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八十三章新生代

    张扬对谢百川的死讯一无所知。此时他和安语晨相对静坐在安家豪宅的健身房内,张扬详细向安语晨解释了他需要施针的步骤。

    安语晨身穿白色小背心,白色运动短裤,盘膝坐在张扬的对面,微笑道:“你只管下针,我承受得住!”

    张扬笑道:“会有一点疼痛,不过没有你想象中严重,我要用针把你过去修炼的内息引导出来,扩展你的经脉,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你的病情,可是你经脉错乱的程度却是加重了。”

    安语晨笑道:“好了,别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我明白了,赶快动手吧!”她对生死早已看得很淡,只要能够解除眼前的痛苦,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至于明天,至于后果,她并没有想过这么多。

    张扬这才点了点头,打开针盒,取出金针。在酒精灯上炙烤消毒之后,沿着她手上的少泽、前谷、后溪、阳谷、神门、通里、灵道一路下针,下针的目的是封住内息外泄,然后从隐白、太白、公孙、然谷、水泉、太溪、三阴交、漏谷、阴陵泉针刺足太阴脾经。

    在安语晨身上一共行一百零八针,行针完毕,张扬站起身来,立于安语晨身后,潜运内力,一掌拍击在她头顶的百会上,一股强大的内息从安语晨头顶注入,因为事先已经封住安语晨身上的多处经脉,注入她体内的内力突然冲入督脉,没有多余可以宣泄的地方。

    安语晨体内的内息也被张扬的内力催发而起,在她的督脉之中合并在一起,宛如洪水般奔腾冲击,封住她身体道的金针,也因为感受到这强大的压力,微微颤抖起来。

    安语晨感觉到宛如有一根利刃,将她的身躯剖成了两半,身体两边的感觉全然不同,一边如同身处冰天雪地,寒冷彻骨,一边却如同盛夏骄阳,火热异常,她的督脉在这种冷热不同的感觉中似乎就要撕裂开来。安语晨这才明白刚才张扬为何要反复交代,行针过程中的痛苦实在是难以想象的。

    就在她的身体对痛感渐渐麻木之时,张扬的掌心脱离了她的百会。迅速捻起早已准备好的金针,闪电般插入安语晨头顶的三处道。

    张扬所使用的是金针刺的方法,所不同的是,过去他施针的对象是自己,这次却是安语晨,他要用金针刺的方法,激发安语晨体内的潜力,让她的内力在短时间内增加数倍,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扩展她的经脉,从本质上来说,这种方法对安语晨是有很大伤害的,可眼前并没有太好的方法可用,只能采取这样的手法,来解决她目前的困境。

    安语晨只觉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自督脉之中膨胀开来,她的身体宛如要炸裂开一样,疼痛让她猛然睁开了双目,张扬片刻不敢停歇,手指沿着大椎、洵道、身柱、至阳、筋绾、中枢一路点下。安语晨体内的那种膨胀感非但没有半分的减轻,反而成倍增加。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充足气的皮球,随时都可能要炸裂开来,美眸之中流露出些许的惶恐。

    张扬转向她的身体前方。内力凝聚于右掌之上,蓬!地一掌击打在她的檀中气海之上,安语晨娇躯剧震,体内空前强大的内息涌向她全身各处的经脉。因为张扬事先封住了她的多处道,又用金针刺的方法让她内息成倍增长,在加上外力的注入,安语晨体内的经脉终于无法承受内息的压力,宛如江河决堤,内息终于在督脉之中找到一个脆弱的突破口,源源不断的涌了出去,张扬的目的就是在安语晨的体内为她催生出一条新的循环途径,这种医治方法极其强横霸道,对身体的损伤也是极大。

    内息在体内重新找到宣泄途径之后,安语晨感觉整个人舒服了许多,睁开美眸却见张扬紧闭双目,右手仍然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安语晨第一反应就是非礼,这厮摸的也太不是地方了,不过她当然知道张扬绝不是存心的,俏脸微微一红。张扬偏偏在此时睁开了双眼,看到安语晨脸上的羞涩,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把手从她的胸前移开。

    又花了一会儿功夫拔出刺在安语晨身上的金针,张扬显然有些脱力,走路也显得脚步轻浮,一屁股坐在瑜伽毯上好半天不愿起来。

    安语晨调息了一会儿后,反而比张扬要先站起来,她感觉精力仿佛瞬间回到了体内,活动了一下手臂。原地做了两个踢腿动作,笑道:“张扬,你好厉害啊,针到病除!”

