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零七章温情的政治

    继续一万两千字更新。轰炸您兜里的保底月票

    邢朝晖笑道:“章碧君可不是普通人,你别看她是副局,可她的能力不可限量。”他压低声音道:“在我们局内部,她算得上是数得着的人物!”

    张扬懒洋洋道:“我对你们局的事情不感兴趣!”

    杜天野知道他两人在一起难免不了口舌上的争斗,他笑道:“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咱们喝酒!”

    张扬和邢朝晖同时举起酒杯,张扬特地留意了一下杜天野,发现他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有些好奇他和文玲之间的感情状况,本想问问,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杜天野的性情他很了解,如果他不主动提起的事情,别人再问也问不出头绪。

    席间杜天野提起了江城皇宫假日的事情,原来有人写了秘密材料通过关系送到了中纪委,刚好落在了杜天野的手里,杜天野笑道:“你们江城的麻烦事可真多!”

    张扬道:“江城的那点事儿好像不用劳烦你们中纪委吧?”

    杜天野道:“这种事说大就大,说型小,我把材料退到洪伟基那儿了!”

    张扬知道杜天野和洪伟基是中央党校的老同学,他们的关系一向不错,身为中纪委五室主任的杜天野。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还是会给予老同学一定的关照。

    张扬端着酒杯道:“江城的这件烂事想想我都头疼,皇宫假日的事情是我举报的,不过我当时也没想到里面的股东有三名市委常委的子弟,这件事原本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可不知怎么,突然就变得人尽皆知,都知道是我举报的,那帮常委虽然不说,可我知道他们现在对我都有看法。”

    邢朝晖和杜天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事儿落在谁头上也会觉得憋屈。

    邢朝晖道:“别想这么多,要是觉得他们针对你,我把你调到国安!”

    “跟着你干,我更不踏实,谁知到你什么时候把我卖了?”

    杜天野笑道:“你这次来北京不是为了送礼吧?”

    张扬道:“今年中秋我在这儿过了,嫣然她外婆从美国回来,她老人家想见见我!”

    杜天野道:“我也听说了,她和我父母都是老朋友了,前两天还通过电话。”

    此时邢朝晖的传呼响了,他看了看上面的文字信息,起身告辞道:“有任务,我得走了!”临近国庆,他们国安的工作最近也是格外繁忙。

    邢朝晖走后,杜天野笑道:“你和嫣然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定了?”

    张扬挠了挠头道:“我说大哥,我才二十一,嫣然二十,我们俩好像不符合晚婚标准!”

    杜天野跟他碰了碰酒杯,意味深长道:“别玩火。旁观者清,我看得很清楚,嫣然对你可是一往情深,我当她自己侄女看待!”

    张扬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我说你嘴上能不能积点德,就这么想占我便宜?”

    杜天野道:“我爸跟她外公是战友,她一直都叫我叔叔,怎么着?我哪点占你便宜了?”

    张扬哑口无言,从这一点来说,杜天野的确比他长了一辈,他不由得想起陈雪,杜天野是陈雪的亲叔叔,假如自己跟陈雪要是有点啥,那杜天野岂不是真成了自己货真价实的长辈,原来这世界上没那么多便宜可占啊!

    杜天野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低声道:“平海省代省长宋怀明也在北京,他今天去我家里探望了我父母,也听说嫣然要回来的消息,嫣然的外祖母是他的岳母,我看你们也许会在北京见面。”

    张扬对宋怀明一直保持着不即不离的态度,虽然宋怀明对他主动示好,他却清楚宋怀明更多的是看在女儿楚嫣然的面子上。他试图通过张扬修复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张扬到现在都无法确认,宋怀明是不是喜欢自己。宋怀明给他的感觉有些深不可测,很难猜度到这种人内心真正的想法。这也是因为政治修为的不同,以张扬目前的境界距离宋怀明实在太远了一些。

    杜天野轻声道:“嫣然是个好女孩,你千万不要对不起人家!”

    张扬喝干了杯中酒,望着杜天野道:“合着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一禽兽,我没有一丝一毫的优点和长处?是不是我配不上她啊?”

    杜天野居然真的点了点头:“我就闹不明白,像你这种花心大萝卜怎么会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

    张扬叹了口气道:“咱俩境界不同,其实太多女孩子喜欢也不是什么好事,痛苦啊!”

