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四章我是你的女人(下)

    顾允知是笑着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的。可其他常委一个都没有笑,宋怀明也没有笑,顾书记的笑带有很多种含义,他当然不会和一个小交警一般计较,可是这件事无疑已经让他不爽了。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是顾允知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这次宋怀明空降平海,让他顺其自然接替许常德的梦想破灭,在他心中对宋怀明的怨念无疑是最大的一个,顾允知的话说完,他就第一个站出来表态道:“目前的时代是一个深化改革的时代,许多制度都处于逐渐完善的过程,这就要求我们不可以将步子迈的太大,平海就像一艘巨大的航母,我们就像这航母上的水手,想让航母跟高速战舰比速度,怎么可能?”

    顾允知笑道:“航母也罢,高速战舰也罢,速度快一点总是好的,我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心里不高兴,而是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们这些人的家属中。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多少人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途径购买了黑车?我们可以做一个自查行动。”

    顾允知的这句话说完,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在场的常委中有不少人的子女开着进口车出入省委家属大院,顾允知平时都看在眼里,他这句话等于告诉在场的每个人,你们不是想查吗?我不怕查,既然想查,我就正式陪你们玩玩。

    宋怀明笑了起来,在场人中,他是表情最为轻松的一个,仿佛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并非是他,而是别人,这种心态连顾允知都有些佩服了,这个新来的代省长并非是只靠着乔老给他撑腰,他的确有胆子,有想法,比起死去的许常德,宋怀明显然是两种风格的干部,顾允知忽然想到一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可马上自己在心底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宋怀明显然不是什么小牛犊,这是一只成年的老虎,他已经大步上山,朝着平海之巅有条不紊的前进着。

    宋怀明道:“既然顾书记提起了这件事,我也把最近调查走私车上牌的事情向大家通报一下。根据目前纪委工作组掌握的情况,保和县在最近三年内因为黑车上牌而获得的地方财政收入共计达到两千七百万元!这个数字对东江的财政不算什么?甚至对保和县的年度财政收入也不算什么,可是各位有没有想过,这两千七百万意味着国家因此而流失了多少的税收,意味着有多少黑车奔跑在平海的各条道路上吗?以一辆车的手续费三万元计算,那么这三年来通过这种途径上牌的黑车就有九百多辆,意味着给国家造成了上亿的损失,这个数目很惊人!”宋怀明停顿了一下又道:“赵副省长刚才的那句胡很对,任何制度都要有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因为改革带来了许多经济发展的契机,同时因为改革也带来了许多过去我们未曾遇到未曾想到的问题,我们并不害怕问题,出了了问题,我们应当想到的是如何第一时间将之解决,这才是实事求是。”

    顾允知微笑点头。

    政法委书记丁巍峰道:“宋省长的意思是,这次的走私车辆整治行动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宋怀明笑道:“整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这段时间的整治,并非仅仅针对走私车辆,还针对道路交通安全,虽然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不满情绪。可整体的成绩还是应当值得肯定的。”

    顾允知道:“怀明说得不错,我看这次的走私车辆整治行动还应该深化下去,不单单在东江,应该在整个平海推行!”

    宋怀明敏锐的觉察到顾允知顺着自己的话给了自己一击,这一击不留痕迹,不过已经表达出他对自己的不满,官场上从来都存在一个平衡的问题,假如你破坏了这种平衡,别人马上就会提出左和右的问题,所以中国的官员善于把握中庸之道,尤其是在领导的面前,度的把握尤其重要。宋怀明在来平海之前就已经深入了解过平海的权力结构,知道顾允知在平海的影响力很大,他来平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根据目前的了解,顾书记的影响力比他想象中更大,宋怀明是个做实事的人,来到平海,他便抱着开拓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而来,他不会选择隐忍等到顾允知离休,再开始推行自己的政见,他也没有和顾允知正面冲突的打算,打击走私车事件是他对顾允知底线的一次试探,是他对全体同僚的一次考察,他要通过这件事,确定自己日后该如何走,如何做,确定自己在顾允知的领导下能够获得多少的活动空间。

    宋怀明笑道:“看来我和顾书记的看法不谋而合!”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刚才大老板的那句话多少带着不满的意味,宋怀明说出这句话就是顺水推舟明知故犯了,他在当众跟大老板耍心眼儿玩手段。

    赵季廷望着宋怀明心中一阵冷笑,找死吧,你!

