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张扬笑着取下头盔。走到场边让人帮忙解开拳击手套:“我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是拿我泻火的,有种咱俩真刀真枪的干,你少拿规则约束我!”

    郭志强也从拳台上跳了下来,笑道:“不用规则约束你,我找揍吗?”抛开规则的因素,他根本不是张扬的对手。

    现在正是三伏天,两人运动了这会儿,都是一身的汗,一边说笑着一边向淋浴房走去,还没等他们走进淋浴房,姜亮带着牛文强、杜宇峰两人过来了,牛文强和杜宇峰刚刚赶到,去旅游局找张扬扑了个空,打他手机,张扬刚好又把手机扔在了更衣柜里,问过朱晓云才知道张扬跑到这里运动来了,于是几个人在姜亮的带领下找了过来。

    张扬看到几位老友前来,自然十分高兴,拿毛巾在脸上擦了把汗道:“哥几个等会儿,我冲个澡就出来!”

    杜宇峰看到拳台眼睛也是一亮。他过去也是个拳击爱好者,于是怂恿姜亮上台练练,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姜亮居然还是一个拳击高手,不到一个回合就把杜宇峰击倒在地。

    张扬草草冲了个澡出来,把毛巾扔给杜宇峰他们,来到牛文强身边坐下:“今儿怎么想起来了?”

    牛文强道:“闷得慌就来了!”

    张扬留意到他脸上有几道抓挠的痕迹,不禁笑道:“怎么?让你的小野猫给抓了?”

    牛文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女人真他烦,三天两头找我要东西,你说现在女人怎么这么庸俗?这好女人怎么都没被我碰上?”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得了吧,少发牢骚,晚上,我请你们喝酒,咱们一醉方休!”

    郭志强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了过来:“哪儿喝酒啊,我也去!”,张扬把他介绍给牛文强,张扬想了想道:“整天饭店酒店也没啥意思,这样吧,咱们去老街吃江湖菜,然后去1919玩,我让苏小红准备一下怎么样?”他的提议马上引来了一片赞成。

    郭志强贼心不死的提醒他道:“张扬,你帮我约王准和谢小姐出来,今晚我埋单!”

    张扬对他真有点无可奈何,可看到他这么痴情的份上,还是给王准打了个电话,他当然不能直接说请王准喝酒,而说苏小红是谢丽珍的影迷。晚上想跟谢丽珍见见面,王准并不知道这件事的幕后推动者是郭志强,当下就表示会跟谢丽珍说说,应该问题不大。

    

    张扬这帮人在酒吧隔壁吃了江湖菜,王准和谢丽珍并没有前来,这让郭志强十分的失望。张扬心里也有事,因为何歆颜说过坐下午的火车过来,所以他随时等着她的消息,准备去火车站接她,可直到吃晚饭,也没接到她的电话,难道这丫头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改变了计划。

    苏小红的酒吧已经正式开业,可是因为老街的整体改造还没有完成,所以生意现在还很清淡,不过因为有固定的客户群,所以收支平衡还是能够做到的。张扬他们来到酒吧门前的时候,停车场内只停了三辆车。

    牛文强也是生意人,从门前的停车情况就看出这里的生意很清淡,他笑道:“方文南这么精明的人怎么选了这块地方开酒吧?”

    张扬道:“这叫前瞻性,你懂个屁!”老街开发是他负责的。牛文强的话当然有些不入耳。

    牛文强笑道:“得,反正我还是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扎,人越多生意才能越好!”

    姜亮道:“所以你只能在县城做生意,眼光太局限!”

    杜宇峰帮着牛文强反驳道:“你也是县城出来的,才几天啊,瞧不起我们县城人了?”这帮人闹归闹,都是玩笑罢了,可不会真的翻脸。

    临近酒吧大门的时候,何歆颜终于打来了电话,她笑道:“张扬!我到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怎么这么晚啊?在哪儿呢?我去接你?”

    “不用,我跟胡姐一起呢!”

    “谁?”

    电话被另外一个人拿了过去:“我啊!张处长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张扬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胡茵茹,他笑道:“哪能呢,胡小姐绝代风华,祸国殃民的样子让人终生难忘!”