    杜天野心中暗骂,狗日的故意做出这幅姿态给自己看的,饱汉不知饿汉饥!

    果不其然,没有其他人在场,张扬马上开始揭他的伤疤:“那啥你最近跟我干姐姐咋样了?”张扬说这话的时候不禁想起,自己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还真是错综复杂啊,从文玲这边喊,他最多是自己的姐夫。

    杜天野淡淡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落寞:“我们很少见面,我准备了一些礼物,打算节前给文叔叔送过去,可一直都有些犹豫。”

    “犹豫什么?就算是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朋友!”张扬这句话就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不说了,喝酒!”

    两人喝到晚上十一点,杜天野当晚也就没走,在春阳驻京办开了个房间住下,张扬想起陈崇山委托他送给杜天野的狼牙,专门去行李箱内取来送给他,张扬在江城已经托人打磨好。

    杜天野对这颗狼牙颇为喜欢,当即就戴在脖子上。

    张扬想了想还是没把陈崇山的事情告诉他。毕竟这件事对杜天野来说太不可思议,而且自己也并不是适合告诉他秘密的那个人。

    

    张扬原本以为自己的行程十分隐秘,可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的电话,让他上午过去一趟,有事找他。张扬有些奇怪,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一定是于小冬透露了消息,问过于小冬之后,他方才知道昨晚中秋联谊会的时候,郭瑞阳向于小冬打听张扬的事情,面对上级领导的问话于小冬当然不敢隐瞒,就将张扬已经来到北京的事情说了。

    张扬也没有怪罪于小冬的意思,毕竟她有她的难处,他在北京担任春阳驻京办主任的时候,和郭瑞阳也没有多少来往,对郭瑞阳的印象是这个人很精明,很会做事。

    在京期间,于小冬临时把驻京办刚买的那辆桑塔纳给张扬使用,对张扬这位老上司,于小冬是从心底佩服,二十一岁的副处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到的。

    张扬在途中就已经猜到,这次想见自己的并非是郭瑞阳,十有是省长宋怀明,等到了平海驻京办清江大酒店。方才发现自己猜对了一半,宋怀明去国务院办事了,想见自己的是他的夫人柳玉莹。

    因为昨晚杜天野并没有提及,所以张扬不知道柳玉莹也来到了北京,在平海驻京办的茶室内,柳玉莹身穿深蓝色长裙静静坐在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杯清茶,目光望着远处的植物若有所思。

    张扬在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的引领下来到她的面前,很礼貌的叫了一声:“柳阿姨!”张扬的这声称呼让郭瑞阳内心中咯噔一下子,郭瑞阳知道大老板顾允知和张扬的关系很好,也对张扬和顾家大小姐的暧昧情愫有所耳闻。可他并不知道张扬居然和新来的宋省长夫妇关系如此密切,这声柳阿姨可不是普通人有资格叫的,他也一般尊称柳玉莹为柳校长,现在柳玉莹是东江师大附中的校长。

    柳玉莹温婉笑了笑,指了指茶几对面的沙发:“坐!”

    郭瑞阳适时告退道:“你们聊,我出去办点事儿!”

    柳玉莹向他颔首表示再见。

    和柳玉莹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可张扬却能够感觉到她对宋怀明很关心,这种关心已经扩展到对宋怀明和楚嫣然的父女关系,张扬相信柳玉莹一定很爱宋怀明,所以她会为宋怀明做很多事,包括见自己在内都是为了他。

    柳玉莹微笑道:“张扬,来北京出差啊?”

    张扬本想说是,可马上又想起眼前的这位是省长夫人,人家问这句话之前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来北京的目的,和聪明人说话没必要绕弯子,张扬道:“出差是个借口,其实我来北京是和嫣然约好了,明天她和外婆一起抵达北京,老人家想见见我!”