    宋怀明道:“不过我认为走私车辆的事情不应该在作为主题,而是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一场道路交通安全的综合整治,对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都有好处!”他的这句话说得极其巧妙,顺着顾允知的话来说,初听是想让顾允知当面下不来台,可马上话锋一转,自己在走私车的事情上有所缓和,谁都能听明白,这件事兴起的原因就是因为走私车事件,而现在忽然转成了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这是宋怀明在耍太极,在偷换概念,他看出了顾允知的不悦,也看出了所有常委对他这次行动颇有微词,他是一个初来者,虽然头上顶着代省长的光环,可他明白,在这帮常委的眼中自己还是一个外来者,或许在有些人的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幸运儿。别人对他产生排斥的心理是最正常不过的,宋怀明坚持要做事,就是让别人逐渐转变对他的看法,让别人知道自己能力,宋怀明并不在意会在别人的心中留有怎样的印象,无论是好还是坏他都不在乎,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做一个庸碌无为的人。

    顾允知望着宋怀明的眼睛难掩一抹惊艳之色,宋怀明的顺水推舟,宋怀明的巧妙让步,都在一句话之间完成,这样的年纪拥有这样的素质。怎能不让人惊叹。开始的时候,宋怀明力抓保和县走私车上牌案,让顾允知一度以为,他急于烧第一把火,急于出风头,可宋怀明刚才的表现让顾允知意识到他的机智应变,他在观察宋怀明表现的同时,宋怀明也一定在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顾允知忽然意识到,宋怀明这第一把火烧向的目标其实是自己,他也许在借着打击走私车事件,试探自己的底线,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感觉到即将触怒自己,马上就开始收敛?顾允知开始觉着有意思了,他微笑道:“散会吧!”

    

    散会后顾允知单独把宋怀明留了下来,作为平海省的第一领导人,他有必要关心一下这位年轻搭档来平海后的生活状况。

    “怀明,来东江已经有一阵子了吧?生活还习惯吗?”

    “多谢顾书记关心,我就在11号住着,除了东江这边的饭菜清淡了一些,其他的都还不错!”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刺激性的东西对身体没什么好处,还是清淡点好!”

    宋怀明微笑道:“所以我正在逐渐适应,估计我的口味还要适应一段时间。”

    “一定会适应的,适应之后,你就会喜欢上淮扬菜!”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顾允知又道:“你爱人的工作问题解决了吗?”

    宋怀明道:“下周就过来了,她过去在静安一中,事业心比我还重!”

    顾允知笑道:“我让组织部专门安排这件事的,安排好了吗?”

    “定下来了,东江师大附中,老校长退休,教育局方面考虑到她过去有过类似的领导经验,让她去当校长!”

    “很好啊,你这一来,等于帮我们东江教育界也引入了一位管理人才!”

    宋怀明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怕她水土不服,在静安的时候还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不知道能不能适应东江这里的教育环境。”

    顾允知当然能够听出宋怀明的言外之意,他说的是妻子柳玉莹的事情,实际上在说他自己,顾允知笑道:“咱们中国有句老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难道你对自己的妻子都没有信心?”

    “有信心!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干好!”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你来平海之前,我就听很多人谈论过你,说你是年轻干部中最出色的一批。”

    “顾书记别夸我了,我就快脸红了!”

    “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怎么能当好一省之长?你心理素质没问题!”顾允知笑道:“他们说你是新时代的法家!”

    宋怀明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楞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顾允知的意思,他苦笑道:“顾书记,我过去是学法律出身的,人家这么说我,是讽刺我吧。”

    顾允知笑道:“依法治国有什么不对?我也很赞成,你在静安的时候,法制和经济两手抓,也取得了不小的成效,大家有目共睹嘛!”

