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八十八章戒心顿生

    张扬把两人送到省政府招待所。停车的时候悄悄向秦清看了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目光中的不舍,可常海心就在一旁,他们虽然渴望和对方在一起,却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秦清和常海心下车走了两步,忽然“啊!”的叫了一声。

    常海心和张扬都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同时望向她。

    秦清道:“坏了,我把公文包忘在酒店了!”

    常海心这才想起,去酒店的时候秦清的确拿着一个公文包,她本来想帮秦清拿着的,可秦清说不用,常海心就没引起太多的注意,谁曾想终究还是忘了东西。她主动请缨道:“秦副市长,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拿!”

    秦清摇了摇头道:“不用,里面有些重要的文件,还是我自己去,小张,要辛苦你一趟了!”

    常海心倒也没有产生任何的疑心,体制内有保密原则,有些文件是不可以让秘书接触到的。秦清的做法合情合理,她轻声道:“我跟你过去!”

    秦清温婉笑道:“你都跟我跑了一天了,累了,这么点小事我自己能做好,快回去睡吧!让小张送我就行。”她转身回到了张扬的吉普车上,张扬开着吉普车远去,从后视镜看到常海心已经进入了招待所的大门,这才和秦清相视而笑。

    “公文包真丢了?”

    “空的!”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美人儿市长的头脑可真不是盖得,对于今晚的一切早有策划,轻声道:“今晚还回去吗?”

    秦清柔声道:“我只是想你,陪你说说话!”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一个小时后送我回去。”

    张大官人愁眉苦脸道:“这事儿还要掐表啊?”

    秦清啐道:“瞎说八道什么?你和我在一起,除了那件事,就没有话好说了?”

    张扬将吉普车驶向不远处的滨江公园,在一处土坡上停下,从他们的位置刚好可以看清月光下涌动的长江。张扬将座椅向后滑到尽头,让秦清来到他怀中,倾听着外面的江风,凝望着江上船只星星点点的渔火,一切如此静谧,夜色如此美好,秦清梦呓般道:“这里好美!”

    张扬微笑道:“因为你的存在,所以这儿才显得美丽。”

    秦清撅起嘴唇道:“我发现你这张嘴巴越来越甜了,真的要迷死人不偿命?”

    “尝过才知道!”张扬微微仰起头,秦清转身压在他身上,嘴唇印在他的大嘴上,柔嫩的舌尖主动送了过去。张扬吸吮着她的香舌,右手一边抚摸着她的,一边将她的长裙撩起。

    秦清慌忙抓住他的手道:“别胡闹,这是在外面!”

    张扬小声道:“外面有没有人?”

    秦清红着脸儿向车窗外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却听到嗤!地一声,这可恶的家伙竟然将她的底裤给撕开了。

    “胡闹!不许动!”

    “好,我不动,你动!”

    秦清紧紧抱着张扬,娇躯不由自主的连续战栗了几下,看到张扬一脸的坏笑,芳心中羞到了极点,低下头在张扬的颈部狠狠亲了一口,留下一个深深的唇印,小声道:“你这坏蛋!每次见面都要胡闹!”

    张扬笑道:“自从上次岚山之后,秦副市长的意外服务让我念念不忘!”

    “别说了,羞死人了!”秦清从他身上爬起来,去整理衣服。顺便抽出纸巾帮助张扬清理,擦了两下,却看到这厮又有重振雄风之势,有些害怕的缩到副驾坐好了:“别胡闹,送我回去。再晚小常会起疑心的!”

    张扬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起身来,把座椅调节好,打开车窗,清凉的江风从外面吹进来,将车厢内暧昧的气息很快就吹得干干净净。

    秦清舒了口气,美眸有些羞涩的看着外面,江边很静,张扬停车的土丘是这一带的最高点,从他们所在的地方可以把周围的情况一览无遗,看来他对挑选地形方面,颇有心得,秦清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说!是不是带其他女人来过这个地方?”

    张扬举手讨饶道:“没有,从来都没有!”

    “信你才怪!”秦清放开他的耳朵:“对了,你好像在外面混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怎么?不打算回江城上班了?”

    张扬叹了口气,启动吉普车缓缓开下土坡:“你当我不想上班?整天在外面飘,虽然工资不少我一分,可总觉着无聊透顶,许常德死后,省里就安排我在省党校学习,现在还没到时间呢!”

    “你也没去上过课啊!”