    柳玉莹对张扬的坦诚表示满意,她纤长白嫩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茶杯,然后将茶杯慢慢放在茶几上,轻声道:“30号是中秋节,我们有没有可能一起坐坐?”她的话充满了智慧,真正的意思是让张扬看看有没有机会修补宋怀明父女关系的机会。

    张扬对这件事感到颇为棘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楚嫣然的心结,她和父亲之间的隔阂源自于她母亲的死,她将母亲的死因归结于父亲,所以才造成了这么久的隔阂,张扬不敢贸然答应柳玉莹,这是宋怀明的家事,如果自己强出头,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会触怒楚嫣然。

    柳玉莹看出了张扬的为难,她幽然叹了一口气道:“张扬,我不为难你!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想你安排我和嫣然见面!”

    张扬直言不讳道:“我想嫣然未必肯见你!”

    柳玉莹从茶几上抽出一张便签,在上面写下自己的电话:“你在北京期间可以随时联络我!”

    张扬小心的收起电话。忽然有种当间谍的感觉,难道自己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材料?国安找上自己为了国家大事,这柳玉莹找上自己却是为了家务事,自己真的变成了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了。

    柳玉莹道:“工作顺利吗?”

    张扬点点头,这时候,他看到宋怀明推门走了进来,慌忙站起身:“宋省长!“

    宋怀明刚刚办完事回来,也是听郭瑞阳说起才知道妻子约张扬在茶室见面,他马上就猜到妻子正在试图通过张扬修复自己和女儿的关系,感动之余也觉得这种事情勉强不来,所以才过来和张扬相见。

    宋怀明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张扬坐下,柳玉莹从丈夫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一丝嗔怪,俏脸微微红了红,默默给宋怀明倒了一杯茶。

    宋怀明喝了口茶道:“北京的天气真怪,今天有些三伏天的味道!”

    张扬道:“秋老虎最后一得瑟了,马上热天就过去了。”

    宋怀明道:“张扬,田局长的身体怎么样了?”田庆龙被刺的事情震动了整个平海,宋怀明为此大为光火,他要求省公安厅在全省范围内严厉打击刑事犯罪,顾允知在这一点上和他的观点不谋而合,所以现在平海全省公安都在积极行动,可以说田庆龙的被刺事件,让平海的治安得到了一次大幅度的整顿。宋怀明原本就提倡法制,这次的事情已经让他法家的形象广为人知,当然有很多人也开始表示怀疑,这个过度提倡法制的省长,以后能不能维持平海经济长期稳定的发展。

    张扬道:“已经可以坐起来说话了,估计要休息一阵子。”

    宋怀明道:“江城这两年发生了多起重大犯罪事件,这不仅仅是公安系统的问题,和江城的领导层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听话听音,从宋怀明的语气中,张扬听出他对江城似乎并不满意,张扬虽然已经是副处级干部,可对市级领导的工作是没资格指手画脚的,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聆听,而没有插话。

    宋怀明道:“我来北京之前听说了一件事,说江城皇家假日一案是你举报的?”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己这个举报者已经名扬平海了,他点了点头道:“我开始并不知道会牵涉出这么大的一件案子,我怀疑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和不法商人有权钱交易,所以我委托分局的一位朋友去查,没成想就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宋怀明笑了起来,他相信张扬所说的是事实,他也看出了张扬现在的窘境,就算张扬存心举报这件事,也不会傻到主动将自己暴露出来,端掉皇家假日等于捅了一个马蜂窝,其中有多名股东涉及到市委常委,宋怀明道:“这些天不断有举报信送到省里,大都围绕着皇家假日的事情,你们江城可真是个麻烦啊!”在张扬的面前他并没哟避讳,这让张扬感到很舒服,证明宋怀明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张扬道:“有些事也不是领导的问题,是他们的子女自己不争气。”张扬言语上还是回护江城的几位常委的。

    宋怀明淡然道:“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子女的问题就是父母的问题,如果没有他们的放任,他们的子女也不会利用特权做出这些危害社会的事情。出了问题,就得承担责任,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别人。”他向张扬道:“如果有人敢因为这件事针对你,你直接找我反映!”

    张扬心头暗爽,宋怀明比顾允知的立场更加鲜明,不过越是这种人越是要提起小心,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他,恐怕自己要吃不了兜着走。

    宋怀明并没有提起楚嫣然的事情,他相信妻子已经说过,自己没必要再提起这件事。他来北京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和张扬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离开。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也向柳玉莹告辞,柳玉莹道:“已经中午了,留下来吃饭吧!”

