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五章生死角逐(下)

    这个夜晚江城市公安局长田庆龙也极其不安。他刚刚收到静安公安局方面的消息,说张扬可能和静安第一百货的一持吓公众安全事件有关,根据传真过来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了张扬,田庆龙实在无法想像,这厮昨天还在江城呆的好好的,怎么今天中午就到了静安闹事,这小子的胳膊伸得是越来越远了。田庆龙本想直接联系张扬,可考虑之后,还是先去找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毕竟静安方面也只是把张扬列为嫌疑犯,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今天中午的恐吓事件跟他有关,不过有件事可以确定,他在静安第一百货阻碍两名东江刑警办案。

    李长宇看着田庆龙手中的那张模模糊糊的传真照片,虽然很模糊,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张扬,李长宇不由得苦笑道:“他何时去得静安,怎么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田庆龙无奈的笑道:“你以为他做事情还会跟别人商量?”

    李长宇对他的这句话是深有感触的,张扬如果懂得征求别人的意见,就不会搞出伏羊节的那件事,也不回惹出这么多的麻烦。他明白田庆龙把照片先拿给自己看得意思。低声道:“你的意思是”

    田庆龙道:“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是不是让这小子在惹烦之前赶紧退回来,北原可不是我们能够管到的地方!”

    李长宇知道田庆龙对张扬还是颇为回护的,他点了点头道:“还是你跟他说!”

    田庆龙当着李长宇的面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张扬认出田庆龙的电话本来并不想接,可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到了江城,还是听听田庆龙说什么,事情究竟发展到了何种地步。

    刚刚接通电话,就听到田庆龙的大嗓门吼叫道:“你可真行,让不让我素净?”

    张扬得意的笑。

    “笑什么?马上你就成全国通缉犯了!”

    “我没犯法,凭什么通缉我?”

    “别给我装糊涂,你最好马上回江城,协助我们把事情搞清楚!”

    “田局,郑寿国你熟吗?”

    田庆龙愣了,他不知道张扬何以会突然提起郑寿国,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是方局长的兴子怎么?你去静安跟他有关系吗?”凭着警察特有的直觉田庆龙嗅到了什么。

    张扬道:“方德信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句话问得直白无比。

    田庆龙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他:“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觉着你是个好人,所以你的判断对我很重要,你跟方德信相处了这么多年,在你看来,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田庆龙如同坠入云里雾里,过了好半天方才道:“我不喜欢他!”

    “我明白了!”

    

    张扬挂上电话,田庆龙对方德信的判断越发坚定了他刚才的推测,他认为方德信和许常德极有可能是一个利益团体,扬守成正是威胁到他们利益团体的关键因素,而张扬的介入,让他们感到了威胁,所以他们破釜沉舟。甚至想要对付张扬。

    张扬当晚并没有返回龙江大酒店,但是关于他的消息还是不断传到了江城,他在龙江所住的房间内有激烈打斗的痕迹,现场还有枪击的印记,地面上有不少血迹,根据化验,这些血迹跟张扬无关,他的吉普车停在龙江大酒店停车场内,可他的人却神秘失踪了。

    田庆龙和李长宇商议之后,决定暂时封锁这个消息,虽然通话的时间很短,田庆龙还是从张扬的口中把握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纵观张扬的过去,他和郑寿国、方德信之间是没有任何的交集的,他提到的这两个人都是过去江城的老公安,方德信如今已经贵为东江市公安局局长,张扬和他们究竟又有什么恩怨?田庆龙从方德信的身上很容易就联系到了省长许常德,方德信和许常德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密切的,在江城的时候就是如此,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了现在,难道这件事和许常德有关?田庆龙想到这一层之后。马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在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临死之前,曾经说出了一些话,田庆龙曾经亲眼目睹了那些话对张扬的刺激,张扬想要将许常德处之而后快的表情,田庆龙几乎可以断定,张扬这次的静安之行十有和许常德有关。

    而许常德一案的关键在于证据,根据杨守义临死前所说,指证他的关键证据都在杨守成的手里。田庆龙这个公安局长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抽丝剥茧般层层分析,终于触及到问题的实质,接近了这件事的真相,他向李长宇道:“也许我应该亲自去一趟静安。”

    田庆龙凭借他多年的警界经验,洞察到这件事的真相,他虽然和李长宇商量过张扬的问题,可是当他意识到这件事极有可能牵连到许常德的时候,他就没有继续透露半点的口风,张扬既然选择保密,一定有他的理由。田庆龙打消了继续追问他的念头,张扬的实力他亲眼见识过多次,他相信张扬处理事情的能力,可是他更清楚这件事有可能在平海内部引起的震动,作为江城公安局局长,他对事情必须要有预见性,如果张扬去静安为的是杨守义,平海政坛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震动,事情的发展是他所无法控制的,甚至江城每一位领导都无法控制,他必须要将这件事及时通报给省委书记顾允知。