    胡茵茹格格笑了起来:“你在哪儿,我们已经上了出租车,这就过去!”

    张扬把酒吧的地点跟胡茵茹说了,这才走入酒吧。

    苏小红已经准备好了酒水小菜,对张扬这帮人来说,他们的酒吧文化就是狂喝痛饮。而且干喝酒还不习惯,必须得弄点小菜伺候着。

    因为要看表演,他们就在大厅坐了,郭志强坐下后又催促张扬给王准打电话,张扬被逼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打了一个,想不到王准已经来到了酒吧门口,这次不但他来了,连谢丽珍也一起过来,让郭志强喜出望外的是。谢丽珍的那个女助理没有跟来。

    谢丽珍还是拥有相当知名度的,张扬的这帮哥们几乎一眼都认出了她,牛文强也是两眼发光,低声对张扬道:“这不是谢丽珍吗?演蜜桃系列那个?”

    张扬点了点头。

    “真漂亮,穿上衣服比没穿还漂亮!”

    张扬在他腰间捣了一记,小声叮嘱道:“你说话注意点,她可是郭志强的梦中情人!”

    牛文强颇为遗憾的感叹道:“我他来晚了,早知道她来了,我早几天追过来就好了!”

    张扬真是有些纳闷,这三极女星的吸引力就这么大?怎么一个个都表现的色授魂与。郭志强已经迎了上去,很殷勤的为谢丽珍拉了张椅子坐下,然后满脸堆笑道:“谢小姐喝点什么?只管点!”

    张扬实在看不下去他这一脸献媚相,向苏小红招了招手,苏小红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妩媚笑道:“张处长什么吩咐?”

    张扬笑道:“先来两瓶路易十三、四瓶飞天茅台、一箱冰镇百威,今晚上郭公子请客!”

    苏小红当然清楚郭志强的身份,不禁笑道:“郭公子请客您也不能猛宰人家呀!”

    郭志强当着谢丽珍的面自然不能失了面子,他很大气的挥了挥手道:“今天哥几个可着劲的喝,全都算我头上!”

    张扬笑眯眯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哥们,今儿银子带得足吗?”

    郭志强小声回应道:“记账,改天我还你!”

    

    王准对1919的装修风格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专门让苏小红带着他四处转了转,回来的时候。看到郭志强走上了舞台,很煽情的献给谢丽珍一首歌曲《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还别说,郭志强的嗓音真有几分专业歌手的味道,一曲唱罢博得一片掌声,连素来对他不假辞色的谢丽珍也微笑着鼓起掌来。

    王准在张扬身边坐下,笑道:“这位郭公子唱得不错!”,牛文强几个已经倒了一茶杯的白酒,怂恿谢丽珍给郭志强去敬酒,谢丽珍笑着走了上去。

    郭志强接过谢丽珍敬来的那杯白酒,一仰脖子灌了下去。众人又是同声叫好。

    张扬笑道:“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在打谁的主意?”

    王准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候胡茵茹和何歆颜两人并肩出现在酒吧的大门处,她们一出现马上就吸引了全场男士的眼光。胡茵茹身穿灰色白色丝质无袖上装,下穿灰色短裙,一双笔挺的极其诱人,流露出职业女性的成熟干练,何歆颜则穿着红色吊带装,搭配浅蓝色牛仔中裤,雪白粉嫩的肩头暴露在外,曲线完美的小腿同样吸引眼球。夏天果然是一个属于女人的季节,她们可以尽情展示自己的美丽。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们的身上,可她们的目光却只注视着张扬。

    张扬笑着站起身,向她们走了过去。

    牛文强充满羡慕的看着张扬:“同人不同命!”

    杜宇峰白了他一眼道:“既然知道就认命吧,还是回春阳哄你的小服务员去!”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哥也有更高的追求!”

