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二章进步青年(下)

    郑先泰回到江城之后就主动去了市纪委交代情况。

    张扬则回到了招商办。他的办公室仍然没挂牌子,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再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打开空调,自己泡了一杯茶,优哉游哉的打开当天的报纸,江城日报上没有任何关于教育系统的报道,可平海日报上面却报道了八中的停课事件,张扬来到招商办之后一个最大的进步就是会看报纸了,善于从报纸中把握到一些微妙的风向。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喂!”

    电话是李长宇打来的,他的声音很和蔼,也恢复了昔日的淡定:“张扬,回来了?”

    张扬嗯了一声:“李副市长找我有事?”自从李长宇把他从旅游局给弄出来之后,他和李长宇之间的关系好像显得生疏了一些。

    李长宇知道张扬对那件事还是有些想法的,年轻人受到挫折之后,难免会有一些想法,李长宇道:“张扬,下班的时候送我一趟!”

    李长宇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他想单独和张扬谈谈,他之所以在景区综合管理办的事情上出尔反尔。最终放弃了让张扬担任主任,更主要是因为他感到了一些压力,这压力不单单来自周围,还来自上头,来自于顾允知,他的政治嗅觉向来敏感,他能够察觉到顾允知对张扬已经不像当初那般回护,政治上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在他向江城市市长发起冲击的关键时刻,任何一个微小的因素都不能忽略。张扬虽然名义上是招商办副主任,可他只是一个科级干部,在招商办只是挂名罢了,自从他的办公地点改到招商办之后,董红玉受到上方的暗示,并没有安排给张扬任何实质性的工作任务,事实上等于把张扬给挂了起来。

    张扬这段时间都在体会着最标准的机关生涯,品茶、聊天、看报纸已经成为了他工作的全部。以张扬的性情,显然是不会安心于这种生活的,李长宇能够察觉到张扬内心的躁动和不满,可是他一时间也没有想起如何去安排张扬。

    这次教育系统发生的事情让李长宇陷于窘境之中,在这种时候,张扬能够挺身而出的帮助他,让李长宇很是感动,他因此而产生些许的内疚,或许在张扬的事情上,他应该出一把力,帮助张扬早日走出眼前的困境。

    李长宇下班的时候。张扬已经将吉普车开到了他的办公楼下等他。

    李长宇上了吉普车,活动了有些酸麻的脖子:“累死了,找个地方,咱们喝上两杯!”

    张扬笑道:“您这是想我请你喝酒呢?还是准备请我?”

    李长宇笑道:“去荷风楼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张扬开车来到雅云湖西岸的荷风楼,两人要了个小包,点了几个小菜,李长宇把带来的一瓶清江内贡打开了,这是清江酒厂厂长送给他的二十年陈酿。

    张扬倒了一杯,闻了闻,抿了一口道:“好酒,不比五粮液差!”

    李长宇笑道:“清江内贡不错的,可惜啊,厂子经营不好,连年亏损。”他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干了一杯:“这次教育系统集资款的事情要多谢你了。”

    张扬拿起酒瓶把他们两人的酒杯都满上,淡然笑道:“我昨天就看到那个姓郑的有些不对,我怀疑他心里有鬼,所以想趁着晚上的时候去吓吓他,看看能逼他把集资款交出来不,谁成想我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正看到他开车离开。”

    李长宇道:“他是觉着没办法了,所以想一走了之!”

    张扬笑道:“其实他也是被人骗了,他那个表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这个时代,奸商太多了。”

    李长宇对张扬如何把集资款要回来很感兴趣,可张扬就是不说。

    两人喝了一会儿,李长宇把话扯到了正题上:“张扬,招商办干得还习惯吗?”

    张扬在李长宇的面前也没必要弯弯绕绕,他直言道:“每天除了看报纸就是喝茶聊天,无所事事!再这么混下去,我小肚腩都要起来了。”

    李长宇听他说得夸张,不禁笑了起来,他低声解释道:“当初让你从旅游局出来,是因为你打胡光海的事情影响太坏,这件事一直捅到了省里,连顾书记都知道了。”

    张扬放下酒杯,他最近虽然没有见过顾允知,可是也知道大老板对自己不爽,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在于他和顾佳彤的关系,顾允知已经明确要求顾佳彤和自己断绝来往,搞得现在他和顾佳彤交往不得不转入地下,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不过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在他自己,他也说不出顾允知的什么不是。

    李长宇道:“我跟洪书记商量过,市里最近打算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我初步打算让你去企改办工作!”

    张扬对去什么部门并不挑剔,只要有事做就行,别像现在这样。他对企改办的概念也很模糊,有些好奇的问道:“企改办是干什么的?”

    “企改办就是企业改革办公室。这样说吧,比如江城制药厂的改革,比如纺织厂的改革,企改办可以起到帮助和督导的作用,可以代表政府保障企业和工人的利益,确保国家的财产不会在改革中流失。”

    张扬听得迷迷糊糊,心中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将要担任的官职:“企改办是处级部门吧?”

    李长宇道:“企改办主任是马华成,过去他是国资委副主任,成立企改办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督导江城企业改革,目前基本确定的就是他和你,以后还会有人员加入。”

    张扬明白了,合着马华成是正主任,自己还是人家的副手,在招商办他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官职,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李长宇虽然说的好听,可这个企改办好像也没什么实权,张扬道:“企改办主任是副处吗?”

