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九章爱情这玩意儿(上)

    张扬真是服了这厮。想不到他除了脾气冲动以外还是一个花痴。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给拉了回来:“我说哥们,追女孩子哪有你这样的,两句话都没说呢,色狼嘴脸就暴露出来了!”

    郭志强虚心受教,很诚恳道:“这谢丽珍是我梦中情人,我看到她就控制不住,张扬,你说什么都得帮我撮合撮合!”

    两人说话的时候,郭志航也走了进来,乐呵呵望着他们道:“你们喝的倒是很投缘,两点多了,还在喝呢?”

    张扬和郭志航虽然不熟,可上次他和袁立波发生冲突的时候,郭志航曾经帮过他,他很客气的请郭志航坐下,郭志航叫了一瓶破,他看了看弟弟道:“老爷子不放心你,你在江城期间最好收敛着点脾气,真闹出啥事,小心他把你腿给揍断了!”

    郭志强满脑子仍然在想着谢丽珍。他做任何事都是相当的执着,端起酒杯向张扬道:“张扬,要不你跟那导演说说,帮我弄个替身演员也行!”

    郭志航听得一愣一愣的:“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郭志强叹了口气道:“我想,我恋爱了”

    

    郭志强的恋爱从一厢情愿开始,张扬和左晓晴的感情却变得扑朔迷离,左晓晴这次回国,感觉到张扬改变了许多,母亲如今仍然在看守所中等待宣判,父亲虽然用婉转的方式表示不再反对她和张扬来往,可是她却感觉到自己和张扬之间变得有些陌生了。她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都是生活在温室中的花朵,而张扬却在风雨的磨砺之中不断成长为一棵参天的大树,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张扬总会毫不犹豫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而在张扬需要安慰的时候,她却不在他的身边,在她想要勇敢的去爱张扬的时候,忽然发现对于张扬的世界自己并不了解。

    左晓晴的同学为了欢迎她回国,专门在鱼米之乡为她接风,这场接风宴多少来得有些晚了,左晓晴的同学有不少在江城市人民医院,她父亲出事之后,谁也不想扯上联系,现在左拥军被证明了清白,重新恢复原职,这帮同学自然又想起了联络。左晓晴原本是不想去的。可左拥军对这种事看得很淡,他告诉女儿,同学这样做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共患难的人太少了。

    洪玲和陈国伟也通知了张扬,张扬虽然不是他们的同学,可毕竟当初在春阳县人民医院一起实习过,现在张扬在江城的名气很大,不但是旅游局市唱发处的处长,还担任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现在同期实习的这些本科生已经开始仰视这个卫校生,无论人家学历怎样,出身怎样,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混到这种地步,绝不是仅仅用运气两个字就能解释清的。这帮年轻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意识到社会关系网的重要性,有了这样的关系当然不会放过,所以张扬这个卫校生就得到了一帮本科生的邀请。

    张扬决定参加他们的聚会全都是看在左晓晴的份上,事先他也没和左晓晴交流,当他开着他的吉普指挥官出现在鱼米之乡停车场的时候,看到洪玲和一帮同学正站在门前聊着。

    张扬一下车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毕竟开车前来的只有他一个。陈国伟笑着迎了上来:“嗨!张扬,来了!”

    洪玲也走了过来,不无羡慕的看着张扬的吉普车:“现在应该叫张处长了,你这升官的速度比坐火箭还快!”

    张扬笑着从车内搬出一箱飞天茅台:“一个科级干部而已,我说洪玲,你不寒碜我能憋死吗?”张扬的这句话让几人对他官职的忌惮顿时消失,洪玲笑道:“谁不知道你是江城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啊,现在你就快成为一个传奇人物了!”

    张扬把那箱茅台交给陈国伟,又从车内拎了两瓶芝华士:“香港朋友送的,今晚酒水都算我的!”

    陈国伟暗自感叹,看来这混社会的能力跟学历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虽然是五年医科大学毕业,可比起人家这个卫校生不知要差上多少倍,人家随便一瓶酒就赶上自己一个月工资了。

    左晓晴这时候也打车来到了,洪玲低声对张扬道:“你怎么没去接她啊?”

    张扬笑道:“忙!”事实上从那晚在鱼米之乡吃饭之后,他并没有主动联系过左晓晴。

    十多名同学走入了鱼米之乡,大堂经理看到张扬进来,慌忙迎了上来:“张处长,您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

    张扬笑道:“我们同学聚会,房间已经订好了!”

    洪玲道:“316房间!”

    大堂经理看了看他们大概有十二个人,很殷勤的向张扬道:“316房间小了点,还是去318吧,刚巧今晚没预定,里面还有卡拉OK,你们同学聚会也能玩的尽兴点!”

    张扬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继续向前走去,张扬并没有觉着什么,可对这帮同学而言,这可不是一般的厉害。鱼米之乡的消费很高,洪玲来订饭最清楚,318的标准是888,低于这个价位是不能进入的,她订得是500一桌的标准,张扬来到这里,连话都没多说,人家就过来献殷勤,看来这位小学弟如今在江城的能耐可不是一般的大。

    一群人进了房间,反而显得有些拘束,离开校门之后,他们的社会地位不觉发生了变化,多数人都分到了医院,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大夫,左晓晴是今晚的当然主角,她赴美留学,应该是同学中前景最为看好的一个,张扬这个卫校生在这帮医学院本科生里面本应该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可现在这厮摇身一变成了国家干部,而且还成功步入了科级,通过刚才的事情,一帮人看他的眼光又有些不同,首位让左晓晴坐了。然后就开始推让,陈国伟难得的客气道:“张处长坐里面!”