    田庆龙之所以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就敢于向顾允知汇报。缘于顾允知当初的一句话,在杨守义死后,顾允知让他将杨守义中毒死亡的消息秘密封锁,以后有任何状况都可以直接向他汇报。

    顾允知在听完田庆龙的汇报之后,也陷入良久的沉思之中,在分析案情方面他肯定不如田庆龙专业,可是顾书记的大局观却是多数人无法比拟的,他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判断,田庆龙的分析是正确的,张扬这次前往静安可能和许常德有关,而且十有是为了见杨守成。

    顾允知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做出如下表态,一,马上成立专案组前往静安缉拿杨守成归案,二,联系张扬,让他配合公安机关行动,三,这件事旧能保持低调,以不要惊动北原警方为宜。

    

    为了避免麻烦,张扬当晚并没有找宾馆入住,他来到附近的灵鹫山,在山脚下的密林之中静坐一夜,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荫投射到他的脸上。张扬缓缓睁开双目,这一夜,他的手机始终未响。

    张扬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电话却是田庆龙打来的:“张扬,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了静安!”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田庆龙的反应如此神速,昨晚才通过电话,他今天就来到了静安,张扬懒洋洋道:“田局。我忙着呢,没工夫招待你!”

    田庆龙怒道:“混小子,你这次是不是为了杨守成过来的?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和我们商量,擅自做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知情不报也是犯罪!”

    张扬诧异于田庆龙的推测能力,可他并没有改变独来独往的初衷,淡然笑道:“真佩服您的想象力,我来静安是来找朋友的,田局,您误会了!”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田庆龙气得七窍生烟:“混蛋S然敢挂老子的电话!”,秦白也是这次专案组的成员之一,他对张扬的性情也极为了解,看到田庆龙在张扬面前吃瘪,心中不禁暗暗好笑,他还不善于隐藏自己的表情,唇角稍纵即逝的笑意还是被田庆龙这个老公安捕捉住,田庆龙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你来干什么的?有没有办法联系上他?”

    秦白叹了口气道:“田局,他的脾气您也知道,假如他不想让我们找到,我们根本没有办法!”

    田庆龙咬牙切齿道:“这次最好别让我抓住了他的毛病!”

    杨守成的电话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响起,他的声音显得很疲倦,和张扬一样,昨晚他也没敢去宾馆中住宿,而是在车站的录像厅中窝了一夜:“张扬!今天中午十二点,你去市民广场,到时候我会通知你具体的见面地点!”

    张扬冷笑道:“你究竟想折腾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这五十万我已经带来了,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

    杨守成道:“我手里有扳倒许常德的证据,你要不要?”

    张扬道:“杨守成,我不怕把实话告诉你,现在江城的警察也察觉到了风吹草动,已经派人来到静安,昨天还有人前往酒店想要谋杀我,你的处境很危险,我也没耐性陪你玩下去,我告诉你,今天中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假如你不能给我想要的东西,我再不会跟你见面!你也休想得到那五十万!”

    杨守成被张扬反将了一军,闷了一会儿方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去!”

    平海省长许常德彻夜难眠,杨守成在静安出现的消息完全扰乱了他的心境,他在书房中坐了一夜,电话铃响起的时候,许常德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下,他抓住电话,犹豫了一会儿方才拿起来。

    “已经盯上他了!”

    “眷解决这件事!”

    “是!你放心!”

    

    张扬在十二点钟来到了市民广场,当钟声准时敲响的时候,杨守成打来了电话,低声道:“你来钟楼五层的观光平台!”

    张扬抬头望去,钟楼在广场的对面,有观光电梯直接通往五层的观光平台,站在观光平台之上,可以看到广场的全貌。

    张扬按照扬守成的吩咐走上电梯,来到五层的观光平台,可是他并没有在观光的人群中找到杨守义,他低声道:“你在哪里?”

    “向下面看!”

    张扬向下望去,却见一辆黄色的工程皮卡车缓缓停在钟楼下。身穿电力维修工作人员服装,头戴安全帽的杨守成走了出来,他低声道:“把钱扔到车厢里,我会告诉你证据放在哪里?”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没资格讨价还价!”扬守成低吼道。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取下旅行袋,瞄准下方皮卡车的车厢,松开了旅行袋。

    旅行袋从高空中落下,落在堆放着纸箱的车厢内,这是为了避免旅行袋从高空中落下因为冲击力而撕裂,纸箱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

    杨守成从车厢内抓起旅行袋,拉开之后看到满满的钞票,他迅速回到驾驶舱,拿起电话道:“乐购汇超市A区的37号储物柜中,密码是2149!”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驾驶着皮卡车驶出广场,驶向新园路。

    张扬望着高速驶离的皮卡车,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迅速离开钟楼,向远处停在那里等生意的出租车招了招手,上车之后,低声道:“师傅,乐购汇超市!”

