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七章老街1919(上)

    秦清的美貌到哪儿都是注目的焦点。在高层领导相互寒暄的时候,她已经牵着左晓晴的手儿两人谈得相当投机,她留美多年,左晓晴正在美国留学,两人的共同话题有很多。

    张大官人参予不到高层领导的谈话中,也搅和不到女孩子之间的密谈里面,只能和田斌打了个招呼,两人一直都没啥共同语言。

    田斌问:“来了?”

    张大官人道:“来了!”然后再也没有话说。

    左拥军邀请众人入座,如果按官职应当是左援朝坐首位,可论年纪应该是田庆龙,经过一番推让,还是让左拥军做了首位,其他人依次落座。

    张大官人和田斌坐在了席口,不知是不是凑巧,左晓晴被安排坐在了张扬身边。小妮子目光刚刚和张扬相遇,俏脸就不由得红到了耳根。

    这帮人都是政坛上混迹多年的精英人物,从微妙的表现中已经把握住事情的关键所在,李长宇忽然醒悟,今天不单单是一场答谢宴,怎么还有点两家家长见面的意思!

    左拥军首先向在场的所有人表示了感谢,他并不善于言辞。但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很真诚。

    李长宇笑道:“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就不要这么客气,其实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是你自身没有问题,事实证明了你的清白。”

    左援朝微笑道:“长宇说得对,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咱们喝酒,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他主动找上了李长宇,李长宇和左援朝喝了两杯,他们两人平时喝酒的机会也不少,可像这种形式的私下交流并不多见,在李长宇被双规之前,李长宇是常务副市长,而左援朝的排名在他之后,李长宇的双规成就了左援朝,让左援朝抓住时机成为了江城代市长,可现在两人都有成为市长的机会,他们之间的竞争是无法回避的。

    这种场合张扬也没有说话的份儿,他老老实实敬了一圈酒,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左晓晴的几个亲戚。

    秦清自然看出张扬和左晓晴之间的微妙情愫,想当初她和张扬初识之时,还看到过张扬在雨中强吻左晓晴的一幕,心中有些后悔,早知今晚是这样的情况,自己就不该来。

    酒宴进行到中途的时候,盛世集团的老板方文南专门进来敬酒。他也是刚刚听说这帮市府高官光顾了他的酒店,原本在帝豪盛世谈生意的他,慌慌张张赶了过来。

    因为三环路工程的事情,李长宇和方文南最近接触的很多,对他也是很熟,笑道:“方老板的消息倒是灵通!”

    方文南端着酒杯不禁汗颜道:“几位领导大驾光临,慢待之处还望海涵!”

    左援朝笑道:“我们是普普通通的家宴,你跑过来这么一搞,反而打扰了我们的气氛。”他对方文南一直都是有些成见的,说话自然也就没留什么情面,虽然是笑着说出这番话,其实斥责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方文南毕竟是征战商场多年的老将,歉然笑道:“左市长说得对,我不请自来,打扰了大家的兴致,这么着吧,我自罚三杯!”他让服务员满上三杯酒,一口气喝干了。

    张扬心中暗自感叹,平日里让他喝一杯酒跟喝毒药似的,想不到见了领导跟乖孙子似的,以后一定要好好奚落他一番。

    方文南也有他的难处。他的确是轻易不喝酒,可来到这种场合,就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住的,这房间里就有三名江城市委常委,人家无论谁跺跺脚江城就得抖三抖,他敢不给人家面子吗?

    李长宇知道方文南的酒量,笑道:“算了,不能喝就不要勉强,我们主要是来这里谈心,又不是拼酒,方老板真有心啊,回头把你们鱼米之乡的特色菜给我加两道!”

    方文南笑着点了点头,这些人他平日里请都请不来,别说是加菜,这桌饭他说什么都不会收钱的。他来到张扬身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和张扬是无话不谈的哥们,几位领导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张扬,不满意的地方我马上改正!”说完他向众人告辞退出门外。方文南的这句话说得相当讨巧,他强调和张扬的关系不仅仅是表明他们之间的友情,更是把自己和张扬放在了一个位置上,在场的多数都是张扬的长辈,人家方文南够诚恳,愿意以子侄辈自居,这就是他的精明之处。

    左晓晴悄悄看着张扬,在张扬游刃有余的周旋于众人之间的时候,她发现张扬比起在春阳的时候已经改变了许多,这种改变如此巨大,让她记忆中的那个影子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张扬给左拥军敬酒的时候。左拥军没有多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对张扬的欣赏和感激已经尽在不言中。

    晚宴的气氛和谐欢乐,虽然左援朝和李长宇各怀心事,可在这种场合,他们都能够很好的掩饰自己,这是种虚伪,也是一种素质,至少在表面上,左援朝和李长宇这两位竞争对手显得还是很友好,亲切的像一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左援朝因为方文南的出现而提到了三环路工程的事情。

    李长宇把工程的筹备情况向他简略说了一下,一切进展的还算顺利。

    左援朝听他这样说,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想当初三环路工程是他提起的,却被洪伟基安排给了李长宇,利用李长宇来牵制自己。左援朝明白,在下次奄之前,自己必须要拿出一份亮眼的政绩,千万不能被李长宇比下去,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如愿以偿的把市长前面的代字去掉。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李长宇看在眼里。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李长宇的确是个很有想法很有能力的人,抛开改革的切入点不同不说,在大哥这次的事情上,李长宇出人意料的站在了洪伟基的对面,这在左援朝来看是很不可思议的。可在田庆龙看来,李长宇这样的干部有主见有魄力有担当。

    晚宴在九点半结束,众人在酒店门前分手,整个晚上张扬和左晓晴虽然坐在一起,可是并没有几句交流,分手的时候。张扬方才找到机会道:“这次会待一阵子吧?”