    王准和何歆颜也算是老相识了,他很热情的去打了个招呼。

    胡茵茹和何歆颜是在火车上遇到的,两人的晚饭在火车上吃过了,胡茵茹接过张扬递来的红酒道:“我这次是为了公事,想不到歆颜也和我同车,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过来了。”

    何歆颜道:“我也是为了公事,张扬让我过来帮忙拍广告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由得有些心虚,毕竟这次有点假公济私,其实她放暑假之后本来打算回老家的,可接到张扬的电话马上就奔江城来了。

    王准是商业片导演,人家的商业性马上就表现了出来:“何小姐,因为这次的广告属于公益性质,所以片酬方面”

    张扬笑道:“庸俗,人家何歆颜也没谈钱的事儿!”

    何歆颜道:“权当我做义工了,帮助宣传一下江城的旅游,也算是我为当地经济做点贡献!”

    张扬道:“放心,也不会让你白干,我请你免费在江城旅游,这段时间食宿全包。”他刻意强调道:“我私人出钱啊!”

    牛文强跟着说了一句:“我倒是想赞助,何小姐接受吗?”

    何歆颜根本没搭茬,笑着对张扬道:“我很能吃的,你那点工资够不够啊?”

    牛文强这个尴尬,合着人家眼里根本没有别人,他看了看胡茵茹。胡茵茹微笑道:“张扬,你不能厚此薄彼,我也是客人,你怎么也得有所表示!”

    此时舞台上乐曲声中断,苏小红走上舞台,微笑道:“今晚新朋老友齐聚一堂,我们欢迎何歆颜小姐为大家唱一首歌好不好?”

    所有人同时鼓起掌来。

    何歆颜看了看张扬,显然在征求他的意见,张扬点了点头道:“唱一首,让他们见识见识!”

    何歆颜这才笑着走上舞台,小声对苏小红说了句什么,不多时音乐声响起,她唱得是一首时下流行的《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何歆颜绝对是专业级水准,她的歌声一起,场内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在张扬认识的女孩子中,何歆颜和楚嫣然无疑是唱歌最棒的两个,何歆颜本身就是学艺术出身,她在舞台上更富有表现力。

    郭志强这会儿也把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他轻轻碰了碰张扬的胳膊,低声道:“哥们,人家向你示爱呢!”他这句话声音说得太大,几乎周围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胡茵茹忍俊不禁。

    张扬佯装没有听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胡茵茹主动和他碰了碰酒杯道:“那批工程机械的事儿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对了,我还忘了给你介绍!”张扬又把苏小红叫了过来,苏小红算得上方文南的半个当家,张扬对生意方面也不想过多牵涉,把苏小红和胡茵茹相互介绍了,底下的事情就教给她们自己去办了。

    当晚所有人都玩得很尽兴,直到凌晨一点方才散了,张扬把胡茵茹和何歆颜两人送到帝豪盛世住下,至于他那几个损友又准备去他的别墅继续战斗。

    

    蒋心慧的判决出来了,因为她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虽然事后进行了补救,可毕竟恶果已经造成,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卫生系统还有六名干部被判刑,冯爱莲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她并没有上诉,表示服从法院判决。

    对江城干部系统来说,笼罩在江城上空的阴云总算散去,随着前市长黎国正的死亡,冯爱莲的宣判,因为他们而引起的这唱涛骇浪也终于平息了下去。

    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此刻正静静坐在办公室内,背朝办公桌,面对着落地窗,遥望着脚下江城的风貌,虽然江城正在经历着一个巨变的时代,可是在他的视野中,目前还看不到江城太大的变化。

    洪伟基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在同龄的干部中,他在仕途的发展算是最为顺利的一个,在李长宇这位老同学还在春阳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他已经在岚山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岚山连续五年递增的经济收入总值就是他政绩的最好证明。洪伟基在来江城之前,就没有抱有太多的雄心,江城这块老工业基地,想在短短的五年内获得根本性的改变很难,洪伟基甚至没想过会在江城安安稳稳的呆上五年,他曾经是平海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如今也是最年轻的副省级干部,他的目光看得更远,来江城之初,他的目光就盯在了省委常委的位置上,而且当初他一度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他并没有想到,在自己上任没多久,江城就出了一连串的事情,这些事虽然表面上没有对他造成影响,却极大地影响到了他和省委书记顾允知之间的关系。

