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七章该放就放(上)

    因为有通行证,张扬出入省委家属院并没有任何的阻碍。在选择礼物上还是费了一番思量,他买了一个果篮,又带了一瓶十五年的芝华士,这种礼仪方式他是跟海兰学会的,西方人去做客的时候常常这么做,他今天去的是省长宋怀明家,礼物带的太隆重有行贿之嫌,因为宋怀明是楚嫣然的父亲,如果空着手去又显得不够礼貌。

    吉普车停在宁静路11号,外面的雨仍然下得很大,张扬带着礼物一路小跑来到宋家的大门前,保姆已经打开了房门,只等张扬过来,张扬走入门厅,虽然路程很短,身上还是沾了不少的雨滴,

    宋怀明微笑迎了上来,亲手递给张扬一个干净毛巾:“擦把脸,没想到今天雨下这么大!”

    张扬礼貌的叫了声宋省长,把手中的礼物交给保姆。

    宋怀明和蔼道:“在家里用不着这么叫,还是叫我宋叔叔听着顺耳些!”

    张扬心中一暖。以宋怀明今时今日的地位,能够说出这番话,足见人家没跟自己见外,不过他之所以对自己如此客气是因为看在楚嫣然的面子上,张扬心中明白得很。

    这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怀明,是不是客人来了?”

    宋怀明转身道:“张扬来了!”

    柳玉莹扎着蓝印花布围裙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是一身寻常主妇的装扮,却丝毫掩饰不住她与生俱来的娴静高贵的气质,柳玉莹是第一次见到张扬,她看了张扬一眼,俏脸之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你就是张扬?我听你宋叔提起过你好多次!”

    宋怀明介绍道:“这是你柳阿姨!”

    张扬明白了,这是楚嫣然的后娘,他嘴巴很甜,马上就甜甜叫道:“柳阿姨好!”看来自己还是忽略了,早知道柳玉莹也在东江,应该给她带份礼物过来的。

    柳玉莹笑着点了点头道:“去餐厅坐吧,林妈,上菜!”

    宋怀明邀请张扬来到餐厅坐了,他并没有用张扬拿来的芝华士,而是开了一瓶内贡茅台,张扬抢先拿过酒瓶,给宋怀明倒上,又给柳玉莹面前的酒杯满上,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岳父母,印象一定要给留好了。

    柳玉莹已经解下围裙走了过来,笑道:“张扬,我不喝酒的!”

    宋怀明道:“张扬第一次来家里做客。喝一杯吧!”

    柳玉莹来到桌边坐下,桌上的菜肴都是出自她的双手,单从色调刀工上就能够看出柳玉莹的厨艺相当不错,张扬不觉想起楚嫣然,楚嫣然好像除了会弄点西式早餐,其他的一概不会,看来遗传学也有不准的时候,可他马上又想起,楚嫣然并非柳玉莹的亲生女儿。

    宋怀明端起酒杯道:“张扬,我喊你到家里来,就是不想你在外面那么拘束,这这里跟自己家一样,来!陪我喝酒!”

    张扬陪宋怀明干了一杯,柳玉莹浅尝辄止,更多的时间是在打量张扬,小伙子的外表的确挑不出什么毛病,看起来也很有礼貌,不过很多事是不能看表面的。

    宋怀明有意无意道:“这次来东江是公事还是私事啊?”

    张扬的头脑何其灵活,他这次来东江还算低调,宋怀明之所以知道他在东江,这件事十有跟梁东平的跳楼事件有关。联想起梁东平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表现,宋怀明说不定已经知道自己去报社找梁东平的事情,张扬想到这里,就决定说实话,不过是有保留的说实话,面对宋怀明这样的政坛高手,想要在他的面前蒙混过去,难度很大。

    张扬道:“也是为公,也是为私,一是来省党校拿我上次的培训证书,二是受了市政府的委托跟平海日报社沟通一下关系,解释一些误会。”张扬的回答十分巧妙,没有太多的破绽。

    宋怀明道:“平海日报社的梁东平你认识吗?”

    张扬听到宋怀明提起这件事,已经知道今天梁东平的事情必须要说清楚,其实这件事对他的影响不大,他考虑到的是李长宇,因为梁东平搞出的这场风波已经让李长宇陷入了一场危机,再过几个月就是江城人代会召开的日子,也就是说市长的人选将最后确定,虽然左援朝已经是代市长,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无论是政绩还是能力都有和他一搏的机会,这种时候,李长宇当然想在上级领导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这对他能否当上市长至关重要,可教育系统是他分管的工作,教育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李长宇不可能撇开关系,张扬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还是要抓咨能的机会将这些事解释清楚。

    张扬点了点头道:“认识。最近他一直都在追踪报道江城教育局的集资事件,有些报道属实,有些报道却十分的夸大,在江城,在平海省内造成了相当不好的影响,市领导认为他的报道有碍于安定团结,让我这次来,有机会和他沟通一下,让他尽量可以实事求是的说话,不要在报道中加入不实的成分。”

    梁东平自从记者招待会之后,也是名声鹊起,连刚到东江的柳玉莹也听说过他,柳玉莹道:“这个梁东平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在公开场合胡说八道就算了,居然搞到要跳楼,简直是不知所谓!”