    “我只是走过场,还不是老许那件事给闹的!我就不明白,搞到最后弄了这个收场!合着他做过的坏事全都一笔勾消了!我辛辛苦苦找来的那些东西,全都被抹杀了?”

    秦清拍了拍他的手臂,柔声道:“既然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有些事情不可以站在个人的角度去考虑,要考虑到社会影响,要考虑到大局!”

    张扬点了点头:“我明天就回江城!”

    “这么快?”秦清感到有些诧异。

    张扬这才把李长宇要结婚的事情跟她说了,秦清不禁笑了起来。想不到李长宇和葛春丽之间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她轻声道:“我岚山的工作刚刚接手,估计过不去了,你帮我带礼物过去!”

    张扬道:“你别管了,我这次从香港带了不少东西过来,挑一份给他,算你送的!”

    

    因为党校方面还要办些手续,直到第二天中午,张扬才从东江动身出发,郭志强被他的几个堂兄弟盛情挽留,并没有和张扬一起回去,他害怕张扬多想,还专门强调自己不是为了那几个小钱,等他回江城,马上把钱还给张扬。

    张扬当然不是真的在乎钱,他把友情看得比金钱重要得多。

    一个人行驶在东江前往江城的省级公路上,多少有些寂寞,午后的阳光很热,透过车窗直晒进来,虽然车内空调开得很大,仍然感觉到燥热,张扬把音乐声音调到最大,望着前面白晃晃的路面。感觉有些犯困了。张扬正准备把车靠边,找个有凉影的地方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一辆黑色凯迪拉克从右侧疾驰而过,把张扬吓了一大跳,这车开得也太野了,而且不讲规矩,从右侧超车,如果张扬的反应在慢一点,少不得要撞上。更可气的是,车内的人不讲道德,把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扔了出来。咣!地一下砸在张扬的车窗上。张扬被这一吓,居然困意全消,整个人又恢复了清醒。张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忍不住骂道:“靠!你他找死啊!”他一脚踩下油门向前方的凯迪拉克追了上去。

    张扬的吉普车虽然排量很大,可是长处在越野,平直的公路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很快那辆凯迪拉克就跑得不见影儿了,张扬粗略地估计了一下,那车的速度至少要在一百八,跟人家比超车那根本是自取其辱,这辆吉普车在后面只有吃灰的份儿,张扬只能望洋兴叹,又往前开了十多公里,发现那辆凯迪拉克停在一旁,张扬乐了,这下可让我逮住你了,抓住司机,我非揍你一顿不可。

    可开到近前一看,开车的竟然是两个女孩子,两人都是蓝色牛仔裤,白色T恤衫,脸上都戴着墨镜,一个扎着马尾,一个留着短的不能再短的短发,扎马尾的那个身材娇小玲珑。短发的那个身材要高一些,皮肤是降的小麦色,她看到张扬,向他招了招手。

    张扬幸灾乐祸的探出头去:“哟!爆胎了!车技不错啊,开这么快都没翻车!”

    短发少女一听这话就有些急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这么缺德?”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继续开车向前驶去,可刚刚开出没多远,看到后面来了辆拖拉机,也来到那凯迪拉克旁停下,从拖拉机上跳下来五六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张扬虽然很反感那两名女孩野蛮驾驶随便抛物的行径,可看到后面的情况也觉着有些不妙,现在车匪路霸横行,毕竟两个单身女孩子。别出什么事情。他又把车倒了回去,听到那帮农民正在就换轮胎的事情讨价还价呢。

    张扬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其中一个农民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十块,少一分都不行!”

    张扬道:“得了吧,我一分钱不要,赶紧给我走人,小心我报警抓你们啊!”

    几名农民看到他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再看到他的车牌,都感觉此人不善,也就没敢纠缠下去,虽然恨张扬挡了他们的财路,可是也不敢生事,上了拖拉机低声骂咧咧的离去。

    张扬望着两个女郎不由得摇了摇头:“连车胎都不会换,还出来跑什么长途?”

    身材娇小的那个女郎求助似的看着张扬:“这位先生,帮帮忙吧,我们可以付你报酬!”

    张扬笑道:“报酬我不要了,只要你们别拿矿泉水瓶子丢我就行!”