    张扬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没那么夸张,只是缓解,我x,我又累又渴,你要是还有良心,给我弄口水喝!”

    安语晨给张扬弄了杯淡盐水,看到他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淡盐水可以帮助他补充体内的盐分。

    张扬把淡盐水喝完,目光却落在安语晨胸前,安语晨比他出的汗还要多,紧身小背心包裹着丰挺的两团,隐约可以看到清晰地两颗轮廓,安语晨从张扬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俏脸涨得通红,她虽然豁达大方,可在张扬面前出糗也是难堪到了极点,自己怎么就没想起带文胸呢,她红着脸向健身房外走去:“我去洗澡了,你也去换身衣服吧!”

    张扬笑了笑。他对安语晨倒是没什么念想,而且自己也不是存心看她,这种偶然泄露的春色,是凡正常男人都会看上一眼,不过自己是人家的师父嗳,非礼勿视的道理都不懂,的确有点不够厚道。

    

    下了一夜的细雨仍然未停,安志远仍然在露台上保持着他习惯的坐姿,他的样子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安语晨沐浴更衣之后,来到爷爷的身边,在他脸上轻吻了一记道:“爷爷。我好了!”

    安志远淡淡笑了笑,佣人把电话拿了过来,安语晨拿起电话,当她听清对方的说话时,一双美眸不由得瞪圆了,充满震惊道:“爷爷,罗建良自杀了!”

    安志远皱了皱眉头,他的目光却仍然如古井不波,低声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安语晨叫上张扬一起前往位于中环的公司总部,罗建良是世纪安泰的总会计师,他在上班后不久从办公室的窗口跳下,一个成年人从十一楼坠落下去,其结果可想而知。

    安语晨和张扬赶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将尸体抬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不少记者围在那里,安语晨和张扬想要走入大厦的时候,被记者们发现,几十名记者全都蜂拥而至,长枪短炮对准了这位安家的大小姐:“安小姐,请问您对这次罗建良的自杀事件有什么看法?”“安小姐]我们所知,世纪安泰公司的元老谢百川今晨被杀,请问这两件事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安小姐,有人说这件事和黑社会仇杀有关,请问您能否发表一下看法?”

    安语晨带着墨镜一言不发,张扬帮助她推开前方的记者,因为现场太过拥挤,显得有些混乱,大厦的保安也过来协助维持秩序,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叫,有人被挤倒了,这声音对别人不算什么,可对张扬而言却如同晴空霹雳,他猛然转过头去,看到人群中一位身穿灰色套裙的女郎摔倒在那里,她有些痛苦的抬起头,当她的目光和张扬相遇的时候。整个人宛如泥塑般惊呆在那里,旋即,明澈的美眸中笼上一层晶莹的泪光。

    张扬曾经设想过和海兰重逢的许多种可能,却从没有想到过他会在香港,会在中环,会在世纪安泰大厦前和他相遇。他转过身,大踏步走了过去,近乎粗鲁地推开挡在他和海兰之间的记者,当他就快来到海兰面前的时候,海兰的两名同事已经将她从地上扶起。

    海兰短时间内已经从最初看到张扬的震惊之中稳定了下来,她微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嗨!你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张扬和当年在春阳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他已经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在今天这种混乱的局面下,他显然并不适合流露太多的感情,望着海兰苍白而美丽的俏脸,张扬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伸出手去,握住海兰冰冷白嫩的小手,轻声道:“你好!海兰!”

    安语晨也觉察到张扬的变化,她抓过身,向张扬看了看,张扬向海兰笑道:“我还有事,等忙完后,我和你联系!”