    宋怀明淡淡一笑,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道:“江城教育局的事情影响很不好,你跟分管教育的李副市长很熟啊?”

    张扬内心一怔,宋怀明的确非同一般,自己才说了几句话,他就已经觉察到自己在维护李长宇,而且他显然对自己和李长宇的关系有所了解。

    张扬点了点头:“很熟,我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这个理由很直接也很充分。

    宋怀明道:“你在江城干得不错,我听说过你的不少成绩。年纪轻轻,很有胆色!”

    张扬谦虚的笑了笑:“我胆子是挺大,可做事常常不考虑后果,所以经常犯错误!”

    柳玉莹笑道:“年轻人哪有不犯错误的,吃一堑才能长一智!”

    宋怀明起身去接电话。

    柳玉莹问道:“张扬,你和嫣然认识很久了?”

    张扬点了点头:“我在黑山子乡的时候认识她的,算起来一年半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谈恋爱啊?”柳玉莹直截了当的问道。这种话宋怀明是不好问出来的,可作为女主人柳玉莹问出来就极其自然。

    张扬回答的也十分圆滑:“不瞒柳阿姨,我倒是惦记她!”

    柳玉莹笑了起来,她从事教育工作,对人的心理活动有相当的经验。她听出张扬在回避问题的主要面,她没有给张扬逃避的机会,继续追问道:“据我说知,嫣然很喜欢你,你喜欢她吗?”

    张扬明白了,楚嫣然的后妈这是逼着自己表态呢,他点了点头,这也没啥好隐瞒的,他的确喜欢嫣然。

    柳玉莹对张扬的答复很满意,接下来又问了一些张扬的家庭情况,工作情况,总之她表现的就像一个第一次见到毛脚女婿的丈母娘,张扬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仍然有些接应不暇,看得出柳玉莹对楚嫣然的关心是发自内心。

    宋怀明总算接电话回来了,柳玉莹这才停下了对张扬的问话,虽然天气凉爽,张扬的额头上还是渗出了汗珠儿。宋怀明看到他的模样已经知道妻子把他盘问得不轻,宋怀明笑道:“玉莹,你什么时候改查户口了?张扬第一次登门,别把人家吓着了!”

    柳玉莹笑道:“只是聊点家常,得!我去给你们下点面,你们聊着!”

    宋怀明随口询问了一些江城旅游的事情,面对宋怀明,张扬整晚表现的彬彬有礼,谦虚谨慎,眼前的这位不但是自己未来岳父,还是平海省省长,而且在顾允知到点后,他十有会成为平海的掌门人,跟他相处务必要陪着小心。

    话题最终还是回到楚嫣然的身上,宋怀明虽然是楚嫣然的父亲,可是对于她的近况还要通过张扬了解,张扬将楚嫣然在美国照顾外婆的事情说了,又告诉宋怀明,今年国庆楚嫣然很可能回国。

    宋怀明虽然心中很想见女儿,可他也清楚女儿对自己存在的抵触情绪。让张扬安排见面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话到嘴边改成:“来平海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明白自己和宋怀明之间因为楚嫣然的关系,以后会增加不少的联系。

    张扬出门的时候雨仍然在下,他钻入车里,启动汽车的时候,发现顾佳彤的那辆奔驰车从一旁经过,张扬慌忙拿起电话,可当他拨完顾佳彤的号码,却犹豫了一下,手指终于没有在绿色的拨出键上按下去。

    

    胡茵茹走出拘留所,天空已经放晴,暴雨洗刷过的柏油路面亮的耀眼,她用手遮住阳光,美眸望着前方,却没有看到期待的身影,胡茵茹一颗心不觉沉了下去,难言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她拎着旅行袋沿着马路慢慢向前走着,目光变得虚无而飘渺,心头一阵茫然,本不算长的这条路在她的眼中似乎无穷无尽,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走私车案件终于告一段落,她也终于洗清了罪责,可这件事却是她人生中的一次剧变,从今日起,她要和周云帆的生意划清界限,她要开始自己的生活,胡茵茹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她在任何时候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样做,脑海中始终不停晃动着一个影子,走出拘留所之前,她以为自己出门后第一个见到的本应该是他,而她对未来生活的规划也全部围绕着他,可她却想不明白,在自己落难之时,不离不弃,四处奔波的他,在自己终于重获自由的时候,为什么突然选择了消失。

    前方就是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胡茵茹咬了咬嘴唇,芳心中充满了踌躇。这种踌躇很快就演变为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即使是在被囚禁的日子,胡茵茹都没有感到过这样的孤独这样的无助,这样的委屈,她把旅行袋扔在了脚下,趴伏在树干上,开始低声的啜泣。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胡茵茹红着眼睛抬起头,正看到张扬没心没肺的笑脸:“车抛锚了,我走过来的!”