    宋怀明望着和蔼可亲的顾允知,心中明白,顾允知了解他花费的功夫绝不比自己少,他们两人分别代表着党和政府,他们是平海的正副班长,他们之间的了解和磨合尤为重要,顾允知虽然年纪大了,可是他能够将平海打造成中国经济的领军航母,足见他有着非同寻常的一面,对这样的人宋怀明从心底保持着尊重,但尊重不代表畏惧,不代表盲从,终有一天他会从顾允知的手上接过平海的指挥权,他会带着平海这艘航母驶向更光明更广阔的海面,他要从顾允知的身上学会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他要不断壮大,直到拥有和顾允知平起平坐甚至超越他的实力。宋怀明真诚道:“我对平海了解的还很少,希望顾书记多多帮助!”

    这句话将宋怀明的谦虚展露无疑,可是顾允知并不相信宋怀明这句话的真诚,眼前的宋怀明是个拥有独立思想的人,他懂得表现自己,也懂得何时应该让步,和宋怀明相比,顾允知感到自己真的有些老了,二十岁的年龄差距,绝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说清的,可顾允知对宋怀明的真正能力还是有所保留的,现在的干部队伍中不乏纸上谈兵的人物存在,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必须在实际的工作中,不过有一点顾允知可以肯定,宋怀明的应变速度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张扬并没有想到周云帆会主动联系自己,接到周云帆电话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他怒道:“周云帆,你也算是一个男人,出了事情,自己一走了之,让一个女孩子留下来给你背黑锅!”

    周云帆对张扬的愤怒早就有所预料,他叹了口气道:“张扬,你别上火,我对茵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我怎么忍心害她!”

    “话谁都会说,现在她在坐牢,你在哪儿?在印尼沙滩上晒太阳吧?”

    周云帆在给张扬打电话之前先找过梁成龙,这才知道张扬专门来到东江为胡茵茹的事情奔波,所以周云帆才会想起找张扬,他低声道:“张扬,这件事跟茵茹没关系,龙翔商贸的法人也不是我,我卖了这么久的车,什么后果我都想到了,我怎么会不留后手,张扬,我信不过别人,咱们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可我相信,你是个有担当的爷们,那些车辆的出货记录我都留着呢,多少钱卖的,我送出去多少人情,我心底比谁都有数。”

    张扬想起了丁斌的那辆捷豹,想起了自己的那辆吉普指挥官,又想起了顾佳彤买走的那辆宝马mini,看来这些车都是周云帆当初留的后手,这狗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正落难的时候,他肯定要把这些事情都抖落出来。张扬道:“你是不是要把出货记录交给我?”

    周云帆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是逃避,我在考虑怎样弥补,怎样把公司的损失减低到最小,张扬,这件事抖出来没意思,就算是能够凑巧把一两个人拖下水,可仍然救不了茵茹,救不了我的公司!”

    张扬冷笑道:“所以你就冷眼旁观!一走了之?”

    “不是,我在关注事情的发展,关注省里这次打击走私车辆的力度究竟有多大,张扬,我有份东西交给你,在城东上苑别墅区16号,我保险柜里存着一份出货单,还有龙翔公司的注册材料,那份材料可以证明茵茹跟公司没有关系。至于怎样利用才能起到最大的效力,要看你自己了!”

    张扬道:“这件事是因你而引起的,你逃了,公司就这么扔了,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周云帆道:“只要能帮助茵茹脱罪,我不在乎钱,你帮我转告他们,我甚至可以缴出罚款”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拜托了!”周云帆说完就匆匆挂上了电话。

    张扬还没有收起电话,梁成龙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是为了告诉张扬周云帆出现过了,他让周云帆联系张扬,张扬告诉他周云帆已经联系过自己了,至于他们之间的具体谈话内容张扬并未提及,在拿到周云帆所说的东西之前,一切还不明朗,张扬也没有决定应该怎样做。

    

    今天更新总字数12000,质量嘛,自我感觉还过得去,至于胡茵茹,从出来的那天起就被我设定为后宫一员,她的作用很大,后宫管理型人才,看下去就知道了,那啥4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月票也该投出来了!又是工作又是看球又是写书,我容易吗我?

上一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是你的女人(上) 下一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适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