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一章缘起(上)

    张扬有些不满的看着江乐。这两天他心情本来就不好,周宝其压根说得就不是招商办的事儿,教育口跟他有什么关系?想想人家之所以误打误撞的闯进来,全都是因为自己办公室没挂牌子。

    江乐也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这样啊!周老师,我看这件事您还是先向上级领导反应。“

    周宝其看来也是个倔脾气:“江乐,你别怕我连累你,我就是反映情况,你指给我李副市长的办公室在哪儿就行,我去找他!“

    张扬闲着也是闲着:“周老师要反映什么情况啊?“

    周宝其叹了口气,这才拉开了话匣子,原来一年多以前,教育局长郑先泰打着给教室职工谋求福利的幌子,答应百分之三十的高息,和教育局财务人员一起到各个中学集资。教师们看到教育局长亲自出马,干得是为大家建房的好事儿,于是一个个拿出自己的积蓄,有的甚至东挪多借,把钱都交给了教育局,可自打教育局收到钱之后,他们的钱就好像打了水漂。非但房子不见建设起来,连答应的利息也分文没有见到,老师们推选代表去找郑局长理论,他们都说买下来的地皮到现在没拆迁完成,看到老师找的频繁,相关责任人干脆就躲了起来。后来老师们听说,教育局用这笔集资款去炒卖地皮,地皮是买下来了,可惜掉了价,全都捂在手里了。

    集资款要不回来已经弄得整个教育口人心惶惶的,谁又想到教育局这一年多常常拖欠教师工资,开始只是拖一两个月,然后三四个月,现在已经拖欠半年多了,有说法称,他们用老师的工资建设教育局办公大楼和职工宿舍了,他们去找教育局,教育局推到市里,找到市里,市里又打回教育局。周宝其道:“我两个儿子要结婚,我家的那点积蓄全都被教育局集资给骗走了,为了这件事我老伴儿每天都在跟我吵,我儿子虽然不说,心底也在埋怨我,儿子们结婚,我拿不出钱来,就只能拖着。我就不明白,国家三令五申的重视教育,不得拖欠教师工资,怎么到了咱们江城这块儿就成了一纸空文?教育局凭什么握着我们的血汗钱不还?这江城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

    张扬听说是这件事也有些奇怪,教育局长郑先泰他不熟,不过这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不但占用集资款,而且拖欠教师工资,这种人怎么听都是一个贪官污吏。

    周宝其道:“我们这些老师也商量过了,只要这个月再不发工资,我们就全部罢课,老师清高,可也不能清高到无私奉献,饿着肚子去代课啊?”

    江乐道:“周老师,您这样是见不到李副市长的,任何事都要走程序!”

    周宝其道:“我来市政府已经好几趟了,连市长办公事的门都没有摸到,江乐,我也不是来闹事,我也不是要破坏和谐安定,我教了一辈子书。教书育人,让我的学生好好做人,我怎么会去做坏事,可我心里憋屈啊,政府不是人民的政府吗?我们这些老百姓就没有说话的地方吗?”

    江乐沉默了下去,他不是不想帮,是他没有那个能耐,别说周宝其,就是他自己也见不到李长宇。

    张扬道:“这样吧,周老师,你把材料给我,我回头帮你交给李副市长!”

    周宝其并不知道张扬是什么人,微微有些错愕。

    江乐却大喜过望,他对张扬的能耐十分清楚,只要张扬答应帮忙,这件事就一定能够引起李长宇的重视,他悄悄向周宝其使了个眼色:“周老师,你把材料交给张主任把,他和李副市长很熟!”这话点得很透,周宝其隐约猜到这个年轻的张主任一定很不简单,把申诉材料交给了张扬。

    周宝其走后,江乐有些不好意思的凑了过来:“张主任,给你添麻烦了!”

    张扬瞪了他一眼,其实这事儿也怨不着江乐,周宝其是误打误撞找上门来的,张扬听说他的经历后义愤填膺,主动把这件事接下来的,话说张扬这两天从旅游局出来之后也实在是闲得发慌,他虽然是招商办副主任。可招商办也一直没有给他分派什么具体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一杯茶一张报纸,再不就是聊上一天,招商办主任董红玉对张扬也宽松的很,她的态度就是放任自流,张扬来不来都无所谓,不过张扬这两天倒是出满勤,闲着也是闲着,大热天的不如到办公室吹吹免费空调。

    

    李长宇看完张扬递过来申诉材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教育口是他分管的范围,张扬把材料交给他没错,教育局集资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前两年集资风兴起,各个单位都有各种形式的集资事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也不能妄下结论,不过拖欠教师工资显然是不对的,李长宇看完材料,当着张扬的面就打了一个电话。

    郑先泰接到李长宇的电话并没有太多的惊奇,他这两天就听说有老师要到上级主管部门告自己的事情,他当初集资的出发点的确是想为教育系统改善一下住房条件,他错就错在不该相信财务科长的话,利用集资款去炒卖地皮。在江城买了一大片土地,坐等升值,谁成想地价暴跌,集资款都被套在上面了。

    李长宇也没有过多的追问集资款的去向,他主要是提醒郑先泰要把拖欠教师的工资给发下去。

    郑先泰知道理亏,可教育局账上的确没钱,当他把这句话说出来。

    李长宇不禁勃然大怒,他对着电话就大吼起来:“你怎么回事?教师的工资你也挪用?你这个教育局长是不是不想干了?”