    张扬婉言谢绝道:“柳阿姨,我中午和朋友约好了,还是改天再来打扰!”说话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却是杜天野打来的,杜天野约他中午一起去天池先生那里,罗慧宁和女儿文玲都在那里,听说张扬过来了,让他一起去吃饭。

    柳玉莹看到张扬真的有事也不再勉强。

    张扬离开平海驻京办的时候,郭瑞阳亲自把他送到车上,让他的秘书小陈把四盒月饼和两瓶红酒放在张扬的车内,上级单位给下级送礼的可不多见,郭瑞阳握着张扬的手道:“张主任,这次来北京一定要多玩几天,咱们哥俩找机会好好喝一场。”

    张扬笑着点点头:“一定!”

    郭瑞阳道:“春阳驻京办那里的条件和这边不能比,你还是搬过来住,我给你安排最好的房间!”讨好攀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以郭瑞阳的身份原不必向一个小小的副处献媚,不过郭瑞阳也是个想朝上走的人,张扬和平海书记,省长的关系都如此亲密,又是文副总理夫人的干儿子,这样的人物可不能怠慢。

    张扬当然明白人家对自己这么客气全都是看在自己背景的面子上,对于郭瑞阳这号人物,他虽然不喜欢,可也没有多少反感,位置的不同决定处事态度的不同,并非每一个人生来都有当老大福分。

    

    张扬驱车来到天池先生家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杜天野的吉普车和罗慧宁的红旗车并排停在大门外,张扬把车靠边停好,拎着那四盒月饼和红酒走了进去,来见天池先生总不能空手,郭瑞阳送的这些礼品刚好解了燃眉之急。

    院子里只有文玲一个人站在那里,比起上次相见,她稍稍丰满了一些,不过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目光望着墙上镶嵌的那些石刻。眼前的情景说不出的熟悉,上次张扬前来为天池先生诊病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张扬甚至产生了一种时光重演的感觉,他走了过去,亲切的叫了声:“玲姐!”

    文玲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石刻,轻声道:“妈在做饭呢!”

    天池先生爽朗的笑声在身后响起,老爷子白须飘飘,健步如飞的来到他们身边,自从上次病好之后,天池先生的身体恢复很快,体质更胜往昔。

    张扬恭敬道:“先生好!”

    天池先生友善的拍了拍他的肩头,目光也落在那些墙上的拓片之上,低声道:“金絔戊的书法戾气太重,里面包含着冲天杀气,勾画之中让人感觉是在舞刀弄剑!”

    张扬想起自己新近看了一部剧叫《侠客行》,那书法里面其实是包含着一部武功秘籍,天池先生的话提醒了他,他笑道:“这拓片里该不会藏着一部武功秘籍吧?”

    文玲一双美瞳骤然收缩,冷冽的目光转向张扬,看得张扬有些发毛:“玲姐,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异想天开!”文玲说完转身向厨房走去。

    张扬对她的古怪性情已经有所了解,也并没有觉得不爽。天池先生道:“残缺不全的东西,又能是什么武功秘籍?”

    这时候杜天野从厨房内走出来,招呼道:“张扬来了,帮忙端菜,咱们去树下的石桌吃饭。

    文玲道:“不用了,我来吧!”

    张扬将手中的礼物交给天池先生,老先生也不和他客气,把礼物收起,这边吴妈和文玲已经摆好了酒菜,罗慧宁从厨房内走出来,笑着招呼了声:“张扬来了!”

    “干妈!”张扬亲切道。

    罗慧宁应了一声,笑着道:“都坐下吃饭!”

    天池先生拿出一坛他学生刚刚送来的桂花酿,张扬和杜天野两人也就是陪着老先生抿抿,以他们的酒量,要是开怀畅饮的话,这坛酒根本不够。

    罗慧宁道:“我估计你节前会过来,打算在北京呆几天啊?”

    张扬笑道:“过了中秋再说!”

    罗慧宁惊喜道:“你在北京过节啊?”