    

    杨守成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摸着旅行袋,江城警方在全国范围内对他进行通缉,让他已经走投无路,得知大哥死讯之后,杨守成几乎马上就判断出大哥绝不是死于食物中毒,他是被谋杀,有人想要毁灭证据,大哥知道的太多,所以有人想杀他灭口。杨守成知道自己拥有怎样的证据,他所面临的危险更大。他和大哥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他不能看着大哥白白死去,越来越紧迫的风声逼迫他从平海辗转来到北原,可他很快就发现北原也不是安全的地方,想要躲开这一切威胁,除非离开这个国度,他不敢将证据交给官方,反复斟酌之后,选择了张扬,他了解张扬对许常德的仇恨,也相信张扬的能力,别看张扬只是一个科级干部,可是放眼江城政坛,敢于和许常德对抗,又有能力扳倒许常德的只有他一个。

    扬守成轻轻拍了拍装满钞票的旅行袋,心中暗自感叹,是时候离开了,远远离开这片土地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危险感,下意识的向反光镜望去,却见一辆重型卡车加速向他撞击而来,杨守成双目瞪得滚圆,他猛然将油门踩到最大,试图加速摆脱那辆货车的撞击,然而一切来得太晚了。

    重型卡车在皮卡提速之前狠狠撞在了车尾部,皮卡车在剧烈地撞击下偏离出了方向,疯狂的撞开了护栏,然后翻滚着从路基的斜坡上翻了出去。

    扬守成下意识的抓紧了旅行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车厢内不断翻滚撞击着,周身的骨骼似乎都被撞碎,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看到两个倒立的身影向自己走来,其中一人蹲下来看了看他,似乎在辨认什么,然后伸手从他的怀中把旅行袋抢了过去。

    另外一人点燃了一支香烟,他们转身向远处走去,走了一段距离,那抽烟的男子将香烟反弹向身后,扬守成的眼睛似乎被香烟白色的反光刺痛,他紧紧闭上了眼睛。

    香烟落在流满汽油的地面上,火苗倏然蹿升起来,很快就将皮卡车淹没在大火之中,燃烧继而引起了油箱的爆炸,沉闷的巨响随着火光冲天而起,滚滚浓烟瞬间遮盖了上方的天空

    

    张扬的目光搜寻着储物柜,终于找到了A区37号储物柜,他按下2149的数字,储物柜应声而开,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张扬抓起塑料袋,感觉到里面有些东西,他并没有急于打开,关上柜门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一阵风声飒然,他下意识的向左侧移动身体,一根军刺贴着他的右肋穿过。

    张扬抽出军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对方的手腕砍去,锋利的军刀在张扬的全力挥舞之下威力惊人,竟然将偷袭者的手腕齐齐斩断。

    偷袭者爆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嚎叫,他顾不上对付张扬,左手捂住断裂的手腕,可鲜血仍然涌泉般出来。

    张扬一脚将他踢开,发现人群之中一名戴墨镜的汉子举起手枪瞄准了他的胸口。张扬一个矮身翻滚,躲过对方的连续枪击,子弹接连射击在储物柜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储物柜的贴门上留下一连串触目惊心的弹孔。

    张扬手中染血的军刀随手投掷了出去,这次瞄准的是那名杀手的胸口,在这种人数众多的公共场合,张扬不想引起任何的误伤,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将对手一刀致命,免除后患,军刀准确无误地钉入那汉子的心口位置,他魁梧的身体直挺挺倒了下去,张扬一把拾起地上的手枪,迅速冲入慌乱的人群中。

    刚刚走出乐购超市的大门外,一辆出租车向他全速撞击而来,张扬认出这辆车正是刚才载他前来的出租车,看来自己从离开市民广惩已经被人盯上了。普通人在这样短的距离内根本不可能躲开汽车的撞击,而张扬却不是普通人,他腾空跃起,越过出租车,稳稳落在后方的地面上。

    出租车撞击目标落空之后,司机迅速将档位切入倒档,油门开启到最大,向后方再次撞击而来,张扬岂肯坐以待毙,他全速向马路上奔跑,奔跑的同时,将手枪的保险打开。

    出租车一个漂亮的转弯,掉转方向,车轮和地面距离的摩擦中留下两道黑色的轨迹,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橡胶焦糊的味道。

    张扬不断迂回奔跑,从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穿行了过去,那辆出租车驾驶者的车技也是极其娴熟,在车辆的缝隙之中穿梭自如,紧跟着张扬的脚步冲上了人行道,张扬担心误伤了路人,不得不从人行道重新退入快车道中。

    他举枪射击在出租车的右前轮上,出租车前胎被子弹射中后爆裂,车身顿时失去了平衡,偏向一侧,狠狠撞击在一辆正在行进的公共汽车上。

    张扬大步飞奔到出租车旁边,拽开车门,将满脸是血的那名司机拖了出来,一拳将他打晕在地,扔在马路中心,然后他穿过马路,冲入一条小巷之中,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六千字更新,保卫菊花而战,后面追兵来势汹汹,章鱼这么大年纪看来要晚节不保了,我哭!兄弟姐妹们,拜托了,还有月票的都扔过来吧!

上一篇:地一百七十五章 生死角逐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