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八十六章香港香港咋就那么香(下)

    张扬比预定访谈时间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天空卫视。毕竟今天过来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王准、刘德政、席若琳三个演艺界大牌,虽然张扬打心底不怎么待见这帮演艺界明星,可今天人家是专程为自己捧场,于情于理自己都得早点到达表示礼貌。

    跟着海兰来到化妆间,专业化妆师帮助张扬装扮了一下,他忽然想起当初在春阳接受海兰专访的时候,两人在化妆间火热激烈的一幕,双目笑意盈盈的看着海兰,海兰刚巧也在看着他,两人都觉察到对方眼中的暧昧,猜到对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张扬笑眯眯道:“这里的化妆间不如春阳!”

    在场人只有海兰知道这厮话里的含义,俏脸微微红了红,轻声道:“张先生,您的台词准备好了吗?”

    “以我的口才还要准备吗?”张大官人对自己的口才颇为自信。

    大牌就是大牌,其他三位嘉宾直到上午十一点才姗姗来迟,席若琳这还不断地抱怨说打扰了她的好梦。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抓着她的小胳膊,拎小鸡一样把她给扔出去了,不过现在他已经有了大局观,孰轻孰重他是知道的。

    访谈进行的很顺利。先是张扬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然后三位嘉宾轮番出马,原本张扬还有些担心席若琳胡说八道,可人家出镜之后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对清台山极尽溢美之辞,说得跟真的一样,表现出的感情比张扬这个春阳人还要炽热浓烈,张大官人不得不深感佩服,专业就是专业。上了镜头是一个人,在生活中又是一个人,他不由得联想起郭志强沉迷不已的那个三极女星谢丽珍,这帮影星的感情观的确不好琢磨。

    采访结束之后,王准对气质优雅,落落大方的海兰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忙不迭的邀请海兰参加他的下一部电影,被张扬冷冷看了一眼:“我说你好歹也是一知名大导演,咱可不能见到美女就色迷迷的,这样不好!”王准哭笑不得。

    海兰对影视方面的发展也没有任何兴趣,婉言谢绝了王准的邀请,王准这次还专门带来了他过去拍摄的清台山和江城老街的风光素材,提供给天空卫视免费使用,他这样慷慨的目的就是为了清台山影视外景基地二期工程。张扬虽然不是什么高官,可王准却充分认识到张扬在江城所拥有的实权。只要张扬点头这件事也等于成功了一半,所以采访结束之后刘德政和席若琳早早离去,王准却专门留下来陪张扬聊天。

    张扬也意识到这次王准对影视外景基地超乎寻常的热心,笑眯眯道:“王导,你是不是在这里面有股份啊?不然怎么会这么热心?”

    王准被张扬道破了心事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笑。他也没有隐瞒,低声道:“龙盛股权重组,我已经进入公司董事会!”

    在张扬的印象中龙盛电影公司的大股东好像是安家,他皱了皱眉头道:“安家不管这件事了?”

    王准道:“你还不知道啊,安德恒在两月前已经将龙盛的股份转让出去,歌美也是一样,否则郑唯高也不会成为董事长!”他所说的郑唯高就是那个纨绔子郑伟霆的父亲。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安德恒虽然被安志远成功清除,可是他给安家带来的损失也是很大的。

    王准低声道:“最近古装武侠片市场回暖,对于外景的要求也相对提高,所以影视外景基地变得十分重要,我们综合考察了内地的很多影视基地,成本最低的还是春阳,希望张处长多多费心。”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本以为你们这帮搞艺术的都对钱看得很轻,想不到你表现的就像个商人。”

    王准笑道:“我是商业片导演!”

    

    张扬在天空卫视接受专访的时候,郭志强也没有闲着,这厮将特种兵潜伏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守在电影公司门口,当郑伟霆不出所料的出现在电影公司门外接谢丽珍的时候,他把新买的克林顿面具套在头上,然后闪电般冲了出去。郑伟霆那身子骨在郭志强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被他拖出敞篷跑车狠揍了一顿,打完之后,郭志强拔腿就跑。

    不是冤家不聚头,郭志强又遇到了正在当值的徐美妮,性情倔强的徐美妮紧追不舍,两人你追我赶的跑了三条街,在清醒的状态下徐美妮当然不是郭志强的对手,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面前跑掉,不过她从身形体态上已经认出了是郭志强无疑。

    郭志强兜了一圈,气喘吁吁的返回酒店,张扬已经回来了,手里正拿着电话,有些古怪的看着郭志强。

    郭志强道:“谁?”他毕竟有点做贼心虚。

    “徐警官,你认识!”张扬把电话递给他。

    郭志强本想让张扬说自己不在的,可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利落的把自己给卖了,只能硬着头皮拿起了电话。

    徐美妮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起:“郭志强,你别以为带着个克林顿面具就能够瞒过我的眼睛你我认出你了”她也累的够呛,扶着公用电话喘个不停。

    “你说什么?什么克林顿?还他布什呢?我堂堂一个员,至于干这样的事情吗?”

