局长的老婆欺负。

    林秀看到耿云成没有动静,淡然道:“耿所长,你既然来了,就帮个忙吧!”

    耿云成连连点头。

    “帮我把那辆车砸了!”林秀一句话把耿云成惊得目瞪口呆,可他马上就明白了,林秀不是开玩笑,局长夫人是真生气了,她要在大庭广众下砸车,而且是让自己动手。

    耿云成心里这个后悔啊,我他不是犯贱吗?好好在所里凉快就是,管这种闲事干嘛?可现在想走也走不成了,林秀可不是一个轻易开玩笑的人,这位局长夫人的厉害他是知道的,她让自己砸车,那是让自己表明态度,如果自己因为态度不明确而得罪了她,恐怕这次倒霉的不仅仅是程继高。

    张扬觉着事情越来越好玩了,他虽然和林秀认识了很长时间,可并不知道这位荆山市公安局长夫人的厉害,从玛格丽特对她的重视可以看出,林秀是很有本事的,她的能力并非单纯的依靠她的丈夫谢志国。

    耿云成终于在短时间内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抽出警棍走了过去,一下砸在那辆奔驰车上。

    程继高愣了,他现在明白自己得罪大人物了,望着奔驰车引擎盖上突然瘪下去的一块,他不但是心疼而且害怕,耿云成一动手,四名跟着他过来的警察一起上去动手了,他们都带着警棍,这玩意儿平时很少派上用场,今天发现砸车还真衬手,尤其是砸大奔的时候。

    五名警察率先砸车,围观的老百姓都乐了,他们早就看程继高三个大老爷们欺负小孩子不顺眼,而且咱们老百姓对开大奔的原本就没多少好感,现在社会上都流行那叫啥仇富!对仇富心理,终于人群中有勇敢者,抄起砖头砸了一下,有先行者就有后来者,这就叫从众心理。

    马上就用不着五名警察动手了,围观的老百姓纷纷抄起砖头石块扔了过去。

    程继高哭的心都有了,他跑到耿云成面前:“耿所耿所别砸,别砸!”

    耿云成反正已经表明了态度,也不在乎继续在林秀面前表忠心,指着程继高的鼻子骂道:“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有钱人多了,谁像你这么得瑟啊?欺负小孩子,你还算人吗?”

    程继高虽然有钱,可他一直在外地经商,在荆山还真不认识几个人,他看到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心中一横道:“我可告诉你,谢志国局长是我老朋友!”

    一句话把耿云成给逗乐了,他望向林秀。

    林秀冷冷道:“那你把他喊过来,我让他帮我砸!”

    张扬心说这混蛋真是不知死,他还敢胡说八道。这年头,装逼也得有资本!

    那辆奔驰车已经被砸得惨不忍睹,林秀懒洋洋道:“算了!”

    耿云成这才让部下驱散围观的人群,老百姓参与砸车更好,更方便他推卸责任。

    耿云成气得脸色铁青,他叫嚣道:“我不信这荆山就没有公理可言了,我要告你们!”

    林秀皱了皱眉头,向耿云成道:“他什么人?”

    

    耿云成这才低声道:“他叫程继高,本地人,在广东一带做地皮生意,有些钱!”

    张扬听到程继高的名字不觉一怔,他想起不久前江城教育局集资案的事情来,当初他和教育局长郑先泰专门跑到荆山要钱,郑先泰的集资款不就是被一个叫程继高的骗了吗?张扬笑了起来,现在郑先泰已经被双规了,程继高虽然归还了集资款,这连带责任也是少不了的,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人要是找死,真的会找窍门。

    张扬走到程继高面前,猛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程继高!你表哥是郑先泰对不对?”

    程继高乍听到郑先泰的名字,吓得脸色煞白,转身想要走,被张扬一把拧住手臂,抬脚就给踹倒在地上,张扬向耿云成道:“耿所,这个人是我们江城通缉的要犯,你把他给我铐起来!”

    程继高又惊又怕,他当初利用教育局的集资款在广东炒地皮赚了一大笔钱,只不过一直以来都谎称地皮掉价,拖着教育局的钱不给,如果他当初顺顺当当的把钱给了,或许江城教育局集资的事情也不会东窗事发,出事之后,教育局长郑先泰不得已听从张扬的建议,绑架程继高的双胞胎儿子,程继高这才忍痛把钱给还了,在他的认识里,以为钱还过了,自己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所以他大摇大摆的回老家看看,今天来荆山寺烧香也是为了还愿,谁想会遇到了这件倒霉事,人真的不能得意,得意就容易忘形,原本谢晓军也不是故意砸到他车,如果程继高好好说,以林秀的财力也不会蛮不讲理,可他非得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所以遭到了被砸车的命运。现在不仅仅是砸车,连当初他诈骗江城教育局集资款的事情也被张扬给捅了出来,当真是祸不单行啊。

    程继高被押上警车的时候,耿云成不无感叹的告诉他:“你自己找死,知道你刚才欺负的是谁吗?咱们谢局长的宝贝儿子!”

    程继高的脑袋耷拉了下去,都说民不与官斗,自己刚刚有了两个钱,怎么就把这茬事给忘了呢?

    张扬望着那辆破破烂烂的奔驰车不禁笑了起来,林秀也笑了,楚嫣然走过来看看情况,也笑了,她格格笑道:“我让司机先把晓军和我外婆送走了,怕他看到这种场面!”

    林秀道:“我最怕小孩子学会争强斗狠!”她看了一眼张扬道:“所以我是不想让你教他功夫的,有些时候吃亏不一定是坏事。”

    张扬反问道:“那你怎么刚才不选择吃亏呢?”

