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一十章让你装(一万字)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张扬爬出水潭的时候,一轮圆月已经升上夜空,他并没有将所有的文字拓完,爬到岸上,陈雪已经译完了手头的韩文,轻声道:“应该还有一些!”

    张扬懒洋洋道:“不弄了,无非是阴煞修罗掌,这种歹毒的武功,不译也罢!”,他回到车内换好衣服,发现手机上已经有许多未接电话,多数都是楚嫣然打来的。他并没有急着打回去,返回陈雪身边,有些好奇道:“这水潭绝非隋朝时候就有的,应该不到百年,因为采石场挖掘才出现的。”

    陈雪点了点头道:“隋朝时候,朝鲜还没有文字,他们的文字真正形成还要在明朝时候,所以你在水潭下找到石刻绝不是隋朝!”

    张扬低声道:“也就是说这石刻与金絔戊无关?是后人刻上去的!”

    陈雪道:“应该是明朝以后!”

    张扬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他笑道:“很晚了。咱们应该离开了!”

    陈雪点了点头,跟在张扬的身后向汽车走去,走了两步,倏然一道紫色的闪电向她射去,陈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闪电貂已经在她肩头咬了一口,迅速跳入草丛深处,转瞬之间已经不见。

    张扬听到陈雪惊呼,就知道不妙,可他意识到陈雪被闪电貂袭击之时已经晚了,陈雪捂住肩头,只觉着身躯酸软无力,软绵绵向地上倒去,张扬冲上前去,搂住她的娇躯,出手如风,点中她身体的几处道阻止毒血上行。

    陈雪咬住嘴唇,俏脸苍白道:“什么东西?”

    张扬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他不由分说,一把撕开陈雪的领口,却见陈雪洁白如玉的香肩之上,印着两个触目型心的血洞,血洞周围隐约有黑晕向周围扩散。

    张扬暗叫不好,闪电貂以猎取毒物为生,毒性极强,倘若救治不及时,陈雪只有死路一条。他顾不上多想。俯下身去,嘴唇贴在陈雪肩头的伤口之上,陈雪惊声道:“不要”从伤口酥麻奇痒的感觉上,她也判断出那闪电貂一定有毒,张扬用嘴为她吸毒显然冒了极大的风险。

    张扬吸出几口毒血,然后去水潭边漱口,当他俯身漱口之时,忽听脑后风声飒然,他下意识的低下头去,一支弩箭从他头顶飞掠而出,高速没入水中不见。

    张扬怒吼道:“什么人?”他关心陈雪,却见又有一道寒芒向他的胸口径直射来,张扬双目寒光迸射,一把抓住那支弩箭,高速奔行的弩箭被他握住,仍然颤抖不停。张扬担心陈雪再被袭击,慌忙冲上前去,带着陈雪进入汽车之中,好在对方大概是以为陈雪被闪电貂咬中必死无疑,并没有向陈雪发动袭击。

    张扬驱车向乱空山下驶去。

    山顶黑裙女子满头长发谁夜风飞舞,一双冰冷双眸注视汽车远走的方向。轻薄的唇角露出阴冷的笑意,她举起手中的弩箭瞄准汽车,却终于还是没有继续射出,紫色闪电貂跳上她的肩头,一人一兽立于山顶,组成了一幅极其诡异的画面。

    张扬以最快的速度将陈雪带到了春阳驻京办,他抱着陈雪走下车,此时陈雪的娇躯不断发抖,于小冬看到张扬抱着一个女孩子回来,不由得有些惊奇,她迎上来道:“张主任,什么事情?”