    刚才扔矿泉水瓶的是那个短发女孩,她被张扬说的脸上有些发烧:“不好意思啊,我喝了点酒,所以”

    张扬这才闻到她身上果然有股子酒气,酒后开车,难怪胆子这么大,他从后备箱拿了千斤顶,又把凯迪拉克的备胎取了出来,很利索的将爆裂的轮胎换下。

    不到五分钟,已经完成了换胎的全过程。

    短发女孩从车载冰箱中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张扬,张扬夸张的向后一让:“不是说好了不砸人的吗?”

    两名女孩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这才乐呵呵接过了矿泉水,灌了几口道:“你们车速太快,省道上车多,不安全!”

    短发女孩点了点头,向张扬伸出手去,主动跟他握了握:“刚才真是对不起,我就喝了一杯冰镇破,本来觉着没事,可一开车就有些管不住自己,我叫时维,这是我表姐!”

    身材娇小的女郎淡淡笑了笑,比起时维的外向,她显然矜持内敛许多,向张扬点了点头道:“乔梦媛!”

    张扬愣了,我x!不会这么巧吧,这女的居然是乔梦媛,乔老的孙女儿,云安省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宝贝女儿,不过看她的气质应该不是普通出身,张扬心中虽然惊奇,可表面上并没有任何流露,微笑道:“我叫张扬,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时维道:“江城!”

    “这么巧啊!咱们一路!”

    时维的性情相当直爽,她欢快笑道:“好啊,那就一起走!”

    张扬笑道:“我给你们带路,顺便帮你压着点速度,酒后驾驶,被抓咨是要拘留的!”

    看着张扬的吉普车开动,乔梦媛和时维才上了车,乔梦媛除下墨镜,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精致白嫩的俏脸,轻声道:“这个年轻人好像有些来头!”她的目光盯在前面的车牌上。

    时维笑道:“人倒是挺帅的,跟许嘉勇能有一拼!”

    提起许嘉勇的名字,乔梦媛的俏脸上荡漾起甜蜜的微笑:“嘉勇可没有他的嘴巴这么贫!”她向时维笑道:“怎么?小妮子又发花痴了?”

    “表姐,哪有啊!”

    

    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江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张扬十分热情,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知道车内有一人是乔梦媛,亲自把她们两个护送到雅云湖畔的蓝宝大酒店。

    两辆车在蓝宝大酒店停车场停下的时候,张扬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当他看清那个人竟然是许嘉勇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乔梦媛下了汽车,便投入许嘉勇的怀抱中,两人的关系不言自明。

    许嘉勇也看到了张扬的吉普车,他轻轻拍了拍乔梦媛的香肩,然后微笑着向张扬走去。他和张扬之前见到的样子已经全然不同,脸上的胡须已经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刚刚剪过,整个人虽然消瘦了一些,可是显得更加的精明强悍,他的双目中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痛楚,目光平静而淡定,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很友善的说道:“张扬,我们又见面了!”

    张扬上次在宁静路遇到许嘉勇的时候,许嘉勇整个人充满了悲伤和痛苦,他对张扬所说的那番话充满了敌意和威胁,可是现在的许嘉勇显得温和而友善,他似乎已经从失去父亲的悲伤中解脱出来,他的表情平和,而这种平和却让张扬从心底生出一种警觉,许嘉勇在经过这场变故之后,仿佛接受了一场洗礼,让人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张扬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镇定的和许嘉勇握了握手:“真是巧啊!”

    乔梦媛有些诧异的走了过来:“嘉勇,原来你们认识?”

    许嘉勇点了点头,微笑道:“张扬,我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乔梦媛!”

    时维也惊喜的走了过来:“嘉勇哥,你和张扬是朋友啊!”

    许嘉勇淡淡笑道:“好朋友!很好的朋友!”他主动邀请张扬道:“我在蓝宝订好了餐台,一起吃饭?”

    张扬摇了摇头道:“今儿就不麻烦了,我家里一堆事儿,这样吧,明天我联系你!”

    许嘉勇也没有勉强,点了点头道:“好,我等你电话!”他掏出名片夹,从中抽出一张制作精美的名片递给张扬:“上面有我电话,有时间联系!”

    直到张扬驶入滨湖路,整个人仍然处于深深的震撼之中,许嘉勇在江城的出现绝非偶然,乔梦媛在江城开发区大规模拿地,他们之间的未婚夫妻关系,这一切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张扬仍然记得在宁静路和许嘉勇的那番对话,他应该意识到自己和他父亲的死有关,许嘉勇选定江城投资,究竟是为了在这里大展宏图,开创一番事业,还是另有目的?