    郑先泰慌忙解释:“李副市长,我有我的苦衷,我市多少中小学校舍陈旧,如果不及时维修。恐怕会出危险,再苦也不能苦孩子,所以我只能先把有限的资金用在维修校舍上,其实我也想反映,市里财政不给钱,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们这些搞教育的穷,一切只能向国家伸手”他这边还抱怨着,李长宇已经挂上了电话。

    李长宇第二个电话打给了财政局,他的意思是先让财政局拨一批款子,把教师工资的问题解决了,无论教育局存在怎样的问题,可以慢慢再查,可现在老师的情绪都很激动,先下发拖欠的工资,平复教师们的怨念再说。假如处理不当,真的出现了停课罢工事件,社会影响就变得恶劣了。

    财政局长庞斌接到李长宇的电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很为难的回答道:“李副市长,我市的财政状况你也清楚,的确很困难,专款专用,每一笔款子都需要层层审核,教育局的工资款我们已经划拨了,不可能再给他们一次。”

    李长宇道:“庞斌,江城的财政情况我清楚,可是很多事情要灵活机动,现在教育局的工资款被他们挪作他用,教师们的工资已经被拖欠了好几个月,再不发就要出事了,无论如何也要解决这件事,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绕过教育局。”

    庞斌听李长宇说完,居然还是坚持不给拨款:“李副市长,这件事违反原则,我做不了主!”

    李长宇有些生气了:“你是财务局局长,你做不了主。谁能做主?”他说完这句话,心头却突然明白了,庞斌是左援朝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代市长左援朝在成为市长之前就担任江城财务局局长,庞斌这是不买自己的帐啊。

    庞斌也不说是谁做主,低声道:“李副市长,我真的做不了主!”

    李长宇冷冷道:“做不了主,你还占着位置干什么?”说完狠狠挂上了电话。

    李长宇的狠话让庞斌也是内心一颤,不过想到左援朝,他心头很快就释然了,我做不了财政拨款的主,你李长宇也做不了我的主,你是江城常务副市长,在你的上面还有市长,还有市委书记,想撤我,你没那个权力。可庞斌也知道惹火烧身的道理,他必须把这个矛盾转移,他马上就给代市长左援朝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李长宇找他的事情原原本本汇报了一遍。

    左援朝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低声道:“老庞,你做得对!”庞斌虽然是他的下属,可实际年龄还要比他大上两岁,所以左援朝习惯这么称呼他。

    庞斌道:“工资款我都是按时划拨到教育局,就算是有问题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左援朝道:“你不用多想,一个国家干部,做任何事都要以国家利益为先,凡事都有准则,一个合格的干部首先就要坚持自己的原则!”

    左援朝的话让庞斌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低声道:“左市长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左援朝心中暗笑,庞斌的这句话献媚的味道实在太重了一些,他本想纠正一下庞斌的说法,可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话,不让自己失望也好,毕竟在自己的周围,这样的干部还是很少的。

    

    矛盾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李长宇和左援朝都知道他们会有兵戈相见的一天,可是两人一直以来都在避免着这种争斗的过早来临,他们在等待机会,等待自己积蓄足够的能量,猝然出击,一击必中,可事情的变化发展并非像他们想象中一样如意,他们的冲突还是提前到来了。

    常委会上,李长宇针对教育局拖欠教师工资问题做了一通演讲,他的目标直指财政局。

    在代市长左援朝的眼中,庞斌是自己阵营中的一员,李长宇当众指责庞斌就是指责自己,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左援朝道:“长宇同志,有一点我想问,造成拖欠教师工资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据我了解,财政局每月都按时下发教育系统的工资款,这件事跟财政局似乎扯不上关系吧?任何事都有原因,教育系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要找到根本的原因,教育局集资,拖欠教师工资,挪作他用,这都不是小事,李副市长分管教育,难道一直没有耳闻?”左援朝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李长宇。

    教育局内部集资是发生在李长宇上任之前的事情,他对这件事虽有耳闻,可是一直以来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也料到左援朝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他抽了口烟道:“我想左市长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现在火刚刚被点燃,我们是应当先去抓纵火人呢?还是先想办法把火灭了?我认为应当先用水把火浇灭,这水就是钱,想眷灭火,就得把教师的工资发下去。江城的财政并不理想,可是我并不相信,连这么点工资款都发不下去!我们要做的是眷平复教师们的不满情绪,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左援朝道:“集资事件已经发生了一年多,为什么到今年才被提出来,教师们的工资已经有一年没有正常下发,为什么到现在才拿出来讨论,我不是要在这里指责任何人工作上的失误,可是我们应不应当好好考虑一下,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有没有做好?明明可以避免火灾,为什么要等着火烧起来才引起重视?为什么要到发生火灾之后,再动用国家的财政去灭火呢?”

    包括市委书记洪伟基在内的所有常委都保持着沉默,任何人都已经看出,左援朝和李长宇的正式战役从今日开始已经拉开了帷幕!

    

    今天共12000字更新,求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九十章 墙倒众人推(下) 下一篇:靠!非得逼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