    胡茵茹慌忙抹去脸上的泪水。

    “不想理我?那我走了?”

    胡茵茹猛然扑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身躯:“我不许你走,你说过要我做你的女人”

    张扬望着床上胡茵茹晶莹无暇的yu体,喉头不禁感到一阵发紧,他的手掌沿着胡茵茹的玉颈轻柔抚摸着,握住她的峰峦,低声道:“真的要这样?”

    胡茵茹俏脸蒙上一层诱人的娇羞,淡淡的粉红色一直蔓延到她的耳根和颈部,她的呼吸因为张扬的抚摸而变得急促起来,从鼻息中发出一个蚊蚋般的声音:“嗯”

    她感觉到张扬健壮的身躯贴近了自己,娇躯下意识的绷紧,张扬轻吻着她的耳珠,柔声道:“我会疼你!”在张扬温柔的抚摸下,胡茵茹终于羞涩的张开腿,两腿间露出一道空隙,张扬挤入了这道空隙,贴近了她温热的湿润。

    胡茵茹花瓣般的柔唇因为紧张不断颤抖了起来,张扬吻住她的柔唇,胡茵茹紧闭着美眸回应着他的亲吻,她的回应也开始变得热烈,倏然她感到一股难言的疼痛,一双美眸猛然睁开。手臂抱紧了张扬:“啊!”张扬的小腹紧贴着她的娇躯,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

    胡茵茹秀眉微颦:“嗯很涨很涨”她喘气不停,整齐洁白的牙齿咬紧下唇。

    张扬停下了动作,轻柔抚摸着胡茵茹的秀发,低声道:“其实,我们原可以保持纯洁的友谊的!”

    胡茵茹的娇躯收缩了一下,美眸之中流露出妩媚之极的神情:“我要做你的女人”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纱,投射在胡茵茹雪白的上,望着床单上的樱樱落红,张扬心中浮现出一种难言的温情,他拥住胡茵茹诱人的,轻声道:“你把自己交给我,不是为了报恩吧?”

    胡茵茹扬起精致的俏脸,让张扬在自己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你来救我不仅仅是为了想对我这样吧?”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胡茵茹雪白的手臂搂住张扬的身体,俏脸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我爱你,我本以为可以在你面前保持理智,可是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抗拒对你的感觉,我甚至可以容忍你的心中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张扬抚摸着她丝缎般光滑的美背,轻声道:“我不是一个好人!”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爱你!”胡茵茹的常春藤般缠绕着张扬。

    张扬低头吻上她的唇,手机铃声却在此时打断了他的缠绵,张扬拿起电话,看到是顾佳彤打来的,向胡茵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胡茵茹懂事的眨了眨美眸,唇角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回来了?”张扬轻声道。

    电话那端顾佳彤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回来了,昨天晚上到的!”

    张扬想起了昨晚的那辆奔驰车,在自己看到顾佳彤的时候,显然顾佳彤也看到了自己,两人都处于某种心照不宣的原因没有跟对方联系。

    “晚上一起吃饭?”张扬道。

    “晚上我还有事,回头再联络!”顾佳彤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有些失落的放下电话,却感到胡茵茹的小手握住了自己,望着胡茵茹妩媚的双眸,张扬忽然感到一种躁动,他猛然把胡茵茹的娇躯推倒在床上,然后重重压了上去。

    “你心中是不是很矛盾?”胡茵茹从身后抱着张扬的身躯。

    张扬点点头:“我真的不是个好人,明明知道不该招惹你们,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胡茵茹附在他耳边道:“我喜欢!”

    张扬道:“我知道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感情方面尤其如此,可我为了自己的满足感,却要让你们承受我的多情,对你们是何其的不公。”

    胡茵茹轻声道:“过去,你在我眼中何止是多情,简直是滥情,我不喜欢你这种人,我从没有想过会把自己交给你这种不专心的男人,可是这件事之后,我发现,你对每个人都是真心真意的投入,你是真的,我意识到世界上的确有你这种人的存在,我知道自己不该跟你纠缠,可是我又问自己,如果没有你,我会不会生活的更好?”胡茵茹抱紧了张扬:“不会!”

    张扬心中一阵感动,他从大隋朝穿越而来,他的感情观和现代人全然不同,可是随着在现代社会生活日久,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在感情上的追求已经伤害到了这些善良的女孩,他因此而感到困惑,感到内疚,可是他至今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做。

    张扬低声道:“如果可以,告诉我该怎样做?”

    胡茵茹道:“我会帮你!我知道你心中最矛盾的是什么?这个心结,我会替你解开?”

    “可以吗?”

    “应该可以!”

    

    喝多了,写不动,明天补上,状态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喝多了,不好意思,明天争取多写点,看我表现

上一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正义的概念 下一篇:地一百九十七章 该放就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