    公平的说,顾允知并没有表现出对他的任何不满,甚至在有人举报他在经济作风上有问题的时候,顾允知还表现出足够的宽容和理解,可洪伟基知道,顾书记并没有把他当成自己人,甚至没有把他拉入己方阵营的打算,在顾允知和许常德的斗争中,他很不幸的被划入许常德的阵营中。

    省委常委这个位置对他而言已经越来越渺茫,洪伟基意识到,自己短时间内很难从江城跳出去,至少在顾允知在任期间,他在仕途上的发展前景已经十分的暗淡,他甚至偷偷祈求过,希望过,希望顾允知能够早点到离休的年龄,希望顾允知能够早日让出省委书记的位置。

    这次卫生系统发生的事情让洪伟基又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虽然是江城市委书记,可他在江城政坛上的威信并不高,所以才会发生那场在常委会上的逼宫戏,李长宇虽然向他反复解释过,洪伟基却始终难以释怀。官做到这个位子,都会有非同一般的胸怀,洪伟基的胸怀并不小,可仕途上的低迷和挫折让他看问题的心态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他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冯爱莲推翻口供之后,洪伟基就开始逐渐冷静了下来,他开始面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开始认真考虑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

    秘书李辉敲门获得允许后走了进来,他轻声道:“洪书记,左市长来了!”

    洪伟基点了点头,左援朝已经笑着走入他的办公室内。洪伟基站起身,他笑着指了指沙发道:“援朝啊!坐!我正想找你呢!”

    左援朝在沙发上坐下,李辉给他泡了杯茶,然后又给洪伟基的杯子添满水,这才退了出去。

    洪伟基来到左援朝的身边坐下,轻声道:“你嫂子的事情我很遗憾!”

    左援朝脸上露出痛心的表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洪书记,我们的法律是公正的,任何人都没有特权。”这些冠冕堂皇的面子话对左援朝而言并没有任何的难度,他心底深处对洪伟基是很不爽的,他认为洪伟基之前的举动一直都在针对自己。洪伟基也有他的理由,他认为正是左援朝导演了那次举报自己的事情,这次给左援朝的教训并不解恨。

    左援朝道:“洪书记,我这次来是为了向你汇报开发区的事情,目前开发区已经开展的项目进展顺利,初期的资金也已经全部到位,不过根据我们的初步测算,这笔资金对于开发区的建设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扩大招商引资的力度。”

    洪伟基道:“江城开发区被列为省级重点开发区,省里已经给了我们不少的优惠政策,市财政也对开发区进行了全力支持,我希望咱们开发区能够打造成平海第一,甚至整个清江三角区第一!”

    左援朝觉着洪伟基并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低声道:“洪书记,开发区的规划没有问题,前景也十分看好,可是关键问题在于资金投入,以我们江城目前的财政状况,需要资金的地方实在太多,就眼前来说,三环路工程就已经分走了一部分财政投入,开发区需要新的资金注入!”

    洪伟基微笑道:“招商引资要看你们市政府的能耐了!”他一句话推得干干净净。

    左援朝心中暗骂,真是一只老狐狸,可这种不满的情绪表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他耐心道:“洪书记,我们的招商引资主要针对国内和港澳台东南亚,我想这是不够的,应该走出去,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吸引欧美一些国际企业的注意力,让他们来江城投资。”

    洪伟基点了点头,就事论事的话,左援朝的提议还是很有道理的。他低声道:“招商办的工作可以重点抓一抓,要充分调动这些同志的积极性嘛!”

    左援朝道:“洪书记,我有一个想法!”

    洪伟基看了看左援朝,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左援朝道:“我的想法就是,请进来走出去,请进来就是请一些外国的知名企业来江城看看,走出去就是我们江城组织参观考察团前往欧美参观学习,在学习别人先进经验的同时做好招商引资的工作。”

    洪伟基对左援朝的这个想法表示赞同,他低声道:“请进来,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左援朝道:“上个月我去参加北原荆山市的花卉博览会,搞得很好,利用博览会的机会,请来了不少的中外客商,搭起经济贸易的桥梁,据我了解,这次花博会他们谈成的项目已经有五百多个,有意向的达到一千一百多个。效果是极其显著的,他们的先进经验,我们完全可以拿来用。”

    洪伟基道:“你也想搞个花博会?”