    张扬顾不上向她解释:“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他抱着陈雪回到房间,迅速在浴室的浴缸中放满清水,陈雪此时神智已经有些模糊,张扬脱去她的T恤,将仅仅穿着胸围的陈雪浸入水中,陈雪被水浸湿,周身的曲线玲珑毕现,虽然美色当前,可张大官人此时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仅仅保持陈雪的头部露出水面,然后双手探入水中,抵在陈雪的美背之上,将内力源源不断送入陈雪的经脉。他要用内力将陈雪体内的毒素逼出来,这是最损耗精力,却又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法。

    从陈雪的肩头,渐渐有毒血渗透出来,毒血为紫色,血雾在水中浸润开来。随着逼毒的进程,渗出的毒血已经越来越多,整个浴缸内的水已经完全染成了紫色。

    张扬徐徐收回内力,换水之后,继续行功。

    

    于小冬锁好车门,却听到急促的手机铃声,看到张扬因为走得匆忙,手机忘在车内,她不由得笑了笑,拿起手机正准备给张扬送去,可想想张扬刚才抱了一个小姑娘进去,自己现在去打扰是不是太没有眼色,正在犹豫的时候,却见一辆北京吉普驶入院内,楚嫣然心急火燎的从车上下来。

    楚嫣然来过春阳驻京办多次,于小冬对这位张扬的正牌女友已经相当熟识,看到楚嫣然前来,于小冬大惊失色,怎么这么巧,楚嫣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儿过来,这个张扬也真是胡闹,有了这么好的女朋友。居然还背着她做出这种事情,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于小冬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可她有一个原则不会忘,那就是要替张扬掩饰。

    楚嫣然道:“于姐,张扬有没有来过?”

    “没有,我也在找他!”于小冬应变极快,不管怎样,先把楚嫣然给哄走再说,千万不能让张扬的事情露陷。

    楚嫣然充满担心道:“我给他打了一晚上电话都没回,于姐。他回来你让他给我电话,我去别的地方找他!”楚嫣然之所以如此担心,是因为张扬打了乔鹏飞,乔家的势力绝非一般,虽然张扬武功高强,可再强大的高手也怕遭到暗算。她转身向吉普车走去,随手又摁了一遍重播键。

    铃声响起,于小冬脸色变了,她还没来得及关上张扬的手机。楚嫣然满面疑惑的转过身去,声音从于小冬的身后响起,于小冬拿起电话装模作样的打开,向一旁走去:“喂!打错了!”她随手将电话关上。

    楚嫣然何其聪颖,怎会被于小冬的这个障眼法骗过,她轻声道:“于姐,我认得张扬的手机!”

    于小冬被楚嫣然当场揭穿,神情尴尬到了极点,她轻声道:“不好意思,张主任今天忘带手机了,所以我临时拿来用用,真不好意思啊!”她还在试图替张扬掩饰。

    楚嫣然一言不发向楼上走去,于小冬这可慌神了:“嫣然,他真的不在!”

    楚嫣然来到张扬所住的房门前,轻声道:“于主任,你是帮我开门呢还是让我破门而入?”

    于小冬咬了咬嘴唇道:“他真的不在”

    话音未落,楚嫣然已经一脚踹在房门之上,那啥楚大小姐也是练家子,女子防身术也不是白学的,气愤之下,这一脚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量,竟然将房门一脚踹开,于小冬闭上双眼,她几乎都意料到房内会有怎样的景象。

    可房间的床上空空如也,张扬和陈雪都不在床上。

    楚嫣然也是一怔,于小冬睁开双眼,看清眼前一切大为庆幸,可马上她就听到水声。

    楚嫣然走到洗手间前,犹豫了一下。方才拧动门把手缓缓推开房门。当楚嫣然看清眼前一幕的时候,眼圈儿顿时红了,她用力咬住嘴唇,强行抑制住泪水,转身向外走去。

    于小冬也跟着看了一眼,张扬抱着陈雪,眼前的情景让人脸红心跳,于小冬暗骂张扬,你可真荒唐啊!她随手把房门掩上。

    张扬并非没有看到楚嫣然进来,可是他正在运功逼毒的关键时刻,眼睁睁看着楚嫣然含泪离去,却苦于无法出声解释,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张大官人只能专注为陈雪解毒。

    于小冬跟着楚嫣然追了出去,看到楚嫣然含泪上车,她慌忙道:“嫣然,你听我解释!”