    林秀笑道:“将来你就会明白了,假如有人欺负了你的孩子,你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讨回公道!”因为司机先去送玛格丽特和谢晓军回去,林秀带着张扬和楚嫣然一起去了后山的观音院,观音院却是一座尼姑庵,林秀和这里的主持定闲师太是好朋友,平日里也没少给庵里香火钱。

    定闲师太看到贵客临门,邀请他们来到枯竹亭内饮茶。

    几人闲聊的时候,不经意提起江城佛祖舍利的事情,定闲师太流露出想要去江城参拜舍利的意思。

    张扬生性好客,他微笑道:“师太去的时候提前跟我打招呼,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林秀笑了起来,佛教的交流可没有这么复杂,用不着他们官场应酬,张扬显然和其他事情一样等同对待了。

    定闲师太微笑道:“多谢张施主美意,听闻南林寺正在整修,不知工程进展情况怎样?”

    “年底应该可以竣工,到时候一定会是佛教盛事!”

    定闲师太微笑点头。

    林秀前来观音院不仅仅是为了饮茶,她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原来楚嫣然的外婆想捐一座庙宇,地点还没有选定,林秀提议在清台山春熙谷,所以邀请定闲师太过去看看,定闲听闻老太太要做善事,自然一口应承下来。

    这对张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如果真的可以在春熙谷修建佛寺,对清台山旅游会有促进的作用,不过玛格丽特应该没想到经济上的回报,她只是想结善缘。

    林秀和定闲师太约定了时间,离去的时候,定闲师太专门拿了两串紫檀佛珠送给张扬和楚嫣然。

    

    当天中午荆山市公安局长谢志国在荆山金盾宾馆宴请玛格丽特一行,这次出席午宴的还有荆山市军分区司令和政委,他们当初都是楚镇南一手带出来的部下。

    玛格丽特不饮酒,所以张扬充当了主力队员,他的酒量一个人对付四五个还是绰绰有余,席间张扬向谢志国提起了程继高的事情,谢志国笑道:“你放心吧,这事好办,只要江城需要,我让人把他给送过去接受调查!”

    张扬多少看出了楚镇南这帮老部下的意思,他们一个个都顺着老太太,目的是想把老太太给哄高兴了,看来所有人都想着趁着这次玛格丽特回国的机会,帮助这对老夫妻破镜重圆。

    玛格丽特也表示会去静安,不过并没有提起要不要和楚镇南见面。

    午饭后,谢志国几人陪老太太去打麻将,楚嫣然和张扬两人来到金盾宾馆的小花园内坐着,楚嫣然挽住张扬的手臂道:“我外婆好像还在生外公的气,张扬,你脑子聪明,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他们和好如初?”

    张扬笑道:“这事儿我可不在行,如果你外公能在大半夜冒雨爬上别墅我估摸着十有就没问题了。”

    “滚!”楚嫣然笑骂道,螓首却靠在张扬的肩头。

    张扬道:“这次我恐怕不能陪你去静安了,江城出了点麻烦事,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工作要紧,你现在都是副处级干部了,管的事情自然比过去要多。”

    张扬笑道:“就是一帮着企业要钱的主儿,江城乞丐办帮主!还是个副职!”

    “做人不可以太贪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人如其名,太张扬小心有人对付你!”

    张扬哈哈大笑,轻轻捻了捻楚嫣然的秀发,微笑道:“不招人妒是庸才!我行得正坐得直,怕谁?”

    楚嫣然道:“反正这官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你还是小心为妙。”

    张扬道:“待会儿我就返回江城了,明天一早好多事要办!”

    楚嫣然依依不舍的握着他的大手道:“我越来越不放心你!”

    张扬笑道:“没事,我自己做事会小心!”

    楚嫣然忽然美眸圆睁道:“我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不放心你的品性,我不在你身边,你指不定又要去勾搭人家小姑娘!”

    “天地良心”

    “你还有良心?”

    张大官人当然有良心,他觉着自己是个有情有意的人,正是因为此,他才会对身边的诸多红颜知己难以取舍,割舍不下。

    帝豪盛世的失火事件最终还是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酒店的总经理方文东不得不站出来,虽然他很不情愿,可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让弟弟承担这次失火事件的责任,方文南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单单是这次失火事件,他已经支付了二百万的抚恤金和医药费,酒店后续装修整顿还需要大量的投入,方文南现在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三环路工程上,原本资金就捉襟见肘的他,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方文南在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将帝豪盛世转让出去,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十分艰难的,毕竟帝豪盛世是他起家之地,方文南对这里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可发生了失火事件后,想要扭转这件事留给人们的阴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还要大笔的资金投入,这两点都是方文南不情愿的,所以他选择转让。在江城有实力接下帝豪盛世的并不多,询问消息的人倒是有不少,可真正愿意坐下来详谈的人少之又少。

    在方文南正准备放弃的时候,乔梦媛找到了他,表示愿意接手帝豪盛世,可方文南知道买家是乔梦媛的时候却有些犹豫了。

    

    10000字更新,砸车事件狗血了点,不过这种事看起来还是有爽点的,嘿嘿,别说章鱼喜欢挖坑,挖过的坑咱都会埋的,埋起来才爽,最后还是要号召一下月票,七月七了,检查检查您的兜里,也许会发现月票没有投过,请投给医道,以后的精彩,绝不会让你失望!

上一篇:第二百一十章 让你装(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温泉村事件(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