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八十章秦副市长的礼物(上)

    当晚他们在西浔古镇住下。虽然他们两人分开居住,可是何歆颜的内心中还是十分忐忑的,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如果张扬半夜过来敲门,她会不会拒绝,不过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整个夜晚就这么无风无浪的过去,除了风声雨声以外,就没有发生任何的故事。

    张扬并非在一夜之间转了性子,先是秦清来到岚山,然后又亲眼看到顾佳彤的失控,再看到何歆颜的矛盾,张扬开始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她们和自己不同,她们的思想和行为规范要符合这个社会的规范,在她们的心中有着自己的道德标准,无论她们多么喜欢自己,周围还有很多事很多人需要顾及的,所以才会造成诸多的困扰,张扬明白,自己的行为也许应该收敛一些。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深爱自己的她们,虽然他在梦中设想过无数次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可这一时代的法律是不允许的,张大官人真是纠结啊!

    张扬的清晨是在电话铃中到来的,他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雨过天晴,清晨的阳光从窗格中照射进来,电话是常海心打来的,她询问张扬今天要去哪里玩,这也是秦清交给她的任务。

    张扬笑道:“不麻烦你了,我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她带我在西浔呢!”

    常海心喔了一声,然后说西浔不错的,她本来也打算今天带张扬去西浔,然后又问张扬中午有空没有,她请张扬去浔阳楼吃饭。

    张扬心中有些奇怪,心说自己跟常海心只是昨天匆匆见了一面,这小妮子不会对自己一见钟情吧?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的魅力也太大了,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常海心的邀请,不过这件事的确奇怪,身为秦清的秘书,她请自己吃饭居然没有提秦清一个字,难道这次请客真的是出于私人身份?

    放下常海心的电话不久,秦清也打来了电话并解释了常海心请客的原因。原来她的父亲岚山市长常颂有痛风的毛病,多年以来深受痛风折磨之苦,常海心跟秦清拉家常的时候,提到这一点,秦清自然留了个心眼,她有意无意的提及张扬祖上是中医世家,对很多疑难杂症都有秘方治疗,常海心原本想趁着今天给张扬当导游的机会提出来的,可张扬已经身在西浔,所以她才提出中午请张扬在浔阳楼吃饭,目的也是为了父亲求一个方子。

    张扬听秦清说完不禁笑道:“清姐,你居然出卖我!”

    秦清淡然笑道:“这两天我看到常市长的确也痛苦得很,走路都走不动了,还要坚持过来上班,岚山这么多的事情都需要他操心,这样的身体状况这么行,你既然能帮人家还是帮一下。”

    张扬道:“也就是说,清姐要我帮你送个他一个人情!”

    秦清让张扬出手当然也有这个目的,被张扬说了出来,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我是不是太现实了一点?”

    张扬道:“初到岚山。工作环境完全变了,和这帮人搞好关系也的确是有必要的,清姐,你放心,我能帮你一定帮你,常颂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谢谢!”

    “我们之间,永远不要说这个字!”

    秦清沉默了一会儿,心中却被暖融融的情意温暖着,许久方才道:“中午我去不了了,市里有个紧急办公会!”

    

    常海心没想到张扬并不是一个人过来,显得有些惊奇,昨天见过张扬之后,她已经悄悄调查了有关张扬的资料,当她完完全全把张扬和江城那个张扬对等起来,方才知道这个人竟然是和秦清穿出绯闻的那个,她自然想到张扬前来岚山的目的是什么。

    看到挽着张扬臂膀前来的何歆颜,常海心刚刚对他和秦清之间关系的猜测又完全改变了,假如张扬和秦清之间有暧昧的话,他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和这个女孩儿如此亲密,常海心虽然很聪明,可毕竟是刚出校门,张大官人的阴险又岂是她现在能够猜度到的?

    浔阳楼是一家有百年历史的老店,上面还有乾隆皇帝御笔亲书的题字,大堂屏风之上还有那首著名的浔阳江头夜送客,浔阳楼以做鱼头闻名,常海心点了四道小菜以外,就是一个大盆的鱼头,这鱼头足有四斤重。盛放鱼头的青花瓷大碗就像个脸盆。

    张扬不禁笑道:“都说江南婉约,想不到盛菜的东西也是如此粗犷!”

    常海心笑了笑,介绍道:“浔阳楼的鱼头取材于浔阳江地产的鲢鱼,这里水域宽广,水流缓慢,适合鲢鱼生长,整个平海只有我们这片地方才能见到这么大的鱼头,至于鱼头的烹制,别说是平海,就是整个中国也找不出比浔阳楼更好的第二家店。”

    何歆颜对浔阳楼的历史也有所了解,过去也来到这里吃过饭,知道常海心所说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夸大之处,轻声道:“浔阳楼的极品鱼头也是岚山餐饮业的代表之一。”

    常海心微笑道:“何小姐也是岚山本地人!”

    “老家在岚山,这些年都在东江上学!”