    海兰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示同意,一双美眸极其复杂的看着张扬,张扬放开了她的小手,大步向安语晨走去。

    海兰身边扛着天空卫视标志摄像机的同事低声建议道:“海兰,你认识他啊,可不可以通过他的关系,我们独家采访安小姐?”

    海兰一言不发,转过身向远方的街道走去。

    

    罗建良的死在公司内部引起的震动很大,根据上班时和他相遇的同事所说,罗建良表现的很和蔼,看不出他情绪有任何不对头的地方,在电梯里还和几名同事有说有笑,甚至还约好一起去喝下午茶,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在上班十分钟后,从办公室窗口跳了下去。

    重案组警察梁家杰正在调查取证,他详细的询问了今天和罗建良有过接触的所有相关人员。安语晨来到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取证工作,表情严肃的来到安语晨面前,凑巧的很,上次安家的血案就是他负责,连二次来到香港的张扬,也在医院见到过他。

    梁家杰道:“安小姐,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安语晨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进入了办公室,梁家杰很好奇的看了看张扬,心中悄悄猜测着张扬和安语晨之间的关系。

    安语晨坐下后道:“梁警官有什么想问的?”

    梁家杰道:“我想了解一下罗建良最近在公司的表现,还有他在财务上经济上有没有问题。”

    安语晨道:“前些日子我生病了,都在慈济医院住院,公司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太清楚,你应该知道,公司的董事长是我的五叔,不巧他去了大陆,具体的事情恐怕要等到他回来了。”

    梁家杰继续道:“安小姐大概误会了我的意思,根据你对罗建良的了解,你以为他是不是有问题?”

    安语晨双手交叉在一起:“对不起,我不了解这个人,这样吧,刚才路上我已经给我们家的律师周若旺打了电话,他正在前来公司的途中,如果梁警官有时间,可以等他过来详谈。”

    

    周若旺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刚刚走入律师事务所的停车场内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处在锦豪大厦的顶端。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

    安达文漫不经心的修理着指甲,他的双眼中流露出一种和真实年纪极不相符的阴沉和冷酷:“人不可以贪心!”

    周若旺面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这个和他女儿差不多年龄的少年却让他从心底感到害怕,他颤声道:“你是谁?”

    安达文轻声道:“我八岁的时候杀了第一个人,当时我很害怕,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因为他要杀死我的父亲,我拿起了父亲的手枪,一枪打中了他的后心。”他薄薄的嘴唇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很害怕,整个人呆在那里,傻了一眼,我爸爸抱着我呼喊我的名字,怎么喊我都醒不过来,他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抓着我的手,对着那个家伙的脑袋又是一枪,枪声把我从惊恐中唤醒,第二次开枪之后,我不害怕了,我感到兴奋,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从那时起,我发现,我喜欢看到死亡,我喜欢掌控别人的生死。”

    周若旺颤声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报警了”

    安达文笑得很阳光,可他的笑容却让人感到一种冰冷彻骨的寒意:“你有一个女儿,英文名好像叫黛西吧?她现在正在海洋公园做义工!”他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人鲨表演的时间就到了,你猜猜,鲨鱼会不会把她吃掉?”

    周若旺瞪大了双眼,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安家待你不薄,身为一个律师,有些秘密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来,可是有些人却偏偏不守规矩,你太贪心,贪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他轻蔑的努了努嘴:“跳下去吧!我放你女儿一条生路!”

    周若旺颤声道:“你究竟是谁?”

    “安达文!你的委托人是我的爷爷,你可骗他,但是我不会允许,因为安家不可以受到任何人的侮辱!跳下去!你不跳,你的妻子就会被我的手下从你二十七层的寓所中扔出去,你的母亲会被活活烧死在家里,你的女儿就会被鲨鱼吞到肚子里,我给你五秒的时间!你不相信?”

    安达文拨通手机,然后按下了免提键,一个声嘶力竭的女声叫道:“老公,救我”

    周若旺整个人陷入难以名状的恐惧之中,不等他说话,安达文已经挂上了电话:“我从不骗人,五、四”

    “是安德恒逼我做的!”

    “一!”

