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八章老问题新麻烦(上)

    “警察了不起,警察就能随便抓人?”

    几名警察都被他不屑一顾的态度激怒了:“带回所里说话!”他们向三名年轻人围拢过去。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那名年轻人倏然向警察冲去,他出拳极快,他的两名同伴也都是贴身搏击的高手,片刻功夫,四名警察都被他们击倒在地,李祥军看到眼前的情况有些傻眼了,看到那年轻人向自己走来,吓得转身就向饭店外逃去。

    年轻人抬脚就想追上去,忽然感到眼前人影一晃,张扬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笑道:“朋友,差不多了,我看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年轻人一声冷哼,挥拳向张扬的胸口攻去。张扬早料到对方是个一语不合马上出手的人物,他也是同样的一拳迎了上去,你小子不是狂吗?我这就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双拳蓬!地一声撞击在一起,张扬纹丝不动,那年轻人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向后接连退了两步,他的右拳禁不住微微有些颤抖。张扬那一拳的威力,只有亲身体会方才能知道。

    他的两名同伴看到形势不对,想要同时向张扬围拢,却被那名年轻人阻止。

    这时候门外响起急促的警笛声,又有六七名警员来到现场。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件小事而已,何必闹这么大!”他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这饭店是李长宇的儿子开得,所以他才忍了这口气,假如是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就冲刚才那顿痛宰,张大官人的怒火只怕比这名年轻人燃烧的更加剧烈。

    那年轻人扫了一眼那帮警察,也摸出手机打了起来,电话接通之后,他大声道:“田伯伯,我遇到点麻烦,你们江城警察正要铐我呢!”

    张扬微微一怔,从年轻人的话中已经推测到他口中的田伯伯十有就是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这江城的地方实在太小了点,到处都是熟人。

    张扬原本不想多管这件事的,可李长宇和田庆龙都跟他关系不错,他终不能让两人稀里糊涂的因为这件事闹了起来,等那名年轻人挂上电话,他马上就给田庆龙打了个电话,田庆龙正准备发火呢,很奇怪张扬怎么给他打了电话,当他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始末,也弄出了一头的冷汗,如果不是张扬及时提醒。这件事差点又被他给弄拧了,他低声道:“那小子是郭亮的小儿子郭志强,是你蒋姨的干儿子,一直都在外地当兵,这事儿你既然赶上了,就帮忙解决下,派出所的人我让他们撤了!”

    张扬点了点头,合上电话之后,他向郭志强道:“郭志强?”

    郭志强因为刚才和张扬交手的那一拳已经充分感受到了人家的实力,眼中的狂傲之气已经消褪了不少,他嗯了一声。

    张扬低声道:“带着你的人走吧,都是自己人,回头田局跟你解释!”

    郭志强也并非是不明白事理,人家既然张口把田局点了出来,自己再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向两名同伴使了个个眼色,出门开了他们的那辆军用吉普扬长而去。

    派出所已经接到了田庆龙的通知,自然不会插手过问。

    李祥军看到警车过来,这才壮着胆子回来看看,发现打他的人已经走了,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正想找派出所理论,张扬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算了,反正也没啥损失。”

    “什么叫没损失?我店被砸了,饭钱还没结呢!”李祥军愤愤然道。

    张扬对这厮十分反感,懒得跟他理论,带着朱晓云一帮人扬长而去。

    还没等他开到工地,李长宇的电话又打来了,他是从田庆龙口中知道这件事的,田庆龙刚才考虑了一下,这件事必须先和李长宇沟通,免得因为一件小事造成误会,李长宇听说张扬在场,所以打电话给他问问具体情况。

    张扬实事求是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长宇怒道:“这混小子就是不争气,开饭店就开饭店,这才几天就干起了宰客的勾当,活该给他一点教训。”

    他们父子的事情,张扬自然没有多少发言权。

    李长宇发了两句牢骚之后道:“张扬,他伤的重不重?”被打的毕竟是他儿子,骨肉连心,李长宇关心也是再正常不过。

    “没事儿!”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以后你也要多提醒提醒他!”

    张扬暗自好笑,你这个当老子的都不问,碍我什么事?嘴上还是答应了一声。

    

    张扬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田庆龙和李长宇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件事就不会继续闹大,张扬因为中午的事情对李祥军生出了极大的反感,李祥军的眼光实在太短浅了一些。

    张扬道工地后不久,就接到通知,让他去文渊区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张扬赶到的时候,会议刚刚开始。文渊区区长钱长健主持会议,出席会议的除了区里几位干部,还有区公安局局长薛成刚、纺织厂厂长张忠祥。

    张扬来得晚一些,来到后薛成刚已经发完言,钱长健向张扬道:“张扬,说说你的看法!”

    张扬微微一怔,他连今天会议的主题都不知道呢,不过看到张忠祥在场,估摸着今天的会议主要是纺织厂和南林寺的纠纷问题,他很狡黠的向张忠祥看了一眼:“这事儿我没多少发言权,还是张厂长先说!”