    左晓晴点了点头:“一个多月”她向远处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匆匆向父亲追了过去。

    

    一会儿功夫只剩下秦清和张扬两人,张扬把车钥匙在手中抛了抛道:“走!我送你!”

    秦清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方文南向他们走了过来,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找张扬拿了车钥匙,先上了他的吉普车。

    方文南一脸的笑。

    张扬白了他一眼:“奴颜婢膝!阿谀奉承!”

    方文南笑得越发开心:“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走,我请你们去喝酒!”

    张扬心说这厮好没有眼色,自己原本打算和美人儿县长二人世界的,可转念一想方文南并不是这种人,他找自己肯定有事情,于是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吉普车:“上车!”

    “我还是坐自己车过去,老街1919!”

    “啥?”张扬微微一怔。

    方文南笑眯眯道:“苏小红弄得,刚刚装修好,还没对外营业,去感受感受!”

    张扬回到吉普车内,秦清让他去附驾坐了,听说还要去喝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不想去了!”

    张扬拍了拍她挺翘的道:“乖!苏小红在老街刚开了间酒吧,咱们去看看,秦书记帮我检查一下我的政绩。”

    秦清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露出笑意:“你啊!整天就会假公济私,我监督你有没有违法乱纪行为才对。”,她启动引擎,张扬的这辆吉普指挥官还真是不错,动力性舒适性兼顾,视线又好,就算在鱼米之乡豪车云集的停车场也颇为惹眼。

    苏小红之所以能够拿下这片地方,主要是通过张扬的关系,不过手续并没有任何不合规矩的地方,方文南和苏小红通过和张扬的一段时间相处,知道这厮表面上虽然玩世不恭,可实际上头脑清醒得很,人家是想要向上走的人,寻常的利益根本不可能打动他,和这种人合作。就必须约束自己。方文南也是一个眼光远大的人,生意做到一定境界就要符合规则,终日卖弄小聪明,玩弄规则的人注定不会长久。

    秦清和张扬走下吉普车,发现停车场的地面全都是青石铺砌而成,酒吧外面的装修风格充满了旧上海的风貌,通往大门的道路两旁,路灯都是仿古设计,门前的海报是上海滩的剧照,酒吧招牌也是模仿旧上海的风格设计,秦清开始有了些兴趣,轻声道:“想不到苏小红还有些品味!”

    张扬并没觉着有什么特别,看了看道:“就是一盗版上海滩,有啥特别?”

    方文南的林肯车这才驶入停车场,身穿红色旗袍的苏小红这时也从酒吧内婷婷袅袅走了出来,她今天也特地打扮过,头发烫得大浪,衬托着她的鹅蛋脸越发的精致,一双凤目流转着妩媚至极的神采,远远就娇滴滴道:“张处长来了!”

    秦清看到苏小红卖弄风情的样子,心中稍稍有些不爽,忍不住在张扬的手臂上轻轻掐了一记,张大官人忍着痛,满脸堆笑道:“苏小姐真是漂亮啊,今晚这身打扮像极了一个人!”

    “谁?”

    “上海滩里那个方艳芸!”

    苏小红一双丹凤眼瞪得滚圆:“切!张扬,你拐弯抹角骂我是交际花!”

    方文南的笑声从身后响起:“人家张处那是夸你呢,方艳芸名动上海滩,咱们江城可比不上上海!”

    苏小红越听越不是滋味:“怎么你觉着我连方艳芸都比不上?”她横了方文南一眼道:“我要是方艳芸,你就是聂大头!”她又瞄了张扬一眼,娇滴滴道:“张扬就是许文强、秦书记就是冯程程!”这玩笑开得稍稍有点大了,方文南慌忙咳嗽了一声,招呼张扬和秦清进门。

    好在秦清今晚心情不错,自当没有听到苏小红说什么。

    因为装修好没多久的缘故,室内还是有着一些装修味道,不过里面的装修格调很好,桌椅板凳,吧台酒具全都精心布置,成功的营造出旧上海的氛围。

    苏小红原本想请他们去包间坐的,可是张扬嫌味道太大,反正酒吧也没正式营业,坐在大厅也一样清净。

    苏小红让人上了一瓶XO,她也知道张扬对洋酒兴趣不大,专门给他开了瓶飞天茅台,又弄了盘花生米。秦清在酒吧内转了一圈,回到张扬的身边坐下,轻声道:“这里装修得不错,我看整个平海找不出第二家这么有特色的地方。”

    苏小红也颇为得意,她抿了口洋酒,嘴唇在玻璃杯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唇印:“张处长让我的装修风格一定要符合整个老街的风貌,这老街要主打隋唐文化,为此我专门请教了秦教授。”她口中的秦教授就是秦清的父亲秦传良,也是古城墙和老街风景区的总顾问,这个总顾问是张扬给封的,并没有经过官方批准。

    秦清露出一丝浅笑,开始的时候,她对张扬把父亲弄到这里来帮忙也颇有微词,可后来看到父亲乐此不疲,而且他的身上因此而重新焕发了青春,秦清方才明白,一个人只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焕发生命的光彩,所以她在这件事上不再持有反对态度。

    

    公布医道3群:110589393,中午先更新4000字,眼看月底了,大家允许章鱼阴险一把,手里已经准备好了8000字,到晚上十二点前50张月票就全部放出来,超过100张月票再多放4000,要是连50张都不到,只能更新4000了,兄弟姐妹们,今儿下雨,章鱼不想把稿子捂霉了,您多投点月票,我多放点稿子,互利互惠,嘿嘿!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良心发现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街1919(下)