    楚嫣然一言不发,启动吉普车向门外驶去。

    

    张扬的内力在陈雪体内运行两个周天之后,缓缓撤回,陈雪无力的靠倒在他的怀中,张扬抱起陈雪,将她放到床上,陈雪一双美眸静静望着张扬,纵然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表情仍然波澜不惊,单单是这份镇定功夫在寻常人中难能一见。

    张扬低声道:“你好好休息!”他取了衣服,到隔壁房间换上,走出门外的时候,于小冬已经满脸无奈的站在那里,苦笑道:“楚小姐走了,我拦不住她!”

    张扬点了点头,想起刚才的情景,别说是楚嫣然,任何人看到都会误会。

    于小冬把手机递给张扬,张扬拿起手机,找到楚嫣然的号码回拨了过去,楚嫣然已经关机。

    于小冬充满同情的看着张扬:“去追她吧!”

    张扬摇了摇头:“你去帮陈雪找身衣服换上,我去去就来!”

    张扬并没有去追楚嫣然,楚嫣然在气头上就算追上也解释不清,更何况现在陈雪体内毒素虽然被他用内力逼出,可仍然无法确保完全肃清,张扬不敢大意,他去中药店抓了一些排毒的中药,回到春阳驻京办,发现陈雪已经换上了于小冬的白色长裙,静静坐在窗前,一双美眸目光凄迷的望着窗外。

    于小冬坐在那里陪着她,她和陈雪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张扬将手中的中药交给于小冬:“于姐,帮我把药煎好,份量我都写在上面了。”

    于小冬点点头,拿着中药去了,其实这会儿于小冬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成,拿衣服给陈雪换的时候,她发现陈雪的长裤还是好端端穿着的,这才联想起张扬刚才也是衣冠整齐,她虽然不知道张扬妙手无双,可对张扬懂些医术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的,看到张扬拿中药回来,心中已经将刚才的情况推测出来了,搞了半天张扬是为陈雪治病的,于小冬也是刚刚才认出陈雪,过去她在春阳招商办的时候,去青云峰曾经见过这位小姑娘,至于陈雪和张扬的关系,她也懒得继续猜测,张扬的感情世界丰富多彩,就算她想去推测,也无法搞得清楚。

    于小冬离去之后,陈雪回过头来,因为体质虚弱的缘故,她的嘴唇呈现出淡粉色,当真是我见犹怜,陈雪道:“对不起,连累你被女友误会了!”

    张扬笑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我不带你去龙脊采石场,不去乱空山,就不会被人暗算!”,想起这件事他不由得有些自责,当初他前往乱空山的时候就曾经被别人暗算,这次仍然大意疏忽。

    陈雪道:“我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

    张扬笑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他伸出手去,陈雪很自然的反转手腕,让他探了探自己的脉息,张扬感觉到陈雪的脉息渐趋平稳缓和,知道她体内的毒素已经成功清除,这才放下心来。刚才在为陈雪疗伤之时,张扬就感觉到陈雪体内有一股纯正柔韧的内力存在,不过因为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此时他将内力送入陈雪经脉中探察之时又有发现,他不无惊诧道:“陈雪,你过去学过武功?”联想起不久前在青云峰和陈雪去找陈崇山时候所见,张扬越发断定这个推测。

    陈雪淡然笑道:“我小时候,常去紫霞观玩,李道长给了我一本小画册,本来只是随便看看,可后来却发现那是一本修炼内力的图谱,我因为好奇所以照上面的动作练习,想不到对我的身体大有帮助,自从修行之后,体质提升不少,而且疾病与我无缘,后来我专门问过李道长,他也感到纳闷,找我要来那本小册子,看完之后方才明白,那上面记载的是道家的一门内功,不过必须要有女子修炼,被我得到也算得上是机缘巧合。”

    张扬笑道:“我果然没有猜错!”