    张扬点点头,这才将楚嫣然和外婆要来北京的消息告诉了她,罗慧宁不禁笑道:“人家这次是来看外孙女婿的,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嫣然呢!”罗慧宁知道自己这个干儿子生性风流,顾佳彤、秦清、何歆颜她都见过,可惟独这个楚嫣然她还没有机会见面,从种种迹象来看,楚嫣然极有可能是张扬的正牌女友,干儿子也是儿子,未来儿媳妇来到北京,自己这个做干怎么都要出面招待一下,罗慧宁道:“你安排一下,我请未来亲家吃顿饭!”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扬忽然想起如果罗慧宁出面请吃饭,宋怀明夫妇一起到来也不显得突兀,毕竟他们是楚嫣然的父母,不过这只是一个想法罢了,他并没有主动提起。

    杜天野道:“罗阿姨,嫣然的爸爸就是平海省代省长宋怀明,他也在北京!”

    罗慧宁笑道:“我知道!”她转向张扬道:“嫣然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下午一点到!”

    “这样吧,我明晚在紫金阁做东给她们接风洗尘,就是家庭聚会,张扬,你把宋省长请过来,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天野,你把你父母请来!”

    张扬和杜天野同时点了点头,文玲默不作声的吃饭,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饭后张扬跟着天池先生来到书房,天池先生知道他肯定有事,笑道:“说吧,有什么事情让我帮你做?”他和张扬极为投缘,并没有把他当成晚辈,而是当成一位知己小友。

    张扬这才把为江城酒厂提名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微笑道:“我现在是江城企改办主任,帮助下属企业是责无旁贷的事情,我想来想去,还得请先生帮我这个忙!”

    天池先生很愉快的点了点头:“好!写什么?”

    “清江特供!”张扬又补充道:“这是纯商业行为,先生的字我会按照市价给您算钱,然后打到您账上!”

    天池先生瞪了他一眼道:“你帮我看病要诊金了没有?真是笑话!”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不要我就给贪了,我看您这片地方不错,先生帮我也申请块地皮,我就拿这笔钱在你旁边盖个院子,以后来北京的时候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天池先生微笑道:“你若是有心,就拿我的酬金去盖一座小学吧!”他欣然挥毫写下了清江特供四个大字,他又道:“有没有广告词?”

    张扬出去给刘金城打了个电话,原来广告词正在征集之中,让天池先生题字这样的机会可不多,等他们酒厂广告词征集回来,可能天池先生就没那心情了,张扬想了想道:“豪饮清江,纵情天地怎么样?”

    刘金城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随即就大声叫起好来,他可不是阿谀奉承,真好!听着就觉着豪气顿生,热血沸腾。

    张扬挂上电话就让天池先生帮着书写了自己临时想起的这句广告词。

    

    第二天中午,张扬早早来到了首都机场,迎接楚嫣然和她外婆玛格丽特的到来,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杜天野,杜山魁和冯玉梅夫妇,能让老将军亲自出动迎接的也只有少数几人。

    等了近一个小时,方才看到楚嫣然陪着一位气质高贵的老太太vip通道走出,老太太自然就是楚嫣然的外婆玛格丽特,张扬本以为玛格丽特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可发现老太太也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大概是大病初愈的缘故,玛格丽特的皮肤稍显苍白,她今年也快七十岁年纪,却没有一根白发,保养很好,身穿黑色长裙,披着紫红色丝巾,带着墨镜,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年轻许多。

    楚嫣然剪了短发,美国西海岸的阳光并没有晒黑她的肌肤,依然如往日般洁白细腻,眉目如画,美眸之中荡漾着喜悦和温情,蓝色的香奈儿连衣短裙用一根乳白色的编制腰带束起,足蹬透明的水晶细跟凉鞋,显得俏皮可爱又不失高贵优雅,张大官人看到楚嫣然,两只眼睛顿时灼灼生光。

    如果只有他们两人在一起,这厮肯定会张开臂膀扑上去,可周围有这么多人在,张大官人还是表现的彬彬有礼。

    冯玉梅已经叫着马莉的名字迎了上去,她们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张扬则来到楚嫣然身边,默默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微笑道:“回来了!”

    楚嫣然一双美眸荡漾着醉人的眼波,她轻轻嗯了一声。

    张扬道:“你变了!”

    楚嫣然看了看他:“哪儿变了?“

    “变大了!”

    楚嫣然撅起小嘴道:“是不是说我老了?”