    张忠祥苦笑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市里提出的分批搬迁计划,我们也贯彻执行了,可市里答应的补偿金到现在还没有到账,工人见不到钱,自然有怨气,我这个当厂长的不是说丧气话,我在厂里现在根本没啥威信,纺织厂就是一个烂摊子,一盘散沙,我没能力管了,领导要是觉着我不称职,把我撤了吧。”

    钱长健皱了皱眉头。纺织厂南林寺之间的事情层出不穷,让他也感到颇为头疼,他最不爽的就是张忠祥的态度,身为厂长,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张忠祥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有原因的,他也知道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对自己的影响,纺织厂的生产经营状况又一塌糊涂,他的政治前景暗淡无光,人灰心才会说出这样的丧气话,面对领导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

    文渊区公安局长薛成刚道:“无论怎样你们纺织厂方面也不该把邱局长给打了,这件事很严重。已经构成了伤害罪,邱局长的家属坚持要你们交出打人凶手。”

    张忠祥道:“你还是把我铐走吧,邱局长在纺织厂挨打,主要责任人是我!”

    钱长健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你别急着承担责任,你是纺织厂的法人代表,该你承担的责任你决跑不了,不该你承担的,你也没那个本事担待!”他的目光转向张扬道:“张扬,区里征求了一下各方面的意见,认为目前南林寺的工程指挥还是交给你。”

    张扬心中暗笑,之前自己干得好好的,因为安德恒背地使绊子,把自己从南林寺工地给挤出来了,现在工地出现了麻烦,又想起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推,我他好欺负吗?他当然没那么好说话,微笑道:“钱区长,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顾及到南林寺的事情,古城墙修缮、老街改造、还负责市政府的招商引资,整天忙得我晕头转向的,南林寺的事情我真的是有心无力。”

    钱长健道:“我只是转达市里的决定!”

    张扬心中这个郁闷,不用问一定是李长宇的主意,奇怪,刚才还和他通电话呢,他在电话里怎么不说?非要通过钱长健的口中告诉自己?

    钱长健道:“古城墙修缮工程启动的比较晚,可是现在的进度已经大大超过了南林寺景区,市里对南林寺工程的进度十分不满,邱局长今天意外受伤,通过大家的考虑,一直推举你来负责南林寺的工程指挥工作,张扬,你就不要推辞了!”

    散会之后,钱长健专门把张扬留了下来,自从张扬上次在纺织厂工人的围攻中保护了他,钱长健对这个年轻人是充满好感的,他轻声道:“张扬,我看你对南林寺的事情好像并不怎么热心?”

    张扬叹了口气道:“钱区长。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就够我忙的,我哪还有精力顾及南林寺那边的事情,再说了那块地方太复杂,不单单是工程建设的事,还涉及到纺织厂的动迁问题,单单是那些工人的工作就够人头疼的了。”

    钱长健笑了笑:“可是大家都看好你!我给你透个底儿,就算没有邱局长挨打的这档子事,市里也已经准备把南林寺景区交给你负责。”

    被人重视总是好的,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得意,可他马上又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凡事总得有个理由啊,就算李长宇罩着自己,可现在他毕竟只是一个科级干部,江城比自己官大的比比皆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工作要交给自己,要知道南林寺景区工程交给自己指挥,就等于把江城旅游开发大型项目全都交给自己统管,这权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钱长健从张扬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疑惑,低声道:“港方已经多次提出对南林寺景区的进度不满意,港方代表安小姐重点提起了你,是她向市里区里推荐你来负责南林寺景区工程。”

    张扬这才明白了,主要原因还是安语晨,是安语晨影响了市里的决定,他点了点头道:“钱区长,你知道的,南林寺景区可是个烂摊子,工程进度之所以不断拖延,跟纺织厂方面有很大的关系。”

    钱长健道:“所以区里希望你能够眷解决这件事,利用你和港方的关系多做做工作,看看他们答应的动迁补偿费能不能早点汇入纺织厂的账户。”

    张扬笑道:“我算明白了,你们还是想拿我当枪使!”

    钱长健笑眯眯道:“一个人又被利用的价值证明他有能力,小张啊,好好干,大家都看好你!”

    张扬来到区政府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张忠祥还没有走,正站在车前打电话,于是走了过去。张忠祥打完电话,留意到身边的张扬,笑了笑道:“张处长有什么指教?”

    张扬道:“张厂长,刚才你也听到了,领导让我重新负责南林寺景区工地,以后咱们的接触就会多起来,我希望咱们能够多增加沟通,争取把市里下达的任务办好。”张扬的这番话还是很诚恳的。

    张忠祥笑了笑:“希望吧!”他说完就上了自己的车,冷淡的态度让张扬不禁有些着恼,这张忠祥无非是纺织厂的厂长,充其量也就是个企业副处,自己还挂着招商办副主任的头衔的,麻痹的,居然不给我面子。

    

    张扬上了自己的吉普车,理了理思绪,市里把南林寺景区交给自己指挥,虽然是无奈之举,不过这也意味着一个大好的机会,只要自己处理得当,可以从中获得想要的政绩。

    张大官人正在盘算的时候,香港来电话了,安语晨显然已经知道南林寺景区工程交给张扬负责的消息,不无得意道:“这次你要怎么谢我啊?”

    “骂你才对,我现在已经够忙了,你把我拖到这潭浑水里来做什么?”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啊?”

    

    挺郁闷的,昨儿没更新的时候月票蹭蹭的,更新完晚上的八千月票居然不涨了,这临近月底了,月票竞争越来越激烈,怎么感觉有点后继无力,还有一周,章鱼辛苦了一个月,不想输在最后冲刺上,兄弟姐妹们,拜托了,手里的月票拿出来,给章鱼点刺激,给我点动力,像我这种情绪性写手,必要的刺激太重要了!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街1919(下)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问题新麻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