    陈雪道:“不过武功我却是不懂的!”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于小冬煎好了中药端了过来,张扬让陈雪当晚留在春阳驻京办休息,以免病情再有反复,等她服药之后,这才驱车前往长城饭店。

    来到地方,问过之后才知道楚嫣然和外婆已经退房离去,张扬对所发生的一切颇为无奈,看来只有日后找机会再向楚嫣然解释了。

    回到春阳驻京办,发现有两个人正在等着自己,张扬并不认识这两名陌生来客,其中那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走向张扬,微笑着伸出手去:“张主任,你好,我是尹广生!”

    张扬只当是来拜访自己的,也伸出手去,可双手相握顿时感觉到对手的掌心布满老茧,力量奇大,正想运力抵抗之时,尹广生却撤去了力量,笑着向张扬点了点头道:“乔鹏飞是我师弟!我这次前来是代我大师兄传个口讯,请张主任明天中午,去四海堂一聚,大家切磋一下武功。”

    张扬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位是武林中人,又是乔鹏飞的师兄,人家是来下战书的。张大官人对于这种挑战并不害怕,可这帮人真会挑时候,偏偏挑在自己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候挑战,张扬笑了笑。

    尹广生出言相激道:“张主任不敢去?”

    张扬笑道:“说好时间地点,明天我一准过去!”

    尹广生将具体的时间地点说了,张扬点了点头:“你回去代我转告令师兄,我一定过去!”

    送走了这两位武林人士,张扬把于小冬叫了过来,让她给自己订明天上午的机票,他不是怕,而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乔鹏飞的师兄师弟不知有多少,他是个国家干部,总不能像个江湖人士一样,每天去跟人家争强斗狠,没意义,也没那心情。

    

    第二天一早,张扬起来,听于小冬说,陈雪已经离去,张扬收拾了一下,想起昨晚在龙脊采石场被袭击的事情,看看时间还早,又驱车去了趟龙脊采石场,从采石场内拾了几块拓下印记的红泥,带着来到天池先生家里,天池先生见闻广博,也许能够从中看出一些奥妙。

    天池先生看到张扬拿来的拓文,端详了一阵,低声道:“这些字应该是新近才刻上去的!”

    张扬微微一怔:“何以见得?”

    “朝鲜人的文字出现在明朝,这些字显然和金絔戊无关,而且这些字体并非是斧凿,好像是用利器直接书写上去的,比如刀剑之类,可又没有人能够在坚硬的石块上如此轻易的刻下文字。”

    张扬愣了一下,如果是用刀剑在岩石上刻字,他自问功力恢复七成之后可以做到,可放眼这一时代,所谓的武林高手也不过如此,应该每人拥有这份能力。

    天池先生道:“从文字的用笔来看,缺乏大开大合的气势,却充满一股阴冷乖戾之气,刻下这片文字的十有是个女人。”他摇了摇头:“张扬,你从哪儿得来的这些东西?”

    张扬也不想解释,跟天池先生说了一声之后,告辞离开。

    张扬在2号晚间返回了江城,刚下飞机,他就给楚嫣然打了个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看来这次楚嫣然是真生气了,张扬上了出租车,正考虑是不是明天抽空去趟静安,反正现在还在放假,其实对他而言也无所谓放不放假,企改办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随便找个出差的名目就能出去逍遥了。

    收音机里正播放着江城新闻,女播音员悦耳的声音从中飘出:“昨晚我市雅云湖畔的帝豪盛世大酒店发生火灾,因为火灾发生在半夜,火势迅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到截稿为止,计有两人死亡,十二人烧伤”

    张扬微微一怔,伸手将收音机的声音拧大,帝豪盛世,是方文南旗下的产业,想不到居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故。

    张扬摸出手机,马上给方文南打了个电话,这种事,作为朋友,怎么都要慰问一下。

    接通电话之后,那端传来方文南沙哑低沉的声音:“张扬,回来了!”

    “帝豪盛世怎么回事儿?”

    “我在老街1919,过来喝两杯!”