    

    顾佳彤已经在张扬位于雅云湖畔的别墅等他,当张扬推开房门走入其中,顾佳彤就像一个迎接丈夫回来的妻子一样扑了过去,投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想死我了,你怎么才到家!”

    张扬捧起顾佳彤的俏脸在她嘴唇上吻了一记,然后将路途中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顾佳彤听说乔梦媛竟然是许嘉勇的未婚妻,也不由得愣在那里,她和许嘉勇在一个省委家属院,这种事情往往是传得最快的,可她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张扬洗澡换完衣服下来,顾佳彤仍然在想着这件事:“过去从没听说过他们两人有恋爱关系啊!”

    张扬也没听说过,他过去一直以为许嘉勇追求的是左晓晴,为此两人还发生过几次不快,可没想到许常德死后没多久,许嘉勇就找到了未婚妻,而且这个未婚妻的家世如此显赫,张扬和乔梦媛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不过对乔梦媛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女为人冷静内敛,头脑应该十分的理智,并不像那种感情盲目的无知少女,怎么就突然上了许嘉勇的贼船?

    女人的八卦心理比起男人要重许多,张扬洗澡的这会儿功夫,顾佳彤已经拨出去几个电话,她搞清了几件事,一、这个乔梦媛的确是乔老的孙女,汇通科技的掌门人,二,她和许嘉勇是在美国认识的,不过两人在美国一直没有什么恋爱关系,认识已有三年,最近才确立了恋爱关系,并且已经订婚,三,许嘉勇在美国获得了大量的风险投资,这次和乔梦媛合作,来江城就是要有大动作。

    张扬接过顾佳彤递过来的凉茶,喝了一口,低声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顾佳彤从张扬的话中听出他对许嘉勇充满了戒心,轻声道:“也许人家只是看中了江城的投资环境,简简单单的过来投资,也未必可知。”

    张扬摇了摇头道:“上次我和许嘉勇在宁静路见面,我能够感觉到他对我的仇恨!”

    “应该不会,他爸爸是心脏病死的,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恨你啊?”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的墙,我对付许常德的事情搞不好让他知道了。”

    顾佳彤道:“怕什么?你安安稳稳做你的工作,他就算想对付你,也抓不住你的任何把柄,再说了这里是平海,还轮不到他许嘉勇说话。”顾佳彤的言外之意,平海的老大是她爸爸才对,许嘉勇虽然找到了乔梦媛这个未婚妻,找到的靠山再硬,他也得讲理不是?

    张扬笑道:“也许是我多想了,他投资江城,对江城来说是大好事,佳彤姐,你在药厂考察的怎么样了?”

    顾佳彤叹了口气,药厂的考察进行的并不顺利,冯爱莲落案之后,江城制药厂的一大批干部也随之下马,技术人员多数也各奔前程,现在的江城制药厂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烂摊子,工厂剩下的都是一些操作工人,而且至今已经亏欠了十个月的工资,这帮工人正在准备越过江城直接去省里呢。

    张扬微笑道:“闹得越欢,市里就越头疼,他们越头疼,就越想把江城制药厂的问题眷解决,给予的条件就越是优惠,佳彤姐,这次你要赚大发了!”

    顾佳彤白了他一眼道:“就你的鬼主意多,我现在考虑的是,如果接这个烂摊子,怎样才能眷恢复正常生产,怎样才能眷盈利。”

    张扬笑眯眯道:“你放心,你开药厂,我全力协助,咱俩开个夫妻店,我科技入股,你资金投入,争取把江城制药厂做大做强!”

    顾佳彤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要的那五十万我给你准备好了!另外多准备了五万,你占用了人家这么久的资金,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她毕竟在商场多年,对其中的规矩十分清楚。

    张扬点了点头:“这下我欠了你五十五万,凭我的工资这辈子是还不上了,要不,那啥”

    顾佳彤焉能猜不到这厮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什么?”

    “我还是肉偿吧!”