    常海心点了点头,她询问张扬要什么酒水,因为今天陪着两个女孩子吃饭,再加上事先知道常海心有事相求,张扬只点了两瓶破。

    极品鱼头的味道的确不错,肉质鲜美,汤色浓白,张扬吃得赞不绝口。

    常海心也不是个健谈的女孩儿,除了介绍浔阳楼的历史就没有了太多的话题,毕竟她刚刚走入工作单位。社会经验还少,等到就快吃完的时候,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她并没有说明自己父亲的身份,如果不是秦清事先向张扬说明,张扬也不会想到她的父亲就是岚山市市长常颂,他心中已经有了回数。可这厮故意装出十分为难的样子:“常秘书,不是我不想帮你,我家的确有祖传的一些秘方,可是自从我父亲那一代就已经不再行医了,我”他现在的表演已经有了点半专业水准了,虽然在何歆颜这个表演系专业生面前仍然显得有些生涩。不过蒙骗常海心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还是能过做到的。

    常海心苦苦哀求道:“求你了,我爸最近疼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你帮帮他吧!”

    张扬还想拿捏一下,何歆颜却看不过去了,在下面踢了他一脚道:“张扬,你不是说你平日里最有爱心的吗?能帮人家,为什么不帮啊?”

    何歆颜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张扬也不能再拿架子了,点了点头道:“成,我试试看,不过我给你爸看病的事儿得保密,我不想外人知道!”

    常海心连连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保密!”

    她结帐后和何歆颜一起上了张扬的吉普车,常海心坐在副驾上为张扬指路,她出身官宦之家,眼界比起一般人要高出许多,从张扬驾驶的车辆和车牌号,以及张扬的种种做派上就能够看出,张扬这个科级干部绝对有很深的背景。

    

    张扬的装逼天份今天表现的淋漓尽致,驶入市委家属院的时候,他还故意装得很惊奇的样子:“你家住在市委家属院啊?”

    常海心向门口的警卫招了招手,连登记都不用就开了进去。

    岚山市委家属大院新建成不久,绿化极好,道路宽阔,正中还有一面小湖,围绕湖边分布的十多栋小楼就是岚山市市委常委的居处。

    岚山市长常颂就住在2号小楼内,本来今天他应该参加政府的紧急办公会,可是因为痛风折磨的他实在无法下地,只能让常务副市长赵思民代为主持。

    常海心带着张扬和何歆颜走入院门的时候,常颂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平日里身强体壮精力无穷的常颂,现在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痛风发作之后就出现了头痛发热的症状,现在他的小关节也有些肿大。

    原本家里有不少人,可妻子袁芝青和两个儿子都已经被他骂了出去,连保姆也吓得躲到了厨房里,在常颂发病的时候。他就像个随时都可能点燃的炸药包,明智点的人都不会去招惹他。

    常海心叫了声爸,常颂嗯了一声,这才留意到女儿还带着两名客人过来,原本阴沉的脸色显得越发阴郁了。

    何歆颜一直都不知道常海心的爸爸就是常颂,看到常颂的时候方才把岚山市的市长跟常海心的父亲对上号。

    常海心把张扬的来意向常颂说明,常颂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都不相信他会是什么名医,脸上仍然一点笑容都没有。

    张扬却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常叔叔好!”他既表现出礼貌,也在通过这种方式表明,我可不认识你。

    可常颂却认为这厮在套近乎,低沉的嗯了一声。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人家看不起自己,在普通人的印象中,真正有本事的中医都是那种五十岁朝上,最好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老头子,自己这个一身名牌穿着时尚的年轻人当然跟名医对不上号,他也没介意,来到常颂面前,毫不客气的抓起了他的手,常颂的手指关节已经有些肿大,看得出痛风的时间已经很久,张扬又让常海心给他量了量体温,看了看常颂的舌苔,微笑道:“还成,不算重,我给你开个方子,只要照着药方服用,保你半个月之后一切恢复正常,而且不会再犯!”

    常颂愣了,女儿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人啊?就算是吹牛也得有个限度,你说让我半个月恢复正常我信,可从此不会再犯,你真当你是手到病除的良医?岚山大小医院的名医都给我看过,为了治疗痛风,我还专门去北京求医,可到最后所有的专家还不是束手无策,你居然敢这么说?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常颂心里腹诽着,可嘴上却没有说出来。

    张扬已经让常海心取了纸笔,在客厅的茶几上有模有样的开起了方子:当归、白芍、甘草各60克,白花蛇30克,蜈蚣、细辛各二十克,白酒2000ml

    别说常颂怀疑,连常海心也是半信半疑,张扬这么粗略的看了看就给开了方子,他该不会是骗人吧?万一爸爸吃了他开的药吃出毛病来怎么?这也难怪刚开始的时候常海心是为父治病心切,这会儿看到张扬的表现方才犹豫了起来。

    张扬从父女俩的眼神已经知道他们对自己持有高度怀疑态度,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是不能让他们信服的。

    他取出针盒和酒精灯,拿出金针在火上烤炙了一下,微笑道:“常叔叔,看你疼得厉害,我给你扎两针!”他让常海心和何歆颜扶着常颂坐起,金针刺入上星、神庭,后刺强间、后顶,张扬一共刺了七针,七针行云流水般一路刺完,拍了拍手道:“常叔叔去院子里走一走,加速体内血液的运行!”

    常海心听得目瞪口呆,这张扬该不是痴人说梦吧,刚才爸爸还明明痛不欲生,躺在沙发上纹丝不动,这会儿竟然要他去院子里走走。

    张扬针法之神奇,只有被施针者方才知道,当张扬最后一针刺完,折磨常颂难忍的疼痛顷刻间消褪得干干净净,久违的轻松和自如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先是小心地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慢慢坐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双目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确信疼痛真的消失了,常颂方才站起身,缓步走了出去。

    

    继续奉上4000字更新,共计12000,没存稿了,杯具,强烈呼吁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阿基米德定律(下)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微雨燕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