    当晚的老街1919并没有对外营业,偌大的酒吧只有方文南和苏小红两个人,张扬走入其中的时候,看到吧台处的灯光,方文南坐在吧椅上,身躯佝偻着,双臂支撑在吧台上,手中握着一个酒杯。

    苏小红站在吧台后,双手托腮,充满怜惜的看着方文南。

    虽然只是几天没见,方文南似乎老了十岁,头发之中夹杂着不少银丝,脸上的胡须也露出了青茬,双眼中布满血丝。张扬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颓废的模样。

    他将旅行包扔在地上,坐在方文南身边的吧椅上。苏小红倒了一杯加冰威士忌放在他的面前,张扬喝了一口,看了看方文南:“我从收音机里听说的。”

    方文南点了点头:“死了两个,还有三个伤情不稳,十二个人躺在医院里。”

    苏小红轻声补充道:“市里已经勒令盛世集团旗下的所有产业停业整顿,严查消防。”她的老街1919虽然不在停业整顿的范围内,可除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没心情经营,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这样做也是为了陪陪方文南,帮助他排遣一下郁闷的心情。

    帝豪盛世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火灾,市里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过分,张扬低声道:“事情既然发生了,也不要太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

    方文南喝了口酒,过去他很少喝酒,这样的举动证明他此时内心中是极其矛盾痛苦的,他低声道:“除了三环路工程之外,其他的一切生意都给我停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有人在搞我,这次我估计要麻烦了。”

    张扬想了想,方文南最近的确有些流年不利,先是儿子方海涛吸毒被抓,然后又出了帝豪盛世发生大火的事情,火灾的事情可大可小,搞不好会有人因此而坐牢。

    方文南道:“我对消防管理一向抓得很严,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而且,一向畅通的消防通道,偏偏在昨晚锁上了。

    张扬低声道:“你怀疑有人在陷害你?”

    方文南苦笑道:“我只能怪我自己运气不好!”他的双目中露出痛苦之色:“海涛在里面捱得很苦,我十五的时候去看他,他很惨”方文南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圈有些红了,再坚强的男人一旦也不忍心看到儿子受苦。

    张扬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方文南,默默陪他喝了几杯酒。

    方文南道:“谢谢你能听我发几句牢骚,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张扬点了点头,向苏小红笑了笑,拎起旅行袋离开了酒吧。

    方文南抬起头看着苏小红,双目中充满痛苦和纠结:“你还不走?”

    苏小红咬了咬嘴唇:“你很想我走?”

    方文南点点头:“我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洪伟基坐在窗前,望着璀璨的星空,默默抽着烟,他试图让自己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然而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做到,心头始终有一层厚重的阴云笼罩着。

    身穿金色睡衣的苏小红来到他的身后,很体贴的为他捏着双肩,洪伟基却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身体向前倾了一下,摆脱苏小红的双手,低声道:“有什么事说吧?”

    苏小红打心底憎恶他的做派,一旦离开那张床,一旦他的yu火得到发泄,他表现的就像一个陌生的路人,如此冷酷如此漠然,这让苏小红感到屈辱,在洪伟基的心中,自己甚至连玩物都称不上。她竭力调整着内心的情绪,轻声道:“两件事,方海涛在拘留所中被人整得很苦,是不是可以保释。”

    洪伟基摇了摇头:“没可能!”

    苏小红又道:“帝豪盛世的火灾,方文南会尽量做出补偿,希望这件事的影响能够尽量小一些。”

    洪伟基道:“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他弹去烟灰道:“现在省里盯着江城的事情,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们想控制影响就能够控制得住的!”洪伟基并不是不想帮方文南,可方海涛的事情他的确无能为力,从田庆龙反应的情况来看,方海涛的确逃脱不了刺杀田庆龙的嫌疑,而且他涉嫌贩毒,这全都是重罪,省公安厅已经接手这件事,可以说他就算有心相帮,也没有那个能力。

