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八十二章安老的心事(下)

    “你想冷静一下!”张扬明白了他的意思。推着他的轮椅,帮助安志远来到遮阳伞下,以免细雨把他身上的衣服打湿,电梯前有佣人站在那里,远远观望着老爷子的一举一动,他并不敢过来,应该是知道老主人的脾气,不敢打扰他的宁静。

    张扬在安志远的对面坐下,望着老爷子干枯的白发,憔悴的面庞,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同情,昔日雄霸香江的黑道巨擘,如今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安志远的目光极其复杂,张扬从中找到了痛楚,找到了彷徨和无助,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越来越像一个孩子。渴望温暖,害怕受到伤害,然而有些事却偏偏避免不了。

    安志远道:“你答应过”

    张扬点了点头,安老虽然没有说完,可他知道安老想说什么。他曾经答应过要帮忙照顾安语晨,其实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忘记安语晨的病情,可是他纵然医术高超,对治愈安语晨这种天生绝脉还是没有确然的把握,当初在静安灵鹫山得到云参,他收藏至今,纵然多次遇到危险,始终没有舍得用在自己身上。张扬安慰安志远道:“安老,你放心,小妖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虞,我会尽量帮助她。”

    从张扬的这句话中,安志远已经意识到张扬也没有救治孙女的办法,双眼中流露出难言的失望,他酝酿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们安家安家难道真的连一个女孩子都剩不下?”好不容易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安志远也累得喘息起来。

    张扬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掌,将一股内息送了过去,轻声道:“安老,您的情况并不好,相比小妖而言,我更担心你!”

    安志远道:“不在乎”他这样的年纪,他这样的身体,已经可以用行将就木来形容,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张扬道:“安老!在你心中最放心不下的是不是家人?”

    安志远抿了抿嘴唇,张扬只说出了一部分,他放不下的除了家人以外,还有仇人。

    张扬又道:“我偶然听到了一个传言。不知是真是假?”他停顿了一下,向周围看了看,方才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安德恒并不是您亲生的儿子!”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安志远浑浊的双目猛然一凛,闪烁出两道逼人的寒光。这个秘密除了他以外只有少数人知道,知晓这个秘密的人有的已经死去,仍然活在世上的人都值得他信任,比如沈强、又比如谢百川,可张扬身为一个局外人是如何得知的?安志远早就知道张扬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可是并没有想到他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他压低声音道:“不简单”

    张扬从安志远的反应来看,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他小声道:“上次安家的血案之后,只有一个人是获利最多的,难道您老人家就没有怀疑过他?”

    “时机”安志远握紧了张扬的手掌,有一点他能够断定,无论张扬拥有怎样的背景,他都会坚定地站在自己的身边,他是朋友,绝非自己的敌人。如此惨痛的打击,安志远岂肯善罢甘休。他也在怀疑,这么久的时间,他从未停止过对这件事的调查,他要搞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要找出这个幕后的始作俑者,把他挖出来,要让他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安德恒本姓蒋,他的父亲是蒋天兴,母亲是一个歌女,蒋天兴当年是安志远手下的一名悍将,安志远手下能人虽多,可是算得上智勇双全的却只有蒋天兴一个。安志远对他的信任也是无人能及,可没想到的是,随着蒋天兴的羽翼渐丰,他竟然对安德恒的产业产生了觊觎之心,设计谋害安志远,幸亏被安志远及时觉察到,粉碎了他的阴谋,并将蒋天兴击毙,蒋天兴临死前求安志远照顾他的儿子,安志远答应了他,找到安德恒母子的时候,那舞女将刚刚一岁的安德恒交给了他,自己跳楼自杀了,知道这件事内情的只有佛祖沈强、谢百川、左诚三个,如今左诚已经死了,即使是安家人,都以为安德恒是老爷子在外面的私生子。沈强和谢百川不应该出卖他。安志远还是将疑点锁定在左诚身上,假如安德恒得知了他的身世,知道他的父亲当年死于自己的手中,也未尝不会设计毒计谋害安家。

    安志远之所以说出时机这两个字,这些天来,他始终处于痛苦和不安中,他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亲人,他保持隐忍的用意是迷惑其他人,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不行了,他已经接受了这惨痛的事实,这段时间安德恒在表面上做得很好,恭恭敬敬像个孝顺的好儿子,而他在公司的一系列动作并没有瞒过安志远的眼睛,一个人的野心就算掩藏的再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渐渐暴露出来。

    在安志远的子孙中,他最为看好的是安达明,可是这个聪明伶俐的孙子却死于那场爆炸之中,两个儿子、一个孙子,这样的血海深仇安志远如何能忘。

    

    安家人的血脉里流淌的是狂野和不羁,安志远五个儿子之中,最像他的那个是安德渊,当年安德渊因为反对父亲解散信义堂的做法,所以孤身一人远赴台湾。二十年的打拼已经让信义社在台湾成为最具实力的帮派之一,五兄弟之中性情最为彪悍的就是安德渊。

    他和父亲二十年都不来往,可是心中对父亲的牵挂从未有一刻放下过,所以安家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香港,亲手将左诚干掉,又险些陷入囫囵之中,如果不是国安方面出手营救了他,他就会栽倒在香港。

    安德渊当时为形势所迫虽然离开了香港,可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调查安家血案。

    玉都茶楼。在去年黑帮火拼发生之后,很快就已经重新建好,不过建好之后,生意明显清淡了许多,看来那一事件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清晨六点钟,当年火拼案的主角之一周兴宇和佛祖沈强相对而坐,周兴宇笑着给沈强添满面前的茶盏:“沈爷,今天怎么这么大的兴致,请我过来饮茶?”