    周若旺紧闭双眼,惨叫一声,从锦豪大厦的顶端跳了出去。

    安达文看都不看,起身就向楼下走去。

    从梁家杰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对面锦豪大厦的情景,他清楚的看到了周若旺坠楼的全过程,霍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然后转身就向门外冲去。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有四人死于非命,而这四个人全都和安家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谢百川和他的司机是被杀无疑,可罗建良和周若旺全都是跳楼而死,更加诡异的是,一个选择在世纪安泰的公司总部跳楼,还有一个选择了对面的锦豪大厦。

    当梁家杰知道从锦豪跳下来的人是周若旺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阴谋,周若旺的坠楼根本就是做给他们看,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周若旺是被杀,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证实了梁家杰的推断,几乎在周若旺跳楼的同一时刻,他的妻子被人从二十七层的家中推了下去,他的寓所发生火灾,现场发现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初步认定为周若旺的母亲。周若旺的女儿黛西也在听到噩耗后,从海洋公园返回的途中,被一辆疾驰的无牌轿车撞死,周家遭遇了灭门之灾。

    

    安德恒抵达东江就听到了这一连串的不幸消息,向来稳健的他有些失去了镇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人对他意味着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在知道父亲准备遗嘱之后,他开始有意识的接近周若旺,并从周若旺的嘴里得到了这个惊天秘密,他并非父亲的亲生儿子,而且安志远在遗产分配中留给他的部分很少,可这还不足以造成他去仇视安家。一切在他结识王展之后发生了变化,是王展建议他从左诚入手,逼迫左诚说出了他的真正身世,安德恒这才知道,一直以来被他称为父亲的这个人非但不是他的亲人,反而是他的杀父仇人。

    以安德恒自身的能量,想要和整个安家抗衡很难,是王展帮助了他,在他心中这个王展似乎无所不能,他也明白王展之所以帮助自己,其真实的用意是在利用他,他怀疑过,王展是想挑起三合会和安家的争端,在安家血案发生之后,安德恒甚至感到有些后悔,他害怕安志远发觉自己才是幕后真凶,甚至想到过逃离,可后来安志远非但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怨恨,反而对他表现出极大的信任,甚至将家族生意全都交到他的手中,这让安德恒逐渐放心,他未雨绸缪,开始有目的的频繁投资进行资产转移。近期他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将自己拥有的股权增加到了百分之三十三,这个数字意味着他已经是世纪安泰实际上的最大股东。而王展的消失,让他也渐渐淡忘了安家血案的事情。突然发生的连锁死亡事件,让安德恒的内心突然紧张了起来,这些事全都和安家有关,而且死去的这些人全都和他有关。

    安德恒犹豫再三,还是先把电话打给了父亲。

    安志远颤巍巍的声音响起:“出事了”

    当天中午,张扬抽空在附近的麦当劳和赵军见面,今晨发生的一系列血案也让赵军迷惑不解,他最为关心的就是安志远有没有异常。

    张扬道:“我昨晚就住在他家,老爷子睡得很早起得很早,说话都不利索,没看出他有什么异常不过,我感觉到他应该怀疑安德恒了。”

    赵军低声道:“安志远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中,香港警方也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监控,如果他想要计划对付安德恒,一定会被我们先掌握动静,可这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征兆。”

    张扬想到了一个人,佛祖沈强,几乎每天佛祖沈强都会去探望安志远,安志远的消息是不是通过他才传播出去的?

    赵军摇了摇头道:“佛祖沈强我们盯得也很近,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可这次实在太奇怪了,甚至连三合会一方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和安家有关系的这么多人突然都死去,而且他们的身上都存在疑点。”

    张扬低声道:“你是说,他们和去年的那场血案都有关系?”

    赵军道:“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其中应该有一个叫王展的关键人物,他可能是英方间谍,意图挑起三合会跟安家之间的仇杀!”

    张扬有些不解的问道:“他搞这么多事情出来就是为了挑起一场仇杀,有意思吗?”