    李长宇笑道:“你这脾气怎么还那么急?前些日子你打胡光海的事情还没有过去,怎么,这就想升官了,你不怕人家说闲话,我还害怕呢?”

    张扬有些失望道:“既然还是科级。我去企改办有什么意思?在招商办呆着喝茶也不错!”

    李长宇道:“你认识上有些错误,无论在哪儿,只要你想做事,都有机会做出一番成就来,这次教育局的事情不是证明了吗?你虽然不是教育局的人,可一样帮忙找回了集资款,为教育系统的老师们讨回了公道,立了大功!”

    “既然您老是强调我立了大功,为什么不论功行赏,怎么也得给我提个副处,你说是不是?”

    李长宇看到这厮三句话不离升官。笑着摇了摇头,这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李长宇打开电话,当他听清里面说什么,脸色顿时变了,霍然站起身道:“坏了,你苏大娘进了医院!”

    张扬也是一惊,他和苏老太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苏老太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他慌忙起身道:“走,我们去看看!”

    

    苏老太这次住院是因为朱红梅,她和葛春丽妯娌两个吃晚饭在公园散步,谁成想就这么巧遇到了遛狗的朱红梅,朱红梅看到她们,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指着她们就骂了起来,苏老太是个老实善良的老太太,葛春丽自身涵养很好,她自重身份也不会跟朱红梅对骂,可朱红梅不依不饶的极尽恶毒的咒骂她们,葛春丽只是委屈流泪,苏老太却是憋不下这口气,跟朱红梅吵了起来,老太太实在太激动,气急攻心当惩昏倒了。

    朱红梅看到惹了祸,吓得拔脚就溜了,葛春丽叫了120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

    张扬和李长宇赶到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苏老太已经被送往ICU抢救了,因为老太太身份特殊,医院院长左拥军,和医院各科室的专家都已经到了。

    左拥军看到李长宇和张扬一起过来,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把李长宇请到医生办公室。

    李长宇心急火燎的问道:“左院长,我嫂子怎么样了?”

    左拥军安慰他道:“你放心,老太太没有生命危险,情况已经稳定了!”

    李长宇松了一口气。

    左拥军道:“老太太年纪大了,以后你们要注意。一定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刺激。”

    李长宇点点头,想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心中对前妻朱红梅越发的厌恶,不过在人前他是不会把内心的情绪表露出来的,他起身去看嫂子。

    张扬本想跟着过去,却被左拥军叫住,自从左拥军从回工作岗位之后,还没有见过张扬,他微笑道:“张扬,最近在忙些什么?”

    张扬对左拥军还是比较尊敬的,毕竟人家是左晓晴的父亲,而且左拥军这个人和蒋心慧不同,他虽然书生气重了一点,可是并不像蒋心慧那般势利。张扬道:“去省党校参加一个进修班,回来后一直呆在招商办。”

    左拥军道:“晓晴去美国的时候,你不在江城,本想喊你一起吃饭的。”

    想起左晓晴,张扬的心中不觉一暖,从左拥军的这句话可以听出,他对自己应该是有些好感的,其实在左拥军出事之后,他对张扬这个年轻人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张扬随口询问了几句左晓晴在美国的情况,左拥军也没有隐瞒,很详细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并将左晓晴在美国的联系方式交给了他。

    张扬去看苏老太的时候,老太太已经睡着了,葛春丽红着眼圈守在床边,李长宇向张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和他一起退了出来。

    来到门外,李长宇向张扬道:“你先回去吧,你苏大娘应该没事!”

    张扬点了点头,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在电梯口遇到了洪玲和陈国伟,两人看到张扬都是十分的惊喜,迎了上来。陈国伟笑道:“张扬!你可是很少到这里来了!前些日子我们给左晓晴送行的时候,到处找你,你手机也不开,单位也找不到你,害得我们都以为你失踪了。”

    洪玲补充道:“晓晴不知有多失望!”

    张扬笑了笑:“你们两个还真是相亲相爱啊,整天呆在一起不腻吗?”

    洪玲摇了摇头。

    陈国伟道:“来医院干什么?有事啊?”

    “探望一个病人!”

    “要帮忙吗?”

    张扬摇了摇头,看到洪玲手中拎着饭盒:“国伟好福气啊,一值夜班就有人给你送饭!”

    洪玲道:“不是给他的,我二姨病了,住在心内科!对了,张扬,你不是政府的人吗?关系又广,帮我反映反映,这江城制药厂已经快一年不开工资了,还让人活不?还有,拖欠的职工的医药费怎么办?”

    张扬笑道:“我说洪玲,你是江城人民医院的,跟制药厂啥关系啊?什么时候调到多管局去了?”

    洪玲瞪了他一眼道:“我二姨就是江城制药厂的会计,辛辛苦苦干了大半辈子,现在不但工资没着落,连看病都没人管了!”

    张扬道:“我就是一小小的科长,你当我是江城市长啊?这种事情你跟我说了也没用,我就是想管也管不着!”

    洪玲道:“你想管就能帮上忙!谁不知道你张处长的能耐啊!”

    “打住,我那个处长让人给撤了,现在我在招商办混日子呢!”

    “真是一进步青年,招商办那可是肥缺,要不你帮我活动活动,把我也调进去得了!”

    

    再来4000,吆喝几张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进步青年(上) 下一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走私风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