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一章缘起(下)

    就在李长宇和左援朝针锋相对的时候。市委办公室主任林阳匆匆走入会议室,在洪伟基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洪伟基脸色顿时变了,他愤然道:“胡闹!”

    李长宇和左援朝也停下争执,目光同时投向洪伟基,洪伟基道:“八中停课了,现在学生都被拒之门外,学生家长都赶到学校看情况,现在连八中门前的道路都给堵上了!”他向李长宇看了一眼:“怎么处理?你们自己看着办!散会!”洪伟基起身就向门外走去。洪伟基早就看出这件事的矛盾在于李长宇和左援朝之间,无论他心中偏向谁,在常委会上是不能公然表现出来的,教育口是李长宇分管的范围,出了事情,李长宇脱不了责任,如果会议再进行下去,左援朝肯定还会对李长宇进行抨击,散会就是不给他继续攻击的机会。

    李长宇原指望通过这次的常委会能够解决教师被拖欠工资的问题,可没想到八中在这节骨眼上又出了这件事,这件事打乱了他预先的布局。

    代市长左援朝望着脸色凝重的李长宇,感到一阵幸灾乐祸,你李长宇不是想出风头吗?又是抓旅游。又是搞三环路建设,现在好了,你自己主管的教育口出事了,你越是不想火烧起来,这火却是越烧越旺,有本事你自己灭火去?指望我出面,没门!

    左援朝走出小会议室的时候,李长宇快步追上他:“左市长!”

    左援朝停下脚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人在掌控局面的时候,心态就是不同,他知道李长宇想做什么,他想要的就是自己点头,让财政局的庞斌拨款,这是原则,原则不可以破坏,左援朝酝酿着情绪,他要微笑着,淡定的,坚决的向李长宇说不。

    李长宇从左援朝的表情已经预料到他想向自己说什么?李长宇道:“我现在就去现炒看,一定眷解决这件事!”

    左援朝内心一怔,他原本酝酿好了对李长宇说不,可李长宇意识到说了没用之后,人家压根不提财政局的事情,这让左援朝心中的希望落空,不免升起了一阵失落。抡起的巴掌根本挥不出去,这感觉不好受。

    李长宇此时的心情也不舒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让秘书齐景峰安排马上前往八中,下楼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张扬,张扬也是听说了八中的事情专门过来向他回报的,李长宇摆了摆手,示意张扬不用多说话,指了指楼下的汽车道:“跟我一起去看看!”

    张扬闲着也是闲着,这厮生性就喜欢凑热闹,巴不得李长宇叫他一起去。在别人眼里,李长宇这件事做得有些奇怪,张扬现在是招商办的人,跟教育口压根不搭界,你带着他去干吗?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张扬是李长宇的人,人家就想带着他,谁也管不着。

    坐在李长宇的桑塔纳轿车上,张扬摸了摸座椅:“空间有点小!”

    司机小王不禁笑了起来:“张主任,这车跟您那辆吉普指挥官没法比,您那车,坐姿高、视野好、空间大。不过就是费油!百公里得十五六个吧?”

    张扬笑笑没说话。

    李长宇摸出香烟,可想起车内开着空调,还是忍着没有点上,抽出一支香烟在手里摆弄了一会儿,低声道:“能联系上给你送材料的周老师吗?”

    张扬这才知道李长宇并不是平白无故把自己叫上车来得,他跟周宝其不熟,可周宝其是江乐的老师,江乐应该能够知道,他掏出手机给江乐打了个电话,江乐听说八中停课了也是吃了一惊,他倒是有周宝其的传呼号码,张扬嘱咐他跟周宝其联系一下,让周宝其给他回个电话。

    张扬打电话的时候,李长宇的手机不断响起,电话在秘书齐景峰的手里,他坐在副驾转身道:“李市长,教育局郑局长的电话!”

