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地一百七十五章生死角逐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张扬准时接到了杨守成,约他上午十一点半在静安第一百货商场三楼见面。

    事情进展的看来很顺利,张扬提前五分钟来到了静安一百,他手里拎着装着五十万现金的旅行袋,因为当天是周六,商场里顾客很多,张扬四处张望,并没有找到杨守成的影子,耐心的等了一会儿,他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次电话换成了手机号码,扬守成低声道:“你到太平鸟男装部!不要挂电话,一直走过来!”

    张扬缓步走了过去,终于看到了东南角处的太平鸟男装专柜,扬守成仍然没有露面。

    张扬低声道:“钱我已经全部带来了,你可以出来了,我们好好谈谈!”

    “好”扬守成的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起来:“混蛋,你竟然带了其他人!”

    张扬内心一怔,他已经看到一个身穿白色T恤衫,浅蓝色西裤的男子从更衣室中走出,虽然他带着眼镜。刻意蓄起了胡须,张扬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扬守成转身向正西的手扶电梯跑去。

    张扬向右侧望去,发现两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也在同时启动,他们向杨守成追去。

    扬守成冲到电梯口处,看到后面两名男子越来越近,忽然高声大叫道:“有!”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慌乱之中,商场现场的顾客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得吓得六神无主。

    现场混乱的状况显然影响到两名男子的追逐,张扬把旅行袋背在身上,他分开拥挤的人群,悄然向那两名男子靠近。一名小男孩哭喊着被人撞倒在地,张扬抢上前去,赶在他被人踩中之前将他抱起,然后交给了一旁惊恐不已的男孩父亲。

    这么一耽搁,张扬落后了一些和那两人几乎在同时靠近电梯口,扬守成已经成功逃到了二楼。

    其中那名矮个男子觉察到张扬的存在,他转过身,不等他看清张扬的模样,张扬已经一拳打在他的下颌上,张大官人这段时间的拳击训练不是白玩的,勾拳力量起大,打得这名矮个男子倒飞而起,撞在两名顾客的身上,然后又摔倒在电梯上。

    他的同伴从怀中抽出一把军刀,朝张扬的左肋下狠狠戳去,张扬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个反拧,将军刀从他的手中夺了下来,然后用刀锋紧贴在他的颈部,怒吼道:“谁让你来的?”

    “我是警察!”那男子痛得惨叫道。

    此时二楼的电梯口处出现了六名保安的身影,他们指向张扬道:“抓住他!”

    张扬一把将那名男子推开,他腾空从这边下行的电梯腾跃到相邻上行扶手电梯上,这次来静安十分的隐秘,他不想造成太大的动静。两名被他击倒的男子大叫道:“快抓住他,我们是警察!”

    张扬已经重新回到了三楼,刚出电梯口,就有一名保安挥舞着橡胶棍朝他的头顶击来,张扬一把推开他的手臂,身体一个急速前冲,利用肩头将那名保安的身体抗了起来,然后向后方扔了出去。

    因为刚才扬守成的恐吓,三楼已经没剩下多少人,张扬继续向四楼跑去,广播喇叭里已经传来安抚顾客的声音,现场形势稍稍得到控制。

    张扬顺着楼梯一直来到静安第一百货大楼的七层,一脚将通往天台的铁门踹开。来到了天台之上,来到大楼大门的那一面向下望去。正看到扬守成的身影走出商场的大门,上了一辆出租车,向上海路的方向驶去。

    张扬恼火不已,他虽然搞不清楚刚才追杨守成的那两个人究竟是不是警察,可他知道今天已经惹下了麻烦,张扬不想过早的和警方联系,他沿着排水管从七楼向下滑去。不多时已经成功落在了第一百货后面的小巷中。

    两名路人惊奇的看着他,张扬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看他什么看?”