    至于帝豪盛世的火灾,刚巧发生在十一国庆当天,这件事迅速传了出去,省里对江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大为光火,省委书记顾允知一个电话打给了他,把他狠狠训斥了一顿。洪伟基也很窝火,他是个员,唯物主义者,可第一次产生了江城这片土地是不是不适合自己的想法,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当初也是抱着这个心理过来的,可来到江城之后,层出不穷的事情已经让他焦头烂额。

    苏小红对洪伟基的态度很失望,虽然她知道帝豪盛世失火事件性质很严重,可还是对洪伟基的能力抱有一丝希望,洪伟基的这句话已经表明责任不可能不追究。苏小红由此得出一个结论,洪伟基很多事并非是做不到,而是他根本不愿去做,他只想索取,从没有想到去回报,这种人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豺狼,望着洪伟基看似道貌岸然的面庞,苏小红忽然感到一阵反胃,她不明白自己为何可以忍受眼前这个人,她为何要一二再而三的委屈自己。

    “我还有事,我走了!”

    洪伟基没有任何的反应,对他而言苏小红除了并没有值得他留恋的地方。

    苏小红返回1919酒吧的时候,方文南仍然在哪里喝酒,望着方文南孤单寂寥的身影,苏小红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同情,早在方文南将她第一次推向洪伟基的时候,她的感情就如同死灰,她对这个世界,对身边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心,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可以换取利益的商品,

    方文南没想到苏小红这么早回来,他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苏小红:“来陪我喝一杯”

    苏小红接过杯子。

    “他怎么说?”

    苏小红抿起嘴唇,忽然她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将杯中酒全都泼在方文南的脸上,然后重重将酒杯顿在吧台上:“你不配!”

    方文南错愕的望着苏小红远去的背影,甚至顾不上抹去脸上的酒渍。

    苏小红独自走在夜色深沉的老街,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了张扬,虽然她看不惯张扬的滥情,可是张扬对他身边的女人表现出的那份担当和责任却是方文南所没有的,她感觉到自己是如此不幸,自己为何要成为男人的附庸品,为何要成为他们利益交换的筹码和工具,苏小红仰望空中繁星,美眸中闪烁着清冷的泪光,她暗暗发誓,从今天起绝不再为任何人活着。

    

    张扬回到家中不久,就接到了林秀的电话,林秀是来兴师问罪的,楚嫣然和外婆并没有前往静安,而是到了荆山,虽然楚嫣然并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可每个人都看出了她的不悦,而且都猜到这件事和张扬有关,林秀对张扬更加了解一些,她推测到十有是张扬的花心触怒了楚嫣然,所以林秀打电话的口气很愤怒:“张扬,你怎么回事儿?嫣然刚从美国回来,你就惹她生气,都被你气病了!”

    张扬很尴尬的解释道:“没什么事,她产生了一些误会,我正想向她解释,可她手机关机,我找不到机会。”

    林秀怒道:“张扬,别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你吗?你是什么人?你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嫣然选了你,我才懒得搭理你!”

    张扬并没有生气,林秀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愤怒是因为她处于对楚嫣然的回护,张扬好言好语道:“林阿姨,这事儿我得当面给嫣然解释!”

    林秀道:“你不用解释了,嫣然明天就跟外婆回美国,以后也不回来了!”说完林秀就挂上了电话。

    张大官人愣了,他在内心深处还是很着紧楚嫣然的,楚嫣然的脾气性情他是清楚的,看到他和陈雪的那一幕,小妮子肯定悲痛欲绝,下定决心,从此远走美国也真有可能。

    张扬想到这里就有些坐不住了,他也是个沉不住气的性子,想想荆山距离这儿也没多远,开车过去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看看时间才晚上十一点半,干脆连夜过去,跟楚嫣然解释一下。

    张扬想到做到,他稍事准备,驱车就向荆山而去。

    可走到半路上却下起雨来,张大官人不得不放慢了车速,等他抵达荆山市已经是凌晨多钟了,这厮冒着被骂的风险给林秀打了个电话。

    林秀接到电话也是一怔,丈夫谢志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谁啊,大半夜的?”