    

    这次的江城市常委会的主题是江城的农业发展问题,主管农业的副市长袁成锡清了清嗓子开始汇报,他所说的无非是突破传统农业模式,根据市抄济规律,大力发展科技农业,订单农业,效益农业,以实现农民增产又增收的目的,他汇报完,代市长左援朝补充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来到江城企业改革的问题上,重点提到了江城纺织厂和江城制药厂,纺织厂的问题最近一段时间得到了缓和,因为工厂拆迁而答应给工人的第一笔补偿金也已经到位,纺织厂工人的再就业问题也得到部分解决。

    左援朝道:“江城是个老工业基地,企业改革是重中之重,既要优化资源配置,又要搞好资产重组,扶植支柱产业,这样才能促进地方经济降持续发展。纺织厂问题的解决方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我们不可以把企业的负担一股脑都推向社会,至少在这方面不能迈大步,要给企业一个缓冲期。”

    与会的常委纷纷点头,左援朝的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企业和工人之间,政府和企业之间欠缺沟通和理解,现在工人以为企业不行了,他们要没饭吃了,企业认为政府要把他们推出去,企业领导欠缺解决问题的方法,无法化解矛盾,就将这种矛盾直接转达到了政府,区里管不了,就上升到市里,市里管不了,再往上传递,这种事情闹到最后,只会让上级领导觉着我们江城市的领导人办事不力。”

    市委书记洪伟基感叹道:“现在基层领导的水平的确很有问题,思想老旧,良莠不齐,在改革巨变的年代,他们已经无法适应这种巨大的变化!”他抿了抿嘴唇道:“适应不了,就得被社会所淘汰,我看是时候该给江城市的企业干部做个综合的考评,那些不合格的干部,全部让他们走人!”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自从许常德倒台之后,洪书记的脾气变得越发的大了,做事情也显得比过去更有气魄,这些常委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许常德死后,省长并非原地选拔,而是从邻省北原空降,洪书记进入省常委是没有希望了,任何人在仕途受到影响之后,心情都不会太好,洪伟基也不例外,他心中有怨气,这股怨气正想寻找机会发出来。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道:“企业基层干部的考评的确需要一个更加严格的标准,不过江城制药厂的现状很复杂,不仅仅是在改革过程中,企业所面临的转型问题,我们不要忽略了过去企业领导的失误带给企业的影响,最无辜的是药厂的工人,他们已经十个月没有领过工资了,有些情绪是在所难免的,这件事需要切实的抓一下,不要让工人的埋怨情绪继续扩大。”

    代市长左援朝道:“江城制药厂已经被一帮蛀虫挖空,现在的制药厂只剩下一个烂摊子,谁来收拾,怎样收拾?是个大问题!”

    洪伟基道:“什么问题?一个企业的问题我们市委领导层难道解决不了吗?我们这套班子的能力体现在哪里?”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最近制药厂的工人频繁上告,解决这件事已经迫在眉睫了。”

    李长宇道:“上次的招商大会上有不少客商对江城制药厂表示了一定的兴趣,不过他们也有顾虑,集中表现在,江城制药厂已经损坏的名声,还有企业内部陈旧庞大的领导结构,如果想改变江城制药厂的面貌必须做大动作!”

    洪伟基点了点头道:“大家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李长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压在心头很久的那件事说了出来:“洪书记,各位常委,我想大家应该听说了新近的撤资事件,这件事最早是因为飞捷退出开发区开始,导致东江投资商的集体出走。根据初步统计,江城因此而损失了七个项目,共计3.2亿的预计投资。”他深深吸了口气道:“这件事的前因,我想每个人都清楚,投资的流走对我们江城来说,并不是最大的损失,真正损失的是信誉,作为江城的最高权力机关,作为江城的代言人,我们这群江城市领导的诚信受到了质疑,在客商心中,我们遭遇了信任危机!”

    没有人主动说话,每个人都清楚这件事错在江城市政府,可每个人又知道在这件事上,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左援朝静静望着李长宇,他意识到李长宇说出这番话的目的并非是为飞捷打抱不平,这一事件在发生的过程中,李长宇始终没有提出过反对,在已经完全定局的情况下,他突然这样说,其目的是在吸引常委们的眼球,在常委们心目中打造一个刚正不阿,正直无私的形象,左援朝开始感到警觉,李长宇用心良苦,他好像已经开始向市长的位置发起冲击了。

    

    仍然是八千字,感觉状态正在一点点找回,浓墨重彩的大卷即将拉开,章鱼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网络,厌恶一些无谓的烦扰,我埋头码字,喜欢看我书的所有朋友安心看书,回归本性,回归那只单纯低调的章鱼!

上一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暗潮涌动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冲动是魔鬼(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