    有道是鬼怕恶人,两名路人吓得匆匆离去,再也不敢向张扬看上一眼。

    张扬不敢去停车场取车,而是走入第一百货对面的上海面馆,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留意着第一百货门前的动静,没多久就有五辆警车呼啸而来,张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屏东分局局长邱伟业,他上次来静安的时候,曾经因为卷入地下赛车的意外人命案被带到了屏东分局,所以张扬对邱伟业有些印象。

    又过了一会儿,看到警察陪着那两名便衣男子出来,他们并没有上手铐,还站在门口和邱伟业谈了一会儿,从看到的情况来推断,这两人应当是警察。

    张扬拉开旅行袋,低头看了看那把抢来的军刀,如果他们是警察,为什么在不了解自己身份之前就用刀刺自己,而且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的杀手,这些人也是警察?

    张扬牢牢记住了两人的样子,他的面过来了。张大官人整理了一下情绪,暂时把刚才的事情扔到一边,填饱肚子才能更好的工作。

    一碗面还没有吃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杨守义打来的,他压低声音道:“你骗我!”

    张扬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我骗你有意思吗?那两个人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只说自己是警察”

    “他们是警察,只不过是想要我命的警察!”杨守义的声音显得有些害怕,他应该已经判断出这件事和张扬无关。

    “你在哪里?”

    “这里很不安全,这两天我就发现有人在跟踪我张扬,那些人一定是许常德派来的,我很害怕!”

    张扬看了看周围,又向窗外看了看:“别怕!钱我带来了,你把证据交给我,你就可以拿着钱远走高飞,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

    “有警车来了,我得走了,我会和你联系!千万记住,不要让人跟踪你!”杨守义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呆呆望着电话,心中变得有些郁闷,剩下的半碗面条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了,他起身结账走出了上海面馆。

    融入川流不息的人群,马上就有一种安全感。无论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在人潮人海中,很少有人会留意你,张扬在路边摊随手挑选了一副墨镜,卡在自己脸上,对着镜子看了看,然后满意的扔下十块钱。

    和杨守成见面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顺利,现在杨守成如同惊弓之鸟,变得比过去更加的小心,可张扬坚信这五十万现在的杨守成极其重要。他在确信周围安全之后,一定还会找上自己。

    

    东江宁静路2号,省长许常德静静坐在沙发上,两道浓眉紧锁在一起,手机紧贴在耳边,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杨守成在静安出现。”

    “你盯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会让他跑掉?”

    “当时现场的情况很乱,而且他好像在联系一个人!”

    “什么人?”

    “张扬!”

    许常德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会不会引起北原警方的注意?”

    “不会,他们不会暴露关于杨守成的任何事,他们这次出差的任务是追捕跨省杀人犯!”

    “你能确定是张扬吗?”

    “是!”

    许常德的嘴唇用力抿起来,然后他把茶几上的半盒香烟紧紧攥在手中,握成一团狠狠扔了出去:“不要让他再回平海!”

    

    张扬在傍晚时分才去取了自己的吉普车,开车回到龙江大酒店,在此期间杨守成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张扬的心情十分不安,他并不是为自己的处境而不安,而是为杨守成的安危担心,假如让那些人提前找到杨守成,其下成想而知,如果杨守成的猜测属实,那么那些人肯定是许常德派来的,他们要把杨守成灭口,只有除去,那么许常德被掌握的罪证才可能全部抹去。

    张扬把整件事已经想得很清楚,现在他无疑是极其被动的,只能等待杨守成主动联系自己,这样的处境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张扬甚至开始想把这件事上报国安,让国安方面给自己一些协助,这样他可以从那两名警察身上摸到一些线索,顺藤摸瓜,直到牵出这件事的背后主使。可这样就不可避免的将影响扩大化,许常德不好对付,这是一只老狐狸,从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说出整件事的内幕,张扬就决心要把许常德掀下马,要让他一败涂地。直到今天才算有了机会。张扬不可以冒险,他必须保证扬守成交出那些证据。

    冲了个澡之后,张扬打电话从酒店要了份套餐,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门铃被按响了,张扬打开房门,一名年轻的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进来,他礼貌的向张扬问候,然后把晚餐放在桌上,最后从冰桶中拿出红酒:“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特别赠送的红酒!”