    佛祖沈强掏出手绢,擦着头上细密的汗水,他的身体过于肥胖,爬上二楼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我找你有事商量!”

    周兴宇笑道:“什么事情啊?沈爷只要让手下人去吩咐一声,何必要亲自过来见我?”

    佛祖沈强道:“兴宇,你这样说我很高兴,我年纪大了,江湖中人能够给我面子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你懂得尊重老人,年轻一代像你这样的大哥已经不多了。”

    周兴宇捏了块榴莲酥放在口中慢慢的咀嚼:“沈爷,谁都有老的一天,我懂得尊重你,以后这些小辈们才知道尊重我,江湖中人最重要的是个义字,咱们中国人有这个讲究!”

    沈强欣赏的点了点头道:“我这次来是受了大佬的委托,他想你放下和德渊之间的恩怨。”

    周兴宇道:“沈爷,我对安老爷子从来都是敬重的,从我进入这一行起,我就一直把他当成我努力的方向。可是咱们江湖中人讲究恩怨分明,我敬重安老爷子,不代表我要对他儿子好,我们三合会和安德渊的信义社之间,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一直以来,他在台湾,我们的势力在香港,倒也相安无事,可安家血案发生之后。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这件事算在了我们三合会头上,因为他我们死了十六名弟兄,这笔帐,我不跟他算,我怎么向兄弟们交代?”

    “所以你出暗花要卖他的脑袋?”

    周兴宇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哪儿听来的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听说,一千万买安德渊的脑袋,这代价有点太大了。”

    “那就是说,你没做过?”

    周兴宇笑道:“我会一面发出追杀令,然后背地里出暗花买他的性命吗?”

    佛祖沈强吃了个香滑鲜奶包:“老咯,我喜欢吃甜食,可血糖却始终不正常,回去还要吃降糖药。”

    周兴宇望着沈强,一时间不知道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佛祖沈强虽然在表面上脱离了安家,可是实际上他却是安志远最忠心的助手,周兴宇也明白,安德恒虽然解散了信义堂,可是信义堂的主要力量还是在佛祖沈强的带领下保存下来,佛祖沈强的实力不容小觑。

    沈强用手绢擦了擦嘴角:“我也听说一件事,有人同样出一千万的暗花买你的脑袋!”

    周兴宇抿了口茶道:“所以我现在出门在外,至少要带上六名保镖,我还有老婆,我还有儿子,我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假如我要是死了,一切都完了!”他笑了笑道:“真没想到,我的这颗脑袋居然还在这么值钱!”

    佛祖沈强笑道:“你出了名的大胆,不要告诉我你会怕死!”

    “怎么不怕?傻子才不怕!”两人相互对望着,忽然同时笑了起来。

    周兴宇和沈强分手之后,上了他的奔驰防弹车,人到了他这种地位,就不得不小心,上次的玉都茶楼枪击事件,让他险些送命,并因此损失了一大笔钱财,周兴宇并不糊涂,他当然知道有人在设计他,想利用上次谈判的机会,把他和安德渊一网打尽。

    奔驰车内,身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安德渊悠闲自得的抽着雪茄,等到周兴宇进来,他忍不住笑道:“谈了这么久,沈爷跟你有很多话说?”

    周兴宇笑道:“沈爷劝我放下跟你敌对的念头,他怀疑那笔暗花是我出的!”

    安德渊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也有人想杀你!”

    周兴宇道:“可能这两笔暗花都只是烟雾,真正的用意是迷惑我们!”

    安德渊道:“你怀疑谁?”

    “上次我们谈判是谢百川促成的,不过我看谢百川应该没有这个胆子陷害我们。”

    安德渊道:“我想杀人!”

    “杀谁?”

    “我爸没几天了,他死前,我必须要给他一个公道!”

    周兴宇叹了口气道:“你来香港就一定要掀起腥风血雨吗?”

    安德渊微笑道:“你放心,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绝不会出手!”

    

    清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天的开始,谢百川多年以来都喜欢在清晨跑步,天空中飘着零星小雨,跑到山顶,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他的司机开着那辆灰色的劳斯莱斯缓缓跟在身后。

    山顶人很少,只有一对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正在相拥热吻,谢百川望着这对年轻人不觉笑了起来,每个人都年轻过,他也不例外,不过现在的年轻人比起他当年更加热情和奔放,看到他们,谢百川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感慨,自己已经老了。

    那对青年男女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他们,男孩抬起头来,十岁的样子,很年轻,很英俊,他友善的笑了笑。谢百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这样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

    那大男孩笑得很阳光,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老先生,可以帮我们拍张照片吗?”他来到谢百川的面前,将手中的相机递给他。

    谢百川愉快的点了点头,等到那对年轻男女重新站好,按下了快门。

    那男孩笑道:“谢谢!”