    张扬笑了笑,向周围看了看方才对着楚嫣然耳边小声道:“胸大了!”

    楚嫣然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这该死的张扬,果然死性不改,可楚嫣然偏偏就喜欢他这个调调。两人从对方的眼睛深处都看到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

    玛格丽特此时的目光才向张扬看来,楚嫣然在张扬的手臂上推了一把,带着他来到外婆面前,带着羞赧介绍道:“外婆,这是张扬!”

    怎样称呼老太太是个问题,张扬和楚嫣然目前还没有什么名份,当然不能更跟着叫外婆,可现在也不时兴叫老夫人,还是楚嫣然提醒他道:“你跟我叫外婆吧!”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叫了声外婆。

    玛格丽特打量着张扬,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这样的眼神看得张扬有些发毛,自己这幅模样难道不受老太太待见?玛格丽特道:“嫣然把你夸得人间少有,我看你也不过如此嘛!”

    张扬笑道:“那是!您老在美国呆久了,看到的全都是黄毛蓝眼的大洋马,审美观跟我们东方人不同!等您适应两天,就会看我越来越顺眼了。”

    玛格丽特摘下墨镜,老太太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张扬,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真会说话,难怪能哄住我们家嫣然!”老太太的中国话字正腔圆,事实上玛格丽特身上多数血统都是东方的。

    杜山魁道:“别站在这儿啊,咱们路上说话!”

    一群人登上了外面的奔驰商务,车是杜天野找来的,楚嫣然跟外婆坐在一起,张扬则缩到了后面。人家这么多年的老朋友刚刚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反倒是张扬无人搭理,楚嫣然知道他这会儿寂寞,时不时转过头来向他甜甜一笑。

    按照杜山魁夫妇原来的意思,是想请玛格丽特去家里住,可玛格丽特还是选择去长城饭店下榻,在美国的时候,楚嫣然就已经提前定下了总统套房。

    将楚嫣然和玛格丽特送到酒店房间,张扬这才把干妈罗慧宁晚上在紫金阁请吃饭的事情说了,玛格丽特一听是张扬的干妈就愉快的答应了。

    杜山魁夫妇也没有在酒店多做停留,考虑到玛格丽特从美国飞来,需要休息,约定晚上在紫金阁见面,也离开了。

    张扬原本想走,可楚嫣然让他停会儿再走,从皮箱中拿出给张扬带来的几身衣服,趁着老太太去浴室洗澡的功夫,张扬在楚嫣然的俏脸之上轻吻了一记,楚嫣然俏脸飞起两片红霞,柔声道:“你回头早点来接我!”

    张扬点了点头,走到大厅的时候,想想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就在前台开了个标间,拿着楚嫣然送给他的东西去了房间里。

    楚嫣然沐浴出来,听到电话响起,方才知道张扬没走,就楼下的房间,不禁笑了起来。

    玛格丽特看她笑得甜蜜已经猜到是张扬的电话,问明白张扬还在这里,轻声道:“让他上来,我有话问他!”

    张扬来到她们的总统套房,玛格丽特正坐在客厅的茶几前喝着红茶,楚嫣然在一旁帮外婆准备着要吃的药,因为玛格丽特做过换肾手术不久,所以每天都要服用大量的抗排斥反应药物,十分的辛苦。

    张扬虽然摸不清玛格丽特是否喜欢自己,还是厚着脸皮叫了声外婆。

    玛格丽特笑道:“坐!”

    张扬在她对面坐下,玛格丽特轻声道:“我听说你的医术不错,楚镇南的腰疼病,脑梗塞都是你治好的?”

    张扬谦虚道:“祖传了点秘方,对于常见病还能凑合!”

    “我生病的时候,你传真过来的几个药方也很好!”

    楚嫣然准备好了药,将一大把药片递给外婆。玛格丽特叹了口气,她已经被排异反应折磨得苦不堪言。

    张扬等她吃完药方才道:“外婆,要不我帮您诊诊脉!”