    张扬正准备享用晚餐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名服务生和红酒一起拿出的还有一把闪烁着蓝光的手枪,服务生从冰桶中抽出手枪,枪口闪电般对准了张扬的胸膛,然后迅速扣动了扳机。他的手稳健而有力,没有任何的迟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可张扬的反应速度比他更快,在对方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腾跃到一边,服务生在近距离下连续追逐射击,床垫被褥被射出多个大洞,羽绒纷飞在房间之中,如同飘雪。因为预先装上了消音装置,枪声很小。张扬一把抓起了军刀,猛地甩了出去,军刀呼啸而出,正中那名服务生的右臂,锋利的刀刃将他的右臂刺穿,他握枪的手软绵绵垂了下去。

    张扬猛虎般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他握枪的右臂,左手抓住他的左腕,狠狠将他的身体抵在墙壁之上,用自己坚硬的前额撞击在杀手的鼻梁之上,一下就把对方撞得鼻破血流。

    那名杀手也极其强悍,忍住疼痛一声不吭。

    张扬拧下他的手枪,用脚将手枪踢到一边,然后逼着他趴倒在地上,将他双手反剪在一起,用膝盖压住,然后抓住刀柄,将刺入他手臂的军刀抽了出来。

    疼痛让杀手发出一声闷哼,张扬冷冷道:“谁让你来杀我的?”

    杀手没有说话。

    张扬拉开他的左臂,让他的左掌摊开,一刀插了进去,剧烈的疼痛让杀手的身体抽搐起来,他额头青筋暴起,形容可怖。

    张扬冷笑道:“不说?好!我有的是时间,我保证捅你一百零八刀,让你每一刀都很疼,但是绝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不相信,咱们现在就验证一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张扬慢慢把军刀拔出,然后用刀锋抵在他的胯下:“这一刀可以帮你变性!”

    杀手的精神在张扬的冷血表现面前已经崩溃了,他颤声道:“郑寿国他给我的地址”

    “他是谁?”

    “他过去曾经是东江公安局的警察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很好!”张扬用刀柄击打在杀手的脑后,把打晕了,然后点中他的道,过一个小时后,道会自动解开,这名杀手如果够运气的话会从这里成功逃走。张扬走入洗澡间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换上衣服,这才拎起旅行袋,离开了房间。

    他的住处已经暴露,龙江大酒店不可以继续逗留了。

    

    越来越多的黑幕,让张扬不敢掉以轻心,他没有直接前往停车场取车,而是选择从楼梯下楼,从龙江大酒店的后门离开了这里,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张扬向四周张望,确信没有人跟踪自己,这才拨通了国安方面的联系电话,他联系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赵军。

    赵军对张扬的深夜来电也感到有些突然。

    张扬命令式的口吻让赵军很不舒服:“帮我查查平海有没有一个叫郑寿国的警察,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赵军有些时候真搞不清,究竟他俩谁是谁的上司,他愤愤然道:“你究竟在搞什么?”

    “快点,我怀疑这个人和安德恒的事情有关,我需要关于他的一切资料,眷!”想要让国安这帮人提高效率,就必须首先引起他们的兴趣,假如张扬把这件事的真正原因说出,十有赵军会建议他去找公安局报案。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赵军就把资料反馈了过来:“郑寿国今年四十一岁,籍贯平海江城,十八岁入伍,退伍后进入江城公安局文渊区分局,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进入江城公安局重案组,七年前调入东江市公安局刑警队,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伤了一名无辜群众,从此精神上受到打击,一蹶不振,五年前终于承受不邹大的压力,从公安局辞职,后来曾经在多个部门担任保安之类的工作,不过时间都不长,他的历史很清白,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

    “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他的家庭方面怎么样?”

    赵军虽然对张扬的刨根问底有些奇怪,还是很耐心的帮他查了一下:“郑寿国最好的朋友就是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信,对了,方德信还是他的姐夫,当年他调去东江工作,就是方德信的缘故。”

    张扬对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信还是有些了解的,方德信在前往东江之前曾经担任江城公安局局长,是田庆龙的前任,通过赵军的这些资料,张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分析,方德信和许常德之间或许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利益关系,这一切极有可能是许常德授意,方德信出手的行动。

    

    月底了,后面追兵凶猛,还剩最后一天半时间,章鱼不想菊花不保,兄弟姐妹们请求火力支援,将剩下的月票投给医道,保住前十!今天努力码字,还会有更新,敬请期待!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顾书记的用意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生死角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