    李长宇的目光投向窗外,用这个无声的回答表明了态度。

    齐景峰干脆利落的挂上了电话。

    

    教育局长郑先泰已经赶到了第八中学,学校正门已经被家长和学生层层包围,家长们一个个情绪激动,的确,这件事落在谁头上都会生气。

    现场已经来了不少的公安干警,协助维持秩序,交警也在那里,家长越聚越多,把整条马路已经堵了起来,造成了严重的路堵。

    江城电视台、江城日报等多家新闻机构的记者也闻风而来,这样的新闻最具有爆炸性的意义,他们都在收集着第一手的资料。

    因为道路拥堵。李长宇的汽车在距离学校门口二百多米的地方就不得不停下,他下了车,望着远处拥堵的人群,两道浓眉紧锁在一起。

    秘书齐景峰道:“李市长,我跟校方联系过了,从旭日印刷厂可以进入学校。”

    李长宇有些郁闷的看了齐景峰一眼,以他现在的身份,到自己管辖的下级单位,哪次不是堂堂正正的走大门,想不到来到这第八中学居然要走偏门。

    张扬看着八中门口人潮涌动的局面,不禁笑了起来,李长宇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笑什么?”

    “这些老师也真是的,要工资就要工资,干嘛停课跟学生过不去啊?”

    李长宇阴沉着脸大步向旭日印刷厂走去,旭日印刷厂就是第八中学的校办工厂,中间有小门相同,他们就是通过这一途径绕过门口的拥堵进入八中校园的。

    学校关闭大门停课是老师们的集体决定,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都被教育局局长郑先泰召集到会议室里训话。

    李长宇一行来到会议室外就听到郑先泰愤怒的声音:“刘校长,你们在搞什么?工资的问题我正在努力解决,报告也已经递上去了,市里也答应眷帮助解决,你们现在突然罢课。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啊?你们就这样对待这些无辜的学生?为人师表?你们对得起这四个字吗?”

    刘校长道:“郑局长,我们已经快半年没开工资了,我们做教师的就不是人?我们也要吃五谷杂粮,我们不能指着喝西北风过日子。”

    “有意见可以提嘛!你们可以向上级领导反应,没必要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

    刘校长道:“我们不是没有提过,郑局长,为了这件事我去了多少趟教育局”

    郑先泰打断刘校长的话道:“先别给我说这些,现在外面家长的情绪很激动,你马上通知所有的老师,现在就复课,不然你这个校长也别干了!”

    刘校长显然被激怒了:“不干就不干。你当我想干?我懒得受夹板气!”

    “你什么态度?”郑先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发现李长宇一行走入了会议室,他没想到李长宇会亲自前来,心中暗叫不妙,想起刚才李长宇连他的电话都不接,显然对他抱有很大的意见。郑先泰小心的叫了一声李市长,李长宇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来到刘校长面前道:“什么时候可以复课?”

    刘校长只是在大会的时候远远看到这位常务副市长,直接面对他的时候不免还是有些慌张,他咬了咬嘴唇,有些局促道:“我们老师已经近半年”

    “我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复课?”李长宇已经出离愤怒了。

    刘校长道:“这次的责任我来承担!”

    李长宇双目扫了几名校领导一眼:“我不问责任,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马上给我复课,你们做不到就全部给我回家!”

    刘校长鼓起勇气:“我做不到!”

    李长宇道:“从现在起你已经不是校长了!谁是副校长?”

    一个带着高度近视眼镜的男人站了出来,他是副校长朱启明。还没等他说话,李长宇转向郑先泰:“这个月的工资你什么时候能发下来?”

    郑先泰的喉结动了动:“李”

    李长宇道:“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先把八中所有老师这个月的工资给我下发到账,你做不到,你这个教育局长就不要干了!”

    “李市长”

    “别给我讲理由,别跟我说没钱,我不管你用怎样的方法,财政拨给你的那笔工资款,你明天就得给我拿出来!”向来以温和亲民形象示人的李长宇第一次当众发这么大的火。

    郑先泰的唇角没来由抽搐了一下。

    李长宇再次望向朱启明:“有问题吗?”

    朱启明摇了摇头:“我这就去让他们复课!”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第八中学的校长!”