    玛格丽特点点头,将手腕平放在茶几上,张扬伸出左手轻触在她的脉门之上,只觉她脉象细弱,看她面色苍白,双目黯然无神,张扬对玛格丽特的病史十分了解,过去在电话中已经听楚嫣然说过,所以他并没有细问,玛格丽特慢性肾衰之后进行了换肾手术,目前所换的肾脏功能正常,他需要做的就是帮助玛格丽特调理身体,远离排异反应的痛苦。来北京之前,张扬已经拟好了药方,他让楚嫣然拿来纸笔,在上面开了一张药方:“外婆,我给你开个药方,主要是固本培元,理气通脉,只要您按照我的方子用药,一个月之后用不着再吃那些治疗排异反应的药片,三个月后可以彻底停药!”

    玛格丽特听他说得神奇,也是将信将疑,毕竟在她的认识中,美国的医疗水准要比国内高出不少,可外孙女楚嫣然对张扬的医术几乎达到了迷信的地步,从这小子的表现来看,应该有些水准。

    自从女儿楚静芝死后,玛格丽特还是第一次回到中国,她在机炒到杜山魁夫妇,不由得想起过去的日子,心中生出一些感触,张扬为她诊脉之后,玛格丽特起身回房间去休息了,只剩下张扬和楚嫣然这对小儿女单独在一起。

    张扬伸出手去,楚嫣然将雪白的纤手放在他的掌心,任凭他握着,感受着他掌心中的暖意。

    张扬道:“你外婆好像不怎么开心!”

    楚嫣然叹了口气道:“她这次回来,要去我妈墓前看看,顺便看看老朋友。”

    “会见你外公吗?”

    楚嫣然笑道:“我想她见!”这句话已经表明玛格丽特不会主动去见楚镇南了。

    张扬握住楚嫣然柔软的小手,低声道:“我想你!”

    楚嫣然红着俏脸点了点头,两人四目相对,目光纠结在一起,久久无法分开。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张扬陪同楚嫣然和玛格丽特来到紫金阁,杜山魁一家已经到了,宋怀明也来了,不过出于某种考虑,柳玉莹并没有和他一起前来,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文副总理居然亲自出席了当天的晚宴,如果单单是家宴,文国权未必会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他隐约觉着,这次宴会的背后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难道文副总理是冲着宋怀明来的?

    楚嫣然看到父亲也来了,一张俏脸顿时变得冷若冰霜,张扬小声提醒她道:“这可是公众场合,丫头,咱怎么都得微笑面对。”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你故意的?”

    “干我屁事啊!是我干妈请客!”张扬低声解释道。

    宋怀明微笑着来到玛格丽特面前,很尊敬的叫了声:“妈!”

    玛格丽特表现的很淡然,很有风度的笑了笑道:“怀明,静芝都已经不在了,我也不是你妈,你还是叫我阿姨吧!”

    宋怀明和玛格丽特之间的这段往事,在座的人都已经了解,宋怀明真诚道:“在我心里,您永远是我妈!”

    玛格丽特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酸痛,她知道这是为女儿不幸命运的缘故,在女儿死的问题上,她并没有过多的责怪宋怀明,虽然她和女儿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她对女儿的了解要比楚镇南这个做父亲的要多的多。

    文国权夫妇是今晚的主人,他们邀请大家入座,文玲和文浩南都没有过来,杜天野因此而有些失望,不过罗慧宁很会找借口,她说文玲身体不适,杜山魁夫妇虽然早就意识到儿子和文玲之间有了问题,可两人也不方便多问。

    当天晚宴的主题就是欢迎玛格丽特回国,文国权说了一些例行的客套话之后,大家开始饮酒,除了罗慧宁选喝白酒之外,其他女宾都选了果汁,当着文国权、宋怀明这样的高官,张扬是不敢敞开怀尽情畅饮的。

    罗慧宁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楚嫣然,她打心底欣赏这个漂亮的女孩儿,楚嫣然无论家世还是样貌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她把楚嫣然叫到身边,从手袋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物。

    打开精巧的首饰盒,里面是一条祖母绿项链,罗慧宁微笑道:“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是给我儿媳妇准备的,可我那个儿子至今还没有动静,好在我这个干儿子争气,找到一个这么漂亮又知书达理的女孩儿,来!嫣然,我给你戴上!”