    左援朝笑道:“人家搞花博会,咱们也跟着搞,岂不是拾人牙慧?我这些天仔细考虑过,我们江城的饮食文化相当悠久,不如我们搞个美食节,利用饮食打出招商的招牌。”

    “美食节?没觉得有什么特色!别的城市也都搞过!”

    左援朝道:“洪书记知道我们江城有入伏吃羊肉的习俗吗?”

    洪伟基虽然不是江城人,可来到江城已经有一段时间,对江城的饮食习俗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每逢暑期到来,老百姓都会吃羊肉、喝羊汤,以此强身健体,滋阴补气。因此,民间早有“江城伏羊一碗汤,不用神医开药方”之说。

    左援朝道:“据历史典籍记载,在宋朝之前,我国宫廷宴席上都是以羊肉为主。到了元朝,羊肉在宫宴上更是占到了统帅地位,占全部菜肴的三分之二还要多。从汉字构造看,“示羊”为“祥”、“羊大”为“美”、“鱼羊”为“鲜”、“食羊”为“养”等,无一不启迪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祝福和对烹饪美食的追求。”

    洪伟基点了点头,感觉左援朝的这个提议越来越有意思了。

    左援朝道:“把入伏吃羊肉当成一次节日来办,既可以推动饮食文化,也可以促进经贸发展,这是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洪伟基笑道:“好!你的想法真的很好,援朝啊,这件事要当成大事来办,咱们江城也该有一件喜庆的事儿吸引平海的注意力了。”

    左援朝道:“这个想法可不是我的,江城师范大学的几位教授向我提出发展城市文化,这是他们的建议之一,我感觉很好,所以才向您汇报。”

    洪伟基道:“距离入伏也就是一个月吧,时间是不是紧迫了一点?”

    左援朝道:“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以后才能越搞越好,越搞越大!只要我们尽心尽力,我想一个月的筹备期已经足够了!”

    洪伟基道:“下次常委会,我会向大家宣布这件事!”

    李长宇听到左援朝要搞伏羊节的事情也是倍感惊奇,毕竟文化这块属于他负责的范畴,第一感觉当然有些不爽,可马上又想到现在左援朝是江城代市长,人家就算提出这件事也没有什么不对,接下来李长宇开始平静的考虑这件事对江城的作用,他不得不承认左援朝的这个建议很好,招商引资不能成为一句空话,与其整天夸夸其谈,不如实打实做点真事,现在的江城的确在进行全方位的改革,可是江城的变化还没有被别人知道,江城的投资条件投资政策很好,可是外界还缺乏一个认知,也就是说,缺乏一个平台,缺乏一个和外界的交流平台,而左援朝提出的伏羊饮食文化节恰恰填补了这个空白,李长宇从没有否认过左援朝的能力,看来这位代市长对于改革还是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江城市常委对左援朝关于举办伏羊节的倡议全票通过,市委书记洪伟基理所当然的担任了伏羊节组委会主席,左援朝是组委会副主席并负责实际工作,李长宇是组委会常务理事,伏羊美食文化节,真正搞起来涉及到文化、旅游、饮食等方方面面,对江城干部队伍的能力也算得上是一次全面的检阅。

    在自由讨论的时候,洪伟基提出今年伏羊节主会场的问题。

    李长宇道:“我看伏羊节的主会成以设在老街,现在老街的一期改造工程已经基本完成,可以借着这次伏羊美食文化节的机会,把老街向中外客商推广出去。”

    左援朝笑道:“李副市长的提议不错,不过我们也要考虑到实际情况,老街的街道狭窄,并不适合搞这么大规模的活动,而且我们这次的伏羊节打的是饮食文化牌,可挂帅的却是经济,我看会场还是应该设在开发区,在开发区广场,交通便利,也方便维持秩序,不至于对市民的正常生活造成影响。”