    

    会议室内的气氛沉闷而压抑,几位校领导都耷拉着脑袋,八中门前的紧急状况,因为复课而很快化解,毕竟家长们只想孩子正常入学,没人想这件事闹大。

    李长宇听取了几位教师代表的意见,会议的整个过程中,郑先泰都在旁听,李长宇没有让他发言的意思,只是让他坐在那里,听听群众的呼声。

    张扬是个旁观者,他感觉这个郑先泰够可恨也够倒霉的,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一个教育局长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发起集资,还敢挪用老师的工资,八中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其他中学也有和八中相同的现象。他留意到郑先泰的目光极其黯淡极其惶恐,显然已经乱了方寸。

    李长宇道:“马上下发通知,确保全市教育系统不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拖欠教师工资的事情必须落在实处,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解决。”

    李长宇的承诺还是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在学习老师看来,李副市长能够做出保证,这件事就有了解决的希望。

    李长宇已经从八中的听课事件预料到这件事有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他必须果断出手,而且一出手就要雷霆万钧,从根本上遏制住这种状况继续恶化下去,离开八中之后,他在车上就给洪伟基打了一个电话,左援朝在常委会上的态度已经表明,他不会在这种时候给予李长宇任何的帮助,想让财政局方面有所松动,必须洪伟基发话。

    洪伟基也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他慎重考虑之后还是给左援朝打了一个电话:“大局为重,责任的事情以后再说!”

    左援朝的真正用意是为难一下李长宇,他要让李长宇在自己的面前低头,可是他也看得清整件事发展的势头有些不妙,事有轻重缓急,财政局方面也不可能彻底拒绝,否则就会让人家说自己没有大局观,说自己公报私仇。出于这样的考虑,左援朝给庞彬打了个招呼,让他准备好教师的工资款项。

    就在这件事态渐渐趋于缓和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教育局长郑先泰失踪了,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封信,信中说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江城教育系统的老师和学生。

    郑先泰的老婆和儿子是在半夜钟报案的,公安系统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通报了李长宇,李长宇当晚睡得并不安稳,电话响起第一声他就坐了起来,拿起电话,听到郑先泰失踪的消息,他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笔集资款,郑先泰的失踪跟那笔数额巨大的集资款有关,他利用集资款炒卖地皮,结果亏了个血本无归,现在事情败露,他拿不出钱补上这个漏洞,只能逃走。

    李长宇感觉到自己还是大意了,像郑先泰这种人应该提前控制起来,不可以给他逃走的机会。

    葛春丽睡眼朦胧的坐起身来:“长宇,怎么了?是不是又出事儿了?”

    李长宇点点头,摸索到床头柜上的那包香烟,抽出一支点燃,黑暗中烟火一明一灭,隐约可以看到他紧绷的面部轮廓。

    葛春丽柔声道:“很严重?”

    “没事儿,你睡吧!”李长宇起身穿上拖鞋向阳台走去,整个机关家属院都笼罩在夜色之中,李长宇抬起头,仰望着漆黑的夜空,心情前所未有的压抑,教育系统的这件事因为郑先泰的失踪将会导致前所未有的危机,郑先泰的失踪,意味着教师们的那笔集资款全盘落空,这件事涉及到的绝非八中一个学校,几百名老师,七百多万的集资款,这对多数人来说意味着一辈子的积蓄,他们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当老师们知道真实情况之后,他们的情绪会不会失控?

    李长宇想到了左援朝,财政局长庞彬之所以敢对自己不买账,全都是因为左援朝给他撑腰,左援朝在常委会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他要利用这次事件,给予自己重重的一击,教育系统出的这件事绝非小事,恶劣的影响不仅仅限于江城,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平海。

    室内电话声再次响起,葛春丽身穿睡裙,把电话送了出来,其实李长宇起床的时候,她就已经睡不着了,可是她知道李长宇的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喜欢单独一个人,他喜欢冷静,所以葛春丽一直在房内隔窗望着他。

    电话是公安局长田庆龙打来的,他告诉李长宇,已经连夜将教育局的财务科长,办公室主任等相关人员控制起来,也已经出动警力寻找郑先泰的下落。

    李长宇嗯了一声,其实郑先泰在这件事中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那笔数额七百多万的集资款,只有找回这笔钱,才能平息这场风波。

    