    林秀笑道:“张扬!”她接通电话。

    张扬道:“林姨,嫣然在哪儿?我到荆山了,这就给她解释!”

    林秀并没有想到张扬会连夜赶过来,心中对他的怨念自然减轻了不少,她想了想还是把楚嫣然暂住的地址告诉了张扬,嘱托道:“你别胡闹啊!她没那么快走的,要不你找间酒店住下,明天一早再去见她?”

    张扬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林秀看到丈夫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啐道:“你看什么?”

    谢志国在一边也听了个七八成,不禁笑道:“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大半夜的跑荆山来了!”

    “你才有毛病呢!”林秀嗔道:“当年你追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精神!”

    谢志国倒头就睡:“神经病!”

    张扬来到枫桥绿洲别墅区外,雨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小区的保安很严,想要堂而皇之的开车混进去并不容易,不过这难不倒他,翻墙越户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更何况有大雨作掩护,张扬翻墙进入枫桥绿洲,按照林秀所说的地址来到C区16号,让他惊喜的是,别墅二楼上居然还亮着灯光。

    楚嫣然并没有入睡,这两天她满脑子想得都是在春阳驻京办看到的一幕,她实在是无法接受,在北京,张扬的干妈罗慧宁公开肯定了自己的正牌女友身份,外婆对张扬也是极为喜欢,可一转眼这混蛋又在自己眼前上演了一出鸳鸯浴,他心中有没有在乎自己?自己在他心中究竟重不重要?楚嫣然实在是迷惘到了极点。

    她听到窗户被敲响的声音,原本以为是风雨敲打发出的声音,可仔细一听并不像,楚嫣然抄起一旁的棒球棒,拉开窗帘,却见一张面孔贴在玻璃上,楚嫣然吓了一跳,险些没尖叫起来,可仔细一看,却是张扬将脸庞紧贴在玻璃上变形的缘故。

    楚嫣然正在气头上,虽然看到他落汤鸡的样子有些心疼,可想起他那日的所为,心肠顿时硬了起来,怒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滚开!”

    张扬用双手画了个心形指了指楚嫣然,这是他在电影上学来的桥段,可惜楚嫣然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柳眉倒竖:“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张扬如果想破窗而入,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可他不想触怒气头上的楚嫣然,他大声道:“让我跟你说句话!”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走过去拉开了窗户。张扬还没有来得及从窗口进入房内,楚嫣然就扬起球棒一下抵在他的胸口,将他从窗口推了下去!

    张扬惨叫着,四仰八叉的摔了下去。

    楚嫣然才不相信他会被摔伤,以他的武功,从三米高的地方摔下去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可终究还是忍不住向下看了看。

    却见张扬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坪上,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大的大字,嘴巴张着,眼睛瞪得老大,看起来活像一只大。

    楚嫣然猜到他在伪装,心中犹未解恨,转身走了进去,不多时端来了一盆水,从窗口泼了出去,浇了张扬一头一脸。

    不过张扬仍然是一动不动,楚嫣然这才觉着有些不对了,她咬了咬嘴唇低声道:“装死!”目光落在一旁的球棒上,抓起球棒照着张扬又丢了过去,球棒嘣!地一声砸在张大官人的脑门上。

    张扬忍着痛仍然是一动不动,这厮心里明白着呢,我就是要跟你比耐性,丫头,我看你忍不忍得住?

    楚嫣然又从窗口消失,张扬暗自得意,心说你到底还是心疼我。

    可没过多久,楚嫣然又端着一盆水来到窗前,她大声道:“你赖着不起来是不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盆是开水!”

    

    今天有点累,更新一万字,大家的月票别闲着,给我点动力,再来个五六十张,咱们就进前十了,有了动力我明天好多写点,另外,在大家的帮助下推荐票终于有点起色了,章鱼呼唤推荐票,希望从这周起能在分类推荐榜上呆着,推荐关系到书评区精华数量,我的副版主都抱怨n次了,大家多帮忙,争取让医道的成绩节节攀升!

上一篇:第二百零九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 下一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装逼也得有资本(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