    赵军道:“香港的黑社会由来已久,想在短期内将之消亡并不现实,可是我们可以通过努力,让他们维持在一种相对的稳定和平衡之中。”

    张扬道:“这个王展真是神秘,他挑起事端之后,居然就人间蒸发了,你们国安这么大本事也找不到他吗?”

    “他根本就不叫王展,而且我们现在怀疑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双重间谍。”

    张扬喝了口可乐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安德恒是间谍吗?”

    赵军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最近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中,和情报机关发生关系的唯一途径就是王展。”他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张扬看了看周围,向赵军靠近了一些:“你觉着,是不是安德渊已经返回了香港?这一切是不是他导演的复仇事件?”

    赵军道:“别忘了安志远,就算这只老虎睡着了,他仍然是一只老虎!”

    

    安德恒站在东江国际机场外,脸色阴晴不定,香港骤然紧张的局势让他陷入惶恐之中,谢百川的被杀、罗建良和周兴旺的先后坠楼,这一系列的血案绝非偶然,下一个将会轮到谁?安德恒想到了自己,又想起那个终日坐在轮椅上痴痴呆呆的老爷子,这样一个气息奄奄的老人还能折腾起怎样的风浪?

    安德恒虽然这样想,可是他却始终无法鼓起勇气返回香港,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假如自己踏上香港的土地,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他仍然在犹豫。

    安德恒考虑再三还是先给王学海打了个电话,询问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盘的拆迁状况,表面上是询问状况,实际上却是在旁敲侧击的探听情况,有些时候,从别人得到的间接信息也可以帮助自己正确的判断情况。

    王学海也已经听说了香港安家发生的事情,他先是针对拆迁状况抱怨了一统,然后话锋一转:“德恒,有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世纪安泰的董事会已经通知我,决定从东江项目中撤资,我正想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呢!”

    安德恒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愣在那里,自己身为世纪安泰的董事长,并没有听说这件事,唯一有权利能够绕过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只有安志远,难道说,是他出手了?安德恒感到莫名的恐惧,假如真的是安志远出手,那么他无意已经知道了自己才是安家血案的幕后真凶,一个人能够在家门遭遇如此不幸的状态下,隐忍这么久,其心机之深沉实在难以想象。更何况,他每天还要面对那个害死自己儿孙的凶手。

    安德恒终于决定还是放弃返回香港,先离开机场搞清再说,他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心情沉重的坐在车内。

    司机帮他将行李放回行李箱,返回车内“先生去哪里?”

    安德恒愣了一下:“东江!”

    此时有六辆警车呼啸着飞奔而来,将出租车围拢在中心,十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警车上下来,他们握着手枪对准出租车厉声喝道:“举起双手,出来!”

    安德恒内心剧震,他抬起头,举起双手,有些错愕的看着外面,警察拉开车门,把他从车内押了出来,根本不听他解释就让他双手伏在车上。又有警察从后面拉出了他的行李箱,带队的警察弄了行李箱的手柄,有不少白色的粉末从中空的手柄中洒落出来。

    安德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顿时明白自己陷入了一场预先设好的局中,喃喃道:“这些东西不是我的?”

    那名被反剪双手铐起来的出租车司机哀嚎道:“你他什么意思?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

    带队刑警威严的大喝道:“铐起来,带走!”

    安语晨主持召开紧急董事会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家里的管家贺伯推着安志远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安志远会出现在董事会现场,一个个慌忙站起身来,他们此时才看到安志远的身后还跟着一位中年人一位年轻人。

    中年人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是香港律师界有名的金牌律师刘国文,而年轻人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虽然穿着西装革履,可是脸上仍然稚气未脱,看起来就像一个高中生。

    安语晨慌忙从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上站起来,来到爷爷身边,小声道:“爷爷,你怎么来了?”

    安志远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妖,我来处理一些事!”他的声音虽然虚弱无力,可是口齿清晰连贯,这让包括安语晨在内的所有人感到吃惊。

    安志远指了指身后的年轻人道:“小妖,这是你弟弟,你四叔家的儿子阿文!”

    

    公布两个书友群:二群96949755,三群110589393,入群请注明书友,今天八千字更新,月票惨淡,求点鼓励!

上一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安老的心事(下)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是我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