    郑先泰是带着惶恐的心情逃离江城的,他开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深蓝色桑塔纳,他没有目的,只想着眷离开江城,离开这个地方,当初他集资的确是好意,因为看到教育系统老师住房条件太差,他想集资盖房,可他表弟程继高知道了这件事,就劝他把买地皮剩下的钱,用来投资,一年前的时候南方地价连续看涨,郑先泰和财务商量了一下,也感觉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就把集资款打到了表弟程继高所开的天恒地产公司的账上,可谁曾想自从把钱打进去之后,地价的行情就一路下跌,程继高只说钱都套在地上了,现在要是卖地恐怕是血本无归。

    郑先泰只能自认倒霉,教师工资款告急的时候,他也想着从表弟那里要点钱,可程继高表示账上没钱,郑先泰为了这件事先后去了三次广东,可根本找不到程继高的影子,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段时间一直诚惶诚恐,知道只要这件事败露,自己不但身败名裂,而且十有会被送进检察机关,可以说郑先泰早已做好了随时出逃的准备。李长宇在八中的那番话,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大限已经到了,现在不逃,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郑先泰开车驶出江城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江城的灯火,忽然想起家里白发苍苍的老娘,忽然想起妻子和儿女,鼻子一酸落下泪来,人真的不能贪心,如果不是被表弟承诺的高额回扣所yin,他不会犯这个错误。

    郑先泰正在伤心不已的时候,忽然一辆车超到了他的前面突然一个急刹,吓得郑先泰猛踩刹车,在对方车尾不到半米处停下,郑先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还没搞清状况,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从前面的那辆车内跳下来,想要拉开他的车门,郑先泰慌忙锁住。

    对方笑了笑,然后一拳就把驾驶侧的车窗给砸得四分五裂,抓住郑先泰的领子把他从车内拖了出来,郑先泰这才认出来人竟然是最近在江城旅游局风光无限的张扬。他惨叫道:“你干什么?我要报警了!”

    张扬呵呵笑道:“报警啊,我帮你,你他不报警你是我孙子!”

    郑先泰的身上被张扬踹了一脚,并不重,他坐在地上,双腿屈伸挪动着,靠在汽车上,双目中露出惊恐的神情,这会儿他想起白天张扬一直都跟在李长宇的身后,看来他在这里出现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

    张扬在白天就留意到郑先泰有些不对头,所以他留了个小心,今晚原本想头带丝袜,潜入郑先泰家中,威胁他交出集资款,可没成想到了郑先泰家楼下,正看到他开车离去,于是张扬就一路追踪,想不到误打误撞竟然把意图逃走的郑先泰抓了个正着。

    郑先泰竭力镇定下来,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张扬,我去省里有急事,你别开玩笑了!”

    张扬冷笑道:“我说你这人没劲了,我像跟你开玩笑吗?是不是打算卷了那些老师的血汗钱悄悄逃走?真不好意思,你今儿哪儿都去不了,乖乖跟我回检察机关投案自首!”

    郑先泰急得就快哭出来了:“我真没有钱,那些集资款我也不是存心去骗老师的,我被人给骗了,七百多万全都打了水漂,我知道我有罪,可我真拿不出钱来了!我也是看到老师们住房条件太差,我想帮助改善一下教育系统的住房状况,我是好意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张扬不屑的看着郑先泰:“你他也算个爷们?窝窝囊囊的,做错了事情怎么就不敢认呢?我告诉你,今天你最好老老实实把钱给我吐出来,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郑先泰忽然爬起来想要逃跑,被张扬一脚踹在屁股上,整个人腾空飞出一丈多远,重重摔落在地上,身上划破了多处,狼狈到了极点。

    张扬来到他身边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下:“起来,上车!”

    郑先泰却是个无赖脾气,抱着脑袋哼哼唧唧道:“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没钱,我哪都不去,就在这儿等着公安机关抓我!集资款的事情我负责!”

    张扬骂道:“见过贱的可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你算什么东西?以为自己很重要啊,我要的是集资款!“

    “都被骗了,我表弟手里,我要不来!我也找不到他!”

    张扬怒了:“我说你他怎么这么废物啊?你找他要不来,你不会找他家长?”

    “他是我二姨,他们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张扬伸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合着你这点能耐全都用在欺骗老师上了,你不会用点手段?”