    这次洪伟基站在了左援朝的一边:“我看左市长的提议不错,主会场还是设立在开发区,咱们的目的是搞活经济,主要是向客人展示咱们开发区的面貌,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政策,我们的投资环境!”市委书记和市长既然都这么说,常委们当然也就支持他们的意见。

    接下来的几天,李长宇很快就感觉到左援朝在这次盛事上对自己的排挤,组委会成员几乎都是左援朝的班底,自己虽然占了个常务理事的位置,却是虚职,他明白了,人家压根不想让自己参与到这件事中,这是人家的政绩,自己想从中分一杯羹,没门儿!

    

    江城市委市政府正在轰轰烈烈筹备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时候,张扬却跟随剧组来到了清台山,陪同王准一行拍摄宣传江城、宣传清台山的风光广告片。

    何歆颜身穿白色古装长裙,宛如凌波仙子一般从青云竹海的上方掠过。

    港方剧组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对她的气质风姿称赞不已,连谢丽珍都忍不住向王准称赞道:“何小姐真是漂亮,古装扮相如此清纯,我看她去演倩女幽魂,比小贤的扮相还要惊艳。”

    王准其实已经多次提出想签下何歆颜,只可惜何歆颜对演艺事业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这次之所以答应拍摄广告也是玩票的性质,主要看在张扬的面子上。虽然她在同届学生中是最有天赋成绩最好的一个,可何歆颜并不像其他女孩一样,对演艺圈有着狂热的向往,相反,她内心深处对演艺圈有种排斥感。

    王准很满意的看着摄像机屏幕,向一旁的张扬道:“张处长,你不妨劝劝她,以她的条件,我敢保证,三年内就让她红遍整个东南亚。”

    张扬笑了笑,并没有答话,天空中忽然落起了雨滴。王准连忙指挥剧组收工,何歆颜从空中被放下来,张扬走过去扶她落在地面。

    何歆颜笑道:“我表现怎么样?”

    “很好,好的不能再好!”

    何歆颜笑得格外甜蜜。

    张扬护着她来到剧组临时搭起的帐篷里,王准则冒雨拍摄着竹海雨景,这个流氓导演还是很敬业的。

    郭志强正殷勤的给谢丽珍送上毛巾,原本拍摄没他什么事,可这厮闲着也是闲着,找张扬弄了个旅游局顾问的身份,也跟着混上了清台山,这倒好,他把谢丽珍助理的活基本上都给兼了,不过这厮很会来事儿,出手又大方,整个剧组上上下下都被他混熟了,他还答应王准,过两天拍攻城战的时候,给他调部队士兵过来当群众演员。

    谢丽珍也不像开始那时候对他不理不睬,现在偶尔也会跟他搭两句话,这样已经让郭志强喜出望外,忙前忙后表现的格外卖力。

    下午雨停之后,王准又拍到了横跨天空的彩虹,何歆颜在奔龙瀑前完成弹琴的拍摄之后,风光广告片的镜头就算全部结束。

    王准的剧组还要留在山上继续补齐镜头,张扬和何歆颜的任务已经完成,两人在山上呆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商量了一下,提前下山。

    来到上清河村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村支书刘传魁还蹲在村委会前的老槐树下抽着旱烟,看到张扬和何歆颜走过来,他站起身来:“张扬,回来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老支书怎么还在这儿?”

    刘传魁吧嗒了一口旱烟道:“等你呢,看到你车停在这里,觉着你会回来!”

    张扬笑道:“剧组还留在山上拍摄,我们的事情做完了,所以想回春阳。”

    刘传魁道:“吃了饭再走吧!”

    张扬点点头,老支书盛情相邀,总不能拒绝人家的面子。

    刘传魁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吃饭的地方就在村委会,因为刘大柱去了北京,自然没有人侍弄全养宴,可村里也不乏烹饪的高手,精心准备的野味山珍让张扬他们大快朵颐。

    张扬的车里常备好久,开了两瓶飞天茅台跟刘传魁喝了起来,刘传魁平时就是个不喜欢多说话的人,所以吃饭的时候,都是张扬和何歆颜在说,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倾听,酒至半酣,他方才道:“张扬,我有件事想求你!”

