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九章爱情这玩意儿(下)

    有些事通过官方反而不如私人关系更好解决。在方文南的帮助下,张扬终于和纺织厂厂长张忠祥坐在了一起,张忠祥和方文南的关系很好,所以他也没跟张扬绕弯子:“张处长,我也不瞒你,这个厂长我也没打算干下去!”他笑得有些无奈:“厂子经营到这种地步,我也没脸干下去了,所以我只想在自己还在任的时候,给工人们多谋求一些福利。”

    张扬有些明白了,一直以来纺织厂的问题不单单出在工人身上,和张忠祥这个厂长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张忠祥道:“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纺织厂上上下下几千口子人,全都靠着工厂吃饭,市里一句话让我们搬迁,我们就得离开,在我们的眼里这就是饭碗,谁也不想让别人把饭碗砸了。”

    张扬道:“市里不是已经在开发区给你们兴建了厂房,而且会帮助你们更新换代设备。”

    张忠祥道:“张处长,你恐怕不清楚,新厂房启用之后。我们厂子里会有多少人面临下岗,将近一大半人啊!这些工人政府负责安置吗?他们得到的那点拆迁补偿能够补偿所有的损失吗?工人不是傻子,他们什么消息都能够打听到,我夹在政府和工人之间很为难,我想维护国家的利益,我也不想放弃工人的利益,张处长,你能够明白我的苦衷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张厂长,个人的利益在集体的利益面前,个人的利益要靠后,集体的利益在国家的利益面前,集体的利益要放在一边,我想你身为一个国家干部,这么简单的道理应该懂得吧?”张大官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的见识已经是今非昔比。

    张忠祥道:“我当然懂得,可是说的容易,真正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我知道改革的过程中必须要有人付出代价,可为什么付出代价的第一批人就是我们的工人?”

    张扬默默看着张忠祥,如果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的确这件事有些残酷,纺织厂在这次的南林寺风景开发工程中,无疑是受到损失最大的,这些工人真正担心的是以后的去向,开发区新厂建成之后,随着设备的更新,对工人的需求量会大幅度减少,这批裁下来的工人。有可能再也没有上岗的机会,这才是矛盾的关键所在。

    张扬低声道:“假如我能够解决这些工人以后的上岗问题呢?”

    张忠祥双目一亮,他大声道:“假如张处长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敢保证纺织厂会在半个月内完成全部搬迁!”

    

    这么大的事情,张扬是做不了主的,他向李长宇单独汇报了这件事,李长宇抽了口烟道:“张扬,你知道纺织厂有多少工人吗?”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李长宇说道:“两千四百多人,你知道开发区新厂建成投产之后,需要多少工人吗?”他又自己回答道:“七百人,也就是说,纺织厂将有一千七百多人面临再就业!”

    张扬本来以为市里并不知道纺织厂的症结所在,想不到李长宇对纺织厂的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充满诧异道:“市里既然对纺织厂的情况这么清楚,为什么不针对具体的情况进行解决?”

    李长宇语重心长道:“改革面临着一个全面深化的过程,我们的企业也面临着一个全面转型的过程,你看到的纺织厂的问题,只是千千万万个问题中的一个,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在企业的转型过程中。纺织厂这样的问题是在所难免的,不能出了问题就让政府解决,纺织厂的问题,政府完全有能力解决掉,可是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企业出现同样的问题,这一个个的问题难道都要依靠政府,难道要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到国家的头上?”

    李长宇的话对张扬来说有些太过玄乎,他瞪大眼睛道:“难道你们就打算把这些工人不闻不问,让他们自生自灭?”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国家是不会放弃这些工人的,我的意思并非是放弃,中国有句话,叫破而后立,我们的改革需要一个全新的思路,我希望纺织厂作为一个试点,给江城所有的企业做出表率,走出一条崭新的创业道路。”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是让人家自生自灭!”

    李长宇道:“开发区最近兴建了不少的工厂,再就业机会比比皆是,南林寺风景区、古城墙风景区的兴建一样会创造不少的机会,我们会优先考虑纺织厂的工人,对于愿意自主创业的职工,我们还会给他们很大的优惠政策,时代在发展,铁饭碗的概念早就应该被打破了。”

    张扬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很多工人还指望着那点工资吃饭呢!”他和李长宇说话随便惯了,根本没什么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

    李长宇当然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笑了笑道:“捧着铁饭碗,就会满足。就不会想着进取,其实外面有更好的金饭碗银饭碗等着呢,张扬,你去党校学习,怎么一点提高都没有?”

    “我可没有这么远大的理想,我也没有这么超前的眼光,我只想把南林寺风景区的建设搞好,把古城墙老街的开发搞好,给李副市长争光,顺便给我自己添点儿政绩。”

    李长宇知道这厮满脑子惦记着升官,不禁莞尔道:“踏踏实实做好工作,副处距离你已经不远了。”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着李长宇,我x,李长宇啥时候也跟邢朝晖学会忽悠了?想想自己已经混上了国安局的副处,可惜这个副处见不得光。

    李长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强调道:“这么年轻提升的太快容易招人嫉妒,你现在还是招商办副主任,已经享受副处级待遇了。”他的意思是张扬应该知足,人总不能一口就吃成一个胖子,照张扬目前的发展速度,三十岁之前成为副厅还是大有可能的。

    

    虽然没有从李长宇那里得到满意的答复,这仍然丝毫无减张大官人的工作热情,通过方文南的从中调和。他和张忠祥还是达成了默契,纺织厂的动迁问题虽然暂时无法解决,可是南林寺景区工程已经正常开展了。

    王准的拍摄在张扬的帮助下也顺利进行,郭志强俨然成了剧组的编外人员,几乎一天到晚长在王准的剧组里,这厮的目的就是谢丽珍,不过谢丽珍似乎对这个干部子弟没多少好感,除了跟他去参拜了一次佛祖舍利,对以后郭志强的邀请全都视而不见。

    郭志强也一筹莫展,为这事他专门请教了张扬:“我说张扬,你帮我出出主意。怎么能让她喜欢我?”