    “我能有什么手段?你难道想让我去劫持他老婆儿子要钱吗?”郑先泰说完这句话,却看到张扬一脸的笑容,他有些害怕的抿了抿嘴唇:“不是吧”

    张扬笑道:“我可没说啊,还是你有本事,脑袋里坏主意就是多,我闲着也是闲着,那啥要不陪你走一趟!”

    郑先泰苦着脸道:“劫持人质是犯法的!”

    “非法集资,挪用公款,你哪条罪不够枪毙啊?麻痹的,还他跟我冒充守法公民!我给你24小时,明天你追不回这笔集资款,我就把你弄个地方埋了!活埋!”张大官人虎目一瞪,王八之气倏然乍现,吓得郑先泰一个哆嗦。

    他颤声道:“我二姨家住在荆山,程继高的双胞胎儿子都在荆山实验小学上学!”

    张扬指了指吉普车:“走,咱们这就走!”

    郑先泰的那辆桑塔纳汽车在凌晨五点钟被发现,车窗玻璃碎裂,现场还有一些血迹,可郑先泰却并不在那里,在周围也没有发现郑先泰的踪迹,案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按照市委常委的决定,对八中发生的停课事件,以及郑先泰的失踪事件,由市委宣传部通知江城各大媒体和新闻机构,暂时保持沉默,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乱。

    可谁都没有想到在第二天一早,平海日报就报道了八中老师的停课事件,而且郑先泰携款潜逃的消息已经在江城的大街小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开来。

    市政府紧急召开的常委会上,洪伟基脸色铁青,他的愤怒并不是因为教育系统一系列的事件,而是因为事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平海日报如此快速准确的做出反应,显然有人通风报讯,教育局长郑先泰的事情更是有人故意散播出去的,这个人十有来自于常委内部,洪伟基的目光逐一在每位常委的脸上扫过。他的声音中透着愠怒:“真是没想到!我说过多少次,要把影响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千万不要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不要影响到教师的情绪,凡事都要从江城的大局着想,可有人就是不想江城有一天的安宁,想兴风作浪,想利用这次事件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很失望!”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我看这件事未必是我们内部的原因,八中停课动静闹得很大,当时到现场的记者和新闻单位很多,市委宣传部可以进行干预,可是这种干预也只限于一定的范围和程度,不排除某些记者私下将新闻素材提供给省报的可能。至于郑先泰的事情,公安机关已经介入,知情人很多,想保守秘密更难,有道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也会被人知道。”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点了点头,他的双目中布满血丝,看得出昨晚一整夜都没睡,李长宇道:“我相信,我们领导层内部不会有人和的问题,我们是个团结的群体,不会出现洪书记所说的情况。”其实他也在怀疑左援朝,可在没有实施证据之前,有些话断然是不可以乱说的。

    左援朝的表情很平静,他知道洪伟基刚才那番话是冲自己来的,可他很坦然,昨天在财政拨款上难为李长宇是真的,可他的胸襟并非这么狭窄,教育系统的事情虽然是李长宇分管,可闹大了对整个江城都会有影响,他还是想江城稳定繁荣,他是江城市代市长,他不会做为了私人利益而牺牲整个江城的事情。不过他也明白,在所有人看来,自己是最有嫌疑的一个,因为他和李长宇之间存在着不言自明的竞争关系,最想李长宇倒霉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左援朝懒得解释,因为这时候出来解释只会越描越黑,李长宇现在已经很麻烦了,教育系统发生这件事,事态变得越来越严重,李长宇这次应该承担的责任是跑不了了。

    左援朝道:“事情既然已经传开了,我们也没时间去考虑如何消除影响,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尽早抓住郑先泰,追回集资款。”

    李长宇道:“我有个提议,因为情况出现的太突然,为了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下去,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从市财政划拨一笔紧急款项”

    左援朝笑道:“长宇同志,你的意思是让市财政拨款堵住教育系统集资留下的漏洞?”

    李长宇的确是这个意思,眼前唯有这个方法才能够安定整个教育系统的军心。

    

    今儿8000吧,今天写的真不容易,事儿多,大家看着给票吧!

上一篇:靠!非得逼我说 下一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进步青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