    张扬笑道:“咱们这关系还用得上求?老支书,你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给你去办。”

    刘传魁点了点头道:“大柱在北京多亏了你照顾,他混的也算不错,可他毕竟已经成家了,一家子老老小小都要靠他照顾,我想”

    张扬喝干杯中酒把酒杯放下道:“你想让他回来?”

    “是!我想让他回来,不过我也想开了,以后不会再把他圈在上清河村,孩子大了,总得有自己的事情做,我打算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帮他在县城开一间饭店,店面我都选好了,这事儿我琢磨了一下,还是应该跟你商量商量,假如你觉着北京那边离不开他,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张扬笑道:“你是不是惦记着让大柱回来给你生孙子呢?”

    刘传魁也不瞒他:“我儿媳妇怀孕了,怀这胎以前都是吃得你给开的药,前两天做过B超,应该是个男孩!”说起这件事,老支书打心眼儿乐开了花,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意。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跟我说这个,我可是干计划生育工作出身,老支书你这不是考验我的党性原则吗?”

    刘传魁抿了一口酒道:“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旅游局的,计划生育屁事!”

    何歆颜听到刘传魁这么说张扬,忍不住出言维护他道:“刘支书,您这就不对了,你儿子生了这么多,还要生,这就是跟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唱反调!”

    刘传魁当然不会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他呵呵笑道:“你还没结婚当然不懂,等将来你和张扬结了婚,你看他想要男娃还是女娃?”

    何歆颜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这老支书真会胡说八道,换成她以前的脾气,抄起酒瓶就砸过去了,可听到刘传魁的这句话,她心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感觉到说不出的喜悦。

    张扬笑眯眯看了看何歆颜,小丫头娇羞满面,更显得明艳动人。

    刘传魁忍不兹嗽了一声道:“张扬,我说的那事儿怎么样?你倒是给我一个痛快话!”

    张扬道:“让他回来呗,他又不是正是编制的工作人员,等他饭店开业,我肯定去捧场!”

    刘传魁得到了张扬的答复,也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倒不是担心张扬不放人,他只是觉着张扬对他爷俩这么好,于情于理都要经得人家的允许。

    山区的雨说来就来,吃饭的功夫,外面又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刘传魁看了看外面,好心建议道:“我看你们今晚也别走了,雨这么大,山路险峻又不好走,去山庄住吧!”现在他们兴建的度假村俨然已经成了上清河村的招待所。

    张扬看了看外面的雨势,也打消了连夜返回春阳的念头。等雨稍小了一些,就开车载着何歆颜来到山庄。

    

    山庄最近的生意也不好,除了一个看门的服务员,其他人都已经撤了,张扬让她开了两间房,房间条件还算不错,电视电扇淋浴样样具备。

    两人从车上走过来这一小段路已经被雨淋得浑身湿透,好在张扬车内常备衣服,他把自己的衬衫和短裤交给何歆颜,让她洗澡后换上。

    张扬洗澡的时候,一道闪电击中了变压器,耀眼夺目的电火花四处飞射,山庄顿时陷入一片漆黑中。电热水器也失去了作用,张扬只能将就着用冷水洗了个澡,换好衣服走上阳台,听到隔壁房间内,何歆颜连续的喷嚏声,张扬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看来这丫头也没热水可用,千万不要感冒了。

    等了一会儿,方才看到何歆颜从里面出来,她穿着张扬的白衬衣,因为太过肥大,一直都盖到膝盖了,嫩白的小腿在夜色中格外的晃眼。

    张扬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何歆颜瞪着他道:“看什么看?”

    张扬厚着脸皮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东西当然想看!”