    张扬颇有些哭笑不得,最近他和郭志强时常一起吃饭运动,彼此的友情进展很快,张扬道:“感情这事儿,不是别人能帮忙的。”

    “你倒是说说,我无论长相还是家庭条件都不差吧,可谢丽珍怎么对我爱理不理的?”

    张扬喝了口茶道:“志强,她就是一演员,我看你还是别太认真,再说了,她过去拍的那都是三极片,你该不会真想追她当女朋友吧?”张大官人对三极片女演员还是很介意的。

    郭志强瞪大了眼睛:“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封建?三极片怎么着,那是演戏,我看谢丽珍人品不错!我就是喜欢她出淤泥而不染。”

    张扬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前额:“我说哥们,你没发烧吧,有句话叫什么?子无情戏子无义,更何况是演三极片的,你”

    郭志强脸红脖子粗的叫道:“你少侮辱人家,小心我给你急啊!”

    张扬暗自叹了口气,这厮真是一个花痴,他好心提醒道:“志强,我真没想到你会当真,你自己悠着点,就你那家庭会允许一个三极片女演员进门,打死我都不信。”

    郭志强抓过张扬的茶杯猛灌了两口:“跟你说话真费劲,你倒是帮不帮我?”

    “你跑到这里来就让我给你出主意,我能出什么主意?你让我帮你,帮你什么?”

    郭志强道:“你跟王准这么熟,你帮我说说,给我在剧组中找个角色,让我跟谢丽珍有配戏的机会。”

    张扬真是有些头大,郭志强绝对是发花痴,这厮也是闲着没事干,精力全都转移到谢丽珍的身上了,还好谢丽珍没看上他,万一两人真看顺眼了,这事少不得是个祸害。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你追女明星干我屁事!有本事自己去哄,我要是插手,万一人家看上我怎么办?”

    “瞧你那熊样,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打谢丽珍的主意,我跟你翻脸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自己当宝,就觉着天下人都把她当宝,我不怕告诉你,我还”张大官人原本想说出一句刻薄的话来,可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毕竟要照顾到郭志强的情绪,现在他一门心思迷上了谢丽珍,只当她是世上最美最单纯的女孩子,还侦听不得别人说半句坏话。

    王准这时候打来了一电话,是和张扬商量拍片头风光广告片的,根据他的构思,在这个几十秒的广告中要浓缩江城的风光文化,不但要拍南林寺、古城墙、老街,还要拍清台山,单单是风景太单调了,还要在其中加入人的因素,王准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人——何歆颜,他认为何歆颜的气质最符合他想要表现的主题。

    张扬听王准说完,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这边放下王准的电话,张扬给何歆颜打了一个传呼,不到一分钟,小妮子就回了过来,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何歆颜根本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她做事风风火火,比起一般的男孩子还要干脆:“我这就去火车站,晚上就能到江城!”

    张扬本想说不用着急,可人家已经挂上了电话。

    郭志强一直都在张扬身边旁听着,一脸神秘道:“怎么回事啊?给我交代交代?”

    张扬横了他一眼道:“我说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整天扎在我办公室干什么?免费空调吹着,免费茶水喝着,是不是很舒服?”

    “你当我想看你啊?我想看也是人家谢丽珍,不过人家不给我机会。”郭志强道:“你到底帮不帮我?假如你不帮我,我把你勾三搭四的事情如实汇报给楚嫣然!”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x,这哪跟哪儿啊?你有毛病啊!”

    “我就看不得别人吃肉,我连汤都喝不上,我心理严重不平衡,你看着办吧,人家都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还真不忍心祸害你!”

    张扬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找揍是不?”

    “谁揍谁还不知道呢!”

    “不服气?”

    “拳击方面,我撇你三条街!”

    两人说干就干,下午跑到体育馆的拳击房对练了起来,拳击方面郭志强是张扬的老师,在不用内功,讲究规则的前提下,张大官人还真不是郭志强的对手,连续被郭志强击中几次,不过张扬戴着护具,而且本身的抗击打能力又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张大官人的学习能力也让郭志强佩服不已,接触拳击运动不到一星期,已经掌握了基本技巧,防守进攻有模有样,和他这个老手的对抗中基本不落下风。连续被郭志强几个直拳刺中之后,张大官人再也忍不住了,出其不意的抬起脚来,把郭志强踢了个屁墩。

    郭志强取下牙套:“我x!耍赖啊!”

    

    章鱼很惭愧,昨晚因为喝酒耽误了更新,月票榜也出现了一个下滑,那啥报应啊!今天章鱼会把昨儿的更新补上,下午回来我将继续奉献万字更新,临近月底,月票榜位置岌岌可危可,兄弟姐妹们,章鱼最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用你们的月票,把我的更新推向一个吧!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爱情这玩意儿(上)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