    “无耻!你给我等着,我抓到你看你怎么说!”徐美妮挂上电话。

    郭志强觉着有些不对,跑到阳台上探头看了看,发现身穿警服的徐美妮正向酒店大门走来,他慌忙返回屋内,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拿着钻入了洗澡间。

    张扬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厮,被香港女警追到要脱衣服的地步,这哥们也忒惨了一点。没过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张扬起身打开房门。徐美妮俏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外,连追了三条街,跟跑长跑的滋味也差不多,她向室内张望了一眼:“郭志强呢?”

    张扬向洗澡间努了努嘴,然后拉开房门:“洗澡呢,要不要等他出来?”

    想不到徐美妮当真走了进来,搬了张椅子对着洗手间的房门坐下:“郭志强,你想躲是不是?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郭志强在里面装腔作势道:“哪位啊?我洗澡呢!”

    “你不是戴面具吗?行,有本事,你把你手臂上的胎记也给盖住啊!”

    里面脱得光溜溜的郭志强愣了,他扬起自己的左臂,看着自己肘部的胎记,心中这个懊恼啊,我他怎么这么大意啊,这么明显的标记怎么忘了掩盖了?

    张扬赔着笑凑了过来:“徐警官,怎么回事儿?”

    徐美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有人在大街上把郑伟霆给打了,以为带着克林顿的面具人家就认不出他来!”

    张扬一听就知道是郭志强干得,这混小子比自己还不省心,昨天已经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不是安语晨出面协调,恐怕他早已经被驱逐出境了,想不到他今天还敢这么干。张扬故意道:“志强,你不是上午都在房间内睡觉吗?”

    “出去就出去。谁怕谁,我可没穿衣服啊!”

    徐美妮双目盯住浴室房门一动不动道:“有种你就光着屁股给我滚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德行!”

    张扬心中暗赞,这徐美妮的彪悍性情比起何歆颜不遑多让,他低声道:“我说徐警官,有胎记的人多了,咱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郭志强干的,明天我们就离开香港了,你放心我片刻不离的看着他,一定不会再出事!”他这么说等于替郭志强认账了,徐美妮咬了咬嘴唇。她坚持道:“不行,今天他必须给我出来,我就是要亲眼看看他的胎记!”

    郭志强被逼无奈,终于还是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来到徐美妮的面前伸出两条手臂道:“你想抓就抓,看着办吧!”

    徐美妮看了看他胳膊上的青色胎记,冷冷点了点头,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拿出手铐,转身向门外走去,来到门前丢下一句话道:“从现在开始,不要让我看到你在香港出现!”

    张扬和郭志强都没有想到徐美妮会这么轻松放过了他,两人诧异的对望着,过了好半天,张扬方才道:“不对啊,她不是秉公执法吗?怎么把你给放了?”

    “我也纳闷啊I能是她没证据吧!”郭志强所说的倒是实情,单凭一块胎记无法断定他就是打人的凶犯。

    张扬笑道:“我怎么觉着她好像对你有意思啊!行啊哥们,这警花不错!”

    郭志强到没往这方面想,他摸了摸湿漉漉的后脑勺道:“就我这样也有女人喜欢我?”

    “我看十有是她看你可怜,同情心泛滥一不小心就变成爱心了!”

    郭志强笑道:“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这边刚刚挥起拳头,浴巾却被张扬一把给扯掉,吓得郭志强双手慌忙将要害捂住,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道:“比起我,还是差了一点点!”

    徐美妮之所以放过郭志强一是因为缺乏确实的证据,还有一个原因郑伟霆这个人的口碑并不好,平日里仗着有几个臭钱,玩弄女性,流连欢场,声名狼藉,郭志强下手揍他也有分寸,并没有造成重伤害。加上徐美妮昨晚亲眼目睹郭志强被围殴,今晨已经抓住了两个参与围殴郭志强的小混混,初步审问表明他们的确是受了郑伟霆的指使,不过徐美妮向上司汇报之后,上司处于种种考虑,将这件事押了下来,所以徐美妮在心理上还是很同情郭志强的。不然向来恪守原则的她,不会对郭志强网开一面。

    

    张扬去香港的时候是孤身一人。回来的时候有郭志强相陪,郭志强也是皮糙肉厚之辈,经过两天的恢复,脸上的淤青已经消褪了七七八八,因为江城并没有直飞香港的航班,两人还是选择东江下机。

    张扬的吉普车就停在东江机场停车场,这次回来,还通过国安的关系开了张特殊通行证,不然安老送给他的北海寒玉匣也不能顺利入关。

    回到吉普车内,从手套箱内拿出手机,刚刚打开,就收接到了胡茵茹的电话,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张扬,你怎么回事儿,这么多天去了哪里?”