    楚嫣然俏脸绯红,一颗心突突跳个不停,要知道罗慧宁的这番话具有绝对的意义,她等于确认了自己是张扬未婚妻的身份。

    玛格丽特笑道:“文夫人,你还没有问过我这个当外婆的,就想强行把我们家嫣然抢回家去?一根项链就想把我宝贝算女儿给拴住吗?”

    文国权和宋怀明都没有说话,两人对望了一眼,都露出淡淡的笑容,这种事情,男人是不好插嘴的,可他们却都明白罗慧宁的举动拥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根项链串起的不仅仅是楚嫣然和张扬之间的感情,还串起了两家的未来。早在罗慧宁邀请自己出席晚宴的时候,宋怀明就考虑过今晚的这顿饭是不是还有着其他的意义,当他来到紫金阁看到文国权也过来了,顿时明白了这晚宴包含的另一层意义。文国权在国内属于少壮派领导,据宋怀明所知,他和乔老并非同一阵营,而宋怀明却是乔老的得意门生,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和张扬相恋,宋怀明和文国权之间不会有这样的相处机会,他们都很看重这次的相处,彼此表现的都很小心,都在观察着对方,试探着对方。

    在这种情况下,女人之间的插科打诨则变得极为重要。

    冯玉梅道:“马莉,话不能这么说,慧宁也没想着抢亲,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全都看孩子自己的意思!”

    罗慧宁笑道:“嫣然收不收我的礼物?”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连白嫩的粉颈都已经红了起来,她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只是小声嗫嚅道:“罗阿姨,他老欺负我!”这句话充分体现出女儿家的聪颖和智慧。

    罗慧宁笑道:“下次他再敢欺负你,我打断他的腿!”

    楚嫣然低下螓首,其实是方便罗慧宁亲手把项链给自己戴上,罗慧宁给楚嫣然带上了那条项链,握着楚嫣然的双手越看越是喜爱。

    玛格丽特的脸上也堆满笑容,她从手包中也拿出一个小小的礼盒,里面是一块劳力士限量版的钻表,递给张扬道:“我也没那么小气,礼尚往来,这表送给你!”

    张扬受宠若惊的拿过钻表,所有人都看出来这,这块表至少也得值百万以上,玛格丽特的出手可真是大方。所有人都以为张扬要表白一下心迹的时候,张扬居然来了一句:“那啥我是国家干部,您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人家不会说我受贿吧!”

    在场人同时笑了起来,楚嫣然知道这厮是故意这么说,狠狠瞪了他一眼。

    文国权笑道:“我可不清楚,天野,你不是中纪委的吗?你界定一下,他是不是受贿?”

    杜天野笑道:“外婆送给外孙女婿东西应该不是受贿!”

    “你说的啊!”张大官人喜孜孜的把钻表戴上,好东西就是好东西,戴上去沉甸甸的,跟国安那高仿的山寨货就是不同。

    文国权举起酒杯主动和宋怀明碰了碰:“怀明,我这个干儿子年轻气盛,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还得多担待点!”他这句话说得清清楚楚,张扬一直都是罗慧宁的干儿子,可文国权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都没有承认过张扬是他的干儿子,他这么说等于公开承认张扬是他干儿子,在场的人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文国权今晚来到这里看重的不仅仅是张扬和楚嫣然的感情,他所看重的是,文宋两家的关系。

    宋怀明比任何人都明白文国权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他举起酒杯道:“文副总理放心,我会好好指点他的!”

    楚嫣然心中十分开心,可是也有一丝不快,她的不快在于,认为她和张扬单纯的感情今晚掺杂进来太多政治上的因素。

    最开心的要数玛格丽特和罗慧宁,杜山魁夫妇望着楚嫣然和张扬,却不由得想起了儿子和文玲的事情,不知他们之间的感情何时才能有个结果?

    

    昨天在全体医道书友的帮助下,医道终于杀回都市月票第一的位置,从月票总榜20也暂时上升到11位,可见医道书友的潜力是无穷的,虽然暂时11位,可和前十的差距近200票之多,人总得有拼搏精神,章鱼感觉状态不错,奉上12000大章更新,用诚意交换大家兜里的保底月票,没有月票的,可以投推荐票,章鱼会让所有人看到我的努力!让月票来得更猛烈一些!

上一篇:第二百零六章 白大褂、吉普车 下一篇:第二百零八章 强出头(1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