    何歆颜本想说话,可是一张嘴却打了个喷嚏,苦着脸道:“没有热水,就快冻死了阿嚏”

    张扬伸出手,握住她柔嫩的纤手,潜运内力,一股暖流从掌心之中送入何歆颜的体内,何歆颜只觉着如沐春风,周身暖烘烘无比受用,刚才的那点寒意瞬间褪去,无影无踪。

    此时天空中又一道闪电划过,随之一个沉闷的惊雷在两人的头顶炸响,吓得何歆颜尖叫一声扑入张扬的怀中,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个满怀,何歆颜又只穿了一件他的白衬衣,隔着轻薄的衣衫能够感觉到她丰盈性感的,张扬的手臂不由自主圈在了何歆颜的纤腰之上,轻声道:“别怕!我在这儿!”

    两人如此接近,甚至于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之声,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部分开始悄然膨胀,他低声道:“外面风大,咱们进屋去吧!”,这厮的党性原则在脑海中一闪即逝,他不得不承认,何歆颜对他有着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这样的风雨之夜,这样的停电之夜,张大官人潜伏许久的色心开始春春欲动了。

    何歆颜低着头任他牵着手走入了他的房间内。

    张扬反手关上了房门,然后一把将何歆颜拉入了自己的怀中,黑暗中准确找到了她嘴唇的位置,用力吻了下去,何歆颜的嘴唇灼热而颤抖,娇嫩的舌尖被张扬捉住,张扬的手探入她的衬衫内,握住她胸前的,坚挺而充满弹性,何歆颜的呼吸声变得越发急促。她感觉到张扬的大手撩开了衬衫的下摆,探入她的双腿之间。她忽然尖叫了一声,抬起腿出乎意料的顶在张扬的双腿之间。

    张大官人武功虽然高强,可这会儿完全在意乱情迷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何歆颜会给他来这一手,只觉着下身被重重撞击了一下,痛得他惨叫了一声,然后捂着肚子蹲了下去,一道闪电从窗外划过,照亮张大官人惨白的面孔。

    何歆颜顶了张扬这下之后,也不由得感到后悔,她心疼的扶住张扬的臂膀道:“我我不是存心的对不起疼吗?”

    “废话”张扬痛得呲牙咧嘴,好不容易才挪到床上躺下。

    何歆颜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她从抽屉里翻出一支蜡烛点上,看到张扬蜷曲着躺在床上,额头上满是大汗,一脸的哀怨,像极了一个被后的少女。

    何歆颜去洗手间拿了毛巾,来到张扬身边,小心地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张扬,我真的我害怕”

    张扬忍着痛道:“害怕你可以说嘛也不能这么狠顶我我x疼死我了”

    看着他的样子何歆颜又是担心又是好笑:“活该,谁让你没安好心来着?”

    张扬叫苦不迭道:“是你往我怀里钻的,我我是正常男人你穿的这么少我以为”

    “以为什么?看我孤单一个人,你就想趁虚而入是不是?一点都不君子!”何歆颜看到张扬脸色惨白,芳心中忍不住担心:“是不是很疼?”

    张扬点点头,做出可怜状。

    “那怎么办?送你去医院?”

    “我他丢不起那人哎哟”

    “那我帮你揉揉”

    张扬瞪大了眼睛,然后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何歆颜还在犹豫,可是听着张扬的呻吟声,心中毕竟还是不忍,她咬了咬嘴唇,闭上眼睛伸出手去,纤手颤抖着摸索了过去,刚刚触及张大官人灼热坚挺的部分,就像被蛇咬一般缩回手来:“你混蛋骗我!”

    “我哪里骗你?”

    “你受伤了还硬”

    “拜托,我是被你给踢肿了!”张大官人的表情颇有点欲哭无泪。

    何歆颜把毛巾被蒙在张扬的身上,然后小声道:“乖,别胡思乱想,你老老实实睡觉,我在这里静静陪着你,好不好?”

    外面又是一个炸雷响起,何歆颜吓得又扑到了张扬的怀里,一不小心又撞在了这厮刚刚受伤的地方,张大官人痛苦哀嚎道:“我他发誓这次我是真的受伤了”

    

    更新12000字,今天总量达到16000,求月票!想看更漏点更火爆的情节,把您兜里的月票全都交出来吧!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爱情这玩意儿(下)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温柔如水秦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