    张扬乐呵呵道:“怎么?想我了?咱俩是纯洁的友谊,啥时候又开始升华了?危险啊!”

    胡茵茹怒道:“你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我问你,你们江城市政府怎么那么不讲信义,当初你们大张旗鼓的搞伏羊饮食文化节,搞招商大会,我专门给组织商团过去,意向也签了,怎么说变就变?”

    张扬被她的一通火给弄懵了:“我说你慢点说,我刚从香港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呢,反应不过来!”

    胡茵茹气呼呼道:“屁的时差?你当是去了美国啊?我告诉你张扬,我这次为了你的招商活动用尽了人情,生意场上最讲究的就是信义,市政府怎么着?市政府也得守信!”

    张扬苦笑道:“我说胡茵茹同志,我亲姐姐,您先别急着生气,咱们见面再说,我刚下飞机,你让闹明白了再发火好不好?”

    胡茵茹发泄了一通气好像顺了一点:“你请我吃饭!”

    “成!去哪儿啊?我这就开车过去!”

    “甲鱼王,那儿的甲鱼泡饭不错!一个小时后见!”胡茵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愣了愣,怎么现在的女孩子都跟甲鱼过不去。

    郭志强这会儿倒是老实了,等张扬打完电话,笑眯眯去拿他的电话:“给我用用!”

    张扬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开车向甲鱼王而去。

    郭志强这个电话居然是拨到了香港,直接打到了徐美妮的手机上:“你好!徐小姐,能记起我是谁吗?”

    张扬忍不状了他一眼,却见郭志强眉开眼笑的一脸风骚样,心头这个诧异啊,这厮变心还真快啊,在谢丽珍那儿碰了壁,马上又转向了徐美妮,过去他还以为郭志强一根筋呢,看来这厮也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人物。张扬真有些怀疑,郭志强之前对谢丽珍的痴情都是伪装出来的,其实郭志强喜欢谢丽珍就是一种追星族似的迷恋,这会儿梦醒了,整个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那边徐美妮早就听出了郭志强的声音,没好气道:“是不是想投案自首让我抓你?”

    “不麻烦你了,我到江城了,你要是真想抓我,你飞过来,我保证好酒好菜的招待你!”

    徐美妮听到他离开了香港,口气也缓和了许多:“我说郭志强,你这么大人了,别跟个小孩子似的,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虑后果,不可以这么冲动!”

    “你还挺关心我?”

    “还有事吗?我还要值勤!”

    “再聊一会吗?”

    “电话费好贵的!”

    “没事,我公款报销!”

    徐美妮显然没有闲情逸致跟他废话,毫不客气的挂上了电话。郭志强有些失落的听着嘟嘟的忙音,感叹道:“有性格,我喜欢,张扬,我这次可能真的恋爱了!”

    张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想发骚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少他浪费我的电话费,还有,回到江城马上还我钱!”

    “俗,俗不可耐,我都不乐意搭理你!”

    “你要是蹭我车回江城,过路费油费算你一半!”

    “人情冷暖啊!这世道,已经没有友情可言了!”郭志强抱怨道,其实他压根没打算最近返回江城,怎么也得混到这张脸恢复差不多才回去。

    因为塞车张扬和郭志强来到甲鱼王的时候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多分钟,胡茵茹已经在那里挑选甲鱼了,她本以为只有张扬一个人过来,看到郭志强也跟来了,慌忙向那小伙计道:“喂!换一只,那只,大的,对,对!正伸脖子的那个!”

    张扬和郭志强凑了过去,张扬笑道:“头好大!”

    胡茵茹可不像其他女孩子那么忸怩,瞪了张扬一眼:“你还是国家干部呢,耍流氓是不是?小心我检举你啊!”

    郭志强趁机打击报复道:“真是,现在流氓都混入干部队伍了,这种人该进培训班了!”

    张扬笑道:“我正在党校培训呢!”

    

    再来五千,一共一万字更新,目前月票693,明天这时候月票只要到760,更新一万两千字!

上一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香港香港咋就那么香(上)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暗潮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