    女孩则走向谢百川的座驾道:“哦,劳斯莱斯啊!”大概豪车对美女拥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她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个飞人标志,大眼睛里闪烁着羡慕的光芒。

    谢百川把相机交给那个男孩,男孩笑着收好相机,这时候,谢百川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声响,他诧异的转过头去,却见那女孩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装着消声器的枪口冒出淡淡的青烟,他的司机已经躺倒在座椅之上,鲜血从车门的缝隙中汩汩流了出来。

    当谢百川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时候已经晚了,冰冷的刀锋紧贴在他的咽喉处,他听到那男孩用冷酷无情的声音道:“乖乖听话,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女孩拉开车门将司机的尸体拖了出来,然后开车来到他们的身边,男孩逼着谢百川坐进了车里,然后轻声道:“达令,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跟他好好谈谈!”

    谢百川一生经历凶险无数,面对这样的场面他并没有感到惊慌,镇定自如道:“你们想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放心,我绝不会报警,我喜欢年轻人,我会给你们机会。”

    大男孩哈哈笑了起来:“你的钱是谁给你的?没有安家,你会有今时今日的财富和地位吗?”

    谢百川内心一怔,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和安家有关,可在他的记忆中对这个大男孩并没有任何的印象,谢百川道:“年轻人,谁让你来的?”

    劳斯莱斯突然停下,开车的女孩儿推开车门走下来,来到后面,用枪抵着谢百川花白的头颅。

    大男孩道:“去年玉都茶楼的事情是不是你策划的?”

    谢百川淡然笑道:“年轻人,假如你代表安家而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应该是同一立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误会,可是我这辈子从没有做过对不起安家的事情。”

    大男孩笑了起来:“真的没有吗?”他忽然一刀捅进谢百川的大腿之中,谢百川发出一声闷哼,这看来阳光的大男孩出手如此残忍,是谢百川始料未及的,他强忍疼痛,脸色却因为刀锋在中的搅动而变得苍白,额头之上顷刻间布满冷汗。

    “我知道你不肯认,也不肯说,可是我既然认定了你背叛了安家,就已经有了确然的证据。”

    “你是谁?”

    “安达文!安志远是我爷爷,安德渊是我的父亲!”

    谢百川难以掩饰内心的震骇,他死死盯住安达文尚显幼稚的面庞,颤声道:“你是德渊的儿子”

    安达文点了点头:“我爸让我问候你,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想起去玉都茶楼!”

    “但是我真的没有出卖安家!”谢百川大声道。

    “可我爸觉着是你!”说完这句话,安达文猛然一刀刺入了谢百川的心口,谢百川不能置信的望着胸口的刀柄:“我没有”

    “我觉着也是你!”安达文又是一刀捅了进去。

    

    谢百川的尸体是在悬崖下被发现的,他的劳斯莱斯从高处冲断护栏摔了下来,爆炸燃烧之后将整个人烧得面目全非,警察在初步的尸检之后得出结论,谢百川是先被杀后然后尸体被扔在汽车里摔下来的。距离谢百川出事地点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他司机的尸体,司机是被枪杀的,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案。

    佛祖沈强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安家。

    安志远已经知道了谢百川的死讯。

    佛祖沈强道:“老大,老谢死了,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在沈强来看,这件事可能和安志远有关,一直以来,谢百川身上的疑点都有很多,比如上次安德渊去玉都茶楼谈判遭遇伏击,谢百川事后专门对那件事做出了解释,安志远也表示不再追击,可谢百川终究没有逃过这场死劫。

    安志远望着沈强:“怀疑我?”

    佛祖沈强道:“大哥,我不是怀疑你,我怀疑德渊回到了香港,当初他在玉都茶楼受到伏击,肯定把那笔帐算在了老谢的身上,这段时间三合会的周兴宇要杀他,还有暗花要买他的人头,我怀疑,江湖上是不是有人听到了他要来香港的风声,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针对他的事情?”沈强这么说已经相当的婉转,他甚至怀疑安志远根本就知道安德渊的行踪,让自己去和三合会谈判都是他释放出来的迷雾,他跟随安志远多年,对这位大哥的做事方法还是有些了解的。

    安志远道:“我下不去手”

    佛祖沈强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大哥,上次的事情刚刚平息,安家已经禁不起折腾了,假如德渊真的来到了香港,你一定让他别搞事,眷回台湾去吧,现在三合会还在满世界找他,难道你不担心他出事啊?”

    安志远抿起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死了两个”

    佛祖沈强的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哀,安志远是要告诉他,他死了两个儿子,他要干什么?要讨回血债吗?现在连那场血案的策划人都没有找到,也没余证据去证明,难道安志远就要报仇,不计后果的复仇吗?

    沈强道:“大哥,你真不知道?”

    安志远望着沈强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今天更新总量达到12000字,算是小爆发吧!求点保底月票,章鱼的努力应该值得你的投票!

上一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特殊服务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新生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