    平时如果人家不叫他处长,张扬都会有些不爽,可这帮实习同学这么叫他却让他感到不爽,他明白,人家未必是真的尊敬他,人家看得起的是他的官位,他笑道:“女同学往里面做,我们男的坐外面喝酒!”他处理事情比这帮同学要老到圆滑许多。

    拘谨只是暂时的,同学之间几杯酒之后,气氛马上就恢复了轻松自如。不知怎么,洪玲忽然提起了张扬在妇科的尴尬事,一群同学轰然大笑起来。

    张扬想起初次重生的情景,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

    左晓晴也在回忆,回忆着和张扬在春阳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切仿佛从未改变,却又似乎全都改变,眼前的张扬多了几分世故和老练,少了几分热血冲动。

    陈国伟有些喝多了,他感叹道:“当初我们走出校门的时候,把一切想得很美好,以为只要自己努力,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可上班之后发现,现实总比想象中要复杂,在社会中,想提升一小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左晓晴淡然道:“因为我们中的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我们的生活本来就应该平平淡淡。”

    洪玲道:“那我想当院长的理想岂不是要落空了!”

    一帮同学又笑了起来。

    其中一人道:“张扬,你不是当过春阳妇幼保健院的书记吗?”

    张扬笑道:“凑数的,当时实在找不着人,赶鸭子上架,我硬着头皮干了几天,屁股还没捂热,就被人踢开了!”

    洪玲格格笑道:“你可别谦虚,我专门针对你进行了一番调查,张扬啊张扬,当初在春阳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还真没看出来,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不但走上了仕途,而且混的风生水起,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帮老同学!”假如在过去,洪玲一定不会承认张扬这个卫校生是自己的同学,现在也主动攀起了关系。

    张扬笑道:“洪玲,你能说会道的,当医生真是屈才了,应该去做市场营销。”

    左晓晴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洪玲笑着打趣道:“你俩别一唱一和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关系好似的。”一句话把左晓晴说得俏脸通红。

    张扬神情自若道:“这叫默契,当然不能跟你和陈国伟比,你俩啥时候结婚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无证驾驶可是违法的,还有,计划生育也不能忘记!”他的反击忒毒了一点,洪玲就算再放得开,毕竟还是没有结婚,红着脸啐道:“你还国家干部呢,报复心太重!”看到身边的陈国伟一言不发,只知道傻笑,不禁推了他一把道:“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了,你不管啊!”

    陈国伟笑道:“张扬,你别欺负她,你欺负她,她回头就拿我出气!”

    所有人又笑了起来。

    张扬的目光和左晓晴相遇,随即就胶着在一起,他们在此时忽然感觉到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在春阳的时候。

    

    晚饭之后,同学们在大门处告别,洪玲挽着陈国伟的手,向张扬道:“张扬,晓晴就交给你送回去了!”她悄悄向左晓晴眨了眨眼睛,左晓晴垂下头去,她知道洪玲是好意,可还是有些不习惯此时的氛围。

    张扬道:“走,上车,我送你回去!”

    左晓晴抬起头,同学们都已经走远了,她咬了咬下唇,小声道:“没事儿,我还是打车吧!”

    张扬笑道:“咱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了?”

    左晓晴这才跟着他上了吉普车,张扬沿着湖中路慢慢行驶着,在湖心的位置把吉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

    左晓晴望着他:“为什么不走了?”

    张扬没有说话,双目入神的看着左晓晴的俏脸,夜色中,左晓晴柔美的轮廓变得有些模糊,这却为她增添了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张扬望着这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面孔,忽然勇敢的伸出手臂,将左晓晴拥入怀中,左晓晴并没有拒绝,娇躯却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微微颤抖。

    张扬吻上了她的柔唇,左晓晴明显战栗了一下,她试图要回应张扬,可是心中却总有一种说不出感觉,这感觉让她无法真正投入到张扬的拥抱中

    男人有些时候也是很敏感的,张扬并没有继续下去,他默默放开了左晓晴,离开了她的嘴唇,深深舒了一口气道:“对不起”

    左晓晴摇了摇头,俏脸转向窗外,额头抵着车窗,小声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转过俏脸,主动握住张扬的大手:“张扬,我过去一直都在父母的保护下活着,我做的每件事,我的每一次选择都没有经过自己的考虑,这次爸爸妈妈出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从未认真的去面对这个世界。”

    张扬缓缓点了点头。

    左晓晴的美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张扬,我喜欢你,所以我去美国之前犹豫过,我是个没有主见的女孩子,甚至连追求自己感情的勇气都没有,这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和支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张扬,谢谢你!”

    张扬低声道:“我不想听到你说这句话!”

    左晓晴含泪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现在的你,和我记忆中的张扬已经完全不同,和在春阳时候的你仿佛换了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究竟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可是我知道,我面对你再不像过去那种感觉张扬你明白吗?”

    张扬充满怜惜的看着左晓晴,然后慢慢点了点头,伸出手去,为她抹去俏脸上那串晶莹的泪珠儿。他低声道:“晓晴,我会等,我会耐心等你。”

    左晓晴握着张扬的大手贴在自己的俏脸上:“张扬,我保证,我会眷成熟起来,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求月票,月底没几天了,章鱼会努力!求大家多帮忙!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问题新麻烦(下)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爱情这玩意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